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愛情】《失真》

166 回覆
20 Like 1 Dislike
2020-08-03 13:57:57


故事簡介:

「不能說話嗎?那就用鏡頭代替吧!」苡萱的母親曾這麼對她說,然後便不知何故離開了她的生命。

上天奪去了沈苡萱的聲音,卻給了她拍照的天賦。她聯同好友雨臻開創了「孤影」攝影網站,吸引粉絲無數。

可是,城中陸續有人無故昏倒,證據指向孤影一批絕美的照片,私家偵探夏航開始接近她們,不料卻牽出了終生憾事,更要賠上性命⋯⋯

「完美的世界有甚麼不好?」

「當你一直聚焦在完美,那世界便早已失了真。」



Penana連結:https://www.penana.com/story/65629

----------我係分隔線----------
講完個故仔講乜,就到介紹畫師~
今次透過朋友介紹,搵到翁仔大大幫手畫呢個故仔嘅封面!
真心覺得好靚
至於點解個封面係咁呢?就等大家去發掘喇~~
幫畫師落個廣告先!!
https://www.instagram.com/yungyungjai/

----------我都係分隔線----------
**本作逢星期一至五更新**
如果大家中意呢個故仔,希望留個名留個正皮支持下,小妹無言感激
科勞埋FB、IG就更好!(呢個人好貪心
Facebook:www.facebook.com/K.E.Writings
Instagram:www.instagram.com/k.e.writings
如果中意一次過追哂成個故嘅,可以睇下小妹嘅前作《忘.咖啡店》,已經連載完同出咗版架喇~
https://www.penana.com/story/36318/%E5%BF%98-%E5%92%96%E5%95%A1%E5%BA%97-%E5%AF%A6%E9%AB%94%E6%9B%B8%E5%B7%B2%E5%87%BA%E7%89%88
廢話到此為止,正文登場~希望大家會中意呢個故仔
2020-08-03 14:02:11
楔子 剎那與永遠

「沈于濤,我們還是……分手吧。」

怎麼會這樣?

蔓依明明一直都是支持他的,在得知他入選這個為期一年的國外攝影交流團、可以跟着舉世知名的攝影大師學習時,還興奮不已地摟住他又叫又跳。

那時蔓依的事業才剛起步,窮得有一餐沒一餐的,還是拚死拚活地兼職掙錢,變賣了一點家當,換來他出國的那張機票、一台新相機與其他所需的物品。

「在外國時,就讓它代替我陪你看風景吧!再把美景都拍下來,我便能和你重温了!」他永遠記得她說這句話時的不捨。

那一夜,他們毫無保留地將自己交給了對方,被蔓依吻過的地方到現在還依稀能感覺到那兩片唇瓣的柔軟甜美。

為甚麼此刻卻……

「為甚麼?」沈于濤強壓住絞痛的心問道。

「你這樣下去,終究是沒有前途的。」蔓依幽幽地道。

于濤知道此刻她必然是眉頭緊皺,正欲與往常一般伸手為女友撫平,卻忘了對方正在話筒後千里以外的地方,聲音裏帶着一絲他不明白的絕望:「你有好好打算過我們的將來嗎?」

「我的未來,你一直都在的,你一直都知道的。只要我的作品受人賞識,便能揚眉吐氣,不用再當雜誌社的小攝影師。我可以隨自己的心意拍攝作品,到時就能帶你到我們定情的小山坡,建一間木造的小房子,再生幾個寶寶,你每天帶着我們的兒女滿山遊玩,我或出外拍攝,或拿着相機和吃的喝的,跟在你們的身後……」

以往只要描繪着二人構思了千百回的美滿未來,他們便會甜蜜地相視而笑。每次沈于濤都會覺得那樣的笑容,很美,很美。

但現在,卻只餘一陣嚴霜,再化為滿臉鹽霜。

蔓依哭了起來,哭得梨花帶雨,卻又執拗地不發出任何聲音。

十一年的感情,不是說割捨就能割捨掉的。

他熱情橫溢的時代,她年輕貌美的年華,很大部分的人生,都給了對方。

因為他對拍攝的熱情,因為他鏡頭中出現的,她所未曾見過的絢麗風景,她曾多麼用力地愛過他。

愛神之箭插入心臟時有多深,拔出來時便有多痛。

但她知道,為了他好,她要放開他;為了她好,她要離開他。

「你一定會成為最厲害的攝影師,只是,抱歉我不能陪你等下去了……」

「我很快就回來了,你就那麼不願意等下去嗎?」

「對不起。」

「我不要這樣就結束了,我不接受這樣的終點。等我回來,好嗎?」

「趕不及了……忘了我吧,在那邊跟大師好好學習,別枉費了這個難得的機會!」蔓依不等他回答便掛上了電話,又將話筒擱起,讓他不能再撥回來。

淚珠一滴滴滾落在她微隆的肚子上,她伸手欲將之抹走,卻徒留一片片濡濕的痕跡。
2020-08-03 14:04:34
把最後一塊零件嵌好,將底片放進去,聽着相機拉捲底片的聲音,沈于濤終於笑了。

咔嚓!咔嚓!咔嚓!

他隨手拍下小公寓附近的風景,又火急火燎地奔回宿舍沖晒照片。

望着製成品,他嘴角彎起了滿意的弧度,然後小心翼翼地將相片放進相簿中。
自從那通電話後,這半年來,除了預定的交流日程,他就是在埋首改裝這部相機。

他相信,只要用上這部相機,定能拍下最美的照片。

這部相機,就是他與她的完美結合。

「明天,我就會離開這裏。」他在宿舍中甜甜笑着:「蔓依,我很快就會回來了!」

⋯⋯⋯⋯

「你、你……已經結婚了?」現實襲來時比快門還要迅捷,「咔嚓」一聲剪斷了所有思緒。

「沒錯,請你別再找我了,我已經是有夫之婦。」從話筒傳過來的聲音有點沙沙的。

「不、不可能的……我不信,我不信!」

「對不起。」半年過去,蔓依仍然只能這麼說。

「……我明白了。」沈于濤想故作冷靜地回話,顫抖的嘴唇卻出賣了他:「我可以提出最後一個要求嗎?你為我做一件事之後,我保證絕不再糾纏於你。」

「你說吧。」出於愛與愧疚,蔓依無法拒絕。

「你能當我一天的模特兒嗎?」

「好。」

蔓依放下話筒,泣不成聲。

「哇!」彷彿感應到母親的情緒,另一聲娃啼同時響起。

蔓依抱起兒子,與他同哭。凝望着兒子與生父酷似的小臉龐,更是遏止不住淚水。

「老婆,怎麼了?」一名男子自屋裏走出。

「沒、沒事。」蔓依抹乾眼淚,若無其事地說:「明天我有點事要外出,可能要晚點才回來。」

「好的,到時我燒好飯等你回來。」男子温柔地回道,再從後給妻子一個擁抱:「你先去洗把臉吧?自從誕下治兒,你的情緒好像就很容易波動。」

蔓依點點頭,把嬰兒交給丈夫,起身往洗手間走去。

男子重重地把男孩放回床上,臉上刻着毫不掩飾的恨惡。

雖然摯愛的女人答應嫁給他,婚後也對他千依百順,但一想到這小子是那傢伙的種……

不知道是因為男人的力度太大,抑或是被母親的眼淚浸濕了襁褓而感到不適,男嬰扭動着哭了起來。

這個男嬰卻不知道,沾在他身上的淚水,將會是他母親給他留下的最後一樣東西……

⋯⋯⋯⋯

和煦的陽光灑滿郊外的小山坡,伴着清風拂到正在攻頂的一對男女身上,偶爾一兩下反射的閃光,源自女生無名指上的戒指。

陽光輕柔得過分,清風輕柔得過分,小草也輕柔得過分,唯獨這偶爾閃過的光芒,刺眼得過分。

到了山頂,沈于濤接過蔓依肩上的小背包,扭開水瓶的蓋子,自然就遞了給她。
蔓依不自覺地接過,一如過往的十一年,那因多年相處而形成的默契早已刻進反射神經之中。

熾熱的陽光,開始在她的眼角烘出水珠來。

這個小山坡,給了他們太多的共同回憶,一草一花,即使閉上雙眸,都能在心裏描繪出來。

在這兒,他們交換過太多甜言蜜語、太多山盟海誓,連同花香,一同儲存在彼此的腦海中。

蔓依回過神來,發現于濤已經架好相機了。

有些東西不一樣了。
2020-08-03 14:05:48
那部相機,是蔓依在他出國前,二人一起挑的。

說不出來是甚麼,但肯定有些東西不一樣了。

她走上前查看,柔荑撫上了機身便即縮回。

好燙!

機身散發着一股詭異的熱度,彷彿除了電池以外,還有別的東西成為它的能源。

「我把相機作了一點點改裝,讓它拍出來的照片更美,你看!」

沈于濤給她展示了一本相簿,裏面是各式各樣的風景照。

「在外國時,就讓它代替我陪你看風景吧!再把美景都拍下來,我便能和你重温了!」沈于濤從後在蔓依耳邊重複着這句她曾說過的話。

確實,相簿中的照片明顯比他去深造前的水準提高了很多,景物猶如專業的模特兒一樣,擺出最完美的姿態,但卻滲着一絲絲難以言喻的不真實感。

蔓依把相簿合上,手上的戒指映入眼簾,提示着她的身分。

「我已經陪你來這兒了,我不能太晚回去。開始吧!」

「那……開始之前……」沈于濤戰戰兢兢地探問:「能先把戒指摘下來嗎?它反射的光線,會影響我的構圖。」

說謊,他只是不想在照片中看到它罷了。

「我、我保證,絕對不會把它弄丟!」

「好。」蔓依爽快地一口答應,褪下手上的指環,放回包裏。

她回到鏡頭之前,開始擺起姿勢,一如十一年來那般。

他是攝影師,她是模特兒。

他是她的攝影師,她是他的模特兒。

專屬的,曾經。

凝望着這個她最愛的男人,她的身體完全不用經過思考,自動就向着最美妙的姿勢擺過去。

姿勢既不用想,腦袋就不受控地播放着在這片草坪上的往事:她第一次和他合作完成一個廣告拍攝工作、他略帶靦腆地邀她共晉晚餐、他再次帶她來這兒時的羞澀告白、他倆在一起後的約會……

自從看到他為自己拍攝的那輯照片後,她就知道沈于濤是個天生屬於拍攝的人。
本來名不經傳的她,在他的相機下慢慢變成了風情萬種、使萬千男人拜倒石榴裙下的性感尤物。

這樣的他,卻總是鬱鬱不得志。

她知道他的內心一直都在介意,所以當機會來臨時,即使知道二人要分開一段不短的時間,她還是忍痛送他出國。

可笑的是,就在他出國不久,她懷孕了。

反正都是最後一次見面了……

毫不遮掩的愛戀眼神,讓鏡頭後的于濤一時之間竟是痴了。

好想把她永遠留下……

這個笑容,這盈盈的眼波,這曼妙的身姿,今天過後,這些東西竟然就統統屬於另一個男人了。

這樣的她,只能留在底片之上,太可惜了。

日光變得越趨炙熱,相機更是變得滾燙萬分。

蔓依,留下來吧,求你了。

不知是否聽到了他內心最懇切的呼喚,她的眼神,變得前所未有的嫵媚,直勾進他的心底。

咔嚓!

嘶……

底片捲了過去,沈于濤眼前的鏡頭視窗裏有了一剎漆黑。

然後,鏡頭前,甚麼也不剩。

那枚戒指,不知在從何時滾了出來,直往山崖之下墜落。

陽光之下,閃耀着無辜的光芒。
2020-08-03 14:16:34
補返張示意圖先,利申我唔識影相加P圖新手,呢張係用iPhone影既,不喜請插輕手少少
2020-08-03 16:12:47
LM
2020-08-03 16:14:30
終於來喇~
2020-08-03 16:43:20
2020-08-03 20:49:03
感謝楓成巴
2020-08-03 20:49:23
期待已久?
2020-08-03 20:49:45
多謝蕉熊大
2020-08-04 08:35:41
第一章 無聲與喧鬧

「下一站是XXX……」伴隨着巴士的廣播聲,巴士緩緩停在了站旁。

車門打開,兩個身穿滾着白邊、海藍色水手校服的女學生來了進來,坐到了苡萱和雨臻的對面。

雨臻用手肘頂了頂好友,示意她看過去:「好美的校服啊……要是我唸中學時遇上它,恐怕我會愛死上學吧!」

苡萱點頭如搗蒜:「對啊,這個藍色真的好漂亮!」

「離我們較近的女生,很肯定是校花級別的!」

烏黑及腰的長直馬尾,齊瀏海下是一雙秀氣的眉毛,濃密纖長的睫毛隨着水靈大眼的眨動而款款起伏,高挺的鼻子和紅潤的雙唇……深邃的五官輪廓,毫無保留地展現着她的氣質與美貌。

旁邊的女孩則平凡得多,除了生得比較高挑之外,可以說是毫不起眼。

「果然女神大多都會選些比較平凡的人當朋友,這對後者來說,追隨在風雲人物旁邊,自己的身價看似就會有所提高呢!」雨臻好像有點感慨。

那兩個女孩渾然不知自己成了別人的話題,一直逕自聊着天。

「女神」突然向友人展示着手機,聲音輕柔如風:「我近來發現了一個很美的攝影網站,常常發佈一些本市的風景影片,你要不要看一下?」

「追隨者」接過一看,也發出由衷的讚歎:「真的挺不錯的耶!不過這些照片都是後製過的吧?瞧着不那麼真實似的。」

「不、不對!我覺得站主沒有修圖喇……」「女神」像是不敢反駁,卻又不甘地說着:「這些影片的魅力不止於此哦,除了圖像之外,還有一把很悅耳的嗓子作聲音導航,內容也很有意思,配樂又極有格調,讓你聽聽看!」

「女神」掏出耳機,將其中一邊遞給好友。

雨臻好奇心起,不着痕跡地偷瞄她們的手機,下一刻差點沒尖叫起來。

因為,螢幕上顯示的網站,正是她和苡萱經營着的那個!

苡萱知道後,更是羞赧地微笑着,有點不好意思,但又不由得和雨臻一起集中耳力,想聽聽別人對自己的評價。

「『拍攝當下也許孤獨,但照片終會向世界訴說它的故事』……嗎?」「追隨者」看畢一段影片後,指着網站上頭的橫幅標語說:「後製那麼誇張的照片,還算是鏡頭下真實的故事嗎?」

「你、你不要像那些『黑粉』一樣喇……這個網站已經受過不少攻擊了,明明是那麼棒的照片……」「女神」伸出葱指滑動至留言區:「無數自稱攝影達人的網民,都曾揚言要還原出未經後製的原圖,卻是無功而還,甚至紛紛加入追隨者行列呢!站主的鏡頭好像天生就自帶後製一般,超級厲害的,你相信我吧!」

「只不過是站主拍攝技術高超,或是那些所謂的攝影達人功力太淺罷了,說不定還是付錢給別人留言呢!我才不相信這些照片沒經過後製,不過無論如何……也確實弄得很美。」

聽到這裏的雨臻不禁瞇起了雙眼,曾幾何時,她也有過同樣的想法。在她們的影片被攻擊之初,她斟詞酌句地問過苡萱這個問題,她還很記得苡萱一臉疑惑地眨巴着那雙渾圓的貓兒眼:「我只不過是負責按下快門,把鏡頭中的世界拍下來而已啊……」

簡直神了,雨臻那時想着,這傢伙的攝影技術真不是蓋的,簡直就像身處另一世界。

一個……自帶後製的世界。
2020-08-04 08:57:04
推!
2020-08-04 13:50:11
感謝東南大大靚推
2020-08-05 13:52:56
甩P破處送卑你
2020-08-05 16:56:38
雨臻搖搖頭,晃去不切實際的胡思亂想。

這怎麼可能嘛?

要是真有這個世界,那些後製派還用混嗎?

後來苡萱的照片一路安然無恙地扛下了所有攻擊,她也就因為已經習慣而忘掉了這個疑問,直到此刻方再被撩起。

究竟是怎麼樣的魔法,才能如此了無痕跡地呈現這般似虛還實的畫面?真的……只是技術使然嗎?

「如果整個世界都能一如站主鏡頭下的世界,那該有多好啊……」「女神」露出一臉夢幻的表情。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才奇怪吧……」

「才不會呢!看過站主的照片後,你不覺得這個世界的景色……有點乏味嗎?」

「哪會——啊,到站了,快下車喇!」

兩個女生站起來,匆匆離開車廂。

就在「女神」走動的瞬間,苡萱的貓兒眼瞳孔微縮,對焦定格於這個畫面。

從窗外射進來投放在她身上的每一道光痕、柔順馬尾移動的每一格軌跡、她偶然回頭時雙眸幻變的色彩……

一切於霎眼之間形成,那個往日只在鏡頭下出現的世界,突然在苡萱的眼中鋪展開來。

她有點茫然地環顧四周,卻顯然沒有人看到她眼中的風景。

苡萱揉了揉眼睛,景象刷新時,剛才的畫面經已遠去。

一股惡寒自後背升起。

絕不能拍攝人像……

絕對,不可以……

心底裏,有一把聲音這麼說着。

苡萱這時還不知道,她再一次見到「女神」時,兩人都已經在另一個世界了……

「你怎麼了?」得不到對方的回應,雨臻只好在苡萱眼前揚着手。

「嗯?」

「下星期要發佈的影片你剪好了嗎?姐要錄音了!」

「今晚一定剪好!(ง๑ •̀_•́)ง」苡萱這才回過神來,硬是把剛才的畫面逐出腦海。

「你這丫頭每次不到最後一刻都不把影片弄好給我,真是的,你再這樣的話,我就不給你買好吃的,哼!」

「嗚呀,不要喇……(╥﹏╥)」苡萱噘起小嘴,雙手合十,淚眼汪汪地看着好友雨臻。

「媽媽……」坐在二人斜對面的小女孩饒有興致地看了她們良久,終於忍不住拉了拉旁邊婦人的衣襬,粉嘟嘟的小臉上滿是好奇:「那兩個姐姐輪流在小本子上寫着些甚麼?是甚麼好玩的嗎?媽媽,我也要買一本!」

婦人從手提電話的螢幕中不耐煩地抬頭,望着那兩個一直一言不發地在本子上進行着對話的女生,眼中閃過一絲憐憫,伸掌按下小女孩的手:「乖女兒,別看了,她們都不能說話,很可憐的!不要用異樣的目光看她們,很沒禮貌的!」

「喔……」小女孩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只是乖乖地把目光調往其他地方。

婦人隨口答完,雙眸又繼續盯緊屏幕。

自家女兒小小的好奇心,又怎及得上劇集中緊湊的情節發展?

苡萱聽到婦人的說話,縮了縮身子,頭壓得低低的,卻瞥見雨臻緊握的拳頭。

「算了。」苡萱拿起筆,在本子上寫下這兩個字,遞給對方。

只見雨臻自鼻子低哼一聲,一手蓋上了本子,氣鼓鼓地瞅着那對母女。

苡萱知道以她的脾氣,大概到下車前都不會再跟自己說話了,只好先把筆記本收起來,專心看着報站的螢幕,以免過了站。
2020-08-05 16:57:38
我⋯⋯使唔使負咩責任架
2020-08-05 17:04:08
hmmmmmmmmmmmmmm

你講完我先發現講錯野
2020-08-05 19:21:44
顏文字
2020-08-05 19:22:56
唔緊要,我唔會負責任
2020-08-05 22:01:38
是咪好懷舊冇計啦,文字上冇得打公仔唯有用顏文字
2020-08-06 11:28:13
巴士快到站前,雨臻霍地站了起來,站到兩邊座位間的走廊去。苡萱怯生生地跟在後頭,像隻做錯事的小貓。

雨臻上一刻還是朝向車門,下一刻卻冷不防地微微躬身,開口跟那小女孩說:「小妹妹,凡事都不能只靠一眼的觀察就下定論啊,老是躲在螢幕後,憑小小的鏡頭便自以為掌握真相,很容易會傷害其他人的哦,知道嗎?」

小女孩睜着圓滾的大眼,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小辮子晃啊晃的,煞是可愛。

苡萱扯扯好友的衣袖,指了指已然開啟的車門,雨臻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

「你剛才沒看到那個媽媽的表情,實在是太可惜了!」回到了二人租住的小窩,雨臻忙掏出筆記本開始寫道。

苡萱露出有點不好意思的笑容,貓兒眼中閃過一絲悲傷:「我本來就是啞巴,那位婦人沒有說錯啊……只是連累你也被誤會了……」

「連你都自覺低人一等,那怎麼成呢?」雨臻義憤填膺:「只不過是不能說話罷了,你和那些身體健全的人有啥分別?那些人甚麼時候才知道,當他們說不要用奇異的目光看別人的時候,自己已經在用奇異的目光來看了?」

「算了吧,別人愛怎麼想就隨他唄!╮(╯∀╰)╭」苡萱抬頭微笑,像要顯示自己毫不在乎似的:「喔!這本簿也快用完了,我去拿一本新的。」

「沒事就好。」雨臻揉了揉苡萱如貓毛般纖細順滑的黑色短髮,温柔地說着。

苡萱帶上房門,笑容便垮了下來。

她有時很恨,卻不知道應該恨誰,或是恨些甚麼。

恨天嗎?怨地嗎?恨人嗎?怨社會嗎?

不,到頭來,她只能惱這個軟弱無能的自己。

都不能說話那麼多年了,還這麼在意別人的目光,真夠遜的。

「不能說話嗎?那就用鏡頭代替你說話吧!」

連對她這麼說的媽媽,也已經不知去了哪兒。

只有那部看上去有點老舊的相機,陪她走過了這二十個年頭。她振作起來,拿起擱在桌上的相機。

這部菲林相機的年紀應該比爸爸還要大,卻被保養得極為良好,只是右下角有一處小小的凹陷,那是討厭攝影的爸爸砸的。

說也奇怪,按理說一砸就幾乎要報銷的相機,卻不可思議地只是添了一道小傷痕。

就像是有些甚麼力量在保護這台相機似的。

也許,是注定苡萱要成為攝影師的命運?

這莫可名狀的命運,還捉弄了討厭攝影的爸爸,讓他愛上了身為旅遊家的媽媽。

房間的一面牆,被苡萱用印上了世界地圖的水松板覆蓋住,上面釘滿了媽媽自各地帶回來的明信片。

不過媽媽是個粗心鬼,每次的行程都排得滿滿,總是在回程的飛機上才記得要寫明信片,結果都是由接機的爸爸替妻子把祝福與問候塞到她的信箱裏。

說起來,差不多整整二十年沒有見過母親的臉了,有時連她自己也懷疑,媽媽是不是討厭有殘疾的自己。

不過,每次苡萱讀着媽媽非常工整的字體,在那秀麗的一字一句之間,苡萱感受着母親對她的愛。
2020-08-07 10:39:43
雨臻老是問她為甚麼不用手提電話上的短訊功能:「你看你看,這個軟件上的貼圖都超、可、愛、的,還非常實用呢,又不用每天帶着紙筆外出,不好嗎?」

苡萱笑着搖頭,執拗地又拿出了本子:「我還是覺得手寫的文字比較有温度。」

寫下這句話後,她又隨手畫了一隻可愛的貓咪圖案,又補上了一句:「你看?我們這樣不也能有自己專屬的貼圖嗎?還每個都獨一無二的呢!(ノ>ω<)ノ」

「可是我的字好醜,你不是常常指着我的字問我在寫些甚麼嗎……別笑!真是的!」雨臻氣鼓鼓地瞪住無聲笑着的好友:「而且我的畫功又是火柴人級別的,和你的字放在一起,感覺好差哦……」

「也不是啊……」苡萱寫畢便小跑着進房,抱了幾本筆記簿出來,其中好幾本的邊緣已開始泛黃:「你看!把它們拼在一起看的話,你的字已經進步很多了耶!」

兩人就在點評彼此的字跡進步史中,又回憶了一次彼此的青春。

⋯⋯⋯⋯

苡萱抱着膝,微腫的貓兒眼掃過書架,那裏有一行放滿了整列不同樣式的筆記本,都是她最珍而重之的回憶。

粉紅色的卡通玩具熊筆記本中,發黃發脆的膠帶黏着幾張滿載稚嫩筆觸的紙。

「我叫陸雨臻,你呢?」開學的第一天,剛轉學過來的小雨臻趁着小息的時候,和鄰座的小苡萱說話。

小苡萱木無表情,完全不作回應。

每次有新同學和她說話,她都會以這樣的方式,拒人於千里之外。

寧願被當作孤僻的人,她也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是啞巴。

前面長得精緻,髮型也綁得像小公主的同學拉了拉雨臻:「我們到那邊玩吧,她是那樣的,一直都一副不屑與我們說話的樣子!」

對啊,她跟她們不一樣,她們都不會明白的,她們都不會喜歡自己的——

「我叫陸雨臻,你呢?」小雨臻卻不放棄,反而提高聲量,惹得在外面經過的老師都走過來察看。

「對不起。」小雨臻低頭道歉,小手指着苡萱:「我只是想和她說話罷了……」

老師沉默不語良久,蹲下來拍了拍她的頭,連說幾聲「好孩子」就走開了,那個小公主似的女同學也去找別的同學玩耍了。

雨臻看了老師幾眼,又看了正專心在紙上畫畫的苡萱數下,突然「咚咚咚咚」地走過去,一把搶過後者的畫紙,手起筆落,歪歪斜斜地寫下自己的名字:「我叫陸雨臻,你呢?」

小苡萱似是呆了,好半晌後才又接過她手上的紙,一筆一劃地寫下:「我是沈苡萱。」

「我很喜歡你,可以和你做朋友嗎?」

苡萱眼中流露過些甚麼,然後她搖搖頭,又動筆了:「我不能說話,會悶壞你的,你去找其他人玩吧!」

雨臻驚呼了一聲,對於這個反應,苡萱毫不意外。

所有人,不管是那些老師、叔叔、姨姨、同學……每當得知她是啞巴,都會無一例外地露出同樣的表情,掰一兩句安慰的話,然後最終都會因失去興趣而離去。

那是憐憫,而她討厭被憐憫。

因為只要憐憫一個人,雙方就不是在同一平台上開展關係。

——————我係分隔線——————

今個星期最後一更喇,中意嘅留個言/留個正皮支持下啦


我地下星期見啦,想召喚我嘅話可以用留言
2020-08-10 11:34:22
她以為雨臻也會像所有人一樣在得知事實後踏上那級無形的階梯,可是——

雨臻坐了下來,拿起筆來「刷刷刷」地書寫着,然後再把畫紙遞給她。

苡萱的眼眶濕潤起來。

「你不能說話沒關係啊,在紙上,我們也能交朋友。」

苡萱凝視着泛黃的紙上那個畫得醜醜的笑臉,終於破涕為笑。

她擦了擦眼淚,將筆記與不快都收好。

打開相機袋,苡萱動作俐落地掏出了菲林,放進掃瞄機的底片支架裏,一氣呵成地把它們儲存在電腦中。

這已經不知是她拍的第幾卷菲林了,卻還是有一股難以壓抑的期待。

每次外出拍攝,她都只會帶一卷菲林,拍完了就結束取材。

正因為這種有限的感覺,她覺得自己的感官才能在鏡頭的世界中無限延伸。

因為有限,所以她很專注,甚至到了忘我的境界。

她不會說話,所以她喜歡安靜的地方。

而每當她進入鏡頭中的世界,也許是由於這份專注,所有嘈雜的聲音都會消失,只剩下最原始的山林之聲。

拍攝的當下是孤獨的,而她恰巧很享受這份孤獨。

源於大自然的天籟,與按下快門的「咔嚓」聲,成了她鏡頭之中,僅存的聲音。
這也是為甚麼雨臻後來拒絕陪她外出拍照的原因。

「每次鏡頭成了你的眼睛,你的耳朵就容不下我了,」她還記得雨臻和她外出拍照數次之後的抱怨:「你的人在我面前,可是,你好像又消失在真實世界一樣……就說昨晚吧,我整夜都沒跟你說上一句話!」

「那……我下次自己去取景吧?你別跟我去了……」苡萱有點害怕地寫道,她不想做任何會令雨臻不快的事。

「這樣不好吧……你又不懂得說話,有甚麼事的話怎去呼救?」

「我可以的!你不是常常說我不要把自己看扁嗎?(☄◣ω◢)☄」

「那……有事的話一定要跟我說喔?」

「嗯!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忽略你的,只是……我真的太集中了!」

「傻瓜,我才沒有怪你呢!正因為你這樣專注,才能拍出那麼美麗的照片吧?」

「也沒你說的那般好喇……(つд⊂)」苡萱加了一個害羞的表情。

「我有一個好提議!」雨臻雙眸閃閃發亮:「你的照片拍得那麼美,不能只有我看到!這樣吧,你把底片掃瞄進電腦中製成短片,放到網上去讓大家看吧?」

面對着一臉興致勃勃的好友,尤其是數天以後她真的把底片掃瞄器買回來的時候,苡萱哪敢寫個「不」字?

「可是……只有照片的感覺有點無聊耶……而且只是一些沉悶的風景照,又不是專業的作品,不會有人想看的喇……」抬頭瞥見好友像盯着獵物般望着自己,苡萱瞬間知道自己絕對逃不掉了。

「你忘了我最大的興趣和嗜好了嗎?」

天生有一副好嗓子的雨臻,不論是說話還是唱歌,都能為人的耳朵帶來一場饗宴。

如果真有奪去了她聲音的魔鬼,那雨臻一定是上帝派來補償她耳朵的天使。

於是一切就熱火朝天地展開了。
2020-08-10 11:55:52
天生有一副好嗓子

成日第一反應把聲好聽通常個樣係豬扒黎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