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得到無用超能力的廢物公主

1001 回覆
93 Like 16 Dislike
2020-05-10 01:38:28
即刻更左篇,辛苦哂
2020-05-10 01:42:29
又話昭陽要打二百板 點解佢冇事嘅
2020-05-10 01:46:41
已經打完了

隔左幾個月,分開打,唔係一次過攞佢命

同埋周公子叫人就住就住打(本來都唔想打佢,但係昭陽太煩膠,問完又問,人地答左又唔信)

不過周公子唔想因為咁就殺佢,但係每次都由好有耐性答變成唔想理佢

如果有研究打板子呢,

一樣係80大板,一個打完即日行得走得,一個就3個月先行得

這個讀者心水清

不過黎緊個50 大板會金好多,所以等佢拎完解藥先打,打完跳唔到舞
2020-05-10 01:59:09
好有研究喎
我問咁少野 你咁用心答我 好感動
2020-05-10 02:08:16
對酷刑有研究的

我抖m黎

唔研究清楚又點ff呢?
2020-05-10 02:19:10
對酷刑有研究的

我抖m黎

唔研究清楚又點ff呢?


有冇邊款係好想試
2020-05-10 03:11:57
巧感動
祝你唔使再便秘
2020-05-10 11:44:37
打pat pat

古時要裸身受杖

連豬示意圖
2020-05-10 11:45:05
秘緊,柯得出就更文
2020-05-10 16:19:39
你都屙左,係咪有文
2020-05-10 16:20:13
樓主好好人的
2020-05-10 16:27:26
你甩咗p嘅
2020-05-10 18:23:39
好感動,終於可以正皮負皮啲po
2020-05-10 18:27:30
上線夠九十日
2020-05-10 18:28:09
2020-05-10 20:30:05
【騎劫 】求下大家入去Like一下個page,等個同學知道佢冇做錯
入嚟like 13歲公民記者「深學媒體」
- 分享自 LIHKG 討論區
https://lih.kg/ftpiBS
2020-05-10 23:00:15
對打pat pat 咁有研究,唔通平時😋😏
2020-05-11 04:11:30
由黃昏時得500個like,去到宜家接近29K
如果我地網絡動員力幾時都咁高就好
2020-05-11 07:36:45
2020-05-11 09:51:41
係啊
2020-05-11 14:38:37
臭桃反省過,太耐先更文,會嚴重影響追看性,所以盡量一日一更,希望6月前完到故。專心寫新故


周公子被昭陽弄得有點心煩意亂。

天下間怎麼會有這種又死心眼又易受迷惑的蠢人!周公子納悶著。

雨凝一直在門外侯著,這段時間,都只有她,貼身侍侯周公子。

「今天初幾了?」周公子輕聲問。

「初六了。」雨凝回答。

「該去拜祭她了。」周公子嘆氣。

「事隔多年,公子依然風雨不改,每年都在這個時候,拜祭一個宮女,實在難得。」雨凝說著,欠了欠身,以向周公子表示敬意。

「她是因本公子而死的,本公子終歸救不了她。」周公子說時,有點戚戚然。

「當年若非公子拼命相救,雨凝恐怕已成灰燼。逝去之人,已成過去。公子亦無謂自責。」雨凝說完,又欠了欠身。

「給本公子預備點酒,還有白糖糕。」周公子說。說完,便獨自來到池塘邊。

每次拜祭的時候,當年的事情依然歷歷在目。那時,周公子只是一個六歲的孩童,可是天資聰穎,五歲已能作詩,六歲已能寫得好文章。

那時,有個婢女見周公子無聊,便送了一個小玩意給他。周公子始終是孩童,對這唯一的玩意愛不釋手,甚至荒廢了學業。

周公子的父親,就是當時的周王知道了,公開處死了那個婢女,也不管周公子的哀求。

「父王,求您不要處死她。王兒以後會勤加學習。」周公子跪地痛哭著。

周王失望地看著他說:「你看你,為了一個婢女,至於嗎?」

「父王,為君者,不是要愛民如子嗎?那為什麼,要為了一個玩意,處死一個婢女呢?」周公子問。

周王冷笑著:「王兒,你太天真了。帝王本就要無情。一個婢女的命事小,讓你免於玩物喪志事大。」

周王說完,便命人拖走婢女的屍首。

那是周公子,第一次,看見有人因他而死。

又有一次,一個婢女不小心在給周公子餵粥的時候,把粥倒在周公子身上。

周公子的養母—賢妃看見了,便下令要把那宮女拖出去花園杖斃。

周公子說:「母妃,宮女只是一時不慎,何必寬容一點呢?」

賢妃看著周公子,輕嘆著:「你呀,和你母后一樣,太善良了。要知道,在這偌大的周殿裡,不立點威信,就沒人放你在眼內。」

賢妃說完,周公子反問:「是威信重要,還是人命重要?」

賢妃笑著說:「當然是自身重要。你若不立威,到頭來,吃虧的就是自己。」

周公子沒有答話,反而命令手下的人說:「外面的都停手。聽這打板子的聲音就覺得心煩。把她逐出永德殿,派點苦役給她,讓她長點記性。」

賢妃看見了,笑著點點頭,說:「傻孩子。」

周公子有眾多兄弟,但是論資質,無人及得上他。周王本來有意立他為太子,但是卻覺得周公子的性格太柔弱,擔不起重任。

有好幾次,周王都試探他:「王兒,世人皆說你父王殘暴不仁,你覺得呢?」

周公子說:「父王為國為民,相信歷史自有公論。」

周王滿意點點頭,再問:「如果本王傳位於你,你又如何治國?」

「當然以仁德治國,愛民如子。以百姓生活富足,安居樂業作己任。」周公子說。

周王嘆了口氣,說:「看來,你還是被仁德所誤。周國之所以有這麼昌盛,你以為單靠仁德嗎?那可是在鐵蹄下建立的王國。本王登位以來,一直為人垢病:名不正則言不順,要不是,用強權立威,排除異己,今日本王的王位還坐得穩嗎?」

周公子一時間無從反駁,只是卻不敢苟同。

「如果你事事忍耐,人們只會得寸進尺。到時,君不似君,民不似民。」周王說。

這時,雨凝端著酒和白糖糕來了。

周公子問:「雨凝,本公子待你們如何?」

「公子對食客、侍女們都關懷備至,實在難得。」雨凝說。

「可惜呀!本公子一心本著愛民如子的心,管理周國,事無大小,都親力親為。反而被昭陽質疑本公子這麼關懷侍女,是另有所圖。看來呀,父王說的:君不似君,民不似民是真的。」周公子說。

「雨凝可不是這麼看。公子有別一般君王,以仁德治國,周國人民現今生活富庶,天下太平,全是公子治國有方。君就是君,又何須要『似』?只有庸碌無為的人才需要藉立威來證明自己是帝王。」

「這麼說,先王都是庸碌之人嗎?」

「雨凝失言,公子恕罪。」雨凝跪了下來。

周公子笑著說:「罷了。本公子不過是說說笑。」
2020-05-11 14:45:52
日更omg
係要拋棄我的節奏了
2020-05-11 16:54:32
突然有靈感,一次過寫幾集先
2020-05-11 17:36:30
周公子靜靜地澆了酒在地上,看著放在地上的白糖糕。

其實他也不知道她喜歡吃的是什麼,只是身旁的宮女給他打聽過,說她是喜歡白糖糕的。其實,他亦知道或許是宮女想交差,所以胡說的,只是一切都無從得知。

轉眼間,便到了陶籟國的使者入住周院的日子。宴會定在兩日後舉行,昭陽便想趁著宴會前的空檔,向使者探聽解藥的製法。

一日,雨凝用琴音把使者引入庭園裡,使者順著琴音,來到池塘旁的庭園。

一張宴會的畫卷從上而下展開,令使者們錯覺自己置身於宴會裡。

「這怎麼回事?」一個使者驚訝地說。在他眼前的是,一個盛大的宴會,賓客都已入座,而他,則是遲來的客人。

「宴會不是過兩天才舉行嗎?」另一個使者疑惑問。

這時,另一幅畫卷在他們眼前徐徐展開,是一個舞姬的畫像。

「還以為有舞姬,原來只是一幅畫。」一個使者說。

這時,昭陽身穿一身湖水綠的舞裙,緩緩地跳著舞。

她甩開長袖,陣陣淡香自袖間而出,撩人心扉,片片的花瓣慢慢飄落。

雨凝的琴音溫婉動聽,昭陽就像蝴蝶般,翩翩起舞,和使者的距離時遠時近,叫人捉摸不定。

使者們的眼睛都離不開昭陽。

昭陽旋轉著身子,裙擺隨風搖曳,流光溢彩。

見他們都差不多陷了迷惑,昭陽乘機靠近一個使者。

「告訴我,你們祖傳的毒藥的解藥是什麼?製法如何?」昭陽和他耳語。

那使者痴痴迷迷地看著昭陽,把解藥的製法告訴昭陽。昭陽向雨凝點點頭,繼續旋轉著身子,突然一襲黑布從天而降,蓋住了宴會和舞姬的畫卷。

使者們只覺一陣天旋地轉,等回過神來,只見自己身在庭園,旁邊還有池塘流水淙淙。

「這怎麼回事?」使者們只覺奇怪,然後便回到房間裡去。

昭陽剛才迷住的,不只是那些使者,更有在不遠處看著她的周公子。

得到了製法,昭陽和雨凝連忙想收集材料趕製解藥。

卻在半路上,碰見周公子。

「問到了嗎?」周公子問。

問陽激動地握住周公子的手說:「芳兒有救了!」

周公子正遲疑著要不要回握她的手。

昭陽卻突然縮開手。

「昭陽一時忘形。望周公子恕罪。」昭陽跪下。

「無妨。救人要緊。下去吧。」

聞言,昭陽和雨凝行過禮後,便急急退下。

周公子看著昭陽的背影,有點落寞。
2020-05-11 18:15:45
幸好,芳兒在服下藥不久便醒來。

「芳兒,太好了!」昭陽興奮地擁著芳兒。

「咳....咳.....」芳兒被她擁得太緊,差點抖不過氣來。

「對不起,我一時太興奮了。」昭陽吐吐舌頭說。

「芳兒體內的毒已清除,不過身體還很虛弱,先讓她休息一下,明天再來吧!」雨凝說。

說著,便和昭陽出去了。

剛出去,便碰到想進來的周公子。

「芳兒醒來嗎?」周公子問。

「回公子,芳兒已醒來。只是剛歇下。」雨凝說。

雨凝見周公子似乎有話要對昭陽說,便行禮告退。

昭陽突然不知道該對周公子說什麼,想到之前對他的大吵大鬧,便覺得尷尬。

「謝周公子配合。若非周公子,事實都不會這麼順利。」昭陽跪下說。

「是嗎?還會說本公子蓄意傷害芳兒嗎?還會說本公子迷惑你嗎?」周公子譏諷道。

昭陽搖搖頭,說:「先前是昭陽莽撞,望周公子恕罪。」

周公子看著昭陽,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轉身就走。

「公子!」昭陽叫住周公子。

周公子止住腳步。

「什麼事?」周公子問。

昭陽沒有說話,揮動長袖跳起舞來,跳的是今天的舞,只是,沒了袖間的淡香和花瓣,總是覺得少了點什麼。

昭陽一直跳著,周公子卻沒有回頭看她。

跳夠沒有!周公子心內厭煩。

昭陽於是旋動自己的身子,想轉到周公子眼前,不料,周公子一把捉住她的衣袖,昭陽一時失了平衡,倒入周公子的懷裡。

「如此技倆!」周公子輕蔑道,然後輕輕推開她。

昭陽馬上跪下道:「公子,剛才昭陽一時失足才......」

周公子止住她說:「一時失足,一時失神,一時失言,你這女人,怎麼就有這麼的『失』?別忘了你還有50大板未領,再惹怒本公子,就不怕本公子殺了你!」

說完,周公子別過頭,想離開。

昭陽只覺委屈。

昭陽拉住周公子的腳,說:「公子在生昭陽的氣麼?公子知道昭陽性子,一點心事都藏不住。有些話,昭陽不吐不快。」

「說!」周公子冷冷地說。

「昭陽是個身上有咒的人,自問無力解咒,如若不棄,昭陽願意用僅餘的時間,為公子所用。至於迷惑,木兆夫人說過,昭陽特別容易受一個人迷惑。只是如今,迷惑與否,已經沒關係了。因為公子即使真的迷惑昭陽,都不會加害於昭陽。昭陽相信公子。」

周公子緩緩回頭,扶起昭陽,只見她目光如炬。

「你的咒,本公子自然會幫你解。不要再自作聰明了。」周公子用溫柔的目光看著昭陽。

兩人四目交投。昭陽卻臉上一紅,心如鹿撞,連忙退了一步跪下說:「公子說得是。昭陽自當好好反省,明天領罰思過。昭陽告退。」

說完,昭陽便急急跑走。

昭陽跑到井旁,舀了一瓢水,往自己頭上澆去。

周公子也疑惑著:怎麼我會為了她大動肝火?區區一個侍女,至於和她一般見識嗎?

難道我被那個人迷惑嗎?周公子和昭陽「心有靈犀」地問著自己。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