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

695 回覆
75 Like 5 Dislike
2019-10-17 19:46:55
第十七章──對你射射射不完

張瑞秋沉默。

他怕張風又一怒之下把他刪掉。思索良久,他壓著聲音開口問道:「你是誰?」張風愕然:「甚麼我是誰,且隨風行啊。」張瑞秋冷笑一聲,像是「一切都被我看透了」的聲音:「別裝了,你那反射性閃電側躍,就如漆黑中的螢火蟲一樣,如此鮮明出眾!」

「也不用玩這些有的沒的了,我自己也是分身帳戶。直說吧,卓不凡?李佳君……不,那是女的。孟陌?馬龍?」張瑞秋一連串的報了十幾個名字,聽得張風眉頭直皺:「老兄,你莫不是輸得腦袋都昏了吧?」

張瑞秋聽得火冒三丈:「還在裝!好,你給我等著!」

然後張風便收到「你的好友──真.猥褻之王已下線」。

「以軒,那傢伙是不是瘋掉了?」

「風子,那猥褻之王報上的名字,都是現在機甲對決中,青年組別最高級的那些人名。」

就在二人沒談兩句,張風再次看見那栽種成種的提示框:「對你射射射不完申請與你成為好友。」

「這名字怎麼如此熟悉啊?」張風摸下巴的按下接受,便聽到剛才那猥褻的聲音:「還裝不裝!我都用本尊帳戶上線了!」

這時,以軒的提示再次適時傳來:「張風,對你射射射不完是這屆的機甲對決青年組冠軍。也就是說,他是張瑞秋。」

張風震驚無語。

他雖然沒有去記冠軍的遊戲名稱,但張瑞秋這個名字,張風已經不知多少次在電視光幕中見到過。小蒲公英中那頂著一副大眼鏡的陳浩,總是面上露出仰慕之色,說著張瑞秋的堅忍、沉著……

「哇哈哈哈哈,你現在還裝不裝!」

聽著那猥褻到令人髮指的笑聲,張風不禁露出一副可憐的目光。若是讓浩子知道他的偶像是這樣一副德性……熟悉陳浩的張風,可以想像到那偶像光環破碎後的聲音。

「你是張瑞秋?」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張瑞秋正氣凜然的開口,擲地有聲!張風冷笑兩聲:「誰還跑去開個分身帳戶虐菜鳥啊,還敢跟我說行不改名!」

張瑞秋的聲音戛然而止,但張風仍然冷笑連連:「還有啊,這還不特止,還要特地買台天使機甲虐待新手,你變不變態啊!最關鍵的是,你竟然還輸了。」

張瑞秋氣得快瘋了:「你小子到底是誰!」

張風面色平靜:「我不知道你在想著甚麼,反正我不是你剛口中說的那群人。」

「再裝,再裝啊!」張瑞秋直接就對張風邀請了對決:「出色的機士是無法掩飾他的風格!來吧,讓我揭破你的神秘面紗!」

張風看著那對戰邀請愣在原地。

這可是機甲對決的冠軍啊。

自己昨天贏了的是他?

想到這裡,他還真是按了接受邀戰。

因為這是好友之間自行生成的練習賽,所以不計算在戰績之中,雙方更可以自如對話。

只是開戰不到片刻──轟!

張風一怔,紅色的失敗二字,照得他目瞪口呆。

黑球中傳來張瑞秋狂笑之聲:「知道我的厲害沒有!」

剛才開戰的戰場,是系統自行隨機挑選的地圖──訓練場!訓練場沒有掩體,只是一處巨大的空地。而在開戰的瞬間,二人便看到了彼此。張風自問反應不慢,瞬間便操控鐵人進行規避。

但張瑞秋卻是操控著熾天使,如未卜先知般一槍把自己打碎!

剛才那一槍,將張瑞秋的實力表露無遺!

張風也是發了狠,咬著牙道:「再來!」耳邊傳來張瑞秋的賤笑:「繼續裝啊!我看你用這台破爛的鐵人怎麼對抗我的熾天使!等你甚麼時候輸得發瘋去開回本尊帳戶,我等你來報仇啊!」

…………

轉眼間,張風便連輸十場。

張風初戰贏下張瑞秋,有很多不可重覆的偶然。

張瑞秋久經訓練身心疲憊,本來就不在最近狀態。而相反張風則是初戰遊戲,以逸待勞之餘,也是抱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心態。加上在張瑞秋的輕敵之下,方能一擊制勝。

但現在,一夜未眠、在腦海中早已不斷重覆與且隨風行戰鬥的張瑞秋,處於一個莫名亢奮的狀態。心如湖鏡、舉止動作渾然天成。對上一次擁有如此出色狀態的時候,還是半年前那次與卓不凡的交手。

而新手張風的各種不足也是表現了出來。

像是根本不熟悉戰鬥地圖,好幾次張瑞秋以為這傢伙藏起來想要偷襲自己,卻沒想到張風竟然是在遼闊浩瀚的地圖當中迷路了!

又像是手中仍然只是呆笨著裝備著一柄光劍,惡狠狠地斬開樹木,看得在躲藏在狙擊點的張瑞秋一陣無語。怎麼看都像一個黑色大漢手持開山刀,卻將自己暴露在拿著精進狙擊槍的殺手身前啊。

還有更多更多新手的毛病。

但就是這些毛病的露出,卻反而令張瑞秋越是心驚。

有一些新手的毛病,是不可能裝出來。因為到了高手境界,其意識成了本能反應,根本不可能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但眼前的張風,幾乎把所有錯誤都犯了一遍!

只是更令他震驚的,是張風的操作。

張風的操作犀利,精準到位。而且可以從某些戰術動作中,看出他手速極快。只是他偏偏總會犯著如白癡般的錯誤……

張瑞秋只感自己的心臟快要負荷不了。

他看著眼前的鐵人,像是看著一個垂垂老兮的老人。在對峙之時,突然間鋒芒畢露變成一個傳奇般的武林高手。當他全身心繃緊的去應對之時,那武林高手又會變回一個走著路都不小心掉下山的老頭,看得他默然無語。

如此張馳鬆緊的心情,就像是坐在過山車般大起大落,令張瑞秋有點喘不過氣來。

與其相反,張風則是視失敗如無物,總是在一陣痛苦的大叫之下,咬牙道:「再來!」

「再來!」

「啊!!!!再來!」

不得不說,張風是個相當執著的人。當他鐵了心去做一件事,那心態真是百折不撓!那苦練半年的訓練清單如是,與張瑞秋交手如是。
2019-10-17 19:47:21
今天會是新故事連載首週完結,之後會回復成週一至週六每天一更、週日無更的模式。

額外的話,就看你們的任務嘍,嘿嘿。

題外話-張瑞秋的本尊帳號名稱我很喜歡,比真.猥褻之王還要更猥褻。

嘿嘿嘿嘿嘿嘿………
2019-10-17 19:53:27
第一眼望落以為係子爭故 btw留名
2019-10-17 19:56:24
楓成本性...射字法則
2019-10-17 20:56:53
咁究竟有咩料到
2019-10-17 22:09:23
唔係子爭巴啦
多謝你留名支持先
2019-10-17 22:12:13
你都好鐘意射

2019-10-17 22:12:33
乖~
好快開估
2019-10-17 23:43:48
推爆佢
2019-10-17 23:45:51
留名
2019-10-18 01:56:55
等故真係好頂癮
2019-10-18 04:56:14
2019-10-18 06:12:09
唔應該咁早入黎 一陣就追哂
2019-10-18 08:06:54
推推推 出文
2019-10-18 09:28:31
留名 唔知樓主記唔記得我呢 自從上星期睇到且隨風行 覺得好型 想知邊個之後 用左一個星期睇完遊戲之道 而加番黎了

Btw 仙人掌係咪唔叫得架啦
2019-10-18 09:34:48
2019-10-18 09:35:04
歡迎你呀
2019-10-18 09:35:28
就開季啦
唔好又偷懶啦你
2019-10-18 09:35:46
隻新豬仔好得意
2019-10-18 09:36:16
有排你等
呢個故又係用年計
2019-10-18 09:36:28
黎緊黎緊
2019-10-18 09:36:37
其實之前都有追上一個,不過留完名就去左penana到追冇上過水
2019-10-18 09:37:13
一星期………
2019-10-18 09:37:51
唔緊要呀~
都係有參與我世界ge巴絲
2019-10-18 09:38:03
第十八章──不抗拒

當張風輸了第十七場之時,以軒適時進行提醒:「風子,是時候去教小蒲公英們功課了。」

「啊?啊!」張風看了看時間,也顧不得太多:「小子,你有種就等著,晚上我們再戰!」張瑞秋雖然早已疲憊不堪,在聽到張風準備下線,內心如獲大赦。但張風那囂張的邀戰,猥褻如張瑞秋的嘴頭自然不服輸,賤笑兩聲便開口:「可以啊,反正我對於虐待人也是不主動、不抗拒、不負責的。」

張風聽得目瞪口呆,這傢伙當真是無恥之王啊!然後他又想起浩子那仰慕的目光,只能歎息搖頭的按了下線。

看到張風下線的提示,那一直因為失眠而亢奮的心情陡然平復下來,張瑞秋只感身體脫力,下意識在這座頂級的連接艙中抽出一包營養補充劑猛喝。

喝著喝著,竟然就睡在黑球中。

偵測到玩家睡著,黑球的光芒黯淡下來,空調根據睡眠而調節。

這個向來懶散到骨子裡的傢伙,就這樣於瘋狂的對戰之後睡在連接艙內。

…………

張風任由冷水沖涮身體,平靜著火熱的內心。

如果說之前對於機士,只是一種好奇,更多的是想率先接觸,以便之後教導猛子與浩子。但經過與張瑞秋激戰連場,可是徹底將張風好勝心激發出來。

機甲對決冠軍,張瑞秋當之無愧。

那精準到令人髮指的槍術、面對近戰機甲近身而不驚不亂的大心臟、每次只以最小的操作達成最大效果的指令輸入,還有不論自己如何進行戰術動作,最後還是捕捉到自己而扣下板機的動態視力。

雖然操控的是機甲,但張風徹底地感受到那股強大──縱使是隔著連接艙進行對奕,但張瑞秋就像一個完美的對手,帶來的壓力令人喘不過氣來。

除了初戰時因輕敵犯下的錯誤之外,張瑞秋幾乎極少犯錯。

他突然想起,張瑞秋所言:出色的機士是無法掩飾他的風格。

精準、冷靜、沉著,卻又揉合著無恥與猥褻。

每一場戰鬥開戰的瞬間,他都如芒刺在背,彷彿無時無刻都有一柄狙擊槍在緊緊鎖定著自己,恐怖至極。

這就是張瑞秋!

想到這裡,張風只感全身都要滾燙起來!

「風子,你很興奮。你的心跳比平常快了三份之一。」

「以軒,你真的很變態。別一直監控著我。」

「寄宿於你身體中,我有責任讓你保持身體健康。」

……………

激戰過後,沒有令張風陷入疲憊。

正如以軒所言,每天不間斷跳著「舞」的張風,身體比一般人來得強壯。加上充足的飲食與睡眠,在洗過澡後的張風便精神奕奕地來到了教堂應付這些小魔怪。

張春樹看著張風一怔,隨即笑著開口:「看起來,小風你的心情很不錯。」張風聞言撓了撓頭:「最近找到些有趣的玩意當目標,確實充實了不少。」

張春樹呵呵一笑,枯瘦的手掌拍了拍張風的肩膀:「這就好,這就好。年輕人嘛,總該多嘗試別的玩意。」

一旁陳浩經過,托了托他那副大得誇張的眼鏡:「風哥哥偷偷用著連接艙上虛擬網。」張風一怔:「你怎麼知道的。」陳浩面色仍然平靜,再次托起他那副眼鏡。只是他一本正經的神色配上那稚氣的臉龐,看上去充滿反差感的可愛:「很久之前,軍部前來查看電量報告時,我有看到他們走到教堂下面。」

「要我保密很簡單,等我成年之後,連接艙要借我用。」陳浩面色漠然,抱著書轉身就走。張風面色怪異,這小鬼一點也不像同年的少年啊。他猛地伸出魔手撓著陳浩的雙脇:「翅膀硬了啊!敢威脅我!」

剛才還一本正經地板起小臉的陳浩頓時宣告失守,撓癢從來都是他的弱點,咯咯的笑了起來。張風抱起陳浩,將他騎在自己雙肩上:「浩子乖,將來風哥哥讓你認識你的偶像張瑞秋。」

陳浩的笑意還未止住,聲音卻仍然正經而清冷:「風哥哥,張瑞秋是北林學院的王牌機師,與我們這些普通人不會有交集的。」

「嘖,那小子有甚麼大不了。我還在機甲對決贏過他呢。」

陳浩覺得風哥哥這玩笑開得有點大,但他還是善良地笑著:「風哥哥真厲害。」

那些孩子們一看到陳浩騎在張風的雙肩上走出來,頓時雙眸發亮:「風哥哥我也要騎!」

「我來我來!」

張春樹看著渾身「掛」著一個個孩子的張風,爽朗地笑了起來。

…………

晚上,張風在跟那些小鬼頭說過故事、好不容易把他們都哄睡著了,方如獲大赦走到連接艙上線。以軒也沒有開口,張風知道以軒的神奇能力,可以自如在虛擬網行走,也沒有過問他在做甚麼。

只是令張風有點失望的是,張瑞秋竟然沒有上線。

「哼哼,這傢伙肯定是怕輸給我。」張風自我安慰了一下,百無聊賴之下便再次按下對戰匹配。

這次沒有像上次般,遇上一個像張瑞秋這種強大的機士、卻又不知羞恥地開著分身帳戶虐待新人的情況。他只是遇上一個普通而加入遊戲不久的玩家,然後戰勝。

在張風眼中,那玩家操作實在是錯漏百出。只是在下著評論的他,渾然不覺自己同樣在別人眼中只是一頭菜鳥。

就在這時,那一直灰暗的名字終於亮了起來。張風頓時打起精神來:「猥褻秋,來打來打。」

……………

張瑞秋徐徐醒來,發現自己還抱著一個營養補充劑的瓶子。

他抹去嘴角的口水,甚至在操控台上也有一大灘晶瑩。他看了看時間,自己足足睡了十二個小時!

他苦笑一聲,看來這次當真消耗過度了。

正當他打算撐起身子走出黑球之際,卻是被黑球偵測到玩家醒來,系統被喚醒,自動替他回復睡眠模式之前的狀態。也就是,機甲對決的大廳。

「猥褻秋,來打來打。」

看到張風的邀戰,張瑞秋真的欲哭無淚。睡前跟他打,睡醒又要跟他打。大哥,你讓我休息一下行不行啊?張瑞秋噤聲不語,小心翼翼地準備強行下線離開黑球,卻聽到了張風下一句:「我說,你這傢伙是不是怕輸啊?」

本來還冷靜下來的張瑞秋頓時怒髮沖冠,他帶著要洞破操控台的力量按在按鍵上,咆哮著道:「我會怕輸給你這傢伙?!來來來來來來!」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