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得到無用超能力的廢物公主

1001 回覆
91 Like 16 Dislike
2020-07-11 08:17:24
幾時繼續寫妖精個故
2020-07-12 10:09:54
沈詩的表皮已被鐵勾刮去,只剩下一層薄薄的粉紅色嫩皮,那層皮不堪一擊,即便微風輕輕一吹,都使她疼痛不已。

芸曦是個心狠手辣的人,她想要的情報?要辦的事,從來沒有一件辦不到。這天,她又來和雨凝會審。

「只要你跟我們說出鄭國的情報,我可以饒你不死。」芸曦冷冷地說。

沈詩口裡仍是塞著布條,稍一抬頭,用一個輕蔑的眼神看著芸曦。

芸曦向來心高氣傲,豈容她如此藐視!於是,隨手拾起一條長鞭,連續地抽打沈詩數十鞭,抽至沈詩渾身是血。

沈詩立時臉色蒼白,似乎已接近油盡燈枯。

「看來,你還不知道我國有一個巫女吧!」芸曦得意地說著。

雨凝這時輕撫沈詩,套取她一切的記憶......

這時,昭陽打了一個哆嗦,雨凝所看見的,昭陽都能看見。

昭陽看見沈詩的過去,看見她背負的一切,看見她如何遭背叛,看見一個曾經青春美麗的少女怎樣被折磨得生無可戀......

昭陽不願意沈詩就這樣在人世間與苦難渡日,更不願意她的生命在苦難結束。

於是,她順著自己看到的,順著沈詩剛才到刑房的路,跑到了刑房。

雖然昭陽大勢已去,畢竟她是周公子的「重陽」也是人人皆知的秘密,門外的守衛只是裝裝樣子阻攔就算。昭陽因此輕易進入刑房。

昭陽一進入刑房,只見即將油盡燈枯的沈詩。

雨凝見是昭陽,笑著說:「來得及時。她曾經對你做過的,現在也是時候歸還了。這就是當初帶給你永不磨損痛楚的沈詩。還記得嗎?那些大漢是她找來的,就連那隻狗......」

昭陽止住雨凝的話。

「放了她。」昭陽說。

芸曦出言嘲諷說:「放了她?你這是哪裡不對勁?她可是你的仇人,又是敵國的人!」

「雨凝姐看到的,我也看到了,沈詩一直活在苦難裡,從未嘗過快樂,我不願意她就這樣離開。」昭陽說。

芸曦冷笑道:「我可沒你那麼愚蠢。再說,你現在連侍女都不是,憑什麼管這事!本管事還沒算你擅闖之罪呢!」

昭陽乘芸曦說話時,向一直站在一旁的雨凝下手,她拔下髮簪,脅持雨凝。

出奇地,雨凝十分配合昭陽。否則以昭陽的能耐,雨凝是不會被昭陽脅持的。

芸曦見雨凝被脅持,出期地緊張,一時不敢輕舉妄動。

其他人見勢色不對,連忙去請了陛下來。

周公子很快便到了。

他來之前已瞭解到事情的來龍去脈。

一來到,他只說了一句:「放了沈詩。」

芸曦馬上讓人放了沈詩,沈詩受了重傷,剛一放了她便跌坐在地上。

「帶到本王房間療傷。」周公子又說。一個太監聞言,便抱起沈詩,抱起她的時候,太監手上亦沾了很多血。

芸曦簡直氣得直跺腳,於是開口頂撞道:「陛下,她是敵國的探子。放了她,已經是荒謬,現在還讓她和陛下共處,只怕不妥。」

周公子看著芸曦,說:「再多議論半句,本王馬上立她為妃。」

周公子一直揚言,一日天下不平,一日不立後宮。芸曦本來應是周公子的髮妻,周公子卻遲遲不娶,以天下未平作理由。

周公子這樣一說,芸曦自然不敢再多言。

周公子看芸曦靜了,便從太監的手上接過沈詩,然後步出刑房。

昭陽連忙跟在周公子身後。周公子走得很快,其他人根本跟不上,又或者知是周公子的意思,所以裝作跟不上。

「陛下就不怕沈詩對陛下不利嗎?畢竟她是個鄭人......」昭陽問。

周公子不解問:「剛才要力保沈詩的人,不是你嗎?」

昭陽一時語塞。

等了好一會兒,才說:「昭陽只想保她性命,如今卻擔心陛下安危......」

「一直以來,你的所有決定,本王都沒有質疑過。沈詩,你說要救,本王就救,亦不問理由。反而,只有你才會質疑本王......」周公子說。

昭陽這時一番暖意襲在心頭,然後又覺得有點委屈,想再解釋時,周公子已消失不見......
2020-07-12 10:30:05
2020-07-12 21:12:55
痛......
2020-07-12 21:24:12
2020-07-13 00:53:43
有文,感動
2020-07-13 04:05:27
文?!!
2020-07-13 04:08:24
咁所以你係S ?
2020-07-13 07:24:56
周公子係我老細...
2020-07-13 16:18:07
你係咪日日都幻想被你老細
2020-07-13 20:13:49
佢會喺我講錯野時冷暴力我

好癲
2020-07-14 15:32:43
點解會覺得被老細冷暴力
2020-07-15 08:28:42
周公子把沈詩安置在房內的床上,又讓霉凝細心照料。雖然沈詩傷得不輕,但是經雨凝照料半個月後,沈詩的身體便漸漸恢復過來。

沈詩一開眼,便赫然發現自己在周公子的床上!

「昏君!你休想碰我一條頭髮!」沈詩一開口就罵到。

周公子淺笑:「人們說鄭國富庶,本王看來不然,否則又怎麼會以為帝王的寢室裡,只有一張床?」

沈詩這時羞愧難當,卻反駁不了。

「你就不怕我殺了你?」沈詩又問。

周公子這時笑意更濃:「如今鄭國和王國野心勃勃,可是卻不敢輕舉妄動,原因就是忌憚周國。如果周國一滅,鄭國和王國大戰便會一觸即發。重點是,你們剛剛失去一個良將,又如何招架得住呢?」

周公子說的良將,就是朗將軍,他正四出逃亡,找可投靠的君主。

沈詩又沉默了。

「本王知道你對鄭國王妃忠心耿耿,亦無意讓你倒戈。不過既然你對我們周國這麼有興趣,那本王就帶你好好參觀一下。」周公子饒有趣味地說。

「別再惺惺作態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技倆嗎?先是找兩個人來把我打至半死,後來又假意救回我,目的就是獲取我信任。你們做這麼多,無非是想要情報吧!我勸你們還是別白費心機了!」沈詩一口氣說。

周公子鬆容地說:「本王要是想知道別國的情況,派個探子去就可以了。可是,本王根本對別國情況無興趣,反而你們國家便對周國很有興趣吧!」

沈詩徹底回不了話。她搞不清楚周公子這人。

突然,昭陽在外求見。

「陛下,昭陽在外求見。」一個太監說。

周公子冷冷問太監:「不是只有侍女以上的宮階才能求見本王嗎?」

太監會意,緩緩地出去回話。

過了一會,太監說:「昭陽姑娘說了,陛下若不見她,她便長跪不起。」

周公子「嗯」了聲,然後便去了小睡,留下沈詩一個人。

沈詩心想:反正都來了周殿,不如好好逛逛,說不定可以得到什麼情報。

想著,沈詩便步出房門,看見正跪在地上的昭陽。
2020-07-15 08:32:48
2020-07-17 12:15:01
又恰昭陽
2020-07-18 21:54:55
昭陽沒有說話,靜靜的垂首。

沈詩捉住昭陽的手,問:「 你究竟有什麼目的?」

昭陽沒有甩開她的手,只是平靜地說:「我說了,我不願你的生命就此結束。雨凝救過我,從而以後,她用靈力看到的,我都能夠看見。」

沈詩慢慢鬆開手,似乎是沒有意識地,放開。

「我看到了你的過去......被背叛、被出賣......我不願意看到你的生命就這樣完結。周公子,不!陛下曾經救過我,在我想自戕時,他問我,如果就此結束,我會甘心嗎?」昭陽說。

「你難道不記恨嗎?別忘了!那隻狗、還有那些大漢,都是我找來的。」沈詩說。

昭陽苦澀一笑,說:「那都是洛陽的主意,非你所願。而且那天,那把匕首......是你故意放我身旁吧!」

「你既然發現了,怎麼不好好利用!」沈詩語氣一轉,竟然變成了質問。

「昭陽不願意害命,掃地恐傷螻蟻。大概,昭陽早晚毁於自身的善性。」昭陽冷笑。

原來,周公子沒有午睡,昭陽剛才說的一字一句,他都聽得清楚明白。

突然,周公子步出房間,不由分說地拉住沈詩,然後攔腰抱起。

「你幹什麼?」沈詩大驚。

周公子故意對昭陽不屑一顧,說:「你千里迢迢到訪周國,不就是想知道周國的情況嗎?來!本王如你所願。」

昭陽被周公子冷待已不是味兒,突然聽周公子這樣說,馬上驚呼:「陛下!萬萬不可!」

周公子沒有理會昭陽,逕自抱著沈詩到了御書房。
2020-07-20 20:23:01
?!!周公子移情別戀?
2020-07-21 23:25:08
2020-07-22 00:16:51
以為大家已棄
2020-07-22 00:32:58
2020-07-22 01:50:20
快啲出
2020-07-22 02:45:34
你改咗名都認得架 快啲出文



加油
2020-07-22 02:46:20
點會棄
出文!出文!
2020-07-22 08:33:33
昭陽在外頭靜待著,過了一會兒,一個侍女準備端些茶點進去。

昭陽乘那個侍女沒注意,用腳絆倒侍女,侍女好不容易站穩了,端的茶點卻滾落了幾個在地上。

「昭陽!你這是幹什麼?」那係侍女怒道。

「美婷姐,現在這樣端進去,也只能受罰。還是我給你端吧!」昭陽說完,便接過侍女手上的托盤。侍女也就順勢把托盤給了昭陽。

昭陽拿著托盤進去。一進去,卻見周公子和軍機大臣在議事。沈詩則坐在周公子的旁邊。

「呃......這......」昭陽呆呆地看著。

「還不幹快把東西放下?」一旁的太監吆喝道。

「陛下......這.......放探子進來聽政,似乎不妥!」昭陽跪在地上說。

周公子手握著椅子的把手,冷冷地說:「議論本王的決定,更加不妥!」

說著,周公子掃視一旁的太監。太監會意說:「還不快走?是不是要等陛下降罪?」

昭陽滿肚子鬱結難舒,卻是一陣無奈。

難道當年救沈詩錯了嗎?昭陽暗忖。

剛剛起身的時候,昭陽突然感到身體有點不受控制,稍一定身,腳步總算穩住了,搖搖晃晃地走了幾步,卻倒了下去。

啪!昭陽突然倒下了......

陽光照射進房外,伴隨著清風,房內的風鈴發出「叮噹」、「叮噹」的聲音。

雨凝細心地照顧昭陽。

要來的,始終還是會來。雨凝暗忖。

周公子剛議事完畢,便跑了來看昭陽。

雨凝一見是他,只冷冷說手:「回陛下,昭陽離被反噬不完。」

周公子激動地抓住雨凝。隔著衣服,周公子看不到自己把雨凝抓得一片瘀青,雨凝亦喜怒不形於色,把痛忍下了。

「她不是已經釋懷了嗎?即便是沈詩,她亦已經原諒了,還有什麼纏繞著她嗎?」

雨凝失笑。

「雨凝從未見公子如此激動過......」

周公子止住她的話,說:「本公子只是想解咒,別無二致。」

雨凝聞言,卻說:「可惜的是,公子卻成了纏繞昭陽的咒。」說完,剛巧昭陽的眼皮跳動,雨凝便退了下去,讓他們說說話。

昭陽一醒來,便對上周公子深隧的眸子,那一雙永遠像在謀算著什麼的眸子,在此時此刻,竟然透著半分柔情。

昭陽剛一對上周公子的眸子,便連忙移開視線。

「很怕我嗎?」

「陛下身份尊貴,不怒而威。昭陽怎敢不怕......」說著,昭陽勉強想起身行禮。周公子按住了她。

周公子想說什麼,卻還是把話吞回去,揮了揮衣袖走了。

沈詩卻在不遠處侯著他。

「陛下,為何故意讓沈詩旁聽議政?」沈詩問。

「真亦假時假亦真,聽到什麼,你隨時可以向主子稟報。」周公子說著,朗聲一笑。

沈詩卻是陷入兩難裡。
2020-07-23 11:22:24
周公子又玩嘢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