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 * 網遊 】《貪 . 嗔 . 癡》

351 回覆
36 Like 0 Dislike
2020-08-22 16:41:28
之前買落啲暗器? 定飛雁子成虛而入,傲嬌地救返雕龍之後想取代紫紗
2020-08-22 17:39:31
變BL
2020-08-22 17:39:47
聽日大結局三連更就揭曉~
2020-08-22 17:40:28
飛雁子唔係boy
2020-08-22 18:35:46
無J者,閹人也
2020-08-22 18:48:01
漫天花雨?
2020-08-23 09:24:50
第二十一章 - 貪嗔癡(上)

上官雕龍重重摔在地上,然後一個翻身站了起來,這個時候他面前站了兩名大漢。

這兩個大漢都極是高大,二人一般的英明神武,不怒而威,他們身材相若,此刻並列一起,就似是神廟中的兩座神祗一樣。左面一人年紀較大,白鬍白髮,身穿一襲黑色道袍,頭上卻是披散著白髮沒有結髮髻,腰懸三尺長劍,一雙虎目不怒而威,雙手負後,一副宗師氣派。

右邊那人身材也極是雄偉,身上穿著一件普普通通的麻衣,也難掩他虎背熊腰的健碩身材,端的雄武非凡。此人的眼角佈滿皺紋,臉上長滿鬚根,頭髮披滿銀絲,卻完全不顯蒼老,有一種久經滄桑的魅力。

死過逃生的神錫與滅絕見得來人,同時面露喜色,滅絕朗聲對著左首的老人道:「師伯!此人對本派有恩,此刻雖然走火入魔,但還請勿下殺手!」

大聖愣了一愣,心道:「滅絕的師伯?是誰?」正疑惑間,一名身穿峨嵋弟子服飾的人影落在大聖身旁,道:「幸好來得及!把獨孤師伯找來了!」

大聖側眼望去,來者正是昭虹皓月。大聖聽到她的話後,思索片刻,隨即驚問:「獨孤師伯?難道是《陸小鳳》裏面的峨嵋掌門獨孤一鶴?」

昭虹皓月點頭不語,原來滅絕自知功力不比雕龍,於是與神錫動手之前,暗中叫昭虹皓月前往峨嵋後山禁地,也就是獨孤一鶴的住所。滅絕讓昭虹皓月尋找獨孤一鶴前來救援,昭虹皓月全速奔跑,幸虧不花多少時間就找到這峨嵋派傳奇人物,但她回來時,卻見現場峨嵋弟子卻比離去時少了一半有多,大多都是葬身雕龍劍下,不禁一陣黯然神傷。

昭虹皓月說罷前事,大聖聽得目定口呆,獨孤一鶴乃《陸小鳳傳奇》裏面的絕頂高手,與西門吹雪葉孤城等人齊名並列《陸小鳳傳奇》裏六大高手之位,那此刻站在他身邊的又是什麼人?

就在下一刻,獨孤一鶴的說話便解答了大聖的疑惑。

獨孤一鶴與雕龍目光相對,雖然此刻後者在走火入魔狀態下,看誰都是一個「笑紅塵」的模樣,但從氣勢而言,這兩個「笑紅塵」不但不簡單,更是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威脅。

獨孤一鶴從頭到尾打量了一下雕龍,深深吸了口氣,過了半晌才吐出兩個字:「不俗。」

「對,當真不俗。」站在右側的壯漢也如此和應。

獨孤一鶴側頭看著壯漢,道:「果然是同族兄弟,眼光也是如此一致。而且不得不說,從剛剛一招來看,我竟從此人中看到你的影子。」

「嗯,確實如此。」

大聖聽到此話,先是一頭霧水,細想之下,立即大驚失色,耳邊猶如響起了一聲霹靂:「原著中獨孤一鶴哪有什麼同族弟弟。慢著,獨孤一鶴……獨孤……雕龍兄的劍法有此人的影子,難道……難道是……」

答案呼之欲出,而大聖也猜得絲毫不錯。如果雕龍並非出於走火入魔狀態,也肯定一眼把眼前人認出來。

因為這他就是雕龍的師父。

劍魔 – 獨孤求敗!

一想通此處,大聖心中嘩然:「遊戲竟然把金古的兩個同姓絕頂高手,變成同族兄弟!?那《風雲》中的劍聖獨孤劍、《仙劍奇俠傳》中的蜀山派掌門,同樣有劍聖稱號的獨孤宇雲豈不都是他們的同族兄弟?」

念及此處,大聖嚥下一口口水,心中默默地道:「天啊,這是什麼變態家族……」

說回現在,上官雕龍因被重重玄冰包裹著身子,擋住了面目,獨孤求敗也認不出他,但見到眼前人的內功與劍法,獨孤求敗也立即想起了自己的徒弟,心中疑道:「難道……真的是雕龍?」

既心存疑惑,獨孤求敗決定動手一試。

獨孤求敗眼中一亮,右手捏了個劍指,然後手腕一抖,一道洪厚無匹的劍氣立即從他指中激射而出,對著雕龍猛刺過去,這正正便是他「玄鐵劍法」中的直刺!!

劍氣磅礴,在獨孤求敗手中使出的直刺,不論力度還是角度都比雕龍所使的更為厲害,面對如此凌厲劍氣,就算是重重玄冰下的雕龍也臉色大變。但他終究是獨孤求敗的弟子,這玄鐵劍法也滾瓜爛熟,連忙使用冰劍朝著劍氣來勢從旁拍去。

「轟隆」一聲,雕龍整個人再次向後急飛,而通過一招,獨孤求敗也心中了然。

眼前的人,真的是他的徒兒上官雕龍!

「雕龍!」獨孤求敗心繫徒兒,連忙向前躍去,但見眼前白光一閃,雕龍的冰劍已攻到身前!


---------------------------------------------



雕龍鮮血狂噴,重重摔在湖面之中。

滾熱的血液粘在臉上,雕龍心中大駭,暗道:「剛剛那兩個笑紅塵竟然並非副本Boss?那這個肯定就是了!」但這個Boss的實力超乎他想象之外,就剛剛一劍而言,其包含了玄鐵劍法與獨孤九劍的法門,而且威力比自己更為強大。

「所以說,贏了他,肯定獎勵不少!」雕龍心中一喜,暗道終於去到副本尾聲,心道:「打敗這個Boss,獎勵肯定是逆天獎勵,我……我什麼都可以不要,只需要換回紫紗一命,那就足夠了!!」

見「笑紅塵」向自己躍來,雕龍把心一橫,從地上蹤躍而起,向對方強攻過去。

既立定心腸要打敗對方,上官雕龍也不作任何保留,雙手獨孤九劍與玄鐵劍法,配合自己領悟的劍意,還有寒極功統統使出。

他並不知道,通過接連與絕頂高手的較量,他「劍道」上的修為已不是戰前能夠比較,加上寒極功輔助下,此時此刻的他已漸漸踏入登峰造極之境,已然超越了真正的笑紅塵。

但即便是現在的他,即使他使出全力,他所有的招式盡被眼前的「笑紅塵」輕鬆化解。

不論自己如何變招,不論自己攻勢如何猛烈,不論自己如何多變,似乎都在對方掌控之中。

這「笑紅塵」,竟對他的劍法了然於胸!

上官雕龍越來越是焦急,他心念一動,吼叫一聲,手中兩柄冰劍交叉揮出,卻是峨嵋派中的一招「絕劍」與「滅劍」!

這兩招結合自己九劍理論使出,端的威力驚人,「笑紅塵」也眉頭一皺,想不到他使出這招,但一揮衣袖,右手一揮,仍是把此招輕鬆破解。

但,雕龍的絕不只如此。

劍氣四方八面向對方包裹過去,正是「八方藏刀式」!

「笑紅塵!去死吧!」


---------------------------------------------



獨孤求敗眼中一亮,

想不到徒兒經過段段時間,劍法竟然精進如此,他的劍法不論獨孤九劍還是玄鐵劍法,都不拘泥袋水,天下所有招式在他手中的可以順手粘來。這「有招」為「無招」的境界,竟然那麼快就能領悟,更讓獨孤求敗心想沒有收錯徒兒。

身子一旋,躍到半空避開,但聽暴喝一聲,上官雕龍已經追來。兩柄冰劍也向獨孤求敗兩脅激射而去。獨孤求敗武功高強,在半空中竟能轉身,同時劍指往雕龍肩膀一踏,整個人如大鵬展翅一般往後掠去,勘勘避過兩劍。饒是如此,兩柄冰劍也在他兩脅劃下兩道口子。

雕龍看到傷了對方,信心大增,立即乘勝追擊,但獨孤求敗一揮手,三道霸道劍氣攔腰劈去,雕龍舉劍一擋,再次被獨孤求敗震退!腳步一個踉蹌,又向後退了三步!

這一陣,雖然看起來兩者各有損傷,但二人修為也是高下立判。

雕龍心中越加焦急,他不知道自己的寒極功什麼時候會去到極限,急於擊敗眼前的大Boss,他蒼白的面容上透露出一絲驚訝,很快地,這絲驚訝又轉化成怒容。他把寒極功催至頂峰,一時之間,湖面之上竟冒起數十道冰刺,連帶他手上的冰劍,齊齊攻向剛剛落在地面的獨孤求敗!

獨孤求敗目光精準,已看出雕龍功力已經差不多耗盡,此時已是強弩之末。他見得來招,叫了聲好,再也不保留實力,劍氣使出,一震蓋天光雨向雕龍的冰劍冰刺迎將上去!

在旁觀看的眾人此時不禁握緊了拳頭,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兩人相拼。只聽劍交之聲不絕於耳,過了一會,才聽到雕龍發出一聲吼叫,再向後跌出。

眾人定神一看,同時大聲叫好,只因雕龍身上的玄冰已經盡數被獨孤求敗擊碎!但他的臉色還是白得嚇人,妖紅的雙眼也讓人知道他還是處於走火入魔的狀況!

按理來說,玄冰被擊破,那也應該會脫離走火入魔狀態,但雕龍雙眼仍是妖紅,那是因為他在副本裏的意識仍沒消散。

「我要換回紫紗!我要換回紫紗!」

他仍期望著擊敗副本之王,換回紫紗一命。

或許他自己也意會到,這是多麼虛無的奢望,這是多麼可笑的希望。

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是多麼的可笑,多麼的可悲。

或許是接受不了現實,或許是心緒大亂,身處走火入魔之境的雕龍,他的心神也是一片混亂,就如同真正的走火入魔一樣,此刻的他也不知自己該當如何,只能本能地發洩情緒。

「喝!」

雕龍最後一擊,冰刺如龍捲一樣,但聲勢雖大,仍何人都感到威力大不如前。

果然,獨孤求敗一個轉身就避開來招,順勢落在上官雕龍身後,上官雕龍正要轉身,卻見眼前一黑,然後臉上帶著不甘與悲痛,向前撲倒,就此暈去。
2020-08-23 10:02:51
第二十一章 - 貪嗔癡(中)

按理來說,上官雕龍在峨嵋山上大施殺戮,在情在理所有人都希望他擊殺。

但不知為何,他暈倒之後,全場竟陷入了一片沉默。

眾人看著暈倒的雕龍,想起他剛剛捨命為峨嵋派與笑紅塵等人相鬥,想起韓紫紗死時他那悲痛欲絕的表情,全部人都起了惻隱之心,不忍叫獨孤求敗下手。

獨孤求敗更是如此,他只是如老鷹捉小雞一般把瘦小的雕龍提在手裏,一臉同情地看著他。而獨孤一鶴也走到了他的身邊,道:「他就是你的徒兒。」

獨孤求敗點頭。

獨孤一鶴道:「雖然走向了負面的極端,但這也算是極於情極於劍的一種吧。」

「師叔!!」

滅絕等人走了過來,只見獨孤求敗對著獨孤一鶴拱了拱手,嘆了口氣道:「族兄,諸位,請恕求敗教導無方,雕龍他……」

獨孤求敗地位尊崇,就連心高氣傲的滅絕也對他行禮,然後拱手道:「前輩,這……也是命運弄人,怪不得你,更怪不得上官少俠……」說著,獨孤求敗嘆了口氣,輕輕搖了搖頭。

滅絕、神錫、大聖、找虹皓月四人互視一眼,也不知道說什麽好。獨孤求敗隔了半晌,道:「因情而傷,只能因情而愈,如果放任他在外闖蕩,也不知道他什麽時候會再次入魔……」

說到這裏獨孤求敗堅毅的臉孔牽起一陣黯然,還是自言自語地道:「雕龍,以你個性,你也不願再留此地了吧。」說罷也不理睬其餘眾人,轉身離去。只留下滅絕等人面面相覷。

一場激鬥過後,峨嵋派也恢復平靜。從大戰至今,看似過了很長時間,但其實也不過幾個時辰的事情。

峨嵋眾弟子開始打掃現場,收拾大戰後的殘骸。

整場大戰驚心動魄,到最後雕龍走火入魔,大家心中都可憐雕龍,沒有高調說起此事,雖然這件事情被在場的玩家錄成視頻發放上網,一段「冰魔屠峨嵋」的視頻成為俠魂玩家的茶餘飯後話題之一,但卻沒有人說出這「冰魔」的真實身份,導致樸素迷離。



江湖每天都有新鮮事情發生,過了一段時間,人們已經不想再去查究冰魔到底是何許人也。至於上官雕龍,也自此從江湖上消失。新來的玩家不絕,舊的玩家除了少許人之外也忘記了江湖曾經出過一個劍客一人力敵邪派高手,拯救了峨嵋派的危機。



上官雕龍這個名字就如天外流星,在江湖上曾經閃亮,匆匆在蒼穹劃出淒美的弧線,但瞬間即末,不留任何蹤影。





-----------------------------------------------------------






「洞庭波浪飐晴天,君山一點凝煙,此中真境屬神仙。

玉樓珠殿,相映月輪邊。



萬里平湖秋色冷,星辰垂影參然,桔樹霜重更紅鮮。

羅浮山下,有路暗相連。」




此乃五代前蜀詞人牛希濟所填之詞。此詞描繪的是洞庭湖秋夜的景色。上片第一句,極言洞庭之大。句中的飐字,並非寫浪濤的洶湧,而是指湖面廣闊,盡顯洞庭湖北通長江、南納四水之宏偉。第二句僅用「一點凝煙」描繪在湖面遙望君山的境況,既反襯出湖面寬廣,更為畫面增添一種朦朧美感。

下片開頭,牛希濟以「秋色」點名時令,一語盡把湖面之氣溫、天為秋夜包容於一句之中。最後寫的是洞庭湖畔桔林上的桔子經秋霜一壓,更顯紅豔嬌美。最末兩句,將洞庭湖與道教「第七洞天」的羅浮山聯繫一起,更讓人覺得洞庭如仙如幻,如若仙境。

現實的洞庭湖莫約三千多平方千米,《俠魂》內的洞庭湖雖是仿真度甚高,但也沒有辦法做到跟真正洞庭湖完全一般。饒是如此,遊戲內的洞庭湖以黃易小說「覆雨翻雲」中的怒蛟島為中心占地千里,也是極是秀雅。單單怒蛟島已是占地千亩,刀上山巒起伏,主峰怒蛟嶺矗立於島的中央,極是宏偉。

怒蛟幫的總部怒蛟殿便是建於半山腰中,一如小說內描述一樣,建於此地,形勢險峻,易守難攻。

怒蛟島沿岸一帶的低地熱鬧昇平,儼然就是一個小型的城市。島的東面有一條小小的新手村用木排圍著,新手玩家從村內絡繹不斷地進出,要儘快完成新手任務,踏入這多采多姿的江湖生活。島的西面便是酒樓、裝備店等設施,南北兩面則是生活玩家採取資源的資源點。

此時時值初春,洞庭湖湖面上的薄冰已盡數化解,在媚美的陽光照射之下,蔚藍的湖水與湖畔青蔥的林蔭相映輝煌。

也許是洞庭美色天下皆知、又也許「覆雨翻雲」中浪翻雲的事蹟膾灸人口,洞庭湖上盡是泛著一片又一片的輕舟。在觀賞洞庭如仙境一般的景色的同時,閉眼想像著小說內月滿攔江之時,龐班和浪翻雲一齊破碎虛空的景象。

有人望著半空呆呆癡望,仿佛忽然就會看到浪翻雲踏著一塊懸浮在空的岩石一般。也有人四處張望,希望能夠一睹這傳奇高手的風采。

一片小舟,在湖中駛過。

船上的人大家也甚是熟悉,正是大聖、找虹皓月與釋智。

大戰過後,大聖與釋智都心中有愧,既沒事先告知雕龍實情,也沒好好保護韓紫紗,導致之後悲劇發生。本來一開始二人都想放棄絕代雙驕任務,但昭虹皓月費盡唇舌,還是勸了二人接受獎勵。

之後,滅絕對釋智二人道:「老尼知道各位在做地靈宮任務,這地靈宮嘛,其實就在峨嵋山的谷地。其他人即使費盡心思也休得進內,但我派卻有一條天梯可以直達地靈宮門口,請三位隨老尼來。」

這番話聽得大聖傻眼,暗暗驚歎這遊戲系統也實在太能扯了。竟然把古、金兩系的劇情能融合到這種程度,不得不佩服遊戲公司的安排和設定。但想到連獨孤求敗與獨孤一鶴都能有同族關係,又覺得沒那麼特別了。

釋智二人隨著滅絕來到峨嵋後山一個懸崖,峨嵋後山有千萬個懸崖,這個懸崖所在之處更加極是隱蔽,要不是有滅絕帶路的話,恐怕二人再找十年也不會找到。

眾人到達之後,只見懸崖邊有一條長長的木梯直通谷底。他們走到懸崖邊一看,只見下面白花花的全是雲霧,整個山谷深不見底,二人雖然膽大,卻也不禁吞了一口口水。

後來他們從天梯爬下,直達地靈宮大門。適逢絕代雙驕劇情剛剛去到小魚兒被十大惡人中的蕭咪咪捉進地靈宮。進入地靈宮後也不強求改變劇情,所以整個劇情都跟原著沒有什麽變化。

他們一直等到蕭咪咪發現江、魚二人逃走的密道之時方自出手,在二人圍攻之下,輕鬆解決了蕭咪咪。然後從地靈宮中取走寶藏、又獲得五絕神功等自不在話下。

之後,五絕神功賣得一個好價錢,釋智也就完成門派任務。與昭虹皓月約定相見。
2020-08-23 10:05:38
第二十一章 - 貪嗔癡(下)

現在已是峨嵋一戰後的半年,三人重逢,談及舊事,想起雕龍與紫紗,均是唏噓不已,昭虹皓月更是目瞧遠方,二僧察言觀色,知道她心繫雕龍,只能面面相覷,不知如何安慰。

他們說著說著,話題自不然就會說到當日峨嵋一役,一談及此,四人均是感慨良多。既感歎歐揚手段之狠、也感歎起風雲對友誼的執著、更感歎知人口面不知心,想不到絕念竟是對方的臥底。

忽然,只聽不遠之處傳來一聲大喝,隨即有兵刃相交之聲。四人舉頭望去,卻見湖畔的青蔥草地之上,有五人正拿著兵刃相鬥。大聖凝神一看,失聲叫道:「起風雲?」

其餘人眺望過去,只見那些人中的其中一個手持單刀,身穿白袍,相貌俊美無比,正是起風雲!

只是此時的起風雲身上白袍已經沾滿鮮血,一件白袍被染得一片片竭色,只見他此時正被四人圍攻,其中一人手持長劍,看服飾應是華山派的弟子;一人身穿鮮紅色袈裟,手中拿著一柄血紅色長刀,自是血刀門徒;剩下的兩人身穿錦衣華服,均是空手,但行招之間掌中都泛出一陣碧鱗色光芒,正是星宿派的弟子。

這五人均是高手,現在圍著起風雲猛攻,只見起風雲已經開始力感不支,刀法漸見散亂。只聽那血刀門弟子冷笑一聲,道:「起風雲,你可想到自己會有此一天?」

起風雲淒然一笑,朗聲道:「廢話少說!來吧!」說著手中單刀「刷刷刷」攻了三下。四人不欲硬拼,盡皆退後一步。那血刀門弟子沉喝一聲,手中血刀舞起一團刀網,數到血箭向起風雲激射而去。與此同時,那華山派弟子也清喝一聲,一柄長劍竟是當做暗器一般脫手向起風雲擲去!正是華山劍法中的一招「天外飛龍」!至於剩下的兩名星宿派弟子,則站在一旁,竟沒出手。

起風雲見得這兩招都甚為厲害,由其是華山弟子那招「天外飛龍」,一不小心便會被這招在身上捅個透明窟窿。他連忙耍起刀網,聽得「鐺鐺」數聲,兩者的招式都盡被起風雲盡數擋住。

只見兩名星宿派弟子眼中精光一閃,二人同時起動!兩者一左一右分別先向起風雲射出一枚碧鱗火焰,然後各自左手從懷內摸出一包東西,向外一灑,一團白色的粉末向起風雲緩緩飄灑過去。

「三笑逍遙散!!!!」

昭虹皓月皺眉道:「不好!!起風雲這次死定了!!」她知道這三笑逍遙散只能用在毫無防備或者已受內傷的人身上,如果對方內力比自己強的話,這三笑逍遙散不然不但會毫無效果,還會反彈過來,可謂極之兇險。

這兩名星宿派弟子的內力遠遠比起風雲要低,但他們仍敢使用三笑逍遙散,那只能說起風雲極大可能已經受了內傷。

她猜得沒錯,起風雲在這之前已經受了內傷,此時見到三笑逍遙散撒到自己身上,起風雲神色一黯,隨即大喝一聲,用盡身上僅餘的功力,使出一招「八方藏刀式」!

這招「八方藏刀式」,在四周形成一個刀網漩渦,刀網帶動四周氣勁,竟是連上仍在空中的三笑逍遙散,向那四人攻去!

四人叫了一聲,那兩名星宿弟子躲避不了,登時就被起風雲這招了賬。其餘兩人雖然躲過了刀網,卻也吸入了三笑逍遙散,只見三人仰天詭異地笑了三聲,各自倒在地上,斃命而去。

看到這場廝殺,昭虹皓月心裏面甚是不舒服,同時也大惑不解,問道:「起風雲不是歐揚的朋友嗎?怎麼邪派陣型的人都要殺他呢?」

大聖乾咳了兩聲,道:「皓月姑娘忙於重建峨嵋,可能沒有聽說,江湖消息,說起風雲因為相助歐揚攻打峨嵋,事後便被胡一刀逐出師門,成為胡家棄徒,同時成為正派陣型的公敵。就在這個時候,歐揚也宣佈與起風雲斷絕關係,並說任何邪派聯盟的玩家如果能殺掉他的話,均會有所獎勵。所以……」

昭虹皓月輕輕歎了口氣,幽幽地道:「知人口臉不知心,這歐揚當真作惡多端,起風雲為了他才被正派聯盟追殺,他竟能做出這種忘恩負義之事。若是雕龍在……」

一說起雕龍,眾人又是一片默然,大聖道:「對於歐揚這種野心家來說,友誼是建立在利用價值上的,起風雲被逐出了師門,遭到了正派聯盟的追殺,這樣一來他對於歐揚來說已經完全沒有利用價值了。現在邪派聯盟實力較弱,肯定受不了正派聯盟的進攻,未免被對方連累,歐揚還不立時跟起風雲割席麼?」

眾人沉默半晌,釋智忽然問道:「皓月姑娘,你……知道雕龍兄近況如何嗎?」

昭虹皓月默然不答,她目光瞧向看不到盡頭的湖邊,釋智大聖順著她目光望去,卻是什麼也看不見。

昭虹皓月幽幽歎了口氣,道:



「不知......或許......他還在等吧。」


------------------------------------------------



洞庭湖畔有一青年,一襲及地長袍,他身材瘦削矮小,配上這件長袍,仿佛被風一吹便會飄走一般。他的臉容不算英俊,但五官還算長得標緻,由其一雙大大的眼睛,讓人覺得如星星一般明亮照人,只是定神一看,便會感到星星似被黑夜隱去一般黯然失色,看得人心中泛起一陣哀傷。



青年呆立湖邊,思緒陷入回憶中。



剛巧有一鐵掌幫女弟子,在湖面上以輕功水上漂疾奔,有另一鐵掌幫的大漢從後追趕,呼喝著女弟子,讓她別跑。

青年食指輕輕一抬,那鐵掌幫大漢立即肩部中劍,完全不知發生何事,就跌入湖中,一時間狼狽異常。

前方的女弟子見奇變頓生,也是呆了一呆,她四處張望,剛好看到岸邊的青年。

雖然不知是否青年救她一命,但女弟子還是對著他點頭示好。青年看著女弟子,心裏面想起無數前塵往事。

見青年一直癡癡地看著自己,女弟子心感尷尬,同時略感害怕,也不知這是什麼怪人,於是施展輕功,扭頭離去。

青年輕輕歎了口氣,望著女子遠去的背影,低聲道:



「紫紗……」



「紫紗……」






《貪嗔癡 全卷完》
2020-08-23 10:08:42
本來想早午晚分開三段po 賺下閱讀數,但...........

好似都係一炮過咁樣睇係觀感最好。

好啦~

《貪嗔癡》響連登雖然po左無耐。但十分十分十分(三次十分,因為很重要)感激讀者支持。呢三十個正評,小弟銘記於心,再次向各位致謝!

尤其係感激Duncan、三條腿、靈魂、小狗等等經常留言幫手推PO的巴打絲打~

今晚補充後記~ 到時見~
2020-08-23 10:28:47
Sad end
2020-08-23 10:43:07
上面打漏左摸托,sor

係啊。呢個某程度黎講係我第一次寫ge 完本作品 + sad end黎。
2020-08-23 11:20:18
突然想駁故
如果我係雕龍,應該會直接棄game
2020-08-23 11:29:14
九陰真經
2020-08-23 11:30:31
一年後復活既紫紗已經唔識佢
2020-08-23 12:32:46
根據我溝女嘅經驗,有第二個之後就會放低之前嗰啲 我諗我入game的話可以做入大理段氏做王爺
2020-08-23 12:33:40
放手啦施主
2020-08-23 13:46:02
thx 巴打
期望有更多作品
2020-08-23 17:07:11
好睇
2020-08-23 21:29:03
後記

大家好~ 陪伴大家4個月的《貪嗔癡》,今天大結局了。

這是10年前的作品,也是我第一本完本的武俠(網遊)小說。

雖然經過重修,但其實好多東西我都沒有改,所以大家也會看到我當時很嫩的寫作技巧和故事鋪排,實在讓大家見笑了。

當年撰寫本作時,其實小弟沒有看過網遊小說,而且由於武俠類的小說對小弟影響極深,於是寫著寫著,就把網遊當成了真正武俠來寫。

所以在本作劇情中發生的事,只要忽然想起「哦這只是遊戲」,就會有多少違和感,也或許是覺得本作裏的主角太過中二毒宅,才會如此入戲吧XD

而《貪嗔癡》的命題,其實就是對應本作中各人不同時期的心路歷程,歐揚對權力的「貪」,起風雲對友情的「癡」,飛雁子笑紅塵的「嗔」,以及雕龍的「貪嗔癡」。

這些與實際上佛教的三毒其實尚有不少距離,也是取個字面上的意思意思罷了。

如前言所說,《貪嗔癡》本是好友作品的外傳,此次重修,主要為脫掉「外傳」的本質,正式成為「獨立」作品,以下就公佈下幾個與舊版最大的相異之處。

1. 增加遊戲的遊戲性與設定。舊版本裏,比現在更少關於遊戲裏面「修為」系統的描述,所以在重修的時候加了進去。

2. 燕南天寶藏時,增加昭虹皓月與雕龍的互動。舊版在峨嵋禁地山洞之中,是滅絕與雕龍相鬥,昭虹皓月對雕龍產生好感的過程可謂極度突兀,所以在重修版就變成昭虹皓月vs雕龍了。

3. 紫紗死的時候,增加解伏筆回憶。舊版紫紗死的時候沒有那一大段話,某掌看了舊版後,說一般讀者應該沒留意那麼細,紫紗死的時候忽然說自己NPC,就會很突兀。所以除了過程中增加伏筆暗示外,在紫紗gg時還特意加插一大段剖白,連接之前所有的伏筆。

4. 舊版中,紫紗並沒有在峨嵋一戰中犧牲,而是之後與雕龍在洞庭湖遊山玩水時被獨孤求敗所殺。獨孤求敗痛下殺手的原因,是他見雕龍愛紫紗遠遠勝於愛劍,為逼雕龍專注劍道,所以擊殺紫紗。

5. 承接上面,也是如此原因。重修版獨孤求敗拜訪獨孤一鶴,阻止雕龍的一幕,這些是全部新寫的。所以也解答了恆河兄提及為何獨孤一鶴明明在後山,但滅絕沒有求援。雖然道理上能解通(滅絕覺得自己能夠Handle),但實際上因為這是後改的劇情,所以不多不少會跟舊劇情有少少衝突。

6. 舊版打敗入魔雕龍的,是浪翻雲。

7. 舊版雕龍入魔,其實會「武俠/玄俠」一點,就是本人真的氣瘋了到處殺人。這也是我最不滿意舊版的地方,事關遊戲當中,要瘋掉其實真的很不合理。所以重修版就改成進入走火入魔副本,然後雕龍會自己覺得打爆副本可以換回紫紗(這裏也是對應他的「癡」)



好了~ 新舊版的不同基本上說完了~

再容許我碎碎唸一下~

這部作品,對我的寫作路影響算是挺深的。

比如說,雕龍的愛財但有情有義,其實算是《易水》南冉的最最最最最雛形。

還有我對獨孤九劍的理解,也算是《易水》劍七絕裏面的靈感來源。

讓我感到驚喜的是,想不到過了10年,貪嗔癡仍受到不少讀者的喜愛,在此再次感激大家。

蕉園的恆河兄、靈器兄、滔滔筆絕、Kinghei、墨賢兄;

連登的三條腿、鄧肯、摸托、靈魂;

還有等等等等每個按讚、留言的讀者。

謝謝你們。

《貪嗔癡》尚有一部後傳,待完成修訂後......

江湖再聚。

再見!
2020-08-23 21:29:43
多謝~
2020-08-23 21:29:57
多謝巴打支持!
一定會有!
2020-08-23 21:30:17
你放手啦施主
2020-08-23 21:30:36
其實係真係會咁。

但我唔忍心寫呢幕出黎。
2020-08-23 21:31:07
其實本作係base on 網金去改。
我係無玩過九陰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