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 * 網遊 】《貪 . 嗔 . 癡》

351 回覆
35 Like 0 Dislike
2020-07-11 09:57:48
多謝支持~
2020-07-11 09:58:32
第五章 - 魚兒(上)

韓紫紗見得上官雕龍滿臉喜色,問道:「此人是誰?」

上官雕龍嘴巴往剛進門那人一努,低聲道:「他就是絕代雙驕的主角——」

「小魚兒。」

小魚兒面目極是俊俏,臉上一道刀疤不但沒有破壞他的面容,更為他增添無窮的魅力。他提著一大袋蹄筋和牛肉,笑嘻嘻地走到桌前大聲笑道:「黃牛兄白羊兄啊,這三天來,你兩人簡直比大姑娘還老實,簡直是足不出戶,街上熱鬧得很,你兩人也不想瞧瞧。」

上官雕龍用筷子輕輕指了指與小魚兒同桌的兩人,低聲解說道:「高大那人叫黃牛,駝背那人是白羊,都是十二星相的人。」韓紫紗點了點頭,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視著。

二人均怕驚動黃牛等人,於是說話之時都把聲音壓至最低,但小魚兒等三人卻是旁若無人地大聲說話,只聽黃牛苦笑道:「瞧是想瞧的,但以我兩人的名聲,在這峨嵋山下,還是老實點呆在屋子裏,太太平平地喝酒好。」

小魚兒道:「峨嵋派的雜毛們真有這麼厲害?」

上官雕龍心裏發笑:「峨嵋派在絕代雙驕裏面當然是雜毛,可是遊戲裏面峨嵋掌門卻是滅絕師太,這老女人可不是一般的厲害啊。加上祖師爺郭襄,要在峨嵋搗亂不是那麼容易呢」

只見黃牛嘆了口氣,舉杯道:「咱們不說這些,來……小侄敬你老一杯。」

韓紫紗見到黃牛對著小魚兒居然自稱為「小侄」,更喚他為「你老」,情不自禁正要笑出來,幸虧雕龍眼利,立即搭著韓紫紗的手,笑著低聲道:「忍著,如果這樣你都笑出來恐怕待會你要笑死了。」

上官雕龍這樣一搭,韓紫紗心如鹿撞,滿臉緋紅,連忙縮回了手,全神貫注於小魚兒等三人身上。上官雕龍也一陣惆悵,暗罵自己不檢點,待回過神來,見到小魚兒正笑嘻嘻地喝酒,黃牛與白羊二人則一邊吃著小魚兒買回來的滷菜,一邊跟小魚兒聊天。

白羊問道:「你老莫非真的要上峨嵋山去?」

一聽到「峨嵋山」三字,上官雕龍與韓紫紗對視一眼,心想果然這是任務劇情,絕對不會錯了。

小魚兒回應:「我本想和你兩人一起去的,也好叫你兩人開開眼界,但你們兩人既然不敢露面,我只好一個人去了。」

「你老準備什麽時候上山?」

「明日清晨。」

黃牛嘆了口氣,但臉上卻是笑語晏晏地道:「只可惜你老的計畫要改變了。」小魚兒眉頭一戚,道:「為什麽要改變?」

黃牛瞧著他一笑,笑容突然變得十分奇怪。韓紫紗一看黃牛這笑容,不禁心底一寒。上官雕龍低聲叮囑韓紫紗道:「待會看到發生什麽事也不要出手,小魚兒他自有方法料理。」

果然,白羊陰森森笑道:「你這小雜種,你還不知道?」

小魚兒吃了一驚,「啪」的一拍桌子,霍然站起,怒道:「你這老山羊,你敢……」話猶未了,身子竟軟軟地倒了下去。在場眾食客見到這幕,均驚叫一聲爭相逃走。頓時間,現場除了黃牛白羊和小魚兒之外,就剩下上官雕龍與韓紫紗兩人了。

只聽白羊咯咯笑道:「小雜種,你現在總知道了吧。」

黃牛得意洋洋笑道:「我兩人還生怕騙不到你,所以跟你喝的是同一壺酒,只不過我們早已服下解藥而已。」

白羊道:「你只當咱們到慕容山莊去真是為了慕容家的丹藥麼?哼,那幾個小丫頭煉出來的東西還不值得十二星相勞師動眾。」

黃牛接口道:「實話告訴你,咱們是找你去的!」

白羊道:「普天之下,只怕唯有你一人知道燕南天寶藏所在,蛇老七為了抓住你,早已在慕容山莊四面都布下眼線,一面飛鴿傳書將咱們找去,哪知道我們方到那裏慕容那丫頭竟走了!」

黃牛道:「咱們進去找了一圈都找不著你,一氣之下,就放了把火將屋子燒了!!哼哼,屋子燒光了,咱們才瞧見那兩間石室。原來你這小雜種不知道怎樣得罪了人家,竟被人家關在水牢裏。」

小魚兒嘆了口氣,問道:「後來為何只剩下你兩人?」

黃牛笑道:「咱們知道你這小雜種詭計多端,若是逼著你說出藏寶之處,說不定還會想出鬼主意,你若胡說八道,咱們起飛也只有跟著你亂轉,一路上若是被你乘機溜了,豈非冤枉?我算準你只要一能走動,第一個要去的地方必定就是藏寶之處,所以做好了這個圈套要你上當!」

小魚兒瞪大了眼睛,瞧著黃牛,道:「是你想出來的主意?」隨即苦笑道:「看來當真是人不可貌相,你這條笨牛居然也有一肚子鬼主意,我可真做夢也未想到。」

白羊咯咯笑道:「江湖中上過他當的人,真是數也數不清,你這小雜種又不是頭一個,你嘆什麽鳥氣?」

黃牛接口道:「你和狂獅鐵戰的女兒走在一起,自然和十大惡人有關係,我隨便說了十大惡人中一個名字,你果然打蛇隨棍上,自己往坑裏跳。」

小魚兒苦笑道:「這才叫歪打正著,算你走運就是。」

黃牛道:「我知道你一瞧我兩人如此容易上當,必定不會輕易放過的,必然要咱們跟著你做牛做馬,你這小鬼若是良心好些,咱們反倒要想別的法子了。」

小魚兒嘆道:「我正也有些奇怪,十二星相是出名的壞蛋,怎會突然變得如此老實聽話。唉,不想我也有陰溝裏翻船的時候。」

只聽黃牛大笑道:「你這小鬼自以為已經很聰明了,是麼?告訴你,你若想在江湖中混,你還差得遠呢。咱們十二星相是何等人物,若不是騙著你玩,又怎會對你這樣,就系李大嘴自己來了,咱們也不過只拿他當做個屁!」他頓了一頓,續道:「咱們本想等你找著那寶藏再拿你開刀,哪知你這小鬼果然滑溜,咱們只好請你喝兩杯迷魂湯了。」

白羊獰笑道:「反正咱們此刻已知道寶藏必定就在峨嵋山,也不怕你這小鬼再玩花樣。你若是好生說出藏寶之地,說不定……」

突然,小魚兒大笑起來,笑得居然開心得很,得意得很。白羊大怒道:「小雜種!你!!!」

小魚兒笑道:「老雜種,你以為我真的上當了麼?」
2020-07-12 12:57:43
第五章 - 魚兒(下)

韓紫紗在旁聽著聽得汗流浹背,上官雕龍忍不住面露微笑,向著一臉緊張的韓紫紗道:「看看什麽叫聰明人吧。」韓紫紗瞧了瞧雕龍,對方食指放在唇前,韓紫自然會意,於是乖乖閉上了嘴繼續觀看。

黃牛聽了小魚兒的話後也笑道:「還有什麽鬼主意?說吧。」

小魚兒笑嘻嘻地道:「我說是願意說的,只怕你們還沒聽完就嗚呼哀哉了。」

黃牛還是笑嘻嘻道:「真的麼?」

「假的,那兩包滷菜裏面沒有毒藥,一點毒藥都沒有…...」只見黃牛白羊已笑不出來,但小魚兒仍然笑著續道:「我是個呆子,明天要去尋寶了,雖然不能讓你們跟著,但我還是捨不得毒死你們,所以沒有在滷菜裏面下毒。」

白羊的臉色越來越差,顫聲道:「你…...你快把解藥拿來!」

小魚兒笑道:「是是是,我應當把解藥拿給你們,然後讓你們來害我...…哈哈,你要知道,迷藥是會醒的,毒藥是要人的命!」

黃牛聽到這裏居然又笑了,道:「是是是,咱們都是呆子,什麽都不懂,你說我們中毒了,我們就以為自己真中毒了!」

小魚兒「嘻」的一聲笑了出來,道:「當然當然,你們千萬不要相信,若是你們現在摸摸第五根肋骨下的乳根穴旁邊,那裏一點毛病都沒有,你們也不必摸吧。」

黃牛白羊兩個人的手不由自主往乳根穴旁摸了過去,兩人不摸還罷,一摸之下臉色登時變得比牆還要白,兩人你望著我,我望著你,再也動彈不得。

隔了半晌,兩人一起跪了下去,發了個又重又毒的誓,恭恭敬敬,將解藥喂入了小魚兒的嘴裏。

韓紫紗不禁歎道:「好厲害的小魚兒。」上官雕龍笑了一笑,低聲道:「還沒完呢。」


果然,小魚兒服藥後馬上便能站起,拍了拍衣服上的土,笑道:「十二星相的解藥果然都靈驗得很。」

黃牛乾笑道:「你老人家的解藥想必更靈。」小魚兒奇道:「什麽解藥?」

白羊黃牛好像被人在肚子上踢了一腳,失聲道:「你!!!」小魚兒大笑道:「別著急,我是騙著你玩的。」

他笑嘻嘻地從懷中摸出一個小瓶子,道:「解藥其實就在我身上,你們方才為什麽不來搜搜?唉,人有時的確不該太相信別人的話。」

白羊黃牛又氣又恨,黃牛先搶過解藥,一下子就倒進嘴一大半。白羊臉色一變,立即從黃牛手上奪過瓶子,把剩下的解藥全吃了下去。

小魚兒瞧著他們,道:「再摸摸那裏還疼不疼。」

兩人一摸,果然不痛了。白羊笑道:「這毒藥解得好快! 」

黃牛獰笑道:「現在你……」說了一半,小魚兒已大笑道:「方才我叫你們摸時,那裏正是你們氣血交流處,縱然輕輕一觸,也會又麻又痛,現在氣血已流過那裏,自然不痛了。」

黃牛怒吼一聲,一掌便要劈向小魚兒,韓紫紗驚叫一聲,誰知黃牛一掌劈出,身子竟突然搖了起來,突然一個倒栽蔥,直挺挺倒了下去。只見他眼睛發直,口吐白沫宛如中了邪一般。

白羊大驚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小魚兒笑道:「也沒什麽,只不過牛肉裏雖無毒但那解藥裏卻是有毒的,他搶著要多吃點,自然就先倒下去。」

白羊怒吼一聲,飛撲而起,但身子方自撲到空中,就像根木頭似的掉了下去,腦袋立即腫起了一塊。

只見小魚兒拍手大笑,韓紫紗嘆了口氣,道:「這……這個人太厲害了。」上官雕龍搖了搖頭,笑道:「天下第一聰明人這個稱號他可是當之無愧。」

只聽小魚兒笑聲未了,窗外忽然一人嘆道:「活了這麼大年紀,卻被個小孩子玩弄于股掌之上,你們這一條羊一頭牛以後還能見人麼?」

在場的幾人除了上官雕龍之外均大吃一驚,小魚兒驚道:「什麽人?」

只見窗子開了一線,一名男子蛇一般自窗縫裏滑了進來,全身碧油油的又膩又滑,正是十二星相裏面的碧蛇神君,小魚兒眼珠子一轉,笑道:「好久不見呀,你好嗎?坐下來喝杯酒吧。」

碧蛇神君陰測測笑道:「告訴你,他們在酒中所下的迷藥,乃是我獨門煉製。這迷藥的藥性天下再無一人比我清楚,你縱然想拿話來拖延時間也是沒用的,我就算再讓你說一百句話,你還是休想動用真氣。」

豈知小魚兒居然笑嘻嘻地道:「我為什麽要拖延時間,那寶藏我早已告訴了別人了。」

他這話倒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上官雕龍暗道:「原著他不是這樣說的啊。莫非……」他還沒想完,小魚兒已經指了指上官雕龍,道:「藏寶之地我早就告訴他啦,若非有他在,我豈會冒險回來跟黃牛白羊鬧著玩呢?」

上官雕龍一驚,眼前一花,一把泛著碧鱗青光的劍已刺向自己。

「叮!江湖通告:【燕南天寶藏】前置任務 – 綁架小魚兒,發動。」


「嘭!!」上官雕龍反應甚快,剛剛聽到江湖通告,一腳把身前的桌子往碧蛇神君踹過去,只見碧蛇神君怒吼一聲,手上的長劍一抖,桌子登時碎開兩片!

上官雕龍也不怠慢,左腳向前一踏,右手已拿劍在手疾往碧蛇神君刺去!只見他踢桌、邁步、抽劍、進招一氣呵成,碧蛇神君不禁叫了聲:「來得好!」長劍抖動,一時之間長劍化成一張青色劍網,向雕龍吞噬過去。

「兄弟!快點扁死這條臭蛇,寶藏就屬於我們的了!」小魚兒在一旁叫嚷道。

雕龍翻了翻白眼,暗道這個小魚兒真是名不虛傳,輕輕一句就轉移了碧蛇神君的視線,不愧為書中的天下第一聰明人。上官雕龍心忖,小魚兒現在應該也是賭自己能與碧蛇神君耗一會,讓他能爭取時間恢復功力罷了。

碧蛇神君修為不弱,而且招式詭異至極,上官雕龍不敢托大,打起十二分精神全神應對。眼見對方長劍已經攻到眼前,雕龍長嘯一聲,也不變招,青鋼寶劍直接化成一張劍網迎了過去。

碧蛇神君怪叫道:「小子不知好歹,我……」話未說完,立即面露詫色,只因他發現兩張劍網相交,竟無發出任何聲響。正自奇怪之間,忽聽雕龍清喝一聲:「脫手!」,碧蛇神君只覺手中一輕,手中的長劍竟脫手而出,化成一道青光,釘在客棧的木柱之上搖盪不休。

碧蛇神君大吃一驚,他自不知道適才雕龍所使的劍網,乃用柔勁把其劍網黏住,原理跟武當派的太極劍法相當,只是他這一手卻非太極劍意,只是針對性地當碧蛇神君劍勢一老時便把長劍黏住,這也是為什麽碧蛇神君沒有感到對方粘勁的原因。

饒是如此,碧蛇神君作為十二星相之一,手底下自然不是那麼簡單。一劍脫手,只見他雙袖一翻,竟從袖裏面又抽出兩把劍,「刷刷刷」幾聲向雕龍攻將過來。

上官雕龍眨了眨眼睛,嘴角往上一翹,只見他隨手擋格,碧蛇神君的劍居然不能靠近他三尺便被盡數擋開。

小魚兒見狀,想必他也覺得碧蛇神君絕非雕龍敵手,於是在旁一直起哄,甚至把碧蛇神君祖宗十八代也罵了一遍,只聽得碧蛇神君火冒八丈,他怒吼一聲,雙劍齊出!

卻見雕龍臉上越是得意,向後輕輕退了一步,手中青鋼寶劍一抖,「鐺鐺」兩聲,又把來招輕鬆化解。

碧蛇神君一愣,想不到眼前之人如此厲害。他是一個高智能化的NPC,而設定也是按照原著中他那陰險的性格,他要一咬牙,立即後躍一步,手中兩把長劍竟分別向小魚兒與韓紫紗激射過去!

小魚兒也沒想到碧蛇神君居然老羞成怒,竟然馬上就要取他的命。饒是他機智靈敏,現在功力既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長劍離自己越來越近,卻是一籌莫展。

此時小魚兒距離雕龍足足兩丈有餘,而且中了迷藥之後的小魚兒根本不可能避過這迅雷般的一劍,雕龍看得大是焦急。只聽身旁一聲嬌喝,一直感到凡事都要雕龍出手而有所鬱悶的韓紫紗為了證明自己,往前一躍,剛好躍過射向自己的長劍。

她在劍面上借力一踏,人如飛蝗一般向小魚兒的方向激射過去!但距離畢竟過遠,韓紫紗還沒去到一半,長劍已經去到小魚兒跟前,眼見他馬上便要喪生於碧蛇神君的飛劍之下,只聽清脆「鐺」的一聲,那把長劍竟憑空改變方向,「嚓」的一聲插落小魚兒身旁的青石地板上!

此時,三道人影從閣樓急掠而下,兩道以迅雷之勢攻向仍在半空的韓紫紗;最後一道竟是向碧蛇神君攻去!
2020-07-13 09:01:11
第六章 - 劍意(上)

這三人來得很快,韓紫紗見來招兇猛,偏巧半空中不能借力,只能運勁於掌,雙掌向來人劈出,正是鐵掌掌法中甚為霸道的一招。那兩人見到來掌勁風撲面,怪笑一聲,一人擊出一掌。三掌相交,韓紫紗正要催動內力迅速震傷對方,但覺雙掌一輕,不知怎樣「砰砰」兩掌同時擊中韓紫紗胸口,使得她整個人倒飛出去,撞倒不少桌椅。

韓紫紗又驚又怒,驚的是自己雙掌明明已經與對方抵上,但對方手掌竟似不受力般滑開並能打中自己;怒的卻是那兩人擊中自己的一刻,居然還趁機一捏,當她往後飛開之時,還聽到其中一人邪笑道:「好軟!」

韓紫紗大怒,正要起來再鬥,但覺氣血翻騰,「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原來她已受了重傷。那兩人吃了韓紫紗豆腐,同時一聲淫笑,迅速退到小魚兒身旁,一左一右挾著小魚兒往窗外急掠出去!

與此同時,攻向碧蛇神君那人竟然來得比兩名同伴還要快,一眨眼之間已經攻到跟前,碧蛇神君看到勢色不對,右手一抖,又抽出一把長劍。看到這情形的上官雕龍白眼一翻,暗道碧蛇神君袖子裏面到底還有多少把劍可以抽出來,可是只看了兩眼,雕龍不禁全身一震,原來只見二人甫一近身,那神秘人已經轉而攻向自己!碧蛇神君原地打了幾個轉,「啪」的一聲倒在地上!

上官雕龍暗道碧蛇神君比傾血傾城和一刀無血仍要厲害不少,自己雖也不難把他擊敗,也不能做出這種效果。看著來人的身法,雕龍只覺陰森鬼魅之極,心底裏不禁透出一絲寒意。

雖是如此,上官雕龍已經抽出青鋼寶劍攻向來人,此時終於看清,原來這人也是使得一手長劍,只見長劍在這人手中「嗡嗡」作響震動不已。二人以快打快,一晃眼之間已經交了十來招!

這一下子卻把上官雕龍嚇了一跳,只因適他剛剛用獨孤九劍往對方破綻之處招呼過去,但他每一出招之時,對方已經攻出第二、甚至第三招!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方能勉強自保,雖然二人都毫無損傷,可是雕龍已輸了一陣。

就在此時,聽到「嘭」的一聲,只見另外兩人已經挾著小魚兒從窗戶逃出,上官雕龍大是焦急,他運起內勁挺劍一刺,這下他使的並非獨孤九劍,而是玄鐵劍法!

玄鐵劍法講起以簡破繁,一招一式雖然簡單,卻是威力剛猛至極,神秘人只覺罡風大作,他也不敢硬拼,一個轉身,竟然詭異地向後漂移了一丈有餘,勘勘避過這招。

上官雕龍想不到他身法竟然如此形同鬼魅,正要追擊,神秘人陰陰笑了一聲,幾個縱躍已逃出客棧,怎樣追也追不上了。

「叮!任務失敗 – 小魚兒被他人劫走。」

沒有理會系統提示,雕龍回頭望去,只見韓紫紗雙目通紅坐在地上,一臉委屈的表情,心裏猜了個八九不離十。他走到韓紫紗身旁輕輕坐下,輕輕摸了摸她的頭,一聲不響地看著韓紫紗。韓紫紗看到雕龍再也忍不住,「哇」的一聲伏在雕龍肩膀哭了出來。

要知道韓紫紗甚是好勝,一路之上凡事都要上官雕龍出手解決她已感到十分鬱悶,這次不但沒到了手,反被那兩人這樣非禮,叫她如何不急怒攻心?而雕龍不但沒有怪責於她,卻是如此溫柔地無言安慰,更讓她因自己無能而內疚。一時之間韓紫紗長期建立起來的女強人心態霎時崩潰,心中情感與眼淚如潮水般一發不可收拾,統統在雕龍的肩膀上發洩出來。

也幸好韓紫紗伏在雕龍肩膀上看不到他現在的表情,要不她肯定嚇得半死。只因此刻雕龍臉如寒霜,一雙本來甚是和藹的眼睛此時變得像要噴出火來。

他這次真的惱火了,主要原因是剛剛那三人的行事方式太不地道。雖說遊戲裏面搶怪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一般來講絕不會二話不說立即就要了其他玩家的命。

偏偏這三人一下來就差點要了韓紫紗的命,不是那兩個淫賊要吃豆腐而稍微輕手了一些,韓紫紗相信已經是一具屍體了。至於另外那個劍法高強的神秘人更是離譜,對著雕龍招招殺手,要不是他有這種劍道修為,恐怕也凶多吉少了。

最重要的,是那兩個淫賊居然吃韓紫紗的豆腐,這是最讓雕龍惱火的地方。雕龍認為現實中當色狼已經為人所不齒了,在遊戲裏面居然還當色狼!他心中惱著系統也是有漏洞,竟不想方設法保護女性玩家,然後他腦中一閃,心裏面還想著另外一樣事情。

「那種劍法……」上官雕龍一邊輕輕拍拍韓紫紗的頭以示安慰,一邊心有餘悸地回憶剛剛與那人短暫的交鋒。越是回憶,雕龍的眉頭皺得越緊。

極快的出手、詭異的身法,加上那陰陰的笑聲…

上官雕龍忽然靈光一閃,脫口而出道:「難道是……」
2020-07-13 13:47:08
連登個留名係咪壞咗 有更新都冇紅點同排上去
2020-07-13 13:47:26
漏咗3日更
2020-07-13 13:50:53
係咪因爲我P牌所以無通知XD
2020-07-13 13:55:14
唔會掛
2020-07-13 13:56:39
連登壞左
2020-07-14 08:53:28
第六章 - 劍意(中)

另一邊廂,那三人逃出客棧後立即用重手法把小魚兒打暈,然後三人疾奔出城,一直狂奔至距離峨嵋山不遠的一個小破廟中。

本來甚是破爛的小廟現在居然打掃得甚是乾淨,裏面站著十來人,其中一人站在神像之前,雙手負後,即使三人進來之後仍不為所動,其餘人等分成兩列站在左右兩旁。顯然而見,神像之前那人便是眾人之首。

廟內的十來人與那兩名吃韓紫紗豆腐的人清一色身穿白色長袍,只是那首領莫約四十餘歲,歲數明顯地比其他人大了一截,標準的國字臉,細細的眼睛配上唇上與兩腮的鬍鬚,不但沒有讓人覺得難看,反而增添幾分霸者的感覺。他也是穿著白衣,另外再外面披了一件黑貂皮。至於那個使用葵花寶典的神秘高手,卻是穿著與其他人反差甚大的黑衣。

那人見首領對他不聞不問,傲慢一笑,把小魚兒往地上一扔,怪聲笑了幾聲,便不說話。

「叮!任務成功 – 成功從碧蛇神君手中劫走小魚兒,

與小魚兒友好度變為:惡劣;與十二星相友好度變為:敵人。」



「叮!任務成功 – 成功擊殺碧蛇神君,請查收獎勵。」




聽到系統提示後,那首領波瀾不驚,甚至沒有查收獎勵。他微微轉過了身,看了看地上的小魚兒,淡淡地點了點頭,道:「不愧是天下第一殺手飛雁子,連小魚兒都能手到拿來。」他淡淡說來,竟自有一份威嚴,讓人肅然起敬。

但那飛雁子卻陰陰地笑了兩下,道:「那是當然,如果就憑你那兩名師弟,恐怕這次小魚兒便被其他人搶了。」

首領聞言也不動怒,眼神飄向另外兩人,只見兩人微有怒色,便即淡淡一笑,道:「現在只是遊戲初期,我這兩個不成器的師弟怎樣能跟已修煉葵花寶典的第一殺手飛鷹兄相比?就是因為如此我才請你來幫忙啊。」

他這話說得不卑不亢,一方面表明現在只是遊戲初期,大家的招式修為都還沒練到上去,另外說出你飛雁子學的是葵花寶典,是頂級武學,不是我們這一般人能比的。

眾白衣人聽得這個飛雁子用的竟然是葵花寶典,雖然都心中一震,但臉上還是平靜如水,依舊如機械人一般動也不動。只有剛剛一起同行的一人冷哼一聲,嘀咕道:「葵花寶典又怎樣,剛剛不是也殺不了那瘦子。」

他聲音雖小,可是飛雁子還是聽到了。只見飛雁子豎起雙眉,右手一抖,一把劍架在那人脖子之上,怒道:「你敢再說一遍!!」

那人甚是倔強,不但沒有被飛雁子嚇到,反而挺了挺胸膛,瞧著首領不說話。

飛雁子這一舉動立即讓現場豈非沸騰起來,一眾白衣人立即抽出兵器,有的架起手掌,十來人一臉寒霜圍著飛雁子,馬上便要動手。

飛雁子環顧一周,冷笑道:「上啊!讓老子看看白駝山弟子的本事!」

「嘿!這裏只有十來人,飛雁子你自然不會放在眼裏。」

首領淡淡地道,只見他慢條斯理地轉過身來,續道:「你今天把我們這十幾個人殺掉,就等於跟白駝山決裂,從此之後白駝山一千名玩家將會以擊殺你為首要目標。即使你逃到天涯海角,我們都會想盡一切辦法把你擊殺。你殺得了十人、一百人,但你能跟一千人鬥麼?」

他故意頓了一頓,道:「只要我一聲令下,白駝山一千名玩家馬上便能聚集此地,我們縱然不濟,但拖一拖時間還是能做得到的。還有你別忘記你葵花寶典還沒大成,內力相對來說甚是薄弱,等我們援軍來到,你就等著被殺成白丁吧!」

飛雁子臉色又紅又白變幻了數次,心裏衡量了一下,「嗆」的一聲收回佩劍,嗲聲道:「哼,我這種武學玩家真的鬥不過你這種梟雄。」

首領手一擺,眾白駝山弟子立即收回兵器,其整齊的程度便如職業軍隊一般,飛雁子看在眼裏,心裏不禁暗讚一聲。隔了一會,他媚笑道:「按理來說幫你們捉到小魚兒我已經完成了任務……」

他頓了一頓,續道:「可是你們上峨嵋的時候肯定還會遇到那人。到時候……嘻嘻嘻,就讓你們看看葵花寶典精妙之處!」言罷一聲媚笑,身形一晃,已走出破廟,頃刻間,笑聲已在數丈之外。

看著飛雁子如此驚人的身法,白駝山眾弟子均面露訝色。那首領隔了半晌,嘴角露出一絲深不可測的微笑。

「我們現在要怎樣?」安穩過後,韓紫紗擦了擦眼睛問道。

上官雕龍微微一笑,隨即表情變得認真無比地道:「上峨嵋!」不待韓紫紗回答,續道:「讓那三人帶著小魚兒上山,峨嵋山上的玩家有麻煩了。何況……」

上官雕龍眼中第一次透出強烈的戰意。

「我還要跟那葵花太監一較高低呢。」

上官雕龍出山時日雖然不長,但一路與各派高手交鋒都占盡優勢,一劍殺死鐵掌幫首徒傾血傾城,一人獨挑血刀門五名弟子,甚至遇上絕代雙驕中的碧蛇神君也能有壓倒性優勢。

如獨孤求敗所言,習得獨孤九劍與玄鐵劍法的雕龍在芸芸玩家之中已是出類拔萃的存在,能與他平手的玩家應是鳳毛麟角,為數不多。豈知剛剛就讓他遇到了一個。

當他在客棧中與飛雁子交鋒過後,方才體會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倒不是說自己一定會比飛雁子差,但在剛剛短短十來招中,自己的確吃了一點小虧,這是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認的。

也許是激發了上官雕龍的爭勝心,又或者是他現在對劍道濃厚的興趣,現在他盤坐地下,一心只想著如何應對來去無蹤的葵花寶典,慢慢地就進入了沉思。

笑傲江湖中令狐沖、任我行、向問天三人圍攻東方不敗之時曾經說過,葵花寶典不是沒有弱點,只是一閃即逝,所謂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應該就是這種道理吧。

當然,這個前提是令狐沖的獨孤九劍還沒去到宗師級別,與已經把葵花寶典修煉至大成的東方不敗根本不能同日而語。故此,如果是獨孤求敗遇上東方不敗,恐怕東方不敗也是輸多贏少。

那如果是獨孤求敗遇上創出葵花寶典的無名太監呢?其實去到這種神人級別的較量,只能說一切只看當時兩人的發揮與其他因素,因為他們所使的武功同樣高深。綜合這些想法,上官雕龍肯定獨孤九劍、玄鐵劍法與葵花寶典威力系數理應一樣,勝負就在使用者身上,如此看來,遊戲的平衡性還算做得十分之好。

所謂知己知彼,上官雕龍對葵花寶典認知不多不能知彼,只好先總結一下自己了。他現在掌握的劍法分別就是獨孤九劍和玄鐵劍法,這兩個不用說都是超級武學了。內功方面,獨孤求敗獨門的「無極功」他也修至心領神會之境,雖然劍法只有兩門,內功只有一套,但都是絕學級別,可謂內外兼修,羨煞旁人了。

獨孤九劍與玄鐵劍法可謂是殊途同歸,獨孤九劍雖有九訣,可是提倡「無招勝有招」;玄鐵劍法則強調「大巧不工」;兩者都提倡以簡單方式破繁複的劍招,所不同者,玄鐵劍法需要強大的內力,而且一定要用玄鐵劍方能體現到十成威力,皆因強大的內力下,其他兵器皆會承受不住而折斷,這也是為什麽雕龍每次使用玄鐵劍法只是只敢用五成內力。基本上所有劍招除了招式以外,最佳效果還是得要貫注強大的內力,有金迷故此認為玄鐵劍法是獨孤九劍之昇華,那就不必在此多作辯述。

無論怎說,獨孤九劍與玄鐵劍法理念一樣是不爭的事實,如此一來,為何還要分兩門劍法呢?

想到此處,上官雕龍忽然靈光一閃,心想獨孤九劍的九訣,是否一定按照對方使用的武器來施展?破刀式一定只能破刀而不能破劍?破掌式一定只能破掌而不能破索?破箭式一定只能破暗器而不能破其他?如果這樣限定了,那獨孤九劍豈非被自己的口訣所限制?那還說什麽無招勝有招?

他想到這裏豁然開朗,口訣只是理念,刀能當劍一般直刺,劍能當刀一般直劈,同樣道理,破刀式也能破劍,破掌式也能破索,關鍵不在於口訣,而在於一個「用」字。玄鐵劍法以簡破繁,同樣能夠套入獨孤九劍之中。玄鐵劍法就是獨孤九劍,獨孤九劍就是玄鐵劍法,混和一切,方能同時達到無招勝有招、無劍勝有劍!

想通了這點之後,他的劍道修為又大有躍進。所差者只是經驗而已,此時他雙目充滿神采,恨不得馬上便和適才的葵花高手再決一戰。
2020-07-14 13:12:00
2020-07-14 13:38:34
答案係......

2020-07-15 12:13:31
第六章 - 劍意(下)

也許連上官雕龍自己也不知道,與飛雁子短短的交鋒雖然占了一點小虧,其實也只是他不適應葵花寶典詭異的進攻模式而已,如果鬥將下去鹿死誰手還真不知道。只是以他的性格肯定先會覺得自己技不如人,才作其他打算。

從這裏就能看出上官雕龍的性格,他缺少那種傳統高手應有的傲氣與自信,也缺少高手交鋒之時一定要把對方狠狠扳下的狠勁。好聽點說就是生性豁達開朗,難聽點說就是沒有自信與上進心了。

也幸虧他遇上葵花太監激發他潛在的鬥志,不然他劍道上的成就可能就止步於此,不能成為日後遊戲裏面的劍道大宗師之一,當然,這些後話就不在這裏說了。

且說他悟到玄鐵、九劍能合二為一之後,緩緩站了起來走到客棧的中央。韓紫紗看到雕龍忽然臉色凝重,雖不知內情,但也不打擾,安靜地站在一旁靜靜觀看。

只見雕龍微微昂頭閉上雙眼,韓紫紗只覺客棧之內緩緩居然吹起一陣涼風,涼風吹過身邊,就像一罩輕紗拂過,好不舒服。漸漸,風勢越來越強,到後來簡直有點刮膚生痛。韓紫紗正奇怪之間,竟然發現風勢是圍繞著雕龍而轉動!

「啪啦!!!啪啦!!!啪啦!!!!」

頓時之間,風勢更催猛烈,客棧裏剩餘的桌椅,竟全被這無名怪風吹破,變成一堆木屑!

奇怪的是,此時韓紫紗竟感覺強風吹過自己身邊之時毫不疼痛,反而變回初時的柔風,如果不是親眼看到桌椅盡數毀掉,她也不會相信拂過自己身旁的風竟有如此的破壞力!

忽然,風止住了,雕龍也睜開了他的雙眼。

此時,上官雕龍腦中忽然聽到一連串的系統提示:

「叮!《獨孤九劍》修為提升至【爐火純青】!」

「叮!《玄鐵劍法》修為提升至【爐火純青】!」


「叮!恭喜閣下跨越門欄,成為本遊戲第一個悟得【劍意】的玩家!目前修為是【駕輕就熟】,你是否想通報天下?」


「劍意?」上官雕龍楞了一下,他自己也想不到,適才他一陣冥想,已經讓他悟得劍的精髓。正式跨越「劍道」門欄,踏入最高殿堂「劍意」的境界。

所謂「劍道」,還是有「道」可尋,而「劍意」則是超越「道」的理念,純碎是一種「意境」;獨孤九劍與玄鐵劍法皆創自獨孤求敗之手,在他手中使來,兩者根本就已經混為一體,超越了本身不同劍法的範疇,已經成為一種「意念」。

上官雕龍一直沒有注意到此點,兩門劍法雖然有時候作為連技使出,但心中既有區分,就還停留在「道」的層面,雖然他所領悟的「道」已經比楊過以及令狐沖還要厲害,但對於獨孤求敗來說仍是不值一哂。現在雕龍領悟到「劍意」,雖然與獨孤求敗或者其他宗師還有一段距離,但也不會像之前一般遙不可及了。

聽到系統提示後,一直不愛出風頭的上官雕龍搖了搖頭,心道:「人怕出名豬怕胖啊.。」於是想也不想就按了「否」。他轉頭看了看韓紫紗,笑道:「好喇,我去找那個死太監再打一場,你在這等我吧!」

「你……你是嫌棄我拖你後腿嗎?」本來一臉歡愉的韓紫紗一聽此話,臉上馬上猶如蓋上一層寒霜,只見她的臉鼓了起來,淚水就在眼眶裏面打轉。

上官雕龍想不到他這隨便一句居然讓韓紫紗如此大反應,想了一想便即明瞭。韓紫紗自尊心強甚是好勝,雕龍這一句可讓人家以為他嫌棄對方武功低微了,於是連忙解釋道:「那死太監那麼厲害,我怕到時候……」

這個笨雕龍這樣一說登時越描越黑,韓紫紗跺腳怒道:「你就嫌我武功低是不是!!!告訴你我剛剛只是讓那兩個淫賊!!」她頓了一頓,再加重語氣:「是讓他們!!!你以為我堂堂一雙鐵掌會敵不過他們嗎!!你..你居然敢小看我!!」

「我。」

「你什麽!!你根本就是瞧不起我對不對!!」

「不……」

「還說還說!!!!」韓紫紗又重重跺了跺腳,續道:「如果……如果你還是要我留下,那我就……那我就……」

「脫衣服……」上官雕龍不知道是故意還是怎樣,居然忽然吐出這一句。

「對!!我就脫……你這個死雕蟲!!!你!!!」

「我說我很熱想脫衣服.....」上官雕龍咧嘴一笑,韓紫紗也再忍不住,「撲刺」一下笑了出來,嗔道:「色鬼。」她頓了一頓,對著雕龍做了個鬼臉,拉長聲音嗔道:「大色鬼!」也不知道為什麽,雕龍這樣吃她豆腐她不但不怒,心裏還暗暗竊喜,一時之間,韓紫紗滿臉緋紅,低下了頭不說話。

雕龍也覺得氣氛尷尬之極,在現實中又沒談過戀愛的他不知道這是一個超級無敵大的機會,他撓了撓頭,傻笑一下道:「我們出發吧。」

二人一路上也不多說話,徑直沿著原路返回峨嵋。一路之上倒沒有遇上什麽麻煩,正當二人覺得奇怪之間,他們快去到任務地點—峨嵋禁地山洞之時,忽聽到前面殺聲震天,二人打了個眼色,韓紫紗正要上前,上官雕龍把她一把拉住,努一努前方不遠的參天大樹,道:「我們先上去看看。」

韓紫紗點了點頭,原地一躍,整個人輕飄飄地躍到一根粗樹枝之上,她上去之後,卻見雕龍仍在原地對著她傻笑。

「我輕功不好,跳不了那麼高。」

韓紫紗白眼一翻,臉上三條黑線,只好躍了下來,扶著雕龍再躍上樹枝一次,只見雕龍仍在對著她傻笑,韓紫紗白了雕龍一眼,嗔道:「你是故意的吧?」

雕龍微笑不語,前方一人的一聲大喝把雕龍思緒拉了回來,二人注目一看,只見前方空地橫七豎八地躺著十來具各派弟子的屍體。站着的十來個身穿白袍人正是白駝山弟子!!

雕龍連忙認真掃了一圈,卻不見飛雁子蹤影。其餘五六人身穿各派衣服,大多身上已經負傷。為首兩名僧人,其中一個身穿黃色袈裟,看起來莫約二十五六歲,長得極為雄壯,足足要比雕龍高出一個頭,他方臉大眼,一雙濃眉配合如刀削一般的臉龐讓他增添幾分英武,只見他手持一支黃金鑄造的法杖,在夕陽照射下更顯耀目;另外穿著白色僧袍的也是約二十五六歲,長得既高且瘦,雕龍本已屬於偏瘦,但這僧人比他還要瘦上幾分,但偏偏他的骨架卻又十分大,穿著一件大碼袈裟就像一個紙紮金剛一般;只聽黃衣僧朗聲道:「白駝山當真霸道得很,就那麼想與所有玩家為敵麼?」

白駝山其中一名弟子朗聲回應道:「小魚兒本是我們帶來,就因為你們想參一把讓他逃跑了!你們還有理說?」

僧人怒吼一聲,道:「我們本來就在這裏等小魚兒前來,你們一來就殺掉我們數十人,居然還強詞奪理!!」他把手中的金杖重重的敲了敲地,怒道:「剛剛就有個死太監幫你們,現在他已走了!俺就讓你看看少林功夫有多厲害!」

雕龍聽到這裏不禁笑了一下,輕聲哼道:「哇噢!少林功夫好野~~~好好野~~少林功夫勁~~~係好更!」
2020-07-15 12:44:18
哇噢!少林功夫好野~~~好好野~~少林功夫勁~~~係好更!」
2020-07-16 10:43:28
第七章 - 結伴(上)

上官雕龍從他們的對答之中已經把事情發生始末猜了個大概。這批「聯合軍」想必也是熟讀原著的各派弟子,並也像雕龍一般發現系統給予的提示,所以就在這個距離峨嵋禁地不遠的空地等小魚兒與碧蛇神君光臨。

哪知挾帶小魚兒前來的不是碧蛇神君,而是這一批白駝山玩家。於是他們就想參合一把,想一起完成任務。白駝山玩家當然不願意被外人參與,一言不合雙方就打了起來,有葵花太監助拳的白駝山一眾自然占優。但就在兩幫火拼的時候被詭計多段的小魚兒逃之夭夭,輕功最好的葵花太監只好前去捉捕……

雕龍這樣猜的確猜中了一個大概,遊戲中的小魚兒承繼了原著裏面的智慧。他迷藥藥效早就過了,只是他忌憚飛雁子的武功所以一直不敢反抗。他心知自己現在已出了名,無數人都要靠他去尋找「燕南天寶藏」。所以當他看到這批聯合軍之時,他便馬上大聲暴露自己身份,順勢挑撥了幾句,果然聯合軍與白駝山一言不合就打了起來。乘著飛雁子與聯合軍惡鬥之時,趁機重手傷了一名白駝山弟子便立馬逃走。

要知道小魚兒練的是「半人半鬼」陰九幽的獨門輕功,陰九幽的輕功在絕代雙驕原著裏面算是上乘輕功,況且白駝山的輕功本來就毫不高明,他這樣一逃,白駝山竟無一人能夠阻擋得住,最後只好出動飛雁子幫忙了。

不得不說的是,這批聯合軍本來有二十來人,與飛雁子一交手之下就倒下了十來個,後來若不是這兩名僧人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死撐,這批聯合軍早就死絕殆盡了,饒是如此,白駝山弟子雖沒出手,可是就飛雁子一人已經把對手幹掉大半人,也難怪那黃衣僧人如此憤憤不平。

就在黃衣僧人叫駡之間,白駝山的首領冷笑了一聲,緩緩吐出兩個字:「殺了。」話聲剛落,白駝山弟子發喊一聲,猛向聯合軍攻去,兩批人馬就在原地打了起來。

韓紫紗輕輕拉了拉雕龍衣袖,輕聲問道:「去麼?」

上官雕龍聳了聳肩,道:「我等其他人死光了再救那兩個和尚。」

韓紫紗一臉責怪的神情瞪了瞪上官雕龍。雕龍輕鬆一笑,解釋道:「你看看剛剛黃衣僧說話的時候,那幫人都在打眼色呢。我猜啊,他們想要利用兩個和尚做盾牌,然後趁機丟下他們逃跑。」雕龍臉色漸漸變得凝重,冷道:「這樣的人我絕對不會出手相救的。」

韓紫紗低頭一看,果然看到剩餘的五名各派弟子都面露喜色,有幾個眼光已經瞥向遠處,似在尋找逃走路線。韓紫紗臉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對雕龍的欽佩又多了幾分。

正欲說話之時,忽聽雕龍讚了一聲:「哇噢!白駝山這堆人好厲害嘛。」低頭一看,只見十四名白駝山弟子分成兩隊,七人圍攻兩名僧人,另外七人則迅速左右包抄,可憐的各派弟子還沒來得及逃跑便與敵人幹上了。

白駝山眾人的武功都要比那五人要強,而且更有人數優勢,過不了三四招,各派弟子身上紛紛掛彩,險象頻生,看來戰敗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雕龍眼看那五人已命懸一線,便把注意力放在黃衣僧身上。只見他面對着四名白駝山弟子仍絲毫不亂,有條不絮地揮舞著法杖。上官雕龍見到一層薄薄的金光從他渾身上下透出,一尊羅漢像在他頭上若隱若現,不用猜也知道這黃衣僧用的是少林上等內功「羅漢伏魔功」。

黃衣僧把法杖舞得密不透風,攻中帶守、守中帶攻,配合一身金光,果是威猛無比。圍攻他的其中一名白駝山弟子一個不慎,被黃衣僧一杖掃中,整個人登時被打飛空中。只聽「哇」的一聲,那名白駝山弟子在空中鮮血狂噴,「嘭」的一聲倒在地上,隔了良久方能勉強盤膝坐起來。

「居然沒死?」上官雕龍楞了一下,只見黃衣僧連續攻了幾招,又把白駝山一名弟子掃了出去,那弟子也是狂噴鮮血,卻又是沒有死去。上官雕龍甚感奇怪,忽然一記雷聲般的喝聲把他從思緒中拉了回來。

此時,五名各派弟子已被解決,圍攻兩僧的白駝山弟子增至十二人。兩僧背靠背應戰,一時之間戰局拉成均勢,誰也占不了什麽便宜。白駝山眾人圍著兩僧一動不動,兩僧也停,兩僧顯然在武功上佔有優勢,但白駝山卻在人數上占了便宜,一時間戰局拉成均勢。

剛剛大喝的是一名白駝山弟子,只見他高高躍起,人在半空已向白衣僧連拍五掌。白衣僧不避不讓,直接向對手迎過去。白衣僧右手畫了個半圓,左手一抹,只聽「啪啪啪」五聲,白駝山弟子那五掌竟全數轟回己身!那白駝山弟子「哇」的叫了一聲摔了出去,在地上抽搐了幾下便一動不動了。

白衣僧露了這一手果然有震攝效果,一時之間其餘白駝山弟子都不敢再貿然進攻。首領眼睛一亮,沉聲問道:「這位大師使的難道是斗轉星移?」

白衣僧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天下借力打力的神功並不只有斗轉星移。」

首領冷哼一聲,只見他身形一晃,瞬間已經來到白衣僧眼前,舉起右手向他連續拍出五掌,姿勢竟與剛才那白駝山弟子一模一樣!

白衣僧見到這五掌陰若聽得風雷之聲,不敢怠慢,連忙右手畫了個半圓,左手一抹,也是用上適才一招!

「嘭!!」

一聲巨響,首領晃了一晃,白衣僧則退了一步,看起來雖各有千秋,但實際上首領卻是暗勝一籌。只見他也不回氣,「呼」的一聲,左右兩掌同時推出,直按白衣僧小腹!

黃衣僧在旁觀看,已經知道同伴不是這個首領的對手,這個時候也顧不得什麽「江湖規矩」,發喊一聲舉杖攻來!首領冷笑一聲,「嘓」的一聲叫了出來,雙掌平推,只見他忽然全身冒出絲絲白氣,氣霧在背後形成一隻蛤蟆形狀,他使的竟然是白駝山絕學「蛤蟆功!」

「砰砰砰砰!」

眨眼間三人已經交了四招,在「蛤蟆功」幫助之下,黃白二僧竟被震退三步有多!反之首領只輕輕退了一步,這招下來,二僧臉上同時變色,只見首領沉喝道:「白駝山眾弟子聽令!儘快把這兩個禿驢宰了!」
2020-07-16 12:49:16
2020-07-17 08:44:20
第七章 - 結伴(中)

「嘖嘖嘖,這個人好厲害。」在樹上觀看的雕龍不禁嘆道。

「厲害個什麽啊?他就會群毆!」韓紫紗一臉鄙視地看著那白駝山首領。

「啪」上官雕龍輕輕給了韓紫紗一個爆谷,輕笑道:「笨蛋,這個首領功力絕對只有這兩個和尚之上啊,他這樣是不想浪費功力。」

韓紫紗雖然心裏還有不服,但也覺得雕龍所說甚是,也不多說,繼續觀看戰情。

自從首領加入戰鬥之後,黃白二僧頻頻遇險。這個首領不但武功甚高,在指揮上也甚是厲害,只見他一邊逼得二僧手忙腳亂,一面指揮其餘弟子進行圍攻、竄擾、偷襲等戰術。

本來首領武功只比二僧略略高一點,但一來他一上手便用了其中一樣武林絕學「蛤蟆功」,讓二僧心存畏懼。二來他的指揮能力更遠遠在他武功之上。如此一來,二僧敗局已定,現在只是垂死掙扎而已。

「嘓!」首領運起蛤蟆功,趁二僧一個不慎,兩掌平平推了出去,正中二僧小腹。二僧吃痛之下,二人往後飛去,「嘭」的一聲撞在一棵參天大樹之下。二人欲運勁抵抗,卻不想已受內傷,「哇」的一聲各吐出一口鮮血。

首領朗聲一笑,欺上前去,掄起雙掌猛然向二僧腦門拍下,眼見二僧轉眼間便要喪生於他掌下之時,首領忽然臉色一變,硬生生收掌向後一躍,舉頭喝問:「誰!?」

只聽到一聲爽朗笑聲,一男一女從參天古樹下輕輕躍下,這不是上官雕龍與韓紫紗是誰?

雕龍素來沒有報上名號的習慣,他也不廢話,直接說了兩個字

「救人!」

「休想!!」正當韓紫紗攙扶二僧準備離開之時,首領怒喝一聲,雙腿微微蹲下,把蛤蟆功催至自身頂峰,「嘓」的一聲一招「金蟾現身」向雕龍攻將過去。

蛤蟆功帶來的氣勁向雕龍眾人壓過去,雕龍還好,黃白二僧受了重傷,被這種強烈氣勁一逼,只覺胸口翻騰,一口鮮血又吐了出來,韓紫紗也被這種氣勁壓得透不過氣。

雕龍運起内勁,「嗆」的一聲拔劍在手,「嗖」的一劍迎了上去!先不說他現在功力大進,他所習的無極功本來就不下于蛤蟆功,他這一運勁,配合新領悟出來的劍氣,可真謂驚天動地。一時之間,蛤蟆功的壓迫力消失于無形,韓紫紗感到胸腹一陣舒暢,適才蛤蟆功帶來的不適一掃而空,連忙扶起二僧,往山腰方向逃去。

雕龍這招看似簡單的一劍,卻是融合了玄鐵劍法中的直刺、獨孤九劍中的破掌、破氣兩式。首領只覺自己的蛤蟆功掌勁被硬生生劈開,青鋼寶劍瞬間已經攻到面前,不由得大驚失色。

好一個首領,在危急之間反應甚快,硬生生收招向後躍開,勘勘避過雕龍這劍。

雕龍不等招式變老,便再挺劍刺去,青鋼寶劍夾帶着強勁的内勁攻來,首領連忙從行囊之中抽出一根鐵杖一抖,「噹」的一聲擋住來招。

兩人身子晃了一晃,心下各自欽佩。雕龍看到首領的鐵杖與原著中歐陽鋒所使的一模一樣,都是杖頭刻着一個猙獰的骷髏人頭。只聽「嘶嘶」數聲,兩條毒蛇盤在杖上,從骷髏頭中的眼洞裏伸出頭來,更顯恐怖。

首領發喊一聲,鐵杖向雕龍橫掃過去,這招看起來雖是平凡,可是在首領手裏使出來也來勢洶洶甚是厲害。雕龍不跟他硬拚,側身邁了一步,「嗖」的一劍疾指首領小腹。

這一劍包含了無窮的後着,首領識得厲害,正要變招,只見雕龍第二劍已經攻向他下一招的破綻之處!首領不由得大為驚嘆,連變十招,卻都立即被雕龍破掉。

其實這首領的武功絕對算高手中的高手,如若他與領悟劍意前的雕龍相鬥,相信也能戰至三十招後方會敗陣。但雕龍自領悟劍意之後,用劍的造詣大大提升,所以現在二人交手未過十招,首領已經難以招架。

只聽雕龍清喝一聲:「退!」一劍刺出,劍光籠罩之處遍佈他周身要害,首領别無他法,正欲後退,卻發現雕龍這劍竟把他退路也封個死死,只好把鐵杖舞動得密不透風以作擋隔。

其實雕龍與首領相斗,只為了給韓紫紗等人創造逃跑機會,並沒有傷首領之意,若非如此,哪能讓首領與他格了二十招?恐怕不用十招首領便要喪生於雕龍劍下了。

其餘白駝山弟子不明就裏,都以為雕龍要傷害首領。眼見首領敗象已呈,立即有兩名弟子搶上前來,掄起手掌向雕龍猛劈過去!

雕龍一瞥沖上前來的兩名白駝山弟子,不由得心中大怒。首領看到他眉宇閒殺氣湧現,大叫:「小心!!」只是話沒說出,只覺小腹一陣疼痛,已被雕龍狠狠踹了一腳,立即往後倒下。

雕龍待兩人走近,反手持劍,身子原地一轉,玄鐵劍法中的反劈與獨孤九劍中的破劍式同時使出,那兩名弟子連慘叫的機會也沒有,已經被雕龍割破咽喉而死。

能讓雕龍瞬間起了殺心的,不問而知,這兩名慘死在雕龍劍下的白駝山弟子正是之前非禮韓紫紗那兩人!

上官雕龍見韓紫紗等人已經走遠,也不停留,趁眾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立即轉身離開,空地上頓時只剩下那堆被他神威震懾的白駝山弟子。

夕陽照射得這偏染滿鮮血的空地一片火紅,那兩名白駝山弟子的屍體隔了好一會兒才化成兩道金光消失而去。眾人仍心有餘悸,一陣涼風吹過,只吹得眾人心裏發毛,心裏不禁想道:「也許只有飛雁子,才能與剛剛那人一鬥啊。」
2020-07-17 13:11:31
冇理由得我一個睇緊掛 定全部去哂penana偷食
2020-07-17 13:45:16
多謝duncan推啊 XDDDDD
2020-07-17 14:11:58
風雲兄是個boy
2020-07-17 15:22:43
咩boy

God of War 4 ?
2020-07-17 15:51:33
penana新嗰篇個風雲兄 講到佢正過其他女咁
2020-07-17 16:06:52
佢係靚過其他女
2020-07-18 09:33:38
第七章 - 結伴(下)

「阿彌陀佛,多謝施主相救。」峨嵋山山腰一個涼亭之內,運功療傷完畢的白衣僧站了起來,雙手合十對雕龍紫紗道。

上官雕龍撓了撓頭,道:「大哥,你不用那麼代入角色嘛,什麽施主的說得我雞皮疙瘩掉一地的。」

白衣僧微微一笑,道:「貧僧於現實中也是一名佛教徒……」說著指了一指仍在運功療傷的黃衣僧,續道:「釋智師兄於現實中亦是貧僧的師兄,我們師兄弟兩人聽聞《俠魂》中有許多坊間失傳的佛經,所以決定進來修行。若使施主不快,見諒見諒。」

雕龍聞言立即肅然起敬,雕龍躬身道:「大師莫怪,小弟無意冒犯。」韓紫紗先是一怔,然後也跟著雕龍肅立躬身,接口道:「大師莫怪,此人就是口沒遮攔,請不要放在心上。」

白衣僧仍是保持微笑,雙手合十,說道:「施主何須道歉?貧僧法號大聖,師承不虛大師。」

「不虛?」

大聖微微一笑,解釋道:「是《風雲》裏的不虛大師。貧僧剛剛反彈白駝山弟子的招式,正是因果轉業訣。」

雕龍長長地「哦」了一聲,同時心道:「這和尚當真單純得很,我雖救他一命,也不用把自己師承和盤托出吧?」此時黃衣僧釋智也療傷完畢,站了起來,笑道:「很多人看到我師弟的招式,還以為是斗轉星移或是移花接玉,你說慕容家和移花宮哪會出一個和尚嘛!」

眾人一陣大笑後,上官雕龍說道:「難怪大聖大師能夠恢復得比釋智大師要快,想必是因為適才白駝山首領那掌打來的時候,大師用因果轉業訣轉移了部份掌力吧?」

大聖點了點頭,面露愧色道:「那首領的確厲害,我的因果轉業訣只練到初級的大轉業,修為也只剛剛去到心領神會,那人的掌力我最多也只能轉移百分之三十而已。」說到這裏,大聖扭頭看著釋智,道:「那首領如此的修為,恐怕就是白駝山門派首徒歐揚吧?」

釋智默然半晌,點頭道:「應該就是了。」

上官雕龍撓了撓頭,問道:「大師莫怪,按理來說你們都是出家人理應四大皆空,為什麽會來混這趟渾水呢?」

大聖與釋智相視一笑,釋智道:「施主救了我們性命,我們也不用瞞你們……」他頓了一頓,正色道:「只是此事有關少林派機密,還望施主幫忙保密。」

雕龍與韓紫紗齊道:「我們一定會保守秘密,大師請說。」

釋智道:「少林寺乃封閉式門派,裏面有所有的資源點,所以生活用品都是自給自足。不同於其他門派,少林寺規定必須得到羅漢堂首肯方能下山歷練,而獲得羅漢堂首肯的條件也是異常艱難……」他語氣漸漸變得沉重起來,續道:

「而且下山歷練不能犯殺戒,所以少林寺玩家都寧願不下山,獨自留在寺內練功。反正都自給自足嘛!可是他們都忘了一樣最重要的事情……」釋智加重語氣道:「那就是錢!!有錢才能買更好的裝備,要知道遊戲去到中後期,高手之間的對決除了臨場發揮之外,裝備是極其重要的一環。少林身位武林各派之首,如果在這方面輸給其他門派,那怎麼行?」

大聖微笑接口道:「於是釋智師兄便請纓參與這次江湖任務,希望能從獻果神君的鏢銀裏拿多少回寺,以作少林寺經費。」

上官雕龍二人點了點頭,都不禁暗暗佩服釋智與大聖。要知道來到江湖卻不能犯殺戒,那是如何艱難的事情,上官雕龍忽然想起一事,問道:「大聖大師,剛才你不是殺了一名白駝山弟子麼?那……」

他話沒說完,韓紫紗已經敲了敲他的腦袋,罵道:「你當真笨到家了!因果轉業訣作為招架武學,人家用多少力大師就反彈多少力,即使因為反彈而殺了人,也不算破戒。」

大聖微笑一下,道:「韓施主說得對,啊??你!!」說著說著,一臉詫異地看著韓紫紗,二人頓了一頓,大聖乾咳兩聲,說了兩聲「阿彌陀佛」,便不再說話。

不明就裏的上官雕龍看了看大聖,又看了看韓紫紗,只見韓紫紗緊閉著嘴唇,一言不發。而大聖則嘆了口氣,連聲說著「阿彌陀佛」。雕龍與釋智只覺氣氛甚是奇怪,也不多說,靜靜地坐在一旁。

隔了半晌,雕龍打破沉默,笑道:「既然兩位大師要去尋寶,如不嫌棄,小弟能夠助一分力呢。」

釋智與大聖面露訝色,互視一眼,釋智問道:「以上官施主的武功,大可兩個人取得寶藏,為何要幫助貧僧?」

上官雕龍輕鬆一笑,道:「我來的目的是那個葵花太監,兩位大師為了貴寺才甘願冒險,如此情操令人欽佩。反正大師上去也會遇上那太監,有什麽多個人也好照應。」

他這句話說得極好,既不明表二僧不及飛雁子,也表明自己的態度,更說得謙謙有禮,只聽得釋智與大聖連連點頭。釋智笑道:「承蒙上官施主不棄,小僧二人哪會有意見?」

很快,夕陽落下,只見夜色當空,明月高挂。忽然,天邊響起了一個江湖通告:

「叮!玩家歐揚完成【燕南天寶藏】前置任務。」

「【燕南天寶藏】主線任務,正式開始。」

上官雕龍看了看眾人,笑道:「諸位,出發了。」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