《電影公館》【我是放映員,每晚都讓觀眾『真 實 體 驗 電 影 』】

1001 回覆
580 Like 21 Dislike
2019-05-18 10:30:41
出文喇 gay廉
2019-05-18 19:08:20
那次表白之後,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雙方各有默契,沒有再聯絡對方。
偶爾只是一次的經過,互相在校園見到面,遠距離的點點頭。

陳志華想,還是不打擾好,有些話說了就不能回頭,關係也是。

陳思寶想⋯⋯她在想什麼,她也不知道。

幾年的不見面,她奮鬥的開始歌手路,半紅不黑,不太理想。再次說話,竟是:「我結婚了。」

二十九歲那年,她聽從其他人的說話和意見,與其在社會捱世界,不如嫁給一個事業有成的商人。

「恭喜妳。」在婚禮當日,久違的說話,是他的祝賀。

「沒想到妳也會有結婚一日。」他舉起酒杯,向穿着婚紗的她致敬。

「什麼意思!」她假裝生氣的說。

於棄一切換來的婚姻生活不美滿,有錢富足的生活,換來是她經常獨守空閨,還有流言蜚語說她的老公在外搞其他女人。

「應酬而已。不應酬,妳哪能買名牌。」他老公這樣回答。

她不能向外界求救,這樣會令人知道她的不際,但長時間的壓抑又讓她精神壓力爆煲。

到絕望之際,她掃跌家中的物品。

其中一隻是年輕時,陳志華送她的泥塑公仔。

碎成一地,她搭起時,才發現自己從未如此清楚的看這隻公仔。

才發現,公仔上有完全不顯眼,上面卻用細小的字寫着:「(門票:歌手陳思寶)」

由始至終,最支持自己的人,最相信自己會實現自己夢想的人,不是不存在,而是自己忽略了。

她相約陳志華出來見面,她差點不認得他,一個骨瘦如柴的他。

「我活不久了。」這是他的第一句。

「哪有人會見面就這樣說。」

「給妳做心理準備嘛。」

陳志華陪伴她到過許多艱難的歲月,從中學起一直始終如一,但他最難過的日子,他沒有陪在身邊,反而把最愛、最支持自己的人獨自扔在黑暗之中,一個人承受痛苦。

疾病的苦痛,原來是平常事,原來會出現在她愛的人身上。
2019-05-18 19:08:45
Sor 今日返完工瞓咗 啱啱先醒
2019-05-18 19:31:49
2019-05-18 19:36:56
2019-05-18 20:13:34
pish
2019-05-18 22:05:36
gay廉加油
2019-05-18 22:43:15
2019-05-18 23:11:14
夢巴幾時到你
2019-05-18 23:41:25
好sad
2019-05-18 23:57:57

Sad
2019-05-19 14:29:36
2019-05-19 14:41:32
我是來追文的
2019-05-19 18:47:59
我黎啦gay
2019-05-19 21:42:29
望穿秋水
2019-05-19 23:44:04
新讀者留名。皮已正
2019-05-20 00:37:42
疾病的苦痛。

「你還愛我嗎?」

「嗯。」

「為什麼?」

「不知道。」

「為什麼可以仍然愛我?」

「不知道,反正開始了,就繼續下去吧。」

不經不覺,十多年了。

她說,她就像亂世佳人的女主角,放棄眼前的幸福,追求永遠不能使自己快樂的幻象,一次又一次為一個不值得的人放棄最愛自己的人。

但他說,不能因為他,放棄一個屬於她自己的家。

「這根本不是我的家!」

「是。」

「你根本不明白!」

他還是阻止她跟她沒有感情的老公分開。

「為了一個半死的人不值得呀。」他笑說,卻無比認真。

折衷方法,讓他們在電影中經歷這一切。

「謝謝你聆聽我們的故事,阻了你的時間。」

「不會,事實上我也要修理,是你們讓我的時間比較好過。」我說。

「你真是會說話。」她說。

「只是,每一次離開電影的世界,也需要代價。」

「我們明白。」

我帶着沉重的心回到放映室,打開放映機的一刻我猶豫了,孰好孰壞?但最終還是按下鍵,電影世界由此擴展。


在原本的這一幕,白蘭桂和郝思嘉經歷數百困難,由誤會、分開、各有歸屬,到結婚再離婚,終於能成功在一起,有情人終成眷屬,白蘭桂向郝思嘉求婚,二人相擁而吻。

而陳思寶和陳志華也成了男女主的角,陳志華跪下向陳思寶求婚,再深深的擁抱她,帶點霸道的傾斜的抱着她,深深的俯吻她,似乎在宣洩這麼多年的感情,中學、大學,到工作時也不能表達的感情。

這一吻,比電影中來得更激情和用心,二人完全忘我。

長久之吻,耐得不能想像,時間似是停留。

但他們也注意到,枱前有紙寫着:「離開電影的方法:『離開對方。』」

她還是說:「我願意⋯⋯」重覆又重覆。

「我知道。」

我們知道,也知道一切太遲。

這一吻,他們望着對方,再慢慢垂下緊抱的手。

是,我們都只是凡人,沒有改變疾痛的能力,他始終是無藥可救,縱然他再想活下去; 我們也沒有對抗社會言論的壓力,她始終是別人的妻子,縱然她的丈夫再壞。

離開電影後,他們變回一對普通的朋友,再慢慢步出戲院。

「謝謝你讓我們完夢。」他們最後點頭致謝道。

朴蔚玲望着住他們離去的背影,說:「有時我覺得天意很殘酷,注定相愛的人不能一起。」

我說:「嗯。」

「你不認同?」

「不。只不過他們不是第一對,也不會是最後一對。」

第六節完
2019-05-20 00:42:31
live最愛往往難以相廝守
2019-05-20 01:11:26
夢巴
2019-05-20 01:12:02
呢個星期無休息過
2019-05-20 01:12:12
2019-05-20 01:21:54
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
眼睛張開身邊竟是誰
2019-05-20 02:40:44
以為佢地會決定唔離開
2019-05-20 03:07:52
既然開始追故,就繼續下去吧
推po加速
2019-05-20 04:58:43
能夠離場好似順口啲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