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得到無用超能力的廢物公主

1001 回覆
91 Like 16 Dislike
2020-08-04 02:29:28
昭陽又俾人呃到
2020-08-04 11:11:51
見到芳兒咁真心為昭陽著想好感動, 好想佢地可以有多D互動
其實我覺得沈詩唔係咁鐵石心腸, 如果只係利用佢, 咁膳房唔見食材佢都相信昭陽, 而唔係直接責罰, 但佢咁利用昭陽, 昭陽之後知既實好傷心
2020-08-04 11:21:30
就黎月經lm
2020-08-04 15:26:07
屌,而家好似要180日
2020-08-04 21:00:01
2020-08-06 23:55:29
成日都冇人推post
2020-08-07 02:01:20
周公子聽完美婷的稟告,便與美婷一同前往議事室,要聽芸曦的審。

周公子在,芸曦自然不敢放肆,於是便更加稟公辦理的調查。先是派人搜尋昭陽的房間,卻什麼都搜不到,然後又傳了幾個人問話。

有幾個人都不約而同地看見昭陽和沈詩吵架。

「即便如此,也不能就這樣斷定是昭陽所為!」昭陽反駁道。

芸曦見周公子在,自然不敢撒野,反而想故意偏袒昭陽,招來其他人的閒話。這樣,在其他人眼內,便會覺得昭陽是因為周公子護短,才會避過一劫,其他人亦會因此更憎恨昭陽。

芸曦於是說:「昭陽所言亦有道理,既然沒有搜到證明,單憑昭陽和沈司膳的爭執,亦不能斷定是昭陽所為。至於食材方面,有勞沈司膳安排了。」

距離宴會所剩時間不多,沈詩正在躊躇著該怎辦。

這時,周公子卻突然開口說:「芸管事一向大公無私,想不到這次卻是寧縱勿枉。」

芸曦聞言,知道周公子的言外之意,卻不敢發作。

「請陛下恕罪,芸曦資歷尚淺,有時考慮難免欠周詳,請陛下賜教。」芸曦跪下來說。

周公子沒有讓她起來,反而對一個太監說:「傳令下去,本王今晚有要事辦,家宴擇日再辦。」

沈詩聞言,自然鬆一口氣。

芸曦卻依然跪著。周公子沒有再說話,大家也不敢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周公子說:「雖然找不到證物,但是如果任由失竊案不了了之,只怕會壞了宮規。」

這時,本來站在一旁的其他宮女、侍女們聞言,不禁竊喜,有一個侍女跪下說:「陛下英明。」其他侍女、宮女紛紛跟隨。

昭陽這時只覺冤枉,卻知道這次免不了責罰,心裡暗罵周公子昏庸。同時,也很想給自己抱不平。

「陛下明知沒有證據,卻想諉過昭陽。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昭陽再也忍不下去。事情擺明是那些宮女憎恨她,所以誣衊她,現在他反過來懲罰無辜的人,放過那些好事之徒?

昭陽語音剛落,大家的目光看向她,但是沒有人敢出言訓斥她。大家都猜不到周公子的意思,怕沒有搞清楚就出言駁斥昭陽,反而會自找麻煩。

沒料到,周公子拍案大怒,大家嚇得跪了一地。他轉頭向身旁的太監說:「你們平常就是這樣教導宮女嗎?」

太監聽後,惶恐得很,連忙快步走到昭陽面前,左一個巴掌,右一個巴掌,接連掌了四、五下掌。那些把掌聲清脆利落,在偌大的空間迴盪著。

一直以來,當著眾人面前,掌宮女的嘴,都是對宮女的奇恥大辱。昭陽想不到周公子竟然這樣對自己,不敢心生憤恨。

等打得昭陽雙頰通紅,周公子便示意太監停下手來。

「即便沒有昭陽偷竊的證據,與司膳爭執,亦已經有違宮規。本王罰你馬上到御書房跪著。沒有本王的命令,不得起身。」

昭陽雖然集憤難平,也只能叩頭謝恩。

到了御書房,周公子已坐在書案上埋頭苦幹。

昭陽就跪在他的面前。

周公子看昭陽那氣憤難平的樣子,就覺好笑,於是摒退左右。

「有什麼話就說。本王怒你無罪。」

昭陽等了他這話許久了,一聽見他這樣說,便氣憤地說:「陛下難道看不出來昭陽是被陷害嗎?怎麼不懲罰那些好事之徒,就只懲罰昭陽。昭陽不服,陛下受奸人蒙蔽,愚蠢至極!」

周公子聽著昭陽說話,不但沒有生氣,反而笑了。

「笑什麼!」昭陽忍受不了他的侮辱,明明道理就是她這邊,他這是笑什麼?

「昭陽,她們為什麼陷害你?怎麼不陷害別人?」周公子問。

「那是因為她們討厭我。她們嫉恨我,嫉恨我和沈詩姐交好。」

周公子又問:「那你和沈司膳交好,又怎麼會起爭執?」

「因為其他宮女欺負我!沈詩姐不幫我!」

「她們因何故欺負你?就只是因為你和沈詩姐交好嗎?」

周公子這一問,問得昭陽有點心虛。昭陽自然知道她們不喜歡她的理由。

昭陽靜默了。

「今天,如果芸曦放過你,本王又不再追究,你自己想想你日後的日子會怎樣?」

昭陽安靜地聽著周公子的話,「知今」開始發揮作用。

「那......公子也讓昭陽做管事吧!那就沒有人可以欺負昭陽了。」昭陽說。

「是不是要本王殺掉一切討厭你的人?如此一來,整個周國,不,是全天下的人,只怕所剩無幾。」周公子淺笑。

昭陽被他這樣一說,有點無地自容。

「那公子為何要打昭陽?」

「要不是你出言不遜,亦不會自招其辱。昭陽,我既是你的周公子,亦是一個王。」周公子說著,語氣裡夾雜著一絲嘆息。

昭陽聽到他的說話,自知理虧,再沒有問下去了。

他們就這樣靜靜地渡過了一整日。

等到日落西山時,昭陽的腿早已跪酸了。

周公子終於讓昭陽起來,怎料,昭陽的腿跪得又酸又麻,勉強走了幾步,又差點倒地。

周公子稍有不忍,拿了些藥酒,想給昭陽,於是喊:「且慢!」

昭陽明明聽見周公子喊她,卻佯裝聽不見。

對!現在理虧的是她,周公子要罰她都是情有可原,可是,那口氣,她就是嚥不下!

昭陽勉強地走出門外。怎料,周公子一個箭步就抓住她。

「你愈來愈大膽了!本王喊你,竟然也不瞅不睬?」周公子抓住昭陽的手臂。

昭陽不知該說什麼,她就是嚥不下那口氣!

「芳兒求過本王,要保你平安。」周公子說。

「芳兒?她最近好嗎?她怎麼不來找我?」昭陽突然覺得一股暖意襲來。

周公子說:「不好。她整天都憂心著你。她怎麼不來看你?你不是可以『知今』嗎?自己好好想想吧!」

說完,周公子把藥塞給昭陽。

「藥是芳兒給的。」說完,他把藥塞給昭陽。

昭陽這時腿突然一酸,身子傾後,周公子及時把她一擁入懷。昭陽馬上站穩身子,周公子卻沒有放過她。

昭陽想鬆開,卻鬆不了。

「公子,請自重。」昭陽說。

「看著我的眼。」周公子說。昭陽卻拼命想移開自己的視線,不想看著周公子。
2020-08-07 02:01:44
「是不是每次都要用王的身份命令你?」周公子說。

昭陽這時看向周公子,兩人四目交投。

「第三次了,你終於敢看著本王。昭陽,本王等你等得很久了......」周公子說。

「陛下......昭陽不敢猜度陛下心意......」

「你不是可以『知今』嗎?相信自己的異能......」

昭陽合上眼睛,眼淚從眼框滲出。周公子放開昭陽。昭陽一時站不穩,跌坐在地上。

「我等你。」周公子拋下這句便急步走了。

沒走幾步,周公子便雙腿發軟,跌倒在地上。

雨凝不知從哪突然來到周公子身旁。

「公子,謹記,大業未成時,要斷情絕愛,否則有損龍體。」雨凝說。

「本王只是想替昭陽解咒,別無二致。」
2020-08-07 02:40:46
係文呀
2020-08-07 05:17:26
啊!!!終於昭陽同周公子有進展啦
2020-08-07 07:47:59
兩個都好煩膠
2020-08-07 08:48:08
因為作者都係一粒煩膠
2020-08-07 10:23:14
終於見到昭陽同周公子有進展
仲比昭陽知道芳兒擔心佢
周公子真係畫公仔畫到出腸, 希望昭陽之後會醒番
2020-08-07 10:42:03
因為暗示將次昭陽都鳩鳩下,周公子忍唔住出cheat
2020-08-07 11:54:30
4日無柯了,求集氣

柯得出有文,thanks
2020-08-07 17:06:25
集氣
2020-08-08 00:19:07
雨凝靜靜說:「身體是陛下的,陛下如果執意摧殘自己,雨凝無話可說。」

周公子苦笑說:「想不到,父王說的『君不似君,臣不似臣』說得一點沒錯。雨凝和昭陽,都愛在我面前亂說話。」

雨凝淺笑說:「陛下可別忘記。雨凝和昭陽一樣,都有不死身。而且雨凝並無任何感覺,任何刑罰都用不了在雨凝身上。即便雨凝出言不遜,陛下也是無可奈何。」

周公子身體還是十分虛弱,也無心和她爭辯,只是揮手讓雨凝退下。

即便周公子威脅不了雨凝,雨凝是絕少頂撞他的,除非是關乎周公子的安危。周公子當然明白雨凝的意思,只是......大概就是情難自控。

說是喜歡又談不上,可是,昭陽那胸無城府的性格真的讓人操心。況且,本公子接近她,只是想幫她解咒,便無其他。周公子想著。

這時,周公子的心猛揪了一下,他緊皺著眉頭,說:「天意啊!」

雨凝實在看不過去公子受苦,只好快步離開。她雖然通曉一切,過去,現在和未來,她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只是,未來的事,是天機,她雖然知道,卻只能隻字不提。

或許,明知眾人的命運,卻不能左右,也是一種痛苦。

雨凝慶幸自己斷了七情六慾,不然,或許自己早已因為那種無力感而瘋掉。

走著走著,她竟然碰到芳兒。

芳兒正蹲在草地上除草。

「芳兒?」雨凝疑惑地問。

芳兒跪下行禮說:「見過管事。」

雨凝問:「你在這幹什麼?」

「回管事,芳兒正在除草。」

「除草?怎麼堂堂司禮會在這除草?」

「這是因為芳兒最近在這裡種花,是給王爺預備的賀禮。由於這種花只能獨自生長,芳兒便想親自除去雜草,再種花。」

「你大可先命人替你把雜草除去,用不著自己動手。」

芳兒搖搖頭,說:「這花頗有靈性,如果栽花人不是誠心誠意,而是假手於人,花便不會開。」

雨凝淺笑說:「是嗎?」

其實只要雨凝施個法,什麼花也會開,她才不需要用誠意感動一株花。

芳兒見雨凝沒有說話,便繼續除草。這時,昭陽突然出現。不過因為她背向雨凝,所以看不到不遠處的她。

芳兒驚喜地看著昭陽。

「昭陽,你怎麼來了?」

「我可是打聽了很久,知道芳兒會好一段時間來這裡。這裡平日沒什麼人經過,芳兒無須過慮。」

「你在除草?我來幫你吧!」昭陽說著,便拿起鉗子,可是她笨手笨腳的,不小心札到自己。

昭陽的傷口很深,血不停流出。

芳兒擔心地檢查昭陽的傷口,不料,剛才札傷昭陽的什麼,還在昭陽的傷口上。

芳兒緊張地想幫昭陽拔走它,可是因為用力過猛,拔是拔了出來,芳兒卻不小心劃到自己。

可幸傷口不深,昭陽緊張地看著芳兒的傷口,一時忘了自己手上的傷,還在淌血的傷口突然碰到芳兒還在滲血的傷口.......

出奇地,昭陽的傷口突然癒合得很快,甚至連傷痕都沒了,就像沒有受傷過一樣。

「芳兒......你的血......」昭陽震驚地看著昭陽。

芳兒卻是很害怕,連忙說:「不!你看錯了!我還有事要辦,失陪。」

芳兒說完,便快步走了。



突然,她一不小心扎到手,血
2020-08-08 00:21:07
昭陽震驚地看著昭陽
2020-08-08 00:25:49
芳兒,typo
2020-08-08 00:28:13
出奇地,昭陽的傷口突然癒合得很快
依度係咪都係芳兒
2020-08-08 00:40:38
唔係,係昭陽

芳兒的血滴落昭陽傷口,昭陽傷口癒合
2020-08-08 00:44:05

仲諗住又有錯 可以有多篇添
2020-08-08 00:45:02
Tmr兩篇
2020-08-08 04:06:21
正!!!
2020-08-08 11:11:01
Omg 突然加速
咁好福利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