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真人真事改篇] 當平行線斜了一度

1001 回覆
115 Like 19 Dislike
2019-02-27 08:09:04
咁樣仲耐過睇神雕喎
2019-02-27 09:20:15
樓主咪頂多廿幾歲,應該冇咁耐既
2019-02-28 08:59:17
六十三

目睹她入閘之後,過了一回,我傳了一個信息給她。

「過哂關未?入閘都一陣。」我問她。

「你點知我入左閘?」她問我。

「你咪理啦,仲有一個鐘上機,悶就打比我啦。」我答她。

然後手機就傳多了她的來電。

「你頭先係到?」她聲音有點沙啞的問我。

「咪理啦你,我地講好左唔會黎送你架麻。」我答她。

「你真係呢,係要搞到我咁既。」她的聲音愈來愈不清楚,大概剛剛和父母道別她也有哭過。

「記住去到悶就打比我,只要你打黎我就會聽到。」我都有點被她影響到,聲音都有點變了。

「嗯,唔講啦。」她咽哽的說。

「記住小心啲,莊珈喬,要錫住自己。」我的聲音也沙啞的說著。

「嗯,拜拜啦,羅煒程。」她說。

「拜拜啦,莊珈喬」我回答她,然後就等待她掛上電話,但此時我已經雙眼通紅了。

我就是那一種很易哭的男生,容易受感情影響的人,不只愛情,我也試過為親情友情而哭過。

真正的和她道別後,我到洗手間先整頓一番再離開機場。

然後就緩緩的去巴士站,坐上回荃灣的車。

因為每一步都感覺到和她的距離愈來愈遠,所以我每一步都不想走得太快,加上,到了巴士站候車時,又會想起以前每一次和她候車的回憶。

有過開心的,也又過傷心的,不過全都過去了,只希望未來的都是好的就夠。

到了巴士站,我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在我前面,我才醒起,我其實不應該搭巴士的,因為是Cindy 姨和全叔叔,那他們也會知道我來了機場。

「煒程? 點解你係度既?」Cindy 姨問我。

「er…… 我送個朋友機。」我只好尷尬的回答。
2019-02-28 09:18:59
屌你奶 打蛇隨棍上喇 直接話我係黎送你個女機 我同咖喬一齊咗喇其實 不過佢太怕醜所以先冇同你地講
2019-02-28 09:19:58
先斬後奏
2019-02-28 10:08:41
樓主大膽d一早食左啦 仲點會平行線
2019-03-01 20:20:08
加速
2019-03-02 10:44:11
六十四

「咁岩呀,珈喬都今日飛喎,佢有冇同你講呀」Cindy 姨問我。

「有呀,佢有講。」我戰戰競競的答她。

「程仔你同珈喬有細玩到大,咁都唔去同佢講聲拜拜呀。」全叔叔笑著說。

「哈哈,佢叫我唔洗去喎。」我尷尬的說道。

他們沒有和我說太多出國的事,因為知道我不能出發的事,如以往一樣,都是會聊一些閒事,好像是珈喬的一些趣事,不過今天她們沒有說太多關於她的,大概是怕會想起自己的女兒吧。

「咁你呢家係咪正式番工啦?」Cindy 姨問我。

「係呀,我搵緊工呢家。」我緊張的繼續說。

「搵番媒體相關既?」全叔叔問我。

「係呀,準量啦,再唔係有咩做咩先。」我回答他。

「呢家好似媒體收入麻麻喎,識人好緊要,我有個侄仔做緊呢行都。」Cindy 姨說。

「都係呀,要識人同經驗好重要。」我仍然緊張的答她。

「我以前同學個仔,讀工程未畢業都兩萬幾起跳,我侄仔先講緊萬幾都冇。」Cindy 姨說得挺高興的樣子。

這一程車,就這樣的和他們閒聊著,連珈喬上機前傳了信息給我也沒有睇到,因為不想在他們面前用手機,好像不太有禮貌的感覺。

很快,珈喬亦都到了倫敦,她第一則電話是她到了學校宿舍後,而我們開始就只可以隔著數千萬里外,用電話去聯系著。

起初我們都主要用視像電話聯系著,然後她開始上學之後,加上時差,我就只好晚睡一點配合她英國的時間。同時,我亦都在努力尋找自己有興趣和媒體相關的工作,做過網絡媒體平台的兼職外判工作,又做過不同大小的兼職維持生計。

原來,畢業之後還沒有工作的日子是挺難過,每日也憂心找工作的事,又要擔心財政問題,還有就是珈喬的事。

就這樣又過了一個多月,還在待業的我倒數著她回來的日子。
2019-03-02 23:14:12
加速
2019-03-02 23:41:57
2019-03-03 09:57:29
六十五

「羅煒程,我下個月就番香港啦,廿四號,買左機票啦我。」電話裡傳來珈喬的聲音。

「你終於番黎啦,等到我就死啦。」我開心的回答她。

「下個月咪番囉,你都等左我成年啦就。」她說。

「我好愛你好掛住你呀,你知唔知呀。」我笑著和她說。

「我都係咁好愛你好掛住你,羅煒程。」她回答我。

然後她的聲受到了信號不良而變得細聲,漸漸她的聲音開始變得有點奇怪。

「Cindy 約我地飲茶,煒程你去唔去呀。」一把女聲在我房門外大叫。

然後我迷糊的發現我不是在說電話,窗外的陽光慢慢的射在我的臉上,我慢慢的張開眼睛,原來剛才的又是做夢。已經第五千四百三十多次我夢到她了,那當然我不知道有沒有這麼多,但我都已經數不清她在我的夢裡出現了多少次了。

「Cindy 約我地飲茶呀呢家,煒程你去唔去呀?」我媽突然把我的房門打開然後叫道。

我就這樣被她嘈醒了,而且我習慣了每個週日都和父母去吃早餐,所以我就起床決定跟他們和Cindy 姨她們去酒樓食早點。

我遲了一會才到,父母一早就到了茶樓和Cindy姨全叔叔一起。

說了一回之後,Cindy 姨又問我找到了工作沒有,而我就只好坦白說還沒有找到。

「呢家搵工真係難,搵份正常一萬蚊既都咁難搵。」Cindy姨說。

「係呀,想搵番媒體係競爭大啲,學歷呢行又唔係最睇重。」我回答她。

「咁又係,不過學歷始於都係入場卷,愈高始於係好啲,所以,我幾大都要珈喬讀埋個Master。」Cindy姨又說。

說了一回,我的媽媽問起了珈喬在英國的情況,Cindy 姨並坦白的說她的情況,就好像珈喬平常和我說的一樣。

「同埋,個時我同事個仔係個邊讀左好幾年,有佢睇住珈喬都冇咩大問題既。」Cindy 姨補充道。
2019-03-03 10:58:50
同事個仔
2019-03-03 11:21:40
Boss出現了
2019-03-03 12:57:49
冇啦冇啦...
2019-03-04 01:46:05
Push
2019-03-04 09:22:13
加速
2019-03-04 09:38:47
六十六

我那一刻呆了一呆,然後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繼績聽她們聊天,因為我從來也沒有聽過這個男的事。

「佢又係倫敦Imperial 讀緊Finanace Master,番到黎搵錢應該唔少,珈喬settle down 個時都問左佢好多,幾乖仔。」Cindy 姨讚口不絕的說。

那一刻,我感到的是差距,不是在外表上的差異而是學歷和未來事業上。

長輩們又說了一輪之後。

「我都想珈喬去到識番個咁既男仔,有學歷有修養,你知佢架啦,成廿歲人都仲未拍拖。」Cindy 姨又說。

其實,Cindy 姨雖然是由少看到我長大的人,但她眼中我並不如珈喬這麼乖巧的人。小學時成績不好去她的家補習,不過我卻頑皮貪玩。到中學成績又不好,先考不上理科班,還要請教珈喬功課。到了大學,我又參加了舞蹈學會等給老一輩感覺有點壞的感覺,加上我讀的就只是媒體不是出色有光明前途出路的學科。所以,我一直也知道在她眼中我不是個很乖的男生。

那頓飯後,我在下午就問了珈喬這個男的事,她亦坦白的說了這個男在小時候就認識,但卻不是很熟,一年就只會跟父母見他和他的父母數次,到中三那個男的就到了英國讀書,都是來到這裡才再見面。

她說這只是件小事,所以就沒有提起過。

雖然她對我坦白了,雖然她甚麼都會跟我講,但我總是心裡有一點醋意。

說了幾句之後,她傳了那個男的照片給我看,就是很典型的「ABC」男生臉孔,白皙的皮膚然後又有一點像外國白人的五官,眼大鼻高臉小,從相看起來就像高瘦的男生。

「佢都幾靚仔其實。」珈喬說。

「有幾姐,鬼仔樣姐。」我有點醋意的說。

「咁又係呀,你知我鍾意鬼仔架啦。」她笑著說,故意要令我生氣。

「不過鬼仔唔鍾意你呢。」我又是一樣。

雖然和她的關係也沒有怎變,不過有一個想法就變了,就是我想再次去計劃出國,所以我密謀的進行,邊找工作邊考英文試。因為,Cindy 姨說過她希望珈喬要找一個也是同等高學歷的男生,所以我想成為那個她所接受的莊珈喬男朋友。
2019-03-04 12:31:44
2019-03-05 08:57:47
加速!!!!!
2019-03-05 10:15:13
2019-03-05 19:04:29
樓主又收蹤
2019-03-05 21:04:12
2019-03-06 07:09:14
睇到眼濕濕QQ 好有同感
2019-03-06 09:17:57
六十七

上天總是要玩弄我,我這次沒有甚麼努力用功去考竟然完全達標了,那就是說只要我再報讀大學,他們收錄我的話,我下學年就會出發到英國。

但我沒有跟珈喬說過,因為想連同大學取錄我的消息一併告訴她。

時間來到聖誕,我有想過去找她一起在歐洲旅遊,不過因為Cindy姨全叔叔在假期間會去探望她,和她討論過後,還是等待復活節後才去找她。

這年聖誕,我也是和那一班大學的死黨一起過,所有我們以前做過的都有繼續做,唯獨是欠了珈喬,正熱戀中的幾個也是在熱戀,就只有我和立嘉還是單身,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等待珈喬? 無論如何,我們也和以前一樣,我們之間的感情還可以好好的維繫著。

相信相比其他人,大學的友情卻不是太易可以維繫的,有好多以前的好友,過了大學之後就會成了陌路人。

很快又一年了,年初我獨自去了日本,好好的散心。

在沖繩海邊的一個下午,我寫了一封信給自己,好好的記錄自己有多想念珈喬,把這刻的心情像拍照一樣拍下來,要提起未來的自己曾經有多想念珈喬。

其實這是我第二次寫信給自己,第一次是和Renee分手後又令到珈喬生我氣的那次,那次是我第一次感覺到會失去她,所以我去了澳洲凱恩斯散心時,在凱恩斯的海濱大道沙灘旁邊的一間露天咖啡座寫的,在一望無際的大海旁邊,充滿著都是當時對她的思念和愛意。

其實去到現在,她已經走了半年了,我們雖然不像以往一樣,每天都有通電,不過,相信感情都算維繫到。

間中,那個男的都有出現在珈喬的社交平台,不過我只可以做的就是信任她,雖有一點不快,但總好過她瞞著我。

在三月,我收到了香港獨大電視台的入職通知,因為有朋友介紹,所以很容易就可以在裡面工作,雖然對我未來有好大幫助,但也代表著我復活節時,不能夠到歐洲和她旅遊。和她商量過後,她也覺得我應該去試一試,不要為了她放棄這個機會。

所以,最後我和那些藝人一樣,在人事部簽了合約,雖然不是當藝人,但對我來說是一個好好學習的機會。

日子一天又一天的過,很快又過了數個月,離珈喬回來的時間就只有幾個月的時間。

而我,一天又一天的工作去努力為我的未來事業打拼著,希望Cindy姨會把她的女兒放心的交給我,那當然,不止為愛情的,都是為了自己有個更好的未來而奮鬥著。
2019-03-06 09:19:27
巴打新睇我故? 好似冇見過你留言,多謝你支持,相信係度睇緊既巴絲都係有過暗戀既人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