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得到無用超能力的廢物公主

1001 回覆
93 Like 16 Dislike
2020-04-08 14:04:50
2020-04-08 14:09:50
原本我咪就係好似今集咁寫lo
我朋友篇文、我叫佢出先,謝謝你
2020-04-08 14:23:07
乳娘係咩人呢㗎 點解會有咁多超能力嘅
會唔會解釋乳娘嘅來歷
放tg喺度唔怕比人瘋狂追文咩
2020-04-08 14:34:02
唔怕,因為加左我想加的人後,已改id
你想加我就留啦
2020-04-08 14:35:03
乳娘來歷遲d會講佢比平陽害死都係因果,佢有份害死平陽呀媽
2020-04-08 14:43:29
睇嚟你成個故都關因果事

決定 每日都send啲屎嘅圖比你
激勵你屙屎 等你出多d文
2020-04-08 16:19:24
走甜好啲
我就係要呢啲
2020-04-08 21:21:12
走甜?
2020-04-08 23:37:58
新讀者LM
唔知第一次live有冇文?
2020-04-09 00:09:28
lm
2020-04-09 02:10:41
Tmr寫

頭痛+m痛

謝謝
2020-04-09 02:15:56
寫埋另一個呀
2020-04-09 08:41:48
2020-04-09 09:39:45
保重,用下暖水袋,如果唔介意食panadol 就乖乖地食多幾粒(不過唔好overdose) 加油!
2020-04-09 21:25:24
希望大家幫手支持《頭條新聞》,佢地頂住好大壓力都唔容易,幫手留言打氣

突發!頭條新聞有贈送紀念品活動!
https://lih.kg/1965367
- 分享自 LIHKG 討論區
2020-04-10 01:14:04
到了約定的時間,不遲不早,剛剛是子時,昭陽便出現了。

芳兒擔憂地看著昭陽,只見昭陽一臉倦容,手上有兩條突起的傷痕。

「昭陽姐?你怎麼了?」或許是芳兒錯覺,昭陽的眼框是深紅的,比她手上的傷痕顏色更深,不過一日的時間,昭陽竟清減不少,看上去瘦了一圈。

芳兒雖然和昭陽有嫌隙,可是看到這樣的昭陽,不免也有些惻隱之心。

芳兒回頭看著那個掛在大門上的牌匾,上面用金漆寫了「木兆」兩個字,看上去富麗堂皇。

芳兒不禁詫異:這個看似華麗的府邸,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不過一日,竟然把一個人折磨得不似人形!

昭陽看上去很虛弱的樣子,芳兒馬上上前攙扶,她發現,昭陽的手是冰冷的,彷彿毫無溫度一樣。

「昭陽姐,她們對你做過什麼?」芳兒說著,激動得想拉著昭陽找他們算帳。

昭陽神情恍惚地說:「你聽見嗎?他們還在......」

深夜時份,大街上一片冷清,只有一個打更的人在巡邏。

芳兒疑惑地看著大街,有點驚慌地答:「昭......陽......姐?這裡......就只有......我們。」

昭陽的手顫抖著,眼淚忍不住一滴滴流下來。芳兒害怕得拉著昭陽一直跑,一直跑,直至跑到周院才停步。

「昭陽姐,你累了。好好休息。」芳兒把昭陽送入柴房。

「你們去了找木兆夫人?」芳兒背後突然響起周公子的聲音。

芳兒慌張地東張西望,卻看不到周公子。

「答!」周公子不怒自威,嚇得芳兒應道:「回公子,是。」

周公子突然從房頂跳了下來,嚇了芳兒一大跳。

「那個婆娘懂得攝魂術,昭陽這一回能不能平安度過,要看她自己造化了。」周公子說。

攝......魂?芳兒呆著看周公子。

「怎麼?恨之欲其死。昭陽死了,你就不用怕她加害於你,不是嗎?」

「話雖如此......芳兒和昭陽姐可是唇齒相依,亦因為如此,芳兒一方面怕被加害,又害怕失去昭陽,自己更勢孤力弱......」芳兒辯解著。

「僅僅如此?」

周公子看出她的心虛。

芳兒靜默。

「答!」

「公子最清楚芳兒,芳兒想什麼,都隱瞞不了。」

周公子失笑。

房內的昭陽不敢合上眼,也不敢吹熄燈。

房外的周公子卻看著那不滅的燈,直至天亮。
2020-04-10 01:55:58
已留言
唔係你推post我都睇唔到
2020-04-10 02:13:58
謝謝你,支持港台
2020-04-10 23:01:06
家丁一收了畫,便毫不避諱地看著,那些情節,那些對話,讓他看得血脈沸騰。而且......畫裡的夫人就在眼前,看著畫裡的裸像,和眼前衣著華美的婦人......那襲華衣底下究竟藏著什麼呢?,當悲傷
係咪留咗句啊
2020-04-10 23:04:05
木兆夫人靜靜地坐在大廳,家丁問:「夫人,今天我們約了綢緞莊的陳老闆,是時候啟程了。」

木兆夫人揮了揮手,說:「取消吧!今天將會有兩個稀客到訪,我要好好招呼他們。

木兆語音剛落,周公子和雨凝便從房頂下來了。

家丁見他們不請自來,有點驚慌,問:「夫人?」

木兆夫人笑著說:「來了?呀俊,你先退下。」

家丁走了,木兆笑意更濃,說:「周公子、雨凝,難得久別重逢,怎麼生份了不少?」

周公子冷冷的道:「你知道我為何而來。」

木兆夫人看著周公子,說:「周公子,你該知道我的規矩吧!欲得必先失。那丫頭想要藉宴會證明自己的價值,那麼,就必須先失去感受自己價值的能力。試想想,當宴會成功舉辦後,幕後功臣卻是一片茫然,對四周的喝采渾然不知,那......不是很有趣嗎?」

雨凝聽著,只恨昭陽愚蠢,心想:昭陽,你好端端的,怎麼會招惹上木兆夫人?

「她是本公子的人,本公子定要保她萬全。」周公子握緊拳頭說。

木兆走下一台階,湊近周公子,說:「周公子還真是威風,就連求人,都是這麼不伉不卑。」

雨凝自然知道木兆夫人的意思,激動道:「公子,三思!」

周公子卻一臉神態自若,鬆容地跪下,說「夫人說的是,求人亦應有求人的態度。」

雨凝見狀,只好跟著周公子跪下。

「周公子果然是愛民如子,不過是一個侍女,也會如此珍而重之。」木兆滿意地看著周公子。

跪在一旁的雨凝忍不住回了句:「夫人要周公子下跪,就不怕被龍氣折煞嗎?」

木兆夫人走近雨凝,一揚手就是一巴掌。

「一個連自稱天子都不敢的人,我還怕他龍氣不成?周......天,不!周公子,對嗎?」

雨凝氣憤難平,可是卻反駁不了。

「說起來,那個藥仙還真是精忠報國,一生為了周國躹躬盡粹,死後還要把自己唯一的女兒送給一個懦夫。只是,可憐了雨凝這張漂亮的臉,如此佳人,可惜卻要絕情絕愛。」

木兆夫人彷彿篤到雨凝的痛處,雨凝憤怨難平,只是不能發作,滿腔的怒氣,無從宣泄。

木兆夫人看著眼前的兩個人,想起自己當年的傑作,不禁大笑不止。

「夫人想要什麼作交換?」周公子等她回復平靜,輕聲問。

木兆夫人把玩自己的頭髮,說:「公子這話,可真有趣。我又沒鎖住她的魂魄,只是為己所困而已。」說完,她在懷裡取出一瓶什麼,拋向周公子。

周公子一手接住。

「一年時間,我再給她一年時間,她要是還克服不了心魔,就只會被反噬。這大概是你們人間說的失心瘋?」木兆夫人說完,便憑空消失了。

周公子站了起來,又扶起雨凝。

「雨凝,你受委屈了。」周公子的聲音很輕柔。

「公子說的是那一個巴掌?還是......?」雨凝問,然後卻有點尷尬地說:「公子,雨凝今天話太多了。」

「無妨。只是你一向性情溫順,想不到也會沉不住氣。」

雨凝猛然抬頭,說:「那是因為她詆毀公子......」這一抬頭,卻是剛巧對上周公子雙眸。

他的眼眸透著柔情,溫柔如昔。

雨凝瞬間垂下頭,說:「公子,怒雨凝冒犯了。」

周公子看著雨凝,想起從前的事,深深嘆氣。
2020-04-10 23:21:05
2020-04-11 01:00:26
2020-04-11 15:01:31
More
2020-04-11 18:39:26
謝謝你,新讀者

今晚更文,最近比hormones搞到經常想喊,反而好多靈感
2020-04-11 21:13:50
咁樣係好事定壞事嚟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