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神畀我出一次Pool,點知畀埋個偶像男朋友我》

1001 回覆
146 Like 11 Dislike
2020-08-19 00:55:43
push
2020-08-19 00:55:55
push
2020-08-19 04:01:13
有文未牙樓豬
2020-08-19 08:52:43
真係棄故?
2020-08-19 12:51:12
2020-08-19 14:28:06
到了下午,我陪同Richard和姐姐來到機場送陳浩賢機,好像是由於昨晚天氣惡劣導致他無法上機。

染回藍髮的陳浩賢上機前支開他們,靠近我問:「你點啊?」

「咩點啊?」

「之後有差唔多半年唔見,你無感覺?」他用奇怪的語氣問。

「可以有咩感覺?」我裝作若無其事。

「你呢個仆街,枉我之前保護你咁耐。」他搭著我肩膊說。

「多謝囉。」口硬的我別過臉說。

「下,就係咁?」他有點失望。

「唔通點,你都飛啦。」

難道還要在離別的時候說什麼難離難捨的話嗎?

「你知唔知我點解要飛?」他問。

「你神神化化我點知。」我套用阿軒的話。

「其實,你有無鍾意過我㗎?」他縮開手,漫不經心地問。

「乜你突然咁直接嘅?」我有點吃驚,覺得他在開玩笑。

「點都好啦,你男朋友對你唔好先搵我啦。」

「佢……我……」我支支吾吾地說。

「點啊?」他追問。

「佢對我好好啊,我好鍾意佢。」我瀟灑說。

「咁咪得。」這時他脫去護腕帶,露出有數道疤痕的手腕。

「我想交俾你幫我保管。」他遞給我護腕帶,我卻有點遲疑,不太敢接。

「你唔怕俾人見到你手腕咩?」我問。

「我已經搵到一個唔介意我過去嘅女仔,我唔想再戴。」

是我嗎?但我明明對他的過去絲毫不知。

「佢係邊個?」反正他都上機了,我決定問。

這時,機場廣播響起,剛好蓋過我的聲音。

「好啦,我走喇,唔好掛住我。」他把護腕帶套在我手腕,彷如用他的溫暖包覆著我,可惜不知怎的卻是冷冰冰。

看著他身子慢慢縮小,我突然很想哭。

我想開口吿白。

「我!會!好!掛!住!你!㗎!」

他回頭報以微微一笑然後離開。

「點啊,阿妹?第二次喇啵。」

耳邊突然傳來姐姐的聲音,我摸摸手腕,就知道又是一場夢。

上次是關於BU的惡夢,結果我和他繼續歡暢聊天;今次是一場美夢,所以意味著……

唉,為什麼每次那些不可能的人都要出現在我夢裡?

都怪那個Richard,在我和姐姐離開宿舍時,不小心透露了陳浩賢是為一個女生而離開,害我潛意識做了個怪夢。

此時我只感覺到鼻子很酸,嘴角很鹹。
2020-08-19 15:11:27
「sorry啊,家姐,你係咪俾我嚇醒啊?」我不好意思說。

「無,我怕你唔開心咋。今日食早餐你已經神不守舍,而家又嗌咩『好掛住你』。你以前咩都同我講,但唔知幾時開始就咩都唔講,連拍拖都靜雞雞咁。」姐姐忍不住開燈,一臉擔心地說。

「唔係啊……其實我係有好多嘢想同你講,但好怕俾你話。」我慚愧地答。

「你知我點都撐你㗎。」

姐姐.......

我鼓起勇氣坦誠面對自己和姐姐,說:「我……我個心好似唔喺白馬王子度。」

姐姐看著我,希望我繼續說下去。

「反而,有個人我係會無時無刻諗佢,無同佢message、見唔到佢我就會係咁諗佢做緊咩,佢一出現返個世界好似即刻重燃希望咁,剩係望到佢一個,同埋好想一直見到佢。我同佢無見一排,今次已經係第二次夢見佢,雖然第一個夢其實唔關佢事,但好笑嘅係都係出現佢個外型。」

姐姐一直點頭,我續道:
「我其實知我唔可以咁做,因為我已經揀咗阿軒。我feel到佢真係好愛我,我係有種終於出Pool好興奮嘅感覺!但除咗好開心有個人對我咁好之外,我就無咩感覺。如果我未遇到嗰個人,我應該會慢慢鍾意返阿軒,但而家正正就係咁……無論我點催眠自己都無用。」

「但你同阿軒唔係已經……?」姐姐不好意思問下去。

「係,其實我都無諗過兩星期咁快,話ready又唔係好ready咁,但我覺得咁可能可以睇到自己係咪鍾意佢。而事實係……」

我把過程跟姐姐簡略說了。

「乜阿軒咁心急嘅?我嗰時都試咗好幾次啦。」

我嘆了一口氣。

「通常啲情侶一開始緊係熱戀期㗎啦,但你哋就表面熱戀,實質就咁……其實你都好清楚自己點諗,咁當初因為寂寞同埋阿軒咁啱出現而揀佢?」

我又嘆了口氣。

「我係你,我會選擇同佢講冷靜下,諗清楚要啲咩先好做下一步。另外嗰個人就算罷啦,佢可以粒聲唔出走咗去,我覺得佢個心應該無你,如果佢係重視你,應該同阿軒鬥過先啱。」

「你已經估到我講陳浩賢?」對此,我不太驚訝。

「有邊個喎?尋晚我都醉唔曬㗎,見到佢一入房你個人當堂醒曬咁。」

「唉,眼訓喇。」我岔開話題。

其實我大可以再說說BU這個人,但感覺他太虛無飄渺,為了不讓姐姐更擔心我,我決定把話語吞下去。

「咁你諗清楚,最後決定都係你嘅。」姐姐有點沒好氣說。

她關燈後,我閉上眼睛嘗試入睡,可惜腦海全是陳浩賢在夢裡聽到我表白的笑臉。

真希望那時臨別的他是掛著笑臉,而不是那個看起來寡言冷酷的他。
2020-08-19 15:21:44
算你啦 衰鬼
一野更兩篇
2020-08-19 16:06:52
2020-08-19 16:34:28
終於更啦
2020-08-19 22:06:42
終於更新啦等左好耐啦
2020-08-20 00:11:27
終於
2020-08-20 01:33:53
希望樓主唔好棄故好好睇
2020-08-20 01:41:57
繼續加油 唔好棄
2020-08-20 04:44:03
2020-08-20 10:21:02
2020-08-20 18:59:38
2020-08-20 19:05:54
樓主
2020-08-20 20:20:21
快啲飛甩牙軒揀返賢仔
2020-08-20 20:50:22
我到達了東京,這裡的人都對我笑臉盈盈,說著我聽不太懂的日式英語。

我沒有因此覺得拘謹,反而覺得美好,因為這樣就無人過問我前來的原因。

那是一個夢。

其實我並不喜歡做夢,只是每晚都會不由自主做夢,醒來便把夢境紀錄在筆記簿上。

就在去年愚人節那晚,我聽了陳奕迅的《富士山下》後做了一個怪夢。

夢裡的情節大概就是我想輕生的時候遇上了同在天台的女孩。她沒有說要我珍惜生命之類的說話,而是帶我踏上比一生還遙遠的東京之旅。

到旅途結尾,我才發現她一直有個差勁的日本男友,接著畫面一轉,原來我們因為自行了結生命而落入地獄,而那個旅程只不過是「頭七」,現在要投胎轉世,從此無法相見。

整個夢都是莫名奇妙,根本不可能發生,可笑是我還把它寫成一首歌《愚人節》。

當時我和很多人一樣不明白歌詞的意義,甚至希望有人會解構我的夢。

只是,今天我再不用期盼別人的答案。

因著那個女孩,我決定開始這次東京行尋找答案。

因著我的軟弱,無法面對她有男友的事實,我決定逃離這裡,不帶走一片雲彩。

因著嚮往「月色真美,死而無憾」這句情話,我決定去東京,探索她的含蓄浪漫。

那所以,最後我會跟著夢境走向地獄嗎?

我們未曾相見,又何來從此不見?

我在「頭七」遇上她,是代表她是我重要的人嗎?

我很想知道結局,所以我決定離開去「解夢」。

至於離開,是為了回來?

有人需要我再算吧。
2020-08-20 21:16:15
其實當代入阿軒 絲絲分分鐘係思想出軌
2020-08-21 00:55:16
夢境個故我好似有睇過
係酒店沖完涼出黎唔見左個女仔落街搵
之後原來日本男朋友同reception都係神扮
唔記得要過咩考驗
但又搵唔返
2020-08-21 01:02:45
有taste我有提過關鍵字~
2020-08-21 01:04:34
真係搵唔返
發現自己思路同會睇既野同樓主好似真係有d近
2020-08-21 01:10:00
搵到了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