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愛情)《 一百日之內,我一定要追到你》

117 回覆
14 Like 2 Dislike
2020-08-13 00:25:50
時光的流逝,兩地的差距,一切都阻擋不了我們,曾經的我如此想著。

這是個屬於一般人的故事,當中並沒有驚心也沒動魄的情景。如果你看到這裡仍未離去,那麼且容我姍姍道來,接下來的故事:那關於青春和愛的噪動。

「你睇住黎啦!係呢一百日之內,我一定會將你變成我女朋友」。看著眼前的她,我略帶感慨,又滿懷雄心壯志地說道。留著一頭濃密的微捲曲髮,水靈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高鼻子,清巧又帶點野性的紅唇,這些美女必備的條件,眼前的這位可人兒一個也不落下。她叫Shirley,是我從中學便已認識的女生。

在同一間醫院出生,同一間幼稚園,同一個星座,讀同一間學校,如果命運之神真的存在,那麼我想我們的紅線大慨相互糾纏交錯,複雜得連我們自己也看不見。

如果說中學是一生最幸福的階段。六年的光陰中,我們的青春都在這小小的國度中渡過。中學的生活是簡單的,在一片的嘻嘻哈哈中,一天又這樣無憂無慮地過去了,而我們也在當中悄悄的成長為大人。然而,離開了這個地方,我們又該何去何從。

今年是我們的最後一年,也就是說,還有不到一百日的時間,我們便要離別這個地方,帶著茫然地各奔前程。不同於我,她的家庭環境比我更為優越,不像我這種只能留在香港的失敗者,她隨時能夠離開這片石屎森林。

一百日,三個月的時間,平常的你可以做什麼?而我即將要做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抱著必死的決心,我終於向她表白。

也許總有一天,當漫天棉絮散落時,那時即便我們身在不同地方,我們也會仰望著同一片星空。
2020-08-13 00:56:58
初次的懈㤧,不記錯的話應該是在一年前。那時的我們,一直都知道大家是誰,可卻從沒有說過一句話。

「請大家支持一號內閣,我們急需你們的一票!」,在上學的路程上,我第一次看見她。當時的她穿著校服,站在大門拉票。看到她後,跟我一起上學的朋友用手臂撞一撞我,然而低聲對我說道:「睇下佢啦,係咪好正先,聽講佢個閣依家仲缺人哦,不如我地都去做啦,咁咪可以識到佢囉」。

說話的是阿包,這段孽緣從我們的中一開始,那時的我們剛好坐前後排,更剛好的是,我們就這樣六年同班,直到現在。他的性格是好色,夢想是到日本當AV男優,偶像是橋本有菜,是一個典型的咸濕仔。

說時遲,那時快,在我還沒開口拒絕時,他就已經強行拖著我的手,走到她的跟前說:「Hello,我叫阿包呀,呢個係我朋友呀。是咁的,我地對你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他說到一半便被我強行拖走了。屌,果然他一看到美女便會語無倫次的問題絲毫沒有解決過,還要扮周星馳。

「係咁嘅,我地想加入你內閣呀,唔知你地仲缺唔缺人呢?」我幫他打了圓場,同時也認定眼前的女生看到他的「精彩」表現後,絕對會隨便找個理由婉拒我們,這樣就可以破壞他的出池大計了。

「好呀,放學小食部等」,出人意料的是,她答應了,沒有猶豫地。

附帶著的,是她招牌的甜笑。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一個我願用一生去守護的笑容。

放學嘈雜的鐘聲響起,揭示著一日沉悶課堂的完結,是廣大學生的救命稻草。「鐘聲響起歸家的訊號」,我旁邊的同學一路哼著這首歌,一路小跑回家。而我呢?看著阿包一臉期待的眼神,我知道我是難逃一劫了,只能讓召喚峽谷的伙伴再等我一會了。

放學的時侯,剛下樓梯,我便又看見了那個熟悉卻又不認識女生在向我們招手。我們看到她後,買了一點食物便坐了下來。

「重新介紹一次,我叫Shirley,係Fantasy既主席,你地兩位係唔係有興趣同加入我地呀?」

「係呀係呀,我同阿達都好想入黎,為校政出一分力嫁!」,你看來比較想為她出一分力吧,我暗自搖頭道。

「好啦,咁你地兩個就跟我黎啦,我帶你地上我地既秘密基地,咁岩我地呢個完美團體就差最後兩個人,歡迎你地加入呀!」她似乎有種魔力,能夠永遠保持著正面,自打我認識她這麼久,彷彿從沒看到過她失過態,看見過她傷心難過的模樣。

她帶著我們走上三樓的活動室,聽說這麼原本是學校的家政室,但自從我們的家政老師離開後,學校便取消了這一科,因此這室也變得荒廢起來,想不到她竟然用了來當她的基地。

「呢個好高嘅係Kenny,財政。高高地黑黑地果個係Crystal,內副。呢Pair帶眼鏡嘅姐妹係Chloe同Yeesa,佢地都係宣傳。帶圓框眼鏡嘅係阿樂,學術。最後係Christina ,康樂。」很多人名,一時間記不起嗎?沒關係,其實當初我第一次聽到她介紹時,我也是這樣。

「依家我地就差外副同文書啦,你地兩個邊個想做邊個Post?」我想了想,兩個都好像是十分麻煩的職位,難怪都沒有人想做,於是我決定讓阿包先選。畢竟是他主動提議要來的。
我猜他應該想當文書吧,文書和主席好像總是有比較多的交流機會,豈料,他卻說:「我想做外副呀。」

於是我偷偷的問了他:「你點解唔做文書既?文書好似多啲機會同主席講野嫁喎,你知架可?」

「Err…其實呢,我唔識打字架,所以我估我應該做唔黎文書嫁啦。而且做外副都唔錯呀,話唔定可以識到其他學校既女女,跟據我咁多年既溝女經驗,溝女第一大就係:千祈唔可以因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成個森林。」

「挑,身為一個毒撚,竟然唔識打字,學咩人出黎行,陣間打機比人嘴炮,你都唔知點死呀。」

「唔緊要啦,重點係大佬,你會幫我頂住呢個位嫁可?最多一餐飯,我請!」
「唉好啦好啦,怕左你啦,我做好人幫你啦。」
「多謝大佬,大佬好野!」

最後,我們總算組隊成功,我成為了文書,而阿包則當了外務副會長。

「咁就咁決定啦,我地終於齊人啦,好野!聽日就係正式宣傳既第一日,記得聽朝七半校門等,記住最遲果個要請野飲呀!」我們做了一件每個人中學生涯都十分喜歡做的事,就是圍成一個圓圈,然後把手搭在一起,最後大聲叫喊著。就這樣,我們在這小小的房間中,開始了我們的征程。
2020-08-13 00:58:21
晚上時,「登」的一聲,正當我在做功課時,手機的畫面突然轉亮。

「你已被XXXX-XXXX加到Fantasy 17-18」,電話的Whatsapp如是顯示著。
「@XXXX-XXXX @XXXX-XXXX,係佢地兩個呀,大家快啲歡迎下佢地吖」
「Halo」
「喂Hello」
「HI,我係最靚女最可愛既Crystal呀」

看來是他們的Whatsapp Group吧。我看著Tag我的那個陌生號碼,按住了她的名字,然後按下了「傳送訊息至XXXX-XXXX」,是Shirley。

今天和她相處的時間有點過於趕急,還沒有時間看清楚她的樣貌。我按下她的頭像,打開照片,看到的是一個高高瘦瘦的女生,穿上一件純白Tee,牛仔熱褲,對著鏡頭大咧咧的笑著。背景沒有點明是哪裡,但從那些藍白色調的壁畫和附近的街道看來,應該是中環灣仔一帶的街頭吧。

Shirley,我在IG打下了她的名字,結果很快便出來了,搜尋結果第一個便已是她:那個和Whatsapp一樣的頭像。我按下了Follow,結果不消半分鍾,她便已經接受了我的申請,順帶對我按下了要求追蹤。我像以往追蹤其他人一樣,在成功追蹤後便逐個逐個Post查看。這不是偷窺,而是我習慣了每Follow一個人,就會略略看一看他們的Post,研究顯示,在現今這個資訊發達的年代,我們可以從一個人在社交網站上的動態看出他的性格,所以這絕對不是偷窺,只是為了讓我更了解未來的同伴而已。

「記住要共最美的人分享每個夜晚」然而照片中是一張她去年除夕煙火時在尖沙咀海旁拍的照片,只有她一個人,倒也不知道她和誰分享了那個晚上了。

「If you want something you never had , You have to do something you’ve never done」,配圖是一張她托著頭,手拿著一束鮮花,對著鏡頭微笑的樣子。

很好,我大慨猜到她的其他Caption了。

「死啦死啦」,阿包的信息突然傳來,「我岩岩Stalk佢IG果陣,唔小心Like左佢十世之前既Post呀,依家點算好呀,好尷尬呀」

「抵死啦,鬼叫你做狗公偷睇人地IG呀,比人發現左咪大大方方認左佢算囉。」

據說,看別人Instagram最尷尬的事,莫過於被別人發現你在看別人Instagram。

等等,我好像也在做同樣的事。

「冇事既…」我試圖為自己派定心丸。

然而世上有一種定律叫墨非定律,指「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就一定會出錯」

「阿仔,出黎食生果啦。」才剛吃完飯,母親大人突然使出河東家族失傳而久的獅吼功 (注:不是會煮糖水和的那個河東),聲音之大,連我五臟六腑也為之一震。而非常剛巧地,我那放在手機上的手指也隨之移動。正當我突然有不祥之兆,回神之際,已經看到那顆紅色的心了。

我發誓,如果他日我發達了,我一定會收購Instagram,然後為他加上可以收回Like 別人Post而不被人發現的功能。

我仔細一看,那是她六十多個Post中的第一個,足足兩年前的事。

「當你不可以再擁有的時候 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讓自己不要忘記。」從《東邪西毒》Quote來的Capion,配的是一張故意不看鏡頭的黑白照。

然後,她的信息於迅雷不及掩耳之際如約而至。

「咦,點解你同阿包都咁鍾意睇人舊Post嘅?」附上數個笑喊的Emoji:她的回應比我想像的更快。

「冇,我太無聊無野做,所以先是但睇人地IG啫,咁岩我頭先Follow左你,咪睇下囉。絕對冇其他意思嫁,你唔好誤會。」我尷尷尬尬的辯解著。

潛台詞:我柒左,快啲恥笑我啦。

「我都冇話你有咩特別意思,唔使誤會我誤會喎」看來是愈描愈黑了,我已經預見了她在屏幕前奸笑的樣子。

「係呢,見你IG post啲相都幾靚喎,你平時有影開相嫁?」為免講多錯多,我決定快點轉移話題。

「係呀,我最近買左部菲林機,見好似幾好玩咁,所以得閒冇野做果陣咪會出街影下相咁囉。不過菲林好煩呀,一次得三十六張,影完又要沖,又要換,早知都係買數碼相機啦」

「咦,哈哈哈,咁岩嘅,我都有部菲林喎,得閒不如一齊出去影下相?」

「好呀好呀,搵日!!!不過我新手黎,影相好廢嫁咋,影你影得唔好唔好罵我呀XD。」

我發誓這絕對是為了轉移話題。瞧,我現在應該已經成功了,她一定不記得我之前Stalk她IG的事了。只是這也勾起了我對她的好奇心,畢竟在現今一部Iphone便可以當攝影師的年代,已經很小人堅持用傳統的相機拍照了,當然也不過是好奇心而已。

相比數碼相機,我更喜歡菲林的感覺。《上流寄生族》的導演奉俊昊曾說過,會係這套電影以黑白菲林的版本重映,因為所有的經典電影都會有黑白版本。自打他說過後,我便迷上了菲林。

老舊,卻又迷人。

真希望我們也能像菲林相機般,按下快門鍵,「咔嚓」的一聲後,時間將在最美好的一刻停留,把我們凍結在這一瞬。要是現實也可以按下快門,多好。

這一晚,我們沒有像其他故事中的主角一見鍾情,然後一晚就聊盡我們的人生,畢竟這是一般人的故事,不是童話般的邂逅,現實不會有一見鐘情,只會有日久生情,大慨吧。畢竟關於愛情的故事,世間上可說是恆河沙數,愛情就是這麼的期妙,為了一種虛幻的感覺,人卻可以為其付出一切。
2020-08-13 00:59:12
推 第一次寫文
寫得唔好請唔多屌咁大力
2020-08-13 14:40:14
「叮叮叮,叮叮,叮」,鬧鍾吵鬧的聲音一早便已喚醒了我,明明新界村校的好處就是我家就在學校附近,平常能夠八時才起床,但就因為包哥的「一己私欲」,使得我七點便已經要起床和睡魔搏鬥。

我施展極速出門大法,十五分鍾後已經離開了家中的大門,如往常一般,踏上上學的路途。剛回到學校,點一點人數,發現剛好小一個人,還好我不是最晚的那一個。至於最晚的是誰,不用我說,相信你也猜到了。

「唔好意思呀,頭先塞車呀」阿包氣呼呼的,一路喘著氣一路跑過來。我們沒有理會他的借口,仍是起哄著要他的飲品。

在他也出現後,我們便正式開始宣傳了。此時,環顧四周,我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我們的傳單呢?我望向宣傳,發現他冷汗直流,顫顫抖抖的說:「對唔住呀,我好似唔記得左帶傳單呀…」

怎麼辦,看著旁邊的內閣已經準備好所有東西,已經隨時準備開始宣傳,而我們卻兩手空空。

「唔緊要啦,我屋企住得好近」「我可以返屋企拎」

前面那句是我說的,而後面那句是她說的。我倆呆了一呆,然後相互看著大家。我們對望了三秒,然後不約而同地向同一方面跑去。

「依家七點半,我如果來回屋企再Print野,應該大慨要二十分鍾左右,到時七點五十分,一定仲趕到係返學既人潮之前返黎。」

「你依家快啲跑返屋企先,拎住呢個手指,Copy完之後落黎,我係樓下間文具舖等你。」她拍一拍我的膊頭,用冷靜的神色對著我說。

挺令人意外的,很少有女生能在這種危急關頭仍能夠臨危不亂。
2020-08-13 14:40:58
留名
2020-08-13 17:44:03
食飯前一推
2020-08-13 19:25:38
2020-08-13 20:17:51
2020-08-13 20:26:59
lm
2020-08-13 20:44:09
我推!
2020-08-13 22:13:43
十分鍾後,我們在樓下的文具店集合。她一見到我跑過來,便遠遠的向我招手。影片機喇喇的快速運作著,把一張又一張的白紙染色,不一消便成了一疊一疊的傳單。幸好我家離學校很近,只是五分鍾的步程,還有時間,於是我們放緩腳步,慢慢的走回學校。

「估唔到你都係住附近,咁你小學係邊間嫁。」
「哦,都係我屋企前面果間咋 。」
「下,咁岩嘅,我都係喎。」
「等陣先,你唔會又係果間幼稚園掛。」
「睇黎我地真係好有緣喎,哈哈哈。」

到了這裡,你可能會問,哪有這麼巧合?只是很多時侯,現實往往比小說更為巧合,更為荒謬,而我更願稱這為緣份。台灣作家李維菁曾經寫過:「只有在散步的時候我們才真正的談話,老派的談話」,走著走著,閒話家常之際,我突然想起了這句。

的確,在這個快節奏的社會,我們都習慣了帶上面具,展示出別人期待我們展示出的自己。只有在散步這種悠閒的時侯,人才可以放下自己的戒備,毫無保留的展示出自己真實的一面。人生雖是一場戲劇,但倘若真要做一輩子演員,倒也是十分累的。就在這數分鍾中,我有種奇妙的感覺,就好像我對她一下子變得十分了解,我此刻便能夠洞察她的一切。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奇妙的,十分講求兩人間的化學作用,有些人你以為你很了解他,有人卻發現對他一無所知。有些人你認識了很多年,卻始終無法變得熟絡起來。同理,有些人即便只認識一會兒,他卻像是一個你認識以久的朋友。緣份緣份,要有緣,才能夠成為對方心中留下重要的一份子。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

說回正題,我們終於及時帶回海報,到達校門口,時間剛好是七點五十分,不早也不遲。我們隨即像大學生Dem Beat一樣,大聲的吶喊著我們的閣名和口號,對方也不甘示弱的還撃,場面瞬間變得像熱鬧的菜市場,兩檔豬肉檔在搶客。我們接著拿出一早準備好的傳單,打算用文宣戰挽回局勢。

可惜的是,對面大多都是在學校較為有名的人,而我們都不過是一堆寂寂無聞的小薯,上學的人很多都只認識他們,不認識我們,所以我們手中的傳單,最後也沒派出多少。中學的學生會就是這樣,比起政綱,人們更多的只會選擇投給自己認識的人。不過這也不怪他們,畢竟連大人們的選舉都是這樣,他們自然也不免俗。

在一陣喧嚷的鍾聲過後,我們第一日的宣傳也隨之完結。看著手中的傳單,我便知道這是完敗的一日。
2020-08-14 13:44:28
中學選學生會時,除左知名度外,最重要的大慨就要數優惠了。我們這些屋村學校,十居其九都是窮學生,所以學生會上台後的福利絕對是影響勝利的關鍵,這點在民建聯的蛇齋餅糉戰略取得大獲全勝後便可證實,畢竟香港人都是貪小便宜的。

記得我們上年的學生會在政綱時,在其中寫上成功爭取某間觀塘飲品店的兩元優惠,但我們全都是上水牛,車費來回也至少要二十元,結果這項政綱到了今年仍不斷被人鞭屍,結果他們最終的結果當然是失敗了,這件事似乎和民建聯成功爭取雲佩斯加盟曼聯有異曲同工之妙。有了這個前車之鑑,今年我們決定更落力的去爭取優惠。


問題是,有選過學生會,大學有上過莊的你都會明白,要在大熱天時走遍各地,更會不停的遭到拒絕,所以說找贊助,即是R Sponsor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用一個比較通俗的方法說,便是「比狗做」

今天是星期五,所以第一日的宣傳剛剛開始,便因周未的關係不得不結束。

晚上的時侯,我的手機再次轉亮。

「Hey,聽日有冇人得閒同我一齊去搵贊助呀!」槍打出頭鳥,此刻在Whatsapp Group說話的Shirley便不幸的做了那隻出頭鳥。
「Sorry呀,我聽日全日都要補習呀。」
「我都係呀,我全日都要同佢一齊補習呀」這個理由真好,懶人專用。

「Sorry呀,我隻狗病左呀,我聽日要帶佢睇醫生呀!」認識了你這麼多年,我還是今天才知道你有養狗,受教了。

「原來你都有養狗呀!你養咩品種呀?」出人意料的是,Crystal竟然認真的回覆他。

就這樣,在Shirley問了這個問題後,大家明天都好像變得特別忙。經過一番推諉後,最後只剩下了我還沒回覆。於是她在Whatsapp上Tag我,還說「如果唔應我就當你得嫁啦。」

結果我還是沒有回覆,理由很簡單:因為我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起來,我剛剛準備刷牙,結果便接到了Shirley的電話。一看Whatsapp,我才知道,我碌柒(Six Seven)了。

「就咁話啦,鬼叫你琴晚訓著左。我唔理呀,總之五分鍾之後樓下OK等。呢位客官大人你咁好人,唔會忍心要我呢個小女子周車勞頓,一個人食檸檬嘅」她一副幸災樂禍加偷笑的語調,再略加幾分的慘情,使我無法拒絕她。

只有五分鍾的時間,我一邊刷著牙一邊換著衣服(P.S:不要問我是怎樣做到的),最後連襪子也沒有時間穿上,只得一副頹Look的穿上拖鞋沖到樓下。
2020-08-14 13:46:38
第一站,我們先到了故事開頭的那間文具店。在這裡住了十幾年,沒有影印機的我,每次要影印都得來這裡,所以我和文具店的店主自然是Friend過打Band,也因此要爭取到他的優惠也自然是一句話的事。臨走前,我還不忘「提醒」他,要是友閣的成員來爭取優惠,記得千萬要拒絕他們,我真是一個貼心的男人,連Shirley也對我刮目相看。
「哇,原來你都幾仆街…」

第二站,我們到了附近的一間髮型屋。說起來,這間髮型屋也相當特別,在我們學校間有相當多的都市傳說口耳相傳。這間髮型屋和其他屋村商店一樣不大,而且店中只有一個髮型師。他長期留著一頭銀色的長髮,連衣服也掩蓋不了他滿身的紋身,再加上他一副兇神惡煞的表情,這一整套走出街會被警察叫停的模樣,簡直是生人勿近。

而且他看起來也非常祟尚自由,從沒有寫上過自己的營業時間,想什麼時侯做生意就什麼時侯做生意。不過據我觀察,他大多都是中午才會開店。而且經常都會一整天不開門,不過有趣的是,他多數在節日都會開門,而且還開得非常晚,除了中秋節以外。沒客人的時侯,他也就什麼都不做,只自顧自的坐在店內玩手機。

這種我行我素的性格再加上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蹤影,使得他更添一份神秘感,這些都市傳說也應運而生。有傳他曾經是職業的殺手,在外國殺過很多人,最後金盆洗手,潛逃回來香港,就在此做起了小生意。也有傳他是變態殺人狂,會殘忍的虐待那些上門剪頭髮的女性,他用來剪頭髮的那把剪刀就沾滿了許多人的鮮血。

不過不得不說,我曾經在這裡剪過頭髮幾次,他的技術真的是十分高超,從前去街市時,那些姐姐從來都不會叫我「靚仔」,但剪完頭髮後,連我這個樣子的人,她們都會搶著叫我「靚仔」,還特意減價給我,可見其功力深厚。更重要的是,連學生價後,一次單剪一百元有找,要知道現在是連QB HOUSE也要七十元的年代。

所以要是能夠爭取到這裡的福利,庶渣的價錢、燒鵝的味道,絕對是我們選舉中的一張King。不巧的是,在拍門的時侯,我剛好也見到穿著另一間校服的學生向他遞著表,只見他不耐煩的揮了揮手,粗聲粗氣的喊了句:「走啦,呢度冇優惠呀」,然後走過來門口開門,示意要他們離開。
「唉,今次呢個實唔得啦,條友咁西」Shirley一臉垂頭喪氣的樣子說道。
「咁如果我說服到佢,咁你點先?」不知為何,我總是有說不清的預感他會答應我們,也許這就是男人的第六感吧。
「我唔信囉」
「你係咪咁唔信我呀,Shirley姐」
「好呀,如果你真係得,我做一次聖誕老人,比一個願望你又點話,咩 都 得 呀」
然後,當我們看見其他人的結局,準備離開時,他看著我倆,似乎是想讓我們進去。事到如今,也惟有硬著頭皮進去了,反而最多不也就灰頭土臉的出來,我們也不是第一批了,也不會是最後一批。
由於我之前來光顧過幾次,勉強也是半個熟客,所以決定了由我出馬。
「你好呀,我地係XXX中學既候選學生會。我地今次黎係想問,唔知貴店介唔介意比優惠我地呢?」說著,我遞出了表格。
「走啦,都話左冇優惠啦」他斜視著我,沒有接過表格,甚至連正眼也沒有望我。
過了幾秒後,他的下面色突然一變,然後問:「等陣先,你話你地咩學校話?」
「我地係XXX學校」
他面色一沉,然後說:「拎張Form比我睇下。」
他沉思幾秒後,在表格上草草的簽了名,然後揚一揚手,示意我們離開。
2020-08-14 22:20:57
2020-08-15 15:23:28
2020-08-15 15:32:12
2020-08-15 16:32:43
加油呀,唔錯~
BTW 原諒小弟,比錯負皮
2020-08-15 16:47:42
我睇過你篇小說
我冇記錯好似同你同年DSE
2020-08-15 16:49:25
竟然
19dse
你個故仔真係幾好睇,我會追落去,加油
2020-08-15 20:17:11
多謝!
2020-08-16 00:52:51
訓前一推
2020-08-16 14:49:35
今天剛好是投票前的最後一個星期,這幾天都沒有什麼特別的發生,我們依舊每天組成七點半組合,在門口拉票,然後小息和午飯時就一直到各樓層洗樓,派傳單,叫口號。雖然現在看來好像有點傻,但誰又不曾青春過呢?

在這一個星期的時間中,我們也越來越熟。我知道了原來Kenny長那麼高的要訣是每天跳一百下;原來Crystal打排球很厲害,甚至還是區隊;原來Chloe和Yeesa真的是雙胞胎;原來阿樂喜愛和阿包一起研究橋本有菜。相處下來後,才發現他們遠比我想像的有趣,他們都還有許多事待我們去發掘。

我們學校的規定是,每個侯選的內閣都一定要舉辦一個活動證明自己的能力,我們則選擇了歌唱比賽,之前的初賽早已完成了,今天的放學便是決賽的日子。

我們剛放學,便火速到達禮堂,準備好設置場地和器材。Shirley由於要參加待會的決賽,所以沒有跟我們一起下來,而是自己一個在別處練歌。

我們用紅布鋪起由禮堂門口到台上的路,模擬著大明星走紅地毯的場景。我們鋪紅布的同時,Crystal獨自在一角吃力的搬著評判用的長枱,阿包見狀,馬上沖過去英雄救美,一手幫她托起長枱的另一端。

「畫好啦!」另一邊,其他人正在畫著比賽的海報。畫好後,我們合力的把印著內閣名的超大Banner掛到舞台的後方。最後再在舞台上放上數張椅子,兩枝咪和一個放樂譜的架子,比賽就隨時可以開始了。

完成後,我去了一趟廁所,因為肚痛,所以回來時,比賽已經進行得如火如荼了。回來的時侯,阿包拍一拍我膊頭說:「好彩你返得切黎咋,下一個就係Shirley啦。」

話音剛過,台上的人已經表演完畢,評判也很快的給出了分數。他下台後,Crystal拿起咪朗讀著:「請下一位參賽者,5E班嘅Shirley出場」
2020-08-16 20:40:22
Pish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