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愛情]《我同鍾意咗十一年嘅人表白,佢竟然跳海死咗》(6)(大結局+外傳)

1001 回覆
298 Like 5 Dislike
2020-07-23 21:46:33
(八十三)
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夢中有我、阿晴、九公、蕭揚和Aiko,而且還有許多曾經見過卻又說不出名字的人。

夢中,我和阿晴一同成長,走過了很多事情,直到最後,我們決定結婚。

就在阿晴說出「我願意」之前,我突然驚覺,這只是一個夢境。

因為我很清楚,現實中的阿晴還未到會對我說出這三個字的時候。

所以,我就醒了。

雙眼睜開,半清半濛之間,我看到頂上純白色的天花板,還有感受到自己正躺著難以稱得上舒服的床。

我緩緩地把頭轉向光線照射而來的一邊,我看到窗外的樹上只剩下半黃未枯的葉子。

這時候,我感到自己的雙腳,正傳來一陣輕柔的觸感,既似在按摩,也似在搔癢。

我勉強地想要抬起身子看誰人在此,但身子卻發不出太多力氣,所以我決定還是先微微抬頭向床尾一望。

果然,隨著我頭慢慢抬起,我看見了床尾的一邊坐了一個身影。

會是阿晴嗎?

一想到此,我忍不出叫了出口:「阿晴!」

「頂!」床尾那人驚叫一聲站了起來,這時我才看得清楚,原來那人是九公。

「點解你會喺度㗎?阿晴呢?」我一時搞不清楚當前的狀況。

九公也是一臉驚訝地看著我,遲了幾秒才大聲高呼:「蕭揚,B,阿軒醒咗啊!」說著,他就跑了出去。

在九公跑出去的期間,我環顧四週,已得知自己身在醫院的病房中。

可是,我對於自己為何來到了醫院卻是摸不著頭腦。

在我僅有的記憶中,我只記得我跟天使約定好要冒險地穿越到阿晴的婚禮多一次,但穿越後發生了什麼事,此刻的我卻是完全記不起來。

到底我穿越後做了什麼呢?

現在的阿晴又怎麼樣呢?

這時,我突然想起,既然趁著九公不在,不如先找天使問個明白吧。

「天命最高!」我在房中高呼一聲。

可是,天使沒有像預期中出現。

即使我試探般的多叫了幾聲,房中的一切卻沒有變化的靜止著。

到底天使又到哪裡去呢?

這問題並不容我多想,因為在這時候,房門已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不出片刻,蕭揚、九公和Aiko已齊集門前。

「阿軒!」平日鮮有表情的蕭揚竟然露出了難得的笑容,然後率先走到了我的身旁。

「你終於都醒翻啦!」Aiko牽著九公的手踏進病門,一臉感動地來到我的床邊。

「都話我按摩勁㗎啦,第一次按佢佢就即刻醒翻。」九公一臉得意洋洋,換來了Aiko一記迎頭痛擊。

我看著他們的互動,不禁笑著向二人十指緊扣的手一指。

Aiko裝作無奈一笑,而她身邊的九公則幸福地笑得像老虎狗一樣說:「喺你暈咗呢段期間,我嘅真心同誠意終於打動咗佢啦。」

「咁你都幾快手喎。」我笑了笑,心裡為二人終於開花結果而感恩。

「快手?你都訓咗一年啦喎!」九公的回應,令我一時間呆了。

「今日係咩日子啊?」我強忍著內心的緊張問道。

「咪10號囉。」Aiko隨口應道。

「我想知年月日。」我用虛弱的聲音重複提問。

「2019年11月10日。」蕭揚看著Iwatch準確地答。

我心中翻起了一陣震撼,因為在兩次歷史之中,無論是跳海或是燒炭,阿晴的死亡日子都是在11月9日的夜晚,也是11月10日的凌晨時分。

所以若然歷史重演,今天本應正是阿晴死亡之後的一天。

而與此同時,我才發現阿晴並不在他們中間。

「阿晴呢?」我急得從床上坐了起來,緊張地問。

「佢......」九公欲言又止地低下了頭。

「佢係另一間醫院度。」Aiko替九公把話說完。

聽了這句話,我登時尤如晴天霹靂的說不出話來。

無論我在忘記了的穿越時空中做了什麼,難道我最後我的穿越還是失敗了嗎?

我還是敗給了歷史的自動修補力量嗎?

我的眼淚,不自覺地流了下來。

這眼淚不但為阿晴而流,同時是因為我記得自己曾答應天使,若我計劃失敗但平安回來,必定會回到第一個回憶載點中改寫我與阿晴的相初識經過。

既然如此,這代表我不但失去了阿晴,而且我也準備要失去所有跟阿晴有關的記憶。
2020-07-23 21:47:29
一個鐘後,下半篇見
2020-07-23 21:48:11
你一出文,我又咁啱撞咗入嚟
2020-07-23 21:48:57
仲諗住大家想儲文可以等多一個鐘
2020-07-23 21:51:11
快啲
2020-07-23 21:54:27
大家可以磨利啲把刀
2020-07-23 22:00:06
CD-ROM is here to watch you now
2020-07-23 22:06:11
磨好了 請各位準備
2020-07-23 22:06:58
2020-07-23 22:07:54
電話禁極刀已準備好
2020-07-23 22:09:12
感受到現場刀光劍影
2020-07-23 22:14:53
係另一個醫院生仔但係主角昏迷一年
2020-07-23 22:14:59
2020-07-23 22:17:23
2020-07-23 22:26:57
2020-07-23 22:28:56
想要中式定西式?我識人有折
2020-07-23 22:34:07
2020-07-23 22:34:39
2020-07-23 22:35:54
2020-07-23 22:39:07
2020-07-23 22:40:41
等緊第二篇
2020-07-23 22:46:19
(八十三)續
就在我心痛欲絕之際,房門那邊傳來了「啪」的一聲。

我把頭望了過去,一時間目瞪口呆。

在打開了的病房門前,有一碗明顯是剛掉在地上而灑滿一地的外賣湯麵,而且還有相信是外賣的主人,阿晴。

阿晴像被點穴般在房門前定住了,瞠目結舌的看著我,而兩行眼淚也在她的眼框中緩緩滑落。

「你.....」我正要發聲,阿晴已一個箭步跑進了病房中,然後一把抱住了我。

「嗯...我去攞嘢抹下地先。」蕭揚識趣地先行離開。

「我哋都有啲肚餓,去食嘢先。」Aiko拉了九公一把,向他打了個眼色。

「吓,我未餓喎,我哋一個鐘前先食咗早餐。」九公似乎未曾會意,無辜地說。

「咁我帶你去食屎啦。」Aiko雙眼凶光暴發,九公連忙不敢作聲地隨著她去了。

房中,就只剩下我和阿晴。

就在他們三人離去後,阿晴才鬆開了擁抱,然後自覺失態的在床邊坐後了一點,用雙手擦去過剩的淚水。

「佢哋又話你入咗醫院嘅?」我內心又驚又喜地問。

「嗯,琴晚,Owen自殺,因為我同佢爸爸媽媽都熟,所以啱啱去咗安慰佢哋。」阿晴解釋著,我這才發現她穿了一身素黑色衣服。

這樣說來,Owen如歷史發展般死了,而阿晴此刻仍在這裡,這是代表她的命運已成功被改變了嗎?

想到這裡,我不禁激動地再把阿晴一抱入懷,一邊感受著她溫暖的體溫,一邊暗地裡流下了數滴感動的眼淚。

「係呢,你幾時醒㗎?」阿晴並沒有把我推開,只是在我的懷中向我問道。

「啱啱囉,但係我完全唔記得咗,到底我暈之前發生咗咩事。」我苦笑著說。

「你咁都可以唔記得?」阿晴這時候就把我輕力推開,然後對我雙眼一瞪,掏出了手機按了幾下便遞向了我。

我按下了播放鍵。

畫面中,我認出背景是阿晴與Owen結婚當天,阿晴出門前的酒店房間。

而這時的畫面,拍著的是穿著正統西裝,手上正拿著卷軸的我。

在畫面中的我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地說:「親愛嘅胡皓晴小姐,今日將會係我哋嘅大日子。」

接下來,是一段連我自己都看得驚喜交集的表白。

表白的內容一點我都記不起,但我驚訝的是自己竟然在阿晴的結婚日中做了一件如此瘋狂的事,這簡直是在別人婚禮中搶新娘的行徑。

而我同時感到歡喜的原因,是因為我確實將一直以來藏於心底的想法一次過向阿晴傾吐了,而阿晴此刻坐在我的面前,證明當天我所做的一切是成功的。

影片再拍下去就是阿晴媽媽的出現,以及我隨即暈倒的情況,而影片就完結在阿晴從新娘房中衝了出來的一刻。

這影片大致讓我的記憶逐漸恢復過來。

首先,我記起了自己在阿晴結婚那個回憶載點中的一切,而這段片段,我相信就是當天的攝影師拍下來的;

其次,我相信我這次長達一年的昏迷與短暫失憶是來自回憶載點帶給大腦的衝擊。

雖然足足昏迷了一年,但至少沒有造成永久失憶或神經錯亂,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咁婚禮之後點啊?」我把電話還給了阿晴。

阿晴看著電話上的畫面笑了一笑,然後說:「多得你呢五分鐘講嘅嘢,我之後忙咗五個月有多。

首先,嗰日你講完嘢就暈咗,我當時已經完全無心情再結婚住,所以我哋先將你送去醫院,然後由我媽咪向Owen嗰邊解釋順延婚禮。

好彩Owen通情達理,即刻就同意咗,所以嗰日我哋嘅婚禮就咁取消咗。

而喺醫院,醫生驗咗幾日之後都話解釋唔到你暈嘅原因,所以,唔知你幾時會醒。

醫生話,可能你隨時會醒,亦都可能永遠都唔會醒。

呢句說話,俾咗若有若無嘅希望我,於是我決定要去認真面對Owen。

本身我同Owen臨時嘅決定係將婚禮順延半年,但其實喺取消婚禮嗰日之後,我同佢一直無見過面。

對我嚟講,可能係因為我想俾個空間自己諗清楚;而佢,我估可能有人轉達咗你所做嘅嘢俾佢聽,而佢亦明白我需要時間同空間,所以佢一直都無打擾過我。

事實上,無見佢嘅嗰一段時間入面,我內心充滿咗好忐忑。
2020-07-23 22:47:46
(八十三)續二
亦都因為呢一份嘅忐忑,我人生第一次坐低同我媽媽傾計談心。

我同佢講,我知道你有成為導演嘅夢想,所以而家會唔計薪金咁去一間電影雜誌社學嘢,我好怕自己嘅家庭,會成為咗你嘅壓力,令你唔可以隨心所欲嘅追夢。

而且,對Owen嚟講,其實我應承咗佢要結婚,佢亦好體諒我臨時取消婚禮嘅要求。

我知佢好愛我,所以我更唔想停唔住佢。

呢啲混亂嘅心情,我全部都喊住咁同咗我媽媽講。

然後,我人生第一次聽我媽媽咁認真咁講嘢,同埋第一次聽佢講起我爸爸。

我記得媽媽當時講,喺我一歲嘅時候,爸爸就癌症走咗。

嗰個時候,爸爸只係留低咗一筆錢俾媽媽,所以對媽媽嚟講,呢筆錢,就係爸爸最後嘅愛。

所以媽媽一直買嘢,係因為佢想用爸爸嘅錢化成實在嘅嘢去填滿間屋,填滿自己嘅心。

但佢最後發現,原來買再多嘅嘢,都無可能比得上一個愛自己,同時自己亦都愛嘅人。

所以媽媽同我講,若果只係對Owen抱歉,我可以去道歉,去賠罪,甚至佢可以跟住我一齊向佢跪低認錯都得。

但唯獨一件事唔可以做,就係攞自己一世嘅幸福作為認錯嘅籌碼。

幸福,只可以留俾自己愛同時係愛自己嘅人。

我記得嗰一晚,我同媽媽攬埋一齊喊咗好耐,大家都將好多好多各自嘅委屈喊咗出嚟。

而就係因為媽媽嘅說話,而且我想學你喺婚禮上面坦白咁面對自己嘅感情,所以我決定要同Owen有個了斷。

於是,喺取消婚禮嘅兩個月之後,我約咗佢喺醫院嘅餐廳見面。

見面嗰一刻,我見到Owen比之前憔悴咗好多,我相信原因係我。

而我無諗到嘅係,開口提出唔好結婚嘅人唔係我,係佢。

Owen話,佢已經知道咗你向我表白嘅事,佢一啲都無嬲我同你,而且佢自己都喺呢兩個月入面諗咗好多嘢。

佢無解釋佢諗咗啲咩,佢只係提起咗一次你同佢嘅傾計。

佢話嗰次係喺迪欣湖度影婚紗相嘅日子,你同佢講咗好多同我相處嘅方法。

佢話,聽完之後,佢真係有試過對我做你提佢嘅事,例如我嬲嘅時候幫我倒杯水。

但係佢發現,佢即使跟住你教佢做嘅每件事去做,但無一件事係成功嘅。

即使佢送詩集俾我,我無咩反應;即使佢陪我行海旁,我行一陣就想走。

佢慢慢發現,唔係你教嘅方法唔得,而係用方法嘅人唔啱。

即使佢曾經咁諗過,但佢因為愛我,而且相信感情可以培養,所以佢依然想同我結婚。

直到,你同咗我表白,而我選擇咗對佢沉默。

佢知道,我嘅沉默,其實已經係一個答案。

而佢嘅答案,就係退出。

喺嗰次見面嘅最後,Owen話我同你都唔需要擔心,因為佢真係無怪我哋,而且佢話,佢好開心可以成為令你覺醒去表白嘅人。

呢次見面之後,我同Owen陸續處理翻取消婚禮嘅大小事項,最難嘅當然係同Owen父母解釋。

當時我、我媽媽加上Owen三個人一齊出聲,先勉強令Owen爸爸接受。

加上Owen承諾以接手佢爸爸嘅公司作為條件專心發展事業,佢爸爸先算係落咗啖氣,而成件事亦都告一段落。

而呢件事之後,因為我同Owen嘅坦白,所以我哋成為咗無所不談嘅好朋友,佢亦都介紹咗好多醫生嚟睇你,所以我同佢嘅關係依然係好嘅。」

「咁Owen琴日死咗,我相信你心情應該都唔會太好啦。」聽著阿晴的描述,我除了在內心中感謝Owen的君子舉動外,我知道需要關心阿晴的心情。

「吓?邊個話佢死咗?」阿晴一呆。

「Owen唔係燒炭自殺死咗咩?」見著阿晴的反應,連我都不禁一呆。

「佢係燒炭啊,不過燒之前好彩佢將遺言Whatsapp咗俾我,我先趕得切報警救到佢。所以佢而家入院昏迷緊,但醫生話佢應該無咩大礙。」

聽著阿晴的解釋,我除了對Owen的命運得以改寫感到驚喜,同時也記起了天使曾經說過的一段話。

「人類唔係死物,而歷史嘅力量亦都唔可以改變一個人嘅思想,所以當你令歷史改變嘅時候,其實佢哋整個人嘅意志亦都變得同舊歷史唔同咗。」

雖然歷史之中,Owen的命運本來就是會因燒炭而死。

但是,我坦白面對感情的態度影響了阿晴,讓她毅然地相約Owen坦誠相對,最後促使他們成為好友。

而因為他們成為了交心的好友,Owen才會在最後關頭將遺言發送給阿晴。

所以阿晴才可以趕及拯救Owen,將Owen的命運一併改寫。

所有的變化,就如骨牌一樣。

而推動所有變化的,是我的意志。

是經歷過兩度失去,悔不當初後煉成的意志。

聽著阿晴把事情淡淡道出,但我知道過程中定然絕不簡單。

無論是取消婚禮時的遭人白眼和閒言閒語,或是面對Owen父母時候的難堪,我實在難以想像在我安躺病床這一年以來,阿晴到底為我受了多少苦楚。

「呢一年,辛苦你啦。」我握住了阿晴的手,珍惜地緊握著。

阿晴苦澀一笑,然後說:「邊夠你等十一年辛苦呢。」

此話一出,我心中猶如打翻了下了蜜糖的廿四味,冒起了一直以來又苦又甜的回憶。

從第一段歷史到第二段歷史再到最後的改變,從跳海到燒炭再到現在的安然無恙,從盧業成到Owen再到現在仍然單身的阿晴。

十一年的等待,顛覆歷史的經歷,為的,或許就是此刻能讓我靜靜地握著阿晴的手。

「如果我一直都醒唔翻,你打算點?」我問阿晴,同時沒有打算放開她手的意圖。

「我會繼續等。」阿晴堅定地看著我,眼神中沒有半點猶豫:「因為,呢個係我第一次主動為我嘅幸福所做嘅決定。」

阿晴的話讓我想起了天使曾經說過,相信幸福的人,才會得著幸福。

看著阿晴肯定的表情,我欣慰地笑了。

「咁喺呢一年入面,你有無諗過,喺我醒翻之後我哋應該點啊?」我望著阿晴,感覺到她臉上比從前多了一份自信的神情。

阿晴聽了我的問題,狡黠地一笑,然後向我病人衣服的左邊口袋一指。

我順著她的手指往口袋中一摸,從中掏出了一張摺起了的紙。

我把紙張打開,裡面有著手寫的幾行字:
「知足的快樂 叫我忍受心痛
最後的擁抱 我們紅著眼笑
這旋律 和我心交響
誰把 愉快的愉換偷竊的偷
身旁 聽我傾訴 餘生的漫長
不習慣一個人生活
今天陽光 突然好溫柔
難道你不懷念嗎」

我看完了紙張的字句,抬頭剛好看到阿晴正在笑著看我。

她臉上,是久違的,燦爛得像小孩子般的笑容。

我知道,她在等著我。

等著我讀完紙張上的句子後的答覆。

我沒有說話。

只是再一次,把她抱入懷中。

這一次,我抱得特別緊,緊得足以抱住她一輩子的力度。

這就是,我給阿晴的回應。

我們,終於,一起了。

我們在兩次的歷史中錯過了彼此,還幸我們在現在重新相遇了,然後還有等著我們開創的未來。

若想她幸福,就親自去帶給她幸福吧。

由現在開始,阿晴的幸福,就由我一手承包了。

我們真的會幸福嗎?

唔夢想,又點得嚟夢想成真呢?

而且,這個夢想,將會由我們兩人一起負責守護下去。
2020-07-23 22:48:18
十年磨一劍, 今晚試鋒芒
2020-07-23 22:50:16
完全有呢個感覺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