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 * 網遊 】《貪 . 嗔 . 癡》

351 回覆
35 Like 0 Dislike
2020-06-30 09:03:07


好喇~ 大家聽下我廢up先~

遠在2009年ge時候,我曾經o係某個大型討論區ge籃球版連載籃球小說,當時有位讀者同我講:「其實你可以去小說區連載啦?果度有好多勁人可以互相交流Wor。」

隨住果位讀者ge介紹,我去小說版,欸,不錯不錯,真係好多大大。仲要果陣文區質素頗高,我諗緊我係咪真係掂ga?再加上當時籃球小說太監左,所以唔想貿然開新坑。

而果位推薦我黎到文區ge讀者,同時他都係個作者,有在該區發佈小說。

當時他構思緊一篇武俠網遊,並開左個招角色帖,我見背景設定十分有趣,就提供了幾個人物卑他。豈料他一睇就話我個人仔無論係角色性格定背景都非常非常適合佢ge故事。

果陣我仲未o係網上連載過武俠小說,即刻靈光一閃,厚顏無恥咁問:「我可唔可以用我個角色寫篇外傳/前傳?」

就係咁,《貪嗔癡》誕生了。

由於是朋友(對,經過呢段日子,果位讀者成為左我ge好朋友)小說的外傳,抱著斷J都唔可以太監ge覺悟,我在2010年4月1日,正式開始連載《貪嗔癡》。

貪嗔癡係我第一部網上連載的武俠作品,同時都係第一部完本作品。

看到《貪》連載至結局,無縫連接到朋友正傳故事時,我內心一陣激動,就好似好順利地屙左個BB出來 QAQ

點知呢,朋友後來無再寫小說,正一打靶仔,將果部正傳太監左

但《貪》對於我而言,仍是最有紀念價值的作品,沒有之一。

對我重要的程度甚至之前參加港理想筆戰比賽時,我也是以《貪》的外傳《風雲再起》參賽,更獲得了兩個獎項。

2019年時,有天忽發奇想,不如趁住十週年,我重修《貪嗔癡》並且重新連載作為紀念啦。

我即刻走去同朋友講呢個諗法,結果就被佢怒Hi:

「喂!十年!!唔好提啦,你老咪算lor,我唔想覺得自己咁 _ 老啊!!!」

其實我唔會理你,我就係要rerun 《貪嗔癡》Derrr。

舊版本因為會連接朋友正傳,所以以獨立故事來說還是好多缺陷,所以今次重修雖然盡量保持十年前的原汁原味,但在某些細節和結尾都有不少的改動,以擺脫「外傳」的身份,正式成為一個「獨立作品」。

但都要事先聲明,由於這已經是十年前作品,我想盡量保持原汁原味,實質修改幅度並不算大,大家會看到我十分幼嫩時期的筆鋒,請海涵。

在此,再次多謝我的好朋友好兄弟N仔。沒有你的點子與世界觀(雖然你很堅稱你是抄其他網遊的),就不會有《貪嗔癡》這部作品,也不會有今天的我。

好~ 最後的最後~

貪嗔癡,重新連載。

笑你我枉花光心計,愛競逐鏡花那美麗。

祝大家,閱讀愉快。

penana link: https://www.penana.com/story/59485/%E6%AD%A6%E4%BF%A0%E7%B6%B2%E9%81%8A-%E8%B2%AA-%E5%97%94-%E7%99%A1/toc
2020-06-30 09:05:41
楔子 - 傳承(上)

「指紋與虹膜掃描中」

叮!

「腦電波掃描中」

叮!

「指紋、虹膜、腦電波掃描完畢,養生艙已鎖定用家,身份證號碼為V100401(S),現在將進行全身掃描」

叮!

「全身掃描掃描完畢,現正注入營養液,歡迎進入《俠魂》,祝閣下遊玩愉快。」


----------------------------------------------------------------


時值秋末,明月當空,秋風凜凜,夜鶯低鳴,襄陽城百里外有一無名山谷中,樹木早已凋零,遍地的枯葉預示著寒冬的到來,黑色之中自有一翻孤淒景象。

一聲驚呼喊破了山谷的寂靜,一名青年在山谷中的小道上竭力狂奔。

這青年莫約二十一二歲,身材矮小體型瘦削,面色略顯枯黃,但五官長得頗為標緻,特別是一雙大眼於黑夜之中顯得明亮非常,猶如兩顆星星一般閃爍不停。

此刻他滿臉焦急,跑得氣喘連連、大汗淋漓,頭也不敢回地只管往前疾奔。腳重重地踏破地上的枯葉,盡發出「啪啦啪啦」的聲音。

「啪!!」也不知道絆到了什麽,青年一下子失去平衡,腳下一陣踉蹌,險些仆倒。青年右手往地上一撐,方穩住了身形。

才剛站穩,青年迫不及待轉頭一看,只見身後空空蕩蕩的什麽也沒有。在這個時候他才長長呼了口氣,雙手撐著膝蓋大聲喘氣。

「沒勁了麼?」一把沉厚的聲音忽然從青年身後傳來,青年屁股猶如被針扎到一般跳了起來,轉頭嘶聲竭力地喊道:「老大!說了我不拜師!我現在只是玩遊戲!」他深深吸了口氣,竭斯底裏地喊道:「是玩遊戲!明白麼??你怎麼就追著我不放呢?要怎樣你才放過我呢?」

借著月色,青年終於看清這個對他窮追不捨的人。這人身材甚是雄偉,雖只披著一件普普通通的麻衣,卻也顯得雄武非凡。若要仔細看這人的臉,青年啞然發現此人臉容甚是奇怪,既像三四十歲,又像六七十歲;眼角佈滿皺紋,臉上長滿鬚根,頭上披滿銀絲;卻完全不顯得蒼老,反倒有一種久經滄桑的魅力。

青年被眼前人的魅力所震懾,過了良久才反應過來,苦苦哀求道:「大哥,我還只是一個菜鳥,才剛剛申請了賬號登入,你就大發慈悲放過我吧!」

那人淡淡一笑,道:「可以。跪下,叫師傅。」

青年聽到這話就差點沒暈倒過去,翻著白眼氣急敗壞地道: 「大俠啊!我只是一個普通玩家,打算在這做點生意賺點銀兩去換現實世界的錢。我如此這麼沒大志的人怎能當您的徒弟呢?」

這青年不是隨口亂講,《俠魂》雖然並非龍吟集團所經營的第一個網遊,但卻是第一個以東方武俠為題材的虛擬網遊,並號稱史上最龐大的武俠遊戲。遊戲公司花了幾十個億,方把金、古、溫、黃以及港漫人物的版權買下,營造出一個跨時代、跨派系的「大江湖」景象。不論郭靖還是李尋歡,聶風步驚雲或者蕭秋水,甚至項少龍和徐子陵,都是完全的100%智能化。換句話說就是如真人一樣!所以說任何玩家都能夠成為他們的朋友甚至師傅!這對於武俠迷來說是如何的吸引!!

為了吸引以及照顧更多的玩家,更要做出一個「古代世界」出來。遊戲發展商鼓勵玩家在遊戲之内有多向發展。

不喜歡舞刀弄槍?沒關係,《俠魂》的商戰系統參照了經典遊戲《商業大亨》,更請來香港著名的李氏以及邵氏家族作為顧問,把瞬息萬變的商場戰爭完完整整搬到遊戲裏面,你可以當一個自給自足的小商販,也可以成為一個壟斷市場的大鱷!

不喜歡當商人?也沒關係,《俠魂》提供各樣職能,除了一般網遊遊戲都會有的生活玩家系統之外,還新創各樣求職系統。求職系統包括公務員,職位低至捕快、師爺、縣官,高至太守、將軍、丞相等。即使想當皇帝也不是一個問題,當然前提是你有足夠的本錢並且能夠成功造反啦。其餘職能包括各樣夥計,例如武器、裝備店學徒、客棧小二、廚子甚至妓女舞男......(咳咳咳!!!)等等。

甚至系統在遊戲公測沒幾天後,官方網站便放出以下幾則招聘廣告:

「少林寺徵聘掃地僧一名,年齡不限,年老者優先考慮。工作時間:卯時至亥時,午未乃休息時間。工作範圍:主要工作範圍乃藏經閣,但實際情況仍需按各院情況而定。薪水:三十石/時辰。」


「武當派徵聘知客道人一名,年齡不限,年幼者優先考慮。工作時間:卯時至亥時,午未乃休息時間(注:輪更制)。工作範圍:武當派大門。薪水:五十石/時辰。」


當然,玩家們對這些惡搞的徵聘多數都是一笑帶過,先不說這兩個工作薪水不高,就前景來說幾乎是毫無晉升機會。少林掃地僧不用說了,即便天龍八部裏面那個掃地老僧武功多出神入化,到最後也是一個掃地僧而已。至於武當?據說做知客道人的多數沒有好收場的,全因別人過來砸場子都會用知客道人來示威......

總的來說,只要是玩家想得出的職業,在遊戲裏面都可以做!

不但如此,遊戲發展商更允許玩家使用100金幣換取現實世界上的10元。換句話來說,如果你真的那麽有商業頭腦在遊戲裏面混得開的話,養生倉的錢也可以賺回來了。

當然,金幣不會容易賺到。一般遊戲裏面的交易都是用銀或者文錢計算。至於金子咯,那就看各玩家的功力喇。

賺錢與成為高手一樣的艱難,可是遊戲本來就是舒展身心的一種東西嘛。所謂一樣米養百樣人,既然有人想當笑傲江湖的遊俠,又會有人想當傲視天下的武林霸主;既然有人想當一個出色的商人,也會有人想當一個權傾一時的大官。故此武功在這遊戲裏面並不是必須的,所以有為數不少的玩家只學一些粗淺武功便即投身官商界。

眼前這個青年就是一個為了「賺錢」而玩的玩家。當他懷著興奮的心情登入遊戲之時,卻發現自己居然身處一個山谷之中而不是傳說中的新手村内,更遇到這樣一個非要收他為徒不可怪人。最讓他鬱悶的,卻是怎樣跑也逃不出怪人掌心之內。

青年語畢後一臉期待地看著那怪人,期望他聽到自己「遠大的理想」之後不再強求收自己為徒。豈知那人聽到少年的話仍不為所動,緩緩道:「我說你行,你就行。我要你當我徒弟,你就必須得當。」

青年腦袋一重,馬上便要昏倒過去,心中暗罵道:「是不是BUG了啊?從來只聽說過玩家強迫NPC做師傅,從來沒有聽說過NPC強迫玩家當徒弟。怎麼就這麼倒霉…早知道就不要剛公測就玩了。」

那人似乎看穿了青年的想法,冷笑道:「我不是BUG,但既然我看上了你,就輪不到你拒絕!」

青年怒火中燒,跺腳怒道:「小喇叭!老子大不了離線刪號重新創造人物!有什麽大不了的!」一邊罵娘,一邊便要打開系統頁面離線。但按了幾次系統頁面,卻發現系統介面怎樣都打不開,青年怔了一下,不期然轉頭看了那怪人一眼。

「說過了吧,你要脫身只有一個方法---」怪人緩緩吐出兩個讓青年崩潰的字:

「拜!師!」

青年悶哼一聲,往后便倒。

那人看到青年如此態度,也不禁心中有氣,冷哼一聲道:「要不是你用劍天賦異於常人,老夫才不會費勁和你耗一個晚上!」他頓了一頓,怒喝道:「告訴你!就連系統也得給些面子我獨孤求敗!你居然敢不拜師!?」

「啊?」青年聽到獨孤求敗四字,耳朵頓時豎了起來,還以為自己聽錯,連忙坐起來問道:「大叔你說你叫什麽來著?」

獨孤求敗微微昂頭,雙手負後,擺出一副宗師架勢,緩緩地道:「獨孤求敗。」

「獨孤求敗」四字如雷聲一般「轟隆」一下在青年耳畔響起,他呆了片刻,自言自語道:「劍…劍魔獨孤求敗?」

獨孤求敗大聲道:「如假包換!」

「是創出玄鐵劍法和獨孤九劍的獨孤求敗?」

「還有其他的獨孤求敗麼?」

「就是楊過和令狐沖用那個什麽絕招的那個獨孤求敗?」

「哼!」獨孤求敗冷哼道:「那兩小子連老夫的皮毛也沒學會。」

「就是終其一生都未嘗一敗的……的那個獨孤求敗!?」

「正是!」

青年張大了口合不起來,恍惚遇到世界上最荒唐的事情一般。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消化了這個難以置信、卻是擺在眼前的事實,那就是……

他遇上了奇遇任務!
2020-06-30 09:06:57
楔子 - 傳承(下)

所謂奇遇任務,那完全是憑藉個人運氣而觸發的任務,任務難度和獎勵都是隨機,簡單的可能屠幾個山賊就能搞定,但困難的,則可以完全超乎玩家想像。

拜師獨孤求敗,這個奇遇任務在剛剛公測的遊戲之中,可謂是千載難逢了。但青年首先想到的並非習得絕世武功,反是……

「那......那你是不是有紫薇軟劍、玄鐵重劍?」

獨孤求敗白了青年一眼,道:「當然有!」

「這…這幾把劍…值錢嗎?」

獨孤求敗想不到青年居然問出這樣一個問題,他略略沉吟了一會,答道:「青鋼寶劍剛猛無匹,卻不算神兵利器,莫約值五百萬黃金;紫薇軟劍比青鋼寶劍高一等級,約三千萬黃金左右吧;至於玄鐵重劍已經是傳奇級的神兵,最少也應該價值三億。」

「那如果我當了你的徒弟,那幾把劍…」青年腦袋裏想到了些什麽,他的眼睛立即發出耀眼的光芒。他話沒說完,獨孤求敗已經接口道:「這三把劍乃任務獎勵物品,你完成師門任務後自然會歸屬於你。」

「哇噢!!!!!!!發達了!!!!!!!」青年大吼一聲跳了起來,本來極度抗拒拜師的他竟立即跪在地上「咚咚咚」的磕了三個響頭,滿臉笑容地道:「師傅在上,受徒兒一拜!!」言罷又順手「啪啪」的打了自己兩下臉光,「徒兒有眼不識泰山,還望師傅見諒!!」說完之後又磕了三個響頭,方自停止。

青年適才粗略一算,一旦獲得這幾把寶劍,現實生活中就算打斷腿也能好好幾輩子了,就算樓價怎樣高都沒關係!全額付款沒問題!而且聽獨孤求敗言下之意,現在能夠有幸成為他徒弟的人也只有他一個,這麽大的餡餅掉下來,不把他樂壞才怪。

《俠魂》最大的特色,在於特殊道具是獨一無二的。也就是說服務器裏永遠只有一把玄鐡劍。即使它斷了,系統也不會刷出另外一把出來。

所以說這幾千萬金幣只是一個底線,如果放到拍賣行,恐怕還不止這個價錢!

青年的如意算盤打得越來越響,現在幸好他低下了頭,不然這幅欠揍模樣讓獨孤求敗看到的話,恐怕馬上便要了他的小命。

只見獨孤求敗臉帶微笑甚是滿意,道:「起來吧。」青年忙不迭地拍拍身上塵灰,笑嘻嘻地站了起來。

獨孤求敗乾咳兩聲,道:「小子先別開心,你還要通過考驗才能正式成為老夫的入室弟子。」

青年楞了一下,奇道:「考驗?」

獨孤求敗半瞇眼看著他,肅然道:「那是自然!不然你以為老夫的弟子是如此易當的嗎?告訴你,系統雖然告知老夫你用劍上天賦異稟,但天資聰穎的人不止你一個,若是你在學藝途中稍有不慎以致身亡的話,你在老夫身上一切所學將會毀於一旦,而且會回歸新手村從頭開始,所以別以為一切來得如此容易!」

青年嚇了一跳,正要說什麼之際,獨孤求敗已喝道:「第一個考核來了!接招!」只見他右手一扭,四周的枯葉居然從地上飃了起來,慢慢一片一片地往獨孤求敗手中聚集過去。

獨孤求敗的右手猶如一個漩渦,當枯葉聚到一起之時竟然互相纏繞!枯葉越來越多,不到一盞茶時間就在他手中形成了一把劍柄。只是瞬間,獨孤求敗手中的枯葉已經組成劍格,再過不久,枯葉已變成一把長劍。

青年看到眼前奇景,不禁兩眼發直,正欲相詢,獨孤求敗忽爾大喝道:「看招!!」手中枯葉劍以奔雷之勢,刺向青年的胸膛!

青年怎想到獨孤求敗會突然發難,眼見枯葉劍轉眼間便要在自己身上戳個窟窿,驚叫一聲,也沒想那麼多,下意識用右手往枯葉劍的劍脊拍去。

「啪!!!!」

青年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可他想不到他這隨便一拍,枯葉劍居然從劍脊開始解體,本來纏繞在一起的枯葉緩緩散落在地,「灑」的一聲散落在自己身前。

青年還沒從驚恐中反應過來,呆了一呆,一臉迷茫地看著獨孤求敗。

獨孤求敗左手輕輕在右掌一掃,把殘留在手上的枯葉掃落在地,忽地長笑一聲,一時間整個山谷都徘徊著他的笑聲。笑聲剛遏,獨孤求敗喜道:「老夫果然沒有看錯人!」注視着驚魂未定的青年,道:

「老夫這一招看似簡單,卻是後著無窮,尋常人都抵擋不了。」獨孤求敗頓了一頓,指著地上的枯葉,道:「你看看地上的枯葉!」

青年低頭一看,驚呼一聲,原來那些枯葉雖然散落在地,卻是井井有倏地排了一個半月形狀,就像是被人故意排成一般。

獨孤求敗笑道:「這個半月就是老夫適才一劍籠罩的範圍,無論你向哪個方向躲,都會撞在老夫一早安排的後著之中。要在這一招下全身而退只有兩種選擇。第一,用絕頂輕功向後急退,在老夫後著未至之時脫離此招所籠罩的範圍;第二,劍脊無鋒,再厲害的劍招,其破綻多數在於劍脊之上,所以像你剛才一樣,攻擊劍脊,就是第二個破法。」他又頓了一頓,續道:

「如果你選擇後退的話,那倒不能證明你不夠天分,卻是證明了你不夠勇氣。一個不夠勇氣的人怎能當老夫的弟子?先不論你到底跑不跑得了,老夫倒是看得出你根本沒有想過要逃!你為人雖有點輕浮,但腦子裏卻沒有退縮之念,可謂勇氣可嘉!在加上你能下意識地找出老夫這招唯一的弱點破之,足以證明你有資格承繼老夫衣缽!」

「好徒兒!你現在為自己取個名字吧!!」

青年眼前出現一個打字頁面,他過了半晌才驚魂稍定,他頓了一頓,然後在頁面上輸入自己的名字:

「上官雕龍。」

上官雕龍再次按下確定按鈕後,獨孤求敗再次朗聲一笑,欣悅之情洋溢臉上,喜道:「好徒兒!隨老夫走吧!」言罷長手一伸,如老鷹捉小雞一般把上官雕龍提了起來,往前疾奔。

上官雕龍被獨孤求敗提在手裏,卻感不到一點顛簸,猶如整個人凌空飛行一般,雖然他沒有任何武學功底,但也知道這是非常了不起的功力,只見身旁花草樹木在自己身邊急掠而過,看了些許漸覺頭暈,索性閉上眼睛,由得獨孤求敗帶著他走便是。

過了不久,上官雕龍感到獨孤求敗步速減慢,心中正疑惑是否已到了目的地之時,果然聽到獨孤求敗說道:「我們到了。」言罷只覺全身一輕,「啪」的一聲被獨孤求敗摔了下來。

獨孤求敗這下雖不用力,但上官雕龍猝不及防之下被他這麼一摔,也是大感疼痛,正要開罵之際,立即想起那幾把寶劍,便馬上把要吐出口的話吞了回去。顧目四盼,只見自己身處一個山谷的空地之中,身後是一條既窄且彎的小道,只因夜幕低垂,四周皆是黑壓壓一片,只隱約看到兩面皆有一片森林,而前方則有一深不見底的洞穴。

忽聽一聲啼鳴,一道黑影從洞穴裏面疾奔出來,只見這黑影甚是高大,竟和獨孤求敗不相上下,但身寬腳細,比例甚是奇怪。

這黑影來得好快,轉眼間已來到眼前。上官雕龍定神一看,卻見來者原來是一隻大鵰,這自是原著中獨孤求敗所養的神鵰了。

神鵰啼鳴兩聲,繞著上官雕龍團團走了幾圈,兩隻發光的雙眸緊緊盯著雕龍,瞧得他好不自在,只聽獨孤求敗道:「鵰兄,怎樣?這孩子還過得去吧!比前陣日子來的那幾個都要好上幾分呢!」

只見神鵰鳴叫兩聲,隨即挺起胸膛,轉身離去,神態顯得極是高傲,上官雕龍暗暗有氣,心道:「哎喲喲,看你這扁毛畜生這幅拽樣!日後讓我學好功夫肯定痛扁你一頓!」

獨孤求敗瞧在眼裏,哈哈一笑,道:「徒兒啊!鵰兄對你已算不錯了!前幾日我在外面尋找傳人,要不就資質太低,過不了測試,要不就帶到谷里的時候惹得鵰兄不滿,被直接殺了回去新手村。它這樣對你,證明它也認同你的潛力啊!」

上官雕龍聽了獨孤求敗的話後稍稍解氣,隨著後者往前慢行,二人走到洞前時,獨孤求敗打了一個響指,霎時間整個洞穴變得光亮起來。只見此穴甚是寬闊,在盡頭的山壁上刻著數行大字,正是:

縱橫江湖三十余載,殺盡仇寇,敗盡英雄,天下更無抗手,無可奈何,唯隱居深谷,以鵰為友。嗚呼,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

上官雕龍對原著甚是熟悉,看到此處自然明瞭這山洞正是原著中獨孤求敗埋骨之處,但遊戲中他並沒有死,所以就自然變成他起居飲食之地了。

只聽獨孤求敗笑了一笑,道:「雕龍,你先休息一會,待天亮之後,為師便傳你武功。」

上官雕龍楞了一楞,問道:「啊?那麼快?我不用去新手村報到麽?」

獨孤求敗翻了翻白眼,傲然道:「誰敢讓我徒弟去跟他報到?你趕快休息…」

「明天開始,你就要成為遊戲中新一代的......」

「劍!魔!」
2020-06-30 09:07:35
本作於連登將會日更~
直到接軌Penana進度為止~
2020-06-30 09:08:25
lm
2020-06-30 09:50:49
新故???
2020-06-30 09:52:52
舊故新修~
但確實之前連登無po過,所以.........都算係新?
2020-06-30 09:53:26
2020-07-01 09:54:47
今日71 ,唔更文。
聽日補翻兩更。
2020-07-02 09:01:38
第一章 - 出師(上)

秋去冬來,上官雕龍拜入獨孤求敗門下已有兩年,換作現實時間的話,也是半年上下。此時遊戲中湖北陝西地區已經下著鵝毛大雪,北風凜凜,樹木凋零,地上積著數尺厚雪,自有一番寒冬景象。

陝西與湖北相交之處,山丘既多且密,在其之中有一無名山谷,正是獨孤求敗隱居之處,也是《神雕俠侶》中楊過遇見神雕之地。

遊戲系統把這山谷所處之地設定得極是隱秘,先不說它處於眾多與其差不多樣子的山丘之中,再者這片地區的怪物等級也是極高,並非一般玩家能夠對付,比方說金錢豹王、原著中與神雕搏鬥的蛇等等。這些措施,都是為免獨孤求敗與他那著名的劍冢太過容易被人發現。也因為如此,上官雕龍在這半年之中只能與神鵰和獨孤求敗練劍,連一個玩家都沒有碰到過。

「嘿!!」

旭日初升,上官雕龍從山洞裏面走了出來,他長長伸了一個懶腰,然後又打了一個哈欠,他用力一拍臉頰讓自己清醒過來。過了一會,上官雕龍開始自言自語,嘴上不停給自己說著一些打氣的說話,比方說「加油加油!今天加把勁就能出去了!」又或是「哼哼哼!扁毛畜生你給我吃屎吧!」他一邊說著,一邊伸出右手食中二指朝虛空亂點。

若有人在旁,只看到他喃喃自語手舞足蹈,必定以為這是一個精神失常的男子。

少之又少的人,才能看出他看似隨意亂點的手指,每下都是極精妙的劍招。

過了好一會兒,上官雕龍才停了下來,他頓在原地再思索半晌,才深深吸了口氣,向著東面走去,繼續完成他的出師任務。

沒錯,拜入獨孤求敗門下已有兩年,上官雕龍尚未能夠完成出師任務!

不得不說,他的這個奇遇任務可說是十分變態。在解說之前,須得說說《俠魂》的遊戲系統。

由於遊戲商想要打造的是一個擬真世界,所以在《俠魂》之中經驗值與等級並不存在,取而代之乃是一個虛無的「修為」系統。在遊戲之中的所有外功、內功、點穴、毒術甚至醫術,都由低至高分為九級,分別是:

「初窺門徑」、「略有小成」、「駕輕就熟」、「融會貫通」、「心領神會」、「爐火純青」、「出神入化」、「登峰造極」以及最高修為的「破碎虛空」。

在拜師之初,獨孤求敗便教他「獨孤劍法」,此乃獨孤求敗所有劍法的基本功,上官雕龍學會之後第一個任務就是:

「把《獨孤劍法》提升至登峰造極之境。」

那是什麼概念?那就等於是其他遊戲把基本劍法練滿的概念了。而且《俠魂》內並無經驗值這回事,變相就是如何升級根本是一頭霧水!

本來上官雕龍氣得馬上就想刪號重練,但每每想到那幾把價值連城,可以讓他下輩子無憂的寶劍,還是默默地下線上論壇找找攻略,看看如何升級。

由於《俠魂》這獨特的設定,論壇上立即就開炸了鍋,上官雕龍查閱一翻,許多玩家都認為所有武功,都可以通過每招每式不斷練習打怪來提高修為,而有些現實中學過武功的玩家,卻又赫然發現自己基礎武功修為升得特別的快,證明系統並非一味隱藏打怪的經驗,而是真的有「心領神會」此等奇妙的設定。

看到這裏,上官雕龍心想當真沒有捷徑,只能默默地回去養生倉練習《獨孤劍法》了。

一開始的時候他只在樹林裏挑戰一些動物小怪來提升熟練度,由於他這是奇遇任務,而且任務失敗條件之一是「不許死亡」,這導致他打怪更是小心翼翼,一開始只能挑選軟柿子來欺負。但當他打了一個月的兔子後來,《獨孤劍法》依然是略有小成時,他也不自禁地氣餒起來。

直到一天他意外遇上了金錢豹王,險些讓他這奇遇任務泡湯。那次不知是否被金錢豹王激發了潛能,上官雕龍意外發現獨孤劍法雖然只有直刺、平刺、橫削、豎砍、反撩這些基本動作,但只要銜接起來,就能變成「劍招」。

最重要的是,之前打兔子是單方面虐殺,此刻金錢豹王的撲殺,讓上官雕龍學會如何閃躲攻擊與找出敵人弱點!

經過一翻殊死搏鬥,上官雕龍潛心挖苦下終於擊殺金錢豹王後,忽然聽到了一連串的系統提示:

「叮!《獨孤劍法》修為提升至【駕輕就熟】!」

「叮!《獨孤劍法》修為提升至【融會貫通】!」

「……」

「叮!《獨孤劍法》修為提升至【出神入化】!」


一下子提升至出神入化,上官雕龍找到了竅門。

獨孤求敗的劍,練熟固然需要,但最重要的還是 – 悟!

自此,他很快就把《獨孤劍法》提升至登峰造極之境,然後獨孤求敗終於把他的絕學《玄鐵劍法》與《獨孤九劍》傳授予他。

但問題又來了。

《玄鐵劍法》所需的是無比霸道的臂力與內力,《獨孤九劍》則需要悟通九劍中的理論。簡單而言就是一個需要練,一個需要想。但這兩門絕學又豈是那麼容易就能練熟?於是經過了現實半年,遊戲兩年的時間,上官雕龍終於把兩門劍法各自提升至心領神會的境界。

別看這個境界距離最高仍然甚遠,其實遊戲中的令狐沖與楊過的修為也只比雕龍高一級的爐火純青,而且上官雕龍只花了兩年時間已把這兩套絕學劍法練習到如此境界,獨孤求敗對這個弟子其實也極是滿意。

於是他在數天前終於頒下了出師任務 –

打敗神鵰

前事說罷,說回現在,東面原是一片青蔥蔥的森林,但此時正值隆冬,樹木凋零,枯枝掙扎地從厚雪中突了出來,上官雕龍熟悉地步過森林,又轉過了一個山峽,來到一條大瀑布之前。

這條瀑布極是宏偉,白龍一般的水流直沖入下面的一條溪流之中。溪心之處有一塊巨石,不問而知,這便是神雕俠侶原著中楊過練劍之地了。

上官雕龍來到溪畔,只見神鵰已經在此等候多時,而獨孤求敗則坐在不遠處的一塊大石之上。上官雕龍走到神鵰身前,對著獨孤求敗拱手道:「師父,徒兒來了。」

獨孤求敗一向孤高寡言,只朝著雕龍點了點頭,然後就指了指身前空地,淡然道:「開始吧。」

上官雕龍點了點頭,從腰間抽出一把木劍,擺了一個架勢,對著神鵰道:「鵰大叔,我們來吧!」話一說完,便立即「刷刷」兩劍,向神鵰胸腹之間搶攻過去。

孤獨求敗微感詫異,心道:「昨日雕龍還需守勢,今日居然搶攻,莫非他的功力一晚之間又有突破?」

獨孤求敗想得不錯,昨夜雕龍下線後並無深睡,他總結經驗,自己在這半年內如此封閉練劍,其實獨孤九劍及玄鐵劍法的修為已經不低,既然獨孤求敗頒發出師任務,證明自己其實已能擊敗神鵰。

那為何這段日子裏自己總是敗在這扁毛畜生的手下呢?那是因為自己對神鵰仍感畏懼,每次均是開始便被對方佔據主動狂攻,可謂戰略失當。

想通此節,上官雕龍今日一開始便行搶攻,把主動權握在手裏。

這戰略果然湊效,見得上官雕龍手持木劍,劍勢夾著風雷之勢,甚是兇猛。神鵰也不敢硬碰,連忙向后一縱,堪堪避過這兩招。上官雕龍笑道:「鵰大叔,不是那麼快就打退堂鼓了吧?」

也不知道神鵰是不是聽得懂上官雕龍的話,怪叫兩聲後鐵翅猛地橫掃過去,似是說道:「小子!別得了便宜又賣乖!」上官雕龍對此招已經了然於胸,立即低頭一避,同時木劍由下往上一挑,疾往神鵰咽喉刺去!

這招一氣呵成,猶如行雲流水,不但姿勢漂亮之極,更是妙絕,在旁的獨孤求敗不禁讚了一聲好,心道:「雕龍對劍的天賦果然已經超越了天縱英才的級別,短短兩年間不但把玄鐵劍法和獨孤九劍全數精通,他與鵰兄打了也不過數天,居然便能發現鵰兄的破綻!目前雖然看起來是旗鼓相當,但再過十招鵰兄便要轉下風了,老夫果然沒看錯人。」
2020-07-02 09:03:50
第一章 - 出師(中)

只見大鵰對上官雕龍此招竟然不避不閃,反而雙翅齊往他身上攻去。如果雕龍不避開的話,便是兩敗俱傷的局面。上官雕龍暗吃一驚,雖說是練劍,但也不願意與它弄個兩敗俱傷,於是著地向旁一滾,順勢再打一個筋斗拉開距離。只見神鵰也不著急進攻,上官雕龍緩緩擺好架勢,一人一鵰對峙一會,只聽雕龍清喝一聲,縱身躍起,一左一右兩劍疾攻過去!

這兩招甚是奇怪,去勢緩慢,看起來軟弱無力,但神鵰一見來招卻如臨大敵,往後急退。雕龍接著下來又是兩招既緩慢、又無力的劍招,但神鵰卻看起來甚是畏懼,雕龍攻了五劍,它就退了五步!

當中原委獨孤求敗正是清楚不過,上官雕龍這一連五劍,雖然看起來對神鵰並沒有任何威脅,但木劍籠罩之處,正是神鵰行招破綻之地。它不接招還可,一但接招,這五劍隨時便可把其重創。

雕龍往前再攻一劍,神鵰正欲後退,卻發現後腳一輕,原來已經退到瀑布之旁,再跨一步便會掉進水裏!大鵰既驚又急,眼見雕龍的木劍便要攻到,不得已只能硬碰的時候,忽然聽到獨孤求敗朗聲道:「雕龍!好了!收招!」

雕龍聽得師父喊停,哈哈一笑,往後打了一個筋斗,抱拳向大鵰道:「鵰大叔,承讓!」

大鵰雖敗,卻是不怒反喜,走到雕龍身旁,輕輕用大翅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勵.只見雕龍滿臉喜色,轉頭向獨孤求敗道:「師父,徒兒這次還算不錯吧?」

獨孤求敗緩緩地點了點頭,淡淡道:「總算不錯!」

已經與獨孤求敗相處半年的上官雕龍自然知道,「總算不錯」出於獨孤求敗的口中差不多已相當於最高級別的讚譽。當下喜形於色,問道:「那我現在可以離開這裏了吧?」

獨孤求敗點了點頭,道:「之前你功力不濟,到外面只會丟為師的架,所以為師才一直不允許你踏出這山谷。今天你既然通過了鵰兄的考驗,那證明你也夠資格到外面闖蕩一下了。」

「哇噢!!太!!好!!了!!」

上官雕龍由衷地大叫出來,說實話,他玩了這個遊戲已有半年,半年每天都只能打怪練劍,連一個玩家都沒有遇過,若是其他人恐怕一早就悶死,或是寧願放棄寶劍也刪號重練,偏偏他是如此偏執,竟然堅持到出師,其實也算是難能可貴至極了。

上官雕龍原地活蹦亂跳鬼吼了一通後,才停了下來,回望著那如看著弱智一樣看著自己的師父,臉上堆滿笑容地問道:「那…...我什麽時候能夠領那幾把寶劍?」他無時無刻都想著獨孤求敗那幾把寶劍,現在既然通過考驗,相信得到寶劍的日子也越來越近,一念及此,雕龍腦海中立即便想到日後把寶劍賣掉之後的富裕日子。要不是獨孤求敗坐在他面前,他的口水肯定流滿一地了。

獨孤求敗淡淡一笑,道:「那得完成師門任務才可以。」他頓了一頓,又道:「青鋼寶劍的任務,你剛剛已經和出谷任務一併完成了。你現在隨鵰兄前往劍冢取劍吧。」

上官雕龍好不容易耐著性子聽罷,向獨孤求敗拱了拱手,便隨著神鵰轉身離去。

二人走過空地的左側森林,往前再走里,便來到一座沖天峭壁之前。這峭壁中部離地約二十餘丈處,生著一塊三四丈的大石,便似一個平臺。平臺之上清清楚楚刻著「劍冢」兩個大字。不用多說,這就是獨孤求敗埋劍之處了。

雕龍劍法雖高,內力雖強,但輕功卻是毫不高明,好不容易才爬上平臺,只見神鵰早就在上面等候,待看到雕龍爬上來後,伸出大翅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又用嘴向前方努了一努。雕龍往前看去,只見幾把長劍整齊地擺在面前,放在最左方的一劍寒氣逼人,青光閃閃,自是青鋼寶劍無疑。

上官雕龍想不到朝思暮想的其中一把寶劍就這樣擺在自己面前,他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輕輕咽下一口口水,俯身撿起寶劍,「嗆」的一聲拔劍出鞘,不禁讃道:「好劍!」心中同時暗暗竊喜:「五百萬黃金到手了!」

才觀賞了青鋼寶劍沒一會兒,上官雕龍賊心不惜,目光已經盯在地上的紫薇軟劍與玄鐵重劍上面,暗道:「摸一摸,拿一拿,應該也沒有問題吧。」想罷把青鋼寶劍插在腰間,便要去拿紫薇軟件。

豈知手剛伸出,神鵰已經一記鐵翅夾帶風聲往自己急掠過來,上官雕龍連忙往後踏了一步,堪堪避開,只見神鵰已經站在自己面前,一臉怒容地盯著自己。

「鵰大叔,我只是想摸摸而已喇,不用緊......」看到神鵰「嚴厲」的目光,雕龍把下面的字吞回口裏,訕訕地道:「行行行,不摸就不摸,不摸就不......摸。」

聽到雕龍認錯,神鵰才不擺出一副「嚴師」模樣,只見它走到雕龍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雕龍楞了一楞,隨即知道神鵰讓自己趴在它的背後,帶自己下去,心中一陣感動的同時立即俯身趴在神鵰後背。只聽耳畔風響,雕龍馬上腸子都悔青了。

只因神鵰背著他一下子就躍了下去!

如果大家玩過跳樓機,那大家就會知道現在他是什麽感覺,而且這還是沒有安全帶的跳樓機!!!!!

還沒回過神來的時候,神鵰已經背著還在嘔吐的雕龍回到獨孤求敗的身邊......

才剛放下雕龍,他已急不及待地問道:「師父…...嘔(又吐了好一會兒)…...那玄鐵劍和紫薇軟劍的任務呢?」

獨孤求敗淡淡一笑道:「玄鐵劍和紫薇軟劍的任務從你出師的一刻開始自動啟動,紫薇軟劍任務為戰勝兩千名已達後天境界之玩家。至於玄鐵重劍,則需要連續戰勝四千名已達後天境界之玩家方算完成。」

上官雕龍的笑容頓時僵住,他還以為自己聽錯地重複了一遍:「什……什麽!?兩…...兩千個才可以領紫薇軟劍?連續四千個才可以領取玄鐵劍??」他苦著臉道:「師父你這不擺明欺負我嗎?」

獨孤求敗一聽,立即勃然大怒,斥道:「怎麼了?學會了我的劍術自然天下無敵,幾千人自然手到拿來!」

上官雕龍就差點沒有暈倒過去,實際上,戰勝幾千個後天境界的玩家對現在的他來說未至於去到不可能完成的地步。

原因在於遊戲中的門派分為正邪中立三派,正邪兩陣型中,如果攻擊相同陣型的門派,除了會累積門派仇怨值之外,還會降低玩家的俠義值或者邪惡值,偏偏這些數值都與能否學到門派中更高級的武功有密切的關係。所以如非必要,玩家們自有默契不會對同陣型的玩家出手。

獨孤求敗一派屬於中立,雕龍攻擊正邪雙方都不存在問題。但問題是上官雕龍本身就沒有要稱霸江湖的鴻圖大計,對他來說賺錢還是比無敵來的開心有趣;再者這樣搞法,上官雕龍心想自己肯定成為武林公敵了,還談什麽做第一商人?
2020-07-02 09:43:30
十年磨一劍,留名睇
2020-07-02 20:57:44
2020-07-04 11:08:22
第二章 - 女賊(上)

「笨賊啊笨賊啊。」上官雕龍一邊提起追上,一邊心道:「本少爺的錢都敢偷,你這次肯定賠了夫人又折兵呐。啊不對!她是母的,應該是賠了丈夫又折兵才對。」

二人一前一後地追逐,不消一會已經奔到城外。儘管上官雕龍已經提氣疾追,可是二人的距離卻沒有縮小。上官雕龍見對方身手利索,步法輕盈優美,顯然在輕功上的造詣比自己要深,心中不禁連聲大罵。

轉念一想,自己的輕功毫不高明,為何對方與自己的距離並沒有拉開?

雕龍稍加思索,想起小說中裘千仞與小龍女比腳力一幕,想到此處便即恍然。原著中小龍女與裘千仞的輕功均極之厲害,但二人較量腳力的時候,內力較差的小龍女便處於弱勢。

由此證明,輕功說到底始終需要內力作為基礎。

若說到內力之洪厚強橫,雕龍修煉的是獨孤求敗獨門的內力無極功。試想想,楊過斷臂後通過吃蛇膽、山寨版山洪練劍便成了當世其中一名內力強悍的變態,更何況親自得到獨孤求敗指點的雕龍?這就是為什麽這女賊單論輕功比雕龍高明得多,卻一直抛離不了對方的原因了。

一念及此,上官雕龍也不着急,只保持這種距離。他知道時間一長,對方必定内力不繼,屆時便可輕鬆追上。

那女賊也是不笨,見還沒抛離雕龍很快便意識到這個問題,跑到郊外後,她開始不跑官道,盡挑小路而走,想用樹蔭裏曲折的小道把上官雕龍撇掉。可是她卻想不到,上官雕龍一直都在這種環境裏面鍛煉輕功,一進林蔭小道之内,距離不但沒有拉遠,反而被上官雕龍拉近不少。

女賊看見雕龍越追越近,心中一急,從懷内取出兩枚鋼鏢往後一擲,希望能稍稍阻緩他的步伐。豈知上官雕龍輕輕一側身便輕鬆避過,反倒她因為轉身擲出暗器而慢了一步,兩者的距離轉眼間又拉近了尺許。

女賊心中罵了一聲,忽爾旁邊一道金光刺進眼簾,定神一看,原來在她旁邊莫約五十里處有一大湖。此時正值正午時分,陽光照射著湖面的薄冰,泛起一片片金葉。女賊心中一喜,連忙往大湖方向跑去。

湖畔乃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紅白相間的花朵長滿整個草坪,紅、白、綠三色互相輝映,真不知是花朵為草坪添一種色彩,還是綠草把花朵襯托得更加嬌艷。陽光照在湖面之上,把薄冰照得若隱若現,整個湖面金光閃閃,煞是漂亮。女賊奔到湖邊停了下來,正好上官雕龍亦已追到。

「笨賊啊笨賊啊。」上官雕龍笑道:「你是不是腦殘啊?好好的有路不走來這裏跳湖啊?」

女賊沒有理會雕龍的調侃,動也不動一聲不響地看著湖面,晃似完全不把身後的雕龍放在眼裏一樣。

此時剛好一陣寒風吹過,雕龍在後面看得仔細,此女身穿一件淡紫衣裳,肩如刀削,腰如若素。女賊忽然轉過頭來,上官雕龍眼前一亮,映入眼簾的正是一個絕代佳人。只見她肌膚如吹彈可破,眉如新月,明目皓齒,臉上掛著一幅調皮可愛天真爛漫的表情,嘴角帶著一點玩味的笑意,讓人如沐春風,更覺陶醉。

就在上官雕龍一愣之間,女子笑道:「你輸了。」說罷轉身一躍,往湖中跳去!

上官雕龍不禁叫了出來,但見女子輕輕一踏,人如飛蝗一般往前蹤躍了幾尺,她在薄冰上如履平地,上官雕龍暗罵自己糊塗,正要追上,才剛剛踏上湖面,只覺腳下一沉,差點掉進水裏。

上官雕龍連叫不好,只因他到此時終於意識到那女子適才停在湖邊,一來是為了計算力度,如何把湖面上結的薄冰一踏即破;二來是為了恢復内力。當然她之前在湖旁停留甚是冒險,如果雕龍追到之時二話不說馬上動手的話,那她當時可沒有辦法立即履冰而逃,一念及此,雕龍不禁暗自罵道:「色鬼,看吧!看吧!只顧看女人下場就是沒錢了!哎喲我的一百文錢啊!!!!」

上官雕龍一邊自怨自憐,一邊眼見女子越走越遠,忽然想起一項絕頂輕功,不禁失聲叫了出來:「水上飘!」此時那女子已經與雕龍相隔一丈有餘,聽得雕龍驚呼,不禁停了下來,轉頭咯咯笑道:「還算有點知識,輸得值了吧?」

雕龍正要回話,忽見一道黑影從另一邊湖畔向女子疾奔而進,那道黑影來得好快,伴隨一聲長嘯,大喝道:「叛徒!納命來!」

女子一驚,連忙回頭望去,只見來人身材高大,相貌兇惡,長長一條疤痕從左額一直延伸到右邊嘴角,使得本來醜惡的面容更添幾分凶相。男子從大湖的另外一邊踏冰而來,只見他在冰上碎步踏了三步便騰空躍起,整個人如大鵬展翅一般向前一掠就是一丈來遠,幾個起落之間已經來到女子跟前,雖然雕龍輕功不高,但也看得出這男子輕功上的造詣顯然比女子高出甚多。

女子一見來人,花容失色,失聲呼道:「傾血傾城!」

那名叫傾血傾城的男子獰笑一聲,喝道:「正是老子!納命來吧!看~招~!噢啦!!!」說話之間手下毫不停留,右掌斜劈而下,鐵掌未至,凌厲的掌風已壓得女子透不過氣來。女子一見來勢,便知道雙方功力相差甚遠,這招絕不能硬接,只好向左踏了一步,側身避開。

傾血傾城一掌劈空,未等招式用老便立即變招,右掌由劈轉推,左掌穿過右手從后而至。雙掌一前一後夾帶着風雷之勢轟出。女子認得這招是鐵掌幫的絕技之一,前掌看起來雖是威猛,但致命一招卻在後掌之處。她此時被掌風籠罩在內,閃避不得,眼看馬上便要喪命于此招之下,女子當機立斷,擧臂一擋,順勢後躍卸勁。

只聽「喀喇」一聲,女子雙手臂骨同時折斷,人如敗絮一般往後直飛,「啪」的一下重重摔到岸邊,雖說她中掌之時順勢後躍卸勁,但中掌後竟直飛丈餘遠,傾血傾城掌力之強可見一斑。
2020-07-04 14:27:43
sor遲咗報到 去唔去penana偷食好呢
2020-07-05 15:09:36
2020-07-05 22:46:53
第二章 - 女賊(中)

上官雕龍眼見奇變頓生,女子中掌後面如金紙,著地後「哇」的一聲口中鮮血狂噴。傾血傾城冷笑數下,雙腳在薄冰上一蹬,只見他快要掉進水裏之時左腳在水面一點,只一起一落之間已落在岸邊,姿勢漂亮之極,與其面容有着極大對比。

他瞥了上官雕龍一眼,自然不會把這個瘦小青年放在眼裏,徑直走到女子身旁,冷笑一聲,便要擧掌劈下。才剛舉起右掌,忽覺身後罡風大作,想也不想立即轉身回掌劈去,豈知一劈之下,竟然打了個空。正疑惑之間,只見眼前的瘦小青年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怒道:「小子!剛剛是你搞的鬼?」

上官雕龍笑了笑,搗蒜般點頭道:「對對對!是我是我是我!」

傾血傾城怒道:「我在做門派清理叛徒任務,識趣的趕快滾!別阻礙我!」

搗蒜般點頭過後是搖頭晃腦,上官雕龍指着躺在地上的女子道:「不能讓你殺她呢,她剛剛偷了我的錢呢。」

傾血傾城本來已經全神戒備,卻想不到他居然冒出這一句話來,歪着頭想了一想答道:「那我殺了她把丟下來的錢全給你吧。」

上官雕龍再次搖了搖頭,淡淡道:「你也不能殺她。」

「什麽??」

「我說,」上官雕龍一字一字地重複了遍:「你也不能殺她。」

「笑話!」傾血傾城長聲一笑,打量了上官雕龍一下,見得對方的衣著並不屬於任何門派之時,心道:「原來是一個小菜鳥。」喝道:「小菜鳥!我告訴你!我傾血傾城乃鐵掌幫門派首徒,我正在做誅殺叛徒的門派任務,你識趣的就趕快走,別胡亂逞英雄,否則別怪老子心狠手辣!」

傾血傾城的鐵掌掌法已臻心領神會的境界,放在現今武林也算是一流好手,平日橫行霸道慣了,語氣自是猶如使喚下人一樣。上官雕龍最討厭這種語氣,其實他也知道按理來說不要阻擾別人完成任務,但不知怎地看到這女子如此美貌,就不忍心她被傾血傾城擊殺爆裝,於是倔強地一言不發,仍然站在二人中間。

如果換是別人敢這樣阻撓傾血傾城,他早就一掌劈了過去。但也不知為何,眼前的「小菜鳥」無形地竟給他莫大的壓力,但現在的情況卻又不能丟了面子,所以才出言恐嚇,希望利用「鐵掌幫首徒」這個名銜把對方嚇走。

其實也不能怪傾血傾城見識淺薄,要知道現在只是遊戲初期,大部份的玩家都找門派拜師,衣著都是門派服裝。偏偏上官雕龍的師父獨孤求敗乃遊俠類型師父,並無門派之分,傾血傾城又怎會想到,眼前這矮小青年竟是師承劍魔?

上官雕龍雖然貪財,底子裏卻是滿懷正義感,此時見傾血傾城面貌猙獰,說話霸道,心中立生反感,於是冷笑一聲,道:「鐵掌幫首徒?不好意思,我還不知道這是啥米呢。」

在鐵掌幫內何時有人敢這樣跟傾血傾城說話?傾血傾城勃然大怒,瞪著上官雕龍一言不發,隔了半晌,只見他嘴角向上牽了一下,一掌便往雕龍面上劈去。

這一掌毫無先兆地當面劈來,上官雕龍武功雖高,但遊戲這兩年以來只跟猛獸搏鬥,從未跟人交過手。這一下竟差點沒有反應過來,到鐵掌劈到面前才舉起雙手擋格,但聽「砰」的一聲,對方掌力洶湧而至,他身子向後急飛,連忙雙腿一蹲,止住了去勢。

這一下,二人各自心中駭然。

上官雕龍收起了笑臉,他不是那些對原著倒背如流的人,雖然對鐵掌掌法有點印象,卻不知原來如此厲害。要知道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原著中對鐵掌的評價毫不遜於超級武功降龍十八掌,鐵掌掌法更被譽為金庸小說裏面的第二掌法,排名更在楊過所創的黯然銷魂掌之上。

一下大意,險些被對方一掌劈死。

而傾血傾城更是驚訝莫名,剛剛一掌看似隨意,其實他已催動了七成功力,而且如此偷襲,本就想一擊殺掉這個不知為何對他造成壓力的菜鳥。豈止這樣處心積慮的一掌,竟被對方擋住,還只向後退了數步?

這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

傾血傾城搖了搖頭,心想或許只是對方碰巧擋住而已,於是雙掌一搓,又再向上官雕龍猛撲過去。

這一次上官雕龍有了準備,他見對方鐵掌劈到,腦中立即閃過這兩年以來學習的一切劍術。他對來掌不避不讓,瞬間從腰間拔出青鋼寶劍,劍尖隨意一指,不偏不倚正正放在此招破綻之處!

上官雕龍這下正正是獨孤九劍破掌式厲害之處,對方若不收招,就會用自己的手掌撞上青鋼劍鋒上。傾血傾城雖然不識破掌式,但見到自己雙掌就快撞上對方劍鋒,心中大急,連忙變招,一個翻身,右掌一引,左掌又再劈出。豈知尚未出招,上官雕龍已經挺劍直往自己胸口刺來。他連忙後退一步,左掌從旁一劈,欲用掌力把劍盪開。

一劈之下,傾血傾城不由得全身一震,原來上官雕龍的劍不但沒有被他的掌力盪開,更已刺進了他的胸膛!要知道上官雕龍拜于獨孤求敗門下,山洪練劍,懸崖比武已屬閒事,這下直刺乃出自玄鐵劍法,饒是上官雕龍只用了三成內力,但劍勢之凌厲已是非同小可,豈是傾血傾城能夠用掌力逼開?

傾血傾城中劍後還沒來得及反應,上官雕龍已經把青鋼劍從他胸口拔了出來,鮮血登時如噴泉一般洶湧而出。此時傾血傾城已激發起狠性,也不顧身上傷勢,催動十二成功力,猛然向上官雕龍攻去。

上官雕龍才第一次與玩家交手,也想不到一招便能得手,要知道他每天都跟獨孤求敗、神鵰拆招,此時功力劍術已比一般玩家、甚至比某些NPC掌門還要厲害。而傾血傾城掌力之強他親眼所見,此時對上自己居然不堪一擊,不禁感激獨孤求敗對他的嚴厲教導。只見傾血傾城雙掌通紅,夾着雷聲向自己襲來,顯然已經把自身功力升至頂峰。

上官雕龍自知輕功遠遠不如對方,如閃避的話反而有機會重創在變幻多端的鐵掌之下。有念及此,上官雕龍不避不讓,待對方來到面前之時,看準來勢,青鋼寶劍從下往上反劈過去,一道極其霸道的劍氣帶着青鋼寶劍的鋒芒即時把傾血傾城的掌力劈破!

傾血傾城想不到用盡全力也無功而返,正要變招,但對方劍勢未盡,傾血傾城只覺眼前一花,便無任何知覺。

皆因他已和他的掌力一般,被青鋼寶劍劈成兩邊!
2020-07-06 01:43:33
夜媽媽偷偷更文
2020-07-06 08:45:03
爭d唔記得更
2020-07-06 08:47:14
第二章 - 女賊(下)

「叮!擊殺玩家傾血傾城

師門任務【紫薇軟劍】擊殺後天境界玩家 - 完成度 1/2000!」

「叮!擊殺玩家傾血傾城

師門任務【玄鐵重劍】擊殺後天境界玩家 -完成度 1/4000!」


但此刻的上官雕龍沒有注意到這兩條系統提示。只因他沒想到遊戲居然做得如此真實,血液、内臟、氣味,都在挑戰他感官上的極限,傾血傾城的鮮血灑在他的身上,内臟散落在地上,半空中仍然彌留着中人欲嘔的氣味。他只覺胸中一悶,「哇」的一聲便吐了出來。

這一切都讓那躺在地上的女子看得清清楚楚,自中掌受傷之後,很快她就醒了過來,忍著痛楚躺在地上觀看戰情。她知道傾血傾城乃鐵掌幫第一高手,一雙鐵掌端的無比厲害,曾經以一人之力重創武當派首兩名高手,也曾輕易擊殺華山氣宗首徒。誰知遇上這瘦小青年竟然三招之内落得個死無全屍,不是親眼看到也決不相信。

更讓她詫異的,卻是雕龍斬殺對手後竟然受不了而嘔吐!英雄就是這樣轉眼間變成窩囊廢。只見上官雕龍前前後後居然吐了五次,直到傾血傾城的屍體發出耀眼光芒、漸漸消失,他才長長舒了口氣,不再嘔吐。

上官雕龍稍稍定神,只見傾血傾城適才死亡的地方居然有一小包,好奇之下取來打開一看……

「叮!你獲得了黃金二十兩,十粒生筋活絡丸」

「哦!?黃金二十兩!?」上官雕龍不禁叫了出來,隨即明白:「哇噢!爆裝了欸!」

他瞥了一眼仍然躺在地上的女子,連忙走了過去攤開右掌道:「拿來。」

女子眨了眨眼,反問道:「拿什麽來?」

上官雕龍急道:「還裝蒜?你偷了我的那一百文錢!」

女子嘟了嘟嘴,委屈道3「什麽啊,你殺了傾血傾城不都撈到二十兩黃金了麽?怎麽那麽小家子氣啊!」

「但我救了你的命啊!」

「但我間接讓你撈到油水啊!」

「不是吧?哪有像你這麽橫蠻的人啊?」

「因為我是女人!」

面對傾血傾城,雕龍能輕鬆擊殺,但面對眼前女子,雕龍卻毫無招架之力。女子挺著胸膛說罷此句,上官雕龍臉上紅了紅,一時間竟怔怔地說不出話來。

女子看到雕龍滿臉尷尬,「噗刺」一聲笑了出來,一邊站起來一邊道:「看你這幅模樣還真難相信傾血傾城掛在你手裏呢。」

女子緩緩站了起來,從懷内取出一百文錢,欣然遞給上官雕龍,道:「給。」

上官雕龍當然老實不客氣,立即從她手上接過,才剛剛放回去行囊,卻聽到女子笑道:「嘻,你收了我這一百文錢呢,你可要幫我做事了哦!」

「啊?」

「那當然。」女子理所當然地道:「我韓紫紗從來不做虧本生意~剛剛不是說了麽?我間接讓你撈到油水,已經算還了偷你的錢了。現在我付錢給你,你當然要作出回報啦。」

上官雕龍聽到這話不怒反笑,本來他以為自己已經夠強詞奪理了,想不到一山還有一山高,偷了人家的錢還要人幫忙,心想這韓紫紗臉皮也實在太厚了吧。他搖了搖頭笑道:「你怎麽就肯定我會幫你?你不怕我現在就走?」

韓紫紗略一側頭,雙眼直視雕龍半晌,然後抿了抿嘴笑道:「你就說好了吧,我好歹也是一個黃花閨女,還沒介意跟你一起行動,你竟還嫌三嫌四,是不是男人啊?」

上官雕龍實在有點哭笑不得,說幫她麽?覺得面子上過不去;說不幫她麽?卻又是有點兒不忍。看着韓紫紗適才那一笑,可真謂顧盼生輝,撩人心懷。心裏掙扎良久,最終無奈地攤了攤手道:「好吧好吧,算是我栽在你手上了。」待韓紫紗還沒來得及回話,他又問道:「你到底要我幫你幹嘛?」

韓紫紗愣了一下,反問道:「啊?我還以為你故作不知,你不是也在找人一起行動嗎?」只見上官雕龍搖了搖頭,韓紫紗如看到外星人一般,道:「天下英雄都成群結黨去尋寶了啊!你居然連這個也不知道?」

「尋寶?」

上官雕龍一聽到這兩個字眼睛立即一亮,馬上問道:「尋什麽寶?」

「你連如此大事也懵然不知?」韓紫紗不禁氣得跺一跺腳,只見上官雕龍仍然一臉誠懇,當然啦,只到有寶可尋的時候他一定會滿臉誠懇的,便沒好氣地道:「天下英雄都開始前往峨嵋,因為那裏有——」說到這裏她加重了語氣,一字一字地道:

「燕。南。天。寶。藏。啊!」
2020-07-06 12:01:20
2020-07-07 08:49:18
第三章 - 寶藏(上)

「燕南天寶藏?有這樣的寶藏嗎?」

韓紫紗重重點了點頭,道:「是啊,這是今天公佈的江湖任務,系統公告上有詳細說明啊。」

看到上官雕龍一臉茫然,韓紫紗的臉上馬上佈滿黑線,一臉鄙視地看著自己,上官雕龍尷尬地點了點頭,連聲道:「現在看,現在看……」



「俠魂系統公告:

傳說第一神劍燕南天進入惡人谷之前在峨嵋山某處遺下寶藏。

裏面不但包含曠世武功絕學,還有價值連城的寶物!!

各位玩家事不宜遲,趕快去挖寶吧!!

要儘快行動,別要落後於人哦!


在下面還有兩句補充:

「請到各大城市城門免費領取燕南天寶藏圖」

「此任務為一次性任務,如任務中途死亡,則不能再接,敬請小心。」


上官雕龍看了這個通告之後滿腹狐疑,不禁沉吟道:「奇怪了…」

韓紫紗瞥了他一眼,道:「就是尋寶啊,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她從行囊中取出一張羊皮地圖,張開看了半晌,道:「這地圖沒什麽奇怪的啊。」上官雕龍從她手中把地圖取了過來,韓紫紗大急,正要喝罵,只聽上官雕龍沉吟道:「的確是峨嵋山……奇怪,真奇怪。」

韓紫紗看到他的模樣,既急且怒,大聲道:「你別再故弄玄虛,若有什麼發現趕快說出來啊!」

上官雕龍抬頭看著對方,似笑非笑地問道:「你沒看過《絕代雙驕》原著小說嗎??」

韓紫紗茫然搖頭,上官雕龍笑著又問:「電視劇呢?以前的單機遊戲呢?」看到對方的頭越垂越低,上官雕龍笑道:道:「那也難怪你沒看出來,但只要對原著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這個公告實在太奇怪了。」

韓紫紗楞了一下,還是不明白對方意思,上官雕龍邊耐著性子解釋:「所有的版本對這寶藏事件均是一致,沒有任何改動。就是這寶藏是江南大俠江別鶴編造出來讓江湖上各大高手自傷殘殺的毒計,換句話來說壓根根本就沒有什麽燕南天寶藏,只是一個騙局而已。」

「但……此乃系統公告啊!系統絕不會愚弄玩家的吧?」韓紫紗立即提出疑問,上官雕龍抿了抿嘴,道:「所以我才說奇怪啊……」他稍稍一頓,又道:「按理來說系統不會騙人,所以通告裏面曠世絕學和價值連城的寶物肯定是存在的,可是這樣的話就跟原著有所衝突。」

韓紫紗眨了眨眼,問道:「會不會系統改編了一下原著?」

上官雕龍搖了搖頭,正欲說話,忽然他靈光一閃,心裏面想到什麽。他竭力回憶原著中的劇情,慢慢地,腦中的思慮漸漸清晰起來。韓紫紗見他在發呆,用手在他面前晃了一晃,正要說話之際,忽然上官雕龍大聲喊道:「原來如此!」

韓紫紗被上官雕龍突如其來的大喊嚇了一跳,雕龍興奮地握住了韓紫紗雙肩,韓紫紗心中一驚,正要出言斥責,卻聽到雕龍大聲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系統根本就是在玩弄文字遊戲,燕南天遺下的寶藏,和後面的曠世武功與寶物,根本是兩回事!」

韓紫紗也顧不得男女授受不親,立即問道:「怎樣兩回事?」

「原著中雖然燕南天沒有在峨嵋埋藏寶物,可是峨嵋卻是真的有寶物存在!」上官雕龍的臉漸漸發紅,他頓了一頓,看了看四周,確認沒有其他人之後細聲道:「原著裏小魚兒在峨嵋山上遇到……我忘了是誰,但那兩個人就守護著一大批貴重的鏢銀!」

看到韓紫紗眼睛一亮,上官雕龍更是得意:「後來小魚兒跟十大惡人之一的蕭咪咪進入了地下宮殿,神使鬼差地他又發現了另外一個寶藏,裏面不但有各樣神兵利器和寶物,還有一部《五絕神功》!」

「五絕神功……」韓紫紗不禁重複念了一念。

《五絕神功》是由五個江湖上一頂一的高手合著,其中包含了內功,輕功、拳腳、武器,是一套很全面的武學寶典。真要比較的話,會類似金庸小說裏面的《九陰真經》,但威力可就弱上不少,與《九陰真經》或是同樣是《絕代雙驕》裏的絕學明玉功與嫁衣神功都相差甚遠。但縱然如此,在現階段的玩家來說已經算是十分厲害的武學寶典了。

上官雕龍不熟原著,自是沒有想到上面所述的細節,而盡得獨孤求敗真傳的他也不會把五絕神功放在眼裏,但他思慮稍轉,臉上就露出了一個狡獪的笑容,笑道:「系統既然安排這個大型任務,想必這五絕神功也不會太弱。現在遊戲時間雖然過了兩年,但也只算是初期,這《五絕神功》恐怕是玩家們爭相擁有的寶典呢。」

他一口氣說完,只見韓紫紗眼中閃露過一絲喜色,似是與自己想到了一塊,二人同聲道:「如果把這個五絕神功放到拍賣所的話,肯定能賺個盤滿缽滿!」

二人相視一笑,上官雕龍笑道:「而且加上鏢銀與寶藏,立即就能發達了!」

韓紫紗歡呼一聲,雙手握住上官雕龍的右臂輕輕搖晃,問道:「那原著有沒有說明鏢銀和地下宮殿的位置?」

上官雕龍看到韓紫紗雪白的臉頰上泛起一陣紅暈,雪白無瑕的雙手正捉著自己,不禁面上一紅,怔怔說不出話來。韓紫紗看到雕龍的反應,忽覺自己失禮,連忙放開雙手,只羞得她雙頰飛紅,低下頭不知道說什麽好。


「咳咳…」上官雕龍乾咳兩下打破尷尬,他本想說自己不熟悉原著,但又不想失了面子,便道:「小說裏……說鏢銀藏在峨嵋山的一些懸崖中間,地下宮殿則在懸崖底。那…我們可以專挑懸崖去找就可以了……吧。」其實這些話他說了等於沒說,正心虛地看了看韓紫紗,唯恐對方發現自己窘態。

但韓紫紗並無在意,她沉吟道:「可看過原著的人不止你一個,你想到的其他人一樣會想到。大部份人就會沖著懸崖峭壁去找,那……」

上官雕龍想到對方所想,深深呼了口氣,續道:「系統這個任務和江別鶴的毒計不遑多讓啊。」

韓紫紗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顫聲道:「那……那我們還去不去?」

上官雕龍忽然哈哈一聲長笑,道:「哪有可能不去?一定要去!」只見韓紫紗用疑惑的目光看著自己,他緩緩地解釋道:「第一,說不定他們殺個你死我活我們可以撿便宜。第二,憑我的武功,要殺我們幾是不可能,安全方面是絕對放心。最後……」他故意在這裏停住,果然看到韓紫紗吞了一口口水,急道:「最後怎樣啊?別吊人胃口了!」

「若是那邊殺個天翻地覆,即使找不了寶藏,即使我們不參與,就是撿人家爆出來的裝也夠我們發財了啊,對不?」
2020-07-07 17:41:52
2020-07-07 17:42:04
唔會係得我睇緊掛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