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玄幻 * 武俠 * 山海經 * 冒險 】《易水》

1001 回覆
70 Like 8 Dislike
2020-01-18 21:30:49


大家好,初來報道。
小弟係個武俠小説作者,叫做東南~
東南個東,東南個南 lollll
創作時成日想試D新野落去,新野都係建立o係武俠下面進行創作。
玩天行賞時,我兩年參賽都係比較武俠ge 武俠小說(廢話LOL),咁評審當時就話我應該再跳出下個框框。
當然當時我寫果陣都已經以為自己跳出左,但原來都仲o係個井裏面LOL
有興趣ge朋友可以去我penana個page穩黎睇下,不喜請輕插LOL
所以寫呢篇《易水》時呢,係我自己首次加入D玄幻元素入去。
曾經同創作戰友講過,喂屌如果北宋有拉打,其實件事都幾屌下。
你諗下狄青宋夏之戰會輕先wor,係咪好屌先?
呢個就係《易水》的最最最最最雛形。
當然啦,諸位看官睇落去時,就發現完全都唔係呢回事。

OK,廢up咁耐,簡介下先:

《易水》係架空歷史上,兩名主角運鏢的故事,而他們意外接下的一趟鏢,讓他們卷進一個不得了的漩渦當中.......

就係咁啊??

OKOK,兩個主角運鏢成功率是百分之一百。

《閃靈二人組》???

致敬黎姐,但唔講得喇~

再講就劇透 ~

希望去到呢度都仲未趕客,無辦法,處女下海係多口水D,請各位看官原諒....

好,鳩up完 ~

寒風夕吹易水波,請坐上這飄蕩在易水上的小船,好好享受這趟旅程吧。

Penana首發:https://www.penana.com/story/48941/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ungnamstory/
2020-01-18 21:32:05
第一章 - 青丘狐妖(1)

日漸西垂,紺碧藍天換上一襲深紫綺羅,餘暉如橘色裙擺,映著初露光輝的漫天星鑽和盈月。

踢踏踢踏馬蹄聲響,一隊商旅正好過了大梁泰安邊境,大道上拐了個彎轉道向西,沿官道朝大晉駛去。

此隊商旅共有五輛馬車,其中後方四輛載著重甸甸的貨物,最前一輛則是載人馬車,每輛車旁均有鏢師把守。鏢師領頭策馬走在最前,他年約四十,頭戴方巾,身穿青色長袍,這人面色偏白,臉容清瘦,眼睛細長,鼻梁直挺,眉宇間沒有一般鏢師的彪悍氣息,身上也沒有携帶任何兵刃,看上去反倒似是一個飽讀詩書的儒生。

此商旅運送的乃是大梁紀家布莊的各種絲綢服飾,大梁紡織技術本就天下無雙,而紀家更是行業上的翹楚,不論染色、質感、甚至刺綉工藝都遠遠抛離同濟。大梁人常道「昆侖山上賞風雷,開封城内披紀緞。」前句說的是大梁境内的瓊華派與南宮家,後句說京都開封人人皆披紀家綢緞,雖是有所誇張,但也可想而知紀家綢緞的地位卓然。

紀家綢緞雖然四海聞名,但主要業務還是在大梁境内。大約年餘之前,當今紀家當家紀貉鈞在外游玩時意外結識大晉王世子,晉世子對紀家緞綢贊賞有加,說道:「紀家緞錦果是名不虛傳,若我晉境内有此優質緞綢,那該多好。」世子隨意一句,紀貉鈞當即心花怒放,心想若能在晉境内開店,必使家族生意更上一層樓。

回到大梁,紀貉鈞當機立斷積極籌備晉境開店事宜。晉梁雖非敵國,但梁帝年前頒下鎖國令,所有貨物一律不得離開國境。紀貉鈞不得不花盡心思財力買通泰安城的郡守,使得能把這一大批貨運離梁境。

紀貉鈞想著想著,在馬車裏伸手掀起布幕,擡頭一望,但見此刻夕陽已完全西下,馬車夫護鏢等人燃起火把,他往前望去,但見大道平坦寬敞,卻長得看不清盡頭。走了約莫半個時辰,在分岔口轉道向北,紀貉鈞認了認方向,確實向著晉京都太原駛去。

再走了半個時辰,道路因上坡而變得陡斜,道旁也開始出現密密麻麻的樹木。過了不久,前方有一大片空地,鏢師頭領一擡手,馬車相繼停下。頭領策馬回頭,來到紀貉鈞的馬車前,問道:「紀老闆,我們打算在此扎營休息一夜,不知你意下如何?」

紀貉鈞知道天色已黑,但每想到進入晉境後大展拳脚就不免心急,道:「荊鏢頭,這才剛剛入夜,我們能否快馬加鞭,若在子夜前進得了城,我們還能找家客棧歇息,那樣豈不美哉?」他修養極好,雖否定了鏢頭的建議,但語氣客氣得很,倒不會使人難受。那姓荊的鏢頭微微一笑,道:「紀老闆有所不知,前方名叫青丘,向有狐妖作祟。狐性好夜行,此刻正值它們活躍時辰,貿然進林,委實危險得很。」

紀貉鈞半信半疑地長長「哦」了一聲,荊鏢頭見他不信,伸手扶著紀貉鈞的胳膊,輕輕扶起他微胖的身軀。空出來的手遙遙指向遠處,微笑道:「紀老闆,請看。」

紀貉鈞順著方向遠眺過去,但見遠處一片漆黑,即使身邊火光彤彤,但遠處卻什麽也見不到,他忍不住低聲狐疑道:「這才剛剛天黑,何解完全看不到那邊景色?」荊鏢頭微笑道:「請你轉身再看看。」紀貉鈞依言轉身看去,登時嚇得目瞪口呆!

原來他們剛才一路上坡,從此處向後望去,仍能看到遠處的梁國邊關。現在天色雖已半黑,但在他眼中依能看得一清二楚!

紀貉鈞不以置信地來回張望,荊鏢頭解釋道:「青丘雖名曰是丘,卻是一片林海。狐妖在林中落葉生根,妖氣結成一層似霧似霾的結界。林中道路迂迴曲折,狐妖又佔有地利,若真動起手來,要保紀老闆安全自是沒有問題,但貴寶號貨物矜貴,就請恕荊某不能擔保全都安然無恙了。」

荊鏢頭名叫荊楚,乃瓊華派弟子,還俗後來到梁國娶妻生子,在飛馬鏢局裏擔任鏢師。瓊華派乃江湖八大門派之一,八大派分佈各國,唯獨梁强大,包含了瓊華派與南宮家兩門。而這荊楚也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瓊華七聖之一,紀貉鈞從其他鏢師口中得知後,此行多付了幾倍鏢金指名要請荊楚同行。

此刻聽得荊楚解釋,紀貉鈞并非不講道理之人,點了點頭也就信服。正當他想要回到馬車裏之時,忽然耳畔傳來一陣幽幽女聲,那聲音毫無先兆鑽入紀貉鈞耳中,他渾身一震,回過身來向著青丘方向再度眺望過去。

原本漆黑一片的青丘,忽然有點點紫光亮起。那光如星星一樣細密,在黑幕中如螢火蟲一樣額外醒目,卻又增添幾分神秘。紀貉鈞看得久了,那把女聲一直在他耳邊低語。女聲溫柔魅惑至極,不停輕喚他過去。

紀貉鈞聽得入神,臉上不期然露出嚮往神色,縱身便想躍下馬車奔跑過去,嚇得策馬的馬夫叫了出來。荊楚聽得驚呼,回頭看見紀貉鈞忽然朝著前方疾奔,連忙翻身下馬伸手拉著對方,豈知紀貉鈞一反常態,暴躁地甩開對方的手,大聲道:「荊楚!!虧你是瓊華派七聖,對區區妖狐竟如此害怕!如此我高薪聘你過來幹嘛?」

衆鏢師見紀貉鈞神態若癲若狂,一反常態,與平日完全不同,均面面相覷驚呆了臉。唯獨荊楚依舊冷靜,他眉頭稍皺,再度伸手扣著紀貉鈞手腕,後者暴躁地用盡全力想要甩開荊楚的手,但荊楚卻紋絲不動,自言自語地道:「奇怪,按理來說此處該當安全……」

他一邊說著,一邊用空出來的左手單手結印,印結到最後伸出食中二指點在紀貉鈞前額,輕喝:「解!」言罷,本來仍在大叫大嚷的紀貉鈞忽然雙眼一翻,身子軟趴趴地昏倒過去。

「師父……」一名年約二十的年輕鏢師聽得叫聲從遠處奔來,連忙伸手扶著紀貉鈞。荊楚眉頭稍皺,吩咐道:「靜安,把紀老闆扶上馬車,快。」

「師父,是狐妖嗎?」

「嗯,是幻術。別問了,快!」
2020-01-18 21:33:46
第二章 - 三足金烏(1)

荊楚使用紙鶴操控風向,使自己浮在半空,他認清方向,然後如長了翅膀一般在林中穿梭不停。荊楚一邊控制身邊紙鶴助他飛行,一邊控制第一隻紙鶴追蹤敵人,頃刻間已去到敵人所在,從上空往下望去,但見一黑衣人手中手持一個有索袋的布袋,看樣子正欲離去。

「尊駕請留步!」荊楚大聲呼喊,那黑衣人似是不虞有人,似略帶驚訝地回過頭來,盯著飄然落地的荊楚。

荊楚吃了一驚,原來黑衣人竟是一名年約十四五的少年!但見少年高鼻深目,并非中原人士,他稚氣未除的雙眸竟是佈滿紅絲,如黑寶石一般的眸子擁有不是這個年齡的深邃,他背上負著一支長矛,渾身裹在黑衣之中,手中的麻布袋上寫滿符文,裏面似有動物在内掙扎。眼利的荊楚一眼便能看到布袋上的符文正是封印術,而且這封印符文極為複雜,一看就知道出自名家之手。

「敢問小兄弟,布袋内所封印的可是九尾妖狐?」

黑衣少年以冷冽的目光望向荊楚,並無回答。荊楚見狀,心道:「按理來説一個年輕人絕無本事捕捉九尾,難道他還有同伴在附近埋伏?」於是他拱了拱手,表面客客氣氣,暗裏提高戒備,問道:「在下瓊華派荊楚,今日路過此地碰巧遇見九尾悲鳴,青丘内一片死寂,不知小兄弟在此所為何事?」

少年對荊楚的提問充耳不聞,不作任何回應,後者正欲再説,少年一手把布袋挂在腰間,然後雙手迅速結印。

「啪!!!」

少年雙手合并,輕聲一喝,他雙目與嘴巴同時并出火光,鼻子冒出黑烟,他鼓氣一吹,熊熊烈火立即向著荊楚猛撲過去!

荊楚沒想到對方說也不説便立即動手,更沒想到對方結印速度如此迅速,要是常人,少年的火球已然擊中。但荊楚何等人也?但見他眉頭一皺,右手食指輕輕擡起,身後五隻紙鶴飛到他身前圍成一個圓陣。

紙鶴們同時拍動翅膀,順著圓陣迅速疾飛,五隻紙鶴在荊楚身前猶如出現一個團團自轉的金黃色圓環!圓環越轉越快,圓環中央變成一個漩渦,地上的泥土落葉被風力帶動捲起!

「飛廉術 – 狂風怒吼!」

隨著荊楚一聲低吼,風嘯聲起,一陣颶風從圓陣中央朝著烈火猛吹過去!

烈風之強,不但把少年噴出的火焰盡數吹熄!更把少年吹得向後飛開一丈有餘,手脚齊用方能穩住身形!

「三昧真火?你是蓬萊派弟子?」

少年面露愕色,驚訝眼前這看似文弱書生的人竟輕鬆破解自己的三昧真火。就剛才一招之間,少年已意會到眼前敵人并非等閑,立即從背後取出長矛,插在身前土地。少年雙掌合十,兩手掌心同時冒出火舌,他雙手握住槍桿往上一拔,手上的火焰便似有生命一般沿著槍桿爬到矛尖。

少年擺個弓步,左手前伸,右手高舉過頭,矛尖直指荊楚,然後怒喝一聲,人如飛蝗向前飛出,被烈火包裹的矛尖直取荊楚胸膛!

荊楚身後的五隻紙鶴同時振翅高飛,帶動他騰空飛上半空,輕鬆避過少年的疾刺,在半空中翻個筋斗,已在少年身後。

荊楚避得雖然輕鬆寫意,但心裏面卻有萬千個疑團湧起:

「這少年年紀輕輕,看上去比靜安還要年輕四五歲,修為竟然去到五炎境界,當真不容易。只是蓬萊派向來只在東島活動,極少踏足中原。又怎會在此捕捉九尾妖狐?難不成柏木道人有什麽陰謀詭計不成?」

江湖八大門派,合稱三家五派。大梁境内有瓊華派與南宮家,而荊楚所說的蓬萊派則遠在東島,不屬梁國境内。

瓊華蓬萊雖然一東一西相隔甚遠,可蓬萊派掌門柏木道人與瓊華派前掌門天箐道人年輕時曾結下梁子,導致兩派弟子時有爭鬥。後來天箐道人遇刺身亡,瓊華弟子認爲乃柏木道人所為,雖然後者極力否認,但兩派關係也是去到了冰點。

八大門派各有所長,瓊華派風相法術飛廉術舉世無雙,蓬萊派則是少有同時精通兩種屬性法術,其火相法術羲和咒與土相法術五嶽咒,江湖上也是鼎鼎有名。所謂殊途同歸,八大門派咒術修為不約而同最高為九等。飛廉術最高修為九天共舞,能同時操控九件法具。至於羲和咒最高修爲乃九陽升天,此刻少年身上五個部位冒火,達到了五炎境界,荊楚江湖經驗豐厚自能一眼看出。

少年勢若奔雷的一擊刺空,但他似早預料到荊楚能輕易閃開自己此招,他不慌不忙地利用眼邊餘光看著荊楚騰空飛起的軌跡,然後心中默默計算著對方的落點與時間。

就在荊楚尚在半空之中,快要落地之際,少年才猛喝一聲,把渾身火力聚在矛尖,同時回身一揮,火焰在半空中舞動成一隻五爪火龍,以雷霆萬轟之勢張牙舞抓地向荊楚猛然撲去!
2020-01-18 21:33:53
2020-01-18 21:35:13
荊楚此刻身在半空,本來絕難再避,但面對殺招,他竟然冷靜如常,雙手在胸前一合,身後紙鶴向著不同方向飛走!

「吼!!!」

火龍嘶聲怒吼,張開大口,正要咬到荊楚身上之際,忽然平地刮起一陣強風,那陣旋風由下至上,火龍受風力牽扯難以寸進,明明只差寸餘便能咬到荊楚,卻完全動彈不得!

「風乘火勢,風火本是互相剋制,風強則火滅,火強則乘風而行。你我法力相差太遠,即便你招式再巧,也敵不過我。」

荊楚輕輕著地,淡然説著。少年臉上充滿不能置信的神色,此刻他才注意到,荊楚的紙鶴以一個大型的圓陣圍在外圍,紙鶴順著圓陣高速飛行,就如剛才在荊楚面前一般,形成了一道金黃色的圓環。

荊楚見對方已注意到,雙手一合,輕聲道:

「飛廉術 – 風卷殘樓。」

語畢,風力徒然增强,火龍悲鳴一聲,被龍捲風沖天捲起,形成一道火龍捲!

紙鶴如有生命一般向著中心的火龍捲飛去,貼著火龍如螺旋一般飛行。那火龍一路悲鳴,身體被龍捲切割分開,隨著風力越來越大,火光開始黯然,然後漸漸無聲熄滅。

「散!」

六隻紙鶴同時向四方八面飛開,風力四散,火龍的點點餘光,隨風飄散,化成點點燎原星光。

使盡全力的必殺一招,竟被對方所破,少年又驚又怒,他喘著大氣,正要再度發動攻勢,卻發現四周又再颳起颶風,風力從上而下,從四方八面不停襲來,但奇怪的是風力雖猛,卻不傷他分毫,只讓他舉步艱辛,動彈不得。

「飛廉術 – 颶風如盤。」

强烈風壓當中,只有荊楚能自由走動,他走到少年身前,神色凝重地道:「說,你到底是誰?」

「……」

「我本以為你是蓬萊派弟子,但蓬萊弟子必定火土雙修,你眼見自己火相法術完全被我壓制,卻不使用土遁逃走,證明你絲毫不懂土相法術,由此可見你并非蓬萊弟子,是不是?」

荊楚一邊說著,風壓一邊增强,少年背上重力加重,忍不住要單膝跪地,但縱使他背上如遭千斤壓制,但崛強的眼神沒有絲毫退縮,直盯盯地看著荊楚。

「……」

「從見面到現在你只出三招,卻招招奪命,務求不留活口。到底你受何人所指使?」荊楚一掃儒雅氣質,此刻他目光如劍,勢氣凌人,每說一句説話,風壓就再強一分,待說完此句,少年已被壓得雙膝跪地,呼吸也見氣促。

荊楚見少年表情痛苦,知對方已到極限,再下去馬上便會昏厥過去。正當他想略略減低風壓之際,少年忽然大聲呐喊,同一時間,他渾身上下爆出火焰,整個人陷入一片火光之中!

荊楚吃了一驚,他本以爲風壓能夠壓制火焰,豈知少年身上迸發出的烈火卻不懼風壓,火舌向四方八面蔓延出來,似有生命般的吞噬身邊一切!荊楚見壓制不了,連忙施展飛廉術向後飛開數丈,停在一棵高樹的粗枝之上。但見眨眼間,適才所處之地已變成一片火海。荊楚心中駭然:「這火勁輕鬆衝破我的飛廉術,破壞力又是如此驚人,但又并非九陽升天,到底是什麽法術!?」

驚愕之間,但見一道人影從火海之中高高飛起,停在荊楚對面的高樹樹幹上,荊楚定睛一看,那人影正是少年!

少年緩緩擡頭望向荊楚,同時間,地上正自燃燒的火焰如有生命般沿著地面、樹幹向少年爬去,然後,那些火焰連同少年本來身上的烈焰緩緩聚集在右手上……

「想不到,竟然要用第二遍。」

待所有火焰全都聚在右手後,少年露出邪笑,雙眼一眨不眨看著荊楚,惡狠狠的眼神如餓鬼般的猙獰,緩緩地道:

「對,就用你這等高手的血,方有資格作為它的飼料!」


荊楚聽得一頭霧水,但眼前之事使得這瓊華高手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他再也不敢托大,立即召回六隻紙鶴,然後從懷中取出三片黃紙……

「飛廉術 – 九天共舞。」

九天共舞乃飛廉術最高境界,一經施展,方圓百里的風向皆由施術者控制,此刻九隻紙鶴在荊楚身旁團團飛舞,瞬間形成一道肉眼可辨的颶風屏障,直把他籠罩在内,可謂固若金湯,正是九天共舞的「風盾」!

可就在此時,少年狂笑大吼,滿是火焰的右手高舉頭上……

然後由上至下重重一抹!!!

「轟!!!」

「什麽!?」

少年身上再次暴發出如山洪一般的火勁,火勁之強,竟把處於「風盾」之中的荊楚震得向後直飛,從樹幹上直摔下地!

「砰!!!」

荊楚摔下地的瞬間,「風盾」中的颶風四散,如利刃一般切向四周的樹木,但聼「啪啦啪啦」聲不絕於耳,以荊楚為中心方圓數里的樹木全部攔腰折斷,斷木如日照四散一般整整齊齊地倒落在地。

荊楚背一觸地,立即反彈而起,此刻換成他的臉上充滿了驚愕!

「風盾竟如此輕易被破!?這火勁到底是何方神聖,簡直是我生平從所未遇......慢!慢!慢!這妖氣!!這妖氣!!!這是剛才那陣強得肉眼可辯的妖氣!!!」

荊楚連忙抬頭瞧去,但見洪洪烈火下,少年的臉上出現一個金光閃閃的鳥頭面具,它擁有一雙又大又圓的眼睛,還有一個又長又尖的鳥喙……

圓眼在火焰下眨動著青白色的光芒,在紅色的火焰之中格外顯眼,深邃如冥府傳來的聲音在面具後悠悠傳出:

「讓你死得明明白白…

吾乃,三!足!金!烏!」



湯谷上有扶木,
一日方至,一日方出,
皆載於烏。
- 《山海經 - 大荒東經》
2020-01-18 21:37:37
.....
唔熟連登.....原來無得Edit po.QAQQQQ

呢篇係第二章 - 三足金烏(2) QAQQQQQQ
2020-01-18 21:39:07
第三章 - 風火山林(1)

「三足金烏?難道說眼前這少年竟是神獸幻化而成?」

荊楚滿腹疑團,擡頭望去,刺眼的火光使得他雙眼難以聚焦,荊楚伸手擋在額前,眯眼細看,自稱三足金烏的少年臉上面具雖金光閃閃,但金光中泛出白虹,看上去不似世上任何一種金屬,綠油油的雙眸如鬼火般居高臨下睨視著他。

貴為瓊華七聖,荊楚自然不會輕易被嚇到,他仔細打量著對方,心中暗忖:「不,若是神獸幻化人形,不會戴有此奇怪的面具,如此一來,這少年究竟有何來歷,竟以神獸之名自居?」

顯然,三足金烏不容荊楚多想,他右手高高舉起,向著荊楚隔空一劈,一道肉眼可辨、由熊熊烈火化成的火刀由上至下向後者猛然襲來。

荊楚曾與不少蓬萊派高手生死相搏,但從來未見過此招,這火刀聲勢奪人,熱浪之強猶如置身火山熔岩之中,四周景物在熱騰騰的火焰之下看上去也扭曲變形,即便是旁邊沒有被火焰波及的樹木,也徑直燃點起來。荊楚心想,此等火勁當真能夠與九陽境界的羲和咒比肩。他不敢怠慢,也不想以風盾硬擋,於是雙手結印,九隻紙鶴紛紛從荊楚懷中飛出,以環狀停在他的身後。

「來了!」

火刀快將擊中之際,荊楚及時騰空飛起避開,火刀擊中地面拖曳出一條長若丈餘的深坑!但荊楚還沒來得及細心察看,第二記火刀已經向著他攔腰削來!

原來三足金烏早就預料荊楚會如此閃避,待使出第一記火刀時已經蓄力準備第二招,就在荊楚使出飛廉術向上騰飛,舊力剛老新力未起之際,三足金烏左手橫削,第二記火刀應聲揮出,要荊楚在半空中避無可避,斷為兩截。

若是一般的瓊華弟子,三足金烏單靠此招就會結束這場戰鬥。

然而,他的對手是荊楚,鶴鳴九皋的瓊華七聖。

眼看荊楚立即要被火刀切為兩斷,忽然,他身如陀螺般急速轉動,四周登時刮起一陣旋風,地上的泥土落葉被旋風捲得沖天而起,形成一條直抵雲霄的泥柱,把荊楚包裹在中央。

火刀重重劈在柱上,三足金烏心知泥柱背後是護在荊楚身邊的風勁,風火相撞必然產生極大衝擊力,正當他已經準備好下一招之際,想不到火刀劈在泥柱上竟如刀切豆腐,泥柱應聲被切成兩段!

旋風驟然而息,碎土碎葉紛紛落下,三足金烏卻是怔在原地,只因本在原地的荊楚已不見蹤影!

「在哪裡?上面嗎?」

一念及此,三足金烏急忙抬頭望去,映入眼簾是鑲滿星鑽的夜空,還有如飄飄落雪般落下地來的碎葉泥土,哪裡有荊楚的半個身影?

「呼!」

急促的風嘯在三足金烏腦後響起,嚇得他立即縱身一躍,從樹幹上躍了下去,半空中一回過身,自己剛剛所處的樹幹已被風刃切為兩段。

「適才閣下的陰招,如今如數奉還。」

荊楚的聲音戛然在耳邊響起,與此同時,四周同時刮起怪風,風刃從四方八面向著半空中的三足金烏猛然襲來!

如荊楚所說,趁對方身在半空偷襲,正是剛才三足金烏對付荊楚的招數。如今對方依樣畫葫蘆,只是風刃並非取他性命,只朝三足金烏四肢削去。後者心中明白,荊楚不想殺他並非出於仁慈,是要生擒自己逼問自己身份。

面對來勢洶洶的風刃,三足金烏不能像荊楚一般騰空閃避,只能感受四周風刃來勢,然後雙手連揮,使出火刀抵擋。

「砰砰砰!!!」

風刃火刀互相相撞,二者不分上下,發出轟然巨響。

風刃化成微風四散,火刀變成星火隨風飄揚。

點點火屑如螢火蟲,幾許涼風,火屑在清澈星空中四處飄揚,若非生死相搏,那該是如何漂亮的光景?

三足金烏安然下地後,立即抬頭張望,期望找到荊楚的身影。然而,他感受到絲絲不妥,低頭望去,卻見四周落葉再次圍繞自己盤旋升起,一陣旋風由弱至強拔地而起。

他知道荊楚所在之地了。

三足金烏抬頭一望,荊楚正正就在自己上空,九隻紙鶴在他身前以環裝快速飛行,形成一個金黃色的圓環。

「飛廉術 - 狂風怒吼!」

颶風由上而下向三足金烏正面擊來,這一下荊楚幾乎用了全力,颶風威力巨大,範圍内的樹葉泥土皆被颶風捲起,三足金烏眼中盡是碎葉泥土亂舞,根本看不清前方景物,只感到前方風如虎嘯,奪人心魄,但他面具後的綠眼絲毫不懼,他雙手一合,迅速結好手印。

三足金烏雖然看不見荊楚,但荊楚卻是看得一清二楚,看到對方所結的手印,心中一陣凜然:「三昧真火!?難道他在此狀態下,仍能使用羲和咒的法術!?」

荊楚的問題立即得到答案,三足金烏手印結罷,深深吸了口氣,面具後綠油油的雙眸迸發出熾熱的火光,然後用力一吹。

「轟!!!」

徑達丈餘的火球從三足金烏口中噴出,由下而上直直向著荊楚的颶風正面迎去!

火球與颶風迎面相撞,立即停在了半空,荊楚心中大為驚駭,只因他全力施展的狂風怒吼,竟不能吹滅這個火球!

「他一開始明明只有五炎境界,戴上面具後不下九陽升天,這到底是何方神通?」

荊楚滿腹疑問,但他立即搖了搖頭,強自屏息雜念,讓自己專心在眼前的戰鬥中,只因如今對方法力之強,使得他必須全力應對,尤其此刻去到單純比拼法力的時候,稍一分神,那就是生死攸關的大事。

荊楚不停催動法力增強風勢,期望把火球吹滅,但那火球卻是迎著強風,如風中勁草般堅韌不屈,雖然停在半空沒有寸進,但卻是怎樣也不願熄滅。反倒是久而久之,颶風吹在火球上,風力竟開始沿著火球被卸向四周,而火球上的火屑也跟隨著風向流竄,飄向四處。

「!!!」

一直沉穩的荊楚,此刻終於露出驚愕駭然的表情。

原來,那些隨風飄向四處的點點星火,竟乘著風勢越燒越烈,變成了數條火龍,張牙舞爪地四處遊走!

也許是感受到對方的驚愕莫名,三足金烏冷笑道:

「風火本是互相剋制,風強則火滅,火強則乘風而行。這是你剛剛說的,對吧?」

荊楚一陣凜然,豆大的汗水從他額上滴滴塔塔地流下,經驗豐富的他已經猜到對方接下來的招數。

而他也知道,此刻自己沒有能力阻止了。
2020-01-18 21:40:04
第三章 - 風火山林(2)

「受死吧!!!!」

三足金烏言罷,那些亂竄的火龍,如有生命一般紛紛飛回三足金烏所噴出的火球上面,但聽「轟隆」一聲巨響,火球登時變大了足足一倍!

火球這一變大,登時打破僵局,火球滾滾向前,向著荊楚緩緩推進!

荊楚一咬牙,用盡他全身法力增強風勢,無奈即便他如何增強風力,也不能把眼前火球吹熄。更可怖的是,那些被火球卸開的風力又再乘風化龍回到火球之中,火球越滾越大,颶風也越來越弱,眼看過不多久就被反噬,荊楚心中淒然,暗道:「璃兒,瓏兒,爹爹不能再見到你們了。」

驀地裏,一把聲音從荊楚身畔響起,把他從悲傷中帶回現實:

「飛廉術 - 狂風怒吼!」

風嘯響起,受兩道颶風迎擊,火球再次停止前進。

荊楚一怔,向旁望去,但見一名青年身子浮在半空停在自己身旁。青年身前停著五隻紅色紙蝶以環裝飛行,這青年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弟子靜安!

靜安戛然出現,不但是荊楚,連三足金烏也嚇了一跳,本以荊楚和三足金烏的功力,有其他人來到附近必然逃不出他倆耳目,只是二人用盡全力生死相搏,已無閒暇顧及四周,才不知靜安已偷偷來到。

此刻有靜安助拳,雖然他只有五重天的飛廉術,但已幫輕荊楚不少,荊楚趁機調整呼吸,重新聚集法力,待法力聚集得差不多了,三足金烏的火球又有前進勢頭。

靜安雖然日思夜想,期望遇到強勁妖物能一展身手,但他如何想到首次面對的就是連師父也難以獨自應對的對手?他心中既是興奮,又是害怕,但見火球雖然略略停緩後又有重新前進之勢,他心中略感慌亂,喊道:「師父!這......究竟是何方妖物!?」

「先別問!加把勁!!」

此刻正值反敗為勝的關鍵時刻,荊楚立即呵斥,靜安難得見師父如此凝重,更是少有的要自己幫忙,心中驚喜交集。他本就是荊楚的得意弟子,同時也是瓊華派年少一輩的明日之星,收斂心神後催動法力,配合上荊楚重新聚力後全力施展的狂風怒吼,雙雙迎擊三足金烏的火球。

其實三足金烏能夠佔據上風,也只是法力上稍勝對方一籌,靜安加入戰團,師徒二人全力施展的狂風怒吼立即就把他比了下去。風火相生相剋,前一刻三足金烏的火焰能風乘火勢,此刻師徒合力的颶風,就把三昧真火應聲吹滅!

「轟!!!」

迅雷不及掩耳,火球熄滅後,颶風不偏不倚正正轟在三足金烏身上!

三足金烏大叫一聲,颶風如鐵錘一般轟在他的身上,猶如被十輛馬車撞到,整個人失去重心往後急飛,「砰」的一聲巨響,摔倒在之前被風刃削斷的斷木之中。

頃刻間,四周回歸寧靜。荊楚師徒二人悄然下地,二人剛剛都使盡全力,荊楚由於功力深厚,只是額上大汗淋漓,呼吸稍微粗重。靜安雖只出了一招,卻是用盡了他所有的法力,他渾身濕透,「啪」的一聲坐在地上歇息,彎下了腰不停喘著大氣。

過了一會,荊楚待靜安呼吸稍稍平順,便問道:「靜安,我不是叫你帶著紀老闆先行離去嗎?為何你會來到此處?」

靜安眨了眨眼,像是做錯事的小兒般看著師父,支吾了半響才結結巴巴地道:「我......我護送紀老闆的馬車走出箕尾山後進入官道,我回頭看到那妖氣如此厲害,我......我心中擔心師父,見官道又沒多大危險......」

「沒多大危險!?官道上若只有山賊,鏢局的鏢師們也能應對。但箕尾山向來多妖物作亂,那些尋常鏢師如何對付妖怪?我吩咐你護送自有深意,你年紀也不小了,做事竟還是如此毫無分寸,若紀老闆半路被妖怪襲擊,你該當何罪!?」荊楚板起了臉怒斥徒兒,靜安嚇了一跳,只是他終究少年心性,被師父斥責心中依然不服,嘀咕道:「若非徒兒及時趕來,剛剛師父你可就危險了。徒兒怎說也是救了師父的性命,你就先別罵我了吧。」

荊楚一時語塞,只因靜安說得絲毫不錯,他根本無從反駁,只能反了個白眼,然後默然不語。

回想剛才的戰鬥,確實驚險萬分,其實荊楚還有很多渾身解數並沒使出,他之所以全力使出狂風怒吼,本是自信法力能力壓對方,才會想速戰速決。豈知三足金烏變身後法力竟比他強,硬碰硬下吃虧的竟是自己,若非靜安及時趕到,確實已敗下陣來,生死未卜。

想到此處,荊楚也不欲再怪責徒弟,於是道:「算罷,你這次還是做得不錯。咱們待會立即趕路,應該很快就能會合大隊。」他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扶起靜安,然後二人緩步走向三足金烏摔下的位置。

正面被二人合力的狂風怒吼擊中,即便不死也得暈倒過去吧?

師徒二人心中皆是如此想著,但很快他們就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當他們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晚了。

「砰」的一聲巨響,眼前火光閃動,一顆如拳頭般大小的火球以肉眼難辨的速度直奔二人!

「當心!」

荊楚與靜安分別向左右避開。就在此時,又有三顆火球分別擊向二人,兩顆飛向荊楚,一顆飛向靜安。

這幾個火球來得極快,根本不讓荊楚有考慮的空間,逼使他只能狼狽地閃避來招。就在荊楚僅僅避開火球的襲擊,耳邊卻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他心中一震,立即循聲望去,但見靜安因為用盡力氣避不開第二個火球,被重重擊中胸膛,靜安立即化為火人,向後直飛數丈,然後重重摔倒在地!

荊楚大急,飛奔至徒兒身邊,施展飛廉術吹滅靜安身上火焰,他把徒兒摟在懷裏,只見靜安已失去知覺,雙目半開半合不知看著何方,面如金紙,不知生死。荊楚心中大急,左手輕拍對方臉龐,喚道:「靜安!靜安!」連聲呼喚,也得不到徒兒回應,他連忙伸手在徒兒鼻孔一探,感到對方仍有微弱氣息,才稍稍放下心來。

然後,荊楚肅起了臉,往火球的來源遠眺過去。

「砰!」

滿地的斷木再次發出一聲巨響,一道人影衝破斷木,躍上半空,飄然下地。

「轟!!!」

地上所有的碎葉、斷木,頃刻間全部陷入火海,然後,火焰如有生命一般,如潮水一樣回湧到那人身上。

「伏!!!」

烈焰應聲而熄,三足金烏似是把這些熊熊烈火盡數吸進體內,那面具顯得更金光燦爛了幾分。他看著滿臉驚愕的荊楚,綠油油的眸子似乎帶著嘲笑。

「荊楚是吧?現在,你可以死了。」
2020-01-18 21:41:22
今日更住咁多,之後兩日一更直到追上penana進度~
不過.......話說我過年要衝關,所以年三十至初三會停更,希望可以安然無恙翻黎繼續更新QAQQQQ
2020-01-18 22:03:38
快D更文呀
2020-01-18 23:23:43
你呢?
2020-01-19 01:11:48
2020-01-19 01:12:56
正皮留名! 好刺激!
2020-01-19 09:37:51
幾好睇!強帖留名
2020-01-19 10:02:44
多謝支持
有fd 提醒两日更太慢,所以我都係日更直到追到進度啦
2020-01-19 10:38:39
可以斬短d,更密d
2020-01-19 11:15:22
留名等更新
2020-01-19 11:19:40
等緊跌打,翻去就更
2020-01-19 12:21:57
今日一更
2020-01-19 12:22:41
Lm
2020-01-19 13:00:24
打賞or like有無得加更
2020-01-19 13:02:29
E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

都可以ge...........
如果太爆肝我會自動波縮
2020-01-19 13:47:28
lm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