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得到無用超能力的廢物公主

1001 回覆
91 Like 16 Dislike
2020-07-03 23:59:35
快啲加 等緊新文㗎
2020-07-04 00:00:09
2020-07-04 04:21:35
加更加更
2020-07-04 09:22:12
G持加更!!
btw我以為佢係想屈芳兒落毒
2020-07-04 10:49:56
2020-07-04 20:40:17
2020-07-05 10:33:16
更文啊啊啊啊啊啊啊
2020-07-05 11:39:01
以為有人,點知係你你只係我分身
2020-07-05 11:46:22
文呢
2020-07-05 12:36:01
那晚以後,周公子免去昭陽一切的職務。大家彷彿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又或是是猜到了,可是,人人都佯裝不知。

世界照常運轉,太陽如常升起。昭陽的位置被一個叫櫻蘭的丫頭替代了。昭陽彷彿是一個多餘的閒人,彷彿從此再無出頭之日。

天空下起綿綿細雨,昭陽獨自回到那個周公子精心為她建造的水池,靜靜地摺著紙船,在水池上放。

昭陽沒有打傘,任由雨水沾濕她的頭髮。

芸曦和秀慧遠遠站著,看著神情恍惚的昭陽。

秀慧嘆道:「想不到,陛下曾經重用的昭陽,竟然淪落至此。」

芸曦輕描淡寫地說:「仁義道德,從來是帝王的一塊遮醜布。她既然把布撕開了,便只能在暗處繼續渡日。」

秀慧疑惑問:「上一次,昭陽被關在柴房,後來不也是復寵了嗎?」

芸曦淺笑:「從前是陛下有意磨練她,如今是她自找的。」

芸曦說完,便轉身走了。秀慧尾隨著芸曦。

昭陽一直在摺紙船,直至雨停了,也還在摺。

大菊突然一手搶去昭陽手上的紙,全部扔在地上踩爛。

「人人都在忙著,你倒是挺空閒的。」大菊一把打在昭陽的背上。

昭陽大吃一驚,連連跪倒行禮。

「參見司膳。」昭陽說。

大菊知道昭陽大勢已去,自然也不饒人。

「雖然你已被免去司禮之職,卻不表示你可以在這裡無所事事。今天內,你給我把膳房的菜蔬洗好切好,否則我必定重罰。」

昭陽應了聲,便起身向膳房走去。剛一起來,剛才背上的傷還在隱隱作痛。

接管昭陽職務的櫻蘭,是個長得水靈的女孩,不但手巧,而且善解人意,很討大部分人喜歡。

這天,櫻蘭在打點仇大人的事情,雨凝卻突然步至。

櫻蘭連忙向雨凝行禮。

由於沒有后妃的關係,雨凝和芸曦負責管理後宮的一切事情。

雨凝一把捉住櫻蘭。櫻蘭大驚,問:「恕櫻蘭愚昧,不知管事何意。」

雨凝冷冷說:「沈詩,別再裝了。」

說完,雨凝命人把沈詩帶到刑房,並派人請了芸曦過去一起審問沈詩。
2020-07-05 12:36:45
新讀者
2020-07-05 20:41:54
死,唔記得左邊個係沈詩
2020-07-06 04:13:40
黎左個間諜?!!
2020-07-06 05:04:08
2020-07-06 05:35:43
比朗朗將軍呃到全副身家無哂兼無咗個仔個個女人
2020-07-06 11:22:27
Oh,洛陽嗰個,ok,thx
2020-07-06 11:57:54
我錯了
應該講“重睇之祝福
2020-07-06 12:00:02
2020-07-09 20:45:35
裸跑challenge

今晚凌晨1點前無文,會時代廣場裸跑
2020-07-09 23:48:17
留名
冇人想睇呀
2020-07-10 00:45:39
沈詩被架在刑架上。一個大漢拿著一條帶鐵勾的皮鞭無情地向沈詩鞭去。

每鞭一下,皮鞭上的鐵勾便會勾住她的皮肉,然後硬生生扯開。

打不夠五下,沈詩已經皮開肉綻。另一個大漢向她淋了一盤熱熱的鹽水,熱鹽水瞬間滲入她的傷口內,讓她有陣撕心裂肺的痛楚.......

芸曦氣定神閒地看著沈詩,嘴角浮起一絲笑意:「怎樣?還是不肯說出鄭國的秘密嗎?」

因怕沈詩咬舌自盡,沈詩的嘴裡塞滿了布條,發不出絲毫的聲音。

她的手臂卻連著長長的鐵鍊,手腕卻可以活動自如。芸曦把紙張放在沈詩面前。

沈詩卻一把摔掉毛筆,墨濺到芸曦的裙子上。

雨凝這時說話了。

「給你一天的時間,好好想一想。」說完,她便拉著芸曦走了。

芸曦剛步出刑房,滿意地看著雨凝說:「你是個知分寸的人。不會自以為和我平起平坐而自把自為。」

雨凝垂首,說:「這是自然。芸曦姐早晚也是雨凝的主子,周殿一切的事務,都應該交由芸曦姐審察。」

這時,雨凝看著身後跟著的宮婢說:「你們都聽清楚嗎?」

「清楚了。」宮婢齊聲說

沒有了昭陽,大家日子還是這樣過。雖然少了一個司禮,事實上也沒有什麼大影響,反正昭陽原來的工作就落了在芳兒身上,芳兒亦因此忙得沒時間看昭陽。

昭陽也還是每天被不同侍女奴役到筋疲力盡。

這天,她剛剛把分配給她的工作做好,正想回房間休息,卻看見周公子站在附近。

她裝著沒看見他一樣,快步走過。

「看見本王也不行禮嗎?」他冷冷地吆呼。

昭陽一愣,連忙轉過身向周公子行禮。

「參見陛下。」昭陽說。

自從那一次後,周公子便再沒有和昭陽說過話,這使昭陽很難受。

昭陽跪下後,周公子卻沒有讓她起來。

「昭陽斗膽,有一事想問陛下。」昭陽說。

「從來只有主子問奴婢,哪有奴婢問主子的?」周公子也還是冷冷的。

「陛下是否因為那次的事而生氣?」昭陽不管周公子的反對問。

周公子冷冷的看著昭陽,說:「看來,本王從前太寵你了。」

說完,周公子慢慢地走遠了。

昭陽想追問他,一個太監卻阻止她說:「別問了,你真的想陛下怪罪於你才罷休?」

偏偏昭陽是個死心眼,她可不能接受這種冷待。於是,不管太監的阻攔,跑到周公子面前。

「昭陽斗膽,求陛下明示。」

周公子終於止步,然後環顧四周的太監、宮婢,冷冷說:「如果真要明示,恐怕這裡聽見的人都得送命。你還是要問嗎?」

昭陽一時語塞,大概,周公子從前對她太好了,好得令昭陽忘記了他是一個王。

「有一個人,很喜歡送人禮物。每天,他都給鄰居送禮物。有天,他把禮物送給另一個人,不再送給鄰居。鄰居問那個人,怎麼可以如此對他。那個人說,禮物是我的,我喜歡給誰就給誰。」周公子對昭陽說。

昭陽語塞了。

周公子突然問太監:「宮婢多言,該當何罪?」

「杖責五十。」太監說。

周公子冷冷看著昭陽,說:「聽到嗎?」

昭陽內心卻是一片落寞。

「還不謝恩?」太監催促著。

「昭陽謝陛下不殺之恩。」她故意把「不殺」兩字加重。

周公子冷笑著她的「幼稚」,然後用一個晦明不定的眼神看昭陽。

昭陽想再多說半句,他便快步走了。
2020-07-10 01:46:52
終於有文

不過冇得睇裸跑
2020-07-10 02:07:41
睇到好鬼心up點解周公子突然就反哂面
有冇咁狠心啊
2020-07-10 23:59:54
2020-07-11 08:00:00
真,「喜歡你讓我下沉,喜歡你為人冷酷」

M女真心cls

利申:周公子係我.....orz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