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西村上春樹:小波的醉意

55 回覆
64 Like 6 Dislike
2020-03-26 13:18:23
--《小波的醉意》--

傍晚時份,東區醫院門外,小波喝著今晚第六支啤酒,這個晚上的決定不容易,他需要一定濃度的酒精去壯膽。小波把酒喝完後,頭也不回,把空樽丟掉,他腳步有點浮,明顯有醉意,但有時醉了是會更清醒。

小波年過六十,身影瘦削,並不顯眼,隔離病房的樓層,不算森嚴,只有幾個忙碌著的護士當值,小波把鴨舌帽拉低,小心翼翼地推開隔離病房的房門,房間內的確診病人熟睡著,他潛進了病房內的獨立洗手間中,然後關上門。他把口罩拉下,凝望著馬桶,嘆了一口氣,他搖著頭,跪在地上,不情願地伸出了舌頭,舌頭抖震著。

起初他只試探式的舔了廁板一下,但他擔心這樣並不足夠,於是鼓起勇氣,用力把舌頭沿著馬桶的邊緣圍著舔,馬桶也被他舔得濕滴滴了,尿味,屎味,漂白水味,酒精味,漫延在自己的味蕾上,他邊哭邊笑,他在想,他這個白痴,可能是世界上最渴望感染武漢肺炎的一個人。

因為小波早已無計可施,每晚在床邊的她都很陌生,自從小波的太太上任後,她就仿佛成為了另一個人。

-----

明明全香港都知道,他太太在工作上闖的禍已經夠多,但她還是不斷獲得上司的信任,這不禁令小波懷疑她與上司之間有染。他試過偷看太太的工作手機,他發現,上司曾經在微信上用短訊問他太太 :「今年的那一天是禮賓府的開放日?」,本身看似是工作上一個很普通的問題,但他的太太竟然風騷地答道:「如果你想的話,禮賓府和我,天天都是開放日。」「哈哈,不要在這裏開玩笑了,負責監控微信的同志會看到的。」他的上司這樣回應。

還記得上年年尾那個晚會上,小波留意到那個上司和她,雖然不在同一席桌,但依然隔著人群眉來眼去,甚至乎,他到台上帶領一眾嘉賓拍手合唱那個環節時,竟然邊唱邊盯著台下小波的太太,還打了幾個眼色,小波覺得那是一種很暴力的示威 。那個時候,雖然全場一起跟著節奏拍掌,但他絕不能拍,這不涉政治考慮,他只是覺得,他總不能一邊笠著一頂綠帽子一邊為自己鼓掌。

政見和良知的差異,加上婚外情的疑雲,令小波於一月的時候,打算提出離婚,但最令他擔憂的是,不是她太太一口答應,也不是害怕她拒絕,而是他知道太太會告訴他,她要先請示中央。

小波最後打消了這個念頭,他覺得,連陳同佳也可按心情決定何時自首時,原來,他連離婚的權利也沒有,連殺人犯也自由過自己。
2020-03-26 13:21:03
回家的路上,經過中環長江公園,小波坐下來,喝著第十二支啤酒,他發了個訊息給太太: 「老婆,你返屋企未呀?屋企張床要人呀...」小波想起,他們之間的矛盾已積累得很深,深得忘記了自己有多久沒有跟太太做愛了,是從八三一,還是七二一開始呢,抑或是六一二呢,他早已忘記了。

但這個晚上,醉意喚起了小波的慾望,也激發起他的意志,他深信自己已經感染了武漢肺炎,只有再經過一次充滿濃烈體液的交媾,他就可以把武漢肺炎的病毒再傳給自己的太太。
回到家中,他決定在主人房中靜待太太回來,感予她這一份驚喜。當他看見太太時,小波未嘗試過這樣猖狂...他用左手張開五隻手指,掌心向她的胸部推進,手指搓揉著她的胸部,而小波的右手,則巧妙地,伸出食指,只用一隻手指挑弄著她的乳頭,只有小波知道,這記手勢是一股理念,有著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暗示。

小波沒有想過,這樣的大膽舉動,太太會如此興奮。原來小波的記憶力太差了,實情是,自從九一一開始,他們已經沒有做過愛。十九幾年了,太太絕對是久旱逢甘霖,她強吻著小波肉緊地說:「呢個...係全香港只有我先可以引用嘅緊急法...式濕吻。」

小波與太太熱吻著, 二人擁抱到床上,再把衣服脫去。「點呀高院,鍾唔鍾意呀。。。今次唔會裁定我《緊急法》違憲呀嘛!?」太太說時臉容帶點怒意,小波難免驚慌的問道「吓....咩高院呀?」太太把手伸到小波的跨下,邊摸邊說:「睪丸呀,你睪丸鍾唔鍾意呀。。。」

小波臉有難色,只懂點頭回應,然後太太又問:「小波,我下面仲係好緊呀,係咪呀?」2020年了,連美國也進行QE5,你一把年紀仲可以點緊法,下面一早已經量化寬鬆,小波心裏這樣想,但不知如何開口回答,這時太太已經自言自語道:「下面就好似防疫工作咁,宜緊不宜鬆。」

鬆緊也不重要了,小波只擔心那裏的衛生程度,會不會已經像那些廁所內的U型渠一樣污糟呢,算吧,豁出去了,小波只希望今晚自己體內的病毒要在那個小社區裏大爆發。
2020-03-26 13:21:26
得咁少?
2020-03-26 13:23:12
「啪,啪,啪,啪。。。」那好像不是行房的聲音,原來小波在床上,被太太從夢中拍醒,他一時驚魂未定,良久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不小心在等老婆回來時睡著了,所以根本還未和太太做愛,計劃依然未完成,但這時已酒醒的他,開著燈清楚地看著老婆的嘴臉,也憶起在電視上她裝模作樣扮喊的九流演技,他知道自己根本沒辦法對這個女人行事。

「不如我煮個麵俾你食。」小波起床,淡然的說。這時他已經清醒了,他知道要成事,未必一定要做愛,他一個人走到廚房,默然地煮了個公仔麵,這個晚上很奇異,他第一次舔廁板,也第一次把口水吐向自己煮出來的東西上。

小波的意識越來越清醒,他突然驚覺,為何自己要舔廁板令自己先行感染這樣迂回曲折呢?何不直接在病院的廁所把病患者的排泄物偷出來,又或者想辦法弄些唾液樣本呢?算吧,小波不介意,或許,他知道自己從來都不是個聰明人,否則不會娶這個女人,他也清楚,自己似乎從來也有自毀傾向,否則也不會愛上這個女人。

他把那碗公仔麵捧到太太手上,然後坐在旁邊,聚精會神地,看著她把整碗公仔麵一啖又一啖地吃完,把病毒,一啖又一啖地吸收。小波任務完成,感動得忍著淚水,小波自己有無肺炎,他不在乎了,如果舔一次廁板未能夠令自己確診,他會比當值的醫生護士更準時,每晚都去東區醫院,直到舔廁板舔到自己確診為止。小波知道,只要太太能夠感染武漢肺炎,她就能以患病為由請辭,這是她的褔氣,也是香港人的褔氣 。

如果他和上司真的有路,那就更好,說不定她能夠把病毒直接送到中南海。這不是不可能的事。連查理斯王子也確診了,這病毒根本不懂得分貴賤,世界多了幾分公平。所以,假若舔廁板就可以推翻一個極權,小波甚至願意把整個馬桶吞掉。

他拿著紙巾,一邊溫柔地輕力幫老婆抺嘴,一邊望著老婆,他們四目交投時,小波滿足地笑了笑,手足們常說的攬炒,這個晚上,小波做到了。

---全文完--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2896019293789004&id=142564715801156?sfnsn=mo
2020-03-26 13:23:33
貼完
2020-03-26 13:24:28
唔想幻想
2020-03-26 13:25:40
好撚重口
2020-03-26 13:27:37
2020-03-26 13:28:17
2020-03-26 13:30:47
扯咗
2020-03-26 13:31:36
手足小波
2020-03-26 13:48:52
辛苦小波啦
2020-03-26 13:49:18
好波
2020-03-26 13:51:12
小波 真係忍辱負重
2020-03-26 13:59:49
2020-03-26 14:03:41
手足
2020-03-26 14:12:19
2020-03-26 14:14:11

非常好
2020-03-26 14:17:44
2020-03-26 14:19:00
2020-03-26 14:29:13
2020-03-26 14:31:39
2020-03-26 14:35:19
老實一句,向西再寫呢D半維撚半自J,賣文技幾十年前今夜報開心坊翻新甜故,唔悶架???
2020-03-26 14:36:28
well at least we all can get a laugh when cry without tears...
2020-03-26 14:38:50
老實一句,向西再寫呢D半維撚半自J,賣文技幾十年前今夜報開心坊翻新甜故,唔悶架???

well at least we all can get a laugh when cry without tears...

你岩!!!





J完都算今日又抗爭過1次,尤其for離地離岸同黃癡!!!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