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人想讀law或者學做翻譯?

139 回覆
180 Like 3 Dislike
2019-12-15 08:50:30
TG beefball2019 同你傾。
2019-12-15 11:09:14
有無手足有興趣寫番個app去推動下呢件事
2019-12-15 11:16:58
想學翻譯同改善英文幫手國際戰線
2019-12-15 20:27:31
做人一步一步嚟好
2019-12-15 20:31:01
點睇University of London個LLB programme?
2019-12-19 23:14:37
push
2019-12-24 21:03:09
我冇讀過,唔係好了解,無法評論
2020-02-13 01:44:47
本身你啲語文底點樣
2020-02-13 04:50:43
其實好奇怪
我有諗過
如果讀law為左獲取視野,理解遊戲規則,係為公義要改變世界我明

但做律師,用7年時間
打贏無數既人
最後會唔會因為自己一身得來不易既名貴律師袍
唔再可以好似戰士一樣帶領同志衝鋒陷陣呢
真正精英,我覺得應該係好似甘道夫咁就算著住一身白色法袍依然拎住劍同法仗係最前衝鋒,帶領子民勝利

明明最有能力既人
最後反而因為沉重sunk cost化成枷鎖
令自己變成楊岳橋之流?

假如法律既構成同埋詮釋係不公義
人民就應該推翻制度
律師身份係枷鎖
唯有知識永遠係自己既工具

樓主你會唔會咁樣諗過?
2020-02-13 16:27:51
假如法律既構成同埋詮釋係不公義
人民就應該推翻制度
律師身份係枷鎖
唯有知識永遠係自己既工具


舉個例,淫審制度on9,但係究竟係選擇改革定係完全推翻,有法律知識就可以畀到意見可以點樣改改到切合大家目前嘅道德觀等等。律師身分會唔會係枷鎖?定係可以幫助到呢個改革嘅推行?如果引例錯誤嘅不妨提啲其他建議或者情景。

當推翻咗舊制度,一個新制度點樣先至可以符合到新形勢?點樣確保新制度唔會重蹈舊制度嘅覆轍?點樣令新制度嘅訂立同運行得到有效嘅監督?咁樣,律師身份會唔會仲係一個枷鎖?

讀咗七年之後,個人有可能價值觀各樣嘢都會變。「屁股決定腦袋」,唯有時刻記住點解當初要揀條路咁行。以史為鑑,唔好重覆某啲人嘅失敗經驗,唔下巴輕輕或者妄作看似慷慨但實際上貽笑後人嘅陳辭,足矣。
2020-02-13 21:21:26
我會覺得,普通法係以歸納同吸收過往政治博弈既結果
即係案例,達到公義
但反應速度太慢
因為意潮係會爆發性地出現係一代人腦入面
而唔會影響舊一派人控制既所謂司法
換句話講就算新一代人未被徹底殲滅,能夠係制度當中潛伏直至成功佔據司法系統既大法官位置
先可以用新既判詞推翻守舊思想所控制既正義解釋權,從而達到當代公義
換句話講需要30年時間,就當你26歲成為律師,56歲坐上大法官寶座

科技進步得好快
新思潮亦會隨着科技進步社會發展而急劇出現
推翻舊制度後需要直接建立能夠達至當代公義既民法典
往後代表人民既立法系統直接產生法例
放棄普通法係我認為會考慮既方法

要做改革就要了解各種法系既優劣
需要學者多過律師
從過去10年香港歷史看來,律師身份更加似維穩既一股力量
2020-02-14 15:27:47
推翻舊制度後需要直接建立能夠達至當代公義既民法典
往後代表人民既立法系統直接產生法例
放棄普通法係我認為會考慮既方法


你睇咗《舊制度與大革命》嚟?
代表人民嘅立法系統究竟係乜嘢?
咪一個全民直選嘅立法會,加入可以主動提案嘅職能。
你唔再想有蔣麗芸同何君堯,夾手夾腳送幾十個你覺得值得撐嘅人物入去。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或者政治協商會議,你見到個結果係點啦。
放棄普通法咁要乜嘢法?
香港有冇牙力去做到一個國際承認嘅非普通法法律體系?
我當你有,準備功夫要幾多年?

漢堡包入面可以放洋蔥圈、生菜、漢堡扒、蕃茄,你改為放魚柳都唔係問題,都係一個漢堡,但你話要成個換,我哋以後唔食漢堡包食饅頭或者肉包。法律係咪大家話要食肉包就要多數決拿拿聲轉晒食肉包,而唔係睇食肉包有咩好壞處、漢堡包而家有咩問題,使唔使換咗啲餡等等。
喺香港嘅普通法入面確有好多刑事罪行係OUT到爆炸,主因係法改會嘅提議有時可能仲不及愛爾蘭或者南非咁快(隨便舉例啫)。咁當一啲本來英格蘭及威爾斯年代剩落嘅法例,移植到香港,英威已經改咗但香港仲未有相應咁更改,下下都要等三五七年先跟進,咁就已經係落後於形勢。
強姦改名叫未經同意插入性侵罪等等嘅一串提議就係跟進英威等其他司法管轄區之前做落嘅法律改動,你可以討論個提議做得係咪太遲、個名係咪on99等等,但呢個跟進本身係要做,去睇返當陣時嘅法律係咪符合而家嘅人嘅普遍認可價值。
再舉個例,假設整個立法會,泛民選到70%,泛民內部都仲有分基督徒同非基督徒,而佢哋即使係泛民,但可能會因住個人嘅道德因素而影響佢哋對同性婚姻嘅立場,更遑論要「守護傳統家庭價值」嘅保皇黨。如果按你嘅諗法,就單一議題做公投,我當然唔反對,但個門檻係點樣,可以再商討,公投點演變做法例呢個亦要交由立法機關、議員去傾。
律師都有唔同嘅價值取態,周浩鼎夠係律師、清洪夠係律師,咁謝連忠都係律師、好多默默無聞幫緊義士嘅都係律師㗎啫。
我絕對贊同做改革就要了解各種法系嘅優劣。普通法可以援引其他法域嘅判例嚟拗,但大陸法有冇人咁做呢?少啲,而且唔及前者咁有牙力。有冇一個法域由普通法轉咗去大陸法?
and eventually a big question: 要法律嚟做乜?
2020-10-11 20:28:51
請問你個law 係邊間讀?
你而家做法律翻譯 ?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