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得到無用超能力的廢物公主

1001 回覆
93 Like 16 Dislike
2020-06-06 23:21:57
Why not both
2020-06-06 23:34:58
洛陽起底組上線了
2020-06-07 00:34:46
自從鎮守的將軍換上林將軍,雖說士兵的士氣逐漸回復,畢竟林將軍用兵不如朗將軍,反而讓周公子成功收復失去的城池。

周公子不再居於周院,反而住進了周殿,並以天子自居,人人皆稱他陛下。

至於,周公子那127個使女各自統領一職,整個周殿,宮女共有1270人,每10人連同一個侍女司一職。

昭陽第一次看見頭戴帝冠的周公子,帝冠上垂著137粒珍珠,周公子看上去劍眉星目,不怒而威。

「參見陛下。」昭陽跪下說。

「昭陽,這裡只有你我二人,你喚我周公子就可以了。」他笑著扶起昭陽。

昭陽不明白為什麼周公子一開始不住在寢宮,而住在周院,更不明白帝冠上127粒珍珠代表的意思,一直躊躇著該不該開口問。

「昭陽特意恭賀周公子成功收復收地。」昭陽笑著說,又拿出自己精心烹調的點心。

「你啊!如今已是一職之首,行事千萬不能再莽撞,知道嗎?」周公子看著身穿粉紅色宮裝的昭陽,有種耳目一新的感覺,心裡只希望昭陽能好好做事,不要像從前一樣孩子心性。

昭陽嘟著嘴,說:「昭陽特意來恭賀公子,公子怎麼這樣掃興?」

周公子嘆了口氣,說:「這次可以收復收地,只是因為鄭國換了將領,靠的不是我國實力,不是什麼值得興奮的事。」

昭陽卻一臉天真地說:「話雖如此,但是公子再不用擔心那兩城的百姓。」

周公子突然想起什麼,對昭陽說:「對了。那兩城的人,你給我好好安撫一下,他們大概都受驚了。」

昭陽燦爛一笑,說:「公子這樣體恤百姓,實在是百姓之福。」

聞言,一直低頭沉思的周公子突然抬頭,剛巧對上昭陽的眼睛。

昭陽這才發現周公子的目光如炬,那隱隱透出的威嚴讓她不能直視。

而且......周公子愈意氣風發,就愈顯得昭陽的不堪。

想著想著,昭陽眼神飄忽不定,想慢慢移開視線,卻突然發現,周公子一直定睛看著她。

昭陽臉紅耳赤,尷尬得不得了,索性別過臉去。

周公子輕柔問:「昭陽,你要逃避我避到何時?」

昭陽一時語塞,又覺得少許哽咽,只好向周公子行禮說:「昭陽身體不適,先行告退。」說完,又踉蹌地走了幾步,等身體穩了一些,便快步跑了出去。

昭陽一直跑、一直跑,跑到自己跑不動才停下,淚水迷糊她的雙眼。等到停下的時侯,她擦去淚水,發現自己來到那個水池。

她回到那個她曾經想過在那裡尋死的地方。

那天,當她想划破自己皮膚,試圖讓血流乾的時候,他救了她。

由何時開始,明知自己身上有咒,昭陽已經放棄尋死的念頭。

由何時開始,她開始努力地想盡辦法,因為想得他的青睞。

原來不知不覺,他已經佔據了昭陽的心。

多情不如無情。昭陽暗忖。

她寧可周公子對她無情,那麼她就可以斷了她的妄想。偏偏她的「知今」,讓她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一個是統領周國的天子,一個是曾被幾人蹂躪污辱的女子。昭陽想想都覺得可笑。

合上眼,她看到那一池的奶白,她寧可當時就這樣淹沒在一池奶白。

她的衣襟都沾濕了,心莫名地痛。

「心是靈魂所在。心痛,因為你在做違心的事。」她突然想起乳娘有次對她說的話。

那一池奶白漸漸褪色,變成他目光如炬的雙眸。

「昭陽,你究竟到避我避到何時?」仿如魔音般,纏繞著昭陽。

水池泛起一圈圈的漣漪。
2020-06-07 01:16:55
第三篇過左12點 唔算
2020-06-07 01:18:56
我地跟英國時間
2020-06-07 02:33:53
中間斷咗冇連更3篇喎
再更!!!
2020-06-07 02:40:30
2020-06-08 00:34:04
2020-06-10 02:36:51
2020-06-10 07:45:35
謝謝你,以為大家唔記得左個故
因為我都知我更得慢,所以無左好多讀者
原post 90幾個正皮得返70幾,無左20個

所以我好珍惜不離不棄的讀者

星期六/日會更,謝謝你

Ps:個故就完
2020-06-10 07:55:28
咁快完

昭陽都未跌落屎坑
2020-06-10 08:37:23
2020-06-10 09:19:01
咁快完啦
2020-06-10 15:26:13
完啦唔好咁快啦
2020-06-11 00:15:37
我記得!!!我成日走上嚟睇有冇新故更!!!
2020-06-11 00:26:26
2020-06-11 06:53:44
新讀者留名
2020-06-11 23:59:08
文呀
2020-06-12 22:35:19
推!!!
2020-06-12 23:54:57
昭陽哭得累了,哭得跌坐在地上。

那一幕幕刻骨銘心彷彿夢魘般,不停折磨著昭陽,彷彿是一台唱不完的戲......

有一些人,愈想忘記,愈是忘不了。

「周公子,可否不要如此待我?」昭陽寧可周公子殘忍一點。那麼,她便可以絕了她的執念。

周公子並沒有跟來,那裡只剩下昭陽,和無盡的黑夜。

等昭陽哭累了,她就直接睡在地上。

原來,周公子一直遠遠看她。看她睡了,就解下披風,讓昭陽披上。

這小小的動作驚醒了昭陽,昭陽才剛起來,迷迷糊糊地張開眼,看見周公子。

「周......不!陛下?」昭陽驚呼。

「我有那麼可怕嗎?」周公子笑了。

「陛下......?」昭陽這時想著,突然想起自己已搬到周殿。

既然搬到了周殿,怎麼這一水一石、一磚一瓦都和周院一樣?

昭陽一手搶過周公子手上的燈籠,有點詫異地用燈籠細細地照著四周。

「你是個活在過去的人,我便索性給你把過去搬來。」他笑著。

昭陽不解,正想開口問什麼。

周公子又開口說:「一個『知今』的人竟然整天活在過去,想來真是有趣。」

昭陽有點尷尬垂首,問:「陛下是何時出現的?」

「你哭了多久,我就站了多久。」

昭陽一時語塞,臉上表情明暗不定,不知是喜是悲。

「昭陽......剩下不多時日,公子何須花時間在昭陽身上?」昭陽把聲音壓低,似乎很努力地掩飾心裡的什麼。

說完,昭陽轉身就走。

周公子一手捉住昭陽的手,昭陽一驚。

「陛下,請自重。」昭陽任由他捉住自己,恭敬地說。

「我就是想看看,每次你都急步離開,為的是掩飾什麼?」他說。

昭陽說:「陛下英明,昭陽心裡想的是什麼,相信陛下已經猜到。那又何必逼昭陽?」

昭陽使勁壓抑自己情感,說著。

「別再磨鍊我的耐心。」他說。

「陛下的侍女個個貌美如花,芸曦姐嬌豔,雨凝姐脫俗,秀慧姐秀外慧中,大菊姐個性爽直,精通音律,還有其他都各有各特色,何必花心思在一朵殘花敗柳的身上?」昭陽說得很淒楚。

他靜靜地聽著。

「陛下的憐愛,只是對昭陽的殘忍。如果陛下要強來的,昭陽只好以死明志。」

他慢慢地放開昭陽。

「我還會繼續等你。」說完,他佇立在原地。

昭陽沒有再說話。

「本王突然想作畫,你給本王磨墨。」他突然收起柔情,冷冷吩咐昭陽。

昭陽遲疑一會,開口說:「陛下明日還要早朝,現在都二更天了,不如......」

他冷冷看昭陽一眼,說:「本王什麼時候輪到你管?」

昭陽只好跪了下來。

昭陽跪了好一會,他才讓昭陽起身備筆墨。

昭陽沒有再說話,靜靜地磨墨,他也沒有再說話,靜靜地作畫。

一直畫到四更,他說:「侍候本王更衣。」

昭陽便馬上給他更衣,但是臉上的倦意寫在臉上。

「本王上朝後,你睏就去歇著,今天不用你侍候了,看著就覺心煩。」他說。

他一邊說,昭陽便一邊給他穿好腰帶,又給他理好衣領。

他沒有再正眼看昭陽便去了早朝。

昭陽突然有一陣失落,卻舒了一口氣。

他勉強上朝後,頭痛的毛病又來了。

雨凝靜靜給他診治。

「陛下每當廢寢之時,便會有頭痛的毛病。現在邊疆的局勢總算穩了,陛下因何事廢寢?」雨凝問。

他笑著說:「雨凝不是有通古的本領嗎?怎麼又要問本王?」

雨凝顯然什麼都已經知道,說:「那丫頭不知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好事,才遇上陛下。」

「昨晚要是任由她一人過,准是又胡思亂想。本王一時著急,差點壞了解咒的事。」

「陛下故意冷淡,為的是讓那丫頭好過點。陛下如此體恤,雨凝佩服。」

他這時頭痛難耐,沒有再答話。

「陛下,雨凝剛剛給陛下施了針,估計睡上一覺,就沒什麼大礙。」

雨凝剛剛步出房,芳兒便一副鬼鬼祟崇的樣子找她。
2020-06-13 08:53:20
2020-06-13 08:54:27
好開心有人睇,點知係你
2020-06-13 08:57:08
2020-06-13 13:18:08
我有睇㗎
日日都mon住你
2020-06-13 15:21:47
我都係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