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數820]PRODUCE48之曺柔理以外參加者後續及IONE討論區(351)izone mail邊隻股最抵長揸

1001 回覆
4 Like 2 Dislike
2019-01-22 14:31:00
Yes


btw
但是,其實當時能夠站上那個舞台是相當不容易的。兩名韓國練習生和我與咲良的意見產生了分歧。

我和咲良覺得,因為是Vocal&RAP組,所以得好好唱歌吧,但是其他兩名韓國練習生卻主張一定得加入些舞蹈部分。於是我們加入了舞蹈部分錶演給了導師們和舞蹈監督看了之後,果然得到了「你們選的不是Vocal&RAP組嗎」這樣的嚴厲批評。

而且在途中,我和(宮脇)咲良必須要回一趟日本。直到起飛前兩小時左右我們幾個成員還一直在討論著,最後從訓練中心出來的時候勉強趕上了飛機回日本。

不過在這段分開的時間裡我們都冷靜了下來,回到韓國之後又接著討論了一次,我說「不要加入太多舞蹈部分比較好」。然後她們(另外兩名韓國成員)接受了我們的意見。那次和韓國成員的交流真的很費勁啊。

那次分歧的主要原因,我覺得是我們在爭論著能不能想像出自己站上舞台之後的樣子。

因為表演時使用的是立麥,我和咲良雖然能夠對著麥克風一邊唱歌一邊跳舞,但我們倆好像不太能想像出那時候自己是一副什麼樣子,對此我們討論了好久。

金毛Joey


佢話其他兩名,仲有邊個

Doah
2019-01-22 14:31:33

btw
但是,其實當時能夠站上那個舞台是相當不容易的。兩名韓國練習生和我與咲良的意見產生了分歧。

我和咲良覺得,因為是Vocal&RAP組,所以得好好唱歌吧,但是其他兩名韓國練習生卻主張一定得加入些舞蹈部分。於是我們加入了舞蹈部分錶演給了導師們和舞蹈監督看了之後,果然得到了「你們選的不是Vocal&RAP組嗎」這樣的嚴厲批評。

而且在途中,我和(宮脇)咲良必須要回一趟日本。直到起飛前兩小時左右我們幾個成員還一直在討論著,最後從訓練中心出來的時候勉強趕上了飛機回日本。

不過在這段分開的時間裡我們都冷靜了下來,回到韓國之後又接著討論了一次,我說「不要加入太多舞蹈部分比較好」。然後她們(另外兩名韓國成員)接受了我們的意見。那次和韓國成員的交流真的很費勁啊。

那次分歧的主要原因,我覺得是我們在爭論著能不能想像出自己站上舞台之後的樣子。

因為表演時使用的是立麥,我和咲良雖然能夠對著麥克風一邊唱歌一邊跳舞,但我們倆好像不太能想像出那時候自己是一副什麼樣子,對此我們討論了好久。

金毛Joey


佢話其他兩名,仲有邊個

Doah

ceo
2019-01-22 14:31:53
Yes


btw
但是,其實當時能夠站上那個舞台是相當不容易的。兩名韓國練習生和我與咲良的意見產生了分歧。

我和咲良覺得,因為是Vocal&RAP組,所以得好好唱歌吧,但是其他兩名韓國練習生卻主張一定得加入些舞蹈部分。於是我們加入了舞蹈部分錶演給了導師們和舞蹈監督看了之後,果然得到了「你們選的不是Vocal&RAP組嗎」這樣的嚴厲批評。

而且在途中,我和(宮脇)咲良必須要回一趟日本。直到起飛前兩小時左右我們幾個成員還一直在討論著,最後從訓練中心出來的時候勉強趕上了飛機回日本。

不過在這段分開的時間裡我們都冷靜了下來,回到韓國之後又接著討論了一次,我說「不要加入太多舞蹈部分比較好」。然後她們(另外兩名韓國成員)接受了我們的意見。那次和韓國成員的交流真的很費勁啊。

那次分歧的主要原因,我覺得是我們在爭論著能不能想像出自己站上舞台之後的樣子。

因為表演時使用的是立麥,我和咲良雖然能夠對著麥克風一邊唱歌一邊跳舞,但我們倆好像不太能想像出那時候自己是一副什麼樣子,對此我們討論了好久。

金毛Joey


佢話其他兩名,仲有邊個

好似得鍍我有理9金毛
2019-01-22 14:32:39



2019-01-22 14:32:45
Yes


btw
但是,其實當時能夠站上那個舞台是相當不容易的。兩名韓國練習生和我與咲良的意見產生了分歧。

我和咲良覺得,因為是Vocal&RAP組,所以得好好唱歌吧,但是其他兩名韓國練習生卻主張一定得加入些舞蹈部分。於是我們加入了舞蹈部分錶演給了導師們和舞蹈監督看了之後,果然得到了「你們選的不是Vocal&RAP組嗎」這樣的嚴厲批評。

而且在途中,我和(宮脇)咲良必須要回一趟日本。直到起飛前兩小時左右我們幾個成員還一直在討論著,最後從訓練中心出來的時候勉強趕上了飛機回日本。

不過在這段分開的時間裡我們都冷靜了下來,回到韓國之後又接著討論了一次,我說「不要加入太多舞蹈部分比較好」。然後她們(另外兩名韓國成員)接受了我們的意見。那次和韓國成員的交流真的很費勁啊。

那次分歧的主要原因,我覺得是我們在爭論著能不能想像出自己站上舞台之後的樣子。

因為表演時使用的是立麥,我和咲良雖然能夠對著麥克風一邊唱歌一邊跳舞,但我們倆好像不太能想像出那時候自己是一副什麼樣子,對此我們討論了好久。

金毛Joey


佢話其他兩名,仲有邊個

仲有邊個
炸MNET果個
2019-01-22 14:33:56



2019-01-22 14:33:58



2019-01-22 14:34:30



who
2019-01-22 14:34:49


who

唔知
2019-01-22 14:34:54

btw
但是,其實當時能夠站上那個舞台是相當不容易的。兩名韓國練習生和我與咲良的意見產生了分歧。

我和咲良覺得,因為是Vocal&RAP組,所以得好好唱歌吧,但是其他兩名韓國練習生卻主張一定得加入些舞蹈部分。於是我們加入了舞蹈部分錶演給了導師們和舞蹈監督看了之後,果然得到了「你們選的不是Vocal&RAP組嗎」這樣的嚴厲批評。

而且在途中,我和(宮脇)咲良必須要回一趟日本。直到起飛前兩小時左右我們幾個成員還一直在討論著,最後從訓練中心出來的時候勉強趕上了飛機回日本。

不過在這段分開的時間裡我們都冷靜了下來,回到韓國之後又接著討論了一次,我說「不要加入太多舞蹈部分比較好」。然後她們(另外兩名韓國成員)接受了我們的意見。那次和韓國成員的交流真的很費勁啊。

那次分歧的主要原因,我覺得是我們在爭論著能不能想像出自己站上舞台之後的樣子。

因為表演時使用的是立麥,我和咲良雖然能夠對著麥克風一邊唱歌一邊跳舞,但我們倆好像不太能想像出那時候自己是一副什麼樣子,對此我們討論了好久。

金毛Joey


佢話其他兩名,仲有邊個

仲有邊個
炸MNET果個

講起就嬲
2019-01-22 14:36:01

who

唔知

fisherman lok d fd
2019-01-22 14:36:28



2019-01-22 14:37:08
who

唔知

fisherman lok d fd

2019-01-22 14:37:24



2019-01-22 14:37:54
唔知

fisherman lok d fd


就係呢個人黎既? 睇完都唔識
2019-01-22 14:38:02
who

唔知

fisherman lok d fd

who?
2019-01-22 14:38:59



2019-01-22 14:40:02



2019-01-22 14:40:49



2019-01-22 14:40:56



2019-01-22 14:41:19



2019-01-22 14:42:04
唔知

fisherman lok d fd

who?

2019-01-22 14:42:45



2019-01-22 14:42:58

呢張好正
2019-01-22 14:43:48
新post留名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