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愛情)《 一百日之內,我一定要追到你》

117 回覆
14 Like 2 Dislike
2020-08-27 21:19:15
大慨是學界完了後的一個星期吧,本來只是一個平常的上課日,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發生。

「喂喂,你當我係兄弟嫁可」可是,將要放學之際,阿包突然偷偷的用手機Whatsapp我。我抬頭望向他,剛好他也看過來,只見他的面色一臉古怪。

「咩事?」這種情況下,通常都沒有好事。
「你又搵我參加啲咩?」
「總之放學唔好走住,留低等我啦。」

在滿腹的疑惑下,下課的鍾聲終於響起。正當我剛坐低,準備收拾書包時,阿包不消半秒已經跑了過來,一臉凝重的搭著我的膊頭。

「兄弟,國家終於有任務派比你啦!」
「頂你,玩夠國產凌凌漆的GaG未呀?到底咩事呀。」
「是咁的,我之前咪同你講過我轉移目標嘅」
「係,Crystal呀嘛,跟住呢?」
「跟據我呢幾日嘅觀察之後…」說著說著,他突然從他的書包拿出了一本筆記本。
「等陣先,你話觀察佢。你係點觀察佢嫁?」該不會是那些吧。

「講起觀察,你就問岩人啦。首先係朝早去佢樓下預先等定,觀察佢每日返學時間同埋路線。之後就係小息去佢班房附近,睇下佢會同咩人講野。然後就係睇佢同邊個食飯。最後就係放學偷偷地跟係佢後面,睇下佢會做咩。咁咪唔會好似你,連人地有男朋友都唔知囉。」說著說著,他還不忙暗諷我。

「你千祈唔好睇小呢本野呀,呢本野紀錄住佢每日嘅時間表同埋生活習慣,例如佢唔食得辣野,見到唔鍾意嘅人會反白眼。有左呢本野,我直頭可以話係全世界最了解佢嘅男人呀。分分鍾連佢都冇咁了解自己。」

我看著這本簡簡單單,灰黑色,看似平平無奇的筆記本,也想像不了他會成為一個變態實施暴行的幫兇。

你真係變態佬黎… By the way想問,咁佢見到你有冇反白眼呀」對於他的溝女方式,我也只能無言以對。

「要溝到女,除左百份之一嘅令仔之外,百份之九十九嘅努力都係好重要嫁。果啲你唔好理啦,總之我觀察到,佢每個星期二放學之後,都會去補Econ。」
「所以,我想你同我一齊去報名。」

Crystal今年雖然只是中四,但由於各間學校教學次序不同,一般補習的課程都不會分中四和中五,所以我們也可以跟她報同一個班。

對我而言,補習是件浪費時間和金錢的事,所以我從來也沒有補過習。與其一個月花幾千元找那些補習名師,不如自己溫習,所以我毫不猶疑的拒絕了他。

「唔去,晒錢。」
「你諗下,你可以幫到我溝女,又可以提升到自己嘅成績喎,幾抵屌。」
「總之你搵第二個同你去啦。」
「聽講同某人最近行得好埋嘅Shirley都會去補習喎。」
...
「知你咩事啦,行啦。」他看見我默不作聲,露出一副奸計得逞的淫笑拉走了我。

三分鍾過後,我已經在四樓的後樓梯出現。

「等陣先,你確定我地咁做真係唔會比人當做變態?」
在放學熙來攘往經過樓梯的人龍中,我倆就在樓梯口來回踱步,阿包像玩CSGO躲在牆後和人對槍時,不時探頭望向走廊,卻又快速收回來。我們的存在和整個畫面的格調格格不入,不少路過的人都對我們抱以疑惑的目光。再加上他的樣貌「出眾」,要不是我倆穿上校服,怕是此刻早已有人過來趕走我們了。

「同埋你確定佢唔會一出班房就見到我地?」
「得啦,唔會啦。佢每日放學都係行前樓梯嫁,唔會望過黎呢邊嫁啦。」果然觀察入微,不做卧底真的浪費他了。
「By the way,記住千祈唔好同人講我跟住佢喎,我廢事佢地會當我變態佬」… 原來你也知道嗎。

說著說著,又十多分鍾過後,那道高眺的身影終於背上書包步出課室。
由於我們那區以前沒有某燈塔補習社的分店,所以我們只得步行到火車站,然後再搭火車到別區。

從學校走到火車站的那段路是最折磨的,我們每隔幾步就得放慢來行,去適應她們的速度,又要提防她們隨時別過頭來,幸好長期玩槍Game培養了我們即便在路中心也要隨時找掩護的良好習慣,看來將來出來社會後,即使失業我們也可以去幹私家偵探。

最驚險是上火車的時侯,我們不能和她們同一卡,以免她們發現,但又不能太遠,免得到站後跟不上她們。正當我們入閘之際,Shirley突然回過頭來。火車站的大堂十分空礦,沒有什麼可作掩護的。

「今次仆街了。」
危急之下,我突然急中生智,急忙的一手抓向阿包的膊頭,和她一起別過臉去。只見她看著我倆的身影一臉狐疑,但也沒有走過來,只是望了我們幾秒後便繼續向前走了。

大難不死後,最終我們也沒有生什麼差錯,順利的「陪」著她們到了補習社門口。然後,最大的問題來了:我們該怎樣扮作偶遇?
2020-08-27 23:27:59
想知 有咩女明星係出名有仙氣
需要下靈感
2020-08-28 09:06:31
以前定依家先
2020-08-28 20:09:18
依家
2020-08-28 22:17:32
首推heidi 別無他選
2020-08-28 22:31:13
說起來,雖然他的行為有點變態,但是他的努力也不容否定。也許我們青春都有這樣一個人出現,你為了他,漫無目的地亂走,一天兩天三天,只為了某天,某分某刻,你走過街邊的轉角位,然後剛好,他也在這裡。無數天的等待,就為了那數秒的偶遇。這不是剛好,是上天會眷顧努力的孩子。

曾經十分討厭某大台電視劇中那些老掉牙的巧合橋段,只是待現實真的降臨時,我才知道:這個世界真的可以很奇妙。利物浦首回合落後三球,次回合可以四比零勝出,李斯特城可以拿到英超,現實很多時比小說中的情節更意想不到。當我們在門口來回踱步,思量著敲門進去後的台詞時,她們卻突然開門出來,手中還拿著一串廁所的鑰匙。

「喂,Hi,你地都黎補習?你地補邊個呀。」Crystal瞪大了眼睛,一臉驚訝的看著我們,反而旁邊的Shirley略有深意的望著我,面上沒有半分的驚訝。我看不透她的心思,只好用手肘頂一頂阿包,示意他回話。

「係呀,咁…咁岩嘅。我地黎報名Econ囉,陣間六點三個堂呀,你地呢?」阿包口吃的說著,更使旁邊的Shirley狐疑。
「我地都係喎!陣間一齊坐呀!」Crystal興奮的說著。

只是她們似乎急著解決生理需求,也沒有再追問下去,只是草草的說了幾句。

報名的時侯,某燈塔員工還十分耐心的給我們講解報其他課程的優惠組合,只是他卻一直用一副看水魚的眼神看著我們,像極了一個和女中學生說:「放心啦,唔痛嘅」的怪叔叔。況且我也沒有興趣知道什麼老師和什麼老師一起報名會有組合優惠,這感覺就像你叫召妓時有買一送一的服務般,這給那些老師一種滿滿的基情。

再想想一個月六百多元的付出,到了付款時,我的手在錢包前伸了又縮,縮了又伸,直到連那個員工也十分不耐煩時,阿包一手奪過我的錢包,拿出其中剩餘的鈔票,我們才算是正式報名。

在拍過照,連學生證也弄好後,我們便正式上堂了。那個不是太有名的補習名師,所以課室比較小,而且也只是Video堂。幸好不是真人,要不是就不能光明正大的玩手機了:我突然想起某位在堂上懷疑有學生偷拍課堂的「名師」。

Shirley和Crystal坐在第一排,而我們坐在他們後面的那一排。也許是因為學期初,今期教的只是Competition and Market Structure,都只是死記硬背的知識,不需特別認真聽,而且一早便已教過。上課不消五分鍾,我見她們在前排似乎很認真的聽書,做著筆記,便不便打擾她們,只自己拿著手機出來無聊亂按。

正當我百無聊賴之際,電話螢幕突然亮起。

「唔好比阿包睇到我同你Whatsapp緊」是Shirley的信息。
「做咩跟蹤我地?」正當我還在消化他上一條信息之際,她的攻勢已然進犯。
「冇呀,邊有。你點會咁諗我地嫁」我試圖作出蒼白無力的最後辯解。

剛好,她回過頭來,眉頭皺起,雙眼狠狠的瞪著我。

「唔好唔認啦,我頭先係火車站見到果兩個人明明係你地黎。」
「你再唔講點解,我就同Crystal講。哼,除非你解釋到,我就諗下放唔放過你地好!!!」
「其實,係因為阿包佢暗戀Crystal,所以我地先跟住你地扮偶遇。」事到如今,看來不賣隊友也不可以了。
「下,阿包鍾意Crystal???」她回過頭來,面上充滿著震驚的神色。
「等陣先,佢地咩星座話?」當一遇到戀愛上的話題時,研究雙方星座成為了每個港女逃不過的指定動作。古時的人結婚前,雙方家長會找算命來算雙方的時辰八字,好比現在的港女每每化身成算命師,算一算雙方的星座運勢。反正遇事不決前,先問星座。

「你千祈唔好同人講呀,阿包叫我唔好同其他人講呢件事嫁,比佢發現我爆左出黎我死得嫁」我慌忙的叫她保守秘密,免得她做出什麼更跳脫的事。
「得,你同我講清楚佢地做過啲咩,幾時擦出愛火花,我咪唔同Crystal講囉~~如果唔係…」
「怕左你…」餘下的這堂,成了我和她說八卦的餘興節目。不得不佩服女人對八卦的功力之深厚,連一件事也可以說半個小時。就在不知不覺間,課堂已然完結。阿包拍一拍我的膊頭,大叫「落堂啦!」

此刻,我和Shirley一同抬頭,結果發現他倆正一面壞笑的看著我們,我連忙起來拍一拍阿包的膊頭,叫著走了,裝作沒有事發生。
2020-08-28 22:31:24
2020-08-28 22:34:20
講笑 ummmmm ahgi啦 我份人咁簡單
2020-09-05 04:05:00
棄左故?
2020-09-05 17:00:44
最近有少少唔得閒唔好意思
2020-09-06 00:01:40
補習社和火車站有點距離,課堂過後,我們一行四人就在月色底下慢慢走回火車站。路程中,由於剛剛的尷尬,我本有意和Shirley分開走回去,豈料她用手肘撞一撞我,再示意我望向阿包和Crystal。他們聊天聊得正開心,我也知道今天本來的目的便是助攻給阿包,現在既然他已經單刀直入中,我便也識趣不去再打擾他們了。

本來十五分鍾的路程,此刻變得特別悠長。我和Shirey平排站在前面,他們站在後面,我們就維持著這樣微妙的平衡,一路的走回火車站。在火車站前,我突然瞟到商場的另一邊開了一間占卜店,似乎女人對這些都特別的感興趣,Shirley也看到我,便急不及待的拉著我們一起占卜。

占卜店看似是新開的,沒有什麼人流,再加上店面本來便小,若不是無意中看到,恐怕我們路過也不會發現。店舖的環境和我小時侯去台灣旅行進過去的店舖差不多,有一張黑色的長枱,上面放了一個藍色的水晶球和一疊塔羅牌,圍著長枱的是數張小椅子。

店主是個看似三十出頭的中年女性,臉上披著一層薄薄的面紗,予人一種看不透的神秘感,背部披上了黑色的披肩,似乎這種裝扮會顯得他們更為可信。

個人問兩題問題,一百元,十分鍾。見是價錢合理,我們便毫不猶豫的嘗試了。首先問的是阿包,他問了學業和愛情:其實對一個中學生來說,最大的煩惱也莫過於這兩件事。回想以前中學的時侯,世界很小,測驗成績差了便以為世界會崩塌下來,那時總希望快點長大。現在再想起從前的生活,卻可算是無憂無慮,當時煩惱的事情,現時看來卻可以一笑置之。當時總認為世界會崩塌下來,卻怎樣都會有人幫我們支撐著,不論家人,老師,朋友也好。現在要一個人去支撐全世界時,卻反而懷念當時幸福的煩惱,人生真是一段十分諷刺的旅程,我們為了適應這所謂的社會,不斷推翻過往的自己,卻在這所謂的成長中失去了自我。

回歸正題,終於輪到我了。
我本來也想問一些特別點的問題,但待到真的發問時,我卻不知問什麼好,只好跟他們一樣,問學業和愛情。

「係儀式開始之前,記住最重要嘅係你要真心諗住黎緊果個問題,如果唔係真心,咁個答案就會唔準」她用一種極富誘導性的語氣指引著我。
「依家,首先合埋眼,心中一直諗住你想問嘅野,然後張隻手伸去水晶球到。觸摸完,感受到水晶球嘅靈氣之後,就可以抽三張卡。」

我屏氣凝神,放空心神,隨意的從 面上抽取了三張牌。我瞪開眼,看到第一張卡上,畫了一隻大大的惡魔。

惡魔牌,這張牌基本意思是一種不上不下,要上要下也可以,不進不退,要進要退也可以的情形,這是基本的意思。只是在實際占卜上,通常會出現一種左右為難,進退兩難,要退又不能退或不想退的煩惱情形。

「呢張牌暗示左你內心嘅迷茫」他們總愛說得這麼玄嗎?
「咁即係點?」
「拿,係不久嘅將來,你係愛情路上會有兩條路比你簡。一條係長但困難嘅路,另一條係短暫而美麗嘅路。」
「咁我到時應該簡邊條?」
「唔係邊條路嘅問題。你知唔知個問題係邊到呀,係你個心到呀。重點係你要清楚自己諗緊咩。如果你到時仲係好似依家咁,自己都唔知自己想點,咁無論有幾多條路比你簡,都只會係死路一條。總之呢,要相信呢到」說罷,她用手指指向了自己的心口。

正當我還在沉思那張牌的意思時,已然輪到了Shirley發問的回合。

她抽到的是「高塔」
「高塔」可說是是最差的一張牌。它是全部大牌中唯一一張不論正位還是逆位,不論從什麼角度考慮,基本上都只能得出負面論斷的牌,高塔的出現大都與毀滅性的事件有關。

占卜師嘆了一口氣,然後默默的把牌收回。

「呢張係一張代表毀滅嘅牌,但唔需要咁快就悲觀住。首先你要明白到,世界上好多野係一早整定左。有時結果唔如意,唔一定係因為你做到差。所以當你遇到迷茫同想放棄嘅情況時,記得有時好多野唔一定係你努力左就可以改變到,有時可能放手先係對雙方更好嘅選擇。」

占卜完後,我們四人也隨之回家。回家的路上,大家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一言不發。

重點是內心嗎?我不自覺的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思想著自己最真實的感受。這兩個月內,發生了很多我從沒想像過的事。自從「那件事」過後,我就不曾擁有過像如今般的時光了。不論過去曾發生過什麼也好,總有一日,我們都會學懂向前看,不論好壞,不再留戀過去。這就是我們的「必停站」。

「我地幾時約出黎?」Crystal突然在火車上問我們,也許是想轉移一下話題罷了。
「係喎,我地好似果日之後都冇再見過」不過出來聚一聚也是件好事。
「就咁話啦!」不待我們再說下去,Shirley已經拿出了手機,在Whatsapp上約人。
2020-09-08 17:14:31
2020-09-08 23:34:33
沒人願說我想歸去 我看你跟我都心虛

有人說過,旺角是香港最美麗的地方。的確,放眼全世界,這裡也是個十分特殊的地方,集商業和娛樂中心於一身。晚上走在的旺角街頭,走馬看花般的看著香港獨有的霓紅燈,若果你是首次看到這夜景,恐怕也會驚嘆連連,不自覺的沉醉在這裡。

街上燈紅酒綠的景色,映襯著這個大城市的浮華。我和她,就在這迷人的地方走著。就像東京的澀谷般,許多的故事總是在這個迷人的地方開始的。

從登打士街左拐到西洋菜南街,走過數間台式飲料店後,我們走上了旺角橋。記得在《旺角黑夜》中,吳彦祖和張柏芝就在這裡遇上了追逐他們的警察,然後就在這座橋上奔跑。對他們而言,旺角是他們霧水情緣開始的地方,卻也是他們千辛萬苦想要脫離的地方。

而對我們而言,旺角不過是一個再也平常不過的地區。現在沒有警察,香港警察當然不會在鬧市中展開行動,造成混亂,應該吧。人去留空,橋上剩下的只有一個個路過的行人。橋上的行人熙來攘往,這些路過的行人,他們又該有怎樣的故事呢?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而我們這刻就正在譜寫著專屬於我倆的故事。

瓊樓玉宇倒了陣形 來營造這落索的風景

我倆在橋上閒逛著,忽然間,她伸手在背包中一探,拿出了一部靈巧輕便的菲林相機,然後對我說:「喂,望過黎啦。」常言道,一個人用的相機代表了她的性格,不知道這部富士相機,又代表了她是怎麼的一個人?

「咔嚓」「咔嚓」正當快門按動時,我偷偷的凝視著她的面頰,她此刻正專注於眼前的相機中,眉頭一皺,彎彎的月牙眉也隨之出現:她的主人似乎正在苦惱著照片的光線和角度。

「影完啦我。」
「行啦,我知道一個冇咩人知既位,等我帶你去啦。」

沒等她問我是那裡,我便自顧自的帶著一臉疑惑的她在旺角街頭穿梭著。穿過繁華的大街水巷後,我帶她進了一座大廈,坐進電梯,按下最高層數。電梯「滋滋」「滋滋」的一路響著,經過悠長的等待後,我們終於到達了頂樓。一出樓梯向前走幾步,眼前便是上天台的樓梯,樓梯的欄杆兩側用鐵鏈圍著,並且寫上了「非大廈租客及經管理處批準者,不得擅自使用」。

But Who Fucking Cares?
我縱身一躍,輕輕鬆鬆的跳過了鐵鏈。她看到我滿分的跨欄動作後,似乎也想有樣學樣,成為女板劉翔。只見她輕輕一躍,雙腳靈巧的跳起,滿分的起跳動作,可是她卻好像忘記了她不是鳥兒,是人,是要落地的。沒有準備的她,左腳此時又剛好絆到了右腳。千鈞一髮之際,我終於反應過來,於是瞬間張開雙手,準備用 劇男主角的方式接著她。豈料從物理學的角度上,一件高速墜落的物體的沖力會有所提升。用通俗的角度說,即是她比平常更重。「呯」的一下,我突然眼前一黑。

「屌,啲韓劇全部都係呃人既」我吐嘈完後再過了幾秒,終於回過神來,幸好沒有受傷。我再定過神一眼,發現她此刻正大字形的壓在了我的身上,呈現著一種詭異的姿勢。

「咳咳,乜你咁重架」我反起了白眼,斜視著她。
「明明係你唔夠大隻!」她也不甘示弱的回應著。
「行啦,咁多野講。」
我們緩緩的走上樓梯,步上了天台。
「嘩」她張開了口,和我第一次來的反應一樣。
2020-09-09 23:27:33
2020-09-10 22:06:47
繁華鬧市 燈光普照 然而共你 已再沒破曉

眼前是一望無際的三百六十度夜景,香港這個東方之珠的美麗景色盡收眼底,街燈招牌的鮮艷動人和天上微弱的星光相輝映襯,立秋的微風拍打算我的臉龐,提示著我眼前是真實存在景色。如果要我用文字去形容眼前的景像,我想我的答案大慨是「非筆墨可以描寫」。

編者按:兩年後,我曾經自己一個再來過這個地方,那張警告依然在,但圍欄已經用一堆堆厚重的鎖加固,即便其他人知道了這座大廈,卻是再沒有可能再復刻往日的風景了。我就不在此特意詳細他的位置了,就當作是我倆間的美好回憶罷了。

面對眼前的景色,我選擇了一個最MK的觀賞方式:坐在最外圍的地板上,使得雙腳蕩在虛空之間,感受著樓下車水馬龍的喧鬧。一秒間,數百輛車在樓下的街道呼嘯而過。此刻,世界的一切彷彿再與我無關。

我喜歡夜晚。因為如果沒有黑夜,我們就永遠看不見星星。
而且,因此,我們才能仰望著同一片星空

她無聲的走過來,悄悄的在我身邊坐下。我們一時看天,看那短暫又美麗的流星,我們一時看地,看著地下那些紅紅綠綠的招牌。我們忘記了時間,直到我們的視線終於交纏。當我凝視她,她也凝視著我。又不知渡過了多少默然不語的瞬間,她的頭微微晃動,靠在了我的膊頭上。

「如果有一日,你搵唔到我。望住窗一片天地,你就會知道我係邊到。」她像個憂鬱的文青,略帶詩意的對我說道。

別人大概都睡去 只得你跟我抱下去

我推開了她。

「你醉左啦。」我不知道她此刻的舉動,是單純的醉了,還是有更深的意味。我討厭愛情中的猜忌,這種糾纏不清的關係總是使我感到困惑不明,患得患失。

「點解你唔搵Jason同你影相既?」我嘗試提醒她,她有男朋友。
「應承我,今晚唔好講佢,好嗎?」她用一句話就堵住了我的嘴。
「不如走啦,我有啲凍啦。」
「嗯。」

凌晨十二點的旺角,我不知道有什麼地方還可以逛,但見她似乎還沒有回家的打算,我只得像個無頭蒼蠅般在街道亂逛。再次走過彌敦道之際,我望向大馬路的另一邊,忽爾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背影,很少香港人會這麼高,大慨我想認錯人也認錯不了吧。我馬上把頭別到另一邊,試圖裝作看不見他。

「唔使扮野啦,我已經見到佢啦。」她冷冷的掀開了真相。她沒有說話,只是徑直的往前走。

走了十多分鍾左右,我看見了前面的公園,於是便拉著她坐下來歇息。
剛坐下來,「嘩」的一聲,她終於把今晚的所有酒都獲利回吐。

「你係咪好好奇點解我見到佢同第二個女仔一齊咩反應都冇呀?」

「我一早就知道左啦。」

「知唔知點解我唔想走呀。因為我當初唔覺意見到佢手機,見到佢今晚約頭先果個第三者黎旺角。」
「唔好咁唔開心啦。」然而我心知肚明,當別人不開心時,你說一句不要不開心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我冇野呀」
「我信你冇野」
「我真係冇野喎,做咩理我呀?」她的眼眶逐漸變得濕潤,眼淚奪眶而出。

傳說中 癡心的眼淚會傾城

「我真係好憎自己點解咁冇勇氣呀,你明唔明呀?點解我明知佢出面有第二個,但我頭先可以扮見唔到佢地呀。我好想一巴星落條八婆到,但係我唔敢呀。我好想離開佢,但係我發現我做唔到呀。你知唔知,咁樣好撚辛苦嫁」

歇斯底理的發洩過後,她低頭看著地板,沉默不語。

「我係咪好冇用好犯賤呀?」
每個女人再堅強,都總會有一刻需要他人的肯定。

「唔係呀」
「你望下果邊。」我指著那邊的衣架,然後折斷了那個衣架。
「知唔知個杉架代表咩?」
「你既意思係,叫我唔好再掛住佢?」
「唔好,係叫你下次見到佢就用黎扑柒佢,往死裹打。」

她聽到後,也終於破涕為笑。

「笑返咪幾好啦,你笑果陣先靚女嫁嘛,記住千祈唔好令到自己樣衰,唔可以輸比個衰人嫁。」
「喂」
「想讚我靚仔又風趣?呢啲我一早知啦。」
「其實…你都幾好人吖」
「多…多謝晒喎」
「唔好離開我呀」
「得啦,我點會走呢。」
「Jason」
...

我看著身邊已熟睡的她,再沒有回應我。眼看她的雙眼已然合上,我把背包中的外套拿了出來,蓋在她的身上。

一夜無眠。

「喂,醒啦。」時間是早上六點十五分,我推一推身旁這個在我側邊睡得死死的的美人兒。
「做咩咁早叫醒人呀,比我訓多陣啦」她有些不滿的低聲說著。
「你望下個天。」我指向天上。

相傳日出能使騷動迷惘的心,得到一瞬的平靜。也許溫煦綿綿的晨曦,總是有著溫暖人內心的魔力。今天的日出是火燒雲,火焰把大陽燒得紅透,象徵了一日伊始。
也許昨晚不是她,我就不會看到這般的景色了。

「走啦。」我們一起搭頭班巴士回家。一個小時的車程,我們一句話也沒有說。她閉眼假裝睡著,我看見她的眼皮一直跳動,卻也沒有道破,只是自顧自的滑著手機。到了下車前一個站時,正當我準備拍醒她時,她已經張開了眼睛,望向窗外。

我們一起離開吧。

「拜拜」下車後,她對著我說。
我沒有說話,只是對她比出了一個電話的手勢。

自此以後,那晚的事,我倆都再沒有提起過,就當作是埋藏在我們心底最深的秘密。到了現在,我也不知道她那晚有沒有醉。

但,重要嗎?
2020-09-11 15:05:14
2020-09-12 00:01:20
某天,獨自放學時,我路過學校的壁報板,無意間看到一個寫上「攝影比賽」的海報,瞬間吸引走了我的注意力。我站在壁報前,定神一見,上面寫著:「一張你認為拍得最漂亮的照片,形式不限,後製不限」,獎品是廸士尼入場門票兩張,惟一意外的是學校這麼大手筆。

見獎品好像有點吸引,畢竟現在去一次廸士尼好說也要用上過千元,抱著一試無枋的心態,我便暗自記下了報名的Link,準備參加比賽。

回家後,我在手機中不停來回搜索,卻始終找不到一張能使我感到滿意的作品。正當我感到煩燥之際,我在相簿已經找到十月的那時了。

「就係呢張啦!」那張相片是在旺角天台。當時的Shirley正坐在地板上,望向外邊的景色。那時的我本來打算拍外面的風景,豈料一時手滑,把相機對準了她,雖然照片沒有完全對焦,但反而有對焦的部份都是她的臉頰,相片就這樣誤打誤撞的有了景深。

我也沒有做太多的調整,只是隨便的調高了一下對比度和飽和度而已,畢竟我本來對拿獎也沒有太大的期望,都是志在參與一下。

如果說中六是壓力最大的一年,那麼中五便是中學生涯最忙的一年,SBA,IES,一件又一件的功課,一個又一個的測驗接腫而來。現在回想,那時的我大慨是人生最勤奮的一段日子吧,現在的我應該也捱不過去。

然而,本來的我從不著重於自己的成績,只是Shirley似乎對大學有種莫名的期待。只是她天資不算太好。即使已經很努力了,但成績卻只是在中遊徘徊。我們不是什麼好學校,在校內本已平庸的成績,到了外面,更只會淪為名校間的炮灰。

一踏入十二月後,她覆Whatsapp的頻率也慢了很多,間中會回我IG Story的她,在這段時間卻幾乎消聲匿跡,就連Whatsapp我也只是問功課,不像以前般可以談天說地,由早上聊到晚上。

這些天惟一不變的是,她每天Snapchat突然傳了一張自修室的照片過來:在我打機,踢波的時侯。也許努力是一種傳染病,看著她忙碌的身影,我也會不知不覺的拿起課本。彷彿儘管在不同地方,但讀著同一本書的我們,便會共享著同一種思想,像是某地區首長的口號「We Connect」。漸漸地,我的生活開始起了變化,我放下了手機,拿起了那本天書般的英文書,我不再走進網吧,而是走進了自修室。

我們像是在孤獨的星空上,兩顆微亮的星,雖然距離仍是很遠,但已不禁互相輝映。

就這樣,枯燥的十二月已稍然無息的過去。聖誕,倒數,這些都與我無關。惟一值得一提的,大慨便是在新一年來臨之際,Shirley準時的Send了一句「新年快樂」來。啊對了,阿包也有,只是我無視了他。

期中考的成績也派發了。諷刺的是,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Shirley的成績仍然沒有大的提升。更諷刺的是,因為她而努力讀書的我,成績居然突飛猛進,一躍而上,由全級百多名升至前三十。收到成績表時,連我的班主任也是用樹熊的「唔_係掛」.Gif的表情來看著我。

有意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世事往往就是這樣奇妙,期望過多會變成落空,沒有期望反而會帶來驚喜。有時我也不禁想,會不會有這麼一個世界,每個人都能心想事成,那個世界又會不會有悲哀,失望?
2020-09-12 16:28:37
Push
2020-09-14 22:37:18
兩個月後的某一日,我的電話突然響了一下。當時我仍沒有在意,只當是一般的訊息。直到我拿起手機後,屏幕顯示的是:「恭喜你,你已經於我校攝影比賽獲勝,請於三天內來校務處領取獎品」。

沒想到隨意選的一張照片,竟然會拿到獎品。本來我都已經快要忘記這個比賽了,結果竟然是第一名。不過,另一個煩惱也隨之而來:我應該和誰去?

此時,我剛好在IG上看到Shirley 的Story,是一張黑白的照片,配上Caption「估唔到呢張相竟然拎唔到第一 #我想去廸廸尼呀」。我於是有點尷尬的回應她:「咁岩嘅,我拎左呢個冠軍喎。」

「哦,原來就係你!!!唔開心呀。你用邊張相去參賽?」
我把她的照片傳回了她,感覺總是有點奇怪。
「仲要用我張相!!!唔得呀,我要收板權呀!」
「點收法?」
「你要帶我去廸士尼!!!」

好吧,就這樣,這兩張門票終於找到下家了。樂觀地想,這也算是給Model的報酬吧。

後天一早,我們相約了在樓下見面。

經過漫長的車程,小巴轉巴士,巴士轉地鐵過後,我們終於到了廸士尼的大門。你以為接下來的我會用《他約我去迪士尼》的歌詞?那你就太天真了。

「喂」在碩大的門口前,她突然轉身叫住我。
「?」
「咁樣靚唔靚呀?」說著,她從背包拿出了一個杏色的頭箍,箍上紋了一些卡通人物的圖像,純真之餘不失氣質。
「呃… 好靚好襯你」書到用時方恨少,這套用在對著她總是結結巴巴的我上正好。

順帶一提,她今天穿的很簡單,只穿了一件純色T-Shirt和熱褲。雖只是普通的穿搭,卻也掩蓋不了她姣好的面容。美女穿什麼都會漂亮,這是不變的定律。

她見我這樣回答,也沒有在意,只是咯咯一笑,就走進了門口,我也連忙跟了上去。只是走著走著,她好像想到了一些事。

她剛好停在了正門前,斜著頭對我說:「喂,我地影張相先入去呀。」

說罷,她拿起了手機,對著上面的大門比出了V字的手勢,眼瞪得大大的,笑得見牙不見眼。我站在她旁邊,本來也比出了V字。她見我來了後,突然改變手勢,手掌隆起,做出了半個心形。見我久久沒有反應,她用手肘頂一頂我,示意我做些什麼。我也只好臉紅著做出了另一半的心形。

只是,在按鍵前一秒,她突然又改變手勢,比出了一個大拇指,就在我反應不及之際,心心已經變成了好人卡。她回看照片時看到了我臉紅的模樣,又看著在旁邊的我,瞬間表情由變成,指著我哈哈大笑。

笑了一會兒後,她看著旁邊怒目而視的我,裝可愛似的吐了一下舌頭,便打算蒙混過關。見我沒有受落,她主動的搭著我的膊頭,再自拍了一張。我見狀也不甘示弱,襯著這次又對她比出了一個大拇指的手勢。

最後,我們足足在正門自拍了十分鍾,拍著各種搞怪的手勢,最難以忘懷的是,有一張是我指著正在反白眼的她,我們就在入廸士尼前已經玩得樂而忘返。

「你第一次黎咩?」我見她這麼開心,於是便問她。
「係呀。」
其實我也是第一次。

經過一番撓攘後,我們最後還是進去了。看著大得沒有邊際的樂園,我一時失去了方向感,好像前後左右都是正確的路。見前方好像有一架火車,反正我也不知道去那好,於是便順理成章拉著她的手上去搭車。

數分鍾過後,我隨意的找了一個站下車。後來,看到上面那個超大型的反斗奇兵公仔後,我才知道那就是反斗奇兵大本營。不知道要玩那個機動遊戲的我們,選了看上去最高和最多人掛隊的玩具兵團跳降傘。說穿了,其實只是一個極慢速版的跳樓機而已。但在這個合家歡的樂園中,這已經算是最刺激的機動遊戲之一了。

多謝大陸同胞對咱們的經濟照顧,香港的廸士尼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保持著人山人海的狀態,這個機動遊戲也沒能例外。在枯燥乏味的排隊過程中,我們百無聊賴的等待著。突然,我看到旁邊的小孩正在和父母爭吵,那個小孩個子不高,我想大慨還是小學生吧。

「我想玩呢個呀!!!」
「唔得呀,危險呀,等你大個左再玩啦。」那對父母還是一貫父母的口吻。
「唔制呀,我要今日就玩呀。」當然,那個小孩還是一般孩童的口吻。
「你咪去囉,我咪睇你冇成年人帶住,個職員會唔會比你入去囉。」
「哼」他們似乎都很堅持,誰也沒有退讓半步。

正當我們吃花生吃得正開心之際,那個小孩卻突然向我們那邊走過黎。他過來做了一個手勢,示意我們繼續排隊。然後,他就旁若無人的直接站在了我們身邊。

「喂細路,你想做咩呀?」我無奈的問著她。
「拿,聽住,由呢一刻開始,你就係我老豆,佢就係我老母」他邊說邊指向了我和Shirley,想不到他雖然只是小學生,指揮起我們上來卻有種不容質疑的威嚴。
「喂,佢好Cute Cute呀,不如我地帶埋佢啦!」Shirley正一臉花痴的看著他,我見狀也不好拒絕,只得眼睜睜的看著他打破了我的約會大計。
「好呀,小朋友,你同姐姐講下你叫咩名呀?」她又馬上轉過頭,蹲下身來,邊摸著他的頭邊問他。

就這樣,因為他的加入,Shirley全程都只和他說話。我反而被晾在了一旁,好像我才是多出來的那個一樣。「能迴避嘛,我怕了當那電燈膽」我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了阿寶的那首「電燈膽」。

等了大約二十分鍾左右,終於輪到我們進場了。進場前,他站在中間,左手拖著Shirley,右手拖著我,我想這一刻,我們至少有半分,像一個新婚的家庭吧。如果有間接接吻一說的話,我想,這一刻,我們又算不算上是間接拖手呢?

進場前的檢查中,職員盯著他看了很久,再看一看我們的臉,看了很久才終於放我們進去,我也暗自鬆了一口氣。進去後,跳降傘緩緩升起,但其實也不高,最多也是十米左右。此時,我注意到他的臉色有點發白。說到底,他還只是個小孩而已。我按住他的手,跟他說不要害怕。他望著我,感激的點了點頭。

經過幾次的升降後,他開始也習慣了這部機動遊戲,漸漸變得遊刃有餘起來。他也開始和我們說話:

「你地係咪男女朋友呀?」想不到他一來便已單刀直入。
「唔係呀,我地普通朋友黎咋。」Shirley招架不太住,有些臉紅的回答到。
「唔好以為我咁細個就呃我喎,普通朋友會黎廸士尼?」如果不是他和父母一起來,我真的懷疑他只是一個長不高的成年人。
「我地係…嗯…比較熟嘅朋友囉。」我像踢學界一樣,無力的解圍著。
「咁咪即係男女朋友囉。」他無視了我的防守,一記射門直接入球。
….
場面頓時變得十分尷尬,我們都接不出話來。最後,變成了我和Shirley你眼望我眼,互相苦笑起來。

「死嚫仔」,神奇的是,我在心中暗罵他的同時,竟也有種難以言諭的高興。

那五分鍾大慨是我玩機動遊戲最長的五分鍾吧。我們一直想辨法用其他話題扯開他,但他卻一直用曖昧的眼神看著我倆。

最後,Shirley也放棄了,發悔氣似的說了一句:「係啦係啦,我地係男女朋友啦。」
說完之後,她又馬上別過頭來,狠狠的啤著我。只是,臉上帶點紅暈的她,似乎連憤怒時也特別可愛。

說完這句後,機動遊戲也終於完結,他的父母也連忙來到接走了他。哦對了,到了最後,我們還是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2020-09-14 22:50:35
2020-09-15 17:45:07
2020-09-16 15:27:50
2020-09-16 16:39:55
離開後,我們都默契的無視了剛才的話,若無其事的往前走。穿過陡峭的山坡,我們來到了幻想世界。故名思義的,這是一個能帶給人幻想的世界。

我們走進了小小世界,坐上了他那同樣是小小的過山車。我們走過南歐小鎮的浪漫風情,走過亞洲的浩瀚河山,走過北歐迷人的極光。走過萬千的浮華世界後,音樂驟然停下,我們驀然回首,卻發現兜兜轉轉過後,我們竟又回到了原點。

玩完這個之後,我們又玩了一些其他的遊戲。快樂不知時日過,冬天的晚上來得比較早。不經不覺間,太陽已經快要下山了。我們也玩得有點累了,於是便坐在了長椅上。閒著無事,她脫下了一半的耳機,把這一半遞給了我,我遲疑半秒過後,拿起了它放進耳朵中。

她播著的是王菲的《愛與痛的邊緣》。

那怕與你相見 仍是我心願
我也有我感覺 難道要遮掩
若已經不想跟我相戀 又卻怎麼口口聲聲的欺騙
讓我一等再等 再等一天共你拾回溫暖


「喂等陣,我去個Toilet先」
她打斷了正在沉醉於歌曲之中的我,隨即自顧自的走進了洗手間。突然,「叮」的一聲,我本想提醒她她沒有帶手機,但豈料她已經走遠,無聊之下,我拿起了手機,準備一探究竟。一開螢幕,是一個Whatsapp的通知。

「掛住你呀BB」,名字一欄上寫著Jason。我瞬間呆住了,不知作何反應。數秒過後,已經看到去完廁所的Shirley向我走來。我連忙放下了手機,把它放回原處,裝作沒有事發生過似的。

「都坐左好耐啦,不如我地行啦」我滿面無神的對她說著。
「好呀好呀」她似乎也察覺了我有一些不對勁的地方,連忙興奮的說著,想要炒熱氣氛。

我們走到了旅程的尾二一站,女人的天堂,男人的地獄:商店街。

我們走到了商店,店中擺滿了不同的公仔,Shirley一進去後,就好像雙眼發光一樣。頭文字D 中,夏樹對托海說,人最重要的便是找到屬於自己的那一片天地。那麼,這大慨是Shirley的天地吧。

見她看得正興起,我也一直陪著她逛。看到她盯著一隻Minion的公仔看了很久,我於是拿了起來,在她面前一直晃著那隻公仔。

「你想要?」
「嗯」
「我買比你?」
她沒有正面回應我,只是輕輕的把那公仔放下,微微一笑後就走開了。

我送公仔作禮物的對像只能是女朋友,這一直是個我不知從那而來的奇怪信念。

簡單的吃過飯後,已經是七時多了。為了趕上點的煙花表演,我們連忙跑到正門。待我們趕到時,手錶的時間剛剛好轉到八點,浮華的煙花也隨之淀放。

閃爍動人的煙火瞬間漫天飛舞,滿佈於銀河之上,然後悄然墜下。煙火縱然極美,散漫時間卻也極短。洵麗的火光,是夜色最美的點綴。我偷偷的另過臉去,看著旁邊的Shirley:她正抬起頭,定神的看著天上的煙火,絲毫沒有轉過頭來:也許她比煙火更動人。

她看著煙火時,我看著她。我暗自的對天上的煙火許願,希望有一天我看著她時,她也會剛好看著我。

月光像銀箭般映照著黯淡無光的夜空,為我倆指點著前方的路,我們在月亮底下步行。並排向前時,我不期然的想更貼近她,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每次我們快要有身體接觸時,她都會有意無意的趕開。就這樣你追我趕似的,我進一步,她卻又退一步,我們在大街上跳起了月光華爾滋。

你是一場若隱若夢的夢境,使得我生醉夢死,沉淪於此。

煙火過後,群眾陸陸續續的站起身來,緩緩的步行離場,地上遺留的只有空靈。熱鬧的一天過後,我突然感到無所適從,我和她一言不發,默默的走向大門。

臨走前,我在大門底下,回頭的看著這個招牌。那時的我只是想著,希望未來還會有第二次來這裡的機會。

「多謝你呀!!!」回家後,Shirley馬上Whatsapp我。
我打開IG,第一個看到的便是Shirley的Story,據說互動愈多的人,他的Story就會排得愈前,這似乎是真的。

「A Happy Day」一張廸士尼大門的照片,下一張是她的自拍。照片拍得很漂亮,有著鏡頭下的一切,除了我。這本應也是我的Happy Day,如果我最後沒有看到她的手機的話。

但是你從不愛拖手,只是放手進我衣袖。代表只想取暖,是否?
2020-09-17 11:23:30
新讀者留名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