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 * 網遊 】《貪 . 嗔 . 癡》

351 回覆
36 Like 0 Dislike
2020-08-14 07:37:53
第十七章 - 紅塵(下)

拳劍相交,上官雕龍在半空之中打了一個筋斗,著地後往後退了三步方穩住身形。而笑紅塵則是身子一晃,忽地看到他身子如虛似幻,已站在地上。

果如雕龍所料,之前眾人看到懸浮在半空中的,只是笑紅塵的幻影而已!

笑紅塵的道心種魔已達出神入化之境,已能把幻影與主體控制得得心應手。只這樣交手一招,雕龍已經心知眼前對手功力或許尚在自己之上,心中暗叫僥倖,心想若非與五大高手一戰後把獨孤九劍也提升至出神入化,這一下就不會是平手了。

「嘿!!!」

上官雕龍再次搶攻,「刷」的一劍直指笑紅塵小腹。笑紅塵聽得龍吟之聲,不敢怠慢,身子一側,避過來劍。順勢左手往劍脊上一拍,雕龍這劍竟被他拍開一寸有多!

雕龍微微一愣,笑紅塵已同時右拳揮出,直擊雕龍面門!

雕龍見得此拳勁風撲面,壓得自己透不過氣來,連忙迴劍削笑紅塵手腕,豈知對方竟是不避不閃,又是一下劍拳相交,雕龍只覺胸口一悶,虎口劇痛,手上長劍險些脫手!

上官雕龍想不到對方內力竟是如此高強,連續兩次硬碰硬的交鋒自己都處於下風,這是自出道以來從未遇到之事。雖說現在自己內力不足,不敢過於使動內力,但笑紅塵功力之深厚卻是無可置疑,也難怪起風雲說強如飛雁子在他手中幾招便要落敗了。

笑紅塵一招得手,反而雙手負後,並沒有搶攻上去。待瞧見上官雕龍站穩,才淡淡的道:「你的內力不像那麼差。」

上官雕龍想不到笑紅塵忽然冒出這樣一句,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反應,只淡淡地「嗯」了一聲便再不說話。

只見笑紅塵從懷內取出一粒丹藥,食指扣著一彈,丹藥緩緩向雕龍飛去。只見他這一彈,丹藥竟是飛得極慢,但卻是平平穩穩,不偏不倚地向雕龍胸口飛去。這等手法,非得要極高的內功方能做到。在場眾人看到笑紅塵露這一手,盡皆心中暗暗喝彩不已。

上官雕龍伸手一接,只見這粒丹藥只手指頭般大小,丹藥中透出陣陣芳香,雕龍不知對方時什麼意思,於是只雙眼盯著笑紅塵,不發一言。

笑紅塵看出雕龍眼中疑慮,淡然道:「這是桃花島的九花百露丸,能短時間恢復你的內力。你快服下然後再與我一戰。」

不但是上官雕龍,在場眾人一聽到「九花百露丸」五字均轟動了一下。要知道現在只是遊戲初期,就九花百露丸這些特殊丹藥可謂價值連城,就算有錢也不一定買得到。現在這個笑紅塵居然那麼容易送給人,還要是敵人!哪到雕龍等人不感到疑惑?

雕龍側頭看著笑紅塵,沉吟半晌,問道:「你為什麽要這樣做?」

笑紅塵冷笑一聲,道:「我笑紅塵要戰最強的你,如果不是這樣,怎樣顯出我道心種魔天下無敵!」

在場眾人一聽此話均自不服,心中痛罵千百遍笑紅塵狂妄,但他們也自知與對方功力相距太遠,只能敢怒不敢言,所有人目光同時聚焦在寄予厚望的上官雕龍身上。

上官雕龍聞言後雖眉頭大皺,卻沒有半點怒意,反而搖頭嘆息半晌,正色道:「閣下視天下於無物,霸道得以為上天下地為你獨尊,如此武功,絕不是天下無敵。」

雕龍一席話,旁人聽得目瞪口呆,無一不詫異為何雕龍竟配合著笑紅塵一同在中二病發,除了數人乃是例外。

滅絕默默點頭稱是,暗自佩服雕龍;昭虹皓月、大聖與釋智則是略有所思,咀嚼話中深意;還有一人,也是唯獨一人,唯獨就是韓紫紗,她沒有聽進二人的對質,一心一意只擔憂雕龍的安危。

她望向笑紅塵,只見他聽了上官雕龍此話後臉色一寒,右手輕輕一抬,似乎就要動手。韓紫紗的心立馬噗通一跳,待看到笑紅塵終究忍住沒有出手,才淡淡鬆了口氣,心道:「真傻,我怎地如此擔憂,他劍法無雙,此人哪裡是他的對手?」心中雖是這樣想,但雙手已滿是汗水。

只見笑紅塵冷笑道:「言下之意,閣下精通獨孤九劍和玄鐵劍法,你就是天下無敵了?」

「不敢。」上官雕龍一揉鼻子,笑道:「但我覺得我應能打敗你。」

「哦?是嗎!?」笑紅塵怒氣勃長,道心種魔的霸氣散發出來,除雕龍外的眾人同時感到心中一陣悸動,要連退數步,凝神運氣,才把這種心悸略略減輕。正當眾人駭然笑紅塵的功力之時,卻見上官雕龍臉色絲毫沒有變化,依然一臉輕鬆地道:「世上一物降一物,每樣東西都逃不開相生相剋的道理,我終究是肉體凡胎,就算有獨孤九劍與玄鐵劍法,也怎能逃出這個定律?」

笑紅塵冷笑道:「獨孤求敗之徒竟說出此話,若他聽到你說的話,定會以你為恥。」

「我厲害的,並非因為劍法。」雕龍淡淡的說道:「浪翻雲為何能破碎虛空,只因他極於情極於劍;小李飛刀為何例不虛發,因為刀中充滿了愛。我雖未能做到極於情的境界,但你一味追求霸道無情,卻絕非我的對手。」他嘴裏一邊這樣說道,手倒也不閑著,把九花百露丸急急地放進嘴裏面,立即吞下。

眾人看到上官雕龍嘴上這樣說,均以為他定必會極有骨氣地把九花百露丸歸還給笑紅塵。想不到他說得如此漂亮,卻幹出如此丟臉的事情,眾人頭上一排黑線,心想這個人臉皮怎麼那麼厚啊……

「哈哈哈哈哈!!!!!!」笑紅塵瞧見雕龍的舉動後怒極反笑,一頓狂笑過後,笑紅塵臉色一寒,喝道:「看招!!!」身形一晃,一拳直向雕龍面門轟過去!

上官雕龍吞下九花百露丸後,只覺丹田一陣溫暖,知道已發揮藥效,此時看到笑紅塵搶攻,心想要試一試到底誰的內力比較強,於是運上七成功力無極功,長劍由下至上反劈過去!

「轟!!!」

兩人身子都晃了一晃,暗自佩服對方功力高強。笑紅塵朗笑一聲,踏出一步,又是一拳轟出!

上官雕龍手上長劍受不了如此強勁的內力,就像他之前那把仿青鋼寶劍一般斷為數截!雕龍看到笑紅塵此招看似極慢,但他心知其實這拳是迅捷無比,右手把斷劍往對方擲去,同時暗自運起寒極功,在擲出長劍的同時,一把冰劍已經在他右手之內凝結出來。

斷劍只飛到一半,上官雕龍已拿著冰劍,「刷」的一劍刺向笑紅塵左脅。只見笑紅塵身形一晃,斷劍竟是從他身上穿了過去!同時雕龍一劍刺去,只見眼前的笑紅塵似虛似幻,飄渺不定。上官雕龍不禁頓了一頓,暗道:「這到底是幻術,還是實體?」

思緒未完,那「幻影」的一拳竟是切切實實轟中雕龍!雕龍身如敗絮倒飛出去,「嘭」的一聲摔在地上。

把幻術和現實切合得天衣無縫,這就是笑紅塵的幻術!這就是他道心種魔的厲害!

上官雕龍一口鮮血還沒來得及吐出,笑紅塵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

「轟!!!!」

饒是雕龍見機甚快,這拳轟到之時他已用手上冰劍擋在胸前。這拳還是轟得他五內翻騰不已,整個人倒飛出去,撞在峨嵋大殿前的一根柱子上面。

眼見笑紅塵的身形竟是一分為四,兩者攻勢如狂風暴雨,另外兩者卻是緩慢無比,雕龍心知這必定是幻術,笑紅塵的招式並不是沒有破綻,只是配上這以假亂真、以真亂假的幻術,即使是破綻也可以成為殺敵的最大武器!那到底怎樣破呢?

「用感覺!」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動漫太多,此時此刻的上官雕龍腦中只閃過這三個字。事實上形勢也不容得他想這麼多,他立即收斂心神,冰劍隨意地緩緩點出,所指之處竟是四個笑紅塵的正中央!

眾人見到雕龍刺出這劍,不由得驚叫一聲。他們眼見「四個」笑紅塵兩左兩右地向上官雕龍攻去,他不招架四道人影,反而劍指中央,如此一來兩脅都完全暴露在四個笑紅塵的攻擊範圍內。大聖和釋智一聲「不好」已經叫了出來;韓紫紗、昭虹皓月已經眼中蓄淚;其餘眾人皆閉上眼睛,都以為雕龍定必會被這招轟殺,不忍再看。

「好啊!」忽地聽得滅絕讚歎一聲,那些閉著眼睛的峨嵋弟子才睜開雙眼,看到眼前的狀況,都不由得驚呼出來;和雕龍有所交情的眾人大聲喝彩,韓紫紗更是喜極而泣。

上官雕龍不但沒有被這招轟殺,反而是笑紅塵竟變回一道人影向後退去,臉上露出詫異之色。很快,這詫異之色變成一絲興奮。上官雕龍用左袖一抹嘴角上的鮮血,道:「站在同一水平線上了。」

笑紅塵點了點頭,只聽上官雕龍清嘯一聲,喝道:「看劍!」人和劍隨即化成一道黑影,向笑紅塵撲攻過去!笑紅塵也不敢怠慢,雙拳一錯,迎了上去!

「鐺鐺鐺鐺鐺!!!」

兩人以快打快,瞬間已經交了二十招!

在場的其餘人等只看到兩團黑影翻滾飛舞,笑紅塵的招式似真似假、拳套掌、掌帶指,一時忽快忽慢,一時幻化成兩個分身,一時懸在半空,一時竟是憑空消失;但無論笑紅塵怎樣變化,雕龍手上的冰劍都是十分隨意,卻又像精心計算地刺出;看似十分簡單,卻又像十分繁複;一招一式都妙到毫巔,每招使出,都能破掉笑紅塵驚世駭俗的幻術。看得眾人心曠神怡,喝彩之聲不絕於耳。

只聽拳劍相交之聲不斷,鬥到酣處,二人同時高高躍起,笑紅塵大叫一聲,雙掌一推,雕龍橫劍一擋,「嘭!」的一下在半空中直向後飛,一個翻身,輕輕著落在峨嵋大殿的屋簷之上。

眾人定眼一看,只見雕龍冰劍指地,臉帶微笑,嘴角上留著一條血絲;再轉頭看看笑紅塵,只見他懸浮在半空之中,臉如寒霜,俊俏的臉龐上竟有一條血痕!
2020-08-14 09:24:45
中二到我屌咗一聲 但呢一幕又真係寫得唔錯
2020-08-14 11:06:27
2020-08-14 11:07:02
返到現實死毒撚畀人洽唔敢反抗
2020-08-14 12:12:50
似呀似呀
2020-08-14 12:40:11
下星期進入結局篇~

敬請期待~
2020-08-14 12:52:50
2020-08-16 14:18:53
在此預告一下《貪嗔癡》結局週的時間表~

星期一: 一更only

星期二:因為會係一個最關鍵,最關鍵ge時刻。會有兩更~ 大家敬請期待

星期三:繼續一更only

星期四:繼續一更only

星期五:都係一更only

星期日:大結局,一日三更。
2020-08-16 14:38:40
2020-08-17 08:48:20
第十八章 - 終戰(上)

自出山以來,笑紅塵可謂所向披靡,玩家之中強如飛雁子也完全不是他的對手,即使是一些掌門NPC,也在他手上過不了五招。之前被滅絕等人夾攻,要不是他一來心高氣傲,覺得這些人不配死在他的手裏;二來覺得沉悶,想動動手消磨時間,恐怕滅絕等人不到一刻已盡數皆殆。可是他現在面對的上官雕龍,不但和自己交了數十招而不敗,這招竟能傷了自己,不由得讓他又喜又怒。

「好!果然厲害!」笑紅塵喊了一聲,左腳在虛空之中一踏,整個人如大雁一般向上官雕龍撲去。

上官雕龍一抹嘴上鮮血,後退一步,以冰劍護著全身。待笑紅塵的腳一踏上屋簷,立即挺劍攻去!

笑紅塵一個筋斗,避開上官雕龍這雷霆一劍,落在屋簷中央,轉身一拳順勢轟出,上官雕龍徑不招架,冰劍當胸疾刺!劍長手短,笑紅塵拳頭仍未轟到雕龍,冰劍已距離他不到半尺!

笑紅塵心知雕龍此劍厲害,立時向左退了一步,隨即右腳往左前一踏,上官雕龍忽地聽到一聲驚雷,笑紅塵的鐵拳又再攻到!上官雕龍只覺這拳竟是似包含了大自然的力量,仿佛笑紅塵以道心種魔作為媒介,以大自然之力攻向自己。他知道這並不是幻術,而是切切實實笑紅塵發出來的真正實力!在這瞬間,他忽然覺得自己的力量在大自然面前竟是如此的渺小、如此的軟弱!

笑紅塵這一拳,正是他把自身道心種魔已催至頂峰。龐班的道心種魔在幻術方面雖然不如邪王石之軒的不死幻法,但道心種魔能夠催動大自然之力,以自然力量把對方先從心理上、再到生理上絞滅,這確實不死幻法不能相提並論了。

笑紅塵的功力自然遠遠不如其師龐班,也因為他心態問題,他並沒有到達真正天人合一的境界。饒是如此,這招使動出來亦是驚天地泣鬼神,不但是上官雕龍,其餘在場眾人在這一刻也感受到莫名的壓力。

滅絕嘆了口氣,道:「以人力竟能去到這個地步,這個笑紅塵委實厲害。若上官少俠接不了此招…」她說道這裏就不再說下去,言下之意極為明顯,她身邊的茶鶴和昭虹皓月神色都不由得黯淡起來。

不是她們對上官雕龍沒有信心,而是這一招實在太強了!

在旁觀看的眾人已經如此,更何況身在其中的上官雕龍?笑紅塵的拳還沒來到,其氣勁已經逼得他透不過氣來,胸口一悶,真氣竟流通不暢!

上官雕龍與笑紅塵一樣在剛登陸遊戲就遇上奇遇拜師任務,但由於前者本來只想著賺錢,後者則一心追求天下無敵,導致師父功力相當,徒兒出師後笑紅塵功力比上官雕龍卻高出一截。但幸虧雕龍很快就遇上了飛雁子,使得他悟出劍意,更與五大高手交手後功力再度提升,此刻才拉近與笑紅塵的距離。

此刻上官雕龍面對笑紅塵這雷霆一拳,登時心中一凜,立即把自身的寒極功和劍意提升到頂峰。笑紅塵這拳看上去雖然十分簡單,去勢也十分緩慢,但卻似是蘊含了大自然壯闊滂湃的無盡力量,拳風阻截敵人退路,拳力則如千斤巨石,對準雕龍猛然砸去。

既然融合了大自然的力量,這招理應毫無破綻,但上官雕龍卻似感到了些什麽,他自己對這種感應也是捉摸不了,但他的手上卻是下意識地舉起手中冰劍,猛然向前一送,不偏不倚,竟穿過了笑紅塵的拳勁,「嗤」的一下刺進對方的肩膀!同時「嘭」的一聲,笑紅塵的拳頭也轟中了雕龍,兩人同時向後退了三步,相對而立。

上官雕龍中拳前已把笑紅塵此招破掉,所挨這拳雖然疼痛,但卻不傷筋骨。反倒笑紅塵肩膀中劍之餘,一直以來所向披靡的絕招竟被人所破。臉上盡是掛著不相信的神色,既驚且怒,大喊一聲,雙拳一前一後又再攻來!

上官雕龍知道對方心態已亂,正是擊敗他的最好時機。連忙收斂心神,見招拆招。二人就這樣在峨嵋大殿的屋簷之上鬥了起來。

上官雕龍未遇過笑紅塵這般厲害的人,換過來對方也同樣如此,笑紅塵心知對方比自己稍遜一籌,但卻怎樣也攻不下他,此時已經有一點急怒攻心,想要把心中所學一併使出,盡快擊殺敵人。

笑紅塵全力施展之下,他的招式真是像把大自然操控在手一般,拳如暴風、掌如奔雷、指如閃電,一招一式都帶著大自然的力量;但偏偏這種大自然力量竟似對上官雕龍毫無作用,每次在危急之時雕龍總能找到那一絲破綻逼得笑紅塵撤招而退。饒是如此,笑紅塵的攻勢也著實厲害,上官雕龍也只能忙著招架,根本沒有機會反攻。

「不可能!!!不可能!!!我每一招都是利用大自然之力,不可能還能讓你找到破綻的!!!」笑紅塵已失去平時瀟灑若如的姿態,狂攻不下的他已急怒攻心,神色變得極是猙獰,恨不得把上官雕龍吞進肚子裏面一般。

「大自然之力當然沒有破綻。」上官雕龍雖然應付得頗為吃力,但仍是一字一字地應道:「只是你所使的,並非真正大自然的力量…」

「放屁!!!」

他本以為上官雕龍只是耍耍嘴皮子,卻不想向來胡言亂語的對方此刻卻是字字珠璣,每句話都如劍鋒一樣刺中他不足之處。

「大自然生生不息循環不斷,天與地也好,風與雷也好,水與火也好,山與海也罷,世間所有事物均環環相扣互補長短。你此刻只是霸道地使用功法,硬生生把大自然之力變成自身的功力,

你完全沒有理解過大自然的精妙,

你完全沒有理解過大自然的美與力,

你完全沒有對大自然的愛。

如此使出的自然之力,自然有破綻!

只要有破綻,就能被我擊破!」

「放屁!自古高手都是一代霸者!降服萬物自然天下無敵,哪有什麽愛?」笑紅塵話鋒一轉,喝道:「即使你的師父獨孤求敗也是一代霸者,他不也天下無敵?」

「錯!師父挑戰無數高手,並非證明自己天下無敵,他畢生尋找一個能夠擊敗自己的對手,為的就是讓自己的武道能更上一層樓!

若只求無敵,何以他會因為找不到對手而傷心?

若只求無敵,何以取名為求敗而非無敵?

師父尋求與自己實力相當的對手,目的乃是相互勉勵,方能並肩達到劍道巔峰。

所以他才一生求敗!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對劍的 – 愛!」

二人口中說話,手下不停。當雕龍說到最後一個「愛」字時,手中冰劍一記斜劈,在笑紅塵胸口劈了一劍,一蓬鮮血登時從笑紅塵胸口激射而出!但同時笑紅塵也雙掌擊中雕龍胸腹,雕龍也噴出一大口鮮血。

「廢話!!」

再次中招的笑紅塵左掌在胸前一劃,右掌在後猛地劈出,直向上官雕龍頭上劈去!此時兩人相距既近,這招已是避無可避,眾人看得清楚,驚呼出來。

但見雕龍冰劍一旋,只聽「嗙啷」一聲,無數劍意竟從屋簷之下沖了出來,在他身前形成一道劍盾。上官雕龍大喝一聲,叫道:

「八方藏刀式!!!」

語聲未畢,更多的劍氣從四面八方圍將上來,把笑紅塵團團包圍著!

笑紅塵怎想到雕龍有此一著,連忙自身急轉,從內部破壞雕龍所組成的劍網!

他卻不知道,當時上官雕龍就是以同一方法破解起風雲的八方藏刀式。上官雕龍深知此招只有一個破法,但破招之後卻會出現一個破綻!!

一個門戶大開的破綻!!

「嗤!!!」

就在笑紅塵破招的一刹那,露出了當時和雕龍一摸一樣的破綻!上官雕龍就趁這難得的機會,一劍刺向笑紅塵的胸膛!

只是笑紅塵似乎預到雕龍有此一著,才他的冰劍刺到之時,笑紅塵的鐵拳也同時轟出!

「嘭!!!!」

上官雕龍這拳吃得死死,整個人向地上急飛出去,重重摔在練武場中!

笑紅塵右胸淌著鮮血,居高臨下看著倒地不起的雕龍,冷笑道:「八方藏刀式?想打我一個出其不意!?看來還是死路一條啊!」

「嘿…」雕龍慢慢從地上站了起來,他只覺得自己渾身骨頭都碎掉一般,強笑道:「是啊,不過你也不好過吧。不覺得冷嗎?」

笑紅塵冷哼一聲,不發一言。其實他中劍之時,在上官雕龍的寒極功之下,全身如墮入冰窟,只覺一股寒意入侵體內,竟是驅散不了。現在時間越長,便覺那股寒氣就越來越甚。饒是他功力非凡,現在臉色也有點發青。

此時,雕龍全身都如被針扎,五內翻騰不已;笑紅塵則寒意越來越甚;二人此時心裏面都有同一個念頭…

「要贏,只能一招決勝負!」
2020-08-17 10:37:02
加速plsss好緊湊
2020-08-17 11:30:48
好中二啊如果意識到只係一隻game
2020-08-17 11:33:47
E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r

其實都係
2020-08-17 11:35:31
點解功力咁高又咁有謀略嘅人可以咁中二
2020-08-17 11:37:55
玩得呢d game一代入就中二度爆棚左
2020-08-18 06:50:14
好文留名
2020-08-18 07:56:14
第十八章 - 終戰(下)

念及此處,二人有默契地同時把功力催至頂峰。

峨嵋大殿的屋簷上,所有瓦片竟緩緩升起,慢慢聚集在笑紅塵身後,逐漸形成一個天魔摸樣;同時,四周的樹葉也紛紛脫落,聚集在笑紅塵的身前,樹葉互相纏繞,形成一個碩大的拳頭。眾人看得一陣心寒,暗想這笑紅塵的功力委實可怖,不禁為雕龍暗暗擔憂。

眾人的眼光漸漸從笑紅塵身上移走,當他們看見雕龍之時,也是吃了一驚。

只見以雕龍為中心的三尺範圍以內的地板,竟是結起了一寸有餘的玄冰!上官雕龍手上的冰劍已然不見,只見他雙手都結了一層薄冰,漸漸地,薄冰越來越厚,他的雙手,竟變成了兩把冰劍!

笑紅塵和上官雕龍齊聲大喊!前者從屋簷之上急向下掠,同時背後瓦片所形成的天魔、身前樹葉所形成的拳頭合併在一起,把笑紅塵裹在裏頭,隨即如一把大劍一般向雕龍猛撲過去!

雕龍也縱身一躍,向笑紅塵攻過去!同時地面的玄冰也化成萬千冰刺,隨著他這一躍,如萬劍歸宗般一併攻去!

「嘭!!!!!!」

拳劍相交,爆出一聲震天大響!!!!

瓦片、樹葉、冰碎向外激射,不少峨嵋弟子閃躲不及,被這些激射而出的碎片擊中,立即斃命!!!!

巨響過後,塵埃緩緩四散。

現場就似經歷過山崩海嘯一樣,完全沒有大戰前的半分影子。所有大殿盡數倒塌,滿地都是深淺不一的坑洞。待塵埃完全散去,眾人終於能夠看到場中狀況。

只見場中變成了一個寬若數丈的淺坑,上官雕龍虛脫地半坐半躺地倒在裏頭,渾身上下均是淌血傷口,雙眼已疲憊得似會隨時閉上。

笑紅塵雖然也是滿身是血,雖然前胸插著兩柄冰劍,但他卻是站在坑邊,居高臨下地看著躺在地上的上官雕龍。

眾人心中一寒,滿臉是血的笑紅塵已發出一聲如惡鬼般的獰笑,緩緩走下坑中,一步步向著上官雕龍走去。

上官雕龍,敗了。

眾人看到如此情景,心裏面都如是想著,所有的人面面相覷,均是臉如死灰,心如死水。他們想走上前去,作最後一分反撲,但他們都不敢。

場中只有笑紅塵知道事實並非眼前所見如此簡單。

上官雕龍以寒極功做成的護身玄冰被擊個粉碎,此刻危在旦夕,看上去確實是笑紅塵贏了這仗,但沒有人知道,笑紅塵身上的裝甲可是現在玩家之中最高防禦力的防具,而這件裝甲,就在剛剛的絕招對撞之中,與笑紅塵的護罩同時被擊得粉碎!

笑紅塵念及此處心底一寒,若不是有這件裝甲,自己此刻已是一具屍體。

他拖著腳步緩緩前進,每一步步伐雖慢,但旁觀者都仿佛有種聽到自己的心跳聲的錯覺。

「噗通…」

「噗通…」


他們的心跳聲似是與笑紅塵的步伐同步。也不知是敵人的幻術,還是自己的緊張,他們身子僵硬得連手指頭也動不了,只能眼睜睜雙目眨也不眨地看著二人。

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終於,笑紅塵走到了雕龍面前。

「什麼劍中有愛,廢話!!」他一邊高舉右手,一邊開懷地笑道:「還不是要死在我手上!」

接著五指成爪向前一伸,對準雕龍的腦袋抓去。

雕龍全身無力,只能默默嘆氣一聲閉目待死。

就在魔爪快要抓中雕龍的頭顱之際,一道黑影從旁掠至,千鈞一髮只見擋在二人中間。

「刷!!」的一聲,笑紅塵的魔爪貫穿了黑影的胸膛,溫熱的鮮血如潑墨一樣灑在雕龍臉上,上官雕龍微微一愣,他立即睜開雙眼抬頭望去,立即全身僵硬,眼珠子越瞪越大,一時間給不了任何反應。

不但是他,就連笑紅塵,就連所有的旁觀者都是如此。

一名身穿紫衣的漂亮女子,張開雙手,背對著笑紅塵,幫雕龍擋住了這必殺的一擊。

她不是別人,

正是韓紫紗。


上官雕龍瞪大了眼,完全不能相信眼前的事,只見韓紫紗對著自己慘然一笑,然後雙膝一軟,向前撲倒在自己懷裏。上官雕龍顧不得自己的傷勢,也顧不得笑紅塵會否追擊,他發狂一般抱住韓紫紗的身體,與此同時一陣強烈的不安直達腦髓,情不自禁地大聲嘶吼:

「紫紗!!!!!!」

「紫紗!!!!!!!!!!!!!!」


笑紅塵雖已力竭,最後這一抓雖然並不精妙,卻是榨乾力氣的必殺一擊。就算是起風雲與飛雁子都未必禁受得起,更何況是韓紫紗?這抓透體而過,一下子就把韓紫紗身子貫穿,即使華佗在世,也是回天乏術,難以救回了。

韓紫紗挨在雕龍的懷內,身子緩緩發抖,低聲喚道:

「雕蟲……雕蟲……」

本來,玩家死亡並不是什麽大事,只是武功倒退一個月而已。但不知為何,每次韓紫紗遇險時雕龍總有種特別的感覺,總使他特別緊張特別慌亂。被傾血傾城追殺時如是,適才群戰時如是,這次,也如是。

上官雕龍道:「不怕不怕,待會你就能復活了,不怕,不怕……」他口中雖是這樣說,但心中的不安與悲戚越來越是強烈,他不知為何心裏面有如此莫名的感覺,眼淚卻已怔怔地掉了下來。

直到韓紫紗舉起右手,輕輕地撫著雕龍的臉龐,淒然一笑,緩緩地道:

「傻瓜,我復活不了的。」

忽地,天際亮起了一抹電光,響起了一聲雷鳴,驀地裏下起了傾盆大雨。

只是,再大的雷聲,都不如韓紫紗的一言一語。

聽了韓紫紗的話,上官雕龍先是大惑不解,隨即仿佛找到了答案,但他還是故作不知,強裝笑容地問道:「復活…復活不了??什麽意思?怎會復活不了?你這傻瓜是不知道玩家能夠復活嗎?」

看著雕龍,韓紫紗淒然長歎,輕聲道:

「雕蟲,如果我跟你說,其實我倆是兩個世界的人。你會惱我一直瞞著你嗎?」
2020-08-18 08:05:04
第十九章 - 紫紗(上)

遇上你,是系統跟我開的一個玩笑。

我是一個NPC,一個任務NPC,一個鐵掌幫門派首徒的師門任務NPC。

我被系統隨機賦予的背景,是「看不慣鐵掌幫風氣而毅然叛逃的弟子」

我被系統隨機賦予的個性,是「調皮驕縱帶點羞澀,略略貪財,充滿正義感」。

我被系統隨機賦予的AI,是「悟性尚可,有進步空間」。

我被系統賦予的命運,是「以智力與首徒纏鬥,最後死在對方的鐵掌之下」。

我被系統賦予的名字,

「韓紫紗」

但怎想到,正當我以為命運不能改變,正當閉目待死之際,會被你救了一命。

我以為我會如之前的任務NPC一樣,被系統賦予生命,然後以系統賦予的命運走到盡頭,最後無止境地等待下次輪迴的日子。

但你無意之間做的好事,改變了我的命運,延長了我的命運。

從那時候起,我就喜歡上你。

喜歡上你後,我才驚覺你的個性與我的有多相像。

但我是虛幻的,你是真實的。

你對我越來越好,我也越來越矛盾。

我是一虛幻之人,配得上你麼?

我不能與你白頭終老,

我聽不懂你們說的原著、電視、電影。

我連說話的方式,都與你們不盡相同。

我被你嘲笑說話如同古人,

我被你嘲笑不懂《絕代雙驕》,

我被你嘲笑不懂《包青天》。

甚至,我不能去你們的世界,我只能在此處等你每次上線。

念及此處,我曾想逃避,讓你與皓月妹子相識。

我曉得此乃自欺欺人,我自是清楚明白。

只因我越是逃避,心裏面就越是喜歡你,就越是愛你。

越是愛你,就越想在你面前表現自己。

很傻,對吧?

誰叫我個性就是如此。

越是愛你,就越擔心你安危。

很傻,對吧?

明明你們死後可以復活,可不能復活的我理解不了這種感覺。

我害怕,怕你死後就會像我一般,不會再回來了。

所以我常常想著,如果有一天待我去了你才得悉真相,你會恨我嗎?

只是想不到……這天來得那麼快罷了。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抱歉,雕龍。

抱歉。


------------------------------------------------------


韓紫紗的聲音越來越小,但她的每一句話,在雕龍的耳中卻是比雷聲更為響亮。

電光不住閃動,雷聲一個接著一個,但雕龍竟是全沒注意,只埋頭握緊韓紫紗的手,顫聲道:「紫紗,沒事的,你不會有事的,相信我……相信我……」無數的雨滴打在他和紫紗身上,雕龍臉上也不知道是淚水還是雨水,聲音已經變得哽咽,到後來再也說不出話,緊握韓紫紗的手默默流淚。

韓紫紗「噗」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染滿了上官雕龍的胸膛,道:「剛才被他們圍攻,你親了我一下,我很是歡喜……你……你能再親我一下麼?」

雕龍點點頭,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韓紫紗,緩緩低頭吻過去。

他不敢閉上雙眼,因為他知道這將會是他最後一次瞧見韓紫紗了。他害怕韓紫紗忽然就會消失在他眼前,他要趁這最後的機會,多看眼前這心愛之人幾眼。

只是,當雙唇相隔毫釐之時,雕龍卻是吻了個空,韓紫紗的臉龐漸漸變得透明,慢慢地,她的手、身軀、腳也透明起來。

韓紫紗淡淡笑了一下,帶著一副幸福的笑意化成白光消散而去。
2020-08-18 09:05:14
我黎睇故事放鬆心情你竟然俾啲咁嘅嘢我睇
2020-08-18 09:05:48
叮噹,叮噹
2020-08-18 09:53:26
紗b
2020-08-18 09:54:40
不過咁諗 冇咗個假嘅人 可以去搞尼姑
不過花無缺呢 幾時出返嚟
2020-08-18 10:02:33
夠震撼嘛
2020-08-18 10:02:48
我get唔到叮噹呢個梗
2020-08-18 10:03:10
道姑!!!

PS 花無缺?劇情任務完左喇。唔會出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