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愛情)《 一百日之內,我一定要追到你》

117 回覆
14 Like 2 Dislike
2020-09-17 17:21:48
屌你老味Jason
2020-09-17 22:04:03
Hello
2020-09-17 22:18:28
今晚有冇文
2020-09-17 23:04:01
盡力
覺得好睇可以Share比親朋好友
2020-09-18 22:07:55
有冇文呀樓豬
2020-09-19 00:40:07
那晚回到家後,我愈想愈混亂,她就像放在我眼前的潘朵拉之盒,打開了便要承受未知的後果,不打開,卻終究有一天會受不住引誘。我在床上煩悶得輾轉反側,遲遲未能睡著。我只好翻過身來,拿起手機Whatsapp阿包。

「訓未?」
「咩事?」男人之間的對話就是這麼簡單。
「我好似鍾意左一個人」
「死仔,果單野過左咁耐之後,你終於鍾意第二個啦咩?」對呀,原來不知不覺間,那件事已經過了數年了。時間真可怕,像是個最無情的殺手般,每分每秒都在消滅著我們珍貴的回憶。
「Btw,係咪Shirley?」

「係」

「我都話左你架啦!!!」
「點呀,想跟我學溝女?我可以教你一百種跟蹤術,一百個表白的方法。」
看來,我似乎問錯了人了呢。
「唔係呀,個問題係,我唔知佢諗緊咩」
「拿等我教精你啦,女人呢種生物表面好似好複雜咁,實際上就好簡單嘅。總之佢話唔好即係好,佢話好都係好。好似你打AD要拉距離咁,佢行前你就退後,佢退後你就行前。你試下唔主動搵佢?」

的確,回想過來,我和她之間,大多都是我主動找她,我經常都會回覆她的Story,遇上了有趣的事也會分享給她。相反,她卻大多數只在有事的時候才會找我,彷彿我和她之間,總是隔著一層名為「公事」的隔幕。流水很清潔惜花這個責任,條女很清楚_ _好過嫁人。

於是打算死馬當活馬醫的我,決定真的不主動找她。死便死吧。

當夜,曾振動過一段長時間的手機,在那夜又再度回歸平靜。奇怪的是,本來以為會十分在意的我,此時卻沒有任何的感覺,彷彿鬆了一口氣似的。我久違地一覺睡到明天早上,神清氣朗的迎接新一天的到來。同時間,我摸一摸自己的頭,發現了那些凌亂的毛髮如雜草叢生般長在我的頭上。我終於意識到,我是時候要剪髮了。

再次去到那間地位超然的理髮店,我不敢隨意敲門,只得靜悄悄的在門口偷偷張望:幸好他今天在場,畢竟今天是年初三。他見到在門口像做賊般的我,默默走了過來替我開門,然後又再走了回去。

我帶住戰戰兢兢的腳步踏過了門前的玄關,自動自覺的坐在椅上—怎麼有種坐上斷頭台的即視感?他剛幫我披上白布後(我總是這麼形容那塊布,事實上我不知道它的學名),便拿起了剪刀:這裡有個特別的規矩,如果你不特別要求的話,他會幫你剪最適合你的髮形,就像日本料理中的omakase一樣。

「嚓,嚓,嚓」聽著頭髮掉落的聲音,我竟感覺到一種莫名期妙的治癒感覺。「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我終於明白了為何和尚要理光頭了,原來解開束縛的感覺這麼好。

理髮從不是件有趣的事,我多數在過程中都會不經意的睡著,這次我也不例外。正當我的眼中緩緩閉上之際,他卻突然開了口。

「你地學生會選成點?」他的聲音十分低沉,冷漠的語氣中吐出的卻是關心的話語,這強烈的反差使人感到十分奇怪。
「呃…我地輸左」
「哦…唔緊要啦」
「嗯」
隨即是一場比剛才更尷尬的沉默。

「其實我都係舊生黎」原諒我真的看不出。
「不如咁呀,你幫我做一樣野,我今次唔收你錢」見我沒有接話,他於是再自顧自的說著。
「我想你帶我返學校走一轉」
「下,其實你只要同佢講一聲你係舊生,佢就會放你入去嫁啦」In case他的年代可能回母校是件很難的事,我善意的提醒了他。
「唔係呀,因為某啲原因,佢地應該唔會比我入去。」
「真係?」我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問他。
「你以為我唔知你同上次果個女仔成日係我門口做啲唔知咩?」
K.O
一貶眼,受到他的「熱烈邀請」,以及出於對髮型的保護後,我還是帶他來到了學校門口。

「拿,陣間…」
還沒待我說完最後的半句,他已經熟練的翻上了高聳的欄杆,一記帥氣的側身跳,已然成功在圍欄的另一側落地。
「記住偷偷地行正門入去」
2020-09-20 21:40:55
2020-09-20 21:41:08
冇文
2020-09-21 01:14:50
看著他身懷絕技的樣子,看來他也是個有故事的人。我們學校惟一值得稱讚的便是很大,優點是大得可以讓我們捉迷藏,所以此刻即便他這樣明目張膽的跳進去,也沒有人發現,我們甚至還可以大搖大擺的慢慢行走。

穿過一開始的草叢後,我們來到了禮堂的側邊,遠遠的直視著前方的教員室。

「咁多年冇返黎啦,估唔到所有野都仲係冇變過」他略有些感嘆的說道。也許對他來說,在這個轉變得太快的世界中,這所學校就好像時光凝結之地,再過多少年也不曾改變。

「係呢,點解佢地唔比你返黎?」莫非你真的殺過人?
他目無表情的望著我,那雙無神的眼彷彿有種攝人心靈的魔力,我不敢與之直視,只好別過頭去,裝作沒有問過這個問題。
「每個人都有佢既故事,我個故事係咩,係呢刻,對你而言唔重要」
「咁你同果個女仔呢,你地又有咩故事?」
「呃…冇呀,我地一般朋友黎咋」
「你唔好呃我喎」他突然搭住了我的膊頭「阿叔當年都溝過唔少女,唔好以為我人老左,就睇唔出你地有野喎」他突然由一臉嚴肅的神情,變得笑淫淫的看著我,這種反差不禁使人感到惡寒。

「我唔知你同佢咩事啦。總之我只係知道,男仔應該主動啲,最緊要唔好怕失敗。我知呢啲老土野,我依家講都冇用,你都唔會聽。總之失去左果陣,你就會明嫁啦。」他語重心長的對我說。

我望著眼前的他,發現面前的這個人,突然變得有點陌生,我們之間的距離也好像更遠了。他隨即拍一拍我的膊頭,然後便自顧自的在學校中繼續閒逛。是的,到了現在,我仍不知道我這天帶他回校的作用是什麼,其實他跟本不需要我。不,也許不只他。

那天回家後,我想了很多。

「我總是一個人在練習一個人」此時的電話中,適時的放起了林宥嘉的歌。自那日後,我一直在等,等她的留言,等她找我,等她做點什麼也好。直至不知多少日後,我才不得不承認,她比我想像的更難以觸摸。我像是一個孤獨的苦行僧,一直漫無目的地向前走,走呀走,卻終究沒能走到靈魂的棲身之所。

就當這幾個月做了一場很美的夢罷了。

這幾個月的生活就像行屍走肉一般。每天上學,放學,回家,然後第二天又再上學。日復日,月復月。生活模式沒有改變,轉變的是我的心境。就像一部車,外殼依舊是那個外殼,只是換了一個引擎,他的靈魂也會隨之消失而已。

我曾經以為,忘記一個人是件很簡單的事。小時侯那些無知的愛情,不知能夠持續多久。一個月?一年?十年?我以為總有日,我們可以笑著回首那些曾使我們痛入心扉的經歷,因為時光會迫使人向前走。

但原來,我們每個人都生活在各自的過去中。人們會用一分鐘的時間去認識一個人,用一小時的時間去喜歡一個人,再用一天的時間去愛上一個人,到最後呢,卻要用一輩子的時間去忘記一個人。

也許十年後的我回望這段時光,會認為此刻的自己很傻。也許那時的我早已忘掉了這種心動的感覺。但至少不是這一刻,這一切不該那麼早發生。
2020-09-21 15:15:30
G chi
2020-09-21 21:48:51
2020-09-23 16:47:44
推推推!
2020-09-23 17:26:30
文呢文呢
2020-09-23 17:39:24
2020-09-23 17:59:57
我要文呀
2020-09-23 21:50:47
寒冷的冬天過後,迎來的是和暖的立春。春天是大地萬物重生的季節,地上佈滿了成長中的花苗,紅紅綠綠的花卉點綴著曾經冰冷一片的大地,使得整座城市再度變得容光煥發。她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這幾個月中,我和她已經很少說話,時間彷彿凝結了,一切好像停在了廸士尼的那天。如果這是一部電影,那一天大慨是電影的BBQ大結局,王子和公主最終走在了一起,只可惜這是現實,燦爛的時光過去,我們又要回歸平淡的生活。假使人生可以像電影般,停留在最美的一瞬,那麼人生大慨能減少許多煩惱。

我們的生活像兩條差點交匯過的平行線,由曾經接近過,到現在又回到了自己的生活軌跡。她有她的生活,我有我的忙碌。她現在每天依舊會找Jason,不時還在Instagram PO上和他的合照,看來仍幸福非常。而我呢?就像一個普通的毒撚般,每天打機,無所事事。也許我找不到自己的天地,又或者,我的天地早已留在了那個觸不可及的地方。

曾經聽人說過:「真愛就像鬼一樣,相信的人多,遇見的人少。」然而,不知又該有多少人相信這句話呢?諷刺的是,這句的原著是喜愛夜蒲,也許其實這句和在夜場中找到真愛一樣,是笑話。

假若時光可以重來,我希望能夠回到很久以前,至少可以早點認識她了。她像是一道閃電,匆匆的劃破天際,我看得著絢爛的光采,卻捉不緊它的尾巴。然後,它又快速略過,再度從我的眼前消失。失敗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嘗試的勇氣,尤其是現在像個廢人般的我。

某天的上午,我一早醒過來。我混混噩噩的看著灰得不著邊際的天空,收拾好書包,準備又開始一天庸庸碌碌的生活。鎖上門,走到門口後,也許是上天有所感應,空中的污雲驟然散開,只剩下火紅的太陽撥開雲霧的纏繞,高高的掛在天上,照耀大地。

望著眼前的景像,突然有個想法不知從何而來: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了。這個想法來得很平常,就好像今天要吃早餐一樣。人生很奇妙,上帝除了會關掉你那扇門外,還會關掉你另一扇窗,但是你自己卻可以重新開啟那扇門。於是,就這樣,我開始回首這幾個月錯過的那些事物。
2020-09-24 13:57:57
2020-09-25 01:06:10
我拿起了足球,重新回到那片綠茵草地,雖然我學校的球場只是硬地場。那天的放學,阿包見到我的身影後,馬上沖了過來拍一拍我的膊頭。

「點呀,終於返左黎?」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他拍得十分大力,使得我的膊頭也忍忍作痛。
「嗯」
「咁咪好囉,溝唔到女好少事,使死咩?」
「得啦。叻啦,威啦」我和Shirley沒有再去補習後,只剩下了阿包和Crystal,他們每次都一起上課下課,感情也急速升溫,終於在上個月修成正果,也可以說是我們間接的撮合了他們。現在的他們像是雙子星般,每天都纏在一起,天天都公然曬恩愛,羡煞旁人,好不甜蜜。看著曾經走得比我慢的兄弟,現在也近水樓台先得月,我卻仍在原地踏步,雖然我真心祝福他們,但心裡仍有一絲不是味兒。

沒有再多想,我搖一搖頭,拋掉了那些雜念。做運動的好處便是,落到場後,外界的一切煩惱便可以拋諸腦後,只遺下皮球,對手和隊友。也許這才是我的世界所在。雖然已經很久沒有踢球,幸好我在最頹廢的那段時期仍能堅持跑步,所以即使技術需要一段時間重新適應,體能方面仍跟得上。踢了一會兒後,我也逐漸上力,最後階段還在門前「執死雞」成功,算是有了一個完美的結局。

踢完球,和阿包道別後,我拖著沉重的身軀來到了圖書館。憶起從前來圖書館那寥寥可數的經歷中,大多也是為了Shirley才勉為其難的去睡覺。現在行將經歷DSE,才終於下定決心來溫習。我喜歡寫作,如果將來能進到中大的中文系,我希望能夠把我們的故事用文字紀錄下來。可惜以我現在的成績,大慨還差十條街左右吧。有了目標後,我也終於開始上力。曾經看過,自修室是學界的蘭桂坊。不幸的是,那樣的故事只會出現在灣修,因為在郊區的自修室中,你只會看見一堆的小學生,大陸人和大媽。

小時侯總期望快點長大,那時侯的我們認為大人們的生活便是多姿多彩,每天去蒲,落Bar,酒池肉林。然而,長大後,我們才發現對成年人來說,那不叫「生活」,而叫「生存」。多姿多彩的生活,換來是林林種種的煩惱。這個社會很奇怪,在你人生的前十幾年,把你放在一個單純的地方。然後待你畢業了,就馬上把你扔進社會這個大染缸中,彷彿每個人都可以從校園馬上過渡到社會。成長後,我們才明白,原來簡單的生活,已是我們可過最幸福的生活。

從此以後,無憂無求。故事平淡但當中有你,已經足夠。

我又開始了忙碌的生活,外人眼中「充實」的生活。每天放學就跟球隊練波,沒有練波的一天就到自修室溫習。也許惟一遺憾的是,從前每天和我一起放學的阿包,現在已經變節。工作可以使人麻醉,原來這句是真的。只是每天獨自放學時,望著這條熟悉的路徑,有時我的思緒會不自覺的陷入沉思,飄至數月之前。那時,有一個披著一頭長髮的女生跟在我後面,和我一起走這條路,我們會路上有說有笑,有時我會拍拍她的膊頭作弄她。又有時,她會突然大力的打我,然後笑著看著我。我曾幻想過,也許有天過馬路時,當綠燈快要變成紅燈,我就可以像電影的情節一樣,拉著她的手一起過馬路。回憶是一種是美好的危險,使人又想接近,又怕受傷害。

時光流逝,一轉眼便到了八月。整個暑假,我都在自修室和球場的氛圍下渡過,來迎接在這學校的最後一年。這幾個月中,我彷彿已經忙掉了上年年尾的那些事,就像上一次一樣:本應可以的。

只是一個偶遇,把我拉回了現實。
2020-09-25 17:46:40
推啊
2020-09-27 00:00:55
嘻嘻 出文喇
2020-09-30 15:56:10
文呢
2020-10-01 00:22:48
冇文
2020-10-06 01:10:45
文呢
2020-10-06 14:16:08
2020-10-06 15:32:28
樓豬呢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