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嗰年,我做咗Miss隻兵》3

890 回覆
178 Like 2 Dislike
2021-04-04 23:16:19
2021-04-04 23:57:48
2021-04-05 00:38:20
2021-04-05 01:25:24
推 post2差正皮差多啲
2021-04-05 06:00:00
2021-04-05 11:07:24
有D心酸
2021-04-05 13:38:09
推,希望唔好sad end
2021-04-05 18:54:09
2021-04-05 19:29:52
見字正皮post2
2021-04-05 20:00:31
2021-04-05 20:42:14
2021-04-06 00:39:01
預告下應該過兩日先得閒出文
2021-04-06 03:16:35
2021-04-06 08:57:32
2021-04-06 11:16:10
咁我禮拜尾先返黎
唔洗日日上黎裝一裝
2021-04-07 20:41:07
未有都照推! 幫你拎正皮!
2021-04-07 20:45:34
2021-04-08 00:42:12
感動
2021-04-08 00:50:12
你寫到咁好睇!無以為報!寫多啲翻外篇添!
2021-04-08 01:03:47
係咪有文睇 睇完先瞓
2021-04-08 02:09:53
推下先
2021-04-08 02:09:54
2021-04-08 03:19:32
第十八章 「佢話今晚就準備飛。點呀,你去唔去送佢一程?」

自從Miss Lam遞交辭職信後,Miss Lam沒有再回過她那位於唐樓的住所。阿祖去了很多以往二人一起去過的地方,可是任阿祖再找也始終無法找到,她像是人間蒸發了的,消失不見。

這天晚上,阿祖又一次來到這個公園。

尚記得那時還是秋天,涼風颯颯,秋意正濃,被姐夫趕出家門的他僅穿一件薄T-shirt,為了躲避寒風,只好躲在遊玩設施中那條隱蔽的渠道裏,剛巧Miss Lam坐下時正壓住了他的手,還疼得他尖叫了出聲。

是Miss Lam在他差點流浪街頭,來這裏把他撈回家。

他還記得那天晚上,Miss Lam被他逼到燈柱下,退無可退,而他低下頭,哄近她的臉,嚇得她緊閉起雙眼,抿緊嘴巴。剛巧,這時微風拂過她的髮梢,淡淡的花香味隨着飄蕩的髮絲在空氣中瀰漫,讓這張可愛的臉更添上幾分甜美。

而他的心跳也跟着跳快了幾拍。

接着,他們便開始了同居的生活。每天一起上學、放學,然後去逛超市買菜回家煮,接着他會洗碗,Miss Lam會去洗澡,再一起窩在沙發看Netflix。

那時候他不發現,原來那段日子,竟是這十七年裏最美好的一段時光,他卻未能做到答應過她的事,例如戒煙。

她會不會是因為失望選擇了離開?阿祖看着那條燈柱灑在地上光影,回憶不斷在腦海盤恒,彷彿她還在身邊,卻已不知不覺過了好幾個星期,甚至他終於下定決心要戒煙了,她卻始終沒有回來。

你究竟去咗邊?


「鈴鈴鈴!」這夜,當阿祖睡到半夜時,電話突然響起,拿起來看,竟又是肥仔文。

「喂!⋯⋯你⋯⋯知唔知⋯⋯知唔知⋯⋯」肥仔文氣喘吁吁道,還是無法順利說完一句話。

那天他們一起從警署出來後,肥仔文經常都主動關心阿祖,像是雪中送炭,也像是冬天的圍爐取暖,二人重新說起話來,卻誰也沒有提起出賣相片那件事,像是甚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頂你講清楚啲得唔得?」阿祖瞇着眼睛,嘗試用盡他所有耐性問道。

「Miss Lam聽晚就飛啦。」

「飛?飛去邊?」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消息,阿祖頓時清醒過來,驚訝地問道。

「唔知⋯⋯,我都係啱啱⋯⋯睇佢IG Story先知,依家仆緊過去。」肥仔文斷斷續續地說道。

「你仆過去做咩?」阿祖問道,沒想到肥仔文有了Yuki後對Miss Lam竟還是如此上心。

「Yuki囉,係都要去,話要見Miss Lam最後一面。我心諗又唔係咩生離死別,咩最後一面⋯⋯」肥仔文還未抱怨完,卻已被阿祖打斷了。

「點解我見唔到架?」阿祖驚訝地問道,連忙打開IG搜索起來,卻怎也找不到這則限時動態。

「可能佢Hide咗你啦,我同Yuki都睇到佢話今晚就準備飛。點呀,你去唔去送佢一程?」

她要離開了,竟也沒對他說過一句,他甚至要從別人口中探聽她的話。

她不是口口聲聲說過會努力愛他嗎?怎麼最後她連棄權不參賽了都不靠訴他,要他獨自站在起點線苦候?

「幾點機?」阿祖問道。

「好似係十一點幾飛。」

「我再諗下。」說罷,阿祖連一句再見也沒有說便掛斷了肥仔文的電話。
到最後,因為證據不足,警方撤銷了對Miss Lam的控訴,然而其他人因為有影片佐證,即使被判無罪,警方卻會提出上訴,幾乎是不惜任何手段都要讓年輕人付出他們那一代的代價。

他想起曾問過Miss Lam的那句話:

「如果,我係話如果同樣嘅事情再發生,學校真係有人發現我地係埋一齊,今次無得再抵賴,你會點做?」阿祖站在Miss Lam面前,握着她的雙手,看着她的臉問道。

「唔會嘅,係佢地眼中,我地只係一對表姊弟。」

「咁萬一Leung Sir告狀呢?」阿祖追問道,「佢去同副校講表姊弟只係煙幕,我地係埋一齊先係事實,甚至比人話你亂搞師生關係,如果真係有人講到咁難聽,你⋯⋯會點算?」

「我講對唔住先啱,明明啱啱先話會永遠愛你,但當你咁問我嘅時候,我竟然咩都答唔出,對唔住,我係咪好懦弱,好自私?」


明明Miss Lam三番四次阻止阿祖,他也明知風險有多大,卻選擇甩開Miss Lam的手堅持要去。那麼究竟是誰自私?

面對不成熟的他,Miss Lam選擇離開其實也很正常吧?阿祖在內心問道,然而,知道和接受是兩回事,當事情真正發生,她真的要離開他時,竟還是讓他這麼難受,內心像是被掏空了似的。

可即使如此,他還是想去見她最後一次,或許,他還能挽回她。


「點解你會搵到黎?」Miss Lam驚訝地問道。
---------------
Sorry,好眼訓,各位早抖
2021-04-08 03:49:07
有文,感恩




辛苦晒
2021-04-08 06:37:25
有文好嘢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