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筆|短篇|懸疑]《帆船盛載的是羊群》

76 回覆
11 Like 0 Dislike
2021-05-19 13:31:25
看了,等更新。
2021-05-19 16:10:03
多謝
我會keep住更新
2021-05-19 21:13:39
來自非洲的飛哥徒弟到此一遊!
2021-05-19 22:15:33
我係猴賽雷個friend,候賽因!
歡迎非洲朋友!
2021-05-20 00:05:53
樓主,我土雞也吃幾隻了,非洲的小伙伴們在等樓主更新,要好好學習中文。
2021-05-20 00:45:25
好的,為了飛哥,馬上更新
2021-05-20 00:54:44
更新第四章
------------------------------------------------------------------------------------------------
第四章:今天等我來

我開始適應在法羅群島的生活,最困難的是面對時差,其次是鄉村般的生活習慣。未知是否城市男孩習慣了大城市的生活,幹粗活後雙手雙足總是酸軟,顫抖不停。跟在飛機上因寒冷而顫抖不同的是,我感受了勞動帶來的痛。

記叔對我很是照料,閒時會拿起專業的照相機和攝影機拍攝。後來我才知道,他來法羅群島之前,是一名記者。可能是專業病引起吧,他很喜歡拿我來當肖像,拍東拍西,相片影片也有,都是些無聊的日常事。

日子久了,記叔深入地跟我談這個小區的「小區傳說」,在他來了不久的時候,小區的人都叫他不要住在這兒的酒店。傳聞酒店裡,住了一個古怪的女人。她總是身穿着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的衣着,化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妝。有人更指出,她正是失蹤多年的過氣色情片女星邱艷薇。也有一說,那輛電車上正是她的「不移動城堡」,她一直隱居於那裡。大概是移居小區的人都太悶了吧,又或是貪圖這裡寧靜,總之就只有傳聞,卻沒有人去證實,或是真的膽小。

「我知佢真係喺度。」記叔在我耳邊輕聲說道。

「你點知㗎?」

記叔聽到我這樣說表情顯得非常錯愕,他像是驚訝我怎麼會那麼輕易信任他。但他很快便回過神來,繼續一本正經地跟我談此事。

「我點知?我唔怕話埋畀你知,我嚟呢度嘅目的就係為咗搵佢。」

「哈哈,係咪好似以前美國西部啲賞金獵人咁?」

「唔係,一蚊都冇。佢又唔係外星人。」

「咁做咩山長水遠都要搵佢?」

「咁你呢?為咩嚟呢度嘅?」他似乎在逃避我的問題。

「我…我失戀。」

記叔似乎在打聽我來的動機,恐防他是卧底或是告密者,會揭發我之前的事,還是小心應對好了。

「你隻手流好多血啊!我帶你去醫院!」

「唔洗,好少…」

我想我還是不適合勞動,很快便昏了過來。
2021-05-20 01:24:47
lm
求加速更新
2021-05-20 01:53:16
多謝
我會盡快更新
2021-05-20 07:03:05
更新第五章
--------------------------------------------------------------------------------------------------
第五章:時光未許倒流

我跟袁漢娜走上半山的那一天,下着暴雨,雨水倒流。

袁漢娜總是那麼神經質;其實我也不是認識了她那麼久,但她確實跟我相識的一位中學同學很是相近似。她真的非常不羈,很會觀察事物,像今天下着那麼大雨,她就知道便利店一定沒有客人了,但我令她失望了,可能因為這個原因,寡言的她開始對我放下了戒心,我們之間的對話亦多了不少。

「你準備好未?」

「拎遮…拎遮…」

「喂,我身上冇錢啊!」

「洗鬼理佢咩!」

「有閉路㗎!」

「挑!最多咪唔撈!貪佢嗰幾廿蚊個鐘儲首期?」

她這樣豪邁,我膽大了不少。

「其實呢,落咁Q大雨你想我同你上去做乜啫?唔係落咁大雨做愛咁激吓話?係嘅咁我拎埋隻condom啦。」

我當下心跳加速得很快,我思疑她都是在講真話,差一點我就忘記了自己想做甚麼。

「行啦。嗱,趁我仲未反口。」

「咁…行啦!」

「頂,閂門先。」

就這樣,我們氣定神閒的走上山。在步行的途中,雨傘都快被針似的雨刺穿,我倆用力捉緊不讓它隨風飛走。沿途因大雨而甚麼都看不見,她的表情是怎樣都顧不了,我們都只顧走上去。

到了山頂,唯一的街燈都亮了,在雨中的光非常昏暗,但不難看到有一座豪華的別墅。

下着暴雨,也未知是別墅的主人倒霉,還是我倒霉。

擔起雨傘非常的吃力,袁漢娜隨手一拋便扔掉它,之後在便利店制服的袋口中掏了煙盒和打火機,用力地點煙,但雨太大了,火怎樣用力都點不着那煙捲。

「喂,咁Q大雨,上嚟做乜㗎!」

「散心囉!日日喺間鋪頭都咁悶!」

「好天唔得㗎咩!」

「我點知你邊日喺度啊!或者你之後死Q咗呢!」

「頂你啦!睇你個死人款,你死我都未死啦!唉!落返去啦我!」

「等等先!你拎你火機嚟!」

「做咩啊又!」

「睇嘢啦!」

我一手將打火機扔向那別墅,突然,巨聲一響,打火機爆炸,全屋燃起熊熊烈火。我倆目定口呆,驚慌得束手無策。

「走啦!仲望咩啊!」

「咪住先…間屋有冇人㗎…睇定啲先!」

我們竟然站着看了一段時間。我一生人都未曾見過那麼大火的場面,大雨跟大火混在一起,那一刻我竟然覺得很浪漫。至於別墅內有沒有人,我們也再沒有理會了,當刻的心情是難以形容的,本想着上山跟她走走,沒有遇算的大雨,沒有想過要放的大火,我們在這個世界這一刻出現在這一處,都是那麼隨意,沒有意義。

「你宜家覺得凍定熱啊?」

「頂你!咁大雨梗係凍啦…」
「咁走返落去囉。」

「暖多陣先。」

「有人見到就大鑊啦。」

「唔驚啦。最多,我拖住你一齊衝入去間屋度!」

「你好想死咩?」

「你唔想咩?仲要係死得轟轟烈烈嗰隻。」

「𠝹手就好轟烈?宜家就真係轟轟烈烈啦!火熱添啊!」

「咁衝囉?」

「痴線…」

最後我先走下山,她跟我說還想待多一會。其實我心裡很擔心的,畢竟大概在這世上,只有我知道她曾經自尋短見,儘管傷痕非常明顯,內心仍然是難測的。當天我下山之後發生過甚麼事都已經很模糊了,只記得我們都說了甚麼安樂死之類的狗屁閒話。

「你知唔知啊?呢個世界有安樂死,有不安死,仲有好想死唔係好想死有啲啲想死。我一直都想轟轟烈烈咁安樂死。我知道終有一日我會走去咁做,今日唔死咪聽日死囉。」

「我都會走,但唔想死住。你唔覺得呢個世界咁大仲有好多嘢未玩夠㗎咩。」

「我會玩埋最後一轉就去轟烈安樂死。」

「人死咗就返唔到轉頭㗎啦。」
2021-05-20 09:21:15
thx
繼續努力
2021-05-20 15:46:35
多謝
2021-05-20 20:06:54
更新第六章
--------------------------------------------------------------------------------------------------
第六章:如基因可以分解再裝嵌

那天勞動到人都昏了,閉了一整天眼,醒後還有夢的記憶,夢見了以前的生活。原來人在異鄉真的會多了思念的情懷,無論在夢中或是躺在床上或多或少都在回憶過去和展望未來。一些在我生命中短暫出現過的人都在夢中出現了。
我好像睡了很久,記叔和這個社區的鄰居也有來探望我,都是一些寒暄。醫生說我操勞過度,未慣幹粗活所至。手也許「傷殘」,雙腳還不至於走動不了。

來了這麼多月,我也未曾好好去過這裡的地方。這裡的醫院十分簡陋,燈光微醺,又綠又黃。我四處逛逛,看看有沒有甚麼人我未曾見過面的,畢竟人在遠方,既然說着同一語言,應該可以更加明白大家的故事。

逛着逛着,有一房間是比較特別的。那房間大門的周圍都佈滿了鮮花,各式各樣都有,五彩繽紛。門上掛了個招牌,都用法羅語還有丹麥語語寫成的,我猜是「閒人止步」之類的意思吧。

在好奇心的驅使,我慢慢地打開了門,房中的氣味搶先跟我打招呼,是茉莉花香味。花兒的味道令我想起袁漢娜,她喜歡花,身上都帶有花的芳香。

我看到房中有一個雙眼上戴着儀器的女人被綁住四肢躺在病床。橙黃色的燈光非常明亮,牆壁上都是色彩繽紛的鮮花,但奇怪的是,病床的配色單調得很,全白色的。但我又想,其實那麼鮮艷才怪吧,醫院不應該鮮艷的,這裡又不是酒店。

「係咪有人啊?」她柔弱的問。

我慢慢地走過她身旁,才發現她戴上了VR虛擬實境眼鏡。

「係啊…你咩事嚟呢度嘅?」

「搵我媽咪…你呢?」

「我…唔係啊,我係想問你咩事要入嚟醫院?」

「我…四肢都郁唔到…醫生唔畀我出去…」

我看到她的手腕,發現手腕上的疤痕與袁漢娜是一模一樣!才刻着「正常」二字於左右手腕。我立刻捉住她的手,告訴她這些年的經歷。

「Taylor…?你係Taylor!」

「吓?我冇英文名…你係邊個?」

「你唔記得咗我?我係James啊。」
「放火嗰個…?」

「喂!唔好咁大聲啦!仲有,我唔係故意嘅!」

「哈…我都搞成咁啦…做唔到啲咩嘅…」

「啊…你點解搞成咁㗎…你戴着呢舊嘢做乜?你…唔會係盲咗掛…?」

我忍着不哭,我不想讓她聽到我不開心,我們之間一定要保持一種陌生的感覺,好像大家都不會關心對方,很冷漠的那種。

「我盲咗又點會戴住佢…我只係…睇唔到個天…係呢,你喊過嚟?」

「冇…哈…我只係冇諗過會喺呢度以咁嘅方式見返你…你媽咪呢?」

「佢唔知我喺呢度,我諗住畀個驚喜佢。我咪講過我終有一日會去一個有得安樂花嘅地方嘅。其實我一早就plan好咗,我會搵返我嘅親生媽咪,之後就死。」

「你已經見到佢嗱?」

「見到…佢住喺呢度間酒店。2617號房。其實我有好多嘢都想知想問,包括佢點解會喺度隱世咗多年唔認返我。我見到佢嘅時候,我諗我已經知道個答案。所以我嚟咗呢度,我知道係時候啦。」

「但係你想問嘅嘢問哂啦咩?點解唔求埋個答案先死?仲有點解咁想死?你畀個答案我!如果唔係…我…我…」我內心已經心酸得要命了。

「咩都有答案做人就唔洗咁辛苦啦。你估讀書考數學卷咩?」

「我唔理。總之我約實你,我一定會返嚟再探你。」

「嗯。」她輕聲的道。

「出去記我閂返度門。仲有,門上面係希伯來文嚟。」

至於那些字句的意思是甚麼,我也沒有深究了,也未知她為何會知道我心裡的疑問。大概因為那場大火,我們已經心靈相通了。我知道她依然是那個袁漢娜。

臨走的時候,我看到床邊有自帶拉繩的大膠袋,以及載着像氦氣和氮氣般的惰性氣體的器皿。我估計是用來安樂死的器具,所以我偷偷的拿走,準備出院回家。還有牆上的花月,我也摘了一朵,常言道「路邊的野花不要採」,但在牆上,總可以吧。

我在幻想,她的VR虛擬實境眼鏡內的畫面是一個怎樣的天空呢?我想是有一片片軟綿綿的白雲的藍天吧。
2021-05-20 21:13:47
亂估,全部都係亂估:
1)袁漢娜的母親是邱艷薇
2)燒的別墅就是邱艷薇的半山豪宅
2021-05-20 21:28:44
好感動有巴打睇,多謝你
巴打好有心,會估吓個故事發展,再次感謝
2021-05-20 21:38:01
第三章演講廳那裏是另一個女角,但暫時沒有再提及過?
還是我上文下理看錯了?
2021-05-20 21:44:26
哈哈,其實嗰度只係過渡去半山嗰段同埋主角James嘅心理狀況
2021-05-21 00:33:43
值得多d人睇
2021-05-21 01:53:59
多謝支持
2021-05-21 01:55:25
更新第七章
------------------------------------------------------------------------------------------------
第七章:緣份的天空

在冰冷的法羅群島,於羊群裡睡着的時候,總會夢到自己過往的人和事。

大概回到中學的課室是最常發過的夢。當年全球瘟疫肆虐,每個人都戴上了口罩。作為新生,他們都未有認真的了解過我的面貌,當然,我也沒有故意要揭開大家的「神秘面紗」。大概同學之間彼此都依靠着一張細小的學生相去得知對方的面貌。但是照片嘛,可以修改,也可以隨時間的流逝而褪色,大概眾人對大家記憶都只留在幻想與虛假的回憶之中。

早會、排隊,之後上班房,在學校的每一步我都記得。在夢中,我又再次踏上那條樓梯。男生與女生形成一氣平行線,列隊上班房。我很喜歡《發條橙》這部電影,一伙子上班房的情境常令我想起它。我比較矮小,排得比較前,在我右側的女生,我常常夢見她。巧合的是,站在我身旁一起行上去的,就是我的鄰桌。

「早晨。」我先開口。

「早晨。」她後回應。

「你唔舒服?」

「咁你都睇得出?」

「憑對眼。眼神呃唔到人。」

「可能…因為坐你隔離掛…」

「但係都唔輪到我哋揀。」

「有…一日唔死…點都會有。」

隔着口罩也能看到她臉色蒼白。憑着幾句說話,她已經在我心中佔了一席位。她說話的語氣頗為輕佻,但很成熟。像我們般年紀,平常的女生大多都因為愛情而割脈,而她談論死亡竟會談論甚麼「存在主義」的。大概我們都不正常,所以很快便多了交談的機會。

「點叫你好?」

「漢娜。」

「叫我James。」

「有冇聽過咩係「存在先於本質」?」

「冇。」

「因為有人,先會有情。」

「咁有情,先會有愛,有愛,就自然有恨?」

「哈…你又幾醒喎。」

「咁你愛唔愛我?」

「愛…之後就係恨。」

「愛恨綿綿?講笑。」

「我一到十六歲就會去打工儲錢。」
「做乜咁快出嚟做嘢?」

「搵我親生媽咪。」

「要儲錢搵佢?」

「係。因為我連佢喺邊我都唔知。其實一直都有好多傳聞,但我又唔知邊個真邊個假。」

「咁你諗住點?」

「我逐個逐個地方去搵,我一定要知佢發生咩事。」

「你話有好多傳聞,咁你媽咪係…?」

「都唔係啲咩大人物…但一定係一個小女人。」

「你爸爸會唔會知佢喺邊?」

「佢拋低咗我哋好耐。」

夢醒後,我突然記起了一切,難怪我們在便利店都想不起對方。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愛還是恨她的父母,但我可以肯定,她不討厭我。
2021-05-21 03:55:05
故事吸引 幫推
2021-05-21 06:31:01
多謝支持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