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 * 網遊 】《貪 . 嗔 . 癡》

351 回覆
36 Like 0 Dislike
2020-08-18 10:19:31
紫紗bb
點解睇個武俠故都可以sad end
2020-08-18 13:17:13
當年朱茵拍過套電視劇。佢喺一隻RPG遊戲嘅女主角,同個programmer拍拖
2020-08-18 17:11:22

有套咁的野,我未睇過
2020-08-18 23:06:45
hmmmmmmmmmmmmm
呢個 .........
其實未sad 完 ............
2020-08-19 00:44:42
南仔想收刀片信
2020-08-19 04:15:41
2020-08-19 08:58:12
第十九章 - 紫紗(下)

雨停了

雷停了

時間也仿佛停了




上官雕龍愣在原地,還是維持著適才抱著韓紫紗的姿態。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麽,他只覺胸口很疼!撕心裂肺地疼!他茫然地看了看自己雙手,當他抬起頭來之時,只覺眼前一白,面前的景色已經不再是洞庭湖畔,而是那個只曾在他心中出現過一次的冰湖。



冰湖,一如既往的寬闊。

冰湖,一如既往地結著萬年玄冰。




雕龍茫然地踏著結冰的湖面來到湖的中央,上次他來到冰湖的時候這裏本有一把長劍,但此時長劍已經蕩然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由冰塑造而成的人。

上官雕龍定神一看,這個「冰人」臉帶微笑,竟就是他心裏面最重視的韓紫紗!雕龍頓見韓紫紗,不禁輕輕叫了一聲:「紫紗!!」

只見那玄冰塑造而成的韓紫紗目光流動,似是聽到雕龍的呼喚而作出回應,雕龍深深吸了口氣,淚水劃破他的臉龐,又叫了一聲,便要上前抱住她。豈知雕龍還沒向前走多兩步,只聽清脆「咔」的一聲,那「韓紫紗」竟迸出千萬條細如髮絲的裂縫。

雕龍還沒反應過來之時,只見那些裂縫瞬間便擴大,本來細如髮絲的裂縫瞬間已經變得如小指般闊。

雕龍心中大駭,大叫道:「不要!!!!!!!」

「轟!!!!!」的一聲,「韓紫紗」在雕龍眼前碎成千片萬片。

「韓紫紗」的玄冰碎片散落在結冰的湖面之上,雕龍情不自禁地跪了下來,雙手捧起碎冰,仰天長嚎。

與此同時,一道人影落在雕龍面前。

雕龍抬頭一看,登時目眥盡裂,渾身殺氣大盛。只因他面前之人相貌俊朗而佈滿邪氣,一身錦衣華服,雙手負後懸浮半空,一臉嘲笑著自己。

此人正是笑紅塵。

「是你!!!!」



「叮!系統提示:【寒極功】失控,進入【走火入魔】狀態。」




現實中的雕龍與心境裏面的他是互通的。他在心境內走火入魔,現實中也是一聲吼了出來。

奇變頓生,所有人包括笑紅塵也不懂反應。待他們回過神來,雕龍已仰天長吼,身周的氣溫立時急降下來!坑坑窪窪的青石板地登時結了一層薄薄的玄冰!

昭虹皓月、大聖和釋智立即覺得不妥,馬上一邊運勁抵抗寒勁,一邊從遠處大叫雕龍的名字。

只是此時的雕龍,又怎會聽得他們的叫喚?但見他仰天長嘯,嘯聲震耳欲聾,同時地上玄冰如有生命一般蔓延到他身上,只是瞬間,雕龍全身上下也結了厚厚一層冰,把本來面目完全遮蓋著!

雕龍寒氣暴漲,玄冰已經把他整個人包裹在內,然後,他的雙眼化成兩道搖曳的妖艷紅光,在玄冰後四處遊走,似要尋找自己的獵物。

離他最近的笑紅塵自然被眼前景象嚇了一跳,擊殺韓紫紗的一擊已經把他僅餘的內力耗光,現在的他別說是雕龍,可能連昭虹皓月也敵不過。此刻的他已失去高手風範,見勢色不對,立即就想轉身離去,但……

「什麼!?」

笑紅塵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低頭一望,才發現自己的雙腿已被玄冰冰封,怎樣都掙脫不了。他終於感到恐懼,他慌亂地擊打玄冰,希望把困住他的玄冰擊碎。但他內力已經枯竭,怎樣打玄冰還是不動如山,直到累了他才停下手來。

然後,他感到自己被什麼盯上了。

緩緩抬頭向前望去,雕龍那一雙妖紅的雙眸,正緊緊盯視在自己身上……

下一個瞬間,笑紅塵只覺一陣頭昏眼花。

最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具身穿錦衣,沒有頭顱的身體。



很眼熟,是誰的身體?




腦袋一重,笑紅塵的頭重重摔在地上。

他此刻才恍然大悟,那是自己的身體。

笑紅塵脖子的血液如噴泉一樣沖天而起,只是很快就凝結成血紅色的冰花,鮮紅的雪蓮花綻放,而上官雕龍則如一座冰雕一般跪在原地,紅藍兩種顏色的玄冰相映之下,有種別樣的淒涼可怖。。

笑紅塵死亡,正派聯盟正式贏得了這場開服第一次門派戰爭。

但在場卻沒有人歡呼慶祝,只因奇變頓生,眾人都來不及反應,看到雕龍如此,在場的人均是心中惻然。

實質上《俠魂》內要區分普通NPC與玩家確實有點難度,當時就連傾血傾城自己也不知這門派叛徒是人或是NPC。所以當韓紫紗坦露自己身份之時,所有認識她的人除了大聖外無不錯愕。

大聖除了身負不虛的因果轉業訣外,更完成了《風雲》的另一奇遇任務,獲得了法器【照心鏡】。照心鏡的其中一個功效,就是能夠辨別所有人的身份。也是如此原因,大聖從開始便得知韓紫紗的身份。

見到上官雕龍與韓紫紗越走越近,大聖也自糾結是否要告知前者真相。後來邪派聯盟揮軍進攻,他也把此事暫放一旁,哪想到會演變至此?此刻的他也是滿腔內疚,此時,憂心忡忡的釋智正要上前安慰雕龍,大聖眼明手快,連忙一把拉著對方。大聖擁有照心鏡,自是看出雕龍正處於走火入魔狀態,便道:「別!!他現在已經不是雕龍了!!」

釋智呆了一呆,問道:「你說什麽?」

上官雕龍聽得人聲,緩緩轉過頭來,玄冰已把他整個人覆蓋,教其面部不能辨認,所有人看到的,只是雕龍那變得妖紅的雙眼。

「他……應該處於走火入魔狀態。在此狀態下,雕龍兄的本體意識會傳送到一個副本之中,而我們面前這個,是連接著他副本意識的實體……」

「說人話!!」

「簡單而言,雕龍兄此刻不會認得我們,我們在他眼裏都會變成副本裏面的敵人!」

雕龍邪笑一聲,緩緩從地上站立起來,一步一步向著眾人走來。

他每走一步,眾人便覺得離死亡更近一步,只是這個時候,他們什麽都做不了,因為他倆的腳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被一層冰結在原地!

「所以,雕龍兄現在不會留手!!」向來冷靜的大聖此時也不禁聲音發抖,他看了看身旁的釋智,顫聲道:「我們此刻面對的,是一頭魔!!」



「冰魔!」
2020-08-19 18:52:31
2020-08-20 08:57:40
第二十章 - 入魔(上)

「好喇,我去找那個死太監再打一場,你在這等我吧!」

「你……你是嫌棄我拖你後腿嗎?」本來一臉歡愉的韓紫紗一聽此話,臉上馬上猶如蓋上一層寒霜,她的俏臉鼓了起來,淚水就在眼眶裏面打轉。

「那死太監那麼厲害,我怕到時候…」

「你就嫌我武功低是不是!!!告訴你我剛剛只是讓那兩個淫賊!!」她頓了一頓,再加重語氣:「是讓他們!!!你以為我堂堂一雙鐵掌會敵不過他們嗎!!你..你居然敢小看我!!」

「我.。」

「你什麽!!你根本就是瞧不起我對不對!!」

「不…」

「還說還說!!!!」韓紫紗又重重跺了跺腳,續道:「如果…如果你還是要我留下,那我就…那我就…」

「脫衣服…」上官雕龍不知道是故意還是怎樣,居然忽然吐出這一句。

「對!!我就脫…你這個死雕蟲!!!你!!!」

「我說我很熱想脫衣服.....。」上官雕龍咧嘴一笑,韓紫紗也再忍不住,「撲刺」一下笑了出來,嗔道:「色鬼。」

她頓了一頓,對著雕龍做了個鬼臉,拉長聲音嗔道:「大色鬼!」

---------------------------------------------


「怎樣?經過一天相處,覺得皓月妹妹如何?可適合你?」

「……」

「雕蟲,問你話吶!」

「……也不知你是否閒得發慌,竟做這種無聊的媒人。」

「郎才女貌,那有什麼關係?你還在嫌東嫌西的,人家皓月妹子如此漂亮,苗條淑女君子好逑,稍不留神說不定有個大俠就把她接走,到時候你就嗚呼哀哉了。」

「哼!那是我自己的事兒,不用你操心。」

「唷!剛剛不是好好的嗎?何以忽然著怒了呢?」

「我就討厭某些人亂做八卦媒人!」

「你何以如此火光,皓月妹子哪裡不好了?人又端莊美麗,武功也是高強,更重要的是她跟你……總之,我覺得皓月妹子與你還是挺相襯的。」

「打住!不必你勞神了,我已經有心上人了!」

「心上人?是誰?」

韓紫紗眨了眨眼,故作輕鬆地調侃道:

「該不會是我吧?」

---------------------------------------------


「這兩天指導皓月練劍,好像我對本門劍法又有新的領悟欸,還真多謝你了。」

「終究知道本姑娘的好處了吧?虧你常常嫌棄我。」

「我哪有嫌棄你!我對你明明就很好。」

「你就是嫌棄我!」韓紫紗吐了吐舌頭,加重語氣地抱怨道:「每次遇上什麽敵人都全部自己包圓了,我想出手時還出言責怪我呢!」

「這不是關心你嘛?」

「這叫小看我!」韓紫紗嘟了嘟嘴,也幸虧她表情豐富,即使是在發脾氣也讓雕龍生不起氣來。雕龍聳了聳肩,道:「好吧,過幾天你想怎樣打都沒有人阻撓你。不過…」

「嘿,我說吧,肯定有條件」

「……我這不是關心你嘛。」

「我又不是你何人,何以如此關心我?」

「因為我……」

「因為你……什麼?」

---------------------------------------------


見得雕龍受傷,一瞬心情甚是歡愉,笑道:

「不是說了你們根本逃不了麼?你們還是快快自盡做對同命鴛鴦吧…哈哈哈哈哈!!」

除了起風雲以外數人盡發出嘻嘻冷笑,晃似雕龍已經成為他們口中獵物一樣。

上官雕龍沒有出招,他把仿製青鋼寶劍輕輕插在地上,轉頭看著紫紗。隔了半晌,忽然笑著問道:

「他們說我倆是同命鴛鴦哦。」

「嗯?」

上官雕龍忽然雙手捧著韓紫紗的小臉,一臉壞笑地問道:「我不管此刻恰當與否,我只想問你。韓紫紗……」

「你願意跟我做同命鴛鴦嗎?」

---------------------------------------------


往事如跑馬燈般在上官雕龍的腦中播放,漸漸地,所有與韓紫紗經歷過的點點滴滴漸漸變成一片空白。他的腦中空空蕩蕩,再也裝不進任何東西,也似是停頓了一般,想不出任何事情。在那一望無際的冰湖上,除了腳下「笑紅塵」的屍體外就一無所有。

看著逐漸化為白光消失的屍體,上官雕龍雖然聽見剛剛的系統提示,但此刻的他心亂如麻,根本沒有心情細想自己身在何處,或要怎樣脫離【寒極功】的走火入魔狀態。

也許只有在這個冰湖上,他才能稍微逃避剛剛發生的事情。

但世事往往就是事與願違,你越要寧靜,上天就偏偏要你不得安寧。但覺一陣寒風略過,在上官雕龍前方再度出現一個由玄冰塑造而成的韓紫紗。

「紫……紗。」雕龍失魂落魄地抬頭望著紫紗,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這只是幻覺。但偏偏這韓紫紗真實至極,一眸一笑都仿佛就是那讓上官雕龍魂牽夢繞的女伴。雕龍臉上露出複雜的神色,縱然知道眼前一切是假,還是不由自主地縱身一躍,輕輕落在韓紫紗面前。

只是,他腳一著地,那韓紫紗忽然又蹦出一條裂痕,「垮」的一下在上官雕龍面前粉碎成一地碎冰。

上官雕龍呆呆地望著一地的碎冰,他再也忍不住,「啪」的一聲雙膝跪地,痛哭起來。

「胡啊!!!」

上官雕龍仰天長吼,嘶聲力竭,仿佛要把自己的靈魂也吼出身體。忽然,天空發出「轟隆」一聲巨響,忽然之間流星亂墜,數以百計的猩紅流星拖曳著長長的尾巴,從蒼穹頂端如天女散花般墜落在冰湖四周。

上官雕龍覺得奇怪,向四周望去,只見流星墜落湖面時,冰湖不止沒有一絲破損,

流星落在地上,更是隨即幻化出一個個人影!

那些人影從紅光之中緩步走出,上官雕龍看清來人,先是一愣,隨即面如寒霜,殺氣大盛。

只因這些人影,竟然全部都是笑紅塵!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雕龍心中立即湧起紅紅烈火。他雖悲憤交加,傷痛欲絕,但並非完全失去理智,見到自己身處之地,他就猜到自己正處於一個獨立副本之中,這些笑紅塵自然就是副本裏面的怪了。

一念及此,他緩緩站了起來,拖著緩慢的步伐朝最接近自己的數個笑紅塵走過去。他發現在這副本之中,自己剛剛所受的傷不但恢復了近乎五成,本已耗盡的內力也充沛得很。

眼前的「笑紅塵」見他走來,臉上竟是露出恐懼的表情,上官雕龍冷笑一聲,心中的怨恨又再滋長,他知道眼前所見未必是真,但他也想把眼前所有的「仇人」殺盡,一吐自己心中悲痛。

忽然,一個想法在他腦中閃過:「若我通過了這個副本,會不會就把紫紗還給我?」

這個念頭極是荒唐,若是平日的他定會嗤笑自己有如此愚笨的想法。但人往往就是如此,在悲痛之中,再笨的念頭也會有,再笨的事情也會做。

只為挽救自己的摯愛。

於是,他沒有再去推敲自己的想法是對是錯,他雙眸精光一斂,運勁雙手,玄冰當即結成兩柄冰劍,他長長呼了口氣,對著這兩個滿臉驚慌失措的「笑紅塵」狠狠瞪了一眼,然後雙腿一蹬,向二人飛撲過去。

「你們,全部去死吧!」
2020-08-20 11:05:15
主角見到嗰兩個笑紅塵,應該喺兩個和尚?
2020-08-20 11:07:49
都唔係咩劇透,所以答你: 係

托瀨睇得明走火入魔個setting
2020-08-20 11:10:27
主角好快達成出師任務
2020-08-20 11:55:54
一將功成萬骨枯。之後隨時有系統任務全個ser打雕龍一個,好似以前有隻web-based online game咁
2020-08-20 16:16:02
一個人打全服,mk中二極致。

其實本作都真係好中二。
2020-08-20 23:42:50
2020-08-21 08:33:13
第二十章 - 入魔(中)

此刻的上官雕龍滿腦子只想著要殺死眼前所有的「笑紅塵」,然後離開副本。但他卻不知道,這是走火入魔狀態下的幻象,更不知道,眼前的這兩個笑紅塵,是曾經與他出生入死的好戰友 – 釋智與大聖!

雕龍的寒極功推動到極致,整個人被重重厚冰包裹在內,模樣與《風雲》中的帝釋天如出一轍。不止如此,本來整個峨嵋派已是一片頹桓敗瓦,地上滿滿都是坑洞,但在寒極功下,地面竟凝結成冰,玄冰平坦如鏡,使得現場就跟雕龍置身的冰湖一模一樣。

說時遲那時快,雕龍距離釋智和大聖只餘數步腳程,上官雕龍此時透過妖紅的雙眼發出陣陣殺氣,竟把二僧逼得幾乎透不過氣來。

「喝!!!」

釋智一咬牙,暴喝一聲,把自身羅漢伏魔功催至頂峰,在他的背後登時出現一個金光輝煌的羅漢佛像,只聽「蹦」的一聲,釋智、大聖腳上的玄冰應聲而碎!

上官雕龍腳不停步,繼續向二僧猛撲過去。

只餘一步距離!!

釋智再發喊一聲,一抖手中法杖,迎面就向雕龍劈去,與此同時,大聖也雙手一錯,從旁繞到雕龍身側,雙掌拍向對方腦門,同時大叫:「雕龍兄!醒啊!」

只見雕龍對這兩招竟是不避不閃,法杖與雙掌去到雕龍頭頂一寸之外,就被一股無形罡氣擋住,再也攻不下去。

釋智見勢色不對,暴喝道:「師弟!退開!」大聖剛剛向後躍開,釋智就抽回法杖,大喝聲下,手中法杖打橫一掃,一道金光陡然亮起,法杖如狂風掃落葉一般向雕龍腰間掃去!

釋智這一招力度十足,饒是上官雕龍也不得不眼睛一亮,右手冰劍舉手一擋,「轟」的一聲巨響,釋智竟被雕龍硬生生震得向後退了三步,一條血絲立即從嘴角滲出。

「師弟!走火入魔如何個解法?」

「只能打敗他……」

不但是釋智,聽到大聖的話後所有人均心底一寒,上官雕龍武功之高,哪能說打敗就打敗?更何況對方予自己多次有恩,若合力把他在此擊殺的話,上官雕龍任務就算失敗。

這樣如何對得住他?

雕龍逐步逼近,焦急的釋智別無他法,只能豁出去了,他只想儘量拖延時間,讓大聖想到方法幫助雕龍脫離走火入魔狀態。

一念及此,釋智抽身而起,再不顧自己的傷勢,一柄法杖使成一團金光,如癡如狂地向雕龍狂攻過去,正是瘋魔杖法!

瘋魔杖法一經使出,如癡如狂,至死方休。杖法既名瘋魔,自然有七分癲狂之意,此時釋智已經使得發了,渾然忘記自己與對手本身的差距,雙手把一柄法杖揮得密不透風,呼呼作響。法杖化為數十道金光,齊齊向雕龍身上猛砸而去!

釋智的武功在少林寺的玩家中絕對算排得上號,剛才混戰之中眾人無暇觀察他的杖法,此時全力施展,不但眾位玩家看得嘆為觀止,連滅絕神錫也不禁讚歎一聲:「好!」

所謂一寸長、一寸強,杖長劍短,加之釋智強悍的臂力和内力,理論上來說佔有極大的優勢。面對如此剛猛絕倫的強招,一般人都會選擇閃躲挪移先避其鋒。因為法杖極重,換招之間較為緩慢,要戰勝此類重型長兵器,就要趁他換招之間施以突襲。

但,他此刻對手是上官雕龍。

獨孤九劍破盡天下一切招式,釋智的杖法縱然剛猛,還是被雕龍一眼找出當中破綻。在官雕龍左手一轉,又凝結出一把冰劍,雙劍頓時合為一道流星,迎向釋智的杖網之中。

不偏不倚,這道流星剛好貼住釋智的金杖迎將上去,釋智心中暗喜,暗道你即使要削我手指,也要先被我法杖砸中。釋智想起剛才第一招被雕龍的護體罡氣擋住,立即把羅漢伏魔功運至頂峰,重重的一杖砸中雕龍腦門!

釋智還沒來得及開心,忽地臉色一變,原來法杖距離上官雕龍額頭還有數寸時,已被對方寒極功瞬間凝結成冰,再也砸不下去!釋智心中剛剛叫了聲「不好!」,下一刻雕龍雙手交叉一劈,法杖立即應聲而斷!

雕龍怒吼一聲,向釋智猛撲過去。此時釋智武器既失,拳腳功夫也非他擅長,只能向旁閃開,但眼前白光一閃,「刷!!」的一下,釋智胸前掛彩,立即鮮血直冒。

「師兄!」

「釋智大師!」

釋智情勢兇險,大聖、昭虹皓月、甚至滅絕與神錫道長齊聲驚呼,同時向前搶上準備救援,但見雕龍兩把冰劍再次交叉一劈,兩道寒冰劍氣猛地劈出,釋智只見眼前一花,根本作出不了任何反應,便被秒殺當場。

血花四濺,釋智身上所噴出的鮮血在半空中已凝結成冰,如像虛空中一朵艷麗的紅花,和白茫茫的四周紅白一映,顯得更是可怖。

眾人呆住半晌,再面面相覷。釋智的死,讓在場所有人看清一個現實:

若然不齊手幹掉上官雕龍,那死的就是他們了。

於是,前不久還為上官雕龍吶喊助威的峨嵋派玩家,此刻全部態度轉變,哄然四散,亂成一團。他們有的遠處指罵,有的向外逃竄,有的想找地方躲起,有的不停地大聲呼叫滅絕與神錫保護他們,更有的則掏出兵刃,想要拼死一搏。

但在身處走火入魔狀態下的上官雕龍眼中,這些峨嵋弟子全部都是笑紅塵的模樣,他冷冷一笑,喝道:「還想逃?你們全部都要死!」

說著,他沒有理會與自己距離最近的大聖,反而展開身形,「嗖」的一聲消失眾人眼前,只一眨眼的功夫,去到後方人堆當中!

「你們,全部去死!」

寒氣刺骨生痛,雕龍已把寒極功催發到極點,那些峨嵋弟子還沒來得及作出任何反應,上官雕龍已開始在「笑紅塵」之中大開殺戒。他想若把所有「笑紅塵」擊殺打通副本,那或許紫紗就能回來了,心中帶著不切實際的幻想,又帶著陣陣的憤恨,透過劍法發洩出來。

此刻的上官雕龍已是江湖上頂尖高手,他的全力施展,豈是這些峨眉普通弟子能夠比擬?霎時間,整個峨嵋派廣場如同人間煉獄,雕龍每揮出一劍,就出現一朵血色花朵。劍光連閃,一盞一盞血色花朵綻放出來,只眨眼之間,數十名峨嵋弟子已全部變成屍體!

滅絕師太與神錫道長同時躍起,各出一掌向雕龍背後襲去。雕龍的實力有目共睹,二人這一擊已毫無保留使用全力,他們終究是掌門級別的NPC,實力當即非凡,雕龍聽得風聲凜然也不敢怠慢,立即轉過身來,以冰劍硬接二人的攻勢。

「嘭!!!」

滅絕與神錫胸口一陣翻騰,被震得退了十來步方能穩住身形,他們抬頭一看,雕龍只晃了一晃,向後退了兩步並即止住,與二人相比,高下立見。
2020-08-21 10:09:33
釋智的武功在少林寺的玩家中絕對算排得上號

現實中唔知苦練咗幾多年
2020-08-21 11:09:07
話唔定只是一個掃地僧......................
或者係果d 攞化緣黎打機果d .......................
2020-08-21 20:42:01
滅絕係真廢 唔係扮
2020-08-21 20:43:03
真心唔係扮
2020-08-21 22:30:20
老尼姑拎住把神劍就作威作福
2020-08-21 22:51:54
2020-08-22 10:43:33
第二十章 - 入魔(下)

此時,雕龍只覺身旁吹起一陣勁風,又一個「笑紅塵」從背後攻來,從風聲判斷,此人功力與眼前兩個相差極遠,於是他頭也不回,隨手一揮冰劍,「嗤」的一聲一道劍氣揮出,那人立時慘呼一聲,立即跌倒在地。

只是雕龍並不知道,此人身穿白色袈裟,真實的身份正是大聖!

大聖墜地,雕龍舉起冰劍就要當胸刺去,滅絕與神錫見狀同時向前飛撲,神錫右手架起長劍,左手拂塵向前卷住冰劍,剛好救了大聖一命。而滅絕也再不留手,除了運起峨嵋九陽功以外,更是拔出了倚天劍,向著上官雕龍上路連刺五劍!

剛剛交手一式,上官雕龍已察覺這兩名「笑紅塵」實力不凡,此刻見二人一個手持長劍,一個手持拂塵,氣勢與其他的大大不同,心道:「這兩個恐怕就是副本裏面的Boss了。」

於是,他決定放棄追殺能力較遜的大聖,力透冰劍,先是震開捲住右手冰劍的拂塵,同時看著滅絕劍招來勢,左手冰劍向前一搭,不偏不倚,正好搭在倚天劍的劍鋒上面!

滅絕右手一重,倚天劍被對手壓著,登時向下墜去,只見上官雕龍右手冰劍一挺,直朝她面門刺來!此劍來得迅速無比,除非滅絕撤手棄劍,不然斷然閃避不了。但滅絕向來極要面子,堂堂峨眉掌門豈能一招之間就被人逼得撤手而去?但現實不容許他思考那麼久,轉眼之間雕龍的冰劍已經刺到面門!

滅絕靈機一觸,右手一鬆放開倚天劍,同時身子一扭,堪堪避開雕龍的刺擊。待避開來招,滅絕左腳一挑,剛好踢在快墜地的倚天劍劍柄上,倚天劍被她一踢,竟從下而上,朝著雕龍胸部刺去。

放開長劍、轉身避招、踢劍反擊,滅絕這連串動作做得一氣呵成,連消帶打,漂亮至極。雕龍把兩柄冰劍放在胸前,三劍碰在一起,倚天劍被震得回到滅絕手中,而冰劍則是應聲而斷。

與此同時,神錫道長又再使用拂塵攻到,雕龍低頭避開,拂塵就從他頭上掠過,神錫手不停留,向前踏了一步,左手又再一揮,拂塵一彎,從一個匪夷所思的角度攻向雕龍面門。

上官雕龍看準來勢,左手冰劍往前遞去,刺在拂塵上。神錫道長只覺一道寒氣從拂塵傳到自己手中,情不自禁打了一個冷顫,只聽身旁滅絕師太大叫道:「師弟!當心!」原來上官雕龍左右開弓,阻擋了神錫的攻勢後連消帶打,雙劍一上一下直往對方刺去!

幸得滅絕師太提醒,神錫及時矮身一轉,兩劍僅僅從他身邊擦過。神錫避過險招,立即向後一退,道:「師姐,一起上!」

不用他說,滅絕早有此意,她點一點頭,凝神靜氣,沉喝一聲,手中倚天劍「呼」的一聲又再攻去,而神錫也同時攻上。這次神錫學了個乖,自知武功與雕龍相差太遠,於是招招並不攻實,旨在於擾亂對手,為滅絕創造出手良機。

一時之間,神錫道長的長劍拂塵、滅絕師太的倚天劍還有上官雕龍的冰劍鬥在一起,長劍拂塵化成兩團黑影,與金光閃閃的倚天劍圍著上官雕龍團團而轉。但無論二人怎樣變招,卻也攻不下雕龍的兩柄藍幽幽的冰劍。

三人如此激戰,內力揮發,在場中牽扯起陣陣狂風,狂風配上雕龍身上發出來的寒氣,讓人割膚生痛。由於雕龍此時專注於與二人相鬥,四周的寒氣已沒有之前一般凜冽,但也不是一般玩家能夠抵抗得了,就算功力稍深如大聖也要運勁抵禦寒氣。

三人翻翻滾滾鬥了數十招,滅絕二人漸漸落入下風,只見上官雕龍越戰越強,越戰越狂,紅彤彤的眸子在玄冰後於二人身上飄來飄去,滅絕二人越敢無力,只能挺起兵器盡力擋格,但已被雕龍逼得左支右絀,險象橫生。

滅絕與神錫在雕龍的狂攻之下,渾身均是傷口,滅絕心想這樣下去也不知能否撐多十招,向神錫打了個眼色,二人一邊緩步後退,一邊把手中的兵器在身前舞得密不透風。

上官雕龍見得二人採取守勢,更是攻得猛烈,兩手冰劍如狂風暴雨一般硬撼對方防線。只震得滅絕與神錫虎口劇痛、胸腹鬱悶。

才擋了五招,二人便力感不支,同時著地一滾一躍,要避開雕龍的攻勢。只是上官雕龍卻是不容得他倆,見得二人不斷後退,長嘯一聲,縱身躍起,手中兩把冰劍直直劈過去!

冰劍未到,劍上的寒氣和劍氣已讓滅絕和神錫感到莫大的壓力。這兩劍來得極快,他倆根本閃避不了,只能一齊舉起手中兵器,硬接這雷霆兩劍。

「鐺!!!!」兵刃相交,二人覺得氣血翻騰,「噗」的一聲齊齊噴出一口鮮血,人如飛蝗一般直往後飛,重重的摔在地上!

一聲吼叫,上官雕龍又再攻到,居高臨下雙劍齊攻。

眾人眼見滅絕神錫再也避不開此招,要知道滅絕神錫一死,也不知多長時間才會再刷出來,那峨嵋派基本上就等於廢了。所為唇亡齒寒,幾十名身旁的峨嵋弟子從兩旁搶了上來,舞動手中的兵刃,全部往雕龍身上招呼過去。

上官雕龍雖不把這些功力對他而言只是小怪級別的「笑紅塵」放在眼裏,但這幾十柄兵刃招呼過來,也不能說是毫無威脅,於是只能硬生生收招後退。

滅絕與神錫拾回性命,暗暗鬆了口氣,連叫僥倖。

二人脫困,立即站了起來,滅絕師太雖然極愛面子,但此刻性命攸關,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她高舉倚天劍,大喝道:「弟子們!一起上!!」峨嵋弟子本來已經成圓形把雕龍圍在中央,此時滅絕一聲令下,數十名弟子齊齊起動,向雕龍沖將過去。

雕龍冷眼一掃眾弟子,冷笑一聲,他此時被重重的玄冰裹在裏面,這聲冷笑猶如從地獄傳來的聲音一般,讓人不寒而慄。在眾弟子起動的瞬間,雕龍也身型急轉,雙手冰劍化成點點寒光,往四方八面點去,同時四周劍氣縱橫,竟有無數的劍氣從地上湧起,從外之內席捲怒蛟幫眾弟子!!這招正是融合了「八方藏刀式」和獨孤九劍中的「破箭式」的絕招!

這些峨嵋弟子武功本來就不高得哪裏去,而且雕龍這招是融合了「八方藏刀式」和「破箭式」兩式絕招,再以「寒極功」使出。他們怎能抵抗?上官雕龍這招一經使出,登時血花四濺、四處哀號連連,距離上官雕龍最近的弟子立時被轟殺,排在後面的也不好過,只是比前面的晚一點受死而已。

滅絕與神錫在旁看著上官雕龍一招使出,眾弟子就死傷枕籍,只是瞬間,峨嵋派那幾十個弟子已經差不多死盡殆絕。神錫見得上官雕龍身形急轉半晌,略略停滯之時,他立即出手,運起十成功力,拂塵以雷霆萬鈞之勢直劈雕龍。

此招神錫蓄勢已久,又是乘上官雕龍招式剛剛用老之時使出,到雕龍反應過來之時,拂塵已經攻到眼前,再也閃避不了,他也不能以攻代守,只可以舉起冰劍擋格。只是自己勁力已衰,新力未起,對方又是傾盡全力攻來,冰劍連帶上官雕龍手上的玄冰應聲而斷,露出他那瘦弱的右手。

神錫早已遇到雕龍會用劍擋格,早已蓄勁在左手,待看到雕龍冰劍一斷,右手一翻,拂塵如靈蛇一般纏繞住雕龍右手,同時神錫運勁一扯,雕龍整個人立即被他扯了過來。神錫與滅絕同時心中暗喜,正等距離拉近,二人就要同時刺出長劍,只聽大聖在旁大喊道:「師太!道長!小心!!」

二人尚未反應過來,神錫忽覺手中一冷,定神一看,不知什麽時候雕龍的右手已經重新結了一層冰,連帶他的拂塵也結了一層寒冰。神錫一愣之間,只見眼前一花,一柄冰劍已經刺到面門!

神錫大急,連忙刺出長劍,但長劍刺在雕龍的玄冰外,竟斷開數截!此時拂塵已被寒冰結著,再也收不回來,而冰劍也已刺到面門,滅絕距離尚遠,鞭長莫及。神錫想撤手後退也已不可能,只能暗歎一聲,閉目待死。

「鐺!!!!!!」

一聲清響,一道流星閃出,在雕龍就要刺殺神錫時重重擊中冰劍。

只見冰劍、拂塵齊齊應聲而斷,神錫人如飛蝗地往後急飛。雕龍一愣,忽然眼前有數以萬計的流星向自己襲來。本能驅使他揮劍擋格。只聽「鐺鐺鐺」聲連綿不絕,雕龍一路擋格,身子也往後飛去,最後聽得一聲巨響,雕龍打了一個筋斗,重重摔在冰地上!

這是他成魔以來第一次被擊退!
2020-08-22 10:46:03
難得我睇晒d字
原來我會錯意
我仲意樓主整左隻武俠game
2020-08-22 16:32:12
會係邊個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