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嗰年,我做咗Miss隻兵》3

867 回覆
176 Like 2 Dislike
2021-03-24 07:19:28
2021-03-24 19:56:51
2021-03-24 22:09:27
2021-03-24 22:47:25
2021-03-25 18:55:25
推 今日有文?
2021-03-25 20:42:25
推!
2021-03-25 20:43:31
Pish
2021-03-25 22:14:35
2021-03-26 00:16:36
2021-03-26 00:29:15
2021-03-26 05:06:24
Push
2021-03-26 07:40:33
2021-03-26 22:37:55
日子真難捱,準備去打文
2021-03-26 23:45:01
2021-03-27 00:26:33
辛苦晒樓豬
2021-03-27 00:30:33
2021-03-27 00:44:04
Jessie
2021-03-27 01:12:35
第十六章(5)

來到機場,Leung Sir替Miss Lam從車尾取出行李,拉起手柄遞到Miss Lam身前,可當Miss Lam伸手要接過手柄時,Leung Sir又拿開了,問道:「你真係決定揀佢?」

「我⋯⋯我唔知。」Miss Lam像做錯事的小孩,低着頭,不敢正眼看他。

「依家跟我返去仲黎得切,我地可以當打和。」

「打和?咩打和?」Miss Lam抬頭不解地看着Leung Sir。

「你肯唔肯跟我返去?」Leung Sir放下行李手柄,輕輕捏着Miss Lam的膊膀,微微彎下身子,把頭伸到她面前,盯着她茫然不知所措的雙眼,再三問道。

看着Leung Sir雙眼,受傷的眼神,還有眼白的微絲血管都像是在告訴她,他已為此無眠了多少個夜晚。

其實他待她已很不錯,常在她失意的時候,為她送上零食,逗她笑,開解她;在她被Miss Chan罵,受委屈的時候,也是他第一時間跳出來為她說話;還有聖誕節,又是送花又是訂海景餐廳的,浪漫而細心,絕對是一等一的好男友。

可是,夜來讓她魂牽夢繞的,卻不是那夜餐廳裏的莫扎特與蕭邦,而是騷靈情歌之下,隨處都能嚐到,味道都差不多的朱古力蛋糕。

其實她知道答案,由他表白那天已然,她只是自私地為了自己的事業和未來才會答應他的表白。

她以為時間既然足以沖淡一段感情,治癒一道傷口,那麼也能讓她愛上一個人,忘掉阿祖。

但原來不可以,可即使如此,她始終還是無法狠心——更多是因為貪心與自私,無法明確告訴他:她不可能跟他回去,因為她愛的是阿祖,不是他。

會不會她前度分手時,也是這樣想的?這刻,Miss Lam好像突然能夠明白前度寧可出軌,也不願主動和她說分手的原因了。

因為他們都自私,都不願當那壞人,卻不知這樣的自己更卑鄙。

「算啦,我唔勉強你。」Leung Sir放開了Miss Lam的肩膀,也不再看她的臉,只是把她的手放到行李手柄上,說:「後果,你自己承擔。」

說罷,Leung Sir轉身走到車前,而他打開車門準備踏上車的一刻,他還是猶豫了半秒,閉起雙眼嘆了口氣,呼氣的一刻像是把對她的愛全都釋放到空氣之中,稀釋掉,然後頭也不回地消失在她眼前。

哈,點解我咁蠢,點解我仲係咁唔識揀?明明我應該揀嘅係佢⋯⋯Miss Lam看着Leung Sir那輛逐漸遠去的車,愈是怨恨自己的愚笨,直至他的身影已被其他車所掩蓋,消失在車水馬龍之中,Miss Lam才不得不挪動自己的腳步,


來到偌大的機場, Miss Lam再看了阿草發給她的信息一遍,只說是機場Check in那層,然而,看着多不勝數的登機櫃枱,她一下子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該從哪找起。

點都要搵到佢,阻止佢做依件事,Miss Lam心想,開始拖起行李在機場漫無目的地搜索起來。

可即使她仔細找遍了所有的登機櫃位、商店、餐廳等,還是不見阿祖的蹤影。

唔通係男廁?Miss Lam的腦海閃過這念頭,而她的直覺告訴她這次應該沒猜錯。

於是,Miss Lam走到男廁門口,探頭看了又看,只見一堵白色的磁磚牆,不時有男人在裏面走出來,裏面還有多少人,有沒有人躲在廁格等,她卻無從得知。倒是走出來的男人,紛紛都對這堵在男廁門口的妙齡女子注以奇怪的目光。

Miss Lam開始察覺到自己繼續站在這偷窺也是辦法,又焦急地撥了一遍阿祖的電話。

沒想到,這次竟然撥通了。

「喂,你係邊呀?做咩唔聽我電話?」Miss Lam這刻活像個潑辣的女友在質問失蹤的男友。

「忙緊,一陣再打比你。」

「你忙咩?你唔係應該返緊屋企架咩?⋯⋯喂?⋯⋯有無搞錯,我未講完就Cut咗我線!」Miss Lam生氣地看着被掛斷線的手機,再次看向向洗手間門口,開始質疑自己的直覺,這次會不會出錯了?他可能根本不在洗手間?

就在這時候,眼前竟出現了她渴見的身影。

「你點解係到架?」阿祖和Miss Lam異口同聲地瞪大雙眼看着對方問道。

「我搵咗你好耐!解散咗咁耐你做咩仲未走,做係個廁所入面咁耐?」
「我肚痛爆石唔得呀?」

「爆咁耐?你條腸應該已經爛咗啦喎。你係咪收埋啲咩不可告人嘅秘密?」

「我邊有呀Miss?唉算啦,你鍾意點諗就點諗啦,我趕時間行先,記住唔.好.跟.住.我。」阿祖說完便打算走,Miss Lam卻拉住了他的手袖。

Miss Lam不敢把阿祖家姐和她說的事直接拿出來質問他,怕他知道她知道後反應會過激,也離開了他與家姐的感情,只好旁敲側擊地問道:「走去邊?又做咩咁急走?你仲未同我解釋清楚。」

「咁你係到等我,我搞埋啲野返黎再同你解釋。」

「唔得,你依家就話我知。」

「真係好緊要,你放手先啦。」

「你話咗比我知先!」Miss Lam堅持,聲量不自覺地提高了,引來旁人的側目。

包括在巡邏的機場特警。

阿祖感受到那兩位特警都在看着自己,也許是心虛,也是不知所措,突然把手伸往Miss Lam的頸後,把她的臉往自己的方向拉攏,嘴唇牢牢地貼上去,Miss Lam驚訝地瞪大雙眼想要推開他,他卻伸出另一隻手抱緊她,使勁的吻她,不容她掙脫。

Miss Lam的氣力本來就比貴為校隊的阿祖小,加上前一夜的宿醉,使她無力再掙扎,漸漸的,竟真的和阿祖接起吻來。

那種感覺很熟悉,像是回到二人同居時,他曾試圖用吻抹去她臉上的淚水,也曾因為情不自禁而吻她,還有酒後她主動吻他⋯⋯一幕幕的記憶如凌晨重播的經典電影,明明已看過好幾遍,結局也早已知曉,可再看時依然叫她回味不已似的。

在舌頭交纏的一刻,她竟有種甜蜜心動的感覺,是和Leung Sir接吻時不曾有過的感覺。

原來愛一個人即使言語可以說謊,身體卻無法,吻下去的一刻,是如相依的齒輪般契合,還是無法配對的Wi-Fi與藍芽,電光火石之間便有答案,根本不需要再花時間找尋與培養。

終於,兩位特警都離開了,阿祖卻沒有立刻放手,繼續吻了好幾十秒,才緩組鬆開他的手。

「Sorry,我真係有啲野要做,你係到等我,我好快返黎。」阿祖轉身準備走時,再次被Miss Lam扯住他的手臂。

「你真係會返黎?你唔會出事架可?」Miss Lam擔憂地看着阿祖,像是試圖在大海之中嘗試找尋一塊浮木。

可他明明不是那塊足以支撐起她的浮木,何以她仍要回來找他這朽木?
看着因為擔心而一臉楚楚可憐的Miss Lam,阿祖雖然猶豫,卻不忍加重她的憂思,竟低頭吻了Miss Lam的額頭一下,盯着她的眼珠,摸着她的髮絲,堅定地說:「我應承你我一定會返黎,乖。」

Miss Lam知道自己無法阻止他,只好放他走,說:「嗯,小心啲。」
----------
好眼訓添,有無人睇緊
2021-03-27 01:12:53
辛苦你地推文
2021-03-27 01:13:25
愛你啊~~
2021-03-27 01:27:06
睇緊 仲有冇
2021-03-27 01:28:26
加速
2021-03-27 01:29:04
我睇緊呀
2021-03-27 01:32:38
谷左咁耐,整多篇
2021-03-27 01:32:45
召喚總加速師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