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得到無用超能力的廢物公主

1001 回覆
91 Like 16 Dislike
2020-05-15 01:30:01
由於昭陽三個月都唔郁得,接下來由芳兒做主角。
2020-05-15 09:20:09
【騎劫】

夜深,芳兒躡手躡腳走進昭陽的房間,甫走進房間便聽見昭陽因痛苦而呻吟,不禁揪心地皺了一下眉頭。

芳兒緩緩坐在床上,以靈巧白滑的手輕撫昭陽稍顯滄桑的臉孔。夢中的昭陽因痛楚而飆出淚水,那行淚水沾上了芳兒的手指,使她感到一陣苦澀的涼意。

一滴淚水而已,苦什麼澀呢?芳兒苦笑,繼而歎了一口氣,眼神放空,抬頭望向遠方。

「臭桃......拋棄我們了。」平淡的語氣,卻無掩芳兒的落寞。「才過多久了?昭陽姐你便經歷了如此的痛苦,我......我也經歷了不少。」她轉頭看著昭陽的臉孔,痛心道:「我很懷念一開始的我們啊,昭陽!那個不用互相猜忌,互相排斥,那個可以真誠相對的我們啊!」

芳兒的手上驀地多了一個圓形的水珠,第二個、第三個.......卻是她流下淚水了。

「回不去了......是嗎?」芳兒似是在問昭陽,又似在問著自己。

「芳......兒」一把沙啞的聲音在黑暗的房間中響起。

「昭陽姐!」芳兒大驚。

「不要傷心了......」昭陽逐字逐句道:「這時臭桃都不要我們了,所以啊,就只剩我們了。」

芳兒忍著淚點頭。

「對不起。」昭陽無視傷痛,將雙手搭在芳兒的手上,由衷說道。

「不要這樣......我才是應該道歉的那個啊,昭陽姐!」芳兒想大力攬著昭陽,但想起她的傷勢,只好輕輕地抱著她。

「對不起。」她們同時說道。

芳兒瞥了昭陽一眼,想到自己還握著她的手,臉蛋瞬間變得通紅,欲放手離去。

「別。」昭陽説:「留下。」芳兒起初不肯,但經昭陽再三請求,軟下心腸留了下來。

是夜,兩個曾經冰冷的心靈在一張細小的床上,靜靜地躺著,看似沒有變化,卻又已經變化了。

【呢個只係騎劫po,臭桃返嚟之後大家可以忘記呢篇文,呢個亦都唔係接臭桃龍,只係代臭桃向大家賠罪嘅文
2020-05-15 09:22:21
【騎劫 x2】

那天我說,「我們之間不會有結果的。」

你閉起稍稍深潤眼睛,沒有回應。

我轉身離去。

「嗒、嗒、嗒」清脆卻又沉重的腳步聲與墻上那個鐘的秒針之聲,意外的匹配。

每跟走遠你一步,我就走進我們之間的回憶一步。

那根秒針慢慢地撩動我的心靈,逐點逐點使我沉溺於回憶的海洋中。

第一次的心動。第一次的臉紅。第一次的牽手。第一次的吻。

然而,接踵而來的,卻是跳動的心不再,青澀的臉孔不再,手握的溫度不再,曾經的親密不再。

你很喜歡《We Don't Talk Anymore》這首歌,你說。

也對的,we don't talk anymore。

我可悲地伸出雙手,輕輕撫摸著空氣,幻想著你平庸卻獨特的秀臉。

好想摸一下。好想跟你說,對不起。

好想好想,跟你再一起,一起再做什麼都可以,只要......只要......

升降機到達的聲音「叮」一聲,敲醒了我。

可惜,沒有如果。

臭桃出文啊
2020-05-16 14:43:24
文呢
2020-05-16 15:59:34
冇文就返去推POST啦
2020-05-16 17:04:13
係嘅 熊貓哥
2020-05-17 12:38:46
昭陽養傷期間,由芳兒和雨凝輪流照顧。

雨凝看著她們倆,說:「你們兩個呀,之前芳兒照顧昭陽,然後就昭陽照顧芳兒,現在就芳兒照顧昭陽,沒完沒了。」

芳兒說:「那也是福氣啊!沒想到昭陽姐竟然爲了芳兒頂撞公子,還要受罰,芳兒於心何忍。」

雨凝摸了摸芳兒的頭說:「她啊!每次都不分尊卑。公子忍耐多時,才罰她一次,算是便宜她了。」

昭陽笑著說:「雨凝姐,從前以為你高傲冷漠,如今才發現你是這麼善良的,而且還是那麼率真可愛。」

雨凝突然臉紅,白了她一眼,說:「別以為嘴巴甜就可以少受點苦。我可不吃這套呢!」

芳兒笑著,看著她們。

昭陽這時嘟著嘴說:「昭陽說這話,可是真心實意的。雨凝姐又體貼又善良,而且又不會打我。昭陽最喜歡雨凝姐了。」

雨凝突然認真起來,說:「昭陽,你可不要怪周公子。周公子可是爲你著想才罰你的。」

昭陽點點頭,說:「昭陽自知自己莽撞,絲毫沒有記恨周公子。」

「那便好了。」雨凝說。

突然,門外傳來腳步聲。

「我去看看誰來了。」芳兒快步跑出去,卻看見周公子。

芳兒向周公子行禮,然後引他進來。

「昭陽姐,周公子來了。」芳兒說。

雨凝向周公子行禮後,便說:「公子,雨凝剛在外面晾了些藥,現在和芳兒去取。」

「嗯。」周公子應了聲,雨凝和芳兒便出去了。

昭陽有點緊張地看著周公子。

「昭陽有傷在身,怒不能向公子行禮了。」說完,還是照樣子,伏在床上。

周公子失笑,說:「別人見到本公子,即使身負重傷,也會做做樣子,掙扎著行禮。而你,就動也不動的,連做做樣子都不做。」

「那麼,公子是想昭陽掙扎起來做做樣子嗎?」昭陽疑惑地問。

「那也不必。只要如此直率的人,世上絕無僅有。」周公子說。

「個性直率不是好事嗎?」昭陽問。

「當然是好事。心無城府,對別人沒威脅,而且剷除起來,亦易如反掌。」周公子說。

「那還是好事嗎?」昭陽認真地思考著。

周公子看她這麼認真的樣子,會心微笑。

「恕昭陽直言,公子是幹大事的人,城府深是必要。昭陽只是普通一個侍女,要那麼深的城府有用嗎?」昭陽思考完便說。

「你覺得本公子城府深嗎?」周公子問。

昭陽點點頭。

「是嗎?從前先王總是說本公子除太仁慈,城府不深呢?」周公子苦笑。

昭陽聽完,想開口追問什麼。

周公子卻說:「算了。城府不深也好,本公子也正好和你說些心底話,最怕是交淺言深。」

昭陽看著周公子,輕聲說:「公子如果喜歡,昭陽可替公子分憂。」

周公子失笑:「分憂?你不要給本公子添煩亂就好了。真的不曉得怎麼你會是本公子的『重陽』。」

「可能是陰陽調和吧!公子城府深,昭陽沒城府,調和一下,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呢!」昭陽說。

周公子聽完後苦笑。

「對了。公子喜歡吃什麼?」昭陽問。

「怎麼問起這個?」

「昭陽想報恩啊!要不是公子,單憑一人之力,昭陽怎麼能拿到解藥?」

「芳兒是本公子的侍女,本公子定會保她平安。至於報恩,你不用著急,本公子總會有天用得著你。」周公子說。

「那昭陽就等著被公子用。以後公子說什麼,昭陽就幹什麼。」說完,昭陽露齒笑著,明眸皓齒,看著讓人愉快。

昭陽說完,周公子關心了她的傷勢後,便走了。

回到房間後,周公子召了雨凝。

「雨凝,你對昭陽,很不一樣。」周公子說。

「公子,昭陽雖然魯莽衝動,但是個性直率討喜,雨凝亦不禁和她親近。」雨凝笑著說。

「如此就好,本公子只怕,你是另有所圖。以你一向的高傲、冷淡,突然和昭陽說說笑笑的,本公子覺得很奇怪。」周公子說。

「公子放心,雨凝知道,公子對昭陽非同一般,自然會好好照顧昭陽。」雨凝說。

周公子冷冷說:「什麼非同一般,本公子所做的一切,只是幫昭陽解咒,別無他想。」
2020-05-17 14:09:45
cls,係文啊
2020-05-17 14:30:10
得你睇

應該昭陽跌左落屎坑都無人理
2020-05-17 14:35:34
我都有睇㗎
等睇昭陽跌落屎坑
2020-05-17 18:12:11
得我地兩個
2020-05-17 19:15:47
可能做CD-ROM 或者
去咗臭桃嘅第二個故呢
2020-05-17 20:28:16
我做第三個睇
2020-05-17 20:41:52
4
2020-05-17 21:01:21
考完dse未
2020-05-17 21:11:39
三個月很快便過去了,昭陽其實養了兩個多月的傷,已經可以行動自如,只是雨凝擔心她舊傷剛好,過於激烈的叫活動,會再添新傷,才要她休養滿三個月才下床。

昭陽一康復,便著手弄點心給周公子。

約四更時份,周公子剛起來,昭陽便已經弄好點心,讓雨凝送去。

周公子剛吃了一口點心,只覺味道新奇,滿口芬香。

「這......是什麼?」周公子問。

「回公子,是昭陽別出心裁,知道公子最近過於勞累,食不下嚥,特意以花入饌,以增公子食慾。」雨凝說。

周公子會心一笑:「是嗎?她在門外候著吧!讓她進來。」

雨凝應了聲,便退了下去。

「雨凝姐,這次謝謝你了。」昭陽輕聲說。

「快進去吧!」雨凝說。

昭陽快步走了進去。

「這怎麼回事?」周公子指著桌上的點心問。

昭陽拿了一個點心在手上,說:「回公子,昭陽想要報恩啊!這些點心,都是昭陽窮思後才製作出來的,那些餡皮都是混合了不同花瓣而做的,功效各有不同,都是爲公子精心設計的。」

說完,昭陽擘開手上的點心,說:「裡面的餡都是以清淡爲主,公子平日煩心的事多,易傷肝、脾,用點菜蔬,反而健脾補氣。」

「這些藥理都是雨凝教你的吧!」周公子問。

「是。公子英明。」昭陽說。

周公子饒有趣味地看著昭陽:「看來不只洗衣服,弄點心,你都在行啊!想起來,本公子真是把你放錯位置,讓你洗洗衣房,或者到膳房做差事最好。」

昭陽跪了下來說:「不論公子指派何事,昭陽都會盡力辦妥。」

周公子看著跪在地上、一本正經的昭陽,就覺得好笑,一把捉住她的手,扯了她起來,說:「你這人還真是有趣。一時說本公子離間你和芳兒,一時又說本公子迷惑了你,現在本公子又成了你的恩人?」

昭陽沒有反抗,垂下頭說:「從前是昭陽莽撞,如今昭陽想清楚了。」

周公子聞言,得意地笑了笑。

「公子,那可以先放手嗎?你弄得昭陽很痛。」昭陽委屈地說。

周公子放開了手,輕蔑地說:「本公子可沒使過勁,別裝了。」

「公子那三十大板,打在昭陽身上,落了禍根。此後,每遇風雨,或是露氣重些的時候,昭陽身上便會隱隱作痛。」
昭陽說。

「那是自然。本公子的責罰,從來是痛徹心扉的,每遇寒天下雨的時候,教訓特別深刻,亦好讓你長點記性。」周公子說。

聞言,昭陽略有不忿說:「公子,昭陽有一事請教。」

「說。」

「不知道掌權的人是不是都這樣,喜歡用懲罰讓底下的人長記性。」昭陽說。

周公子笑著反問:「若果本公子有半分像個君王,你想你如今還能活命嗎?下去吧!本公子還有事要做。」

昭陽突然被周公子嚇了一跳,又跪了下來,說:「謝公子仁慈。昭陽先下去了。」

周公子覺著昭陽的背影,微有慍怒,又有點覺得好笑。

這個丫頭,怎麼一時像枝討喜的解語花,一時又拙口笨舌,言詞莽撞的。就像裡面住了兩個人一樣。周公子暗忖。
2020-05-17 21:16:00
Proofread: 淫娃

作者懺悔了,半年都未完故,7月前一定完到
2020-05-17 21:53:11
聽日考完
2020-05-17 21:57:41
加油,考完更多d文賀下
2020-05-17 22:10:45
咁聽晚搵你找數了
2020-05-17 22:15:50
過於激烈的叫活動

激烈的叫
2020-05-17 22:17:06
淫娃話無錯字.....

人黎!拖個賤婦落去打50大板,同小奈一齊娛賓

野比大人,tmr加更,一錯字一更
2020-05-17 22:17:58
你快啲寫佢叫
2020-05-17 22:18:38
2020-05-17 22:18:57
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