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

749 回覆
78 Like 6 Dislike
2019-10-16 23:16:36
2019-10-17 00:13:02
未剃頭學咩人做方丈啫你
2019-10-17 04:00:57
俾上面講兩講 重睇棋靈王睇到依家
2019-10-17 07:26:29
方丈唔係我lo
2019-10-17 07:28:17
確實係正ge
我都翻睇左好幾次
2019-10-17 07:36:37
第十六章──小樹大樹

張瑞秋愣在原地,紅色的「失敗」二字,照得他面上一片赤紅。突然,他像是被甚麼驚醒了般,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手速。

很快,身前的畫面一變。

這是剛才那段戰鬥的錄像。

他看得很認真,就連一開戰時張風操控著鐵人閒庭信步的畫面也沒有放過。或許是因為張風如參觀般的操作,所以他從開戰之後,卻是繞了一個大圈來到了自己身後。

只是不論張瑞秋從哪一個角度去看,鐵人都沒有任何一個視角是看到在山頂的天使機甲!縱是如此,鐵人仍然堅定地從叢林中跳出來,踏上了谷地如石梯般的平台。

那熄火的引擎不是意外。

張瑞秋重覆慢動作播放了那個位置四遍。雖然錄像無法看到對方操控台,但張瑞秋可以想像到只是短短一個瞬間,對手是做了何等不可思議的操作。

果斷地將引擎盡數關掉,以閃過張瑞秋驚豔的一槍,卻又瞬間引擎全開,像個瘋子一樣跑過來!

而最後的跳入空中如毒蛇般的一劍,看得張瑞秋直接叫了出來:「我幹!哪個混蛋開分身帳戶虐待新手啊!!」說著此話之時,張瑞秋毫無自覺自己便是那個人。

如果說之前只是懷疑,在看到最後出的一劍,便令張瑞秋確認了。

那一記側躍的動作,是一個高難度的戰術動作。何謂戰術動作,便是該動作通過極其繁複的多種指令,做出一連串難以捕捉的動作。而該動作,往往都具有極其強烈的戰術效果。

這就是戰術動作。

這一記【反射性閃電側躍】,在張瑞秋認識的人中,能夠做到的人不算太多。但更令張瑞秋震驚的是那毒蛇般的一劍。於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還要加入抽劍、出劍的動作……

這到底是誰啊!

他不斷對且隨風行申請好友,卻發現如泥牛入海。他哪裡得知在一戰過後,張風便直接下線離開了。

張瑞秋看著眼前的錄像喃喃自語。

這注定是他的無眠之夜。

…………

清晨,張風迎著曾江獨有那灰蒙蒙的晨光──跳著舞。

這也是張風多年來的習慣,其他小蒲公英睡眼惺忪地走出來,看到風哥哥又在跳舞,便不加以理會。只有歡歡喜喜兩個丫頭揉著眼的走出來,跟著張風一起跳著。

「風子,我的檢測完畢了。」

這時候,張風剛好完成一次舞蹈,氣喘噓噓,全身大汗淋漓,在心中問道:「檢測甚麼?」

「檢測你跳的這支舞。」

以軒的聲音帶著一絲驚訝與興奮:「我將你的這支舞當中每一個動作拆解出來,發現與人體力學相當敏合。」

「喔?」

「每一個動作的伸展,剛好是人體能夠達到的極致。這樣一支舞跳下來,對體力、柔軟度、力量的要求都很高。可以說,你的這一支舞,是一種身體的錘鍊,這也解釋了你為何在機甲操控方面得心應手。」

「因為你的身體每天都在鍛鍊著。」

張風聞言哈哈大笑,從身旁的歡歡手中接過毛巾抹去汗水:「以軒,你想太多了。於我而言,這只是晨操的運動罷了,沒你想像中般複雜。」

李喜喜狐疑地看著無緣無故大笑的張風:「風哥哥,是不是總是交不了女朋友然後瘋了吧?」李歡歡同樣看著張風,面上露出擔憂之色,令張風面上笑容陡然而止。

他沒有過多解釋。

這支舞,不是甚麼身體鍛鍊,可能當中有著身體鍛鍊的功用,但至少不是主要的用途。

…………

張風在完成每天例行的各種工作之後,便再次進入金屬室的黑球。

才剛連接,便嚇了一跳。只見身前有著無數個好友邀請彈跳出來,哪怕張風目瞪口呆地滾動了足足三頁,仍然看到該好友邀請。

「猥褻之王申請與你成為好友。」

「猥褻之王申請與你成為好友。」

「猥褻之王申請與你成為好友。」

「猥褻之王申請與你成為好友。」

張風下意識開口:「猥褻之王,誰啊?」以軒平靜地提醒:「昨天與你交戰的那位玩家。」

「哦。」張風這才想起來,他記得的還只是對方明明只是新手卻能使用天使機甲的特殊,至於玩家名稱他一點沒記住。

「啊?這傢伙怎麼還在申請啊?」張風才剛把所有好友邀請刪除,卻發現系列好友申請列表又瘋狂地跳動出來!

…………

張瑞秋雙眼滿佈血絲。

他整夜未眠,除了在瘋狂地向且隨風行申請好友邀請,便是不斷分析那片段。他越看便越是心驚,其機士的操作、反應、手速,都是出類拔萃。

只是他怎麼想,也無法從中找到習慣去契合他所認識的機士之一。

到底是誰?

他的內心像是有貓撓般,難以入睡。今天他乾脆就申請了病假,全日留在宿舍,像個獵人般等待著且隨風行上線。

在守候了三個小時,張瑞秋終於看到察覺到且隨風行的上線。因為──他看到自己所有好友邀請都被拒絕。

他先是一愣,隨即又是破口大罵起來!

他誰啊?

他張瑞秋!機甲對決的冠軍,每天想要加他當好友的人多如牛毛,他都不屑一顧!而現在他向別人申請好友,反倒被拒絕了?他發起狠來,幻影般的手速瘋狂地按著好友邀請。

如雪片般好友邀請,似是一根能夠連射的狙擊光槍,隔著不知多少萬里向張風瘋狂掃射!

…………

張風看得駭然,在黑球畫面的右下角,好友邀請的小框連接小框,竟然都長出一株小樹來。這只停留不到一秒的好友邀請提示框被他玩成這樣,這到底要多快的手速啊?

終於張風還是屈服了。

「大哥,你想怎麼樣啊?」

「啊……啊!幹,你終於接受了!」

對面傳來戰勝了的得意洋洋聲音:「跟老子玩……」

張風額角跳動,果斷地刪除了好友。張瑞秋再次愣在原地,於是小框再次在張風的右下角生長成大樹。停留不到一秒的小框卻是一個接一個,接天連地。

張風想哭的心也有了,再次屈服於張瑞秋的猥褻之下:「我說大哥,你到底是想怎麼樣啊!?」
2019-10-17 08:20:45
2019-10-17 08:42:14
恐怖情人
2019-10-17 08:51:21
跳舞?

2019-10-17 10:44:44
猥褻之王個名唔係俾人用左啦咩
2019-10-17 11:37:33
............
我錯
2019-10-17 11:37:57
有d料到
2019-10-17 11:38:15
痴漢mode on
2019-10-17 11:48:29
2019-10-17 11:51:54
2019-10-17 12:11:00
喂啊
2019-10-17 12:14:12
我冇野講
2019-10-17 12:14:47
我咩都冇講
2019-10-17 13:00:20

…………

張風在完成每天例行的各種工作之後,便再次進入金屬室的黑球。

才剛連接,便嚇了一跳。只見身前有著無數個好友邀請彈跳出來,哪怕張風目瞪口呆地滾動了足足三頁,仍然看到該好友邀請。

「真.猥褻之王申請與你成為好友。」

「真.猥褻之王申請與你成為好友。」

「真.猥褻之王申請與你成為好友。」

「真.猥褻之王申請與你成為好友。」


張風下意識開口:「猥褻之王,誰啊?」以軒平靜地提醒:「昨天與你交戰的那位玩家。」

「哦。」張風這才想起來,他記得的還只是對方明明只是新手卻能使用天使機甲的特殊,至於玩家名稱他一點沒記住。

「啊?這傢伙怎麼還在申請啊?」張風才剛把所有好友邀請刪除,卻發現系列好友申請列表又瘋狂地跳動出來!
2019-10-17 16:42:41
加更
2019-10-17 17:30:49
有無人解釋下
2019-10-17 17:48:30
冇呀
出錯唔加呀
會死人架
2019-10-17 17:48:54

之後會解釋
2019-10-17 18:30:07
光明正大地留下負皮
2019-10-17 19:37:05
乖啦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