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得到無用超能力的廢物公主

1001 回覆
91 Like 16 Dislike
2020-03-25 21:15:55
芳兒在庭園來回踱步,踱得昭陽心都有點煩亂了。

「芳兒,你踱夠沒有?」昭陽問。

芳兒看著昭陽,嘆道:「昭陽姐,不知不覺已過了一個月。宴會的事,我們還沒有任何頭緒,你難道不擔心嗎?」

昭陽笑著說:「擔心又如何?擔心就能想到辦法嗎?而且,我的能力,只有在冷靜的時候才發揮到......」

芳兒驚訝地問:「就是你說過的『知今』嗎?」

昭陽點了點頭,說:「或許吧!反正每次我有難題的時候,它就會幫我了。我相信這一次,它都會幫我。」

芳兒只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問:「它是誰?昭陽姐,你不覺得一切都很不實在嗎?」

這時已是黃昏,片片的紫色雲霞在天空上飄浮著。

「走吧!去吃飯,吃飽了,可能就想到辦法了。」昭陽說著,拿著芳兒走了。

昭陽手心的溫度,傳至芳兒原本冰冷的手,溫暖了芳兒的全身。

芳兒呆呆地看著昭陽,那種感覺很熟悉,她任由昭陽拉著她的手,走了幾步。

她彷彿是從前的昭陽姐,所她彷彿是從前的芳兒。

不!芳兒呀芳兒,不要太隨便相信一個人,尤其是一個傷害過你的人。芳兒內心著提醒自己。

嚓!

芳兒突然甩開昭陽的手,衣服磨擦的聲音結束了兩人的對話。

芳兒呀芳兒,你不是因為怕她加害於你,所以才一直裝著和她好起來嗎?你不是想讓她覺得和你唇齒相依,令她不敢傷害你嗎?

怎麼你突然甩開她的手?不怕前功盡棄嗎?

芳兒問自己。

我不知道。芳兒答自己。

昭陽有點錯愕看著芳兒,然後等她回復平靜的時候,芳兒身影已經遠去了。

她們在晚膳期間,沒有再說話。

兩個人比肩而坐,昭陽夾起了一塊豆腐。

我不是不吃豆腐嗎?愛吃豆腐的人不是我。昭陽暗忖。

這時,她想把豆腐夾給誰,遲疑了一會,還是放了在碗裡。

飯碗的飯菜都吃過了,那塊豆腐還在。

昭陽反覆攪動豆腐,還是吃不下來。

有些飯菜,你吞不下去。

有些關心,你吐不出來。
2020-03-25 21:16:19
蟬鳴、鳥啼,還有那帶著高溫的風......

一切一切都讓人變得煩躁起來。

「昭陽姐,離宴會的時間愈來愈近,我們還是再求求周公子吧!他說不定肯多給我們點經費呢!」芳兒說。

昭陽搖搖頭說:「周公子呀,他說一不二。我們還是自己想想辦法還好。」

芳兒托著腮,看著窗前的大樹。

「真的很想念大街那棵榕樹,以前小時候,一有煩惱到那裏走走,什麼煩惱都忘了。」芳兒喃喃自語。

昭陽聽到芳兒在說話,但聽不清楚。

「芳兒,你說什麼?」昭陽問。

芳兒有點不好意思,說:「只是突然想起從前街上的榕樹......」

昭陽想起了什麼,說:「街?對了,我們再到街上去。」

芳兒有點驚訝說:「昭陽姐,我們那天不是走到腿軟嗎?沒有一個舞姬願意在表演後才收酬金。但是,我們只有幾十両,宴會卻是要求有10道菜式,每道菜式都得花上幾両銀,我們那裏還有錢付給舞姬?」

昭陽說:「有時候,什麼都想不到,到街上走走還是不錯。」

說完,昭陽就走了出周院,芳兒跟著昭陽。

大街上有賣吃的、玩的,十分熱鬧。

這時,只見有個說書先生在一棵榕樹下說書,那個說書先生,身上也就只有一個小布袋。

可是裡面就像什麼都有一樣,不管圍觀的人說什麼故事,他都可以馬上說起故事來,袋裡亦總有合適的工具。

昭陽手裡拿著一両銀,走過人群,來到說書先生面前。

芳兒心想:她是瘋了嗎?錢已經不夠用了,還用一両銀打賞說書先生?

「先生,本姑娘有事請教,請先生暫不說書,稍移玉步說說話。」昭陽說。

說書先生見昭陽手上的一両銀,那是他說一年書都賺不了的數量,自然識時務地說:「各位看官,今天王某不說書了,明天請早。」

大家聞言,紛紛放下賞錢散去,也沒有什麼怨言。

「姑娘,請說。」說書先生說。

昭陽問:「先生的袋子雖然不大,但是卻可以裝滿了所有故事的道具,不管那些人想聽什麼,先生都可以拿出合適的道具。」

說書先生笑了笑,把袋裡的東西倒了出來,只見不過有一把紙扇、一個壼、一本書、一把圓扇,還有一條手帕。

今天,說書先生剛巧說了五個故事而已,說的故事還是讓看官自己決定的。
那五個故事分別是《狀元樓》(用了紙扇)、《小家碧玉》(用了圓扇)、《壼妖》(用了壼)、《說書》(用了書)和《寶鏡記》(用了手帕)。

「先生是怎樣猜到他們想聽什麼故事的?」昭陽驚奇問。

「猜?王某從來不猜的。」
2020-03-25 21:39:06
2020-03-25 21:53:37
有文,推
2020-03-25 22:08:01
日系學生不過文已出
2020-03-25 22:08:16
有文,無圖
2020-03-25 22:08:30
2020-03-25 22:09:02
只係現在的我唔係真我....
2020-03-25 22:09:41
學生妹含圖罪大滔天....??
2020-03-25 22:10:21
係唔比你睇圖ga la,呵
2020-03-25 22:39:42
拿拿聲出多遍得唔得
2020-03-26 10:44:18
唔得趕assignment
2020-03-26 20:02:07
屌!呢十幾日硬係覺得睇少咗個故
完全唔為意你開咗新po
罰你出多幾更
2020-03-26 22:40:32
個故同我一樣無存在感
2020-03-26 23:53:15
係咪想煮咗吹水佬
2020-03-27 17:23:34
出文未
做野忙撚死
表示需要雞湯
2020-03-27 17:23:37
出文未
做野忙撚死
表示需要雞湯
2020-03-27 17:51:28
牛蒡雞湯,牛蒡壯陽
2020-03-27 17:54:46
屙屎未
2020-03-27 18:21:07
推......
2020-03-28 11:50:46
柯緊,柯得出有文

塞左係肛門道南行線
2020-03-28 12:59:43
期待中
2020-03-28 23:02:16
2020-03-28 23:08:34
2020-03-29 10:53:04
說書人帶笑看著昭陽,那目光有種居高臨下的感覺,看得昭陽很不舒服。

「先生如果不是猜到看倌想聽的故事,又如何可以拿出合適的道具出來?」

說書人笑著問昭陽:「人的心思變幻無常,王某又如何能猜得到呢?」

昭陽疑惑地問:「先生的意思是?」

「道具首先要有普遍性,不論什麼故事都可以用得上。再來就是......」

昭陽問:「就是......?」

說書先生笑了,沒有再說話。

昭陽著急問:「就是什麼?」

說書先生攤直了手板,說:「看來姑娘有煩惱。老夫肯定接下來的說話,定能幫姑娘解惑。這番說話,想必也值十両。」

芳兒急得推開說書先生的手,對昭陽說:「昭陽姐,我們經費本來就很緊絀,如今我們再隨意揮霍的話,宴會定是辦不成的。」

「無妨。」昭陽說了,爽快地給了說書先生十両銀。

「老夫只是控制他們的想法而已......」說書先生說完便走了。

芳兒急道向他的背影罵道:「喂!你這就走了?騙子!」

昭陽沒有理芳兒,合上眼回想那個人說書的情境。

那五個故事分別是《狀元樓》(用了紙扇)、《小家碧玉》(用了圓扇)、《壼妖》(用了壼)、《說書》(用了書)和《寶鏡記》(用了手帕)。

昭陽想起來了,那個人當還在說《小家碧玉》的時候,那個壺總是若隱若現的,剛出現一會,又被收走了,然後又再出現。

等故事說完了,說書人問:「這個故事說完了,接著想聽個關於什麼的故事?」

大家異口同聲道:「就說個關於壺的故事吧!」

我懂了!昭陽暗忖。

「芳兒!我們還有幾両銀。」

「不多,就只有八十両了。八十両又要請樂師,又要請舞姬,又要弄最少十道佳餚,怕是不夠。」

昭陽笑著說:「足矣!」

說完,昭陽跑去找城裡最有名的畫師。

芳兒摸不著頭腦,只好跟著昭陽了。

Proofreader: 淫娃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