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 * 網遊 】《貪 . 嗔 . 癡》

351 回覆
35 Like 0 Dislike
2020-08-03 19:19:45
終於推到post請問新版改動大唔大?
2020-08-03 19:52:16
前中係細節改,後段都改動頗大,雖然核心劇情無變,但好多野變左。
所以為保觀看體驗,我覺得大家都係唔好手痕去search舊版黎睇,新版會好好多。
2020-08-04 08:59:47
第十四章 - 魔師(中)

飛雁子既驚且怒,驚的是對方竟然一眼看出他修煉的武功,怒的自然是對方不把他放在眼裏。轉念一想,暗道:「難道是歐揚透露了我的底細?」想到這裏飛雁子橫眼怒瞪了歐揚一眼,後者只當不見。

此時飛雁子已經怒極,怒叱一聲,已經拔劍在手,只聽「刷」的一聲,長劍如閃電一般刺向笑紅塵,晃眼之間劍尖已刺到笑紅塵眉心!

笑紅塵隨手一揮,飛雁子只覺一道極度霸道的力量襲向自己,立即側身一讓。笑紅塵笑道:「歐揚,是你的手下先動手,休怪我下手不留情。」

歐揚也報以一個微笑,道:「飛雁兄也是想跟你切磋切磋而已,大家點到即止吧。」

「點到即止?好!」笑紅塵笑了一笑,向前踏了一步,一拳向飛雁子擊出!

這拳看似極慢,飛雁子搖了搖頭,心想哪有那麼慢的拳,正自疑惑之間,忽然感到拳風撲面,連忙往後滑出一丈,即便如此,他臉上仍感到熱乎乎的殊不好受,心中登時驚異不已。

笑紅塵笑了一笑,道:「能避過這拳,及格。」

飛雁子曾幾何時受過這種氣?發了聲喊,繞著笑紅塵展開身法,頓時之間眾人只見黑影紛飛,眼前一陣繚亂,飛雁子身法之快,竟似會分身術一般。眾人只見其影,不見其形!

「鐺鐺鐺鐺鐺!!!」

瞬眼間劍聲不絕,飛雁子圍著笑紅塵,一晃眼之間已經攻出十來劍,他身形之快,出招之刁鑽,實讓歐揚等人咋舌。

起風雲本來也瞧不起飛雁子,看到他如此厲害,也對他重新評估起來。

被飛雁子圍在中央的笑紅塵,也收起他的笑臉,隨手擋格,竟將飛雁子的劍招盡數擋住!他一邊擋格,竟還能抽空說道:「此等修為,也勉勉強強叫作及格吧。」言罷身形一轉,緩緩攻出兩拳,而這兩拳攻向之處,正是飛雁子換招之間的破綻!

「鐺!」

劍拳相交,飛雁子內力遠遠不如對方,被轟得在半空打了一個筋斗,著地之時,嘴角竟有一絲血痕!

笑紅塵向前踏出一步,飛雁子只覺一陣滅天絕地的氣勢登時把自己覆蓋著,幾乎透不過氣來,飛雁子眼前的笑紅塵,竟然漸漸幻化出兩個、三個、四個,每一個笑紅塵的「分身」均對他轟出一拳,有的拳極慢、有的拳極快。以飛雁子的修為,竟看不出哪個真、哪個假。

飛雁子再次發喊一聲,正欲展開身形往後掠去,但對方的氣勢竟把自己鎖個死死,就像天下萬物已經為他所用,他就像一個大自然的媒介一般,借著大自然之力把自己打死、消滅、直至粉身碎骨為之。

飛雁子面對這種壓力,手中的劍竟似抬不起來一樣,他大喝一聲,重重的搖了搖頭,把這種恐懼拋到腦後,頓時手中的壓力為之一輕,立即挺劍一刺,「刷」的一抖,一劍化四劍,向笑紅塵四個「分身」刺去!

「啪!」

這短暫的交鋒完了!

只見笑紅塵左手向上一隔,把飛雁子的劍輕輕隔開,右拳停在飛雁子面門之前!

笑紅塵臉上恢復勝利者的驕傲笑容,反之飛雁子一臉死色,晃似生了一場大病似的!

笑紅塵收起拳頭,也不理會飛雁子,徑直走到歐揚身旁,淡淡的道:「若那獨孤求敗的弟子能贏得過這太監的話,那也值得我動手。」

歐揚淡淡一笑,道:「你的道心種魔已去到出神入化之境,那用劍高手的獨孤九劍和玄鐵劍法我估計也與你相差不遠,你如果能把他打敗,那倒也能證明道心種魔是天下無敵。」

這聽上去完全不合邏輯的話對笑紅塵來說竟似無比受用,他淡淡一笑,應道:「那是自然。」

雕龍看到韓紫紗往後便倒,大叫一聲,飛將前去攔腰把她抱住,連點她數個大穴護著心脈,見到韓紫紗臉色發紫,性命就在頃刻之間,不由得心神大亂,手足無措。

在旁的昭虹皓月見得雕龍如此表現,心想大家既是玩家,死後也能復活,最多也是無功倒退一個月罷了,哪用如此緊張?若非鍾情于對方哪會如此表現?

其實不止是昭虹皓月,就算是上官雕龍說不出自己為何會有如此反應。但看到韓紫紗倒下的一刻,他一顆心就似被倒提起一樣。

所謂旁觀者清,昭虹皓月也曾參與峨嵋禁地一戰,親眼看到花無缺贈送與丹藥於雕龍。按照《絕代雙驕》裏面所說,移花宮的仙子香和素女丹能解天下百毒。正要出言提醒,忽然竟有一把聲音在她的腦中響起…

那把聲音甚是柔和、讓人聽得甚是舒服;同時充滿誘惑,像下了魔法一樣,在昭虹皓月腦中不斷徘徊,像錄音帶一般重複地道:「聽我說,別告訴他,讓那個女人去死吧。聽我說,千萬別告訴他!」

昭虹皓月一怔,心裏竟有一絲衝動想去答應,但隨即心有不忍,道:「我怎能這麼自私?上官大哥如此緊張紫紗姐姐,我怎能…我怎能忍心看到他們這樣?」

那把聲音邪邪一笑,道:「有什麽關係?根本沒有人知道你有這個想法,而且你根本沒有害他們,你只是不提醒他而已。」

「不行,不行,不行!!」

「有什麽不行的?那個韓紫紗,明明自己喜歡上官雕龍,卻有心把你介紹給他認識,這是什麽居心?你不親手殺死她已經算好了,難道還要這樣當老好人讓自己傷心麼?」

「不!不!我不說的話,我過不了自己的良心!」皓月重重搖了搖頭,續道:「我對上官大哥又不是用情已深,根本談不上傷心!」

昭虹皓月心裏的掙扎看似過了很長時間,其實也只是短短數秒之間,此時她心意已決,那把聲音竟是頓時消失於無形,皓月重重搖了搖頭,大聲道:「上官大哥,花無缺公子不是給了些移花宮丹藥給你嗎?」

一經她提醒,雕龍拍了拍大腿,道:「我怎麼想不起來?!」立即從懷內取出花無缺所贈與的仙子香和素女丹,只是他現在心思緒亂,取出來的丹藥差點便掉到地上。他顫著手把丹藥塞進韓紫紗嘴裏,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後者。

也幸好自戀狂魔為了讓自己有餘力向韓紫紗撲去,對自己所下的腐屍毒量並不重,韓紫紗雖中劇毒,卻沒立時斃命,加上雕龍及時護著她的心脈,現在神智雖然模糊,可還保留個兩三分,聽到雕龍的話,也不多想,把丹藥混著唾液服下。雕龍見狀立即催動內力護著韓紫紗心脈。

過不多久,韓紫紗的臉色由紫變白,由白變紅,到後來竟似要滴出血似的,瞧得雕龍心驚肉顫,只見她的臉色慢慢又變回白色,她一皺眉頭,「哇」的一聲吐出一口中人欲嘔的黑血。
2020-08-04 09:52:36
紫紗bb
2020-08-04 11:17:55
絕念先正
2020-08-04 11:19:48
茶鶴呢

皓月BB呢
2020-08-04 11:33:43
2020-08-04 11:33:52
已經唔記得邊個係茶鶴
2020-08-04 11:36:27
性冷感嗰個
2020-08-04 16:59:32
性冷感
2020-08-05 08:52:26
第十四章 - 魔師(下)

黑血吐出之後,韓紫紗的臉色慢慢恢復正常,雕龍喜道:「好了好了!!」

韓紫紗悠悠轉醒,輕聲道:「我在哪?我在地府了嗎?」

雕龍板起了臉,道:「要去地府還早呢!就算死也只是復活而已嘛,什麽地府…真是的!」說著他又嘮嘮叨叨地說道:「說了你跟在我身旁又不聽話!」

韓紫紗服藥後毒性已解,神智也告清醒,看到雕龍攔腰抱著自己,雖然板起了臉說話,但關懷之情躍然於面,芳心甚喜,微笑一下,竟然不反駁雕龍了。

昭虹皓月在旁看到二人如此親密,心中一酸,卻又同時為二人感到欣喜。忽然想到適才自己居然有如此邪惡的念頭,雖然只是在腦中一閃而過,掙扎了一會兒,卻也讓她心中捏了一把冷汗,暗自慚愧。

其實嫉妒心人皆有之,有的人看到自己朋友能力比自己好況且會因而反目,因情而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更是如恒河沙數,她能夠及時抽身出來已算了得。只是她也不願再留在此地,暗自歎了口氣,轉身瞧著敵陣殺去。

雕龍正欲再說,只聽絕念在旁喊道:「你們兩個怎麼在這個時候在拍肥皂劇!敵人殺到來了!」,抬頭一看,原來峨嵋弟子已經與鐵掌、血刀兩派打了起來。而本來站在她們身旁的昭虹皓月,也已沖上前去殺敵。

原來盡殲星宿派後,峨嵋派士氣大增,現在她們在絕念指揮之下圍成一個方陣,第一排弟子以回風拂柳劍擋格,後排的弟子躍起使用絕劍、滅劍等殺傷力強的絕招。邪派聯盟人數雖多,但遇上這樣有組織的陣法卻也占不了任何便宜,反倒賠上了不少弟子。

雕龍就紫紗之時所處之地正是方陣的中央,也難怪剛剛竟沒有任何人來阻撓他倆。但峨嵋派這個優勢維持不了多久,外圍作防守的弟子承受著莫大的壓力,裏面發動絕招的弟子每次都損耗極大內力。時間一長,外圍的弟子漸漸守不住,雖然雙方人數已經拉成均勢,可峨嵋一方顯然後勁不繼,敗象已呈。

適才「嘭」的一聲,其中一名守在外圍的峨嵋弟子終於抵擋不住,倒在地上。缺口一打開,外圍的弟子接二連三地倒下,邪派弟子殺進陣內,與裏面的峨嵋弟子肉搏起來。絕念見已勢危,忍不住出口責備雕龍、紫紗二人。

雕龍聽到絕念的話也自感不好意思,臉上一紅,輕輕放下韓紫紗,轉頭對她道:「跟在我後面,這次不要亂跑了!」

韓紫紗點了點頭,正欲說話,只見雕龍已經往外沖了出去,雕龍長劍一揮,身前兩個鐵掌幫弟子登時了賬,只見雕龍運劍如風,勢若奔雷,他經過之處便有一片邪派弟子倒下,韓紫紗跟在他的背後完全沒有出手的機會,只能跟在他身後看他殺敵。

這場前山攻防戰可謂十分慘烈,從開戰到現在為止才半個多小時,峨嵋二百名弟子近乎全數犧牲,只剩下二三十個弟子,與絕念、昭虹皓月、雕龍和韓紫紗四人。邪派弟子包括門派首徒一刀無血與傾血傾城在內也只剩下十來人,這些人對於雕龍來說自然是小菜一碟。顯然而見,峨嵋派已贏得了漂亮的一場勝仗。

雕龍雖然在這場攻防戰中有絕大的影響,可也不能說他一人扭轉了戰局。事實上,一直被眾人小看的正派盟軍才是峨嵋贏得這場仗的最大功臣,他們對星宿派的突擊不但提高了峨嵋一眾的士氣,更間接地把對方的生化兵團給滅了,為這場勝仗打下一個重要的基礎。

其次是峨嵋派上下一心,眾志成城,以戰術和佈陣發揮最高的殺敵效率,磨損對方的兵力之餘也把自己的損傷減到最低;最後,也幸虧這團隊中有雕龍、紫紗、絕念和昭虹皓月四名高手,特別是雕龍,每當他殺到敵陣,都能直接衝擊對方的士氣和自信,直接讓對方士氣和兵力下降;綜合以上三點,峨嵋一眾方能在前山攻防戰中慘勝。

「刷!」雕龍神劍一揮,仿製青鋼寶劍割破了他眼前最後一個鐵掌幫弟子的咽喉,隨著他緩緩的倒在地上,雕龍的目光已經聚焦在他的左側。韓紫紗一臉無趣地隨著雕龍的目光看去,只見昭虹皓月滿身血污,正與兩人相鬥,那兩人韓紫紗都認識,竟是血刀門、鐵掌幫的兩名首徒一刀無血與傾血傾城!

兩人雖然都死過一次,功力倒退了一個月,可畢竟是門派首徒,加上二人聯手,昭虹皓月已遮攔多、進攻少。

傾血傾城運足十成功力縱身躍起,踏著一刀無血的肩膀再躍高數尺,居高臨下雙掌轟出,只聽掌聲如雷,破空之聲呼呼作響,竟是鐵掌掌法裏面最精妙的一式「蒼穹破碎掌」!

掌力未到,掌風已經把昭虹皓月壓得透不過氣來,後者不敢硬碰,正要向後退開,卻見一刀無血揮舞著血刀,一招「流星火雨」把她的前後左右盡封在血紅色的刀網之中!

忽聽一聲嬌喝,一道長虹閃至皓月眼前,直向半空中的傾血傾城迎過去!昭虹皓月定神一看,救她的人竟是絕念!她想也不想,長劍一抖,一招「絕劍」向一刀無血攻將過去!

「鐺鐺鐺鐺鐺!!!」

刀劍相交之聲不斷,四人均向後各退一步,頓了一頓,又再鬥了起來。四人展開身形相鬥,只見一刀無血沉穩如山,一刀一刀的跟對方硬拼,而傾血傾城腳步輕靈、雙掌靈動,不斷繞在外圍趁機出掌;絕念與昭虹皓月二人背靠著背,各以峨嵋劍法迎敵,一時間打了個平手!

一刀無血與傾血傾城看到自己一方只剩他倆,而對方還有把他們幹掉過一次的雕龍掠陣,竟也絲毫不亂。四人掌來劍往,鬥了莫約十來分鐘,只見絕念凌空躍起,一招絕劍帶著強勁內勁向一刀無血劈去!後者自然知道這招厲害,連忙往後躍去。

怎想到昭虹皓月本來仍在與傾血傾城相鬥,忽然一抖長劍,在絕念的劍招剛老之時轉身搶上一步,長劍在她手中幻化出幾朵漂亮的劍花,同時她的左掌竟隨著劍花向一刀無血攻去,這正是她自己的劍套掌,掌穿劍的絕技!

這個機會昭虹皓月已經等了好久,此時使出,劍和掌已經把一刀無血籠罩於內,後者根本無法閃避,只能閉目待死。

上官雕龍眼見昭虹皓月就要得手,正要叫好的時候,忽然見得半空中的絕念臉上露出一絲邪意,把上官雕龍和韓紫紗二人瞧得心中一寒,心中生出一陣不祥預兆。

只見絕念著地後嘴角微微翹起,陰測測地一笑,手中的長劍電光火石般向前一遞,竟不是攻向空出来的傾血傾城,劍尖所指之處,卻是昭虹皓月的後心!

「皓月!小心後面!!!」上官雕龍與韓紫紗齊聲大喊,只是….

「刷!!!」

昭虹皓月聽得上官雕龍二人的喊聲,尚未反應過來之時,只覺後心忽然一痛,一把長劍從她的前胸貫出!!

望了望胸前的劍,昭虹皓月怎會不認得這劍的主人?她蒼白而美麗的臉龐上既是不解、又是傷心。

她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但事實卻殘酷地擺在眼前,她只覺自己的意識和生命隨著鮮血沿著劍尖泊泊留下,她咬一咬牙,正要轉頭確認自己的想法之時……

「刷!!!」

長劍從昭虹皓月身上抽出,大蓬的鮮血從胸前傷口如噴泉一般噴出。

「鐺…」她右手一軟,長劍應聲掉落在地……

「啪…」她雙腿一軟,雙腿不聽使喚地跪在地上……

她腦中一片空白,只覺意識不斷消逝,她只想轉過頭來問問絕念為什麽要刺她一劍,只是她已經使不出一絲力氣……

瞳孔漸漸擴散,神智漸漸模糊,意識漸漸渙散……

「啪……」

直到她的屍身化為白光離去,臉上仍掛著那兩行清淚。
2020-08-05 10:41:32
哇哇哇,峰迴路轉呀
2020-08-05 13:53:48
第一個小高潮黎了~
2020-08-05 14:03:46
第十五章 - 一瞬(上)

場景回到峨嵋山下。

歐揚仍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站在山下,聽得山上喊殺聲越來越少,嘴角不由得牽起一絲邪惡的微笑,自言自語地道:「完結了……」

「大師兄,我方弟子與敵人死戰,已經全軍覆沒。」一名白駝山親信從後走上來,黯然道。

「嗯。」歐揚點了點頭,道:「正派聯盟果然沒有讓我失望……」語峰一轉,道:「這樣一來,就沒有人會懷疑是我從中作梗。」

歐揚語畢,身後眾人反應各異。

白駝山眾弟子的臉上略帶黯然。

笑紅塵毫不關心地微笑一下。

被笑紅塵擊敗的飛雁子本來面如土色,聽到歐揚此話後全身一震,隨即低下頭去,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麽。

只有起風雲臉上露出詫異之色,很快就從詫異變成憤怒,大聲道:「歐揚!犧牲別派弟子還好說,你不是說一定要拿下這場仗的嗎?你…你竟然故意讓同門送死?」

歐揚瞥了瞥起風雲,道:「打仗只是一個為了達成目的的手段。現在戰況發展完全在我掌握當中,我的目的達到了,這樣難道不算是拿下這場仗嗎?」還未待起風雲說話,歐揚又道:「至於你說我犧牲同門,要是不這樣做,其他派就會馬上懷疑到我們的頭來,那我的目的達不到了,那又怎麼談得上拿下這場仗呢?」

起風雲怒道:「為了你個人利益,你竟然背叛了你的師兄弟!歐揚……你!!!」

歐揚右手一擺,打斷了起風雲的責問,裝作痛心疾首地深深嘆了口氣,道:「不是背叛,怎是背叛呢?這次戰役中犧牲的弟兄,我歐揚一定會記住,一定記住我欠他們一個人情!在往後的日子裏,我一定想方設法幫他們補回這次戰役之中的損失!」他語峰一轉,又道:「只是風雲兄說成這個是我個人利益我就不敢苟同!這不單單是我的利益,更是整個白駝山的利益!白駝山自此戰之後,於邪派聯盟裏面的地位只高不下,這才是我此役最終目的!你作為我歐揚的朋友,你可以懷疑我的能力,卻不能懷疑我對兄弟們的義氣!更不能懷疑我對白駝山的一片赤血丹心!」

起風雲臉色一變,又問:「你不是說這個寶藏志在必得的嗎?你打這場仗到底是為了什麽目的!」雖然他仍然以質問的語氣相向,但態度顯然已經緩和下來。

歐揚嘆了口氣,道:「對外只能這樣說,要知道風雲兄你是直性子,如果我一早就跟你名言,難免你會在神態上露出破綻,這是大哥對不起你了。」

起風雲聞言後神色一黯,低頭道:「歐揚大哥別這樣說,你為了自己的門派盡心盡力,反倒是小弟冒犯了,請你不要放在心裏。」

歐揚拍了一拍起風雲的肩膀,不再言語。

其實還有一個關鍵歐揚並沒有說出來。參與此戰的白駝山分為兩批,一批是由派中少量高手及中上級別玩家組成,另外一批則是向來對歐揚不怎感冒的玩家。歐揚此舉原因有二,

第一,向那批對自己不感冒的玩家表示自己會重用他們,日後想方設法補償他們之時,就能讓該批弟子心生感激,從而增加對自己的好感。即使他們繼續對歐揚不感冒,他們的武功也已經起碼倒退了一個月,對歐揚來說已經構成不了威脅。

第二,此戰白駝山損失的多數為中上級別的玩家,真正歐揚暗中培訓的一眾白駝山高手可說是絲毫未損,經過了這一戰,他們白駝山與其他邪派的差距將會進一步拉大。

歐揚對這場仗可謂部署已久,此時忽然聽得起風雲問道:「可是……歐陽大哥,難道你不怕經過這戰,邪派聯盟和白駝山弟子會對你失去信心嗎?」

歐揚不置與否地笑了一笑,才道:「這才是為什麽我叫你們幾個高手來啊。」

起風雲臉上仍是一片茫然,歐揚續道:「主陣是輸了,可是我們怎樣都要拿個尾彩。」

「尾彩?」

「對,我們雖然損失慘重,但如果你們幾個高手能夠把上官雕龍、滅絕、茶鶴統統殺掉的話……」歐揚臉上笑容不減,笑道:「邪派聯盟也不會有什麽微言了吧。」

「上官雕龍?就是那個用劍高手?」一直沒有參與談話的笑紅塵忽然插口問道。

瞧得歐陽點了點頭,笑紅塵道:「那就讓我幹掉他吧!」

「不行!!」飛雁子與起風雲齊聲叫了一聲,笑紅塵冷眼一掃二人,笑道:「你們也見獵心起?沒關係,如果連你們倆都打不贏的對手,我也沒有什麽興趣。」

飛雁子與起風雲二人冷哼一聲,心裏雖然不服氣,但笑紅塵之強乃自己親眼所見,即使合他們二人之力,對著笑紅塵也是輸多贏少。二人同時看著歐揚,等他發號施令。

卻見歐揚頓了一頓,道:「飛雁兄,風雲兄,紅塵兄,你們三人還是快點上前山吧。我安插在峨嵋派的細作馬上就會動手,我怕她、傾血傾城和一刀無血撐不了多久。」

起風雲一愣,想了一想便即明瞭,想是歐揚覺得血刀門與鐵掌幫還算有利用價值,故此要他們拯救傾血傾城二人,可是他還有一個問題沒有想通,便問道:「細作?到底是誰?」

歐揚對起風雲開始感到不耐煩,可是後者對他來說還算有利用價值,不適宜馬上便撕破臉皮,鄒了鄒眉才道:「峨嵋派高層之一的絕念,是我的女人。」

「她真實身份是陰後祝玉妍之徒,本名叫……」

「一瞬,我的名字。」絕念冷冷地看著上官雕龍和韓紫紗,左手往臉上一抹,撕下一片薄薄的東西,露出她的真實面目。

上官雕龍與韓紫紗眼前一亮,之前眼前的人跟他們所認識的絕念樣子竟回然不同。

本來絕念長得一雙大大的眼睛,肌膚雪白,臉上總是掛著陽光之色。現在在他們眼前的女子,不但長有一雙細長且誘惑的眼睛,肌膚竟是充滿挑逗的古銅之色,那充滿邪氣的氣質,實能讓人心跳加速。

若昭虹皓月未死,聽到一瞬的自我介紹,便會更大吃一驚,只因一瞬的聲音,與剛才昭虹皓月腦海中慫恿她見死不救的聲音完全一樣!

剛剛她腦中萌生出害死韓紫紗的念頭,並非出於她本人的惡意,而是一瞬施展的幻術技能!
2020-08-05 14:04:07
甩P ,呢度加多更,等星期五可以直接同penana接軌~
2020-08-05 14:32:11
恭喜恭喜 終於喺留名度彈到上去
2020-08-05 18:00:13
好滾動
2020-08-05 18:33:33
推一推賀佢一賀
2020-08-06 08:55:59
第十五章 - 一瞬(中)

本來一刀無血與傾血傾城心內仍是存疑,可是看到她的容顏後,不禁輕聲叫了出來,道:「原來是陰癸派首徒一瞬!難怪我們一直聯絡不了你,原來你竟潛伏在峨嵋!但你既是我方的人,為何剛才率領峨嵋一眾殺我們的人!」

一瞬點了點頭,道:「兩位莫怪,小妹本來打算裝得牽制住你們的兵力,引誘兩旁的守軍過來幫忙,豈知…唉,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也想不到峨嵋弟子竟是如此頑強…」說著說著眼睛飄向上官雕龍二人,一雙極具誘惑力的眼睛頓時把雕龍、紫紗二人的目光吸引過去。

一瞬的眼睛竟似有魔力一般,看得二人甚是舒服。饒是雕龍反應較快,立即覺得不妥,拉著韓紫紗急後躍。「嘭」的一聲巨響,原來傾血傾城躍了起來,一招鐵掌掌法裏面殺傷力最大的絕招「蒼穹破碎」向二人偷襲,他們剛才所站之處被掌風擊得塵土飛揚,中間微微陷了下去。上官雕龍二人見狀不禁抹了一把冷汗。

上官雕龍雖然沒有看過大唐雙龍傳,可是也略有聽聞陰後祝玉妍擅長魔功,估計剛剛一瞬的眼神便是其中一種。也幸好他定力甚強,危急之中抽身退後,不然二人肯定會被傾血傾城的鐵掌重創。

「上官雕龍果然厲害。」一瞬淡然笑道:「只是我方怎樣都取回一陣,所以你們的命今天也要擱在這裏了。」

這次有了心理準備,雕龍也不怕與一瞬四目相對。上官雕龍提醒韓紫紗道:「千萬別看她的眼睛。」韓紫紗點了點頭,不敢再直視一瞬雙眼。

一瞬嬉笑一聲,道:「看不看也是要死的,為什麽就不願意死得舒服一點呢?」

雕龍冷笑道:「就憑你們三個,要殺死我們兩人還言之尚早吧。」

一瞬微微一笑,道:「誰跟你說只有我們三人?」

就在此時,上官雕龍忽然感到身旁有一股殺氣襲來。這道殺氣來得好快,頃刻之間已攻到眉睫。雕龍暗道如果側身避開的話,韓紫紗必定遭殃。於是長嘯一聲,不閃不避拔劍橫削,一道霸道無匹的劍氣伴著山寨版青鋼寶劍破空而出,向那人直接迎去。

那人見得此劍剛猛無比,料想自己決計硬接不了,虧他武功甚是了得,半空之中竟能硬生生地變招,堪堪避過雕龍一招,腳一著地,劍尖即時如電光火石一般刺向上官雕龍右脅!這招既詭異且厲害的招式,正是葵花寶典的武功,偷襲雕龍的人不是飛雁子是誰?

上官雕龍也不用閃避,回劍向飛雁子的長劍削去,要知道他內力遠比飛雁子來得精純,如果飛雁子的長劍被雕龍這劍削中,長劍折斷不用多說,恐怕還會被他內力反傷。飛雁子當然也曉得得這點,立即收招後退以避其鋒。

一瞬叫道:「看招!」縱身一躍,戟指疾點向上官雕龍眉心!同時間一刀無血大叫一聲,右手一揮,血刀帶著一道詭異的紅色襲向韓紫紗,同時傾血傾城掄起手掌,展開水上飄輕功,一雙鐵掌也向雕龍攻來。

上官雕龍對這三人自然不放在眼裏,輕輕一拉韓紫紗,挺劍一刺,竟是視一瞬和傾血傾城的攻擊如無物,直接迎上一刀無血!

劍未到,劍風已經把一刀無血削得割臉生痛,立即抽身避開來招。與此同時,上官雕龍的長劍向左輕輕一拖,隨即由直刺變成橫削,猛向一瞬咽喉隔去!

一瞬見上官雕龍這招來得極快,如果不收招,自己的咽喉定必先被對方長劍劃破。暗罵一聲,硬生生的止住去勢,右腳一蹬,整個人向後平平飄去,姿勢美妙之極。一瞬之前運勁在指,現在硬生生收招,如果不把指中之力宣洩出來,定必被自己內力反傷,著地後順勢一指點在身旁一顆手腕般粗的樹幹之上,樹幹應聲而斷。

上官雕龍逼退一瞬後劍也不停,那記橫削帶著餘勁向傾血傾城倒劈過去。傾血傾城之前被前者一招秒掉,現在想起還是心有餘悸,雖然這招最剛猛之勢已經過去,但他仍然不敢硬接,雙腳在地上一點,向後急略過去。著地之時,一把冷汗沿著他臉上那道噁心的刀疤一滴一滴的掉落地上,雖然他仍故作鎮定,但絕掩蓋不住他緊張而畏懼的心態。

「好劍法!讓我來會一會你!」

傾血傾城才剛退開,一把聲音從另外一旁傳來,語聲剛落,一道凌厲的殺氣便立即襲擊而至,上官雕龍心中驚道:「還有?」輕輕推開韓紫紗,挺劍迎去。

上官雕龍一看,來者是一名長髮俊秀青年,用上官雕龍的概念,就三個字形容他---小白臉!還是一個長得像女孩子的小白臉!

這青年正是起風雲,只見他手上拿著一把單刀,一輪快刀向上官雕龍攻來!

刀劍相交之聲連綿不斷,一晃眼之間二人已經交了十五六招!

「鐺!!」的一聲,起風雲一個筋斗向後翻去,著地後竟立地不穩,足足退了三步才能穩住身形,反之雕龍身子只晃了一晃。起風雲橫刀在胸前,口中一甜,把本來要吐出來的鮮血硬生生吞了回去。

起風雲與上官雕龍內力上畢竟有所差距,適才以快打快的硬拼中起風雲已經受了一點內傷,本來只要吐出這口血他的內傷便會得到舒緩,豈知起風雲生性好勝,又是極要面子,竟把這口血吞了回去。這樣一來,這一點點內傷是逃不掉了。

此時五人已經把上官雕龍包圍著,別看適才雕龍好像應付得很輕鬆,其實是有苦自己知。只因這五人當中,其中三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傾血傾城與一刀無血雖然武功倒退了一個月,但兩人合作起來韓紫紗也不一定能應付得了。

為了分心照顧韓紫紗,雕龍不敢胡亂進攻,只能採取守勢,但要知道他所習的獨孤九劍和玄鐵劍法,都是提倡只攻不守。獨孤九劍既然提倡「無招勝有招」,其主張就是招招破敵又何需防守?玄鐵劍法提倡「以簡破繁」,雖然沒有獨孤九劍一般明示無需防守,但其實也暗示了無論對方怎樣攻擊,均可以用最簡單的招式破解。

所以獨孤求敗所授的劍術,九成半都是進攻,只有半成是防守。剛才雕龍雖然看起來防得很輕鬆,其實已經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如果再這樣下去,除非他放棄保護韓紫紗,不然的話他自己也凶多吉少。

「你的刀法不錯,叫什麽名字?」上官雕龍環視一周,見得自己二人已經被包圍得緊緊,一邊思考脫身方法,一邊盯著起風雲問道。

起風雲淡淡的道:「關外胡家弟子,起風雲!」

「關外胡家?」上官雕龍一怔,又道:「既是名門正派,為何為虎作倀?」

說到這個話題,起風雲挺了挺胸,道:「歐揚是我的好兄弟好朋友,作為朋友的自然要無條件支持他!」

在旁的韓紫紗忍不住失笑道:「朋友?幫朋友就能是非不分嗎?」

起風雲冷笑一聲,道:「什麽是非不分,現在是遊戲世界,即使再怎樣打都只是遊戲,哪有什麽正邪觀念?」

韓紫紗立即反問道:「無緣無故把那麼多人推到戰場,弄得那麼多人武功倒退一個月,難道這還是對嗎?」

起風雲搖了搖頭,道:「我不管這是對還是不對,總之歐揚是我的兄弟,是我的朋友,他做的一切我都會支持!」
2020-08-06 12:33:31
2020-08-06 12:39:54
南仔甩p恭喜曬
2020-08-06 12:51:31
係,終於可以自己推po
2020-08-06 23:56:08
第十五章 - 一瞬(下)

上官雕龍與韓紫紗均楞住半晌,均自為這起風雲對友情的執著和無私的支持而感動,卻又為他是非不分感到而悲哀。

只聽一瞬大聲道:「還跟他們說那麼多幹嘛?動手!!」

「且慢!」上官雕龍右手一擺,冷冷地看著一瞬,道:「動手前我還有一事問你。」未待一瞬答應,雕龍已森然問道:「你如此對待皓月,可曾感到一絲愧疚?」

似是預料到雕龍的問題一般,一瞬想也不想地道:「這個你沒有必要知道,動手!」

「動手」二字一出,五人同時向上官雕龍與韓紫紗二人攻去。雕龍知道此時此刻已不能再有保留,立時將劍意提升至最高,四周立即刮起一陣狂風,狂風瞬間變成凌厲劍氣,從四方八面向五人攻去。

上官雕龍自領悟劍意以來,只在峨嵋禁地中遭到飛雁子暗算時候用過,當時他劍意一來未算純熟,二來當時只為逼開飛雁子手中長劍,所以效果並不明顯。現在正式使用,可謂劍氣縱橫。

一瞬等人怎料得上官雕龍有此一著,劍氣雖不致命,但卻讓眾人感到一份莫名其妙的壓力,而劍氣在身邊吹過時也是割膚生痛,好不難受。一瞬一聲唿哨,眾人各自運起神功抵擋劍氣,手下不停,一劍二刀四掌齊齊攻至!

雕龍見五人攻勢凌厲,如果只有他一人的話自然有辦法應付,只是現在要照顧韓紫紗,自然不能有絲毫疏忽。剛才他跟起風雲聊天為的就是有多點時間思考突破方案,待五人開始進攻,上官雕龍立即就鎖定右前方的一刀無血為突破點。

上官雕龍拉著紫紗向右前方邁了一步,道:「跟在我身旁,一有機會就走!!」言罷挺劍便向一刀無血刺去。試問雕龍現在豈會手下留情?一刀無血只見眼前青光一閃,一陣殺氣鋪天蓋地掩蓋而至,心中倏地想起在峨嵋山被上官雕龍掛掉的一幕,心中不由得大駭,立即把血刀舞得密不透風,妖紅的血刀恍如一個血盾一般護在身前。

上官雕龍心中一喜,暗想你躲避還好,竟然舞動刀網,那就自尋死路了。正要硬生生劈破一刀無血的刀網之時,只見一道詭異的黑色人影帶著劍光襲向身旁的韓紫紗,不禁叫了一聲:「小心!」一把拉過韓紫紗,勘勘避過飛雁子凌厲一劍。

只是這麼一緩,一瞬的雙掌已經攻到,同時傾血傾城、起風雲也已從背後攻來。上官雕龍現在已經不能強攻一刀無血,見得計劃泡湯,雕龍也不氣餒,怒喝一聲,旋著身子縱身一躍,長劍倏出,劍尖顫動,正是獨孤九劍中的「破箭式」!

《笑傲江湖》對破箭式有詳細的描述。獨孤九劍破箭式擊打千百件暗器,千點萬點本有先後之分,但出劍實在太快,便如同時發出一樣。這路劍招需得每刺皆中,只稍疏漏了一刺,敵人的暗器便射中了自己。原著中主角令狐沖曾以這一劍一招刺瞎十五名高手三十隻眼睛,端的無比厲害,這還是在他沒練熟這招下的效果。

上官雕龍得獨孤求敗親傳,他手中的獨孤九劍本來就遠比令狐沖的要厲害,加上他的內力對比起令狐沖也是差天工地。雕龍這招破箭式一經使出,每一刺又快又重,哪是令狐沖的劍法能夠相比?五人大叫一聲,均自往後躍開,饒是一瞬和傾血傾城輕功厲害,身上也已被劍風所傷,傷痕累累;一刀無血、飛雁子與起風雲三人舞動兵器擋格,卻也被雕龍震得退了幾步。

五人雖然被逼得手忙腳亂,但陣型不亂,仍是把雕龍二人緊緊圍著。七人默然對侍,一瞬等五人自是不敢先動手,雕龍也是不敢胡亂出招。他剛剛一招其實甚是冒險,之所以能有如此效果,全因為對方被自己氣勢所攝,要是他著地之時起風雲或者飛雁子伺機出招,那吃虧的肯定便是雕龍了。

上官雕龍知道等下再也不能向適才一般突圍,暗道只能硬挨傾血傾城或者一瞬一招為韓紫紗創造逃跑機會,低聲道:「等下有機會你立即走,即使看到什麽也不要停留!」

韓紫紗自然知道自己在這裏拖累了雕龍,聽到後者這話,低聲問道:「你不會想硬挨他們一招吧?」瞧得雕龍默然不語,韓紫紗急道:「那怎麼行?你受了傷還怎麼跟他們打?你就放心跟他們一拼,不用理我的!」

「不行!」雕龍斷絕地道:「我不能看到你受傷!」

一瞬等人雖然聽不到二人的對話,可是看到他們的表情也略猜到一二,冷笑一聲,道:「逃不掉的,你們兩個的命都要擱在這裏!我說你們還是快快自我了斷的來得乾脆!!哈哈哈!!」

飛雁子也邪笑道:「對啊!我實在想不到在我們合攻之下你們還能活命下去!」

上官雕龍眼中飄過一絲殺意,見飛雁子笑得開心,一劍向他疾刺過去!

飛雁子嬌喝一聲,手中長劍一抖,「鐺」的一聲擋開來劍,連消帶打,長劍從一個極度詭異的方向向雕龍刺去。他這一劍本來極快,可是雕龍竟似知道他這招來路一般,在劍尖快刺到自己之時側身一讓,飛雁子一劍刺空,心中一凜:「不好!」

還沒想完,飛雁子只覺小腹一痛,卻是被雕龍重重踹了一腳,整個人倒飛出去。

「走!!」上官雕龍打開缺口,正要拉韓紫紗離開,一瞬已經戟指向韓紫紗點去!這指來得極快,眼見立即就要點到韓紫紗後腦!

此時哪到上官雕龍不急,一個轉身,長劍立即刺向一瞬咽喉,逼她自救。果然,一瞬見得此劍厲害,同時目的已達,只冷笑一聲便後躍開去。

就被一瞬這麼一阻,飛雁子已經回到崗位,和起風雲一劍一刀向雕龍招呼過去!

此時起風雲所使的正是「胡家快刀」,其刀之快,比田伯光的刀法有過之而無不及。加上有天下至快的葵花寶典在旁相助,雕龍心中惦記著韓紫紗,稍一不慎立即被逼得手忙腳亂。

「韓紫紗!!受死!!!」傾血傾城怒吼一聲,雙掌猛地向韓紫紗襲來,雕龍心中大急,身形一轉,再次施展出一招「破箭式」!

所謂關心則亂,一瞬等人早就看出上官雕龍對韓紫紗關懷備至,所以適才盡往韓紫紗身上攻去,也不求殺掉紫紗,只為讓上官雕龍露出破綻。現在看到雕龍再次使出破箭式,五人的嘴角同時牽起一絲微笑。

五人又再往後一躍,這次不同的是,雕龍落地之時,五人同時搶攻,雕龍暗吃一驚,已來不及閃躲,只好拼著後背與前胸各挨一掌,長劍如繁星一般點出,只聽兵刃相交之聲不絕於耳,雕龍把一刀無血、起風雲和飛雁子勘勘逼開,一瞬與傾血傾城一招得手後也不貪多務得,立即後躍。

雖然沒有被兵刃劈上,但一瞬和傾血傾城兩掌著實不輕,待眾人躍開之時,雕龍嘴角也同時流出一條血絲。

見得雕龍受傷,一瞬心情甚是歡愉,笑道:「不是說了你們根本逃不了麼?你們還是快快自盡做對同命鴛鴦吧,哈哈哈哈哈!!」除了起風雲以外數人盡發出嘻嘻冷笑,晃似雕龍已經成為他們口中獵物一樣。

雕龍被他們這樣一激,心中豪氣油然而生,更堅定了要讓紫紗安全離開的決心。一挺胸膛,一瞬等五人以為他又有什麽厲害招數,不禁後退一步。

雕龍沒有出招,他把仿製青鋼寶劍輕輕插在地上,轉頭看著紫紗。

隔了半晌,忽然笑著問道:「他們說我倆是同命鴛鴦哦。」

「嗯?」韓紫紗料不到雕龍竟會忽然說這一句話,不禁楞了一楞,心裏面有一股莫名的感覺,她自己也說不準這感覺是什麽,就是一種既興奮、又期待、又害怕,心跳讓她加速得負荷不了的感覺!

不但韓紫紗,連一瞬等五人對雕龍這個行為完全摸不著頭腦。

只見上官雕龍忽然雙手捧著韓紫紗的小臉,一臉壞笑地問道:

「我不管此刻恰當與否,我只想問你。韓紫紗……」

「你願意跟我做同命鴛鴦嗎?」

「轟隆!!!!」韓紫紗心中如響起一聲驚雷,心中只不想道:他說了!!他說了!!他終於說出來了!!

重重點了點頭,韓紫紗滿臉通紅,低下頭去不敢直視雕龍。

也不知從哪裏來的勇氣,上官雕龍竟似視五名高手於無物,輕輕托著韓紫紗的下巴,輕輕地把她的頭抬起來……

戰場上還有什麽殺氣?還有什麽戰意?

即便是一瞬等人,在這一刻竟楞在原地,竟絲毫想不起這是偷襲的絕佳機會,即是窮凶極惡的飛雁子,竟也忘了這一點!!

是他們怕雕龍另有算計?

是他們被這一刻的柔情感化?

是他們實在對擊殺二人太有信心?

相信這答案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

只見雕龍和韓紫紗二人相視片刻,雕龍柔聲道:「相信我,我一定會沒事的,你好好在峨嵋派大殿等我,好嗎?」

韓紫紗看到雕龍現在仍惦掛著自己,心中一暖,再次重重點了點頭,柔聲道:「我信你,我信你。」

一瞬此時才反應過來,冷笑道:「你還當真以為你有這個本事啊?說實話,在我們五人夾擊之下,再厲害的高手也要敗下陣來!」她這話倒是沒錯,要知道飛雁子和起風雲雖然遜雕龍一籌,但兩人加起來什麽差距都已經扯平了,更何況有另外三名門派首徒?

但見雕龍微微一笑,毫不理會一瞬的揶揄,仍是滿臉溫柔地看著韓紫紗……

低頭

一吻

兩顆心,終於緊緊地貼在一起了。
2020-08-06 23:56:33
E+ 更新多章~

聽日就同penana 正式接軌~
2020-08-07 00:22:21
係咪變日更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