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真人真事改篇] 當平行線斜了一度

1001 回覆
115 Like 19 Dislike
2019-01-02 13:49:02
等到我就黎風化
2019-01-02 19:20:17
二十六

雖然,我那時有在跳舞學會跳舞,認識了好多朋友,但甚麼開、完sem,甚麼大時大節,我們都有見面,所有的好像在我們大學二年開始。

平常,我們幾個男生都會一起去踢足球跟打籃球。平常就會打遊戲機或都網吧。其他時間就會跟她們幾個女生再一起吃食,飲一杯再吃一頓甜點,再不就會去唱卡啦OK或者是主題cafe 跟Party Room。

女生總喜愛這些,對吧。

那個時候,就只有我跟立嘉還是單身,其他男的早就有女朋友了。立軒有女友,Louis的女友都已經不知換了幾多個了。還有其他的好像Dick已經有一個自中學就開始拍拖的女友。Stephy則好像和男友剛分手,而珈喬仍是單身的。

那年,自從上次表白之後都有一段時間,我慢慢的開始試探口風,希望再一次嘗試。所以,那時我跟Stephy關係挺好,會整天聊天,傾電話,可能是那是她剛失戀吧,總是要有個朋友跟她分擔,所以,那時我挺關心她,但都只有出於朋友的關心。

對我來說,最主要是我可以從她身上獲得好多珈喬的情報,又可以借她約到珈喬。

其實,自大學開始,我就已經她少有機會可以約到她單獨的外出。我也不太清楚原因,可能是我還有點害怕。

人愈大,顧慮也變得愈多,不像年輕時處事爽快不理後果。

但願我可以沒成長,完全憑直覺覓對象

林夕的詞,張國榮的聲線完成的描繪我的心聲。
2019-01-03 01:34:56
加速
2019-01-03 09:15:52
2019-01-03 10:47:34
正 用哥哥既歌
2019-01-04 06:38:47
Pish
2019-01-04 07:28:47
新讀者留名

個故好有共鳴 尤其係中學嗰段
2019-01-04 10:06:16
二十七

這個借Stephy 的戰術,看似是十分成功,可以常常製造只有我們三個約會的機會。然後,每次因為我們都住在荃灣的機會,因此一起回家或者其他時間,就可以有跟珈喬獨處的機會。

雖然,有了好多機會,但我沒有甚麼信心跟時機可以把我們拉近,總是沒有勇氣再踏出一步。

時間又過了一個多月,有一次我們男生又一起出外打籃球。每一次,我們都會一起吃飯。男生的話題,總是只有金錢,娛樂跟女生。那天不知為何,又說起了女生。

立軒:「喂煒程最近好事近啦,就出pool 啦」

「冇啦,我真毒點似你地咁多女啦」我不用多想就回答。

Louis:「你同Stephy 喎,我地個個都有眼睇既。」

「我都想,佢咁靚女咁多兵幾時到我。我地friend 姐。」我帶一點自嘲的否認。

立軒:「扮哂蟹啦,你同阿嘉岩岩好啦,一個鐘意Stephy,一個鐘意珈喬。」

立嘉立即反駁:「收皮啦。」

那一刻我呆了,竟然立嘉是喜歡珈喬。那刻我好希望我是那個喜歡珈喬,而他是喜歡Stephy 的那個。

立軒:「你點呃我,最近成日見到你同人傾計喎,又手機又剩咩都有,我地一齊住架。」

有一個這麼愛出賣自己弟弟的哥哥真是不幸,但這時我在想的當然不會是這個兄弟的問題。而是立嘉跟珈喬。

其實之前,就已經有聽說過人們就她們很相襯,性格都是比較沉實又說話不多的人,冷冷的又處事細心緊密。打扮都是比較淺色系和樸素。和我相比,我是外向她們是內向,熱情又帶點粗心大意,衣著愛穿鮮色又比較大膽浮誇。

另外的是,他十分帥氣,有著好多的女追求者,但他都一向只當她們是朋友,他整天說自己未遇到一個真正愛的時候是不會跟人談戀愛。

但是,我最想知道的是立嘉主動找她,還是珈喬。

Louis:「我實幫你地兩個既,有名你叫助攻王。」

那天之後,我想了很久,不知下一步應該甚樣做,是進是退,是跟他公平競爭一次還是靜觀其變,由其他們不知道我喜歡的跟本不是Stephy而是珈喬。

所有事好像又回到中學一樣,一場不可能勝利的仗,那還要去打嗎?
2019-01-04 10:57:10
2019-01-05 11:31:02
二十八

「今個禮拜去上次Stpehy講個間Cafe,去?」

手機響起了來自珈喬的短訊。應該是高興還是憂心,我也不太知道了其實。

我慣了並不會立刻回別人的短訊,最主要是每一則訊息,我都會想過才回,其次就是不想給人感覺到我是這麼空閒。

今次也一樣,不知應該回覆甚麼才對。

「Stephy 叫我問你去唔去」

傳來了她的第二則短訊。

如果是她主動的約我,你說會有多好。但我知機會從不會不勞而獲一樣突然就來到,由其是我這些不懂珍惜和把握機會的人,上天是不會憐憫我的。

我那一刻最爭扎的是,我應不應該再向她表達我的心意。一個是我愛的女生,一個是我的兄弟,他們都是我自少就認識的人,我不知道我選的是那一邊才對。

良久,我鼓起勇氣回她的短訊。

「聽佢地講你同呀嘉最近好開心。」又是一句想試探她口風的話。

「?」然後數個表情符號,一如以往,她好簡單的回幾個符號,代表她並不想回應甚麼,又有點不爽的意思。

「冇野,問下姐,花生野泥」她一有不想回應的事,我也習慣了會儘快中斷這個話題。

「咁你去?」好快,她就回覆了我這句。

我記憶中,那次我最後是沒有去到的。最主要是,我不知怎樣面對她。

我借Stephy 的戰術也中斷了,接著的一兩個月來,我並沒有像以往的跟她經常的聊天,即使是短息,電話也比之前的少了好多。

印象中,那時差不多是大學二年級的下學期末。沒有太多課要上,於是大家也不像以往的經常一起午餐,每一個都在趕大家的作業,那段時間,我們很少會見面。

特別是珈喬,沒有見面,也沒有甚麼聊過,頂多也就是閒話幾句。

直至到五六月時間,突然有一則她發給我的短訊。

「完sem 未? 食唔食飯?」
2019-01-05 14:05:54
2019-01-06 19:47:35
比個兄第亂入係難搞嘅
2019-01-07 02:10:20
二十九


只有我們兩個的時候,我們通常都會選在荃灣吃飯跟見面。一個方便又令大家都最有安全感的地方下相處永遠也會最舒服。默契是我們相約只會定好時間,地方沒有特別說好便一定是在荃灣一樣,而時間就一定是定好遲半個小時,一直如是,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其中一種默契。

那晚,寒暄一回之後,她問了我一個問題。

「最近做咩好少出泥?」

「冇,忙同懶姐。」我想打發她的回答。

「定係呢家大膽左,同Stephy 出街唔洗我陪?」她又問。

「痴線啦,你唔係聽佢地講下話。」我有點不奈煩的回答。

「係咪呀,你地個時又成日傾計,又出街要搵我陪」

「冇呀,我冇鍾意過佢,一秒都冇純粹係friend,咁你同阿嘉咪又係,係度問我。」
我又開始抱著試探的問。

「早排我地報左個個course先熟左姐。」她答。

「係呀可,總知我同Stephy 就冇野既,你唔好諗咁多ok?」

我最沒有想過的事,她也以為我是喜歡Stephy的。那刻其實心裡是不好過的,為了她而製造了一個誤會,我好想跟她說我愛的是你不是她。可惜,我總是說不出來。

同樣,希望她沒有騙我吧,她仍然只是跟立嘉是好友。

接著的數個月,我們又變回以前一樣,但大家也開始比以前忙了許多,她繼續在畫室教畫。而我就開始在媒體公司工作吸取經驗,雖然忙,一個月總會見幾次面。每次的朋友聚會,總是覺得立嘉慢慢的向她接近,她們好像挺熟識的樣子。

這種算不算是男生的直覺? 當一個男的接近自己心儀的女生,總是會輕易的察覺,其實我每一次都好想阻礙立嘉,但是,那班朋友兄弟們總是會幫著他。

那種無力的感覺,真的令到我很心痛跟自責,不過只可以怪我自己從小就不懂珍惜機會。如果我可以好好的跟她說,事情會不會有轉機。
2019-01-07 08:25:07
樓主依家幾歲呀?
2019-01-07 10:00:13
巴打冇仔細睇
樓主好似話考第一屆dse
唔知係咪真
2019-01-07 12:02:40
三十


八月下旬,大學三年級。

那年,是大學生涯的一半,開始進入倒數的時間,要開始準備走進社會,因此,我除了上課以外,還有報讀了與我那一科相關的一些課程,此外,我還要做大學生一定有做過的兼職,補習老師,去幫補一下我比較揮霍的洗費。

因此,我並沒有像以往一樣和她們整天見面。

那年,她也到了一所化妝護膚品公司工作。因為是學校推薦的關係,她和Stephy也一起進了那所公司實習,當然也有那個跟班家賢,好像還是同一組工作。

對這個人,說實話對他真的是不存在任何好感,我不喜歡他明明是一個直男但整天混進女生的圈子,不喜歡他那種在女生面前就變臉的性格,當然最不喜歡是他好像也挺喜歡珈喬,雖然不知是真是假,但直覺告訴我他是。

就好像立嘉一樣,雖然珈喬一直否認和立嘉的事,但我都挺確定立嘉是喜歡她,由他的行為和動靜,都可以看得出來。也當然是我的直覺有出錯吧,不過男生對心儀女生的直覺是很準確,至少我是。

有時我會寧願輸在立嘉手上,也不願敗在家賢之下。

因為最起碼,立嘉性格人品外表每一樣都比家賢好,唯一的是,大概家賢的家中會比立嘉較富有一點吧。

不過,在她們社交平台的照片來說,珈喬在實習的這段時間和家賢是熟了許多。有時會見到他們在實習以外都會有約。

然後就是從Stephy口中所探的事情,就是那個家賢最近和珈喬的確走得好近。

這都是我最不想見到的,偏偏就會發生。

有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於是我就在兄弟的群組上向立嘉這個不會用社交軟件的人說這些事,希望他有所行動。

我居然會做這種向敵人示好的軟弱行為,不知道所做的是對或錯,只知道的事,我開始對立嘉態度軟化,甚至是對這段感情也是。

可能,是時候要放手了,那一對平行線由開始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一件事,就是不可能相交的,或者我只可以做的就是認命。
2019-01-07 12:03:14
廿中啦 廢時自爆啦
2019-01-08 10:55:25
三十一


「你數學咪ok 既,Rainie個妹想搵人幫手補習。」手機傳來了Louis 的信息。

Rainie 是一個挺漂亮的女生,那當然吧,是Louis 的女友,記得這個女生在那個時候已經算是跟他一起時間算長的一個。

「咁好有job 介絡比我?」我回答他。

「緊係啦,中四女仔,不過個問題係佢屋企出唔到咁多錢,所以可唔可以友情價幫手先。」

我早就知道他沒有這麼好心的。

「靚女黎,咪收平少少囉,唔洗成日架,間中幫幫手就得。」他又傳來一則。

因為有時間的關係,又不想拒絕兄弟所託,因此我就接下了這單工作。

十一月二十七日,那天是我第一次替她補習的日子。

我從著Rainie給我的地址來到她們家門,然後按下門鈴,耐心的等待有人替我開門。

其實這段時間我都有幫不同的中小學生補習,因此我都習慣這種有個陌生的人為我開門的緊張感。不過,老實說,Louis 說這個是漂亮的女生,我是有一點期待著的。

不是因為想約會這個女生,而是我也是個男性,可以長時間看到一個漂亮的女生,更可以單獨相處,心情是會比較愉快一點的,補習的時間更會跑快一點。

開門的是一個身高只有一米五多的女生,鐵閘把她的面都擋了一大半,只可以見到她的大大的雙眼。

「你就係煒程?」那個女生說。

「係呀,你好呀。」我有禮又帶點緊張的回答。

那個女生把鐵閘拉開,鐵閘終於揭開這個女生的真面目。

這個女生真的是挺漂亮,跟她的姐姐Rainie是有幾分相似,但我會說她比Rainie更漂亮。臉子細小而下巴尖尖的,有一雙大眼睛而很明亮,鼻樑高高的,看起來有一點像官恩娜的樣子。

眼前的這個女生令我也呆了一呆,因為她的確是挺漂亮。不過我也是挺專業的,不會受她的外表所影響的。

「Hi,我叫Renee。」她說道。
2019-01-08 23:39:39
加速
2019-01-09 01:03:52
2019-01-09 02:11:41
三十二

她是一個中四的女生,那年她16歲,比我年輕5年,理科學生,但又選修了視覺藝術科。

因為我不會常常替她補習的原因,所以她有時會傳短信給我去問功課。和她的對話,十有七八都是關於學業上的問題。

而補習見面的時候,因為大家都是舊登討論區的老用家,因此總是有一點熟識感,不像一般學生的感覺,久而久之,更像一位朋友多於是我地學生。而慢慢,我們的短信內容由學業慢慢到其他的我們都會談過不停。

同時間,珈喬卻離我好像愈來愈遠一樣,由其是大家都忙於大家的實習跟工作,我們的圈子內,見面是有的,但齊人卻很難。

就像我和她的父母的那個圈子一樣,時間過去,齊人見面的機會就只會愈來愈少。

和她見面跟聊天的時間也少了很多,甚至是她現在做甚麼,心想甚麼,我也不太清楚。

當然,我從來都猜不到她想的是甚麼,猜到的話,所有的事可能也變得不同。其實一直都是這樣,看似熟識,但有時候又會好陌生的感覺。

這句可以總結我和她一直的狀況,若即若離。

只可以希望的是,她現在還是單身吧。但是,我看見的事實,好像不是如我所想的一樣。

就是她跟那兩個男生的好像也走得很近,我會說是我猜不到那個才是最後的那位嬴家。而我就一直都做原地踏步一樣,在同一個地方等待著她回頭望向我。

看到她的社交平台的精彩生活,只可以猜她身旁的那個人是誰,是一群人或是單獨的見面,我就好像一個神探一樣,只可以在不同的地方去搜集線索,然後去慢慢推測結局是甚樣的。

就在我煩惱在這個查案遊戲時。只可以找個機會約會她去把我僅餘的勝算把握,我借了一個我和她都挺喜歡的畫家作品展的機會試試約會她。就像以前,有空我們也會去看博物館美術館的展覽。

「我呢個幾禮拜都冇時間呀,好忙,再搵你之後。」她回答

我沒有回答她,因為我又失敗了,我只知那一些僅餘的勝算已經就快變到零了。雖然難受,但我不得不說我跟她的這條線可能已經走到終點,總是不會有機會相交的。

「我老師要我地去睇你之前同我講過個畫展,橫掂你有性趣不如一齊去?」
手機傳來了Renee 的短信。
2019-01-09 12:03:48
三十三

我想了很久,我應否和Renee 一起去,其一我並不想和我的學生單獨外出,其二,我還是想等待珈喬,不過當然,我是可以去兩次的但那個時間我卻不想和別的女生去。

但最後,我也是應約了,算是和朋友的見面吧。

那天,其實挺開心的,我們去過畫展後,就到了旺角到處走走,朗豪坊,西洋菜街,到處都有我們的足跡。

大概十一點十二點,我有想過是時候回家,但她說她不想這麼早回去,因此我們就找個地方坐了下來。

「做咩唔想番去,夜啦你仲係中學生,自己咁夜番去好危險」我跟她說。

「我唔想咁早番去屋企,當係陪多我一陣。」她有點厭惡的說道。

「屋企有咩事?」我又問到。

Renee 家中的事是十分復雜,父母不理會自己子女,父親在外面又有另一頭家,有一個足不出戶,只會問家中取錢,對自己妹妹是極不禮貌的人渣。還有好多不同的家事,對自少就在一個健全又幸福的家庭出身的我來說,有著好多對家庭這個字詞的沖擊,沒有想過這個社會會有這種的家庭。

我就好像是一朵溫室長大的花,沒有經歷過甚麼大風浪下成長,頂多就只是怨自己感情的事。沒有出外接觸過其他的事,是不會知道自己身處的有多幸福,身在福中不知福大概就是這樣。

「所以,我好想努力讀好書搵份好工,盡快同家姐阿媽出去住。 」她好有抱負的說道。

那一瞬間,我深深的被眼前這個女孩的那份成熟感動了,一個中四的女生竟然比我還跟成熟,真的是有點自愧不如。

在黑夜裡,橙黃的街燈把我們兩個人照射著,那一晚我們聊了很久,甚麼關於自己的都有聊過。老實說,這個成熟的女生是真的把我吸引著。

因為很晚的關係,我決定送她回家。在忘命小巴上,她上車一回就睡著了,依在我的肩上。我看了一看,微弱的燈光全都投射在她這個美人臉上,真是可愛極了。

我發現自己有一點喜歡了她......

見到她睡著了後,我才把我的手提電話拿出來,去看看信息。

「我後日Present 完得閒,不如個日一齊去個個畫展?」是珈喬給我的一則短信。
2019-01-09 18:24:53
LM
2019-01-09 22:14:30
push!!!
2019-01-09 22:26:07
佢話改篇呀,你又咁先入為主點得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