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得到無用超能力的廢物公主

1001 回覆
91 Like 16 Dislike
2020-03-18 23:05:06
真係好好睇 儲埋一個星期再睇
2020-03-19 08:33:59
周公子突然躍起,飛到昭陽的面前,然後乘昭陽開口的時候,迅速把整碗葡萄牛乳都灌給了昭陽。

唔係企咗喺隔離嘅咩?
2020-03-19 09:18:41
本身畫緊畫,有張枱

佢地隔住張枱,本來
2020-03-19 14:15:39
咁做真係好?
2020-03-19 14:17:14
點解好似又廢返咁多既呀昭陽
2020-03-19 14:19:20
因為佢要放低自己情感先可以用到異能

當佢執著完發洩,異能就發揮唔到

所以佢一時好似好屈機又一時on99咁

不過係一個過程黎

要成大事,首先學識放低私人情感
2020-03-19 15:40:25
留名
樓主快啲繼續
2020-03-19 20:34:12
我一次過睇會對個劇情深刻啲
2020-03-20 03:55:00
莫名好想畫呢一幕,睇完個腦好有畫面
雖然我畫功麻麻,但希望都叫做表達到我心目中嘅昭陽同周公子啦

同埋上個po唔小心冇留到1001俾樓主擺link
sor
2020-03-21 01:18:36
謝謝你,好靚呀

其實我都無諗過1001要放新link

有緣自然會再遇

張圖介唔介意我pin?

我想像的畫面就係咁
2020-03-21 01:19:42
樓主更新未 等得好苦
2020-03-21 01:25:52
多謝你欣賞我嘅拙作
當然唔介意啦有啲受寵若驚添haha
可以畫到同你想像嘅畫面一樣好開心yeahhhh
2020-03-21 04:55:12
好故留名

公子有咩原因要成日留難昭陽
係想磨鍊昭陽成材?
還是只係想捉弄昭陽嚟取樂?
有需要令昭陽對公子記恨嗎
2020-03-21 09:39:54
Why not both
公子都係人,都有七情六慾
佢一開始唔是真係想令昭陽成材
只係義父話「重陽」係可以幫助他的人
佢先再比昭陽試多次

第一次,昭陽過唔到測試,佢直頭放走佢
第二次,佢本來唔想理昭陽,由得佢同班侍女鬥,鬥贏證明昭陽係真係有能力,可以幫助佢。

輸左就趕佢走,唔好哂米飯

只係昭陽尋死逃避問題的行徑令周公子好反感,佢好討厭e種消極態度,所以本來唔想理昭陽都照搵昭陽

趕昭陽入柴房係懲罰,唔係罰佢擅自調換工作,係罰佢無辯才。公子其實個次無設計害昭陽,只係佢刻意比芸曦知昭陽可能就係自己要搵的「重陽」。芸曦善妒,自然會搞昭陽。

本來放昭陽入柴房係半放棄佢,點知佢靠洗衫成功得到公子注意。

第二次,公子誣陷芳兒,其實係想比多次機會佢,想佢學fact check

至於葡萄牛乳,周公子本來可以殺左昭陽治罪,但佢覺得昭陽可能真係幫到佢,所以唔會殺,但係周公子有仇必報,就算小仇都會報

之後會講多少少周公子心理,謝謝
2020-03-21 09:42:39
謝謝柒點柒贈畫,今曰特別加更(本來等柯屎日先更文)
- - - - -

周公子看昭陽強忍著磨墨的樣子,忍不住輕拍她的肚子,戲弄她一番。

只是,不用周公子的輕拍,昭陽肚子已是波濤洶湧,波浪翻騰。

過了好一會,昭陽額上涔著冷汗,腰也站不直了,而且開始有點眼前一黑的感覺。

糟了!這樣下去,我定是熬不住了,難道公子就是要我當眾出醜嗎?昭陽心想。

她躊躇著:離這裡最近的茅房,少說也要走一小段路,只是我現在,別說一小段路,好幾步都走不了......

倏地,周公子把昭陽攔腰抱起。昭陽一驚。

「公子.......」昭陽雙頰變得通紅,同時肚子亦熱鬧得不得了。

「如果你想當眾解手,本公子不會阻止。」周公子說完,便假意要放下昭陽。

「不......」昭陽拼了命都要說個「不」字。她可承受不了自己那荷葉綠先裙擺上充斥著糞跡,而且還在眾目睽睽下!

周公子這個行為,猶於登徒浪子一般,一直站在遠處的芳兒側目而視,只是卻不敢開口說什麼。

周公子滿意一笑,輕蔑地道:「如果你記恨於我,就不該用這些小把戲『復仇』,反而要讓自己變得強盛,然後把本公子擊敗。」

昭陽一怔,沒想到他會這樣說。

記恨嗎?是的,昭陽恨周公子多次戲弄她和芳兒。她更加不想再接受什麼考驗,她只是想安穩度日,只是,為什麼看似卑微的願望,卻難以實現......

她不想再以死控訴對現實的不滿,她想起周公子對她說的話......

「如果你就這樣死了,我該在你的墓誌銘產寫些什麼?」

「你除了尋死外,還懂得什麼?」

不!我絕對不可以再讓周公子肆意欺負我和芳兒。我要好好挽回屬於我的友誼,再不許誰破壞它。昭陽心想著,哪管肚內缺堤般的震撼。

「本公子從來不養廢人。能輕易抱起你,亦自然令輕易放下。」

周公子把昭陽送到自己的專用軒廁,昭陽如箭般,使盡最後力氣進去了。

「芳兒,給本公子備些筆墨,本公子想畫下難得一見的情景。」周公子喚著,一直默默地跟著他們的芳兒這時現了身。

軒廁後,有一張石枱。芳兒磨了墨,又在石枱上把紙放好。

「公子是想畫上什麼?」芳兒問。

周公子大筆一灑,眼前的軒廁便猶如立在紙上。

「是給你們的賞賜,獎勵你們能成功地舉辦宴會。」周公子說著。

「可是,宴會尚未舉行......」

芳兒的聲音散落在空氣。

她一頭霧水,可是卻不敢再問些什麼。
2020-03-21 12:08:05
終於有文睇啦

即係你有兩日無柯屎呀
2020-03-21 12:13:42
謝謝你,平均3-5日一次
2020-03-21 12:14:09
你好呀,新讀者?
2020-03-21 12:14:37
明白的,你若不離,我定不棄
2020-03-21 12:15:09
謝謝你,山長水遠都特登黎留言
2020-03-21 12:19:11
係呀 好好睇支持
每日都睇下更新未
2020-03-21 12:57:23
lm
好耐冇上講故台,好彩揾得返個post
2020-03-21 18:21:46
謝謝你
2020-03-21 18:22:03
我記得你呀
2020-03-21 20:37:25
有新文
儲埋幾篇一次過追感覺好爽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