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確幸愛情/微甜】殘酷暗戀物語

216 回覆
18 Like 7 Dislike
2022-09-25 01:13:54
簡介:
我們自高中認識,是同班同學,班上男生都公認她是全班最美排名第二。基本上,班主任每一個學期就會更換座位表一次,但是三年來我跟她竟然能夠連續有三個學期都坐在一起,我經常逗她笑,跟她聊些有的沒的,她喜歡畫畫,我們還會用鉛芯筆在書桌上畫畫,記得有次我倆合作畫了一座城堡,我說住在裡面的是我們兩人。可是,高中最後一年她入選排球校隊後,與一位比我們大一年的排球隊長在練球時日久生情,更成為了別人的女朋友,班上更有傳聞在那年平安夜就奉獻了她的第一次給他。公開試過後,女孩從歐洲旅行回來,卻第一時間打電話來找我,於是,我們的故事又再重新開始。

———————————————

第一天(日)

我輕輕地將她嘴唇黏著的長髮撥開,然後柔聲笑說:「你喜歡吃頭髮嗎,怎樣老是見到你頭髮跑到嘴角上了。」 

女孩腼婰地回應:「沒有啊,都怪這裡風太大把我頭髮都吹亂了。」 

我們自高中認識,是同班同學,班上男生都公認她是全班最美排名第二。基本上,班主任每一個學期就會更換座位表一次,但是三年來我跟她竟然能夠連續有三個學期都坐在一起,我經常逗她笑,跟她聊些有的沒的,她喜歡畫畫,我們還會用鉛芯筆在書桌上畫畫,記得有次我倆合作畫了一座城堡,我說住在裡面的是我們兩人。 

這三年,我跟女孩感情十分要好,同班女生還說我是她的好閨蜜,頭兩年考試期間我們經常約在自修室溫習,但如果沒有兩連座位,便寧可到海傍公園找椅子並排坐。可是,高中最後一年她入選排球校隊後,與一位比我們大一年的排球隊長在練球時日久生情,更成為了別人的女朋友,班上更有傳聞在那年平安夜就奉獻了她的第一次給他。 

故事就是這樣開始,自她拍拖以來,我跟她單獨相處的時間自然大幅減少,不過有時候還是有機會的,譬如說她跟男朋友耍性子時,便會找我聊些有的沒的。 

而這次獨處的原因,是因為考完公開試後,女孩斷然決定獨自跑到歐洲遊玩兩個星期,結果玩了一個月才回來,今天正是她回港的日子,她男朋友卻突有急事來不及接機,但女孩帶回來的行李實在太重,她在機場打給我問我求救,我立刻就答應了,所以現在我們二人身處地鐵車廂裡,而每當列車加速時總會有陣涼風從通風口吹進來。 

突然又一陣風吹過來,女孩的秀髮又再揚起,不過這次頭髮卻沒有黏在她粉紅晶透的嘴唇上,我心裡不禁暗忖可惜,失去了另一次機會跟她身體接觸,正當我沉思如何製造下一次接觸時,忽見到女孩澄大眼睛望著我,問道:「你在想甚麼這麼入神?」 我還沒有回過神來,她續說:「我還沒跟你說完那天在荷蘭一座公園遇到的趣事啊!之後我見到好多鴿子在草地上,於是很興奮的衝過去看,結果把鴿子全都嚇飛了,旁邊只剩一個老伯伯呆看著已經飛遠的鴿子,原來他在餵鴿子們,然後我看到老伯伯眼神好像閃過一絲怒意,我立即拔腿便逃......」 

我耳朵雖然吸收著她說歐洲的趣事,但眼睛其實是目不轉睛凝視著她嘴唇,看到她在說話時嘴巴一直在跳動,不知為何就是覺得格外好看,竟然情不自禁地身體微微向她湊前想親她一下。 

女孩見狀隨即喝道:「哼哼!就說你根本沒在留心聽我講話!」不過女孩並非認真喝罵,而是帶著一點點撒嬌的語氣。我急忙解釋:「冤枉啦,我是怕你又被頭髮纏在嘴角上,等會兒說話時就真的吃掉自己的頭髮。」女孩笑說:「哪有這麼誇張啊!」

正當此時,我想到這位置風大,怕她著涼,正想問她怕不怕冷,要不換個位置,就聽到她手機鈴聲在響,來電畫面是一位俊俏男孩的照片,她男朋友找她了。 

只聽到女孩隔著電話壓低聲線輕柔地說:「你現在在哪啊?」「有沒有想念我啊?」「我有好多話要跟你說呢,今晚你一定要陪我。」聽著女孩不斷嬌嗲她男友,我不經意地轉個身去,試圖找些東西轉移自己焦點,便抬頭想看看列車駛到哪兒,猛然發現還有兩個站便到女孩家的車站了,回想起小時候跟家人去旅行回來時,總覺得這程地鐵要坐很久,怎樣為何今次好像頃刻便到。 

女孩最後對著電話說:「我落車啦,你要站好等我唷,不准跑掉。」就這樣掛了電話,跟我說她男朋友正在車站等她。列車閘門打開之際,我們一前一後步出車廂,她好像刻意地保持距離,不消一會,就看見一個熟悉的男孩站在遠方,正滑著手機。女孩一見到男朋友,飛奔似的直衝撲向男朋友討抱。我從後看著她奔跑時的姿態,才留意到她上身是一件黑色貼身長袖衫,外面再搭一條吊帶格紋連身短裙,而且大腿位置有一個小開叉,配襯著一對米白色綁帶涼鞋,一雙白皙長腿的背影在我眼前表露無遺,只覺得她好像比起高中時更懂得打扮,看得我有點入神,沒來得及跟她男朋友打個招呼。 

「謝謝你接她機。」她男朋友跟我道謝。「剛好我有空嘛。」我說完之後,即留意到女孩已經依偎在男朋友身旁,而一隻粗實手臀纏綿著她的幼小蠻腰,兩人含情密密地對望了一下。

「今晚吃甚麼,我在歐洲學會了煮很多東西呢,你一定要留晚點。」女孩嚷著她男朋友,就像急不及待回家過二人世界,畢竟他們也有一個月沒見面了。「謝謝你來接我,再見了。」接著女孩向我揮揮手,她男朋友也向我點了頭,便提著行李轉身離開了,他倆走到一個轉角位時,只見女孩驀然回首向我扮個鬼面,然後便雙雙離開了我視線。

明明我跟她一起相處這三年,我也一直當她是好朋友,怎地這躺旅行回來後,從接機,地鐵裡,再目送她男朋友接走她時,內心好像有股莫名的悶氣在迴盪著。

———————————————

呢篇係小弟第一次寫嘅短篇愛情小說,請大家多多指教
預定成篇小說會係一個三部曲,而家係第一部曲,而完整版可以上紙言或Penana搵到(附送LINK喺下面,暫時而家去到第二部曲,連登呢邊會喺呢幾日盡量upload返晒追返進度

紙言呢邊:
https://www.shikoto.com/member/article/259405/edit.html
Penana呢邊:https://www.penana.com/story/111322/%E6%AE%98%E9%85%B7%E6%9A%97%E6%88%80%E7%89%A9%E8%AA%9E/
2022-09-25 01:15:42
第一天(夜)

送別女孩後,我坐地鐵回家路上都在反覆問自己,明明以前中學時期看著他們在纏綿,親嘴和擁抱也沒覺得甚麼,為甚麼今天看到她被人攬腰的時候會有一點點失落的感覺。想著想著,又覺得她是我的好朋友,怎麼可以這樣胡思亂想,但突然腦海又泛起女孩跑向男朋友時的身影,她所穿的連身短裙,根本難掩她臀部的曲線,莫講話那對雪白的長腿,然後再回想到她長髮黏在嘴角的模樣,說甚麼也難以將這些畫面拋諸腦後。

離開地鐵站步行回家時,我又在想,他男朋友這麼久沒見女孩,今晚肯定會將她強抱在床上,一手扯掉她白天穿的吊帶連身短裙,再伸手沿著她大脾內側向上遊走,通往腿間深處最隱秘的地帶,也不知道她喜歡粗暴的,還是溫柔的被撫摸著,說不定她也應該餓久了,又當著我面前對著男孩說叫他留晚一點,說不定一回家就立即主動獻身了。想到這裡,猛然覺得自己怎樣一直對她有性幻想,便竭力不再多想。

回到家已經天黑,簡單煮個肉醬意粉就吃,再看到雪櫃有盒快過期的牛奶拿來就喝,然後滑了一回手機就想不如找套電影打發時間。雖想現在科技發達,網絡上有成千上萬的電影供我選擇,但霎時間要選一套我想看的,又一時拿不定注意,隱隱約約總希望找到一套女主角跟女孩一樣美的電影來看,卻談何容易。

不知過了多久,手機突然傳來一道訊息,竟然是女孩傳來一張照片。甫一打開照片,只見兩碟並排放好的忌廉蘑菇意粉,麵條上還鋪了一層煙肉和蔥花,即想到這是她今晚親自下煮的成品,又覺得兩碟意粉裝飾地別出心裁,應該放了很多心思。腦海卻突然轉個邪念,她喜歡吃忌廉汁意粉,想必她男朋友也知道這點,會不會今晚乘機......

雖然知道女孩並非第一次下廚,但我從來都沒有收過她下廚的照片,料想到她今晚定然是心情很好,又或者是想給我知道她廚藝真的進步了不少,於是我讚了她一下:「隔著手機屏幕也聞到很香,可惜我沒得吃。」不知道怎地我內心硬是想加這一句「可怕我沒得吃。」是在吃醋嗎?

隔了一陣,手機也沒有再響,難道我嚇到她嗎?唉,不管怎樣,短訊傳了出去就沒辦法收回,就隨便找了一套電影看,是王家衛執導的《阿飛正傳》,就覺得戲中的張曼玉那清純的模樣跟女孩有點神似,又很羨慕張國榮的浪子性格以及花言花語的技巧,一擊即中的虜獲女主角的心,如果我有他一半功力,不知道又能否像張國榮挑逗張曼玉這般,把她芳心騙過來。

胡思亂想了一會,總覺得自己越來越離譜,怎地今日一整天在對女孩有非份之想,而且又有點後悔剛才那句多餘的「可惜我沒得吃」,只是想刪除又沒辦法。

電影播完後,是時候準備去洗澡睡覺,忽然看到手機彈出一條未讀訊息。

「誰叫你沒問我~」是女孩傳過來。

「啊,我忘記了我買了一份手信送給你的。」僅接著上一條訊息。

她這樣是在邀請我品嘗她親手煮的菜嗎,我還來不及反應,她又再傳來訊息:「明天我們到中學老地方吃飯好嗎?你一定要來喔,手信帶給你,下午十二點等~」

等了兩小時她沒覆我訊息,還以為她生了我氣,但是女孩接二連三的訊息經已把我的疑慮通通除掉,我想立刻覆他,但當想到這樣好像會給她知道我很著緊,就沒有張國榮了的放蕩不羈,於是便決定還是洗完澡再覆她。

「好吧!明天見。」梳洗完後,還沒吹乾頭我就拿起手機覆她。

「好耶~明天見~晚安~」怎知道剛放下電話,她已經秒覆我,還附帶三條蛇仔標點符號,這代表她很期待嗎?
2022-09-25 01:16:48
好毒
2022-09-25 01:51:20
SORRY各位紙言條LINK放錯咗,呢條先啱
https://www.shikoto.com/articles/259405.html
2022-09-25 02:00:22
好好。
點解女主角用「她」,無名嘅。故意㗎?
係唔想講特定一個人,用普遍嘅概念「她」做一個符號,去代表每一個讀者心中嘅「她」。係唔係咁樣?
2022-09-25 02:40:48
淡淡的悲傷
2022-09-25 15:09:24
多謝你

冇錯啊,就係可以俾讀者去代入,當初寫文時候都有糾結過幫唔幫返啲角色改返個名,到寫好晒成篇故事結果都係覺得唔用名好啲,等呢個故仔可以有多啲想像空間。

不過,賣吓關子先,主角們嘅名字將會隨住故事推展而慢慢出現
2022-09-25 20:08:59
2022-09-25 22:40:06
第二天(日)

平時習慣遲到的我,今天竟然早了十分鐘到,我家與以前讀書的中學相距一個地鐵車站,而女孩跟她男朋友則是住在中學附近的私人屋苑,兩人算是鄰居,而那個老地方是我跟女孩以前午飯時經常去的舊式茶餐廳。為甚麼這間老茶餐龐會成為我們的老地方?因為這裡有她最愛吃的忌廉蘑菇意粉。

早到的我看見茶餐廳門前約有幾個人在等位,心想今天怎地星期日也這麼好生意,不過沒差吧,反正我早到十分鐘,等一會兒應該就有位子。這時候我望著斜對面的幼稚園,那個方向正是女孩住的屋苑。

不消半刻,在幼稚園旁路上,有一位秀色迷人的女孩子進入我的視線範圍內,若不是昨天一直暇想著的女孩又會是誰呢?她今天換了白色圓領短袖TEE恤,配搭一條牛仔熱褲,綁帶涼鞋仍是昨天所穿的那雙,斜揹著一個黑色皮製手提包,還有她高中時最愛紥的雙馬尾。她那對玉皙的長腿在陽光照耀之下比起昨天更顯白滑,而且在牛仔熱褲和綁帶涼鞋的完美配搭下,完全突顯出美腿修長的形態,再加上她愛打排球的緣故,身材一直保持得很好,窈窕的身段以及全身曲線比例近乎無可挑剔,唯一可以挑剔的,就是如果胸部發育得更好,就接近完美了。

我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控制眼球離開女孩的雙腿,當她看到我時便向著我這邊加快步速過來,我也隱約看到她胸前的那對小籠包在衣服內微微顫動,直至她停在我面前,我才刻意到把目光轉移到她可愛的臉蛋,但已經生硬得不知道講甚麼開場白好,便隨便跟她打個招呼:「早晨。」女孩輕輕捶了我胸口一下,天真爛漫地說。「早甚麼啦,太陽伯伯都跑到頭頂上啦。」說罷隨即一個小跳步躍在我面前,我們彼此之間的距離又再近了一點,甚至能夠聞到她身體所散發的香氣,問道:「你有發現我今天有甚麼不同嗎?」

「唔...今天比起昨天老了一天。」天啊,我知道塵世間有多少男人栽倒在這條世紀難題上,而我一時半刻又看不出她有甚麼不同,所以只好先故意逗她一下,拖延時間。

「BEE BEE,錯啊,我每天都這樣年輕貌美,再估啊~」女孩又再輕輕的捶我,這下比剛才見面時的那下溫柔了一點。

「啊...我知道了,你今天比起昨天更美。」我很享受被女孩輕捶的感覺,所以隨口說了一個逗她的答案,希望她又再輕輕捶我一下。

「又錯啊,不過我喜歡這個答案。」果然她又再捶我一下,力道又再比剛才第二下輕,倒像是伸拳觸碰我似的,而不是捶過來。「你再估。」女孩看著我笑說。

這時候我跟她四目交投,心跳突然加速,被她秀麗的五官、可愛的臉蛋吸引住,又覺得她臉蛋跟她雙腿一樣白裡透紅,竟然衝口而出地說:「為甚麼你去歐洲旅行一個月,皮膚仍然可以這麼白?」女孩頓時漲紅了面,避開了我的眼神,我也知道自己失言,正想道歉,此時見她尷尬地雙手撥弄著她的辮子,靈光一觸之下立刻注意到了,我即壓低聲線說:「我一早知道了,你今天化了眼妝,而且換了唇膏的顏色,很好看,跟你很襯。」

只見女孩嘟起了嘴,臉蛋比適才更顯紅潤,在陽光下照耀下更顯迷人,我差點忍不住想親她一下,又想到她說要送我一份手信,我便問道:「你買了甚麼手信給我?」我聲線也不自覺地變得溫柔,跟平時與她聊天的截然不同。「你別心急,等等再告訴你。」女孩在賣關子,這次我就真的絞盡腦汁都想不到了。

這時女孩又再問我:「那為甚麼你這麼早到?」我霎時間竟被她問得啞口無言,生怕被她發現我早到是因為內心想早一點見到她,於是我只好反問她同樣問題:「那你又為甚麼這麼早到?」不竟我沒有張國榮的俊俏,又沒有他戲中飾演阿飛的口才,更何況她已經有男朋友,這些機會又怎會是我的,只怕弄巧成拙,我只好收斂一下,只聽到茶餐廳老闆娘在叫號,有位子了。

在吃飯閒聊之間,原來女孩昨晚才知道她男朋友的爸媽決定舉家移民英國,而且比原定計劃更提早一個月,即是數天後就要離開香港。她男朋友舉家移民,是否代表女孩與他之間的情侶關係也會告一段落嗎?

我再仔細觀察女孩的眼神,也發現其實她面容偶爾也會閃過一絲失落,她應該是很傷心的吧,只是在壓抑著? 
2022-09-26 10:14:58
吃過午飯後,我們回到母校,繞著外圍走了不知多少個圈,她一直跟我分享歐洲旅行的經過,再沒提她男朋友的事,她的聲線和語調甚是動聽,我越聽越覺得舒服。直至我們閒逛到附近的遊樂場,我知道那是女孩最喜歡的地方之一,她才突然轉過話題說:那時候她喜歡蕩韆鞦,而她男朋友又愛後面伸手把她推得更高,雖然起初覺得凌空的感覺很害怕,但每次她男朋友的力度都拿捏得剛好,讓她感到有滿滿的安全感,慢慢習慣了便覺得刺激好玩。

我這時候在想,蕩韆鞦這個遊戲,根本就是男女之間身體接觸的好機會,她男朋友肯定乘機扶摸著她的纖腰,要麼再向摸上的話,就可以輕易觸碰女孩的乳房。

此時女孩跑到韆鞦上準備使勁搖晃,不過我沒有像她男朋友的走到她後面幫忙推,而她只是輕輕的搖晃著,想必在懷念以前的甜密時光吧。我抬頭望向天,過了半刻,只見斜陽漸落,天空泛起一片淡薄霞紅,但覺夕陽暫然短暫,卻教人迷醉,好像跟女孩單獨相處的時光似箭,但卻教人快活。又想到女孩整天總是記掛著她男朋友,內心又變得酸溜溜的。

「你肚餓嗎?要不要找點東西吃?」我也難免受到這個情景所影響,連找些話題逗她笑的能力也被封印住,但我也在想,只要她願意的話,我便一直陪伴著她。

「嗯,有點點肚餓。」女孩說:「不知道學校附近的宵夜小販檔還在嗎?」。那些宵夜小販檔是我們以前考試前溫習後經過光顧的,特別在冬天時候醫肚子簡直是一流的。

「自從考完試之後我都沒再來這邊了,不如一起去找找看。」我說罷後,便動身回到學校附近,期盼能夠從遠處便看到那堆熟悉的小販檔照明紅燈,結果真的給我們遇到了,隨之而來更是陣陣噗鼻的蠔餅香味,那是女孩最喜歡吃的。她興奮得拉著我手臂跑到小販檔前,炒烏冬、車仔麵、糯米飯的小販檔由左至右整齊排列,我倆即被四圍所散發的蒸氣重重包圍著。

「好香啊~」女孩已經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最愛——蠔餅檔,我平時喜歡吃炒烏冬的,但今晚卻不願意離開她半秒,那怕只是短暫分開點自己想要的食物也不願意。

「我怕我一個人吃不完一份,你可不可以跟我一起分享?」女孩輕輕的扯我衣袖在問我,如此正中我懷。

「我怕我會我把你的都吃掉。」我說。

「我就知道你不捨得我變胖的。」女孩笑說。

「你身材這麼好,其他女人一早羨慕死了。」我說著說著,開始拾回狀態,又忍不住想挑逗她一下。

「你怎知道啊,難道你一直在偷看我。」女孩說完後,我看到她臉蛋又漲紅了,不知道是因為附近蒸氣多還是溫度熱,或是其他原因。

我們只點了一塊蠔餅,離開這個熱烘烘的範圍,邊走邊吃,我讓她先吃,第一口她不慎給燙到嘴唇,到我吃完之後,我輕輕吹涼一下才遞給她,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的。

「最後那一口要留給我啊。」女孩說。我刻意只咬一小缺,留給她的最後一口要份量充足,能滿足到她的。

這次是我第一次跟她分享同一份食物,也是第一次知道她喜歡吃最後一口的,只是當想到她以前一定經常跟她男朋友這樣你來我往,甜蜜及酸澀的滋味同時間湧在心頭。

正當此時忽然聽到她突然「啊!」的一聲慘叫,「好痛!」女孩神情甚是痛苦,「好像有東西插了進來…」她伸手提起右腿,翻起鞋底來看。

原來一根鐵釘穿過她的綁帶涼鞋,直插進她右腿腳底,涼鞋已是血跡斑斑的,她眼睛水汪汪忍住眼淚,明顯是痛得很厲害,我連忙扶她到旁邊的花槽坐著,看這情況像是挺嚴重的,在昏黃的街燈底下,也不好確認她被鐵釘插進多深,看來是不太可能再站起來,更莫講話走路了。

危急之際,我猛然想起以前化學老師教過,被鐵器所傷後果可大可小,如果不幸患上破傷風症,嚴重的需要截肢。當想到這裡時,我心越覺害怕,我真的不敢想像女孩截肢的慘狀,於是當下不加思索,直接把她公主抱起,向著最近的醫院飛奔過去。

女孩被我這樣一抱有點驚愕,我連忙跟她說:「要快點進醫院,要是得了破傷風便太遲。」我不敢多想破傷風的後遺症,頓時感到全身充滿氣力,不能夠容許自己雙腿有半點怠慢。幸好附近最近的醫院只離這裡約三四個街口,雖然跑了一回兒漸覺雙手乏力,但說甚麼也不敢鬆手。

跑到半路,我察覺到方才由於抱她的動作過於衝動,原來右手手掌正貼在女孩的半側左胸,雖然隔著衣物,還是能夠辨別得出她所穿戴的蕾絲胸圍。突然眼前的行人綠燈轉成紅燈,我連忙剎停腳步,情急之下,右手力度掌握得不太準確,竟輕輕捏了她乳房一下,好柔軟啊。

我偷偷看了女孩反應,只見她目光斜上盯著我看,不作聲,我連忙避開她的眼神,但又情不自禁地再偷看她,她仍然是盯著我,卻是柔情蜜意的眼神,好像沒有怪責我的放肆。

只覺得我已使出平生氣力,終於看到醫院大門,沿路來女孩不時低聲呻吟,因為是顛簸的路程弄得她傷口在發痛吧。「快到了,撑著啊。」我忙道,一鼓作氣地闖進醫院大門,穿過一條走廊來到急症室,向當值護士猛說:「請你救救她,她被鐵釘刺到,怕會有破傷風。」我對著櫃頭窗口接二連三地跟護士說快救救她,護士也沒我辦法,即幫我們作簡單登記及領取籌號。

當我將她抱到附近的椅子坐時,才發現她右腿的鞋子連同那根鐵釘也不見了,女孩看到我錯愕的表情,笑說:「剛才在路上弄掉了。」看到她赤裸的右腳,我覺得不好意思,跟她連忙道歉,又關心她傷勢:「痛嗎?」女孩微笑回說:「沒那麼痛了。」但覺突然一陣體香噗鼻,原來是女孩挨在膊頭,輕輕的跟我說:「謝謝你。」

此刻我跟她肌膚互相接觸,能夠感受得到她的體溫,忽然之間,只聽到她輕輕哼起歌來:


沉在愉快,時日越走越快
祈望可以,被你瞭解
讓我寄生,在你天空世界
我願意不走,也不出界。


當下這間候診室,仿彿只剩下我二人。

等不了多久,便輪到我們的籌號,我慢慢扶著女孩半拐半走的來到應診室,醫生先幫女孩檢查了一下傷口,在消毒時女孩一直在抓緊我的手腕。應該很痛吧?我在旁連忙安慰。接著我問醫生:「醫生,會有破傷風嗎?」醫生安慰說:「不用擔心,等下注射免疫球蛋白後,一般都沒事的,不過我還是建議是留院一晚觀察,如果沒甚麼特別明天中午就可以出院啦。」

聽到醫生說沒有大礙,我才放鬆下來,但又聽到要留院一晚,我又感到很內疚。離開應診室後,簡單辦理過入院手續,便見女孩躺在病床上被推進病房,我萬般不捨地凝望著她。

臨別一刻,我向她說:「明天一早我會來探你的!」 
2022-09-26 23:19:42
第三天(日)

天剛亮,鬧鐘便響,我不敢賴床,一下子就從床鋪中彈起來,簡單梳洗後立刻出門,首先想到的是要買早餐給女孩吃,因為我也不清楚醫院有沒有供應早餐,就算有,也一定很難吃。 

星期一的早上路邊的食肆經已在招待著上班族,我跑到粥麵店買了一碗白粥,卻擔心味道太淡,又跑到另一間熱狗店買了一份潛艇漢堡,最後經過馬路旁邊的報檔買了一支寶礦力。剛好營養、味道、水份一併俱全,可以出發到醫院了。 

甫到醫院,我直接搭升降機到女孩的病房樓層,時候還早未到探訪時間,我坐在走廊的椅子上,除了偶然有護士經過之外,這個空間冷冰冰的,想到她一整晚待在這個環境一定很難受。 

我每隔一陣子就伸手摸下白粥的發泡膠碗,試探一下溫度有沒有轉涼,翻覆幾次之後,我被告知可以進去病房了。我提著女孩的早餐,跟著護士的指引來到女孩的病床前,她睡在病房的最角落位置,感覺保留了一點點的私人空間。 

「你沒事吧,還有沒有在痛。」我望到她面容有點憔悴,昨天紥的雙馬尾已經放了下來,長髮篷鬆鬆的披散在她肩膀上,像是剛睡醒的樣子。

「還有少許痛,不過下床走路也沒問題啦。」從她懶洋洋的聲線聽得出,雖然有點倦,但還是挺精神的。 

「吃早餐囉,我買了白粥跟漢堡包。」邊說邊拆解食物盒,然後拿出一支寶礦力開蓋後遞到面前:「補充水份啊。」 

「你在賣廣告啊?」女孩溫柔地笑道。看到她會說笑,我也放心不少。 

「你自己的那份呢?」女孩指著枱面上的食物,也真的剛好每樣只有這麼一份。 

「啊!我完全忘了買自己的。」我抱著頭說。 

「傻瓜,你坐上來,我們一起吃,我也吃不了這麼多。」她屁股向內側移進一格,示意我跟她一起坐,我鞋子也未趕得及脫就爬上病床跟她並肩坐在一起。突然又覺得如果給醫生或姑娘見到甚是不雅,我又下床先把病房布廉全都拉好,才脫下鞋子陪她一起坐在床上。 

我提著半匙滿的白粥,小心翼翼的遞到她嘴巴前。「你先吹一下,我怕燙。」女孩笑說。啊,我怎地這麼笨,忘記了應該先吹涼才餵女生吃。 

接下來每一口我都落足心機地吹涼,這才遞給她吃,就算後來碗裡白粥不再燙了,我也是繼續這樣做。「都涼了,你還吹!」女孩捏了我手臂一下,不怎痛,反而有股甜意,我說:「要給你嚐嚐我的口水。」我故裝把口水吹到白粥上,她又再捏我一下,這下確實有點痛的,但是甜意比剛才那下重一點。 

我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枱面上的食物也差不多吃完了,我簡單收拾一下食具,順手將手機充電器遞了給她,看到她手機接上電源後便隨即覆了幾句短訊,我不敢多看,害怕看到自己不情願見到的,並祈盼著只有我一人知道她進院的事,要不然等一下她男朋友出現在面前,撞見我跟她如此親暱那怎麼辦。正當這時候,女孩從她的手提包拿出一本精裝的小畫簿,著我快點觀賞。 

「昨晚我手機沒電,沒事幹,便想到不如畫畫消磨時間。」女孩柔聲說,我對她要獨自一人在醫院留夜還是感到抱歉。「你看,這些都是我昨晚畫的。」她慢慢翻揭畫簿跟我逐頁介紹,全都是用鉛筆素描繪成,有人像也有卡通人物,後面還有一些充滿異國色彩的風景。「這些是在歐洲畫的。」她向我解釋說,我回想當年跟她在課室書枱上畫畫的片段,有時候隔天回來看到我們的作品被校工擦掉,挺可惜的,不過我倆又會馬上重新補上另一幅傑作。 

此時,我偷偷看她一眼,發現跟她臉頰的距離從來沒有這麼近,她忽然興致的說:「喂~你不是問我你的旅行手信嗎?」她把畫簿翻到最後一頁,含羞答答地遞給我:「你自己看。」便即雙手掩面,不敢直視那頁。 

原來是一幅覆蓋全頁的寫生素描,一對穿著校服的男女坐在長椅上互相依偎著,男生用左手攬著女生的纖腰,這對情侶是背靠著畫面的,前方則是一條鋪滿密密麻麻鎖頭的鐵橋,我認得出這是巴黎情人橋,明顯是女孩在巴黎畫的。世界各地的愛侶均慕名以來將愛情鎖繫在情人橋上,寓意至死不渝的愛。只是我不知道眼前這對男女是誰,但見圖中女生髮型正是女孩愛紥的雙馬尾,便認出她在畫自己,那麼抱著她的必定是她男朋友吧?我疑惑地轉望著女孩,看見她還在害羞避著我的視線。 

我回首再次望著畫簿,這才留意到男生左手原來有一點黑痣,我再望一下自己左臂,我手臂上黑痣的位置跟畫中的男生竟剛好一模一樣的,陡然醒覺畫中的男主角,要不是我又會是誰。 

女孩嬌聲的說:「我沒有真的買手信給你,但你不可以生氣的喔。」我看著她腼婰的樣子,就不自禁地親吻她那粉紅色的唇瓣。只聽到她輕輕發出「嗯」的一下呻吟聲,沒有反抗,我也不再保留,左臂攬著她的嬌腰,這一刻兩人緊靠在一起,跟畫簿上的男女主角一樣。 

至於這粒黑痣,是在甚麼時候畫上的,又何必深究。 
2022-09-26 23:20:57
仲有一篇就完結第一部曲喇
2022-09-27 17:49:47
2022-09-27 18:00:51
Thanks巴打幫推
2022-09-29 01:22:06
玩視角?會唔會有埋第三者嘅視角。
睇簡介我以後你個答案會係「無」,不過結局都好好。
第二部曲繼續唔好爆個答案,維持原狀似乎會唔錯。
我唔知啦,你決定結局。
2022-09-29 08:42:18
結局隨心吧,希望可以繼續順住角色嘅性格好自然咁去
2022-09-30 19:31:08
一直以來,身邊的朋友都說我那個女朋友是女神級,那張精緻的五官、白皙的嫩膚。的而且確,每次跟她出街,她總是喜歡連身短裙跟綁帶涼鞋的配搭,完全展露她的曲線身材,再加上那對雪白誘人的美腿,上下身近乎是5:8的黃金比例,還不得不提她最愛紥的雙馬尾,兩邊馬尾秀髮散落在兩邊肩膀,跟她那性感鎖骨簡直是完美襯配。只不過,我都當我那個嬌滴滴可愛的女朋友是一個乖乖女。

************


1. 相遇
不過,怎麼我會覺得她是乖乖女?話說我跟這個女生在高中排球隊認識,她球技不太精湛,但是每次練習都會早十五分鐘來到操場熱身,訓練完結之後又會自己加操半小時,但她的隊友多數夠鐘便會散場。

有一次,例行訓練結束後,我到操場旁邊汽水機買完一支寶礦力後,忽然見到遠處有一個女孩孤伶伶自己對著牆壁練習接球,從她的運動背心跟真理褲我認得出她是排球女子隊的成員,見到如此情況我忍不住走上前揶揄她一番:「嘩,你咁勤力嘅,你啲friend都走晒喇喎。」

女孩邊打球邊喘着氣說:「我知道自己實力跟唔上佢哋,所以冇辦法啊,唯有努力啲。」結果說著說著竟然一下不留神,給反彈過來的球打到臉上。

「啊,好痛啊。」球打到眼角位置。

我看著她濕透的運動背心,也泛起一點惻隱之心,只見她眼角位置已經腫紅了,我說:「唔好勉強喇,我幫你敷一敷雞蛋先喇。」

就是這樣,我靠著跟小食部姐姐的交情,免費借了一隻熱雞蛋,在幫她敷蛋的過程中,才認真看到她的容貌,原來是隔壁班被那班的男同學譽為全班第二最美的女生——王樂兒,屬於女神級別的存在。

「你就係王樂兒?」我乘機確認一下。

「係吖。」

「之前好似冇喺排球隊見過你,做咩咁睇唔開臨到中六先嚟入校隊。」我拿著熱雞蛋在她眼角慢慢順時針地碌著,看到她剛受傷後那楚楚可憐的樣子,也不由自主的溫柔一下地對待她,生怕稍微大力一點便會弄痛她。

「我想入好耐嫁喇,但每次選拔都係差啲差啲硬係入唔到,成日俾同班嗰幾個女仔笑我不自量力,因為佢哋一早就入到校隊呀嘛,好彩我今年都入到咋。」從女孩嬌柔的聲線之中,好像感受到她多年來的委屈。

「所以我一定要俾心機練好啲,唔可以俾佢哋睇低。」女孩在幫自己打氣,我好像有點被她打動到?

「咁乖。」我淡然的道,但還是帶著一點取笑的心態。

此時,我留意到旁邊小食部姐姐已經開始收鋪,才驚覺時候都不早了,事前完全沒想過要跟這位排球新人糾纏這麼久。

「喂,雞蛋都凍咗喇,應該冇事嫁喇。」我提起背囊轉身便走,走也要走得瀟灑點嘛。

「唔該晒你啊,你叫咩名啊。」剛走半步,聽到女孩嬌滴滴的聲線,但我頭也不回,輕笑一聲後回答:「郭家朗。」

「郭家朗?…難道是排球隊隊長嗎?」我已越走越遠,只聽到她柔弱的聲線在自言自語。

「嗱,你下個星期練完波之後喺度等我,我教你練。」我也不太在意她是否認得出我這個隊長,只顧霸氣地提起聲線留下這句話後,便繼續向前離開這個操場範圍。

正當此際,突然面前迎來一個好像是隔離班的男生,向著我的方向急衝過來,邊走邊大叫:「王樂兒,你點啊,有冇事啊!」

「喔,果然係女神級。」我心想。


************


殘酷暗戀物語(二部曲)正式開始連載


紙言:https://www.shikoto.com/i/bfFW
Penana:https://www.penana.com/article/915961

2022-10-03 00:11:34
2022-10-03 09:46:21
2022-10-03 09:48:13
2. 憐憫
我們學校考試成績不太優異,勉勉強強排在Band 2尾,不過排球是我校強項,每年校際排球比賽的獎盃都是我們男子隊的囊中之物,身為隊長的我,也要肩負起帶領球隊奪冠的重任,不過這天例行訓練我卻擅離職守,獨個兒離開大隊,站在一旁注視著操場另一側的女子隊訓練。

「家朗佢今日搞咩?」一把暖男聲線傳入我的耳內,雖然我專心看著女子隊的訓練,但我還是能夠聽到有人在我背後講我。

「𥄫女囉,仲使問咩嫁咩!」另一把粗聲線說。

「平時佢唔會𥄫㗎,今日搞咩?」暖男聲線問道。

「咩啊,係咪隔離班嗰個王樂兒,好似終於俾佢入到校隊。」粗聲線續道。

「下!嗰個咁靚女都識打波嫁咩?」暖男驚訝地說。

暖男聲線是球隊的二傳手,叫陳柏希,經常幫我打點球隊事務的;粗聲線的叫鄭梓豪,球隊之中的皇牌主攻手;而我是球隊的自由人,串連進攻及防守的重責落在我身上。

沒錯,我平日的確對於女子隊沒有半點興趣,但今天我要看看王樂兒的表現如何,所以才勉強破一次例。

「王樂兒你呢個傻妹都幾搏命㗎喎。」我留意到,每次只要有隊友接球失準的時候,王樂兒總是第一個拼了命似的衝去嘗試救球,甚至好幾次整個人身體重心失衡,直接趴在地下,但旁邊隊友也沒有扶她起身的意思。

「唉,你班女人。」我嘆著氣道,抬頭看一下學校大鐘,差不多快到五時,是時候要回去帶領球隊作最後一輪十五分鐘的高強度戰術訓練。

一輪熱汗揮灑過後,校園鐘聲響起,時針剛好停在五時正,只見體能最好的梓豪也在猛地踹氣。

「喂我哋留低圍住學校再跑三個圈!」我恃著隊長的身份取笑說。

「咪玩啦家朗,就死啦我哋,聽日仲有中文默書測驗啊。」柏希叫苦連天地求饒。

「咁渣㗎!好喇,今日放過你哋,」我完全忘記了那個該死的默書範圍,不過也沒差,班主任對於我的成績基本上也是隻眼開隻眼閉,只要我能夠在校際比賽爭光就可以。

看著隊友們曲終人散,我不由自主地把視線重新注意在遠處的王樂兒身上,看到她身邊的隊友也在忙於收拾,只有她一人悶悶坐在旁邊,一直摸著右腿膝蓋,難道又受傷了?

待得其他人都離開操場後,我才慢慢走到王樂兒身旁,才發現她右腿膝蓋擦破皮了,沒流血,不算太嚴重吧。只見到她咬著嘴唇的表情,突然又覺得要是男生就當然覺得如此小傷沒甚大礙,但女生還是會在意的,何況她那雙完美無瑕的白腿,要是留下傷痕那怎麼辦。

「喂,點解每次見到你都係傷痕累累㗎。」我裝作不太在意的說。

王樂兒抬頭看到是我,「原來係你呀,我仲以為佢哋未走添。」她一邊說一邊關心著那傷口。

「走晒喇,一個二個都冇義氣嘅。」看到她又是一個孤伶伶留在操場上,她的隊友卻愛理不理她,我不禁在語氣之中也帶著一點憤怒。

「唔怪得佢哋啊,聽日有默書嘛。」又是這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教人怎捨得傷害她。

「吓,咩默書。」我真的忘記了明天是默書測驗這回事。

「我幫你清理一下傷口先喇,如果唔係分分鐘有疤㗎。」我邊說邊從背囊拿了一堆消毒用品、膠布、繃帶出來,一個負責任的排球隊隊長有急救包隨身,很正常好不好?

在黃昏的太陽照耀下,整個操場就只剩下我跟王樂兒二人,包紥這種事我算是熟練,但幫女生還是第一次。當我拿著生理鹽水要幫她清理傷口時,我依稀看到她緊緊閉上雙眼,應該是準備承受接下來那一剎那的劇痛。我只好使盡我平生功力,盡量輕力一點。

「啊!痛!」忽聽到她慘叫一聲,右腿向後一縮,我雖自問大膽,能夠獨闖海洋公園鬼屋如入無人之境,但還是被她嚇了一下。

「忍住喇,我幫你痴埋返膠布就OK㗎喇。」我始終見識豐富,受了驚嚇還能不慌不忙地將膠布完好無缺地貼在王樂兒的膝蓋上。

完成!好像比起剛才訓練還累,是心累,因為一直提防著她突如其來的慘叫聲。我抬起頭再看她表情時,才發現她雙眼也在看著我。

「你隻眼唔腫喇喎。」對著王樂兒這樣嬌滴滴的女孩子,我聲線也不由自主地變得溫柔,生怕粗魯一點也會傷害到她。

「唔好意思啊,又要麻煩到你。」只見她有點尷尬,雙手在撥弄著她的馬尾。

「傻妹,邊個叫你咁搏命咁救波啊。」我教訓她,其實是不捨得她又再因為練球而受傷。

「嗱如果你想報答我嘅話,你就話俾我知聽日中文課默書範圍係邊度啦。」說著,我將手提電話解鎖後遞給王樂兒。她這個聰明女也即時意會到我的用意,接過手機後輸入她的電話號碼,駁通之後再遞給我。

「咁你早啲返屋企喇,等你whatsapp。」我也不再久留,轉身便走,不過這次卻沒有遇到那個衝過來大喊「王樂兒你點啊」的痴線佬。

「哎呀,唔記得問佢嗰個係乜水嚟㗎添!」我心裡暗嘆。
2022-10-05 10:00:13
3. Yush!
我家離學校不遠,只消五分鐘路程便回到家,打開大門後只見一曙夕陽餘暉從玻璃窗照射入屋,但見客廳四下無人,我將背囊隨意扔在旁邊的梳化,再走近我爸媽的書房見到房門關上但門縫沒光,就知他們大概還在會計師樓開夜班吧。 

我攤在梳化上,拿出手機看一下未讀訊息。 

「家朗,我同你爸爸今晚要開會啊,你自己搵嘢食喇。」我媽在一小時前傳來的,又要我自己一個食飯,不過都習慣了。 

接著在廚房隨便找了一個杯麵,按下熱水按鈕,幸好水溫熱度剛好足夠泡麵,不消一會麻油香味從廚房散發出來,我拿起邊吃邊繼續滑手機。 

「今日戰術訓練啲片我upload咗上Google Drive喇。」柏希傳來的,他既是我同班好兄弟,又在球隊事務上表現得很盡責,讓我這個隊長安心不少。 

嗯,不過晚點再看吧。 

「仲未溫默書啊!!」「我聽日除咗默書仲有份BIO測驗啊!」「我已經有覺悟要交白卷。」「你等罰留堂喇!」「妖,講呢啲。」「...」「#@%&@」 

雖然排球隊群組一片哀號,本應我也可以加入戰團跟他們一起絕地嚎哭,不過現在我還沒有心情理會他們。 

總覺得今晚的訊息都是無聊透極,而我心中好像在期待著某人傳來的訊息。 

難道王樂兒她忘了嗎? 

我放下手機,咕嚕咕嚕地把麵湯都喝光,忽然短訊鈴聲一響! 

滿心期待地看著熒幕。 

「您好!我是詩詩!是否一個人在生活,香港一夜情速配,私密安全,讓你生活不再孤單…」直接翻白眼翻到上天花板。我不是要詩詩啊! 

王樂兒,人呢!?你沒良心啊! 

只不過,為甚麼我整晚都在記掛著她?連排球隊的事情也沒有心情理會。難道我對她有意思?但我跟她才接觸過兩次,而且相處時間還非常短暫。我深深呼一口氣:「郭家朗你冷靜啲先。」嘗試裝作漫不經心不去胡思亂想。 

我準備轉身把吃完的杯麵掉到垃圾桶時,突如其來的短訊鈴聲再次打破這個沉寂的空間,而且鈴聲感覺上比剛才的還要響亮。 

熒幕彈出一個從未出現過的名字——王樂兒 

「呢度係聽日嘅默書範圍吖。」找死現在才找我! 

「今日真係好多謝你。」客甚麼氣,身為一個排球隊隊長,關心一下女子隊隊員很正常好不好。 

「見你咁耐唔搵我,幾驚你呢個小妹妹又唔知整親邊到。」我秒覆她! 

「我唔係小妹妹嚟㗎。」她也秒覆我! 

「不過我都要同你講聲對唔住,要你擔心。」 

傻妹幹嘛要跟我道歉,我必須重申,關心女子隊隊員是排球隊隊長的基本職責(大誤)。 

「隻腳仲痛唔痛啊?」我關心她問道。 

「仲有啲痛吖。」我那憐香惜玉之心又不禁湧現。 

「我要溫書喇,你都快啲溫喇。」乖乖女值得摸頭一讚喔。 

「咁你抖多啲喇,唔好溫咁夜 」等哥哥摸摸你頭(幻想中) 

「知道喇~」隔著熒幕也能夠想像到她嬌滴滴的樣子。 

Yush!我不由自主地發出排球擊殺得分時振奮士氣的喊聲,不過現在的心情好像比起取得一局勝利還要興奮,興奮得原來按鍵的手指一直在抖震也不知道,是太緊張嗎? 

忽然之間,我被她這句「我要溫書喇,你都快啲溫喇。」激發內心一股衝勁。我跑到書房,從書堆中(嚴格來講更像垃圾堆)找到了快變成歷史文物的中文課本,翻到王樂兒跟我說的那一頁,再抓起旁邊的排球瞄準門旁的燈掣一拋,房間頓時變得燈火通明,精神隨即為之一振,就像在球場上凝望著對方發球手的起手動作一樣,注視在課本上的文字,開始發揮著連我自己也感到害怕的背誦潛能: 

"臣亮言:先帝創業半年,而中道崩殂…… 
今天下三分,益州疲敝,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 

不知過了多時,也沒發現爸媽原來已經回家,只聽到我媽在我書房門前輕輕說了一聲:「個仔今日搞咩啊?轉死性啊?」 

已經背到朗朗上口的我,此時真想回我媽一句:"我郭家之隆,可計日而待也。" 

背完! 
2022-10-05 15:31:54
咦,係唔係故意?點解風格好似變咗。
前一章對白用白話,人物互動正正經經; 呢一章對白用粵語,而且生動挑皮咗咁。
2022-10-05 15:59:37
終於有人發現到
2022-10-05 16:01:18
4.拔刀
第二天我一大清早起床裇個靚髮,回到學校只見到班房內的同學都拿著中文課本作最後衝刺,我卻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回到我的座位,輕鬆地吹著口哨。

「家朗你今日搞咩,咁招積嘅?」坐我隔離位的柏希剛回到課室,隨即在背囊拿出課本加入最後衝刺的行列。

其實大家緊張也並非沒有原因,因為今次默書成績最差的三位要罰留堂,並直接交由那個兇神惡殺的副校長處理。

「專心溫你嘅書喇。」我右手托腮,左手用食指繞著他書上的範文來回打圈。

「算喇,我都係認輸,反正實有你墊底。」怎料柏希竟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本書冚上,幸好我天生機智即時縮手,免受斷指之危。

「一陣間唔好嗌救命就得。」我枱面上空無一物,但卻胸有成竹,只是不知道現在王樂兒在做甚麼呢?她背好了默書沒有?

隨著學校大鐘響起,班主任走進課室,這一刻背到幾多句,忘記幾多字,是對記憶力極限的一個考驗,當凌散的字句在腦海裡逐點消逝時,亦只能夠祈求測驗早一點開始,早一點接受判決。

「測驗開始!」班主任未等鐘聲響完,便開始向我們派發單行紙。作戰正式開始,我跟柏希來一下最後的眼神交流,但從他飄忽不定的眼珠看出他還在垂死掙扎,作為隊長的我,當然有責任要振奮隊友士氣,所以立刻向他還以一個意氣揚揚的眼神,再附送一個陽光笑容,可是柏希卻似以口形回覆:「吔屎喇你!」

怎地這麼沒良心的!

單行紙到手之後,我提起筆,深一口氣,一氣呵成將整篇《出師表》,排山倒海地默寫出來,瞬間覺得自己恍如孔明再世,左手多了一把朱雀羽扇,三軍列陣候命待我指揮。

可是我旁邊柏希,就像在長板橋被張飛一聲怒吼,即時墜馬身亡的那個魏將般可憐,我左眼一瞥見他來來回回在「以光先帝遺德」這句前刪後改,我實在於心不忍,總不能白白看著蜀漢子民受苦,於是將我的《出師表》微微向柏希的方向挪移,再用左肘配搭眼神示意一下,援兵到!

柏希瞬間傻眼望著我,但聰明的他還是知道這是孔明丞相給他解困的木牛馬車,即刻提筆拼命地抄。怎料,一個諸葛亮,竟然勝不過我的班主任,給她發現我的空城計了!

「陳柏希!郭家朗!兩個起身!」班主任一聲大喊,我差點嚇得破膽墜馬身亡,本隊長宣佈,作戰失敗!

留堂已經是最基本的懲罰,缺點應該也走不掉,但最難受的,還是那個神憎鬼厭的副校長會來親自處刑。

我跟柏希在教員室旁的走廊等待著死亡的來臨,還有其他默書成績墊底的不幸人士,包括排球隊的皇牌主攻手鄭梓豪,果然是好兄弟,跟著隊長出生入死。

未幾,我發現遠方有一張熟悉又嬌美的面孔慢步過來,那白色連身校裙雖是鬆身設計,但仍掩蓋不住她那迷人的窈窕身材,再加上雙馬尾的可愛髮型,頓時將我身旁一眾雄性動物的注意力從鬼門關中暫時轉移過去,這個女孩要不是王樂兒又是誰,但我也好像是第一次認真留意她穿校裙的模樣?跟校隊的運動背心短褲相比又是另一番風韻,但看她垂頭喪氣的樣子,難道她也因為默書成績而被罰留堂?

「王樂兒,你過嚟!」只聽見訓導主任將她喝住,在遠處彷彿也能看到她嬌軀在微微顫抖著,這個訓導主任綽號叫做吹風機,罵人的時候毫不留情活像一枱吹風機,即使對著女同學也不會憐香惜玉。

「知唔知學校規定,五點鐘響完校鐘之後所有同學都要離開學校!」只見到王樂兒默默低著頭,完全不敢直視吹風機。

「咁點解你經常超過五點都仲要留喺學校!?」雖然我跟她相隔兩個教員室的距離,但仍能清楚聽到吹風機響亮的咆哮叫聲,只是聽不到王樂兒在說甚麼,身體卻好像害怕得越抖越厲害。我看到這個畫面已經有股無名火起冒,排球隊訓練在下午五時結束是眾所皆知,練習過後要執拾、拆網、更衣,超過五時離開也是正常不過,何況校方本來不太理會這條校規,更從不認真執行。

「我問你點解啊!你係度喊唔答我想點啊?」她已經在哭泣?這也太過份了吧,我發現原來我雙手拳頭已經緊緊緊握實,心跳開始加快,腎上腺素直線飆升。

沒有人可以在我面前欺負她!

眾目睽睽之下,我昂首闊步向著訓導主任大喊:「係我叫佢留低練波嘅,點啊!?」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