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 * 網遊 】《貪 . 嗔 . 癡》

351 回覆
36 Like 0 Dislike
2020-07-30 21:22:25
咁行軍打仗黎講我又真係深被三國演義影響ge
而且當年寫《貪嗔癡》時,咁arm係咁睇大陸d 網遊,佢地寫大規模戰役都有少少呢個感覺,所以就學左
2020-07-30 21:22:39
佢係西面女人
2020-07-31 08:54:34
第十三章 - 開戰(上)

「邪派聯盟開始進軍!」

茶鶴深深吸了一口氣,道:「要來的,終歸要來。」她緩緩掃視著大殿上的每一個人,道:「各位前來幫忙的朋友,謝了。」說罷深深鞠了個躬,然後她的目光停留在峨嵋眾弟子身上,凜然道:「雖然,這只是一個遊戲。遊戲本只圖個快樂,但白駝山歐揚高舉旗鼓,率領邪派同盟攻打我派,他們不只要圖個面子,此舉影響之大極其深遠。他們擁有的高手不計其數,若他們攻入大殿,把師尊殺死,那麼我們將會面對一年之內不能提升武功的後果!」

所有峨嵋弟子心中一凜,他們本以為這只是一場類似公會戰性質的戰鬥,卻沒有想到如此遙遠,仔細一想確實如此,滅絕等人是原著NPC,若然被殺就要一年之後才能刷新,如此的話,對他們的影響可是實質性的。

於是,本來還在嬉笑怒罵的峨嵋弟子,同時露出一股怒意。

茶鶴頓了頓,續道:「我不想說大家為了門派而戰,這太中二了,縱然我自己就是一個中二病……」

忽然話鋒急轉,連上官雕龍也不自禁笑了出來,心道:「哇噢,這茶鶴真的很會說話呢。」

「這是為你們自己而戰。為你們的享樂,利益而戰。」茶鶴再次改變語調,擲地有聲一字一字地道:「好了,各位負責領軍的兄弟姐妹,請你們儘快回到你們所屬的隊列,這一戰……」

「許勝不許敗!!」

茶鶴最後一句登時為在場的所有人打了一支強心針,一時之間峨嵋派眾人士氣高昂,雕龍與大聖互視一眼,均暗想這茶鶴人雖討厭,但確實有一定的能力,不論精神上或者實質上,她都是峨嵋派上下的支柱,這反倒是老好人絕念做不來的。

雕龍與釋智等人也不廢話,互視一笑後,立即急步下山,前往自己負責鎮守的地方去。

雕龍與紫紗二人並肩而行,急步往前山山腰跑去。這幾天內雕龍有空時便向紫紗請教輕功,韓紫紗對著雕龍自然也不藏私,便把一些練習輕功的方法告訴給雕龍知道。趁著這幾天空閒時間,雕龍的輕功竟也進步神速。現在靈活度雖然仍比不上韓紫紗,但憑著內力深厚,奔跑起來已能與韓紫紗一較長短。

不消一會,二人便來到前山山腰峨嵋派駐紮之處。按照茶鶴之前的安排,這支守衛隊伍兩日之前已經開始駐紮此地,一來為了防止對方突襲;二來也是為了讓大家能夠比對方早點熟悉環境,占個比較好的地利。

這支團隊由絕念帶領,兵力為:峨嵋本派弟子二百;武當、丐幫弟子各二十;怒蛟幫弟子三十;華山、恒山弟子各二十五;衡山、泰山、嵩山弟子各十;合共三百五十人。

絕念選擇駐紮之處,剛好是前山一個遼闊的山道,兩旁均是竹林。此時絕念安排峨嵋本派弟子以十人為一排,一共二十排整整齊齊地佈陣於山道上,各派弟子均伏在左右竹林之中,準備隨時接應。而她自己則站在團隊後的一個瞭望塔上以便指揮。待雕龍與韓紫紗來到之時,剛好絕念排陣完畢。

絕念瞧見雕龍與韓紫紗,淡淡一笑,道:「有上官大哥助拳,我們這場仗應該是沒問題了。」

雕龍二人剛好躍上瞭望塔,聽到絕念這樣說怔了一怔,雕龍連忙搖頭道:「千萬別這樣說,群戰講的可不是一兩個人實力的問題。」

絕念笑了一笑,不置與否。忽然她眉頭一皺,正好一人從隊伍前列向瞭望塔奔來,雕龍見此人端莊亮麗,在雨下猶如出水芙蓉,正是昭虹皓月。

昭虹皓月見到雕龍也在瞭望塔上,臉上一紅,道:「上官大哥好,韓姐姐好。」隨即臉色一正,向絕念道:「師姐,看到那幫妖人了!」

絕念點了點頭,往遠處眺望,果然看見前方黑壓壓一片人正緩緩逼近。待看清時,雕龍與紫紗均倒抽一口涼氣,只因一眼看去,對方竟似有一千來人!

前山山路寬闊,能夠直達峨嵋派,地形絕對適合於大型陣地衝鋒戰,就算以雕龍這種對戰略沒有天分的人,都知道對方必定會投放重兵攻佔前山。所以才會對茶鶴開始的部署極不滿意,也就是因為這樣他才自動請纓前來幫忙鎮守前山。

他卻沒想到對方竟然會投放三分之一的兵力過來,雖然團隊裏面有自己、昭虹皓月、絕念三名高手,但也難保對方陣中有什麽人在壓陣。只是雕龍性格樂觀,雖然現在處於困境,他仍對己方甚有信心。

也是他神情中透露出自信的神色,身旁的韓紫紗看著也深深吸了一口氣,似要把心中的驚懼壓下去,暗道:「有他在,我又有何懼怕?就算這場仗裏我死了,能在他身旁,此生也足矣。」

充滿自信的可不止雕龍一人,絕念也收起平時和藹的笑臉,冷笑一聲,下令道:「等我號令……」

邪派聯盟的人馬整整齊齊地停在距離峨嵋派約五十步距離,他們的隊列為每三十人為一排,每排相距約五步左右,聽得對方陣中一人喊了一聲,邪派聯盟的人發了聲喊,猛地往峨嵋派衝殺過來!為首的邪派聯盟弟子身穿黑衣,一邊呐喊,一邊掄起手掌,頃刻間雙掌變成了烏黑色!

韓紫紗見狀即道:「穿山掌法穿山錐!」

韓紫紗說的正是鐵掌幫穿山掌法中的其中一招,這招雖然只是平平一推,卻是後著無窮,端的無比厲害。只是這招經過韓紫紗反復不斷的示範,峨嵋弟子已經對它非常熟悉,只見絕念眼中精光一閃,右手一揮,大喝道:「向前十五步,第一排,千峰競秀!」

千峰競秀乃峨嵋一招中上級別的劍招,特點為起招快,收招也異常快速。現在兩幫人馬已相差不過三十來步,峨嵋弟子往前踏出十五步,第一排的峨嵋弟子齊齊捏個劍訣,向前邁了一步,手中長劍一抖,數十幾道劍光在敵人出掌之前已盡往對方身上刺去!

這批鐵掌幫弟子沒想到對方出招如此的快,稍一猶豫,身上已經接連掛彩,幸好千峰競秀攻擊力並不強,這招不能置鐵掌幫弟子於死地,就這樣把他們攻勢一緩,只是絕念戰術的前奏。

「第一排,後退!第二排,千峰競秀!第三排,雲海明燈!」

絕念一聲令下,第一排的峨嵋弟子即時從左右兩方後撤,第二排的弟子往前踏出一步,又是一招千峰競秀,同時第三排弟子輕輕躍起,使出一招雲海明燈!

雲海明燈乃峨嵋派高級掌法飄雪穿雲掌中的一招,這招一經使出,剛好鐵掌幫第二、三排的弟子趕到,這樣一來,前三排弟子盡皆籠罩於峨嵋弟子掌風之中,可是以掌法起家的鐵掌幫又怎麼會被這種掌法難倒?他們雙手一圈,雙掌在胸前不斷畫圓,正是鐵掌掌法中一招防守絕招。

第一排鐵掌幫弟子礙於千峰競秀一式,仍未能向前進得半步。第二、三排的弟子,則忙於抵擋雲海明燈一式,就這麼一停一緩,再後面的鐵掌幫弟子已經洶湧而至,以致他們進退不得,密密麻麻地塞成一堆。

絕念見時機成熟,大喝道:

「前兩排,後退!第三排,絕劍!」
2020-07-31 11:13:29
推返上去畀人見下
2020-08-01 09:13:44
第十三章 - 開戰(中)

第四排的峨嵋弟子聽到絕念下令,正好前排弟子剛剛落地,她們運勁一躍,在半空中「嗆」的從腰間拔出佩劍,「刷刷刷」連續劈出三劍!這三劍貫注了內勁,招式上雖然並無什麽精妙之處,但在峨嵋弟子強大的內勁推動之下,這下當真是劍氣縱橫,十把長劍、三十道劍氣,直向鐵掌幫弟子翻滾殺去,這招正是峨嵋劍法中一招絕招 ---

絕劍!

絕劍乃滅絕師太創出的絕招之一,單論招式殺傷力絕對在峨嵋武功內佔據頭三位,鐵掌幫弟子之前一直與千峰競秀和雲海明燈這種速度快、範圍廣、攻擊力弱的招式糾纏,心理上已經適應這種類型的攻擊。忽然間轉換成如此高攻的招式,鐵掌幫前幾排的弟子還沒反應過來,身上已經被絕劍的劍氣劈出大蓬鮮血,飄散在半空之中。

第五排的峨嵋弟子蓄勁已久,待前排弟子甫一著地,立即高高躍起,第二波絕劍立即補上。前排的鐵掌幫弟子可謂啞巴吃黃連,有苦自己知。他們早被千峰競秀、雲海明燈二招弄得滿身傷痕,現在想要退的時候卻發現後面堆滿了自己人,所謂進又不是退又不是,怎能挨過兩波絕劍的攻擊?只聽慘叫聲不絕於耳,前一排鐵掌幫弟子盡數被殲,第二排的也倒下了一大半,待第三波絕劍使出之時,鐵掌幫前三排弟子已經死盡殆絕。

鐵掌幫的指揮者也不是笨蛋,眼見這種情形,立即下令撤退。瞭望台上的絕念看到對方後隊稍動,變知對方意圖,只見她秀眉一豎,纖手一揮,下令道:「第一排,滅劍!第二排,絕劍!」

滅劍攻擊力與絕劍不同之處,在於滅劍在地面發招,雖然只出一劍,可攻擊力猶在絕劍之上。此時兩招齊出,攻擊力如何強大不用多說,況且鐵掌幫早就寒了心,人人皆想如何撤退。這兩招下來,鐵掌幫「跨」的一聲又留下了兩排屍體。剩下的鐵掌幫弟子哪敢再留,只見他們匆匆從地上扛起同伴的屍體作為盾牌後撤,絕念也沒有乘勝追擊,命令隊伍往後退了二十步原地休整。

短暫的交鋒,鐵掌幫弟子損失超過一百人,峨嵋派卻是一人未損!

這樣的戰績倒沒有讓絕念感到高興,她下令已經回到後排的弟子馬上打坐恢復內力,同時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敵方陣型。

邪派聯盟那邊的陣型出現了變化,鐵掌幫的弟子擱下同伴的屍體,分開左右退到隊伍後列,一幫為數莫約三百左右的錦衣弟子站了上來。雕龍定神一看,這批錦衣弟子的衣衫皆五色斑斕,色彩奪目,他們還是以三十人為一排,甫一排好,第一排的弟子右手一揚,三十道青色的火焰竟穿過雨水向己方緩緩直射過來!

「星宿派的飛星術!」韓紫紗低聲叫了出來,絕念聞言點了點頭,道:「飛星術以內力催動毒火,這毒火只要及身便一發不可收拾...…」言罷下令道:「八成功力回風拂柳!」

按照原著所述,這飛星術的火光其實是一種碧鱗粉,以內力一催形成火焰,只是這種攻擊只對內力和自己有所差距的對手方有作為。峨嵋派的內功並不下於少林武當多少,只見峨嵋弟子一招回風拂柳一使出,攻至面前的碧鱗火焰登時熄滅。

但星宿派弟子似乎不為所動,第一波火焰被打熄,他們隨即向前踏了一步,再次揮出一道道火光。

絕念皺眉不解,又不敢隨便亂作決定,於是只交帶前排弟子不斷以回風拂柳擋格火焰,以觀其變。

卻見星宿派弟子不斷以飛星術拉近距離,絕念不知對方有何意圖,一邊交待兩旁竹林內的援軍留意對方會不會偷襲,一邊留意對方舉動。忽然她靈光一閃,心中一震,不禁叫了出來:

「不好!前排弟子快退!」

峨嵋前排的弟子還沒反應過來,卻見星宿派那邊從地上撿起什麽,猛向己方扔過來!定神一看,扔過來的竟然盡是適才喪命的鐵掌幫弟子的屍體!

峨嵋弟子不明就裏,又不敢胡亂閃避影響隊形,只能用手擋開。絕念一見更是著急,大喊:

「不要用手接!」

只是她喊出來之時為時已晚,第一排的峨嵋弟子一碰上那些屍體立時臉上發紫,身子晃了一晃立即倒在地上!

「腐屍毒!」

雕龍與韓紫紗不自禁地叫了出來,只見星宿派弟子又從地上拿起屍體,又再扔來。

見過第一排弟子的下場,峨嵋弟子怎敢用手接?見得對方的屍體又再砸來,不禁大亂陣腳,瞬眼間又一排峨嵋弟子被屍體砸中而死。

峨嵋一眾哪想到適才自己殺掉的人,現在竟然成為對付自己的重要武器?更重要的是,峨嵋弟子只有二百人,加上所有的援軍也只一共三百五十人,適才喪生她們劍下的星宿派的弟子就已經有一百來人,按照現在的情況,峨嵋派那邊豈非也要賠上一百多人?

但奇怪之事接踵而至,再下一排的弟子,竟忽然仰天笑了三聲,「啪」的一聲全數倒下,只見她們在地上抖了一抖,便一動不動了。

絕念看得清楚,倒在地上的弟子,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詭異笑容,配上那三聲笑聲…

「三笑逍遙散!!在腐屍上面還有三笑逍遙散!」

雕龍在旁自然也瞧得清楚,罵道:「靠!竟然玩生化襲擊!」絕念面如土色,喃喃的道:「三笑逍遙散…...那怎麼辦?那該怎麼辦?」

這三笑逍遙散是星宿派幾乎最高級的毒術,差不多可以說是無藥可解。中毒者臉上會露出似笑非笑、詭異無比的笑容,只要三笑過後立即死亡,天龍八部中的少林神僧、逍遙派的蘇星河都是死於這種三笑逍遙散之下,可謂極之利害。

此時星宿派扔出的屍體當中便附有這種毒藥,只要一砸中對方,藥粉便會隨風飄起,後面幾排的弟子也會遭殃。現在進攻前山的邪派聯盟團隊由星宿、血刀門、鐵掌幫三派組成,按照原本的部署,這套戰術去到進攻大殿時方會使用。但想不到打頭陣的鐵掌幫竟會大敗而回,而星宿派的領軍自戀狂魔又是好大喜功之人,自然把這套戰術提早使用了。

絕念正自惆悵間,雕龍忽然大叫道:「快下令前排弟子用十成功力的絕劍!」絕念不及細想,只見敵方第三波的屍體又再砸到,立即下令道:「第一排,十成功力絕劍!」

前排的弟子一聽,想也不想立即躍起使出絕劍,只見劍氣縱橫,不少鐵掌幫弟子屍體尚未砸到之時已被劍氣削成兩半跌落在地,但仍有一些漏網之魚,這一下來,前排弟子倒下了三四個,加上被三笑逍遙散毒死的弟子也只有七個左右,總比之前兩排全軍覆沒要好。
2020-08-01 10:08:31
推啊推啊推
2020-08-01 10:09:49
OP用少啲5P字會唔會好啲
2020-08-01 10:30:04
5P 字係咩意思
2020-08-01 10:53:14
南南好得意
2020-08-01 11:29:09
真係唔識.....................sor...............
2020-08-02 15:48:37
第十三章 - 開戰(下)

絕念暗忖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一邊下令剛才出招的弟子後退,一邊思考應對方法,一直在兩邊竹林的各派援軍,紛紛對絕念道:「絕念姑娘,我們願意從兩旁對對方進行突襲,阻止他們的毒攻!」

絕念立即搖頭道:「不行,敵人的數量差不多是你們的十倍...…」

武當的領隊打斷絕念的話,道:「絕念姑娘,說實話我們才來那麼少人,要我們做出什麽戰術也是難為了你,我們也不願意翹起雙手不幹事,這事我們幾派的人都商量好了,你也不用多說了。」

絕念深深吸了口氣,淚水已在眼眶裏打轉,她嘆了口氣,兩行清淚劃破她的臉龐,道:「各位…...拜託了。」

那武當領隊笑了一笑,再不搭話,向聯軍大喊道:「好!兄弟們!跟我沖!!」言罷,敵方新一波腐屍又再砸到,絕念依舊下令弟子用絕劍應付,這次峨嵋弟子有了經驗,只有兩人被腐屍砸中而死。

遠處星宿派的領隊叫自戀狂魔,乃星宿派的門派首徒,他瞧見腐屍毒不再像之前般湊效也不焦急,向身邊的弟子問道:「地上還有多少具屍體?」那弟子答道:「還有莫約六十多具。」自戀狂魔聽了之後自言自語的道:「還有莫約兩三分鐘系統便會把屍體回收...…」想了一想,下令道:「前四排弟子,把地上全部屍體一次過扔到敵陣,順便通知血刀門和鐵掌幫,叫他們…...」話未說完,忽然聽得兩旁竹林發出一陣震天如雷的喊殺聲,自戀狂魔一怔,問道:「發生什麽事情!?」

自戀狂魔往前遠眺,只見竹林之中忽然殺出兩批人馬。星宿派弟子還沒反應過來對方已經殺到,星宿派弟子擅於放毒,近身戰卻非其所長,兩堆人馬一殺到,星宿派弟子登時大亂,猛向後退。

他們不退還好,一退之下竟然撞上身後自己人手上的屍體,如此一來,前三排弟子還沒與對方接觸就已全數被殲。第四排的星宿派弟子又沾染了前排的三笑逍遙散,往天打了三個哈哈,也就倒地死去。後面的星宿派弟子還沒反應過來,對方已經攻到眼前!兩軍交鋒,星宿派弟子立即兵敗如山倒。

自戀狂魔怒道:「別急別急!我們人多他們人少!怕個什麽來著?」

一經自戀狂魔提醒,星宿派軍心可謂為之一振,立即引正派弟子攻入陣中從後包抄。這樣一來正派弟子立即不好過,畢竟他們只是臨時組成的雜牌軍,沒有怎樣練習過配合,縱使星宿派弟子近身戰均不如對方,始終人數上占了優勢。過多不久,正派弟子開始險象橫生,眼看立即便要全軍覆沒。

忽然聽到身後一陣呐喊之聲,星宿弟子轉頭一看,立即臉如土色。原來峨嵋弟子也殺將過來,為首一名男子手持長劍,一沖入人堆之中便有一片星宿弟子倒下,此人正是上官雕龍!

此時星宿派從包圍變成了被包圍,自戀狂魔不由得急起來,眼見對方轉眼就會攻到眼前,他跺了跺腳,向身邊的弟子道:「還楞在這裏幹嘛?趕快叫鐵掌幫和血刀門的人過來幫忙啊!」

話未說完,只聽一聲長嘯,一把女聲嬌喝而至,道:「太晚了!」

自戀狂魔抬頭一看,只見一名紫衣女子「啪啪」兩下踏著兩名星宿派的肩膀縱身一躍,轉眼間便來到面前。自戀狂魔自然知道這是敵人,也不打話,右手一揚,一道碧鱗火焰直向女子攻去。

這紫衣女子自然就是韓紫紗,她隨著雕龍左沖右突,只見雕龍神勇無比,擋者披靡,心中雖然傾慕,可好動的她卻深感無趣。眼見不遠之處有一人發號施令,心中一動,暗道若果把這人幹掉,雕龍定必對她刮目相看,於是也不管那麼多,徑直向自戀狂魔奔來。

此時看到自戀狂魔向她出招,她也不敢怠慢。右掌一招力劈華山,登時把那道火焰逼了回去,而去回去之勢,更比攻來之時快了一倍有餘!自戀狂魔側頭一閃,勘勘避過。他的手下正要上前圍剿,自戀狂魔雙手一振,喝道:「全部住手!讓我來!」言罷雙掌一錯,身形一閃,雙掌猛向韓紫紗攻去!

韓紫紗自知道自戀狂魔雙手塗有劇毒,碰也自然碰不得。她身形一轉,向後一躍丈許,自戀狂魔大喝道:「躲什麽?剛剛不是挺威風的麼!?」右膝一屈,左手射出一道碧鱗火,右掌同時猛向韓紫紗劈去。

韓紫紗雙手一卷,身形再次一轉,憑藉她絕妙的水上飄輕功,竟然一轉之下便避開了一火一掌,去到自戀狂魔身後。韓紫紗雙掌推出,正是一招穿山掌法的穿心錐!

自戀狂魔貴為星宿派首徒,武功自然不低。聽得身後生風,他知道對方忌憚他的毒掌,立即向左一扭,回身劈出一掌。

自戀狂魔掌未劈到,掌中腥臭之味已經熏得韓紫紗一陣暈眩。若是七天之前的韓紫紗定必避不開這回身一掌,但這七天之內她與峨嵋眾弟子一起修煉,修為竟然有莫大進展。只見她搖頭略一定神,再次展開身法,避開毒掌,從側面橫掌一劈,這張來得極快,正是鐵掌掌法中頗為精妙的一式,「啪」的一聲正中自戀狂魔左脅。

自戀狂魔中掌只覺五內翻騰,「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他怪叫一聲,雙掌一翻,各射出一道火焰,向韓紫紗胸口襲去。韓紫紗臉上一紅,斥道:「無恥!」

縱身一躍,避過火焰,正要由上之下俯擊自戀狂魔,只見他一聲怪笑,兩道火焰竟向她面門激射而去!

韓紫紗武功雖有進步,可是她與門派首徒級別的高手終究有所距離,加上臨敵經驗畢竟不足,現在身在半空不能閃避,雙手運勁一揮,勘勘把火焰撲熄,卻見自戀狂魔右掌已經攻到。韓紫紗知道再也閃躲不了,也顧不得會不會中毒,伸掌向自戀狂魔迎過去。

自戀狂魔暗想你碰上我的毒掌還能活麼?正自竊喜之間,忽覺身旁一道凌厲劍氣攻至,又一把女聲道:「看劍!」立即硬生生變招,向旁略開一丈。定神一看,只見來者身穿白衣,甚是美貌。

韓紫紗著地,喜道:「皓月妹妹,幸虧你在。否則我就死定了!」出劍救韓紫紗者正是昭虹皓月是也。

昭虹皓月向韓紫紗報以一個微笑,道:「我們一起幹掉他!」韓紫紗應道:「好!」雙掌一劍,從左右分擊自戀狂魔。

自戀狂魔心中大急,他認得昭虹皓月,心想一個鐵掌女弟子已經難纏,暗道一個韓紫紗已經應付不下,更何況加上這個峨嵋玩家有排名的高手?

他轉頭一看,只見血刀門和鐵掌幫的援兵雖已趕到,但隨自己前來的三百星宿弟子已死盡殆絕。心中怒火一發不可收拾,他大喝一聲,也不管那麼多。向昭虹皓月射了一發碧鱗火焰,逼得她揮劍一擋。隨即往自己身上猛拍兩掌,然後向韓紫紗撲將過去。

韓紫紗見自戀狂魔這樣撲過來,暗叫奇怪,忽聽雕龍從遠處大喊道:「不可!快閃!!」

可是韓紫紗雙掌已出,怎樣也收不回來,只見自戀狂魔臉上忽然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嘭」的一聲被韓紫紗兩掌擊中。半空中直飛回去,直接斃命。

韓紫紗暗叫奇怪,心想對方怎麼那麼不經打,竟然被她一掌劈死。忽然她只覺頭昏眼花,一看自己雙掌,竟然變成烏黑之色。方自知道自戀狂魔往自己身上拍那兩下,竟是把腐屍毒打在自己身上!

韓紫紗轉頭望向雕龍,眼前朦朦朧朧一片,只隱隱約約瞧見雕龍趕至,她正要說話,卻發現已說不出話來。身子晃了一晃,往後便倒。
2020-08-03 00:30:12
聽日又有文睇
2020-08-03 06:51:21
真係要當佢哋化學武器咁處理
2020-08-03 09:04:04
當佢武肺咁處理
2020-08-03 09:05:00
第十四章 - 魔師(上)

峨嵋山峰之下,是邪派聯盟的駐紮之地。邪派聯盟雖已傾巢而出,此時此地仍有十來人正仰望著這險峻、秀麗、優雅集于一身,卻被震天殺聲掩蓋的山峰。

中央一中年男子身穿白色長袍,一臉霸氣,正是白駝山門派首徒歐揚。他傲立在山峰之下,悠閒地閉著雙眼,臉上掛著自信的微笑,仿佛已經勝券在握一般。

除了數名白駝山親信之外,還有飛雁子也侍立在側。在歐揚另一側站著一個俊秀青年,他眉清目秀,一副臉容竟比韓紫紗、昭虹皓月等美女更要漂亮上幾分,一把散亂長髮為他增添了幾分優雅。

青年身穿白衣,一罩白色披風和長髮一起隨風飄揚,露出負在背後的刀鞘。

歐揚深深吸了口氣,緩緩呼了出來,終於睜開雙眼,淡淡地問道:「前山戰況如何?」

身後一名弟子站前一步,道:「剛收到飛鴿傳書,星宿派全軍覆沒,血刀門、鐵掌幫正與鎮守前山的峨嵋弟子白刃戰中。」

歐揚微微一笑,道:「自戀狂魔不知天高地厚,自視甚高。失敗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前山方面不用擔心。」

那弟子道:「可......可是據說那個用劍的高手就在前山…...」

歐揚揮一揮手,道:「不怕,前山我還有後著,就讓那個人幫我們把鐵掌幫、血刀門的人掛一次,讓他們不能跟我爭奪邪派首領吧。」那弟子聞言也不敢多說,歐揚頓了一頓,問道:「其餘的情况如何?」

那弟子道:「左山和右山,對方有少林派的人在,我們與無牙門的毒蛇老鼠陣盡數被殲,現在也與對方進行白刃戰中,兩邊傷亡都已過半。」

歐揚還是維持那深不可測的微笑,點了點頭,道:「佛門獅吼功縱使霸道,也非常損耗功力,現在日月神教、商家堡那幫垃圾應該也能勉強與他們一鬥。」

那弟子點了點頭,道:「師兄明察,日月神教、商家堡、白蓮教、無牙門均傷亡過半,已差不多死盡殆絕,但對方現在剩下的人也已不多,我們自家的人已和對方交起手來。」

歐揚笑道:「我們的人不會太著跡吧?」

「不會,我們按照師兄吩咐,在使用毒蛇陣的時候先掛了三分一人馬示弱,讓其餘人當炮灰去了。」弟子頓了一頓,續道:「至於後山,天下會與日月神教的聯合軍也與敵軍打個難分難解,傷亡也是兩方各半。」

歐揚搓了搓手,滿意地笑道:「不錯不錯,峨嵋這幫人沒讓我失望。這樣一來,最後佔便宜的還是我們白駝山。」說罷朗聲一笑,笑聲與殺聲互相輝映,徘徊在虛谷之中。

「此戰之後,遊戲平衡將會大大打破。」歐揚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滿意的微笑盡掛在臉上。

此時,他身旁的俊美少年忽然道:「我說,你這樣太狠了吧。」言語間顯然對歐揚有點不滿。

歐揚轉頭看了看青年,微笑道:「風雲兄有所不知,我們這幫邪派聯盟各懷鬼胎,你以為他們就真心真意幫我麼?他們只是為了寶藏而已。」他不待青年說話,續道:「這世上有多少人跟你一樣,單為友誼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辭呢?」

青年頓了一頓,道:「你也說得有理。」

歐揚神情複雜地看了青年一眼,道:「風雲兄啊,這次要你跟正派聯盟的人倒戈相向,我歐揚真的...…」

青年手一擺,道:「是朋友的就別說這種話,我來到這裏,自然義無反顧地幫你取得寶藏…...」他頓了一頓,又道:「你看人比我準,既然你說他們心懷鬼胎,自然死不足惜。」

歐揚笑道:「知我者莫約起風雲啊!」那名叫起風雲的青年微笑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歐揚自言自語的道:「這場仗,我歐揚可是肯定拿下啊,先不說有飛雁子和風雲兄,還有一個絕世高手答應助陣。」

「絕世高手?」起風雲奇道,同時,飛雁子聞言也雙眼發亮,他以為自己在這裏武功已算最高,但從歐揚的話中,竟然有人比他更加厲害,好勝的他心裏登時不爽,斜眼瞥了一瞥歐揚,靜待他說下去。

豈知歐揚並沒說下去,反之另外一道笑聲從遠方傳來,本來笑聲仍在數丈之外,轉眼間已在眾人身後,起風雲與飛雁子心中一凜,均想:「來得好快!」

眾人回頭一看,只見一名年約二十五,身穿啡色華服的人站在他們身後,淡淡笑道:「絕世高手,對!也只有這種稱呼,方配得上我!」

眾人定神一看,只覺這人面目英俊,絲毫不下於起風雲,只是少了幾分英氣,多了幾分邪氣。

聽得這人的話,飛雁子冷笑一聲,道:「好大的口氣!」

歐揚微微一笑,道:「讓我來介紹,這位便是我說的絕世高手,魔師龐班的入室弟子笑紅塵。」

龐班之徒!

龐班是誰?那是黃易小說裏面最強的高手之一!

最後與大主角浪翻雲一齊破碎虛空的人物!

黃易小說魔門裏面最強最瘋最厲害的超級無敵高手!!!

一聽得這笑紅塵的來歷,飛雁子與起風雲心中一震,暗自打量。但笑紅塵只瞥了一瞥兩人,竟似完全不把他們放在眼裏,徑直笑道:「歐揚,你說此仗裏面有我想要的東西?」

歐揚右手輕輕搭在起風雲肩上,點頭道:「你證明你是天下無敵,這次正派陣營內有一高手,他同時通曉獨孤九劍與玄鐵劍法,若我沒猜錯,他應該與你一樣一早遇上奇遇任務,師承獨孤求敗,這應該符合你要求吧?」

「那也要看他修為如何。」笑紅塵冷語氣倨傲地說著,似乎師承獨孤求敗這點還不足以讓他提起興趣一樣。飛雁子受不了他高高在上的態度,率先按捺不住,冷笑道:「好大的口氣!強如我如跟那人正面交鋒也不能穩贏,你憑什麼如此囂張?」

對於飛雁子出言不遜,歐揚倒是沒有阻止,畢竟飛雁子態度囂張,他也深感不滿,正好趁著這個機會讓他和笑紅塵較量一下,一來試探一下笑紅塵到底有多強,二來也是想借著這個高手教訓一下飛雁子。

笑紅塵看了飛雁子一眼,道:「葵花寶典嗎?無名太監的葵花寶典自然厲害,可是在你手中使來…...」說到這裏兩眉一挑,擲地有聲地吐出兩個字…...

「垃圾!」
2020-08-03 09:05:13
更了!
2020-08-03 10:06:17
睇完都重有易水可以繼續追
支持早出早享受
2020-08-03 12:44:08
歐揚雖然係奸角,但人物描寫詳細又仔細,好似一個活生生嘅人咁,我睇落又不覺有幾分憐惜
2020-08-03 12:45:13
班星宿弟子現實中是咪sales同化學人黎的
2020-08-03 16:01:58
但其實打機打到咁樣,我個人係覺得幾可悲下。
打個機姐,搞到翻office咁算黎算去。
2020-08-03 16:02:17
點解係sales
2020-08-03 17:33:28
訓練口才
2020-08-03 17:34:12
等睇人物發展
2020-08-03 19:07:17
忍唔住偷偷地揾翻個舊版睇哂
2020-08-03 19:15:20
唔好劇透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