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復活節假,收到兄弟個Whatsapp

1001 回覆
1530 Like 25 Dislike
2017-04-18 09:19:01
本來復活節假想自己一個人休息下,但就係星期五,即係所謂既耶穌受難節既黃昏,我收到個咁樣既Whatsapp:

Barnes 喂今次真係十萬火急。幫我湊番Vien 同個女返屋企先得唔得。

Barnes 我要趕一趕上去廣州單Deal 有 D 野要 Settle。

Barnes 喂真係幫埋我呢次哩。

我 好啦。但你次次都話最後一次呢?

Barnes 真係架。食粥食飯都係靠呢次,你幫幫手啦。我同左Vien 講架啦。

我 地址呢?

Barnes 你等等先。唉我成日都叫你安番個微訊架啦,你又唔肯安。

我 微你老母咩。佢地依家係邊先?

Barnes 無係一大班果 D 小朋友生日會,我本來想去接佢地既,不過...

好快我就要趕住渣車出門口,無再理 Barnes D Bullshit 野。個Party 五點完,佢五點半先Send Message 黎,仲唔係玩野?

識著呢 D 兄弟,真係確係有今生,無來世。
2017-04-18 09:25:44
我同 Barnes 係大學同學。我地都係GBus 出身,畢業之後我就去左外資行做,都唔算話撈得好掂。但Barnes佢就不停地轉工,百足咁多爪,搞搞下食正條水,黐埋D 大陸水到,幫人承包搞上市。

愈賺愈多,屋就愈搬愈大,但人亦都愈黎愈忙。

邊個話香港搵唔到錢唶。只不過係繼續貧者愈貧,富者愈富既遊戲規則。你痴到埋去有錢人,唔理乾淨水定污水,總知都係食左先一百幾十球有咩困難?

Vien 係佢老婆,亦都係我地同系既同學。當時靚絕全系,有「即使稱之為系花亦有過之而無不及」既強大稱號。12年結婚,Barnes抱得美人歸,13年生左一個女,叫做樂兒。人如其名,成日咭咭笑,好可愛。

應該係有佢阿媽既優良基因掛。
2017-04-18 09:32:26
我臨急臨忙,再次睇一睇個地址確認,費事行錯路。原來依家搞個生日派對都要去尖沙咀既五星級酒店Book 個Function Room 架?唔乸係呀?

香港人真係痴左線呀。不過我又何嘗唔係,一個 Message 就已經去幫人做義務保姆,大佬難得有個長假期呀。

因為已經遲緊到,我唯有側側膊又開快 D ,又衝下黃燈咁啦。好彩一路都無事。今日黃昏既天氣亦都幾好,無之前個幾禮拜咁濕。

百忙之中我亦都 Send 左一個 Message 俾 Vien:在途中,快到。

Vien 俾左一個 Thumb up 手勢,並且補左句 Thx。

其實我每次見到Barnes 咁我都會燥燥地底。不過唔緊要啦,咪當日行一善囉。

始終兄弟一場叫到,都唔應該托手爭既。我咁樣同自己講。
2017-04-18 09:48:07
去到酒店既Function Room 果邊,果然只係得番Vien 同埋佢個女係度等。

其實佢個女已經係度扭緊計,不過Vien 就不斷係咁哄撮住佢,只不過照場面睇黎亦不太成功。

「Vien,Sorry,等左好耐?」然後我就同樂兒Say Hello 玩揮手。「同哥哥玩跳舞舞先。」樂兒又即刻哈哈哈咁笑,即刻係度崩崩跳。

Vien 微笑,搖搖頭:「唔係等左好耐。真係唔好意思,又要麻煩你。」

「痴線講呢D。Barnes 過去幫左我咁多,我還幾世都還唔清。依家做下司機接你地返屋企,有幾咁閒。口唔口乾?去唔去Cafe 飲杯野先?」

Vien 諗左一諗,就話:「都係唔駛啦,我地想快 D 返屋企休息下。」

我哦哦左一聲,隨口問多一句:「Barnes 有無話佢幾時返?」

「佢無呀。」講完呢句,聲音就好似石沉大海一般。

我見佢無低左一低頭,無再講其他野,我即刻打圓場話:

「唔緊要,我遲 D 可以再搵到佢既。跟我上車先。樂兒我地返屋企囉~~」

樂兒好乖咁好似小公主一樣俾我拖住,然後Vien 就跟係我既後面。

VIen 無見一排,都係咁上下。薄施脂粉之下,依然會靚得過中環好多OL。不過佢自從生左之後,都無做野好一排,身形難免無辦法回覆到舊時出黎行既顛峰狀態,輕微發福,但都仍然可以接受既。其實唔好太瘦咪仲好。

今日既佢,不過都係黑色上衣同埋貼身牛仔褲,已經算係相當平實。頭髮深栗子色,都係隨意紮成一股梳係後面。好有一種無添加既感覺。

樣雖然仍然Keep 得好好,不過睇得出佢呢一刻都似乎唔係太高興。咁梗係啦。老公假期又唔知去左邊,俾著我都愁既。

於是我都係決定唔多講太多,靜靜地做好司機既職責就算。
2017-04-18 09:49:18
做野先。有人回覆同讚好先繼續再寫。

2017-04-18 09:51:09
朋友妻
評已正
2017-04-18 09:54:58
朋友妻
評已正

第一個讀者,感激。
2017-04-18 09:57:56
支持
2017-04-18 10:00:10
朋友妻執多劑
皮已正!
2017-04-18 10:04:25
留名
2017-04-18 10:10:00
Lm 加甜
2017-04-18 10:11:34
竟然係甜, 正
2017-04-18 10:29:38
加速
2017-04-18 14:13:24
推下先
2017-04-18 14:58:51
Lm
2017-04-18 18:03:44
樂兒再係車上面玩左一陣,就開始瞌著左。

架車開始無咩聲音。只係揀唔中會聽到窗外有車呼嘯而過既聲,或者係交通燈口過馬路果種滴滴聲。

我發覺如果完全唔講野,個氣氛似乎真係凝滯左少少,差唔多要間唔中望下個倒後鏡,先意識到Vien 佢真係仲存在係架車既呢個空間入面。咁樣真係好似又Odd 左少少。我乾咳一聲,率先打破沉默。

「……湊樂兒係咪都仲係好辛苦?仲係無做野嘛?」
2017-04-18 18:03:55
「依家好少少啦。不過都係百厭囉。」

「咁細路仔百厭下都係好事黎既。代表健康呀嘛。」

「哦,都係既。」

「咁,最近多唔多去旅行?」其實要夾硬無話題搵話題講,都幾係野。
2017-04-18 18:04:06
「無呀。呢輪都係香港。」咁樣一句起兩句止法,都好難頂架喎。

「哦,咁呀……Barnes 仲係好忙?」

「係呀……佢,佢成日都係好似依家咁,突然之間又要走左去做野,一兩日咁。」

我好努力咁嘗試去幫Barnes 講好說話。「咁搵到錢呀嘛,依家唔搵多D 仲等幾時?佢呢輪真係認真叻仔呀,賺到咁多。」
2017-04-18 18:04:16
「哦,都係既。」Vien 講到最尾,永遠都係呢句。

車過車,路接路,又去到一個紅燈位停低。見到 D 行人來回咁樣係度過馬路,好似好熙來攘往咁,幾熱鬧。

我輕輕咁問左Vien 一句:「唔開心?」

「哦,唔係……只係有 D 攰。」
2017-04-18 18:04:31
其實女人話有 D 攰,往往都可以有好多意思。當然,我作為一個司機,實在唔想去揣測呢度既攰,究竟係咩野意思。

於是我都係繼續公式套路,話:「咁呀係。成日要陪小朋友一齊都好辛苦架。依家三十幾四十歲人,點都唔可以再扮後生啦。你估仲係我地果陣岩岩入 U 果時咩。」

「入U?咁耐既野,你仲記得咩?」Vien 既聲線,略為提高左少少。

「下,咩唔記得呀。」轉綠燈,我又開始重新開車。「果陣我同 Barnes 仲同一間宿添呀。我地有咩野未試過呀,下。大把你果陣未見過既野,我一早已經見過晒!」
2017-04-18 18:04:45
Vien 終於係呢個時候,輕輕咁樣笑左一下。係囉,其實笑下咪幾好。呢種級數既臉蛋,唔笑下就真係徙晒囉。

「咁我知道你同Barnes 一直都老友鬼鬼既。」

「咁都唔係只係得佢既。仲有你呢。靚絕成個Business Administration,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痴線,咪亂咁講。」
2017-04-18 18:05:12
「痴線,你明知我講既野全部無亂講。」我完全係理直氣壯。

Vien 一邊輕輕咁拍住樂兒既背脊,一邊話:「我意思係,呢 D 咁既陳年舊事,都無謂再提起啦。仲要係 D 細路面前講,唔驚醜事點寫咩。」

「咩醜呀,依家話你靚呀。」

「舊時幾靚,依家都變黃面婆啦你睇。師奶咁既樣。」

「邊有 D 咁既事。果陣都係我同Barnes 講架,我話──」
2017-04-18 18:05:50
「你話?」從倒後鏡上,見到Vien 蹙起一條秀眉。

但係我無再講落去。因為我覺得再講落去件事,盞大家都會好老尷。

「無,我唔記得左我同Barnes 當時講左乜其實。」我講果陣,語調變得十分生硬。

「車。」Vien 啐左我一下。當然,我唔知佢Sense 唔 Sense 到其實我講既根本唔係事實。

車廂入面,又返番去果種異樣既死寂。

其實當時Barnes 有一晚問我果個問題,我到依家都仲記得好清楚。
2017-04-18 18:11:26
2017-04-18 18:22:17
竟然係甜, 正

邊度見到先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