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得到無用超能力的廢物公主

1001 回覆
91 Like 16 Dislike
2020-03-16 11:15:56
唔好啦ching ,話比桃桃知點解
2020-03-16 11:16:13
謝謝你,新讀者
2020-03-16 11:16:30
就用你啦、好主意
2020-03-16 11:17:04
謝謝你,我ko 完呀simon就會更快d
2020-03-16 11:17:40
我記得你,由最初開始寫就睇到而加,好感動
2020-03-16 11:57:39
諗住儲幾日先睇
一次過享受
點知得一篇
唔夠喉呀
人黎
2020-03-16 12:12:30
距離宴會舉行還有三個月時間,芳兒著急地想找昭陽商討事情,昭陽卻一副從容的態度。

「昭陽,關於宴會的事,我們該怎辦?」芳兒焦急地問問昭陽。

昭陽說:「急什麼,我們不是有幾千両辦宴會嗎?」

芳兒驚訝地看著昭陽,說:「我們不是只有幾十両嗎?」

昭陽把玩著頭髮,饒有趣味地看著芳兒:「我們不是有幾千両嗎?」

芳兒這時會意,驚訝地看著昭陽。

「要辦一個出色的宴會,首先我們得投其所好。」昭陽說。

「投其所好?」芳兒疑惑地問。

昭陽沒有回答,自顧自走了。

芳兒有點納悶:明明是我要讓昭陽需要我,怎麼現在像是被她指揮一樣?

芳兒有點好奇,於是悄悄地跟著昭陽。,只見昭陽去了找雨凝。

雨凝?她怎麼不去找經驗豐富的芸曦?雨凝沒錯是精通醫術,可是辦宴會的事,她能懂嗎?芳兒暗忖。

芳兒正想湊近偷聽她們說些什麼的時候,被一旁的大菊看到芳兒,大菊正在搬著重物,見到芳兒就心生歡喜。

「芳兒,給我把這個放在花園裡。」芳兒不敢拒絕,便無奈地跟著大菊走了。

好不容易才搬好重物,回頭的時候便已經不見了昭陽。

「去哪了?」芳兒到處尋找昭陽的身影,卻尋不見,於是芳兒到處走走,然後卻發現昭陽在池塘旁的涼亭裡,周公子也在。

芳兒不敢走近,只好遠遠地看著。

周公子這天身穿白色的常服,他的打扮霎眼看起來有種書生的儒雅,只是,想不到一個看來這樣文質彬彬的人竟然是足不出戶卻可運籌帷幄的周公子。

芳兒從沒有仔細看過周公子,難得有了機會,自然想在遠處偷偷打量周公子。

只見周公子頭戴銀冠,一頭美髮散落在背上。那眼眸透著一種深不可測,讓人看不透,亦猜不著。他的眉頭緊皺著,似乎在煩惱什麼。

這種淡淡的哀愁和那種書生的儒雅在周公子的身上成了很好的搭配,反而讓這千古難得一見的美男子添上種種的神秘感。

他在煩惱什麼呢?芳兒暗忖。

這時,身穿荷葉色侍女服的昭陽走上前,端了些什麼給周公子。

昭陽這是在幹什麼?芳兒心想。

正在沉思之際,秀慧走過來,拍了拍芳兒的肩膀。

「芳兒,要來參加貧富宴嗎?」

芳兒正在苦思該如何辦個出色的宴會,如今聽到「貧富宴」這三個字,心想或許可得到些啟示都未可知。

「貧富宴?聽上去好像挺有趣的。秀慧姐,說給我聽聽好嗎?」

秀慧笑著說:「這貧富宴可是芸曦姐想出來的。芸曦姐盡心侍奉周公子,周公子賞了她很多靈芝。她一個人吃不完,於是便想和姊妹們分甘同味。」

芳兒認真幫聽著,盡量記下每個細節。

「那貧富宴是怎麼一回事?」

秀慧看著芳兒一副認真的表情,忍不住笑意說:「可惜姊妹眾多,靈芝不夠分。所以芸曦姐就想出了貧富宴的方法。說穿了就是賭博的遊戲。每個參加的侍女都得付10個銅錢,然後就可以參加貧富宴。貧富宴有兩種菜式,一種就是靈芝和其他佳餚,可是值一両銀的!然後另一種菜式就是只值1個銅錢的饅頭了。」

芳兒會意,就是說:「那一両銀的菜式材料是用其他侍女的10個銅錢集結起來買的?那有多少人可以享用這菜式?」

秀慧說:「芸曦姐勞苦功高,自然是可以享用佳餚的。除此之外,還有9人可享用。芳兒,20個銅錢又不多,何不試試運氣,說不定可以嚐嚐難得一見的佳餚呢?」

芳兒雖然出身官宦之家,可惜小時候就版繼母用計賣走了,別說佳餚沒吃過,就連尋常的飯菜也不是常常吃得到,所以一聽能有機會嚐嚐靈芝的味道,自然心動。

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宴會辦得成功,說不定我可獻計給昭陽,到時候我就成了昭陽的大恩人,還需要害怕她智加害於我嗎?芳兒想著。

「你等一下,我一會拿20個銅板給你。」芳兒說。

「不急不急。那我先告訴芸曦姐。」

芳兒歡天喜地走了,秀慧回頭看了看她的背影,露出一個明暗不定的表情。

晚間,芸曦披著披風在花園等著。

「芸曦姐,事實已經辦妥了。」秀慧急急跑來說。

芸曦嘴角現出彎彎的弧度,拿了一錠銀給秀慧。
2020-03-16 12:25:12
Hi
2020-03-16 12:49:42
估唔到呢個時間有新文,抵俾正評既
2020-03-16 13:24:08
謝謝你,盡量一日一文啦

份assignment 好煩btw
2020-03-16 13:24:25
你好呀,好像未見過你?
2020-03-16 16:17:35
呢個時間有文
2020-03-16 22:06:10
謝謝你,tg傾啦
2020-03-17 00:13:54
拎靈芝去煮咪夠分,佢地係咪就咁食
2020-03-17 02:53:51
lm
2020-03-17 03:02:33
我冇乜喺呢度留言
2020-03-17 12:33:14
留名
2020-03-17 15:47:42
可能本身得幾條細的呢
2020-03-17 15:48:06
你個名
2020-03-17 23:00:45
咁我個名呢,明唔明指既係咩?
2020-03-18 14:42:54
前兩個字前係名詞(關於男性)+動詞

淋係動詞 + xx (賓語省去)

然後個一個字關於女性



低俗趣味,








不過我喜歡
2020-03-18 14:44:18
我都無諗過可以咁解
我既原意簡單好多,係指身體上一個部位
2020-03-18 15:30:49
池塘旁的涼亭上,站著兩個人。

昭陽默默地跪在地上,只是周公子不言不語的,她只得一直侯著。

周公子正在作畫,只見他把墨潑散在畫,然後添上寥寥幾筆,一條龍就活靈活現地在紙上奔騰。

「這幅畫還缺了些什麼?」周公子隨意問。

昭陽說:「公子,昭陽這次求見,是為了宴會的事來。」

周公子依舊沒有理會他,自顧自在紙上掃上淡淡的藍。

昭陽再也按捺不住,伸手抓住周公子的筆,認真地說:「公子,昭陽只想辦好宴會,以免掉了公子的顏面,望公子明示。」

周公子擱下筆,搖搖頭說:「你這性子大概改不了。要問什麼就問吧!不過經費和人手斷是不許再添了。」

昭陽問:「宴會為誰而辦,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有什麼偏好的菜餚嗎?」

周公子突然定睛看著昭陽,看得昭陽有點害羞,眼神游離到其他地方。

周公子失笑,再沒有說話。

昭陽想:這傢夥恐怕也不會說什麼的了。這宴會,還是由我自己琢磨好了。

昭陽假裝會意,微微一笑:「昭陽懂了,謝公子明示。」

周公子聞言,說:「你懂什麼?本公子可什麼都沒說。本公子的眼睛會說話嗎?」

昭陽被他揶揄後,卻不敢發作,心底卻咒罵著:怪人!好端端的離間我和芳兒,然後叫我辦宴會又問什麼都不答!好呀!你不仁,我不義。

「如果沒什麼事的,就退下吧!」周公子說。

昭陽這時甜甜笑著,從食盒拿出什麼,雙手奉上給周公子。

「周公子,昭陽最近都在琢磨著宴會菜式,這道葡萄牛乳,請公子嘗嘗。」

周公子抬頭看著昭陽。

這時,剛搬完重物,正在四處尋找昭陽的芳兒剛巧也在遠處看到昭陽,她在遠處偷窺著。

周公子看著昭陽,沒說話。

「公子?」昭陽被他看得慌了,開口問。

周公子突然躍起,飛到昭陽的面前,然後乘昭陽開口的時候,迅速把整碗葡萄牛乳都灌給了昭陽。

昭陽想不到他有這著,嗆著問:「敢問......公子......何意?」

周公子笑著說:「沒什麼。突然來了點興致,想寫字。昭陽,你給本公子磨墨。」

昭陽應了聲,正想走過去摸墨的時候,肚子突然咕嚕咕嚕地叫著。

糟了!昭陽暗叫不好。

周公子在紙上寫了個大大的「忍」字。

「葡萄性平,牛奶性寒。出奇地,這兩種食物混合起來,卻是有促瀉的作用,忌同服。」周公子喃喃自語,聲量卻足以讓昭陽聽到。

昭陽自然知道,這時肚內猶如缺堤一樣。

「昭陽,怎麼臉色這麼難看?不過無論如何,你都得好好磨墨,否則本公子可要治你擅離之罪了。」周公子漫不經心地說著,同時欣賞昭陽憋著的表情。

昭陽只得咬緊牙關,深呼吸著,繼續磨墨。


感謝淫娃proofread
2020-03-18 20:36:29
2020-03-18 20:41:21
終於有人睇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