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公館》【我是放映員,每晚都讓觀眾『真 實 體 驗 電 影 』】

1001 回覆
580 Like 21 Dislike
2019-05-07 22:23:35
係不能說的秘密
2019-05-07 22:25:44
推呀
2019-05-07 22:36:26
2019-05-07 22:39:13
好慘
2019-05-07 22:40:25
Lm
2019-05-07 22:42:19
你個名
2019-05-07 22:43:01
推 第一次睇您既作品
2019-05-07 22:47:49
多謝巴打
2019-05-07 23:04:06


《不能說的•秘密》(Secret),2007年的台灣電影,周杰倫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內容講述男主角葉湘倫意外遇上穿越時空的女主角路小雨,譜寫出一段跨時代的愛情。


施凜瑜沒有應那個男生的話,因他不確定他是否在跟自己說話,那個男學生也沒有在意,徑自拿球走遠。


「葉湘倫?」他問。


回頭四周望,皆是紅磚建築,還有高大的棵樹。


他驀然一醒,找到窗口的反映一望,自己的臉孔竟然變成了葉湘倫。


「難道那個人所說的是真,這裏是電影世界?」他馬上搖搖頭說:「不可能吧?我在說什麼古怪的說話?有夠荒謬。」


忽然,他左邊的臉孔被人一指,回頭只見路小雨微笑的站在他身後。


「你在看什麼呢?」


是女主角?


她正燦爛的笑着,笑容甜美清新。
2019-05-07 23:05:15
「沒有⋯⋯」他呆愣數秒。

原來,所謂的體驗電影,就是真的進入電影世界,在世界當中一切的感受都十分真實,無論是五官觸覺,甚至意識也完全在這個世界,壓根沒有想過他剛才仍是坐在電影院內。

「所謂體驗電影⋯⋯原來就是這種真實的感覺,真是奇妙。」

他決定好好感受一下電影。
2019-05-07 23:10:38
今晚有無人睇緊
2019-05-07 23:11:35

請加速
2019-05-07 23:12:07
2019-05-07 23:12:33
push
2019-05-07 23:14:17
睇緊 睇緊
2019-05-07 23:17:14
等緊
2019-05-07 23:23:29
公館運作模式會唔會係喺某電影加插觀賞者嘅心結,要喺電影完之前,順住劇情解開心結/令自己不遺憾,先可以離開,所以用「必須在電影結幕前能離場」?
2019-05-07 23:23:30
睇緊
2019-05-07 23:32:25
巴打心思細膩
2019-05-07 23:35:40
琴室內,施凜瑜用一隻右手彈着琴,路小雨則在一旁聽着,笑問:「你好像很喜歡一隻手彈琴?」

「因為這樣另外一隻手才可以牽妳呀。」

他左手伸向路小雨,路小雨微笑的輕拍了他的手掌。

他轉頭望向路小雨,整個人愣一下,眼神充滿溫柔。

「幹嘛?」

「妳好像她⋯⋯」

「什麼?」

「一切都好像那時⋯⋯我好想妳,想妳的琴聲。」

「現在不就是彈琴嗎?」她失笑說。

她坐在他身旁,正襟危坐,一隻人一隻手,合拍的同步,在琴鍵上跳躍,逐漸的二手變四手。

音符變成最美妙的紅線,把二人的心拉近,旋律在八隻手指下快樂舞動,琴鍵躍起,蕭邦的樂曲變成二人的合奏曲。

他深情的望着她。

「你怎麼了?」

「對不起。」

「什麼對不起?」

「我那天不應該拋棄你的⋯⋯」

琴聲停止。

此時,門也被打開,老師驀然進來。

他身邊的路小雨也如煙一般的詭異地消失。
2019-05-07 23:39:19
「別!別走好不好!」他大聲疾呼,卻阻止不能。

她已不存在這個課室裏。

「奇怪,我剛剛明明聽到四手聯彈。」進來的老師說。

「可能⋯⋯是我彈得太快。」

他收拾琴譜時,卻發現當中有細字寫着:「離開電影的方法:第二次遇見路小雨

沒有人預料過,電影不是線性而去。

眼前一轉,已經換了另一幕,他正坐在課室內,昏黃的陽光灑落在桌面上,

枱面上慢慢呈現着乳白色的塗改液字:「我愛你,你愛我嗎?」

往事的一幕一幕都浮現在他的腦海裏。
2019-05-07 23:41:13
施凜瑜是一個鋼琴老師,家住在新界的材屋。平時的工作就是教人彈琴,每天練琴數小時。 他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在現實世界沒有什麼想法想用言語去表達,但在音樂的世界,他卻會變得多言多語,有許多說話想講。

跟其他人傾談盡是韓劇、飲食,他只覺得枯燥。平靜的世界,沒有太多的朋友、外人、社交圈子,只有音樂,最喜歡是秋的喁語。

他甚至覺得自己只會伴隨音樂直到老去。

某一天,樓上原來的住客搬走,為此他有點擔心,因為村屋的設計隔音本來就不太好,因此樓上樓下經常會聽到各自的聲音。

原本樓上的房客是一個50歲的師奶,對音樂十分好奇,所以對他練琴很包容,沒有太多的說話,還經常笑著說要他多彈琴給她聽聽,讓她增加多一點氣質和內涵。

但50歲的太太要走了,他害怕新來的租客對他練琴會很有意見。
2019-05-07 23:42:05
日子還是如常的過,他如常的練琴,也沒有見過這位新租客一面,但他好像對自己沒有太多意見,心想也是幸運。

唯一覺得奇怪,那個房客大多晚上才上街。

難不成,他是一隻吸血鬼?

他內心一笑,笑自己無知。

這一晚,明月秋風起,他在獨自彈奏時蕭邦夜曲op.9no.1,一首平靜、帶有淡淡哀傷的琴曲,他用以抒發自己的孤單時,樓上忽然傳來琴聲。

「⋯⋯悅耳好聽。」他想。

半頃之後,他才意識到,樓上是跟他彈同一樣的樂曲。兩種琴聲、節奏完全同步,共同演奏了蕭邦的夜曲,直至曲終。
2019-05-07 23:44:58
2019-05-07 23:45:58
你講得啱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