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故)《收到舊情人遲咗兩年嘅表白後,我同佢做完愛就走咗》

806 回覆
452 Like 13 Dislike
2021-01-12 21:19:36
2021-01-12 21:30:51
ok 早d訓 凌晨起身睇先
2021-01-12 22:11:08
沈啊~做咩凌晨先出文啊~
2021-01-12 22:24:50
妳都唔好太夜
2021-01-12 22:59:35
新讀者第一次追到live勁開心
對你啲故勁撚有共鳴
2021-01-12 23:31:13
唔睇訓唔到
2021-01-12 23:58:47
舊讀者lm
2021-01-13 00:07:02
慢慢啦~心情好返啲未
聽朝先睇輕輕一推
2021-01-13 00:43:55
臨訓前推
天氣凍 沈卓怡記得着多件衫
2021-01-13 00:44:43
聽晚先睇了
推一推文
2021-01-13 00:57:59
等你
2021-01-13 00:58:19
聽朝睇
2021-01-13 01:33:05
等埋先瞓
2021-01-13 02:55:26
Hi巴打
2021-01-13 03:40:36
--------------------------------------------------

「佢仲有無叫你做蘇麗珍啊?」沈卓怡追問著,然後又憤憤地說:「佢哋真係friend到呢,一個就重慶森林,一個就花樣年華。」

「係囉,所以當初知道何加勤問你鍾唔鍾意食菠蘿呢,其實我都打咗個突。」

我和沈卓怡都非常喜歡看王家衛的電影。

所以想著想著,她跟我一樣失守,我也不覺得太意外了。

「屌,我而家聽到菠蘿都要即刻調頭走。」

她說畢,我們兩個便哈哈地大聲笑著。

「仲好講啊,嗰晚你同何加勤兩個人自己靜靜雞走咗去。」

「得喇,唔好講我住,講返你個筆先。到底點啫?」

「係,佢係有繼續叫我蘇麗珍。」我稍為調整了自己的聲線:「叫得仲比以前多咗、密咗。」

那一晚和和杜亦言擁在一起的時候,他好像比起以前抱我的力度用力了很多。

我也回抱著他,不過心裡其實連心跳加快的感覺也沒有。

「喂,蘇麗珍。」他在我耳邊溫柔地喚著我。

「嗯?」

「好開心可以見返你。」

我沒有回答他,只是繼續靜靜地讓他抱著我。

因為我不想說謊,但又說不出跟他一樣的說話。

當晚的月光很亮,我仰望著頭頂的圓月,我倆的身影彷彿拼湊成人月兩團圓的畫面。

我把頭挨在他的肩膊上,用指尖在他背上逆時針地畫著圈圈,希望可以時光倒流到以前,回顧以前我抱著他的感覺。

可是我無論多努力地撩動著逆時針的圈圈,兩年前實在太遠了,我根本回不過去。

「咁你對佢真係一啲感覺都無?」沈卓怡難以置信地問。

「開心囉,純粹得開心,但係無心動。」我搖搖頭說。

這是我今晚對沈卓怡說的最後定論。

我的心早已經跟身驅完全分離,現在擁著的是誰也好,對我來說都沒有分別了。
2021-01-13 03:40:56
--------------------------------------------------

重遇甄映如後,我和她見面見得非常頻密,一個星期甚至會見她三至四天。

有時候我們會見一整天,有時候可能只是短短一小時。

她好像有很多時間,於是我一有空便會找上她,我很高興她也願意把這些時間獻給我。

我發現我們的相處很快就回復了昔日般自然,我們其實都沒有變過。

「喂,係邊啊杜亦言。」當晚她打了過來,我本來正在家裡睡覺。

我嘗試調整自己睡眼惺忪的狀態才跟她說:「我係屋企啊,有事?」

「我想食英記啊,同我去食。」

其實現在已經一時了,若然是第二個女人在這個時候來電,我一定會直接掛線。

可是甄映如帶點任性的語氣讓我決定了放棄睡眠,直接跳上的士奔往大角咀。
2021-01-13 03:41:14
--------------------------------------------------

跟沈卓怡一樣,我很喜歡在深夜的街頭裡流連,因為我比起她更怕沉悶。

我有一個奇怪的想法,覺得自己只要仍然在街上遊蕩,就總會有人找我、陪我。

我跟沈卓怡不同的是,我很怕獨處,也不喜歡獨處。

所以我大部分時間都希望身邊有人陪著我。

這個夜晚我真的很想吃油渣麵,我本來問了沈卓怡,但她因為第二天要上班而沒有理我。

於是我直接打給杜亦言,如果他也不能陪我,我才自己一個人去吃吧。

我有點意外,他居然很爽快就答應了我。

告訴他餐廳地址後,我便自己在大角咀一帶邊蹓躂、一邊等他。

其實的很喜歡大角咀,因為這裡的街道名令我覺得很美。

白楊街、楓樹街、柳樹街、洋松街、菩提街、松樹街、榆樹街、櫸樹街、杉樹街、棕樹街、櫻桃街......

清一色以植物命名的街道名,讓整個地區都彷彿多添了一份生氣,永遠不會死氣沉沉。

所以我想看花看樹不會到甚麼植物公園,跑來大角咀亂逛就可以了。
2021-01-13 03:41:38
--------------------------------------------------

我很少刻意過來大角咀這個地方,因為我住得比較遠,這裡又不是鬧市的中心。

所以我不太熟悉目的地的位置,只是直接向司機講了地址。

凌晨的車輛很疏落,我望著車窗外的風景由高速公路變成有紅綠燈的馬路,那些晃動的光影轉換好像只是十分鐘內的事。

直到司機把車子轉入一條小街道,我在車窗裡瞥見遠處一條街燈下,照著一個抽煙女人的背影。

她穿著白色短袖上衣,下身是黑色闊褲,車子未靠近我就已經認出她了。

我馬上叫司機停車,付款後便匆匆走到她背後,純熟地摟緊她的肩膊:

「喂,靚女一個人啊?」

就像我第一次見她一樣。

她像當年般驚喜地轉過身來,然後甜笑著又推了我一下:

「喂,比你嚇死啦。你一嘢就攬落嚟,一陣攬錯第二個點算?」

「蘇麗珍喎,我點都唔會認錯。」我少有地認真說。

她只是繼續保持那股笑意,沒有說甚麼。
2021-01-13 03:41:57
--------------------------------------------------

站在菩提街的盡頭抽著煙等他,突然間杜亦言就不知道在哪裡閃出來地抱著我。

我對於他熱情很快就習慣起來,我心裡清楚他對女人有自己的一套,對我也不會例外。

所以他曖昧又親暱的態度,我可以說早在兩年前已經見慣不怪。

「喂,比你嚇死啦。你一嘢就攬落嚟,一陣攬錯第二個點算?」

我不是被他的熱情嚇壞,畢竟是三更半夜的小街小巷,我只怕擁著我的是陌生人。

「蘇麗珍喎,我點都唔會認錯。」

他在街燈底說的情話好像特別動聽,連神情也彷彿變得認真。

不過我想起他以前都曾經似乎很認真地跟我說著一些情話,所以我依然覺得他沒有變過。
2021-01-13 03:42:18
--------------------------------------------------

我們在餐廳很快地買完外賣後,她帶我到附近的公園坐下。

打開熱氣騰騰的外賣碗後,甄映如突然拿起了附送的辣椒油小樽。

「乜你而家食到辣喇?」我有點詫異她居然吃起辣來。

她沒有說話,然後用筷子挖了一點辣椒渣出來,一下沾在我碗內的邊緣。

「我唔食,你食啊嘛。」她很自然地說。

我有點意外,她仍然記得我喜歡吃辣。

其實我對於她待我的好,依舊會放上心頭。

看著她一臉滿足地吃起麵來,我覺得她真的沒有變過,依然是當年那個體貼又細心的甄映如。
2021-01-13 03:42:34
--------------------------------------------------

我們抽著外賣在公園坐下後,我本來想掉走膠袋裡的辣椒油。

「乜你而家食到辣喇?」杜亦言開口問起我,我就順便把用筷子挖了一點辣椒油出來,沾在他的碗裡。

我居然差點就忘記了他的喜好。

「我唔食,你食啊嘛。」我不想解釋太多,便直接這樣說。

後來我們都吃飽以後,我很想繼續在大角咀看植物。

所以我抽著煙問杜亦言:「你趕唔趕時間?」

樹影被夏天的風吹得搖搖晃晃,在他身後好像一個沒有聲音的影像畫面,不斷在變動。

「唔趕啊,想點啊小姐?」他笑著問我。

我直接牽起了他的手回頭跟他說:

「陪我行大角咀。」

這一夜,我帶著他走遍了整個大角咀的每個角落,包括詩歌舞街;不過與My Little Airport無關。
2021-01-13 03:45:22
今晚嘅文係咁多了
明晚繼續

今天有事做所以頭先唔得閒處理住
要大家等到咁夜唔好意思
希望你哋都瞓哂無等我文
2021-01-13 03:54:45
臨瞓睇到,瞓得安樂了
2021-01-13 03:56:45
大佬好ya
2021-01-13 03:59:52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