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歲嗰年,我做咗Miss隻兵》3

891 回覆
179 Like 2 Dislike
2021-03-30 07:16:55
訓醒就破咗Happy!!
考慮星期四出多啲哈哈
2021-03-30 07:27:17
加油
2021-03-31 13:55:07

聽日就會有文lu
2021-03-31 21:09:22
仲有3個鐘就有文
2021-03-31 22:27:39
2021-04-01 00:02:01
2021-04-01 00:41:23
Jessie, 其實…其實我一直以嚟都好鍾意你㗎
你可唔可以同我一齊啊
2021-04-01 09:01:49
2021-04-01 09:02:01
推呀
2021-04-01 09:39:02
真係求下唔好係sad end,我寧願咁樣完咗個故就算
2021-04-01 12:03:04
2021-04-01 14:38:43
樓主星期四到了 你去左邊ar
2021-04-01 17:52:04
第十七章 「仲有你要永遠都咁愛我,因為我都會永遠都咁愛你。」

黝黑的皮膚,濃密的眼睫毛,匀稱的呼吸,微張的紅唇,瘦削的下巴,凹凸有致的瑣骨⋯⋯在Miss Lam眼中竟成了最讓她着迷的一片風景,使她靠在阿祖的手臂上看了整個上午也不覺厭。

終於,她忍不住靠近他的臉龐,吻了下去。

「做咩偷錫我?」阿祖問道,雙眼仍舊緊閉着。

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嚇倒了Miss Lam,她以為自己的動作很輕,不會吵醒他,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面皮薄的她連忙轉過身,把被子往上拉,像是這樣能有多一點的安全感,說:「邊個想錫你,係咪有烏蠅飛過咋?」
聽到這句話,阿祖忍不住笑了,心想怎會有人把自己的吻說成是蒼蠅?
他也跟着轉過身,緊緊抱着Miss Lam,輕吻她的耳背,然後是耳珠和頸項,一深一淺的交替着,吻得Miss Lam渾身都癢起來,說:「唔好再錫啦,好痕呀。」

「你咪當係烏蠅飛過囉。」說罷,阿祖又繼續吻她的肩膀,手也不安份起來,由本來只是摟着她的腰,漸漸往上滑,開始輕撫她的乳房。

「喂,你⋯⋯烏蠅唔會亂咁摸我囉。」Miss Lam按住阿祖的不安份的手說。

阿祖撥開Miss Lam小背心的肩帶,嘴唇從肩膀往下遊走,來到她的胸前。

「喂,唔得呀,起身啦,咸濕仔,我肚餓啦。」

「啱啦,等我餵飽你。」阿祖爬到Miss Lam面前,雙手撐在她的腦袋旁,邪惡地直視她的雙眼說,也不待她的回應,再次吻她最敏感的肩頸部分。

「唔好啦,放過我啦。」Miss Lam笑着說,伸手嘗試推開阿祖,欲拒還迎的模樣一下子就被阿祖識破。

「係你太正,唔放過我。」阿祖把頭深埋在Miss Lam胸前,溫柔地親吻她那雙渾圓的乳房,從山腳爬到山峰,然後一邊用舌頭輕舔,一邊欣賞Miss Lam雙頰微紅的臉——這張曾讓他朝思暮想,最可愛的臉。

沒想到幾經轉折,她還是回到他的身邊,不僅把願意把自己的身體交給他,甚至賭上前程。

阿祖突然停下手上的動作,撲上前緊抱Miss Lam。

「做咩無啦啦攬實我?」Miss Lam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不解地問道。

我愛你,我真係好愛好愛好愛你,愛到好想一世都剩係同你一齊,愛到好驚依一切只係一場夢,愛到好驚你有一日會醒悟,覺得我地根本唔適合係一齊,然後離開我⋯⋯然而阿祖沒有把這番話說出來,只是繼續緊抱着她的身體。

「係咪突然之間太幸福,驚依一切只係一場夢呢?」

阿祖依然沒有回答,倒是抱得Miss Lam更緊了。

「真係只係攬實我?唔繼續落去啦?」Miss Lam能感受到阿祖下面還是硬硬的,笑着問道。

阿祖終於把深埋在Miss Lam肩膊位置的頭抬起來,故作認真地說:「我頭先施緊法術。」

「咁勁呀,咩法術?」Miss Lam知道阿祖又在胡扯,卻還是努力忍笑,配合地問道。

「就係⋯⋯以後每同我做一次,你個波就會大一cm,然後當你發現咗依件事嘅時候,就會每日都求我同你做。」

「癡線你知唔知一cm係幾多?每次一cm,唔洗一個月我個波都變西瓜啦。」Miss Lam無奈地說,心想怎會有人說出如此荒謬的話。

然而,卻正是如此才逗得她笑得不能自己。

「你咁講姐係唔信啦?」被質疑的阿祖不悅地問道。

「一cm喎,你作都作好啲啦。」Miss Lam還是忍不住繼續笑着說。

「仲笑喎,死緊啦你,睇住黎啦,一陣你就笑唔出。」阿祖突然張開Miss Lam的雙腿,把頭伸到她的胯下。

Miss Lam害羞,從不讓阿祖靠近她的小妹妹,連忙嘗試用力推開阿祖的頭,說:「對唔住,我錯啦,我信你,我信你,放過我啦。」

「真係?」阿祖這才把頭抬起來。

「真係真係,你話一吋我都信!」

「可惜,太遲了。」阿祖一臉婉惜地搖搖頭說,繼續嘗試進攻最令Miss Lam害羞的位置。

Miss Lam極力抵抗,然而她的力氣根本比不上阿祖,最終她只得使出女人的必殺技——淚水。

「嗚嗚嗚,你蝦我⋯⋯」Miss Lam突然裝哭說。

然而,實際上只要細心一看,便能發現根本沒有半滴淚,可阿祖只要聽到Miss Lam的哭聲便會馬上失去方寸,也顧不及是真還是假的了,連忙停下手上動作,說:「玩下咋嘛,唔好喊啦,對唔住啦。」

「嗚嗚嗚,以後都唔同你玩啦⋯⋯」Miss Lam知道自己根本沒有淚水,心虛的她怕被發現,連忙趁機別過臉,用手掩住半邊臉。

「對唔住啦,我講笑咋,唔好唔同我玩啦。」阿祖伸手嘗試拉開Miss Lam掩住臉的手,卻被Miss Lam推開。

「除非你應承我⋯⋯」Miss Lam還不忘抽一下鼻子,讓自己看起來更像在哭。

阿祖還未聽完Miss Lam的話,已着急得馬上說:「好好好,咩都應承你,唔好喊啦。」

「真係?咩都得?」

肉隨砧板上,誰叫他惹她哭了?阿祖不假思索便說:「咩都得!」

「咁我想食深井嗰間好出名嘅糖水。」

「深井咁遠?」阿祖驚訝得瞪大雙眼。

「你又話乜都得嘅。」Miss Lam又抽了一下鼻子。

「無問題,」阿祖連忙回答道,「仲有啲咩想食,上水我都去買比你。」

「真係?上水都去?」

唔係掛,真係要我去咁遠呀?阿祖心想,開始後悔剛才說的話,卻還是說:「緊係啦!講,有咩係上水先有嘅,我依家即刻去買返黎!」

「算啦,上水就唔洗啦,你就負責⋯⋯洗晒今個月嘅碗⋯⋯唔好啦,索性今個月嘅家務啦。」

好彩唔洗去完深井再去上水,阿祖心想,連忙答應道:「無問題,所有家務包辦係我身上!」

「仲有⋯⋯」

仲有?阿祖心想,開始後悔剛才的一時貪玩。

「仲有你要永遠都咁愛我,」Miss Lam突然上前緊抱阿祖,像是看穿了阿祖剛才的想法,續說:「因為我都會永遠都咁愛你。」

阿祖沒想到這會是Miss Lam的第三個要求,反差而造成的甜蜜頓時被放大了十倍,有如沐浴在櫻花樹下,浪漫而不真實。

那一刻他告訴自己,他一定會盡所能給她最好的。
----------
要唔要加更
2021-04-01 17:52:53
我知你其實係講真嘅,呃我唔到嘅!
2021-04-01 18:03:49
「仲有你要永遠都咁愛我,」Miss Lam突然上前緊抱阿祖,像是看穿了阿祖剛才的想法,續說:「因為我都會永遠都咁愛你。」

依家咁sweet 遲啲可唔可以繼續keep住
2021-04-01 18:04:22
Jessie 我來了
2021-04-01 18:17:01
2021-04-01 18:24:40
加更
2021-04-01 18:36:09
加更
2021-04-01 18:36:45
加更
2021-04-01 18:40:12
2021-04-01 18:54:49
2021-04-01 19:49:41
加更加甜
2021-04-01 21:33:03
快啲加更。
2021-04-01 22:09:18
第十七章(2)

過了大約十五分鐘,面已煮好了,可Miss Lam卻睡着了。

「起身啦,煮好啦。」阿祖輕吻Miss Lam的額頭,溫柔地說。

「我餓到無力啦,你抱我過去啦。」Miss Lam仍然不願睜眼,張開手說。

阿祖寵溺地看着她懶洋洋的模樣不禁笑了,便也真的把她抱到餐桌前。
哇,做咩輕咗咁多,阿祖心想,說:「食咁多好野竟然都無肥到。」

「為伊消得人漸瘦嘛。」

「姐係咩?」阿祖努力想去搞懂Miss Lam說的話,卻始終聽不懂。

「無野啦。」Miss Lam聞到眼前的公仔面的香氣,便懶得繼續說下去,連忙夾起一箸放進口裏。

「睇黎你真係好肚餓。」說罷,阿祖也開始吃起面來。

「無計啦,比你揸乾晒。」Miss Lam聳聳肩說。

「哇乜你咁講野,究竟係邊個揸乾邊個?」

「話時話,其實我一直都有個問題想問你。」

「咩問題?」

「嗰陣係台灣,嗰晚副校叫咗我去佢間房,其實係咪你抱返我返房?」
阿祖沒想到Miss Lam會突然提起這件事,吃了兩口面,回答道:「唔係。」

「真係唔係?咁你做咩要搵副校同你一齊搵銀包?」Miss Lam追問道。

「咁我唔見咗銀包咪搵你地啲老師幫手囉。」阿祖理所當然道。

「我唔信,」Miss Lam瞇起眼看着阿祖,像是要把他看穿,續說:「你一定係特登上去副校間房,同佢講你唔見咗銀包,局佢要同你一齊搵銀包,係咪?」

「係呀係呀,比你估中晒啦,點呀,有無好感動?」

「但⋯⋯咁你同副校去搵銀包,邊個抬我返去?」Miss Lam疑惑地問道。

阿祖沒有說話,繼續吃碗裏的公仔面。

「究竟係邊個姐?」

Miss Lam繼續追問下去,阿祖只好回答道:「咪你諗嗰個囉。」

「我唔明。你同副校去搵銀包,關Leung Sir咩事?」

「係我叫佢去救你嘅。」

「咁大方呀你?你唔驚我比佢食咗?」

「佢係你男朋友,我有得驚咩?」

看到阿祖的臉色逐漸暗淡起來,Miss Lam不敢追問下去,默默吃掉碗裏的面。

然而,過了好一會,氣氛依然沒有緩和的跡像,看着不發一言的阿祖,Miss Lam突然放下碗筷,跑到阿祖身後環抱着他,說:「唔好唔開心啦,我地嗰晚咩都無發生過,你信我呀,而且依家我都為咗你同佢分咗手,我係你架啦,笑返啦。」

「但你當初趕我走,就係為咗同佢一齊。」

「緊係唔係啦,我同佢一齊係因為你。」

「因為我?」阿祖不解地問道。

「嗰陣Miss Tang打比我,問我同你咩關係,又話學校高層因為依件事特登紅日都返去開會,我一時情急先至會同咗Leung Sir一齊。⋯⋯我以為只要我同咗佢一齊,我地之間就可以當無事發生。⋯⋯」Miss Lam突然放開環抱阿祖的雙手,低着頭像做錯事的小孩,站在阿祖身後,續說:「對唔住,我唔應該咁自私,為咗自己傷害你地。」

Miss Lam愈說,聲量便隨着內疚感變得愈小,小得到最後阿祖幾乎都無法聽到她的話。

過去的事情已成事實,他無法改變,可是將來的幸福,他們可以一起締造——只要她給他信心。

「如果,我係話如果同樣嘅事情再發生,學校真係有人發現我地係埋一齊,今次無得再抵賴,你會點做?」阿祖站在Miss Lam面前,握着她的雙手,看着她的臉問道。

「唔會嘅,係佢地眼中,我地只係一對表姊弟。」

「咁萬一Leung Sir告狀呢?」阿祖追問道,「佢去同副校講表姊弟只係煙幕,我地係埋一齊先係事實,甚至比人話你亂搞師生關係,如果真係有人講到咁難聽,你⋯⋯會點算?」

「我飽啦,我拎啲碗去洗先。」Miss Lam鬆開阿祖的手,收起桌上的碗筷,獨剩阿祖的手仍懸在半空之中。

其實他只是想親耳聽到她說一句:無論發生甚麼事,她也不會離開他,哪怕那只是假的,到了那時候她仍會像上一次一樣離他而去,但至少現在的他可以因此而安心愛她。

他沒有安全感,從小到大都不曾有過。儘管他已習慣身邊所有人最後都會離他而去,沒有人會無償的愛他、對他好,可面對Miss Lam,他仍然害怕會失去她。

只因為他太愛她。


「都係我黎洗啦。」阿祖嘗試拿過Miss Lam手上的碗筷。

「唔好啦,你煮架嘛,我洗啦。」Miss Lam卻抓着碗不願放。

「我應承咗你,今個月都係我洗碗架嘛。」

「我講笑咋,我洗啦。」Miss Lam堅持不願放手,趁阿祖不注意時把碗從他手上奪去,徑自把碗拿到洗手盤前,把洗潔精倒在海綿上,洗起碗來。

阿祖看到Miss Lam在吞口水——是哽咽才對。

他不是口口聲聲說愛她嗎?明明她願意為了他放棄Leung Sir,與他決裂,已付出了最大的勇氣來證明她對他的愛,為甚麼他還要這樣咄咄逼人?

明明即使那時候她不屬於他,他也願意對她好,那麼未來是怎樣又重要嗎?

阿祖突然從後抱着Miss Lam,微弓着背,頭放在她的肩上,靠着她耳邊說:「對唔住,我唔應該咁逼你,我知道你肯同返我一齊已經付出咗最大嘅勇氣,係我無諒解你。無論我地嘅結局係點,我都會一樣咁愛你。」

Miss Lam停下手上的動作,說:「我講對唔住先啱,明明啱啱先話會永遠愛你,但當你咁問我嘅時候,我竟然咩都答唔出,對唔住,我係咪好懦弱,好自私?」

「唔係,你已經付出咗好大嘅勇氣,係我嘅問題,係我令你無信心答依條問題。唔緊要,我會努力,努力升上大學,然後搵份好工,養你,終有一日我會令你對依段感情有信心。」

聽到這句話,Miss Lam那些早在眼眶打轉的淚水終於忍不住滑落。

「好啦,交返啲碗比我啦,你去梳發睇住Neflix先啦。」阿祖奪過Miss Lam手上的海綿,打開水喉替她沖去手上的泡抹,再把她推到沙發前,沒留意到背對着她的Miss Lam竟掉淚了。

含淚看着阿祖的背影,他的那番話不斷在她腦海迴盪,感動之餘,也把心底的那份內疚感無限放大,赤裸裸地逼她面對自私的自己。

對不起。
-----------------
今晚大結局咗佢,然後出新故好無
想就留言答我啦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