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 * 網遊 】《貪 . 嗔 . 癡》

351 回覆
36 Like 0 Dislike
2020-07-20 01:36:11
推到同penana同步
2020-07-20 08:58:53
第八章 - 倚天(下)

基本上這裏只有NPC們在原地驚歎,其餘玩家們自然知道這個結果,此時,雕龍搭了一句話,道:「聞得峨嵋後山有處禁地,乃是峨嵋派歷代掌門人厝靈之所,莫非就在這裏?」

其實如果按照原著劇情,倒還要等趙全海與馮天雨手中的火把熄滅、小魚兒提問之後,邱清波才會說出這句話,只是雕龍一來擔心火把熄滅之後白駝山眾人回突然施襲。當然,正常偷襲他並不害怕,可是他卻擔心對方用毒物來進行偷襲,所以趁火把熄滅之前便立即提出這句,希望加快任務進程。

他這句話提醒了白駝山眾人,其中一名白駝山弟子便大聲道:「哪裏有比棺材還好的藏寶之地?」

嘯雲居士目光閃動,對著那白駝山弟子大吼一聲,道:「閣下何人?想陷我等於不義耶?」

那白駝山弟子被王一抓這樣一喝,轉眼望向首領,只見首領乾咳兩聲,朗聲道:「在下乃白駝山首徒歐揚,未知大師有何指教?」雕龍與釋智大聖互視一眼,均是一副「怪不得他武功這麼高」的神情。

果然,「白駝山首徒」的名字果然起了作用,只見王一抓等人臉色變幻了數回,嘆了口氣,道:「好,我們就看看這棺材裏面都是什麽吧。」說罷便要伸手把石棺揪開。

就在這時,四面石壁突然開除了八道門戶,八道強烈的燈光自門中筆直射出,照在眾人身上。

眾人被這燈光一照,一時間竟是動彈不得,眼睛更無法睜開,隱約只瞧見光後人影憧憧,劍光閃動,卻瞧不出是什麽人來。

只聽一把女聲自燈光後響起,道:「神錫師弟,這幫妖人竟敢擅闖本門聖地,罪必當誅,動手!」只聽這把聲音洪亮之極,竟不比任何一個男性高手的長嘯弱得哪去!

女聲剛落,一把男聲應道:「是!」這人雖然只說了一個字,但卻自有一種凌厲逼人的氣概。

從這兩人的對話,雕龍等人可以肯定那把男聲便是絕代雙驕內的峨嵋派掌門人神錫道長。在遊戲裏面的峨嵋掌門乃是滅絕師太,適才那把女聲竟能稱呼神錫為「師弟」,難道那人就是滅絕師太?

雕龍想到這裏,忽聽白駝山一名弟子大喊道:「住手!白駝山首徒在此,你們…」

那人話未說完,只聽那女聲冷笑道:「不報家門還好,白駝山這種妖邪,我滅絕必然滅之絕之!」雕龍聽到這裏,不禁心道:「果然是滅絕!」只聽滅絕怒喝一聲,震得四周的燭光晃了一晃,怒道:「奸賊!受死吧!!」

「受死吧」三字出口,數十道劍光自燈光處激射而出,如雷轟電擊,直取在場眾人咽喉要害!

雕龍正要出手,只見大聖從後走了上來,說道:「讓貧僧來!」言罷他雙手不斷畫圓,峨嵋派弟子的劍也攻不上前,盡皆停在三尺之外!想是大聖仁慈不下殺手,只以因果轉業訣中的小轉業把來劍引開,峨嵋眾弟子方不會被自己的劍招反彈。

上官雕龍瞥向遠處的白駝山眾人,只見他們已與峨嵋弟子交起手來,歐揚雙手負後沒有參戰,飛雁子站在他的身後不斷冷笑。

再瞥向小魚兒,只見他被兩三把利劍指著,嘴裏不知道在說什麽。雕龍微微一笑,自然知道小魚兒按照原著劇情忽悠別人,心想花無缺應該也差不多到了,小魚兒性命自然無礙,於是注意力也不放在他的身上,反而聚焦在燈光後,只看到一條瘦長人影的滅絕師太身上。

雕龍也預料不到滅絕師太會跨越體系出現在這個地方,但轉念一想,既然滅絕師太是掌門,有人闖入禁地她親自出手也是非常合理。只見雕龍想著想著,只覺眼前一晃,一道白光掠過,那條人影已經沖入人群,廝殺起來!

只聽滅絕師太大喝一聲,忽然從她的身上透出一道火紅色光芒,雕龍自知她是運起了峨嵋九陽功,只見她隨手一揮,一道金色的劍影揮出,「嚓嚓」兩聲,馮天雨與邱清波的兵器頓時斷為九段飛在半空,而他們兩人也同時喪生於滅絕的劍下!

滅絕剛剛揮出的金色劍影,正是傳說中的倚天劍!

滅絕足不停留,殺了二人之後,立即衝向白駝山弟子!

歐揚看見滅絕來勢洶洶,知道白駝山內並無一人能打敗已進入先天境界的滅絕,他瞥了一瞥身旁的飛雁子。豈知飛雁子竟視作不見,歐揚臉上一紅,淡淡地道:「飛雁子先生,你……能比得上滅絕麼?」

飛雁子雖然明知歐揚用的是激將法,可是他的性格就是如此的容易受到挑釁,他冷哼一聲,也不多說,身形一晃已經來到滅絕面前,立即拔出手中長劍便向她攻將過去!

二人以快打快,飛雁子一劍刺向滅絕雙眼,正是葵花寶典中最常用的一招,哪知道滅絕竟猶如不見,倚天劍直接刺向飛雁子胸口。

飛雁子自然不會跟滅絕這樣拼法,只好立即變招,一個轉身,順勢劍勢一拖一拉,由直刺變成橫削,「嗤」的一聲在滅絕左肩劃上一道,若不是滅絕已經運起了峨嵋九陽功,恐怕這胳膊就得送給飛雁子了。

滅絕中招後暗暗心驚,立即把倚天劍舞得密不透風。果然,「鐺」的一聲便把飛雁子手中長劍削為兩截!飛雁子變招甚快,左手輕輕在斷劍上一撥,斷劍竟從一個異常詭異的方向攻向滅絕,又在她的身上劃上一條傷口。

滅絕接連中招,心中又驚又怒,倚天劍「刷」的一劍疾刺對方咽喉,但飛雁子身法詭異,豈是如此容易便能刺中?只見滅絕刺了個空,脅下露出了一個大破綻,飛雁子嬌喝一聲,舉起手中的斷劍便刺了過去!

但這破綻卻是滅絕故意露出來的,飛雁子甫一動手,滅絕立即拖回倚天劍,重重格在飛雁子的斷劍之上,清脆的「啪」一聲,飛雁子的長劍再次斷開,同時他虎口劇震,胸口一悶,一口鮮血便要噴出來。此時眼見滅絕左掌竟快要劈到自己面門,連忙後退。

只聽「啪」的一聲,竟踏上他斷掉的長劍劍鋒,此時滅絕的左掌已經劈到面前。飛雁子想也不想,立即舉腳一挑,斷劍劍鋒立即向滅絕腹部激射過去,要跟滅絕拼個同歸於盡!

顯然遊戲裏面的滅絕也不是笨蛋,見到斷劍來勢犀利,也不強求劈死飛雁子,身形一轉,向後便退;同時飛雁子也往後一躍,拉開二人距離。雖然適才在招數上占了優勢,但對方內功與寶劍均太厲害,不禁讓飛雁子大覺麻煩。

其實滅絕情況也不好得哪裏去,只因剛才交手瞬間,他已發現對方劍術遠遠超越自己所學範圍,現在拉成平手,也不過是自己仗內功深厚與身有寶劍,正當二人心中各有所想之時,只聽幾下風聲,洞內所有燭光竟同時被打滅,整個洞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燈光熄滅後,雖有一陣靜寂,但驚咤聲立即又再響起,數十人在黑暗中紛紛呼喝:「誰!?」

很快燈光便再亮起,只見包括滅絕師太在內,眾峨嵋弟子貼在右壁,其他人也聚在一起。

燈光下卻多了兩個人,只見這兩人衣衫雪也似的潔白,頭髮漆也似的烏黑,那皮膚卻更白於衣衫,眸子也黑於頭髮。

雕龍看著這兩名女子,又看了看滅絕和飛雁子,撓了撓頭,心道:「哇噢,來得這麼快,我還沒看夠葵花寶典呢。」
2020-07-20 15:10:41
sor 我仲喺度 但真係見唔到noti
2020-07-21 08:32:11
第九章 - 皓月(上)

縱然心裏面已有準備,當雕龍和白駝山眾人看到適才刹那間打滅燭火的人竟是兩個看起來嬌弱無力、弱不禁風的絕色少女之時,心裏仍不禁打了個突。

那兩名白衣少女神情冷傲,此刻在這峨嵋後山禁地靈堂中的,可說無一不是江湖上成名的人物,就算是峨嵋弟子也是千萬玩家中百裏面挑一的好手,但這兩個白衣少女兩雙眸子微微上翻,竟似未將任何人瞧在眼裏。

嘯雲居士眼角瞟了瞟神錫道長,突然冷笑道:「有人闖入峨嵋禁地,峨嵋子弟居然還在眼睜睜瞧著,這倒是江湖中前所未有的奇事。」

他這一句話引起眾峨嵋子弟一陣騷動,臉上均已有了怒容。

白衣少女卻神色不動,右面那圓臉的白衣少女冷笑道:「荷露姐,你可聽見了,這地方原來是咱們來不得的。」

那荷露冷冷地道:「天下無論什麽地方,咱麼要來便來,要去便去,有誰能攔著我們?有誰敢攔著我們?」

滅絕、神錫二人忍不住怒叱一聲,厲聲道:「哪裏來的小女子,好大的口氣!」兩聲怒叱出口,峨嵋弟子哪裏還忍耐得住,幾道劍光如青龍般交剪而來,直刺白衣少女們的胸腹。

白衣少女卻連瞧也未瞧,直到劍光來到近前,纖手輕輕一引一撥,手上綻放出一朵嬌麗的雪白荷花,幾柄閃電般次來的長劍刺進荷花後聽得清脆的一聲,荷花化成片片雪白的花瓣緩緩飄落在地,而那幾柄長劍竟被撥了回去!

「刷刷刷!」

幾名峨嵋弟子手上的劍要不格在同伴的脖子上,要不刺進同伴的手臂上,他們雖然只受輕傷,卻也足夠讓他們心膽俱裂,只因他們想起一門古系(*註)中的絕學…...

(註:古系 = 古龍系列,金古梁溫黃 = 金庸、古龍、梁羽生、溫瑞安、黃易。)

「好一招移花接玉!」

也不知道誰說了這一句,在鴉雀無聲的洞内清清楚楚傳入各人耳中,引起一陣騷動。

所有沒見識過移花接玉的NPC盡皆悚然失色,而玩家們則是十分興奮,終於能夠親眼目睹這古龍小說裏面的神技!

神錫道長面如灰色,滅絕師太翹起嘴角冷笑。

歐揚雙手負後,仍是一副深不可測的樣子;飛雁子則揪起衣角捂著嘴嘻嘻冷笑,一雙精光四射的眸子在兩女身上不停打轉。

荷露淡淡道:「現在你總知道咱們是哪裏來的了,你還嫌咱們的口氣太大麽!?」

神錫還沒答話,滅絕師太已怒道:「移花宫又怎樣?別人怕邀月憐星,我滅絕倒是不怕!」

荷露柳眉一豎,冷冷地道:「你這老尼姑恐怕連我兩位宮主一招也接不了,識相的快點把燕南天的寶藏取出來,其實咱們也不想要,只不過想瞧瞧而已。」

滅絕狠狠地瞧着荷露,正要出手,神錫連忙從後輕輕一拉滅絕衣袖,低聲說了兩句,只見滅絕臉色變幻了數遍,然後重哼一聲,轉過身去背對著兩名少女。

神錫淡淡道:「燕南天跟我派毫無關係,他的寶藏又怎麼會在峨嵋?」

雕龍不熟原著,對此還沒有太大感覺,但大聖在旁聽得嘖嘖稱奇,只因他覺得系統安排得也委實太絕。要知道滅絕師太跟絕代雙驕的故事根本牛頭不搭馬嘴,可是系統既安排她前來守護禁地,又巧妙地利用移花宮二女的冷傲,再配合神錫對移花宮的畏懼,這一下來劇情流暢非常,恐怕沒有看過原著的玩家也會以為本來劇情就是這般呢。

大聖這一分神,荷露與神錫幾句對話登時沒有聽到,待定過神來,只聽神錫皺眉道:「姑娘若是不信,那也是無可奈何。」

另一少女冷笑一聲,道:「誰說無可奈何,咱們要搜!」

神錫勃然變色,喝道:「要搜?」說到這裏本來背對衆人的滅絕師太霍地轉過身來,一雙怒目盯在二女身上,馬上便要動手。

只聽那少女說道:「不錯!搜!我瞧這幾口棺材就是最好的藏寶之地,你就先打開來讓咱們瞧瞧吧!」

「找死!」滅絕師太怒喝一聲,金光一閃,「嗆」的一聲倚天劍再次出鞘!金色的劍光化成一條游龍,帶着一聲清脆的龍吟噬向二女!她暴怒之下,這一劍正是她畢生功力所聚,當真是快如電擊,勢若奔雷,聲勢之威,震人魂魄。

雕龍等人瞪大了眼睛,暗道滅絕師太比起在原著中本該出手的神錫道長功力厲害何止數倍?即便花無缺如原著一般來到,又如何能夠用一雙肉掌對着滅絕手中的倚天劍?

未待細想,卻見二女顯然懾於滅絕的劍勢,冷傲的臉上都露出一絲懼色。兩人身形一閃,一左一右避了開去。

「別說我欺負後輩。」滅絕哼了一聲,把倚天劍向旁扔向一名女弟子,那女弟子誠惶誠恐地伸手接著,滅絕道:「皓月,你去把這兩個小妖女的首級拿來!」

上官雕龍望向那名峨嵋弟子,只見她年紀甚輕,看上去也不知有沒有二十歲,明目皓齒,一臉溫文嫺靜,十分的端莊漂亮,完全不似一個江湖中人。那女弟子接過倚天劍時仍在遲疑,卻聽滅絕暴喝道:「皓月!動手!」

皓月看上去有點為難地點點頭,低聲道:「得罪了。」

「不必得罪!你去把她們的首級拿來!」

皓月顫巍巍地點點頭,上官雕龍還在心想為何滅絕會讓一個玩家對抗移花宮,然後下一刻他就知道了答案。

「刷!」

金光大盛,眾人譁然。

譁然的並非因為倚天劍出鞘,而是女子的劍法!

快!很快!

金光閃動,兩名移花宮弟子也是臉色大變,齊齊再次向旁讓開,但女子劍法極佳,一劍刺空,手腕一抖,倚天劍幻化出數片劍花直取二女咽喉,她這兩招雖前後有別,但由於劍招過快,竟似同時攻向二人一般!

雖然先聲奪人,但上官雕龍能看出女子武功不比移花宮弟子高得哪去。他既讀過原著,自然知道這只是一場誤會。不論是女子殺了移花宮弟子,還是被移花宮擊殺,兩個門派豈非平白無故交惡?一念及此,他立即拔出青鋼寶劍直取皓月背門,逼她回劍自保。

皓月聽得風聲,立即回頭,手中倚天劍「刷」的一聲直接劈去,上官雕龍見她臉上紅光大盛,竟是峨嵋九陽功!

「哇噢!這玩家厲害欸!」峨嵋九陽功乃門派絕學級別的內功,上官雕龍想不到眼前這嬌滴滴的姑娘竟然習得,他只覺熱勁撲面,晃眼間倚天劍已攻到眼前。

雕龍自然不跟倚天劍硬拼,抖腕之間已攻出五劍,五劍所指之處盡是皓月招中破綻。皓月見到玩家阻止自己本已吃驚,待看到對方如此厲害更是臉色大變,正要變招之時,雕龍第二劍已經點到她破綻之處,只能再次變招。

豈知連變數招,她的招式始終未使到一半,雕龍的劍尖便已經指在她下招破綻之處。要知道峨嵋劍法跟獨孤九劍、葵花寶典完全不是站在同一個層次上,這就是為什麽之前滅絕與飛雁子甫一交鋒便身中數招的原因。

也幸虧遊戲系統甚為平衡,峨嵋派的招式雖然只算中等,但内功在各大門派中卻是上級水平,峨嵋九陽功與武當的武當九陽功、少林的少林九陽功並列為三大九陽神功殘章,端的十分厲害;而其醫術以及輔助技能更是犀利,「峨嵋金頂功」的「普渡衆生」有群療效果,在日後大型的幫派戰中,峨嵋這種奶媽型的門派雖不能稱雄,但也必定成為各大門派爭相拉攏的對象。

此刻與上官雕龍過招的女子名為昭虹皓月,乃滅絕的得意弟子之一,單以武功來說,昭虹皓月已是派中一數二的高手。此刻與雕龍交手,很快就得知此人厲害至極,昭虹皓月也不笨,知道自己劍法不如對方,立即就想用倚天劍去削雕龍的兵刃,偏偏雕龍剛剛看了滅絕與飛雁子交手後早對她的倚天劍留上了神,出招盡走邊鋒,不與對方劍鋒硬拼。

於是,不但是昭虹皓月,在旁觀戰的滅絕老臉也漲得通紅,雖見對方沒有傷害昭虹皓月之意,但己方的面子往哪裡擱?但滅絕又不欲出手被人說以大欺小,無可奈何之下只能怒吼一聲,向眾弟子下令道:「峨嵋弟子聽令!先把那兩個妖女殺掉!」

峨嵋弟子發了聲喊,數十柄長劍同時向兩名移花宮弟子招呼過去,那兩名移花宮弟子被圍在中央,縱有絕世的心法妙傳,也難敵這數十柄雷霆怒劍。

看到這一幕,雕龍不但不擔心二女,面上還露出微笑。只因他知道自己這麼一摻合,相信花無缺很快就會出場。可是昭虹皓月見此,以為對方輕視自己,她雖嫺靜,亦不由得著怒,於是再也不顧自己身上破綻,倚天劍化成七道金光,向雕龍頭、雙肩、胸膛、小腹、雙腿刺去。

​​​​​​​
2020-07-21 15:30:09
東南p牌真係好輸蝕
2020-07-21 17:36:41
都唔知幾時先搣得甩
2020-07-21 22:05:19
多啲同你傾計推post
2020-07-22 08:36:46
第九章 - 皓月(下)

試問雕龍又怎麽知道自己的微笑惹事呢?見得這七劍雖然厲害,但破綻同樣明顯。他眼明手快,手中青鋼劍疾點皓月胸膛。本來他這一招並非最佳破法,可是雕龍知道其他破法使將出來必定立時就把對方給秒了,所以就用這招逼她回劍自保。

豈知昭虹皓月面對雕龍此劍,竟是一時間反應不及,不但沒有回劍自保,更因收勢不及,向前多邁了兩步!

這次輪到雕龍吃了一驚,連忙收劍向後急轉,避開了這七劍。皓月不知對方有心讓她,繼續挺劍前刺,又是一道金光向上官雕龍疾刺過去。

這段過程看似漫長,其實只過了兩秒左右,雕龍眼見峨嵋弟子攻向兩女,心知花無缺頃刻間便要出現,不必再糾纏下去。眼見皓月的倚天劍當胸刺來,於是看準來勢向側讓開,順勢向後一躍重新拉開距離。

皓月一劍刺空,她雖知道並非眼前人對手,但師父命令不得不從,正欲立即再上之際,卻見雕龍忽然大喊:「小心!」

昭虹皓月一怔,還沒來得及反應,手中的倚天劍已經向對方揮出。只見上官雕龍咬了咬牙,然後……

橫劍迎向倚天劍!

什麼!?

上官雕龍一直避免與倚天劍硬碰,為何現在會橫劍擋格?

下一刻,聽得「喀嚓」一聲,上官雕龍手中的青鋼劍應聲折斷,但同時昭虹皓月手腕劇痛,身子向旁直直摔開,原來上官雕龍運起內勁,透過青鋼劍把自己震飛!

「刷!」

與此同時,劍光一閃,一道黑影無聲無息從昭虹皓月剛剛所站之地掠過,由於上官雕龍剛剛推開皓月,正值僵直之時,反而閃避不了,被黑影撞個正着!

雕龍見黑影已來到身前,立即運起劍意,稍稍把對方的攻勢偏移,但終究慢了一步。一把長劍「噗」的一聲從自己左胸透胸而過!雕龍不用細看,也知道在場做出如此卑劣之事的人只有飛雁子!

「雕龍!」

自上官雕龍與昭虹皓月交手,韓紫紗目光一直沒離開過對方。本來她見雕龍穩佔上風,這一顆心便放了下來。卻不料奇變頓生,飛雁子竟忽然出手暗算,韓紫紗嚇得呆了,大聲叫了出來。

飛雁子抽出長劍,大蓬鮮血從雕龍傷口如噴泉一般涌出來,然後「砰!」的一聲巨響,飛雁子以不比撲來迅速的速度向後飛開,重重摔在人群之中。原來雕龍中劍後右腳踢出,竟把飛雁子一腳踢飛!

本來以雕龍拳腳上的修為,即使要他再打一百拳踢一百腳也難傷飛雁子分毫。偏偏飛雁子一招得手後心神略分,竟想半空躍起直接把雕龍腦袋砍掉,雕龍起腳之時他剛好躍起,以至雕龍這腳不偏不倚正好踹中他胯下,直接被雕龍踹得飛了出去。

畢竟雕龍受傷後毫無力度,這腳並沒有對飛雁子造成任何大傷害,他在半空中順勢翻了個筋斗,甫一着地又向雕龍猛撲過去。

看得情勢大變,韓紫紗如何不急,正要上前,卻被大聖一把拉下,二僧身形一晃,便要上前救援。

二人甫一動身,忽覺身旁一陣勁風襲來,只好立即舉手擋格。「砰」的一聲,二人被這股勁力震得退了兩步,定神一看,只見歐揚站在他們與雕龍中間嘻嘻冷笑。

再看雕龍時,只看得大聖等三人憂心如焚。只見他左胸血流如注,一件長袍已被染成了鮮紅色。他撫着左胸,拿着半截青鋼寶劍勉力擋格飛雁子如鬼魅、如幻術的葵花寶典。

其實幸虧雕龍剛才及時運起劍意,把飛雁子長劍盪開數寸,他才不至於被前後夾攻當場秒殺。饒是如此,雕龍手中的青鋼寶劍還是被倚天劍削成兩截,此時手持斷劍,加上失血過多下,他開始左支右挫,應付不來。

雕龍擋了兩招,只見飛雁子大喝一聲,躍在半空,一招辟邪劍法中的「辟邪辟易」向雕龍攻去。雕龍正要提氣,只覺眼前一花,喉嚨一甜,一口血噴了出來,腦袋一重,往後倒了下去。

瞧見雕龍昏倒在地,飛雁子不禁欣喜若狂,要知道他一心殺人,從不在意手段光明與否。此時不但沒有為自己卑鄙的行為感到一絲羞恥,更覺正常之極。

當他一劍正要刺穿雕龍眉心,忽覺身旁一陣罡風襲來,他身在半空無法轉向,只能舉劍擋格。

「砰」的一聲,飛雁子心中暗道:「誰的内力如此強悍?」正欲運勁相擋,卻發現這股勁力倏地消失,飛雁子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勁力再次襲來!

飛雁子沒料到滂湃的勁力竟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立即被轟了出去,重重撞在一塊大石上,尚未着地在半空中已狂噴鮮血。倒地後看着也躺在地上的上官雕龍,心懷不忿地緩緩昏倒過去。

飛雁子才剛暈去,只見一道白影從入口掠了出來,在滅絕師太的呼喝聲中閃入劍光。

刹那間,只聽劍擊之聲不絕于耳,數十柄長劍一齊落在地上,別人誰也瞧不清這些劍是如何脫手的。峨嵋弟子一個個捧着手腕驚呼後退,心裏還是糊裏糊塗,仿佛是在做夢似的。

忽然,洞内傳來一陣清香,一片片鵝毛大的荷花花瓣從洞頂緩緩飄落,開始時只有三數片,後來越落越多,恍如下雪一樣。

衆人不明就裏,不敢亂碰這些白色花瓣,只見這些花瓣落到地上便瞬間消失,竟似毫無殺傷力。韓紫紗輕輕接過一片,嘆道:「好漂亮。」

忽聽一人接口笑道:「多謝。」

滅絕師太怒喝一聲,正要出手,那把柔和的聲音又道:「師太請恕晚輩無禮,若非貴派道友向婦女人家動粗,弟子萬萬不會胡亂出手的。」

燈光下,只見一男子從洞頂緩緩落下,待衆人一看清,心中一震。只見這男子長得極為好看。

少年劍眉入鞘,眼似流星,面如冠玉,唇若塗脂,英俊之中帶點華貴,華貴之中帶點女性的漂亮,洞内有不少美女NPC與玩家,一和他對比起來也就黯然失色;

他身上雖普普通通穿了一件白麻衣衫,但那種華貴的氣質,已非世上任何錦衣玉帶的公子所能及。

到此刻為止,他也只不過說了寥寥數語,但他的溫文,他的風度,就連盛怒中的滅絕師太也冷靜下來,不自覺地抱拳還禮道:「足下莫非亦來自綉玉谷移花宮?」

白衣少年道:「弟子花無缺,正是來自移花宮,本宮中人已有多年未在江湖走動,禮數多已生疏,若有失禮之處,還請各位包涵包涵。」


除NPC之外,其餘人等早就知道來人便是絕代雙驕的男二號花無缺。特別是大聖、釋智與歐揚三人。

為什麽這樣說呢?原来適才雕龍遇險,大聖、釋智再按捺不住,釋智取出金杖,把羅漢伏魔功運至頂峰,也顧不得會不會犯殺戒,一招韋陀杵法中的殺著猛向歐揚砸去;另一邊廂,大聖也把因果轉業訣催至頂峰,雙掌齊出,平平推向歐揚。

二人左右夾攻,氣勁把歐揚的長袍吹得鼓了起來,歐揚也不敢怠慢,向後退了一步,半蹲在地,聽得他「嘓」的一聲,雙掌也是平平推了出去。碰巧這個時候就是飛雁子躍起、雕龍昏倒之時。

三道勁力相交,三人均是晃了一晃,正欲再度運勁之時。這個時候,三人只見一道白影在身旁掠過,他們本來相斗的功力卻不知如何被輕輕一撥,竟全部攻向半空中的飛雁子。縱然他們均不是飛雁子的對手,但三人加起來的威力何其巨大?飛雁子硬接之下登時受了重傷。

此時大聖等知道原著劇情的玩家便知道那道白影便是花無缺,歐揚十分識趣地回到白駝山眾弟子之中。而花無缺用移花接玉把峨嵋眾弟子的劍擊落的同時,順勢把暈倒在地的雕龍送到韓紫紗三人手中,韓紫紗等人幫雕龍止血等事自不在話下。

眾NPC看著這完美無缺的花無缺,顯然有點手足失措,舉止難安,幾個人口中呐呐,居然說不出應對之詞。心中忐忑不安,暗想這事會不會再有變數。

原本沸騰的洞穴,一時間又陷入一片死寂。
2020-07-22 08:50:22
好呀
係咪兩個po 都傾
2020-07-22 12:49:49
轉下場先
2020-07-23 01:32:24
祝你快啲搣甩
2020-07-23 11:51:42
第十章 - 無缺(上)

荷露見場內之人都被花無缺所攝倒,環顧一周,大聲道:「我家公子來了,這棺材可以打開瞧瞧了麽?」


滅絕師太與神錫道長面色又是一變,但他還未出言,花無缺已緩緩道:「藏寶之事必屬子虛,在下只望各位莫要中了奸人的惡計,從此化干戈為玉帛,今日之事,從此再也休要提起。」

花無缺的語氣溫文之極,客氣之極,本已成為殺戮戰場的峨嵋禁地,竟然化戾氣為祥和,化殺氣為和氣。

此時雕龍已經半醒過來,只見自己挨著牆壁躺在地上,瞧見韓紫紗淚流滿臉地看著自己,雙手緊握著自己浴血的右手,眼淚不斷劃破她吹彈可破的雪白臉龐,墜落在雕龍染滿鮮血的長袍上。雕龍無力地笑了一笑,道:「喂,現在不是拍泡菜劇喇,要看泡菜你看紀言去。別哭成這個樣子……」他忽然強烈咳嗽起來,強作輕鬆道:「死了還能復活嘛,也不會怎樣喇。」只見韓紫紗重重搖了搖頭,哭得更加厲害。

雕龍往旁邊瞧了一瞧,只見大聖與釋智正竭力在自己傷口上倒草藥,但似無甚效果。只能苦笑道:「早知道一劍給那個死太監殺了就好,現在這樣一點一點的掉血感覺真不好受。」

大聖沉聲道:「少說話!」說罷又把一份草藥敷在雕龍傷口之上,但剛敷上去便被血沖回出來。大聖嘆了口氣,轉頭去看着釋智,搖了搖頭。

雕龍輕鬆一笑,剛好聽到花無缺最後一句,低聲向大聖釋智道:「小魚兒馬上就要出去了,你們倆趕快跟上,我反正是對這寶藏沒有興趣,你別管我,很快血流乾我就去復活了…...那死太監...…」想起飛雁子,雕龍猛然咳嗽起來,不忿地盯著也在遠處療傷的飛雁子,心道:「哎唷,不知這樣算不算任務失敗?若被偷襲導致任務失敗,那可就不值了。」

忽然,韓紫紗握著雕龍的手,淚水不停劃落,她看著氣息越來越薄弱的雕龍猛然搖頭,泣道:「不!!不!!你不能死!!」

雕龍虛弱地笑了笑,道:「喂喂喂,幹嘛,只是去復活點報到而已,不要搞到真的生離死別的樣子。」他漸漸也沒有力氣說話,他只覺時間過了一分,自己的生命又過少了一分。

大聖與釋智對望了一眼,果然見到小魚兒已經離開山洞,他們齊聲向雕龍道:「雕龍兄此言差矣,你若不是為了幫我倆找寶藏又怎會這樣?你休得再說,我們進退與共!大不了一起完成不了任務而已!」

二僧話聲剛落,就聽到滅絕冷聲道:「說得好!」只見滅絕與花無缺身形一飄來到雕龍身旁,「啪啪啪」幾下點了雕龍數個穴位,只見一道金光從滅絕指上冒出直透進雕龍體內。

當金光透入雕龍體內之後,一道青色光芒從雕龍的傷口之中直射出來,與此同時,花無缺從懷內取出一顆晶瑩剔透的藥丸放進雕龍嘴裏。雕龍吞下之後,但覺自己四肢舒暢異常,同時火辣辣的傷口漸漸變成清涼無比,胸中鬱結大為紓解。他緩緩舒了一口氣,知道這條命自是無礙。

韓紫紗在滅絕與花無缺幫雕龍療傷的時候一直注視著,到此時方長長舒了口氣,見到雕龍還不忙向自己做了一個招牌傻笑,不由得破涕為笑,輕輕打了雕龍一下,雕龍輕輕牽了牽韓紫紗的手,韓紫紗心中一盪,不由得手抖了一下,雕龍以為她心中不喜,連忙鬆手摸了摸鼻子以作掩飾。

滅絕看到雕龍臉色轉好,知道他已無大礙,冷哼一聲,雙手負後道:「險些錯傷好人。」

她這話一語雙關,雖說雕龍之傷與她並無直接關係,之所以她說的險些錯傷好人,指的卻是移花宮二女,她這樣的行為,顯然是跟移花宮示好了。

聰明如花無缺也曉得這點,他拱手道:「這位少俠既是仗義相助,也得要師太手下留情才行。」

滅絕微笑點了點頭,顯然對花無缺的態度大感滿意。

此時雕龍傷口已經痊愈,站起身來拱手道:「多謝師太、花公子相救,晚輩在此感謝萬分。」

滅絕瞥了雕龍一眼,道:「以後少俠有什麽事,儘管找老尼,能力範圍之內的老尼義不容辭。」

上官雕龍一愣之下,方才會意。想是滅絕師太歉於劈斷了自己的青鋼寶劍,偏偏峨嵋山上又沒別的寶劍可以償還,當然啦,她也不會笨得用倚天劍來賠。所以便向雕龍說出這一句,欠下一個人情債。

「叮!系統提示:恭喜閣下完成隱藏任務【解救峨嵋派危機】,與峨嵋派友好度大增。峨嵋派友好度為:友好。」

雕龍心中一喜,暗道能不能靠現在與峨嵋派的關係弄到寶藏,既不用踏著別人的屍體來取得,何況更是自己差點用生命換回來的,那可心安理得得很。

正當他仍在思緒中意淫的時候,花無缺又道:「少俠捨身相助我派弟子,花無缺在此謝過。」

「叮!系統提示:恭喜閣下完成支線任務【移花宮重出江湖】,與花無缺以及移花宮友好度大增。與移花宮友好度:友好;與花無缺友好度:莫逆之交。」

「什麽??與花無缺是莫逆之交?」

雕龍差點就叫了出來,按照原著所述,除了大壞蛋江別鶴與小魚兒之外,花無缺幾乎沒有一個真心相交的朋友,可見他高處不勝寒,雖對人客氣,但卻總保持一段距離。現在竟然對自己好感度大增…

「花公子你客氣了……」雕龍決定試探一下,果然花無缺連忙說道:「少俠若是給面子的話,喚我兄弟便可。」

小喇叭!兄弟!?這太幸運了吧?雕龍心裏狂喜一下,道:「在下上官雕龍。承蒙不棄,花兄也喚我兄弟就可以。」花無缺點了點頭,道:「雕龍兄劍術高超,還望以後多多指教。」

雕龍正要從花無缺和滅絕身上撈點什麽油水的時候,忽然想起已經離去的小魚兒,卻又不敢出言提醒二僧。於是向二僧頻打眼色,二僧會意之下也不多說廢話,向花無缺與滅絕說了幾句客氣說話便即離去。

「叮!系統提示:恭喜閣下參與完成【燕南天寶藏任務(一) 】,獎勵:黃金一百兩,二千江湖聲望,以及青鋼寶劍(仿製)一把。」

「青鋼寶劍?」

青鋼寶劍(仿製),鋒利:非常普通質地:非常非常普通

介紹:獨孤求拜弱冠年所用的青鋼寶劍仿製品,材料為下等青銅,造型美觀。

雕龍注目一看,果然外形與青鋼寶劍差不多,可是鋒利度卻差了不止一個等級,雕龍不禁鬱悶了一把,喃喃道:「蒼蠅也是肉啊…」

只見黃一抓、黃雞大師等NPC陸續離開,正當雕龍與韓紫紗以為一切風波暫時已經平息之時,誰知滅絕師太霍地轉過身來,倚天劍在空中虛劈一下,對著正走出路口的白駝山一眾喝道:「誰都可以走,白駝山的妖孽,給老尼留下命來。」

滅絕怒喝聲中,峨嵋弟子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頃刻間已平息的峨嵋禁地刹時閒殺氣沸騰,數十道身形一閃,白駝山一眾即時被峨嵋弟子團團圍着,無數把長劍盡指著歐揚等人咽喉,只待滅絕一聲令下,便馬上動手。

之前與峨嵋派的激鬥之下,現在白駝山一眾連上重傷的飛雁子也只不過剩下六人,其餘的都已被峨嵋弟子所殺,歐揚身處劣勢仍然面色不變,冷眼掃一掃四周,冷笑道:「峨嵋派以多欺少,不怕被武林同道恥笑麼?」

他這一句當然是說給極要面子的滅絕師太聽,哪知滅絕師太雙眉一豎,道:「現在我是在鋤奸,誰跟你說武林規矩了?」
2020-07-23 13:12:27
2020-07-23 14:30:56
2020-07-23 14:33:46
咁就要加速了
2020-07-23 15:33:04
聽日有啦~
2020-07-24 08:52:16
第十章 - 無缺(下)

歐揚聞言朗聲一笑,道:「願問師太一事!」

滅絕揚一揚眉,道:「老尼就讓你死之前死個明白,說罷!」

眼見歐揚冷冷的道:「敢問師太我們犯了何事?」

滅絕道:「你們濫殺無辜,闖入峨嵋禁地心懷不軌,其心可誅!」

歐揚冷笑一聲,道:「濫殺無辜?」他指了指地上那些非峨嵋弟子的屍體,道:「這兩人又犯何罪?只是無辜被騙闖入禁地,難道師太你不也是濫殺無辜麼?」

滅絕為之一窒,只見歐揚又道:「進來這裏的人,誰不是滿手血腥?誰不是因為被燕南天寶藏所騙而來到這裏?難道這裏所有人都是濫殺無辜麼?」他搖了搖頭,續道:「不,只因這裏所有人都是為了自保,為了自身利益,即使是師太,也是為了自己門派的利益罷?」

滅絕怒道:「胡說八道!」

歐揚立即打斷滅絕的話,昂首道:「怎麼是胡說八道?我們又有什麽錯了?難道說你們峨嵋派殺的人就沒有問題,我白駝山殺的人就有問題了?又難道說因為我們是白駝山弟子所以就該殺?那邊的鐵掌幫弟子又該不該殺?」

「我歐揚自出師以來所殺之人均是這次為了和我爭奪寶藏之人,如果你殺我是為了鋤奸,那也請你把還在峨嵋山各處爭鬥的玩家全部殺掉!」他說一句向前走一步,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已經站在洞口,但沒有一個峨嵋弟子敢動手,甚至連滅絕也為之語窒。

歐揚雖然是強詞奪理,但也沒有可以反駁的地方。

上官雕龍眨了眨眼睛,心道這可比裘千仞那段「深情表白」可要高明得多,起碼滅絕真的不能因為他在這次任務中殺人便冠以「濫殺無辜」為罪名。也幸好這只是遊戲初期,如果到中期或者後期歐揚就不能說出這句話了。

峨嵋派等人面面相覷,歐揚也不等眾人反應,昂首挺胸地帶隊離開,一時之間禁地再次陷入沉默,眾人皆在咀嚼歐揚適才的話。過不多時,花無缺等人便即告辭。

雕龍瞧在眼裏,自然知道他們的離去會推進整個任務的進程。花無缺這一離去,便會遇上小魚兒。雕龍現在相信無論細節方面怎樣變化,劇情的大體方向卻是不會改變,總之花無缺即使要在這裏殺掉小魚兒,也會有其他玩家諸如大聖釋智搗亂,總之結果就會是小魚兒如原著一般墜崖,然後就遇上在懸崖中央洞穴的獻果神君與沈輕虹了。

所以他倒也不擔心,第一,小魚兒那邊有武功不錯的大聖和釋智看著,就算他們不是花無缺的對手,可是要保住小魚兒的命肯定沒有問題。至於白駝山一眾?他們目標顯然就是寶藏,又怎會那麼笨去搗亂呢?

就基於這兩點,雕龍根本不擔心會有什麽變卦,而且他早就對寶藏失去興趣了,所以找不找到寶藏對他來說意義也不大。

他見洞內的人都走得七七八八,現在只剩下他、韓紫紗與一眾峨嵋弟子。他撓了撓頭,忽然感覺有人看著自己,向旁一看,原來是剛剛與自己比鬥的峨嵋弟子正關切地看著自己。

雕龍咧嘴一笑,向那女弟子招了招手,但他還是不想對著整幫道姑,於是就別過滅絕,轉身離開洞穴了。

折騰了一個晚上,雕龍等人步出石洞禁地之時天色已泛魚肚白。雕龍伸一伸個懶腰,只聽耳畔一響,兩人從遠處邊向他打招呼邊走過來,定神一看,原來是釋智與大聖。

四人聚首,雕龍自然詢問二僧任務進展如何。釋智咧嘴一笑,道:「一如原著,小魚兒過了不多久就遇上花無缺,小魚兒見過花無缺厲害自然不會那麽笨走過去給他殺啦,所以...…」說到這裏這貌似老實人的傢伙居然還故意停頓一下吊吊雕龍胃口,續道:「他借詞說換個地方比試,花無缺這沒心機的小白臉自然答應,就跟原著差不多,小魚兒故意摔下山崖,花無缺等人也走了。」

「那你們有沒有查過那個山崖?」雕龍追問道。

「那當然有。」釋智面有難色地道:「只是那個山崖納,哎唷……高得很啊……看都看不到底,說實話我還不敢跳下去呢。」

「不跳是正確的。」一直沒有說話的大聖插嘴道:「從哪方面看系統都不會要我們干這種弱智的事,獻果神君也不會這樣沒頭沒腦地亂拉人進山洞。」

釋智笑道:「對,我跟師弟商量後,決定如原著一般等吧,反正也急不來。」說罷看了看雕龍,問道:「雕龍兄弟,你跟不跟我們一起去完成任務?」他這一聲雕龍兄弟,顯然已經把雕龍當成自己人了。

雕龍一來也頗喜歡釋智和大聖兩人,二來覺得反正也別的事情,再看看在旁一直沒有吭聲的韓紫紗,忽然想起一事,便道:「兩位大師,跟你們一起完成任務是沒有問題的,可是我有一個要求。」

二僧對視一眼,齊道:「請說。」

雕龍道:「如果這次任務獎勵物品中有五絕神功,我希望這獎勵物品歸紫紗所有。」

二僧連上韓紫紗一震錯愕,都想不到上官雕龍竟然提出這樣一個要求。釋智想也不想直接說好,至於大聖則沉默半晌,看了看韓紫紗才答應雕龍的要求。

韓紫紗茫然看著雕龍,她想不到雕龍竟然主動開口幫她預留了這本秘籍,一時間心内一陣溫暖,充滿柔情地看着雕龍,臉上掛着幸福的微笑,雕龍感受到她的目光,也朝她看過去。兩人對視之下,同時臉上一紅,同時別過臉去,又一次九點半式的錯過機會。

忙了一天,眾人也是累了,釋智與大聖也相繼下線,並約好之後再聚。上官雕龍紅著臉,偷看了韓紫紗數眼,才依依不捨地離開遊戲。

翌日,四人再原地相會。眾人從山上走下,快到山腳之時,忽聽後面有一把女聲大叫道:「四位留步!!」

四人轉過頭來,只見一名峨嵋女弟子匆匆跑來,喘着氣道:「四…..四位請留步,師父有請四位一聚。」

雕龍四人相視一眼,問道:「不知尊師找晚輩有何指教?」

那女弟子恭敬地道:「四位上到峨嵋便會知曉。」

四人心裏帶着斗大一個問號,隨着這名峨嵋女弟子上山。

一行五人快步而走,過不多時已經來到峨嵋派正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塊碩大的門牌,門牌之後是一個碩大的練武場,練武場另一端有一大殿。只見這練武場中央是一大片青瓦空地,從門牌望去,左面放著各式各樣武器架子;右面擺著數十個練功銅人。此時的練武場,密密麻麻地排滿了峨嵋弟子,人人神情嚴肅,卻無人練武。雕龍雖感奇怪,但也沒有多問。

眾人繞過練武場走入大殿,只見這大殿甚是雄偉,想必便是峨嵋派主殿。此時殿內也排滿了人。雕龍很快就注意到,第一排的都是如神錫道長般和滅絕同輩的NPC;NPC後兩排的弟子穿著淡綠色道袍,袖子繡有五條黑線;再後兩排的弟子也是淡綠色道袍,但袖子上的黑線則變成四條;往後幾排如此類推,去到第十排的弟子剛好就在大殿的盡頭,他們的袖子上只有一條黑線。換句話說,再往後衣袖上沒有黑線的弟子只能排到大門之外了。

滅絕坐在上首,那女弟子帶着雕龍四人從殿側走前,雕龍凝目一看,原來數日前在禁地內的峨嵋弟子,都是袖子上有五條或者四條黑線的高手所組成,也難怪能與實力不俗的白駝山一眾鬥得難分軒輊。女弟子把衆人帶到滅絕面前,道:「師父,上官少俠四人帶到。」

滅絕點了點頭,道:「鶴兒,此次事件我派傷亡如何?」

第二排弟子之中走出一名女子,她樣子秀雅,卻冷冰冰的毫無表情,眉頭長年深鎖,一副抑鬱模樣讓人看得不甚舒服,這名女弟子叫作茶鶴,乃峨嵋首徒,她向滅絕躬了一躬,朗聲答道:「輕傷二百七十,重傷八十,戰死一百。」

滅絕點點頭,嘆道:「此事當真無妄之災,鶴兒,復活的弟子如何儘快補回倒退的功力,這事就交給你了。」

《俠魂》沒有等級設定,有別於其他網遊死亡掉級的懲罰,《俠魂》玩家死亡後所有武功修為倒退一個月,可是到了這個設定到了後來被太多玩家投訴而廢除,這就屬於後話。

茶鶴應了一聲,退回自己的位子,她眼尾不斷飄向雕龍等人,滿臉狐疑之色,卻又不敢多問。

待交待完茶鶴後,滅絕難得地一臉慈祥看著上官雕龍等人,微笑道:「上官少俠劍法卓越,老尼有要事希望少俠幫忙,不知少俠意下如何。」

後續任務?

四人想也不想,齊聲道:「師太請說,要是在晚輩能力範圍的,晚輩自然義不容辭。」

滅絕滿意地點了點頭,緩緩地道:「適才白駝山歐揚寄來戰書,說七日後將會率領邪派同盟攻打峨嵋。老尼並不懼怕此等邪魔妖道,只是之前我派已經損失慘重,勢孤力弱下怕難以抵抗群魔。還望少俠伸出援手,協助老尼抗敵。」
2020-07-24 13:34:28
2020-07-25 09:53:31
第十一章 - 同盟(上)

「邪派同盟?」

滅絕向茶鶴打了個眼色,後者又從隊列之中走出來,道:「戰書上說明,這次邪派同盟包括白駝山、天下會、鐵掌幫、星宿派、血刀門、商家堡、無牙門、日月神教、白蓮教等八派,於七日後午時正式攻打我派。」

大聖與釋智駭然變色,上官雕龍看著臉色如同被人踢中肚子的兩僧,一臉好奇寶寶地問道:「怎麼了?」二僧立即一頭黑線,齊聲道:「你這都不知道麼?這只是遊戲初期啊!也不知那歐揚耍了什麼手段,竟然能那麼快就集合邪派聯盟,這規模的戰爭,不是那麼容易的啊!」

茶鶴搭嘴道:「兩位大師所言甚是,雖然商家堡、白蓮教可以直接無視,但血刀門、鐵掌幫……」

「啊!這兩個不怕!」上官雕龍笑道:「他們的門派首徒都被我幹掉過了欸,不算強喇,安啦安啦沒事兒沒事兒。」

瞧著上官雕龍一臉輕鬆地說自己擊殺一刀無血和傾血傾城,在場的所有人均自無語,一頭黑線,心想這二人都是一流高手,怎麼此人說來就像對方是垃圾一樣。茶鶴乾咳兩聲,續道:「日月神教與天下會,暫時沒聽說有什麼高手,這倒是能夠放心,我憂慮的反是白駝山、星宿派與無牙門。」

「姑娘說的可是蛇陣、毒陣與鼠陣?」說話的是對原著熟悉無比的大聖。

原來白駝山有一個陣法可是讓人聞之色變的毒蛇陣,無獨有偶,無牙門也有一個陣法讓人感到毛管悚然的老鼠陣!在《射鵰英雄傳》與《絕代雙驕》裏面對這兩個動物陣法都有共同的描述——噁心!

峨嵋派絕對以女弟子居多,想象下這麼噁心的兩個陣法使出來,女生看到都有什麼反應?驚叫!!逃跑!!當然,一些特別強悍的女生會主動走過去攻擊的是例外之中的例外,可是即使有這一小部份的強悍女生,她們哪能敵得過成千上萬的耗子和毒蛇。

此外,星宿派的毒功也是不容忽視,腐屍毒,飛星術,三笑逍遙散,哪個不讓人聞之色變?峨嵋派醫術雖然厲害,可解得了星宿派種類繁多、設備齊全、居家旅行、無色無味、殺人於無形的毒嗎?

茶鶴點頭稱是,道:「還有人數問題,峨嵋山上玩家弟子莫約有六百個左右,雖然有不斷刷新的門派NPC,可是六百個弟子中有一百個人因為戰死武功倒退一個月,在這場仗裏面恐怕幫不了什麽。」

上官雕龍等人相顧點頭,心想邪派聯盟的門派只需每派出一百人,人數上已比峨嵋派加起來要多了,如此一來,這場仗還是不容樂觀。

茶鶴言罷,大殿之内沉寂了半晌,忽然第二排中走出一名女弟子,說道:「師姐雖然說得有理,但我認為不用如此悲觀。」上官雕龍四人望去,只見這個峨嵋女弟子長得一雙大大的眼睛,雪白的肌膚,神情上充滿陽光起色與自信,與茶鶴形成極大對比。

這女子頓了一頓,續道:「首先,他們可以同盟,難道我們就不可以了麼?我認為我們大可聯絡各大門派前來相助;其次有關老鼠毒蛇陣,其實只要有了援軍,我們就可以借一些有音波功的同盟來對付。所以,情況未必如師姐你說得那麼嚴重呢。」

那女弟子話聲剛落,茶鶴本已冷冰冰的面容更顯陰沉,她向滅絕躬身道:「弟子並非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只是陳述雙方利弊而已。此戰關乎敝派生死存亡,弟子作為門派首徒,當即肩負重任,守衛我門。師父,弟子不才,希望能夠指揮這次守山大小事宜,望師尊成全!」

茶鶴說這段話時擲地有聲,尤其說到門派首徒四字時,更有意無意地加重語氣。上官雕龍等人看在眼裏,看了看那女弟子,再看了看茶鶴,心道:「怕且這兩人是門派首徒的競爭對手了。」

滅絕點了點頭,道:「鶴兒作為門派首徒,為師也覺得理應讓你好好歷練一番,好罷,這次守山事宜,由你全權指揮。絕念,你從旁協助,要讓那幫妖人見識下我派手段!」

茶鶴頷首道:「謝師父!」身邊叫絕念的女弟子也道:「絕念一定會好好輔助師姐,必定不負師父所托!」

滅絕面露微笑,顯得甚是滿意,她向雕龍等人道:「這事老尼已交給茶鶴處理,希望四位鼎力相助。」言罷緩緩揮了揮手,道:「鶴兒,你先帶四位到廂房休息吧。」

茶鶴應了一聲,把身子轉過來面對雕龍四人,冷冷地道:「四位請跟我來。」

雕龍四人隨茶鶴從大殿後門走出,這個時候雕龍才看清茶鶴的模樣。只見她身材甚高,竟不比雄偉的釋智矮得哪裏去,比雕龍更高出大半個頭。在陽光之下,她的肌膚更顯得雪白無瑕,只是一襯上她那副晚娘臉,雕龍就覺得有點兒陰森恐怖。

想著想著,茶鶴已經領著眾人來到一間廂房,她語氣依舊冰冷地道:「四位請便,我還有要事要做,恕不奉陪。」言罷還沒等四人有所反應,已經轉身離去。

「靠!」待茶鶴一走遠,有點大男人主義的雕龍第一個罵了出來:「我們招誰惹誰了?過來幫忙還要擺著一副晚娘臉過來!」

脾氣也算暴躁的釋智也按捺不住,狠狠地道:「就是!從我們進大殿開始就這樣盯著我們,倒像我們占了她們便宜一樣!」

「小喇叭!」雕龍與釋智齊聲罵了一聲。

韓紫紗也是甚為不爽,忿忿不平地道:「既然這樣我們也不要幫他們了!直接走人!」

「那可不行。」雕龍即使給了她一個爆栗,道:「這是滅絕師太要我們幫的忙,你們沒有注意到嗎?此事雖然沒有系統提示,但我覺得如果能夠順利幫峨嵋派抗住的話,對燕南天寶藏任務,或許有所幫助也說不定呢。」

很有修養一直沒發脾氣的大聖點了點頭,道:「雕龍兄弟說得對,我也是這樣想的。」他頓了一頓,續道:「雖說這次歐揚號召邪派聯盟攻打峨嵋並非預定的劇情,但歐揚這個行為卻和原著峨嵋山的狀況不謀而合。所以我覺得滅絕叫我們回來或許跟劇情有關聯!」

眾人點了點頭,雕龍接口道:「所以怎樣也好,對這個晚娘我們一定要忍…...」話未說完,只聽一把聲音從遠方傳來:「呵呵,幾位別這樣說我師姐喇。」這把聲音如鶯聲燕語,雕龍等人認得這把聲音的主人,只因她正是剛才大殿中的絕念。
2020-07-25 09:57:05
絕念
2020-07-25 13:47:33
女人
2020-07-26 10:04:35
可解得了星宿派種類繁多、設備齊全、居家旅行、無色無味、殺人於無形的毒嗎?

叫埋蘇州唐家霸王槍坐陣有無得諗
2020-07-26 10:36:18
咁,邊度有得買呢?
2020-07-26 10:39:52
第十一章 - 同盟(中)

只見絕念走了過來,抿嘴笑道:「要說人壞話,也得進房間再說嘛,站在這裏那麼大聲,要是給師父或者其他師妹聽到那怎麼辦呢?」說罷眼尾掃了掃雕龍,一臉微笑地看著四人。

眾人被她這麼一說的確有點不好意思,韓紫紗輕輕拖著絕念的手,道:「反正我們都悶得很,不然姐姐跟我們一起進去聊聊天?」

絕念咯咯笑道:「哎喲,我哪有那麼俊的妹妹吶。」說罷有意無意瞥了雕龍一下,道:「我想你們也先別進廂房呢,剛剛茶鶴師姐說一個時辰後便開會呢,我想還是一起去?」

雕龍搖了搖頭,有點生氣地道:「茶鶴又沒叫我們去,這樣冒上去不太好吧。」釋智等三人也有同感,雖然雕龍這話說得有點不客氣,可是也說出了他們心底話,於是一起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絕念又是一笑,望著雕龍道:「上官少俠豈是如此小氣之人?師姐自拜入峨嵋以來一直也是這樣冷冰冰的,卻不是對你們才這樣哦。」

對著絕念這種待人友善的,雕龍四人本來滿腹脾氣也發不出來,可是要他們就這樣參加大會麼,又覺得沒有這個道理,雕龍正要說話之時,忽見一名峨嵋男弟子從遠方趕來,看到絕念之後臉上閃過一絲奇怪的神色,然後向雕龍四人鞠躬道:「上官少俠、釋智大師、大聖大師、韓女俠,茶鶴師姐有請各位參加待會的會議。」

「好喇,你先回去吧。」絕念笑著把這個峨嵋弟子打發之後,轉頭笑道:「我說得沒錯吧?那四位是否賞臉呢?」

除了從沒出口傷人的大聖以外,其餘三人均老臉一紅,雕龍摸了摸鼻子,尷尬笑道:「這個……我說正事要緊嘛……哈哈」說罷他無視了其餘三人鄙視的目光,向絕念笑道:「有勞絕念師太引路。」

絕念板起了臉,道:「不許叫我師太!都把我叫得老了!」她雖板起了臉,但顯然就是開玩笑的語氣,雕龍等人也是一笑帶過,如果換是對著茶鶴,想必雕龍等人都沒有這個興致了。

四人再閒聊一會,便隨著絕念走到後院一個房子,推門而進,只見這開會的地方是一個碩大的房間,其實遊戲裏面的房間屬於一種副本的存在,基本上除了房間主人授權的人外其他人都一律進不了,當然,如果是楚留香等有特殊輕功的人是例外。

這個房間比一般的房間大上了兩三倍,一張碩大的桌子放在正中央,圍著桌子坐的除了茶鶴之外,還有三個男玩家、四個女玩家,還有五個空著的位子顯然留給絕念和雕龍四人;至於桌子四周擺了約莫十張椅子,十張椅子的主人分別是兩個男玩家與八個女玩家。雕龍心裏面一陣冷汗,暗道峨嵋果然女權當道啊。

「咳咳……」茶鶴待雕龍等人坐下之後,清了清嗓子,道:「好,我們開始本次會議。」

當雕龍仍在思考峨嵋女權當道和絕代雙驕版的峨嵋衰落有沒有關係的時候,其中一名女弟子忽然拉長聲音道:

「本次會議流程如下。第一,由茶鶴師姐說出大致制敵方針;第二,討論細節;第三,分配任務。首先請大師姐發言。」

說罷茶鶴又是乾咳了兩下,這讓雕龍等四人頭上一片黑線,覺得這怎麼是抗日神劇的地下會議橋段啊?但見其他峨嵋弟子竟然面上絲毫沒見異樣,似是已經習慣了這種開會模式。

茶鶴乾咳兩下之後,語氣依舊冰冷地說道:「人數上,我派遠遠不及對方,我們要守住峨嵋,第一個方針就是找援軍,起碼要在人數上拉少與對方的差距。第二個方針,根據上官少俠所說,白駝山與無牙門兩種噁心的陣法,我們女子自然不會走過去跟這些畜生打,所以初步建議是讓援軍負責對付,可是如果真找不了援軍的話,那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

「所以我們要練習一種暗器手法,以及要大量收購各種暗器,並且在短期內讓我派弟子習得這種技能。第三,對方八大邪派殺將過來,且不論群戰力,單說八個門派首徒我派也沒有那麼多高手能夠迎戰,雖然商家堡的基本上可以無視掉,血刀門的首徒一刀無血據說在這次任務中死了一次,也可以無視。但其餘六人都不是泛泛之輩,特別據說有個會葵花寶典的……」

說到這裏,茶鶴瞥了雕龍一眼,續道:

「更是厲害,所以我們得好好討論屆時怎樣對付這些高手。」說到這裏她頓了一下,冷冷地道:「我說的說完了。」

絕念立即說道:「師姐,援軍方面有哪些提議?」

茶鶴冷冷地瞧了絕念一眼,道:「這正是我擔心的,之前的燕南天寶藏任務把各門派的人都惹來了,我派無論正邪雙方都得罪了不少,怕就怕我們求救的時候對方拿這事來說。」

絕念想了一想,道:「小妹與丐幫、武當、全真教、古墓派、怒蛟幫、五嶽劍派都有點私交,不然讓小妹去聯絡一下?」

茶鶴依然冰冷地看了看絕念,想也不想地道:「好的,此事就勞煩師妹了。」

絕念微笑的臉色忽然一僵,似是沒有猜到對方如此反應。但茶鶴說完之後就一直看著絕念一言不發,沒有再說一句話。絕念看了看四周,只見其他高層弟子都看著自己,她歎了口氣,道:「好的,小妹現在就去辦。」說著就離開房間。

「好,我們繼續。」

茶鶴言罷,釋智念了一個佛號,待衆人目光都停在他身上的時候,他雙手合十道:「貧僧來自少林寺,願意回寺要求增援。」

茶鶴道:「貴派的武功小妹一向敬仰,可是貴派向來不許殺生,這場戰役兇險萬分,若有此限制,小妹恐怕貴派的高手來到也會綁手綁腳。」

釋智打斷茶鶴的話,道:「如果是滅絕師太手書一封,想必師父也會派下任務。」

茶鶴沉吟半晌,向身邊一位男玩家道:「待會議結束,帶大師到師父那。」言罷看着釋智道:「大師說得有理,但寫信一事小妹不敢自作主張,還望大師親自和家師商量。」說罷頓了一頓,續道:「第一方針基本上討論完結,關於第二方針收集暗器手法一事,大家有何建議?」
2020-07-26 21:12:50
東南兄對獨孤九劍嘅見解獨到又合理,我睇完醍醐灌頂。坊間多數辯論九劍定重劍境界高; 我亦未曾諗過可以突破九劍之間嘅界限,真正達到逍遙自在,無招勝有招。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