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得到無用超能力的廢物公主

1001 回覆
91 Like 16 Dislike
2020-06-03 07:57:32
謝謝你,我m痛完琴晚便秘,柯左4、5次柯到屎眼痛

一唔出文就便秘之前一寫文就有便意

應該唔小心條件反射左
2020-06-04 00:35:13
2020-06-04 02:41:15
咁快啲寫文啦,一寫文就便便暢通
2020-06-04 08:58:07
琴晚寫到一半訓左,醒左無哂
2020-06-04 23:26:26
不過幾天的時間,朗將軍便已經調查好案件,並且處決了刺客。

鄭國國君把事情告知洛陽,洛陽輕輕「嗯」了聲。

這是頭一次,洛陽害死一個人。

那是用血肉築成的下台階,捍衛的是鄭國國君的王權。

真正作惡的人逍遙快活,無辜的人被當成有罪處決。洛陽想著,覺得諷刺,笑了。

「怎麼了?」鄭國國君問。

洛陽看著他,淺笑說:「有勞陛下憂心,臣妾無恙。」

他們的對話就此結束。

問的人,問知故問。答的人,自欺欺人。

等了好一會,洛陽問:「那個人.....是什麼人?」

鄭國國君搖了搖頭,說:「據說是前朝遺民,死有餘辜。」

洛陽不確定那個是不是真的前朝遺民,只是她不敢求證。

有時候,人會相信一些令他們覺得好過點的「真相」。真相是怎樣,其實不重要。

大家都只是想披著「心安理得」,繼續過自己的生活。

洛陽點點頭,說:「幸虧朗將軍,否則臣妾如今恐怕......」

洛陽沒有再說下去,彷彿,那些話,連自己都說不出來。

「愛妃受驚了,本王已稿賞朗將軍,以讚揚他護駕有功。」鄭國國君說。

洛陽沒有說話,他亦沒有說話,相視著,笑了。
2020-06-05 03:11:50
Pushhhhh
2020-06-05 23:45:45
鄭國國君輕拍洛陽的頭,寵溺地笑著:「洛兒無恙就好。」

洛陽「嗯」了一聲,緊緊地擁著鄭國國君。

她剛才怕嗎?也許是的。她怕自己失了身,辜負了她深深愛著的那個人。

她真的很怕很怕,很怕失去他。

「洛陽很怕,很怕......」洛陽的身體顫抖著,擁得他更緊了。

鄭國國君摸摸她的頭,說:「有我在,不用怕。」

洛陽說:「洛陽什麼都不怕,就怕......沒了你。」

鄭國國君咬了她手臂一口,笑著說:「再敢胡說就咬死你。」

洛陽扁著嘴,一雙水汪汪眼睛看著他說:「不要離開我。」

鄭國國君沒好氣地抱著洛陽,放在床上,說:「乖乖睡覺,我就睡在你旁邊。不用怕。」

洛陽緊緊地擁著鄭國國君,甜甜地睡著了。

鄭國國君用手指輕撩洛陽粉嫩的小臉,正想入睡的時候,他聽到房外傳來熟悉的暗號。

「國師?」

鄭國國君輕輕踏出房間,看到闊別多年的國師。

「陛下。」國師向他行禮。

「有什麼事?」他問。

「微臣是特意來邀請陛下觀星的。」國師說。

「國師,有話直說,本王恕你無罪。」他說。

國師聽了後,安心地笑了笑,說:「微臣近日觀星,發現主星和副星的異樣,主星日漸暗淡,副星日漸明亮。主星自然是陛下,副星......當然是氣勢如虹的人了。」

鄭國國君聽著聽著,猜到國師的來意,於是開口問:「國師是因為洛陽而來嗎?」

國師點點頭,說:「成也王妃,敗也王妃。」

鄭國國君說:「既然朗將軍喜歡洛陽,要是本王成人之美,把洛陽送予他,一來可以收賣人心,二來亦可以讓洛陽好好從他口裡探聽什麼。國師是想這樣說,對嗎?」

國師聽了後,笑逐顏開:「陛下果然英明。這贈送妃子的事,古來有之。陛下只要找個理由讓王妃在寺廟靜修,過了好一會,再把王妃偷偷送給朗將軍就可以。」

鄭國國君笑著問:「今天他想要洛陽,明日如果想要王位呢?本王又應該把王位奉上?今日獻五城,明日獻十城的道理,國師不會不懂嗎?」

國師聽了後,有點語塞。

「這......」

「夜深了,國師可能一時困倦意襲來,所以胡言亂語。本王不會放在心。國師早點休息。」他說完,便回寢宮了。

一進去寢宮,卻看到洛陽怯怯地看著他......
2020-06-06 01:23:47
2020-06-06 02:18:42
今日獻五城,明日獻十城<—講得啱!
退讓得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2020-06-06 03:31:23
交換囉
送返個老母畀你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2020-06-06 14:17:27
2020-06-06 14:18:23
2020-06-06 17:14:39
又肚餓又眼訓又柯唔出...慘
2020-06-06 18:00:49
鄭國國君朝洛陽一笑,說:「怎麼醒來了?」洛陽垂著頭,說:「陛下......洛兒......」

洛陽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好幾次想說出口,又吞回了話。

「洛兒直說無妨。」他說。

「洛兒一起來,就發現陛下不見了。陛下回來的時候,明明愁眉深鎖,怎麼又要強顏歡笑呢?如果陛下相信洛兒,能夠說出來,讓洛兒給陛下分憂嗎?」

他嘆了口氣,說:「洛兒,你碰我一下,不就知道了?又何必問我?」

洛陽卻搖搖頭,說:「洛兒不願意用鑒古窺探陛下。」

他看著洛陽,想起那個連他也差點忘記的約定:洛陽只會在他准許的時候才會用「鑒古」。

一想到洛陽這樣乖巧遵守那個約定,他只覺有點好笑,說:「我現在准你用鑒古。」

洛陽還是搖搖頭,說:「洛兒還是想陛下親口說。雖然洛兒才疏,未能給陛下分憂。說的過程裡,或許也可以讓陛下覺得舒暢點。」

他看著眼前的可人兒,那麼純潔、美好。她機智、可愛,善解人意,但是卻是死心塌地的愛著他。

他還是不忍拒絕她的請求,說:「剛剛國師來找我。」

洛陽聽到後,和自己原來猜的沒兩樣,便開口說:「要是洛陽沒猜錯,國師是因為洛陽而來的。」

他看著洛陽,苦笑著。

洛陽沉默了。

他看著洛陽這樣,有點心痛,開口說:「你不想知道我怎樣說嗎?」

洛陽微笑說:「陛下怎樣想,洛陽怎會不明白?只是國師說的對,洛陽要是跟了他,一方面可以充當陛下線眼,另一方面亦可以好好的收賣他。百利而無一害。」

他沒有說話,靜靜看著洛陽。

「洛陽想過了,改日陪太后禮佛,然後安排一個住持說洛陽與佛有緣,讓洛陽長居寺廟。再過了好一段日子,陛下才靜靜地把洛陽獻出......」

他還是靜靜看著洛陽。

「洛陽一生坎坷,先是娘親死於非命,連她的妃位都廢了,貶為平民。後來流落妓院,幸得陛下憐愛,成為王妃。陛下恩情,洛陽自當湧泉相報。」洛陽說著,眼淚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他突然壞壞一笑,插出寶劍,直指洛陽。

「洛陽,你怕死嗎?」他問。

洛陽搖搖頭,說:「洛陽只怕以後不能再侍奉陛下。」

「如此就好。恰巧,我亦不怕。」他笑著。

洛陽疑惑地看著他,問:「陛下這是何意?」

他看著洛陽,眼神有點痴迷,說:「如果連心愛的女人都守不住,活著又有何用?倒不如你我一起殉情好了。」

洛陽大驚,看著他。

她從沒有看見如此癲狂的他。

「那種話,你要是再敢說出口,我就先殺了你,然後自刎。明白嗎?」他用戲謔的口吻說著,可是洛陽知道他可不是開玩笑。

洛陽呆呆地看著他。

他看洛陽話嚇呆的樣子,覺得很滿意,把劍收起,把洛陽擁入懷裡。

「陛下......」洛陽緊緊抓住他的衣襟。他回握洛陽的手。[

「那個朗將軍,囂張跋扈,為免他獨攬大權,本王決定逐步削他兵權。事實上,本王已經把他調離原先鎮守的邊關,只是這人極擅長籠絡下屬,那些舊部竟然公然對抗新來的將軍,士氣亦變得低落。」他說。

洛陽被他握住,心亦開始安定了很多。聽完他的話,洛陽信心滿滿地說:「洛陽明白陛下的意思了,這事就交給洛陽去辦。」
2020-06-06 18:01:22
2020-06-06 18:01:42
老母換咩先?
2020-06-06 18:05:18
捉佢黃雞腳再切佢丁丁啦
2020-06-06 18:24:33
CLS Challenge

今日會連更3篇

唔夠3篇我裸跑
2020-06-06 18:24:51
捉邊個?
2020-06-06 20:53:11
朗朗
2020-06-06 21:04:54
係真唔係啊
坐等找數
2020-06-06 21:08:58
找文數定裸跑?
2020-06-06 21:31:16
支持你keep出文
2020-06-06 21:39:21
新讀者
2020-06-06 22:14:53
洛陽深諳朗將軍自有他的個人之處,所以自然會向他好好「討教」。

她穿上一個紅色的指環,然後換上一件淡色宮裝,薄施脂粉,邀請朗將軍到御花園一聚。

夜闌人靜,洛陽幽幽地在撫琴,身後的宮女一直用圓扇給洛陽扇著。

朗將軍不一會就到了,一看到洛陽手上的紅色指環,不禁覺得有點掃興。

「末將參見娘娘。」他向洛陽行禮。

洛陽突然停止撫琴,抬頭看著朗將軍。月光流瀉在她的臉上,更顯得洛陽的脫俗不凡。

朗將軍看得出神了。

洛陽拿著早已準備的葡萄酒,端給朗將軍。稍一抬手,洛陽天然的體香卻是充斥在四周。

朗將軍沒有接過酒,反而不解地問:「娘娘,這是何意?而且,這麼晚約末約來,未免不妥。」

洛陽把葡萄酒一飲而盡,說:「雖說不妥,將軍不是來了嗎?而且,將軍向來視規矩於無物,怎麼突然談起規矩來?」

說完,洛陽又取了另一個酒杯,倒了另一杯酒,遞給朗將軍。

朗將軍依然沒有接過酒,疑惑地看著洛陽。

洛陽在他耳旁柔聲說:「愈是捉不到、留不住,愈是亂人心志,不是嗎?」

朗將軍這時慾火難耐,忍不住捉住洛陽的手。

洛陽笑著說:「洛陽知道將軍對術數有研究,如今洛陽不方便,想必將軍不會犯禁。只是,洛陽還是想將軍好好期待一下。」

朗將軍聞言,愈發想收拾眼前的蕩婦了,他一把抓住洛陽,強擁她入懷。

「將軍怎麼這樣焦急?洛陽本來準備給將軍好好的推拿呢?」

說完,洛陽便開始給朗將軍推拿。

這推拿的時間,洛陽便可安心地窺探他的一切,包括他是如何籠絡士兵,還有背地裡做過的所有......

朗將軍當然不知道洛陽有鑒古的異能,只是覺得她是一個表面忠貞、內裡淫蕩的女人,於是完全放下戒心,好好享受她的推拿。

洛陽的推拿功夫了得,不消一會,朗將軍已經沉睡。

如果這時可以手刃朗將軍,為沈詩報仇,那該有多好?洛陽暗忖。

只是她知道朗將軍勢力盤根錯節,貿然殺他,只會引起軒然大波。

洛陽輕嘆著,任自己得帝王竉愛,卻是連一個小小的心願都不能給沈詩完成。

成大事就要有所犧牲,洛陽本來想犧牲自己,成為朗將軍的女人,不料,鄭國國君竟然以死相勸。

那份恩情,卻是洛陽一輩子都還不清。

朗將軍雖然睡著,手裡還是緊緊握著劍。

洛陽想:他不能安寢,大概就是他的懲罰吧!

洛陽知道,他或許並不是不能安寢,只是習慣了握劍,所以睡著的時候還是握住劍。或者,他根本沒有睡著?

不管了,洛陽寧可相信他不能安寢,寧可幻想著他有報應。

我接受不了,那個害沈詩流落他方的負心漢,如今竟然這麼意氣風發,什麼報應都沒有。洛陽暗忖。

她解下了自己的披風,給朗將軍披上。

然後,她便和婢女靜悄悄回寢宮。

第二天早上,她寫了一封信給接管朗將軍舊部的新將軍。

過了幾天,鄭國國君便告訴她,新將軍終於可以統領朗將軍從前的部下了。

洛陽都甜笑,倒入鄭國國君懷裡。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