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鈴守夜錄》願君聞鈴響,悠然思憶揚。(2)

122 回覆
17 Like 2 Dislike
2020-07-11 22:32:10
「不是說約好了七點見面嗎?你站在那邊幹嘛?」一把熟悉的女聲在何夢身後傳來。

何夢驚慌地回頭看,那個半透明的黑影正坐在他右後方的座位。

那是一個少女,戴著牛仔布料造的鴨舌帽,穿著厚身的牛仔夾克,裏面穿著一條黑色連身裙。奇怪的是,她半透明的身軀雖然散發著黑氣,她身上穿的衣服卻明顯出自這個世界,完好實在的呈現在何夢眼前。

「曹……樂童?」何夢詫異得結結巴巴的說道。

「嗯?你在說甚麼呢?我就是你找的嫣雨啊。」
這是怎麼的一回事?另一個世界的曹樂童竟就是網上化名「嫣雨」的女生?

「不是你約我的嗎?頭像裏的男生跟你長得一模一樣啊。」嫣雨搖動著她手上的手機,熒幕上確是顯示著她與鄒靈靈的對話。

「妳……到底為甚麼……」

「哦?我還以為你已經知道了我就是另一個曹樂童的事,才會約我出來,沒想到原來你還是甚麼都不清楚呢。」

「我……」

「你說對不對呢?何、夢、同、學。」嫣雨狡詐的微笑,仿似威脅般的語氣讀出他的名字,暗示她早就已經摸清了這個世界的曹樂童和何夢的底細。

何夢嚇得猛然回頭,正張開口想要提醒遠方坐著的曹樂童。

「你敢叫的話,我馬上就把男人們叫過來!」嫣雨兇惡的怒喊,旁邊的人類卻完全聽不見,嚇得何夢驚慌的閉上咀。

「好多男人還在找著我的身影,要是他們認錯這個世界的曹樂童,你說會發生甚麼事呢?」嫣雨威脅何夢說道。

何夢無以反擊,只得凝視著嫣雨的臉,一動不動的站著。

「你跟我到這邊坐下來。」嫣雨用食指指著前方的對座,命令何夢坐下。何夢不敢反抗,只好乖乖服從。

「真是隻聽話的小狗呢。」嫣雨在茶桌上托著頭笑瞇瞇的說道。

「妳想怎樣……」

「何夢你果然甚麼都不知道吧?我和曹樂童的事也好、男人們離奇死亡的事也好……」

「那又怎……」

「還有你媽媽的事也好。」嫣雨說中了何夢的痛處,使他馬上乖乖的靜下來。

「告訴你也無妨,反正有天我們還是要正式結緣的。」

「結緣?」

「啊……是呢,你應該不知道你和曹樂童的緣分有多深。」

「這到底是甚麼意思!一個二個的說著這種奇怪的話,為甚麼都不好好解釋清楚!」何夢急躁起來,怒拍桌子喊道,旁邊的人馬上以奇怪的目光看過來。
2020-07-11 22:32:38
「何夢啊,雖然人們看得見我的身影,因為我在這邊待日子夠長,身上穿著的全是來自這個世界,你這樣大吵大鬧,吃虧的可是你吧?還有你心愛的曹樂童啊……」

「夠了!我跟她只是朋友,半點關係都沒有。」這次何夢壓低了聲線說道。

「哈,你信命嗎?」嫣雨突然豪爽的大笑一下,上半身猛然挨向椅背。

「我不想跟妳談這些有的沒的。」

「如果你的命,是注定跟那邊的曹樂童連在一起,那該怎麼辦?」

何夢終於聽到了他最害怕的答案。

「命這種事的確存在的。當然,命並不是固定的發展,多少都會因為人類自身的思想和行為而變動,但大體上的方向基本上是注定了的。例如是,一個山區兒童的確可以靠他後天的努力過上好一點的日子,但他可以輕鬆擺脫貧窮的生活嗎?甚至是一躍擠進全國最富有的一成人口裏嗎?不可能吧。」

「妳別把話題扯到老遠去……」

「我信命,但我不認命。這就是你想知道的答案,也就是我來這個世界的原因。」

何夢想起了曹樂童提過的「取代自己」一說,恍然大悟般的看著嫣雨。

「我在那邊的世界裏,爸爸因為跟秘書好上了,把我和媽媽都拋棄。爸爸是個靠做生意起家的富商,自然頭腦也不簡單,在幾個管家、律師和傳媒的協助之下,把是非黑白都顛倒,在庭上冤枉我媽媽很多事情。說來話長,總之,我和我媽媽最後一塊錢都得不到,過著落魄的生活。」

「所以你妒忌曹樂童嗎?」

「我剛才說過的命,你還記得吧。我後來路過廟街時,有個相士跟我說,在另一個世界我的爸爸和那個狐狸精沒有半點緣分,而另一個世界的我和媽媽還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你說的對,我是很妒忌那個女生。」

「就算是這樣,把她殺掉也於事無補的,妳也會跟著死掉。還有,妳在這邊害死那些男人,又有甚麼用呢?」

「嗯?看來你又不是完全不知就裏的呢。如果我說,這個世上有以命抵命的禁術,你相信嗎?」

「甚麼意思?」

「殺死足夠數量的人類,用他們的命來換成自己想要的命、想要的軀體。」

「可是根據萬千世界的平衡,妳不是也會跟著一起死去嗎?」

「一個人作的孽,如果由一個人來承受,當然會馬上死去。但十個人透過禁術把這個孽攤分的話,就算折壽了,也不會立即死去吧?老實說啊,貧窮地活到七、八十歲,倒不如把壽命扣除一點,快快樂樂地活到四、五十歲。」

何夢聽著,雖然不是太明白,卻意識到這不是一個人的詭計,而是集團陰謀。

「妳說的禁術……還有相士……難不成指緋紅嗎?」

「哎喲,沒想到你連這一點都知道呢。」

「那我媽媽呢?我媽媽是被別個世界的媽媽殺死嗎?還有,你們到底要害死多少人才會達到這個詭計?」

嫣雨笑瞇瞇的看著何夢,一言不發。

「妳又為甚麼要告訴我這些事情?妳不怕我會把事情抖出去嗎?」

「何夢啊,分清楚莊閒吧。你就算把事情說出去又有甚麼用呢?誰會信你這種鬼話?你在同學眼中,一如既往的只是個精神病人。而且你能奈我甚麼何?你能做到甚麼呢?」

何夢很憤怒,卻被反駁得無言以對。

「你很緊張曹樂童吧?老實說,殺生這種事我也不是太習慣,雖然嚴格來說,那些男人自尋短見與我無關,因此我也省下不少原要折的壽。但去到我差不多換成人體、得到她的命運時,便要殺死這個世界的她,才能完美取代她的身份。要是你肯跟我合作的話,說不定我能替她求個情,看看有沒有辦法讓她跟我互換身份,好讓她免於一死。」

「妳到底想我怎樣?」

咖啡店裏的人輕鬆寫意的閒聊喝茶,只有何夢緊張得額角滴汗。嫣雨看見,微微的奸笑一下,她隔著茶桌哄近何夢的臉前,剛好蓋著下顎的啡色短髮向前搖動了一下。


「那你就從今以後乖乖的當我的狗,聽我的話吧。」
2020-07-11 22:33:21


【十八﹑結緣(上)】

「何夢?」

曹樂童的聲音從何夢的身後傳來,嫣雨馬上從口袋裏拿出一個口罩來戴上,又急忙把鴨舌帽拉下,擋住自己的雙眼。

何夢背脊冒汗,戰戰兢兢的扭過頭來,慌張地望向曹樂童。嫣雨見狀,便偷偷的在桌下用力一踢何夢的小腿,讓他機靈一點免得露餡。

「真的是你,這麼巧呢!你知道我喜歡來這家咖啡店嗎?」

曹樂童興奮的小步跑來,才察覺到他前方坐住個女人。

「啊……這位是誰?」曹樂童看到何夢單獨的跟女生喝茶,臉色馬上變差,本來還掛著笑容,神色竟頓時變得冷酷可怕。
「這位是我……我在書法班認識的好朋友,剛剛我們上完課,便來這邊呆坐一下。真是巧呢……」

何夢在腦海隨意的編個謊話,好不容易結結巴巴的說了出來,左手卻緊張得顫抖起來,他便只得用力的握緊拳頭。

「是這樣嗎?妳好,我是曹樂童。」

平常一臉天真可愛的曹樂童,感覺突然變得有點猙獰可怕。縱使她勉強自己苦笑著打招呼,氣氛卻變得尷尬又沉重。

曹樂童微微的彎腰,目不轉睛的盯住眼前的女人,想要看清楚她的臉。嫣雨害怕她看出端倪來,便更低下頭來,然後裝作不適的咳了兩聲。

「曹樂童,妳呢?妳在這邊幹嘛?」

「沒甚麼啊,我跟朋友來這邊溫習而已。沒想到何夢你也會有女性朋友呢!平常你總是孤身隻影的。」

看到何夢旁邊坐著女人後,曹樂童的每句說話都彷彿帶刺。何夢對眼前人頓時感到陌生,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

「樂童,妳怎麼跑到這邊來?剛剛點的朱古力蛋糕送上了。」

曹樂童兩位朋友走了過來,看見她坐在何夢的身邊,想起有關何夢是不祥人和思覺失調的傳聞,便有點害怕的退後兩步,不好意思的向他揮揮手。

「哦,知道了。那何夢你跟朋友玩得開心一點,我們明天在學校再見吧。」

曹樂童一言一語表面尋常,然而卻往嫣雨的方向瞪了一眼。

這個時候,嫣雨便趁機拉住何夢的手,二人匆忙的離開了咖啡店。

甫出門,何夢一方面對沒有露餡感到鬆一口氣,卻同時對店裏那個陌生的曹樂童感到不安和驚訝。

「咦……」曹樂童的朋友小聲的疑惑道。

「怎麼了?何夢有女性朋友讓妳很意外嗎?」曹樂童像是吞了火藥一樣,儘管她強忍著怒火,旁人聽見都感到她生氣。

「妳們不覺得……剛才那個女生感覺有點像曹樂童嗎?」

朋友凝視著門外直率地說道,另一個朋友便馬上識趣地搖她的手臂,讓她看一下曹樂童的眼色,不要再說下去。

「哪裏像了?我跟她一點都不像好嗎?妳有看清她的臉嗎?不是全都蓋住嗎?那妳說她哪有像我了?」平日溫柔單純的小兔子,突然間變得像隻兇殘的獵豹。

「啊……我不是這個意思……」朋友才發現自己說錯話。

「不……我沒事……對不起……」曹樂童深呼吸了一下,發現自己把氣發洩在朋友身上了。

「那麼……我們先回去吃蛋糕,妳等下想過來的時候再來吧。」朋友們急步離開,讓曹樂童獨個兒靜靜。

曹樂童平靜下來,才發現自己的右手一直狠狠的握著拳,鬆開手掌,手心早已留下了四道深刻的指印。她才驚覺這是她有生以來最生氣、最慌張的一次。
2020-07-11 22:33:38
嫣雨拉著何夢的手走在大街上。剛才下的一場大雨早已緩和,微微的小雨點還滴滴答答打在二人的臉上。

嫣雨沒作聲,只是一個勁兒的走著,何夢的眼鏡早已被撇來的水珠擋住,看不清眼前的去路。

「去哪兒呢?」何夢小聲的問道。

不知道是否路上的車聲人聲過於喧鬧,嫣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繼續扯住他向前走。

「難不成……妳在哭嗎?」

嫣雨聽見這句話,才猛然的停下腳步。二人的鞋子急煞在泥巴的水凼中,把褲腳都濺污了。

「哈……哈哈哈哈哈!」嫣雨鬆開了手,卻沒回頭,只是瘋狂的大笑著。

「何夢啊何夢,你又有多了解我呢?你就不過跟我說過話而已,憑甚麼裝出一副很了解我的模樣?」

嫣雨微微的抬頭,凝視著漆黑一片的夜空。
「你有聽見她剛才說甚麼嗎?她說,那是她最愛去的咖啡店。真是諷刺……真是嘔心……」

「咖啡店?怎麼了?」何夢摸不著頭腦的問道。

「世間的事就是那麼諷刺。明明是我最討厭的人,她的喜好竟然跟我如此相似。從家裏出發,從半山駛下來,經過三個大街口、兩個迴旋處,在街角的地鋪就是這間閃閃發亮的咖啡店。經理還記得我不喜歡太苦的咖啡,每次都會主動替我先添兩匙糖。」
何夢依舊一頭霧水的聽著。

「剛才站著的那兩個女人,短髮的叫琪琪,束馬尾的是阿靜。我們從幼稚園……不,是自出生以來就是世交的好朋友。她們很了解我,我喜歡甚麼、討厭甚麼,她們比我本人還要瞭如指掌。」

聽到這裏,何夢才有點意會她的意思,悲傷地皺起眉頭。

「但是,我最珍惜的一切……就不過是如此平凡的一切,全部都在那個男人變心的一天毀滅了!」

嫣雨拉下口罩,回過頭來,何夢才發現她的雙眼早已哭得通紅,然而她的眼神卻帶萬分倔強和不甘。

「在你眼中一定以為我是個貪圖榮華富貴的女子吧?住在半山的大宅裏,出入都有司機接送。別人暑假去的是鄰近小國,我去的卻是歐美大國。不……我才不管這一切!我要的,就不過是那時候我本來擁有的日常!」

何夢沒作聲,只是很難過地看著她。

「你知道嗎?那家咖啡店一杯咖啡都至少四十元,要是加點一份撐不飽肚子的三文治,便已經超過一百元了。所謂世交的朋友,在我淪落的時候,卻通通離我而去。我恨!我恨那個坐在咖啡店的女人!她憑甚麼安然無恙的坐在這裏享受?憑甚麼要受苦的是我?」
「就算是這樣,妳也不能因此怪她……」

「為甚麼不行?我怪天、怪地,還怪這個世界,更何況只是一個曹樂童?可笑的是,我更恨的是我自己!我早已不叫這個名字了。姓氏跟母親換了,名字我也自己主動要求改了。那兩個女人喚她名字的一剎那,我內心竟然如此澎湃湧動,竟然本能地想要作出反應。我恨我連自己的名字都守不住!」

「我明白……」

「你才不懂!」

「我真的明白!」何夢用力的喊道。
2020-07-11 22:34:00
「因為,我跟妳是一樣的。母親無辜地被緋紅殺了。我想要的,不過是一家三口的日常。我不但失去了最珍愛的母親,還從此被標籤是不祥人。爸爸更一蹶不振,寧願流落街頭不去工作,都要找到失蹤的母親。我比誰都明白失去應有之物的那種痛。」

「有人想過我嗎?誰都沒有吧。儘管如此,我還不是堅強的活下來了?總有一天能捱過去的,我每天就是這樣,一邊吞下一顆顆的藥丸,一邊自我安慰的說道,從不怪別人。」

「這是因為你笨!你以為你對這個世界善良,就會有誰回報你嗎?所謂幸福,說到底就是要靠自己爭取,你心裏的仁義道德,是不能換來別人同情憐憫。就算你不當我的狗,我也一樣會取代那個曹樂童,奪回我該有的命運,我仍然會……」

「妳說的對,我不會當妳的狗。」何夢打斷了嫣雨的話,「因為這樣子的話,妳就太可憐了,妳身邊就真的連一個明白妳的人都沒有。如果妳願意的話,我可以當妳的朋友,但不會是當妳的狗。」
「你在說甚麼傻話呢?我可是來殺人、殺更多更多的人、殺死那個曹樂童的!」

「就算妳把他們都殺光了、妳換到了人類的軀體,妳覺得這一切還可以重來嗎?最重要的是,妳的心早已經變了!」

「甚麼?」嫣然略帶驚訝的問道。

「妳能忘記那個世界的一切嗎?妳能對那個拋棄妳的爸爸不帶恨意嗎?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在這個世界跟他一起生活嗎?能像沒翻過臉一樣跟琪琪和阿靜一起溫習嗎?能再像從前一樣,無憂無慮地享受咖啡店裏的蛋糕和三文治嗎?」

嫣雨一時無言以對,愕然的跟何夢對視。她的腦海裏,只有一幕幕讓人心痛的往事在重播,伴隨著耳邊滴滴答答的雨聲。
「行不通的,因為我和妳都已經回不去了。但是我們還有未來,我還有想要守護的人,還有我一直尋覓的真相。所以……我希望妳能助我一把,不要再跟緋紅做傻事了。我想要成為理解妳的朋友!」

嫣雨的眼神晃動,她的內心被何夢的一席話動搖了。

「櫻花樹那裏……」

嫣雨正要說些甚麼的時候,何夢的身後突然傳來一下出鞘的聲音。
2020-07-11 22:35:55
未完待續

多謝你睇到呢度
有興趣嘅話,請Follow我Instagram:siujeguk
https://www.instagram.com/siujeguk/
2020-07-11 23:46:14
有文正皮
嫣雨咁快拜拜
得個網名咋陰公

我鐘意最新呢篇,睇到毛管棟
曹樂童同嫣雨兩個角色寫得好得意,明明係同一個人,際遇好唔同,性格好似好唔同,但一有唔順心嘅事又見到真係同一個人
2020-07-12 01:14:25
留個名
2020-07-12 02:54:56
2020-07-12 02:55:06
奈巴
2020-07-12 14:11:31
終於都有文 好感動
2020-07-12 21:25:15
你做咩不推文
2020-07-12 22:50:26
慣左禁不推文
2020-07-13 00:49:37
2020-07-13 01:36:45
2020-07-13 20:15:09
抖左咁多個月仲唔出快啲
2020-07-14 00:11:55
2020-07-14 07:20:00
2020-07-14 09:12:45
有少少死亡筆記既feel
2020-07-14 12:32:02
個故好正
2020-07-14 12:32:57
2020-07-14 13:52:01
超靚
2020-07-14 21:38:09
2020-07-15 06:51:17
2020-07-15 12:38:30
終於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