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得到無用超能力的廢物公主

1001 回覆
91 Like 16 Dislike
2020-07-30 19:16:21
加油
2020-07-30 20:44:17
見到咁長好感動

昭陽其實都係我寫照黎
我on9差d比人姦
所以個故入面昭陽會有比人x口既經歷
不過anyway 無論咩經歷都係一種成長

遲吓等劇情到就可以劇透多d,
目前有好多野想講但唔講住

絲打,好高興認識你
亦好高興見到你唔再被自己善良所累
年紀大左,有時都要學明明哲保身......

有時唔想成長,想保住一顆赤子之心
但係唔成長只會繼續受傷害
於是成長到一個好假口既肥仔

日日講違心話

Btw,下套寫宮鬥

講繼續支持
2020-07-30 21:29:56
文呢
2020-07-30 23:34:58
昭陽和沈詩一見如故,談著談著,竟然拉著沈詩一起和衣睡下來。

沈詩先是順著昭陽的意,一起躺下了。等昭陽睡著,她用一個晦暗不定的眼神看著昭陽。

昭陽卻是一個睡得香甜的樣子。沈詩想來想去,覺得和昭陽和衣睡下,始終不妥,便靜悄悄回自己房間睡。

沈詩習慣早起,大約五更時便起來了。沈詩稍稍梳洗,用過早點後,美婷便過來找她,說是陛下召見她。

沈詩嘴角上揚,心想:機會終於到了。

一到了御書房,沈詩跪了下來,向周公子請安。

「你還真厲害。三言兩語便取得昭陽信任。」周公子語帶嘲諷說。

沈詩大驚,臉上露出無辜的表情,說:「奴婢愚昧,未知陛下所指......」

周公子笑著說:「哪裡愚昧呢?三言兩語便讓昭陽道出秘密,還想著想揣摩本王的心思呢!」

沈詩連忙叩頭,說:「奴婢......奴婢什麼都沒有做過......陛下明鑒......」

周公子笑意漸濃,說:「本王又沒有說要責罰你。你做得不錯,繼續做,只是,你要記住,誰才是你真正的主子!走吧!做你原來想做的事......」

周公子說完,把一錠金子拋在沈詩面前。

沈詩沒有拾起金子,遲疑地看著周公子。

「你不是想取信於本王嗎?這點小事都做不好,本王怎能信任你呢?那金子,是賞你的。」

沈詩的心思全被看穿,感到又羞又惱,只好執起金子,行禮告退。

昨天太監稟報的內容和剛才發生的事,全被站在一旁的美婷看得明明白白,聽得清清楚楚。

等沈詩走了後,美婷問:「那些亂七八糟的話,既然是沈詩使計讓昭陽說的,陛下是不是不會生昭陽的氣了?」

周公子掃視著美婷,饒有趣味地笑了。

「計是沈詩使的,話是她親口說的。這筆帳還是要好好算清楚。」
2020-07-30 23:47:05
沈詩快要被這周公子弄瘋了。

明明她就是一個探子,來的目的是收集情報,偏偏周公子竟然如她所願,不但讓她隨意進出周殿所有地方,還讓她旁聽軍機大事。

這種情報反而顯得虛假,說不定,亦是周公子的計謀,因此,在分不清真假情報時,沈詩不禁貿然稟報,好不容易,沈詩想出另一辦法,假意投誠,取得周公子和昭陽的信任,再慢慢打聽有用的情報。

難得取得了昭陽的信任,得知周公子和昭陽的嫌隙,本來想大做文章,讓昭陽被周公子摒棄,而沈詩自己就可以藉機會取代昭陽。

可是,現在原來的計謀被周公子拆穿,原來的反間計,竟然也變了因為周公子而做。

更可笑的是,周公子還給了她一錠金子,彷彿她真的變成了周國的侍女......

究竟這個陛下想幹什麼?沈詩暗忖。自問和不少狡猾的人交過手,卻沒有碰上像周公子一樣難明白的人......

沈詩甚至開始迷失,不知道究竟自己在做什麼......

同時,美婷也偷偷地把當天探聽到的事和好姊妹分享,結果一傳十、十傳百,傳得宮裡人人都說,是沈詩利用昭陽。

昭陽聽到後,自然嚇了一跳,連忙問沈詩

「他們說,你是騙我的,是真的嗎?」昭陽眼眶紅了,淚水在眼睛內打轉......
2020-07-31 09:58:24
有文睇好開心, 會繼續支持樓主
之前回覆太長所以唔quote la
因為之前見樓主講昭陽同芳兒交換工作係現實參照落黎
所以諗會唔會昭陽其實係樓主寫照, 就好想鼓勵下樓主
嗰陣打咁多, 諗會唔會太長, 但又覺得自身經歷同昭陽咁似, 我都可以改變相信昭陽都得
昭陽被姦嗰段係我唯一飛黎睇, 因為睇嗰陣諗番起以前被性侵既無助

到依加我都係冇辦法做好假既肥仔, 內心仍然有顆赤子之心, 但起碼對人有提防會保護自己
因為成長咗, 嘗試緊點喺善良同自保之間取得平衡, 都幾中意依加既狀態
有時覺得呢個社會點解要咁殘酷, 大家都善良D咪幾好, 偏要逼到人收起善良, 先唔會成日被傷害
到依加見到好green既freshman, 我都會幫多D佢地, 希望佢地唔會經歷好似我以前咁既慘況
2020-08-01 12:57:03
Cls challenge

今日post 5章,唔post 就裸跑
2020-08-01 14:01:07
樓主我支持你出文

不過你而家有幾多次裸跑未找數
2020-08-01 14:45:00
真心係0次,次次講完裸跑就會出文

通常走數親都係無講裸跑的
2020-08-01 19:50:20
沈詩輕柔地摸摸昭陽的頭,說:「傻瓜,昨天晚上,我們不是談得很高興嗎?怎麼突然這樣想?發生了什麼事嗎?」

昭陽的軟肋被沈詩觸碰到。是的,她真的很累了,很想有個人摸摸她的頭,告訴她該怎樣做。

「她們.....都說你......」昭陽嗚咽地說。

「說我利用你嗎?那你覺得呢?我幹了什麼利用你了嗎?」沈詩問。

昭陽想了想,搖了搖頭。

「昭陽,你長大了,可不能像小孩子一樣,聽到什麼就盡信。知道嗎?」沈詩說著,又摸摸昭陽的頭,用手指拭去她的淚。

昭陽這時突然緊緊擁著沈詩。

「沈詩姐,你知道嗎?我一直很想要一個姐姐,碰到你真好。」

沈詩笑了笑。然後,便去工作了。

沈詩頂替了昭陽原來的侍女位置,是一名侍禮,負責打點一切與禮節有關的事。

她剛剛準備點算禮時,一個太監笑容可掬的走過來對她說:「沈姑娘,恭喜了!陛下賞識你,特意讓沈姑娘調職作司膳。姑娘可不要少看司膳,司膳雖然和司禮同級,可是面聖的機會多很多,是十分不一樣的。」

沈詩這時想:他又在耍什麼把戲?

「沈姑娘,還有幾個時辰便要傳膳了。姑娘還是快點準備吧!」太監說。

沈詩心想時間既然這麼倉卒,想必她也不能準備得了什麼。況且,傳膳的食材可能已一早準備好,她只須照著原來的去做就行。

於是,她一來到膳房,便開始瞭解一會傳的是什麼菜式,又稍稍問了煮那些菜式的原因。

一些宮女頭一次看見沈詩,有點害怕,連忙行禮說:「沈司膳。」

沈詩暗忖:怪不得那太監說司膳就是不一樣,她作司禮時,大家都是叫她沈詩姐,想不到,做了司膳,大家竟然不約而同地叫宮職。

「大家不用過慮。一會傳膳,如往常一樣即可。」

到了傳膳的時候,周公懶洋洋地斜倚在椅上,居高臨下地看著跪著的沈詩。

「今天的膳食都有些什麼?」周公子問。

「回陛下,今天的菜式皆以清淡為主。太醫說陛下最近因憂心國事,所以吃不下噎。太醫特意讓膳房做些清淡且開胃的菜式,供陛下享用。」沈詩說著。

突然,她指了指桌上一小碟的什麼,說:「陛下用膳前,可先吃點前菜,前菜酸酸甜甜,可令陛下胃口大開。」

周公子看了沈詩一眼,又嚐了一口小菜。

「沈司膳果然厲害。」周公子說。

「陛下謬贊了。」

「本王是說,沈司膳雖然心不在傳膳,卻在傳膳方面,安排得如此出色,實在難得。」

沈詩還想說什麼,周公子卻摒退其他人。

「這裡就只有你我二人,也用不著再裝下去了。想問什麼就問吧!」周公子說。

「讓一個探子傳膳,陛下難度不怕沈詩下毒嗎?」

「不怕。」他邊說,邊夾了些前菜,又吃下了一小口。

「原因本王說過了,就不再重複。」他繼續說。

「你究竟想幹什麼?」沈詩問。

周公子笑著說:「鄭國、王國曾經派過很多探子來,都被本王送返回國。唯獨你,是例外。」

沈詩自然知道這點。

「難得可以進到周國,你便盡管探聽你想探聽的。只要你所做的威脅不了本王,本王會很留意看看你的把戲。」

周公子又繼續說。

「再說,你心靈手巧,善解人意,不只昭陽,連手下、共事的宮婢、侍女都對你讚口不絕。如此的人才,留著用,有何不可?」

沈詩垂首,沒有說話。

她自然知道自己絕非等閒之輩,正因如此,她更恨那個毁掉她的朗將軍。

她的大好年華,她的幸福,全都毁在他一人手裡。

要不是洛陽,她早就沒了生存的理由。

周公子看她正在沉思,便說:「既來之,則安之。本王答應你,只要你沒有威脅到本王我地位,本王可讓你隨心所欲,想自由進出周國亦可。」

沈詩一愣,問:「為什麼?」

周公子笑著說:「你想取信於本王,本王亦然......」
2020-08-01 20:15:35
有文睇
樓主仲有4篇加油~
好中意周公子呢個角色
永遠有種摸唔透好神秘嘅感覺
同時其實都好有善心,愛民如子,好欣賞佢
2020-08-01 20:20:37
你鍾意就好了

好多讀者都唔鍾意周公子,覺得佢成日玩昭陽

我最鍾意的角色其實係洛陽同周公子
2020-08-01 20:53:50
昭陽變咗閒角,宜家係沈詩路線
2020-08-01 21:24:47
2020-08-01 23:04:43
時間尚餘一個鐘
樓主要出四篇文
會唔會裸跑收場
2020-08-01 23:38:59
lmlm
2020-08-02 00:50:26
(文字轉播)

臭桃靜悄悄地在街上行走。

一眾巴打在旁揶揄:「裸跑就跑啦!扮!」

臭桃於是把身上衣服一件件脫下,露出迷人的雪峯。

只見她跑的時候,香汗淋漓,雪峯一巔一巔的,就像一顆鮮嫩可口的蜜桃。

好不容易,她才跑完一整段路。

然後累得躺在地上,一雙肉臂攤成一字形......

(ps:真心好眼瞓,早抖)
2020-08-02 00:52:09
片呢
2020-08-02 00:54:28
無啦,最多「高校少女」個故加個角色比你糟質小奈?
2020-08-02 00:57:17
我想俾小奈糟質多d
2020-08-02 01:55:21
雪峯?邊到雪呀睇過
2020-08-02 14:50:34
如周公子所言,沈詩不但在做司禮的時候,深得人心,就連在做司膳時,亦很快和下屬打成一片,大家都對她讚譽不絕。

相反,昭陽卻是相形見絀。在做司禮的時候,已經為人所不齒,現在淪為膳房的一個普通宮婢,所遭受的冷眼也就更多。

每次受了委屈,昭陽便會在當天晚上告訴沈詩。

「她們真的很過分!」昭陽哭著說。沈詩雖然嘴上說會幫她,可是卻從不偏袒昭陽,這使昭陽很難過。

為什麼沈詩姐不好好幫我一把?雖然不至於嚴懲她們,好歹也要訓斥一下她們吧!昭陽暗忖。

沈詩對昭陽的態度讓昭陽很難受,甚至昭陽開始懷疑沈詩對自己只是虛情假意......

沈詩自然明白昭陽的想法,卻沒有解釋,處之泰然。

一天,昭陽堅持要和沈詩問個明白,沈詩卻正忙著,所以便把她擱在一旁。昭陽忍不住發了沈詩脾氣,對著她大吵大鬧的,不少宮婢也看在眼內。

「昭陽,剛才的莽撞,我也就當作你孩子心性,不再追究,下不為例。」沈詩說完,便匆匆走了。

到傳膳的時候,沈詩如常地介紹所預備的菜式。周公子所問的,她都能給一個得體的答案,周公子也很滿意,問完便讓沈詩下去了。

用膳後,周公子讓芳兒上了她最近苦苦鑽研的新果品,果品看上去雖然平平無奇,吃下去,只覺沁人心脾。

「芳兒,你的心思愈來愈細膩了。這份果品,外形精巧,份量適中,就連本王之前說過想吃葡萄,你都有記住,果然今非昔比。」周公子說。

芳兒跪下謝恩說:「陛下謬贊了。」

周公子說:「芳兒無須自謙。本王最近很滿意芳兒的表現想要什麼,但說無妨。」

芳兒沉吟片刻,便跪下說:「陛下,芳兒只希望昭陽平安。」

周公子看著芳兒,問:「昭陽?她現在很好。你最近有沒有到膳房探望她?」

芳兒搖搖頭,說:「昭陽現在被降為婢,如果芳兒貿然探望她,只會令她招人妒忌。芳兒只好靜待合適時機,和她說說話,亦希望她平安、一切順心。」

周公子笑著說:「好,難得你有情有義,本王自然答應你的要求。」

沈詩傳膳後,便到膳房打點一切,著手預備晚上的家宴。

怎料,珍貴的食材竟然不翼而飛。而且,其他婢女都眾口一詞,指正是昭陽幹的。

「沈詩姐,你要幫我!我是冤枉的。」昭陽哭著說。

沈詩雖然也相信昭陽,始終難敵眾人,這時想起昭陽告訴過她,她和雨凝交好,所以便說:「畢竟,本司膳與昭陽情同姊妹,案件由本司膳審問,難免有欠公允,倒不如讓其中一位管事負責審問。」

沈詩心內本來想著讓雨凝審問的,可是就在她說話的時候,身後便響起一把聲音。

「沈司膳果然公正不阿,讓本管事另眼相看。既然如此,昭陽的事就交給本管事審問吧!」

芸曦突然出現,讓沈詩有點措手不及。

沈詩當然明白,芸曦已因為上次的事,對自己和昭陽懷恨在心,如此難得的機會,她又怎會輕易放棄。

沈詩沒有辦法,只好把昭陽交給芸曦。

想來想去,如今救得了昭陽的人,就只有周公子了。

沈詩雖然和芸曦相處時間短,也知道她是個記仇的女人,而且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說不定,她會藉審問昭陽,而拉沈詩下水。

何況,如果沈詩這次保得住昭陽,或許更能進一步取得周公子的信任。

所以,昭陽,她說什麼都要救的。

沈詩想了想,跪了下來,說:「膳房遺失食材,沈詩難辭其咎,請管事也一併審問沈詩,以正宮規。」

按周殿的規矩,凡是審問侍女,必須先請示陛下。沈詩這樣做,也是逼於無奈。

芸曦自然明白沈詩的意圖,於是扶起沈詩說:「沈司膳事事親力親為,又體恤宮婢,本管事佩服,只是此事,明顯與沈司膳無關,沈司膳請起。」

沈詩卻說:「眾人皆知,沈詩本是鄭國的探子,如今食材失竊,沈詩也是有嫌疑的。沈詩雖然是清白,但是如果管事就此放過沈詩,恐怕會惹人非議,有損管事名聲。請管事一併審問沈詩吧!」

芸曦無可奈何,只能說:「好,難得沈司膳深明大義,本管事自然一視同仁!美婷,你就代本管事先請示陛下。得到陛下首肯後,本管事再審議案件。」

美婷跪了下來領命。

昭陽不知就裡,卻想:沈詩姐寧可捨身,也要保住我......如果有機會,昭陽一定要好好報答她......
2020-08-03 09:31:28
係文啊
2020-08-03 10:16:52
2020-08-04 01:49:10
點解你又有返p嘅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