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修工人被控管有攻擊性武器 官斥控方不能滿足任何檢控元素 表證不成立 當庭釋放 批准訟費申請

31 回覆
30 Like 1 Dislike
2020-11-30 13:31:54
https://t.me/youarenotalonehk_live/11690

#沙田裁判法院第七庭
#彭亮廷裁判官
#0930沙田 #審訊

👤凌(56)

控罪
(1)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

==============

休庭後,彭官就表面證供作裁決:本案表證不成立,被告毋須答辯,被判無罪。

裁決理由(撮要)

本案被告就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進行審訊。控方只傳召1名證人(即1名警員);控辯雙方透過承認事實,向法庭呈遞一系列證據。本案案情非常簡單(彭官覆述案情,此處略)。彭官考慮辯方陳詞後,同意辯方所說,理據如下:

📌理據一 被告不「攜有」涉案工具
根據證供,很難說被告仍然「管有」或「攜有」該批工具。(「攜有」字面上的定義,比控罪所用的字眼「管有」狹窄得多,但即使撇除這討論,用較闊的定義考慮,案中也無充分證據證明。)

證供顯示,被告放下工具後即時離開,2小時內,沒有任何人走近及查看花槽。如果有人查看,控方還能勉強稱被告和該人有關聯,可透過該人控制工具。然而,證明被告對工具有控制權的證據始終欠奉。

📌理據二 涉案工具不屬攻擊性武器
控方同意4件工具本身並非攻擊性武器,退讓合理。法律上,1個鎚及破爛的鐵線剪確實不能憑藉自身性質,成為攻擊性武器(即構成offensive persay),要滿足控罪元素,必須證明被告有意圖使用該批工具作傷人意圖。

然而,本案中無任何招認:連一些耳熟能詳的解釋,如「怕走在街上被襲擊、故用工具自衛」也欠缺。彭官質問:即使被告單單在某些問題上行使緘默權,又如何呢?法庭不能因為被告行使緘默權、或提供匪夷所思的答案,而作出對被告不利推論。

當工具本身不構成攻擊性武器,自無需考慮合理辯解問題。

📌總結
補充承認事實中提及,警方從被告手機找不到任何可疑訊息。彭官直言「實在摸不著頭腦」,「控方係靠咩證據起訴被告呢?唔通只憑案發時間係喺9月30日嘅晚上?」確實,被告的行為令人生疑:要丟棄工具,為何不好好在垃圾收集站丟棄?

然而,「可疑」和「證據」是兩回事,控方證據無法滿足控罪元素,未能確立表證。

==============

證物處理
證物P1-3充公,其餘留於法庭檔案。

訟費申請
辯方提出,被告人行為(即處理工具的手法)雖與有別於一般人,但控方檢控基礎仍薄弱。警方一聯絡被告人,被告已合作地前往警署,錄有詳盡警誡供詞、解釋所有可疑處。警方在有合理解釋、被告主動提供手機密碼及配合搜屋的情況下,仍決定起訴被告。如警方有檢視及接納所有證據,本案根本不需「走到今天這一步」。

事實上,本案尚在覆核階段時,另一裁判官已建議控方重新審視檢控的決定。在如此前提下,控方仍堅持檢控。控方非但不能滿足控罪元素其一,更是所有元素都無法滿足,浪費被告的時間及金錢。

控方(當然)反對訟費申請,指案發時間弔詭,被告行為遮掩有可疑。

彭官批准辯方訟費申請:被告行徑在事發當刻確實令人覺可疑,然在24小時內,警方已掌握所有資訊及證據。被告一沒隱瞞,二沒誤導控方,沒令控方認為掌握的證據比實際的強。被告已無任何嫌疑,警方卻堅持起訴,終致無法滿足兩項罪名關鍵元素。

故此,法庭裁定訟費申請得直,頒令辯方獲得訟費。


(直播員OS:主控 我聽咗咩🌚)
2020-11-30 13:34:06
2020-11-30 13:36:12
本案中無任何招認:連一些耳熟能詳的解釋,如「怕走在街上被襲擊、故用工具自衛」也欠缺

咩都唔好講真係最好
鳩UP D理由只會愈講愈衰
2020-11-30 13:37:49
2020-11-30 13:39:14
警方在有合理解釋、被告主動提供手機密碼及配合搜屋的情況下,仍決定起訴被告。如警方有檢視及接納所有證據,本案根本不需「走到今天這一步」。
2020-11-30 13:39:22
//然而,本案中無任何招認:連一些耳熟能詳的解釋,如「怕走在街上被襲擊、故用工具自衛」也欠缺。彭官質問:即使被告單單在某些問題上行使緘默權,又如何呢?法庭不能因為被告行使緘默權、或提供匪夷所思的答案,而作出對被告不利推論。 //

點解啲狗咁鍾意玩good cop bad cop?
因為好多case都係只要你乜都唔講 佢地就完全無料咬得你入 總之無論如何都係「我無嘢講」
2020-11-30 13:39:44
2020-11-30 13:39:49
2020-11-30 13:40:48
我無野講
2020-11-30 13:48:06
2020-11-30 13:48:58
1條24吋鐵管連刀片=破爛的鐵線剪?
2020-11-30 13:52:00
2020-11-30 13:54:12
證明我無野講真係好重要
2020-11-30 13:54:20
又浪費納稅人金錢
2020-11-30 13:55:59
2020-11-30 13:56:04
遇到彭亮廷都冇事
2020-11-30 13:57:57
係,乜都唔好講
北角果單話武術表演我覺得實會捉蟲
2020-11-30 13:58:02
le 個狗官都表證不成立
2020-11-30 13:59:58
叫蘇文隆
鄭紀航
鄭念慈

去審
2020-11-30 15:01:30
2020-11-30 15:11:09
同日另一單都係
2020-11-30 15:23:06
所以講左好多次,唔好講野,唔好留野,文字圖片影片都唔好留
2020-11-30 15:42:55
被告獲判無罪後坦言,案件擾攘至今一年,其間須定時向警署報到,現時終可鬆一口氣。至於無辜被控,他稱:「冇話無唔無奈,我就無所謂呀,係啲後生仔麻煩啲。」

被告原本被控於去年9月30日在沙田翠田街足球場的公眾地方,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攜有攻擊性武器,即一把鎚仔及三支金屬管。控方今早只傳召了一名證人。警員5703蔣定邦(譯音)供稱,當晚看見一名男子將鐵通及鎚仔等物從輕型貨車上搬到足球場花槽中。而較早前車上另一名男子亦曾下車視察,及後兩人駕車離開。

警員在場觀察兩小時,無人接觸過涉案物品,翌日憑車牌拘捕登記車主、即本案被告。被告立即向警方解釋,當時因貪方便而棄置裝修廢物,並出示建造業工人證件,又容許警方在無搜查令的情況下搜屋及搜車,更自願交出手提電話供警方檢查,當中並無發現任何涉及示威的相片或影片。

辯方大狀陳凱智陳詞指,被告棄置工具後立即離開,控方無法證明他當時仍控制或管有涉案工具。而且涉案工具本身並非攻擊性武器,控方無證據證明被告欲使用工具作傷人意圖。再者,被告是一名裝修工,丟棄工具實屬正常不過。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1130/YFE2RXSUOZCBXO454BRXNCFQ2Q/
2020-11-30 15:43:33
控方回應時承認,鎚仔及鐵通本身並非攻擊性武器。彭官聞言即質疑謂:「咁你憑乜嘢吿人?」控方指案發時社會發生不同的示威事件,希望法庭憑此作推論。惟彭官反駁,若要法庭推論有傷人意圖,亦須有證據基礎,「都要有個門檻」。

彭官休庭片刻後,裁定案件表明證供不成立,直指控方無法證明被告「管有」的這項控罪元素,並裁定物件本身並非攻擊性武器。根據承認案情,被告電話內根本沒有任何關於示威的資訊、相片或影片,彭官直言:「摸不著頭腦,控方憑甚麼起訴?」縱使被告棄置工具的方式非常可疑,但彭官強調,可疑與證據是兩碼子的事,單單可疑不可作為舉證證據。

辯方隨即提出訟費申請,指被告被捕後即時與警方合作,不但交出手提電話,更容許警方無手令的情況下搜屋和搜車。而且,負責排期的裁判官在被告答辯前,已要求控方重新審視證據,但控方仍堅持檢控。

彭官同意,被告行為雖有可疑,但被捕後已詳盡交代事件,沒有隱瞞或誤導警方,揚言被告「喺嗰一刻,已冇嫌疑」,但警方卻堅持落控起訴。基於公義及公平,批准辯方的訟費申請。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