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得到無用超能力的廢物公主

1001 回覆
91 Like 16 Dislike
2020-05-07 01:25:06
推推
2020-05-07 01:30:50
咁我唔出,等你地屌得爽

做幸福賓周
2020-05-07 01:31:21
2020-05-07 03:04:23
文呀
2020-05-07 08:25:51
西痕
2020-05-07 12:14:11
等野比話屌夠了樓主,樓主便會有文
2020-05-07 14:36:11
佢屌夠,我未
2020-05-07 17:26:45
一日睇完,live左
等樓主出文
2020-05-07 21:49:58
謝謝你,由第一章開始睇?
2020-05-07 22:33:08
沈詩說完,便把一會宴會用到的器具一一遞上,讓洛陽查看。

裡面,還有一隻閃閃發光的夜爵,這是鄭國無上的光榮,能夠用夜爵喝酒,是國君對臣子的一種肯定。

這是鄭國君主想拉攏朗將軍的手段。

洛陽靜靜地拿起夜爵,摔在地上,夜爵是用極稀有的琉璃所製,經不起什麼碰撞,一摔即碎。

沈詩大驚,一臉恐懼地看著洛陽。

「沈詩,本宮有的能力,你清楚不夠。你以為瞞得張本宮嗎?」洛陽說得很溫柔,沒有絲毫的怪責。

沈詩這時已經淚流滿面,哭著說:「娘娘,請殺了奴婢吧!」

洛陽知道沈詩本來就打算今天毒殺朗將軍後自殺,所以對她此時的懇求毫不意外。

這沈詩也是一個可憐人,自小便被後母虐打,好不容易,等到後母改嫁,父親去世,繼承了父親的遺產。

從來沒有被愛護的她,依然對愛情充滿憧憬。

年紀輕輕的沈詩,碰上那時潦倒的朗伯彥。那時的朗伯彥同樣是父母雙亡,而且錢財散盡,只得到沈詩家當僕役。

沈詩卻不計出身,把朗伯彥好好提攜,同時和他相知相守。

朗伯彥讓從來不知情是何物的她,有了一些新的體驗。為了朗伯彥,她願意傾盡一切。因為沒有其他親人在世,沈詩和朗伯彥簡單地拜了堂,請了村長做證婚人,其他一切從簡。

朗伯彥想開客棧,沈詩把唯一財產—沈家大宅都賣掉了,給他開客棧。

後來客棧做得愈來愈興旺,沈詩沈詩索性把客棧交給朗伯彥打理。那時沈詩亦有了身孕。

沒想到,朗伯彥是個吃裡扒外的小人,乘沈詩懷孕的時候,誣衊沈詩失德,讓沈詩被趕出村,而他做名正言順做了客棧主人。

沈詩一個人流離失所,碰到剛巧微服私訪的洛陽,洛陽見她身世可憐,便收留了她。

那個朗伯彥,卻沒有遭到任何懲罰,反而扶搖直上。成了客棧老板後,碰上地方起義,他便賣掉客棧,招兵買馬,收服了好幾個地方。

後來,被當時的鄭國國君看上了,對他招安,非但沒有追究他,反而委以重任。

鄭國國君去世後,太子登位。朗伯彥看準時機叛變,幫助二王子篡位登基。

朗伯彥從此成為了鄭國新任君主的得力助手。

洛陽亦深深明白他對鄭國有多重要。

「想到把毒物透過浸泡滲入夜爵上,等朗伯彥在喝酒後毒發身亡,算是很不錯了。可惜,碰上了可以鑒古的人。」洛陽說。

沈詩伏在地上,說:「娘娘,沈詩每生存一日,痛苦就多一分。你明白嗎?復仇已經是沈詩唯一生存的希望。如今機會難奉,沈詩自知復仇無望,但求娘娘賜一個解脫。」

洛陽冷笑著,沒有答話。

沈詩連連瞌頭。

「朗伯彥聲勢如虹,如今又得君上賞識,你就別妄想報復了。只是,你命是本宮的,沒有本宮的命令,你一定要生存下去。這是你欠本宮的。」洛陽說。

說完,她用冷冷的語氣說:「好好收好地上的碎片,給本公把夜爵黏好。其他的事,不要再想了。」

沈詩呆呆地看著洛陽,然後慢慢地撿起地上的碎片......

「夜爵打碎了,恐怕你都難以活命。這麼急著尋死,不如一會先看場好戲吧!」洛陽看著沈詩說。
2020-05-08 01:21:15
文!!!!
好正 有文
2020-05-08 01:23:11
Btw, 樓主
你清楚不-->過?
2020-05-08 02:59:36
有技能就可以玩人
昭陽淨係畀人玩
2020-05-08 07:31:11

btw樓上唔好quote文thx
2020-05-08 08:26:17
最近經常失眠,想快d寫哂舊故開新故
- - - - - -

既然已經有死的覺悟,沈詩不再有絲毫的不安。她按著洛陽的吩咐,把碎片一塊塊撿好,然後想把夜爵重新黏起來,卻怎麼黏都黏不起來。

洛陽看著沈詩這麼認真的黏著,不禁笑了聲。

「娘娘,怎麼了?」沈詩問。

「算了吧!琉璃破了,是怎麼黏也黏不回來的。」洛陽說。

沈詩疑惑著:既然如此,為什麼你要叫我黏?只是,卻沒有問出口。

到了宴會開始的時候,所有官員都已安坐,朗伯彥在離鄭國國君不遠的位置坐著。

洛陽則坐在鄭國國君的旁邊,沈詩拿著一個錦盒,立在一旁,裡面盛的,是破掉的夜爵。

宴會一開始,朗伯彥的眼睛便在舞姬身上游離,鄭國國君見他喜歡,便賞了她幾個美女。

然後,跳舞過後,又有一些高手在表演劍法,鄭國國君看他看得如痴如醉,又賞了他一把寶劍。

宴會近完結時,鄭國國君說:「朗將軍,寡人特意為你準備一份禮物,你看是否合意?」

說完後,沈詩便準備把錦盒呈上,洛陽卻搶過錦盒,獨自走下台階。

今天的洛陽,明顯特意打扮過,她梳起一個高高的凌雲髻,螓首蛾眉,眼眸燦若星晨,臉上的腮紅卻映襯得她像含苞待放的少女般可人。

朗伯彥即使閱過美女無數,像洛陽這般的極品,還是很少看見的。

洛陽一級級的台階走著,眾人的目光都偷偷朝她看去,她身穿著粉色的長裙,流光溢彩,婀娜多姿。

「這位是?」朗伯彥不禁眼睛發亮,直直地看著洛陽。

「是寡人的愛妃。」鄭國國君說。

「參見王妃娘娘。」朗伯彥於是起身行禮。

洛陽把錦盒遞上,說:「這是陛下特意給將軍的夜爵,將軍可要小心拿著。」

「謝陛下賞賜。」洛陽的身上,有種淡淡的香氣,單單是香氣,已經令朗伯彥神魂顛倒。

朗伯彥把錦盒接過,拿得時候,發現手被黏得牢牢的。這時,洛陽已經把錦盒交給他,姍姍地回到鄭國國君身旁坐下。

這時,朗伯彥身後有一位宮女,說:「請將軍打開錦盒,奴婢給將軍倒酒。」

朗將軍雙手正被黏著,那裡拿得開?只是堂堂一個將軍,要是說手被黏著,又實在太沒有面子,只得一直捧著錦盒,說:「盛蒙陛下厚愛,只是天下一日未歸一,末將不敢貪杯。」

鄭國國君聞言,高懷大笑著說:「將軍心繫國家,實在是百姓之福。來人!再賞幾匹駿馬給朗將軍。」

「謝陛下。」朗伯彥依然捧著錦盒。

「朗將軍,為何一直捧著錦盒呢?」鄭國國君不解地問。

「回陛下,那是因為末將要時時刻刻謹記陛下恩典。」席伯彥說。

鄭國國君聽完十分高興,開懷大笑。

洛陽說:「將軍心繫國家,又飲水思源,真是鄭國臣子的模範。」

「娘娘諺贊了。」

宴會在一片笑聲裡結束,大家都十分滿意。

鄭國國君心情一好,又賞賜了洛陽不少東西。

沈詩靜靜地給洛陽梳頭。

等梳好頭後,沈詩待四下無人的時候,跪了下來,說:「謝娘娘。」

洛陽摘下耳環,漫不經心地說:「大恩不言謝。你的命是本宮的。你只要好好記住。」

說完,洛陽扶起沈詩。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洛陽笑著,輕拍沈詩的手說。
2020-05-08 08:27:07
真,個世界係咁
好人未必有好報
壞人可以撈到順風順水
2020-05-08 08:27:29
好,有錯字,今日稍後加更
2020-05-08 19:08:44
對唔住見到文太激動
2020-05-09 02:30:04
樓主 說好的加更呢?
2020-05-09 12:35:27
Sorry ar,琴晚有行動post,唔想搶左focus

所以會等無行動post 先更
2020-05-09 17:43:55
洛陽那天晚上沒有再讓沈詩侍候,讓她好好地回房間休息。

沈詩靜靜地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一切。如果沒有洛陽的阻止,她大概已經殺掉朗伯彥,只是洛陽大可殺掉她,為什麼要用計救了她?

如此一來,她彷彿又欠了洛陽一次。

她本以為有赴死的決心,就什麼都不會再怕,可是,面對洛陽的恩情,如果此時她一死,不但報不了仇,更是辜負了洛陽。

娘娘,承蒙娘娘厚愛,沈詩必定盡力報效娘娘和陛下。沈詩暗忖。

這時,她想起剛剛回鄭國覆命的探子,據聞,探子在探聽消息的過程,讓周國的人發現。所以,鄭國有好一段時間沒有派探子到周國。

要不,我自薦成為探子吧!反正,報不了仇,生無可戀,探聽到消息自然好,探聽不了,被敵國所傷,不是求仁得仁嗎?沈詩暗忖。

有了決定後,她便想明日稟明洛陽自己的心意。
2020-05-09 20:08:42
有文
2020-05-09 22:33:15
我終於都屌完fyp可以回歸了
有冇多幾篇贈下興咁?
2020-05-10 00:45:34
推推
2020-05-10 01:37:52
昭陽這時正在為芳兒的事四處奔走。木兆夫人教了她一個迷惑人的方法,使用的方法是先用畫,再配合舞蹈迷惑人。

由於舞姬的衣服必須與畫內的一致,昭陽只得四峰採購,可是,尋了好一段日子,還是尋而不獲,於是便決定自己先買一條素色的舞衣再加工。

本來以為這樣縫補、縫補的功夫,用不著多久,想不到,轉眼已經到了宴會前夕。

一想到幾天後,便是宴會的開始,昭陽不禁緊張起來,連手都緊張得發抖。

周公子一聲不響的推了門進來。

昭陽一見是周公子,原來抖著的手,反而更緊張了,一不小心,針紮到手指,手指流著血。

「公子,你怎麼來了?」昭陽驚訝地問。

「宴會將至,本公子猜想你大概也是戰戰競競的。所以來看看你,怕你做錯了什麼事。」周公子笑著,然後,撕下衣服的一角,給昭陽包紮。

「公子,昭陽手指還是不包紮好了,衣服還剩下幾針......包著手指,反而很難下針。」昭陽說。

周公子溫潤一笑,然後拿境針來,一針一線地縫著。

昭陽瞪大眼睛,看著周公子,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是敬佩嗎?還是......奇怪?

昭陽做夢都沒想過,堂堂周國國君竟然拿著針線做女紅?

「公子......這似乎不妥。」

周公子似乎對這些手活很熟練,只見他一針一線地收著放著,手工絕不比繡娘遜色。

「有何不妥?衣服是拿來救芳兒的。芳兒是本公子的侍女,本公子定會保她一命。」周公子說。

昭陽看著周公子的舉動,又想起之前自己對周公子的衝撞,不禁有點愧疚。

但是木兆夫人的聲音縈繞著:小心!別墮入別人的迷惑。

「公子,恕昭陽愚笨。昭陽有一事請教。既然雨凝者是巫女,為什麼她就不能用點靈力救芳兒?還有的是,芳兒只是一介侍女,公子何以對芳兒如此關心?是想做戲讓昭陽相信嗎?木兆夫人對我說,那幅畫的代價是:昭陽會更易被一個人迷惑。那個人是公子嗎?公子在迷惑昭陽嗎?」
昭陽一口氣說著。

周公子聽著昭陽這樣一口氣地問著,不知該說她誠懇還是愚蠢,嘆了一口說:「本公子從來只會以理服人。本公子和昭陽一樣,從來不喜歡爭,爭,只是因為想保護百姓。那是本公子的命。」

昭陽聽著周公子說的話,靜靜看著他。

「公子未回答昭陽,公子是否在迷惑昭陽?」

周公子苦笑著說:「本公子仁慈,並不代表可以讓你放肆,不要逼本公子治你大不敬之罪。」

「昭陽願意用一死,換公子的答案。」昭陽覺得,今天一定要問個明白,而且現在是難得的機會。

「你這個問題,不論本公子本意如何,皆會回答你  『否』,不要凡事都問個明白,用心眼,就可以看清。本公子不能無限量縱容你,等芳兒醒來後,自己去領50板子吧!」周公子這時,已把餘下的部份縫補好,於是放下針線,起身想離開。

「公子,昭陽只想求個明白。公子為什麼那麼在意昭陽和芳兒,我們只是一介侍女。而且,公子既然如此關顧我們,當初何以又要百般難為我們?公子對昭陽好,是因為昭陽是『重陽』嗎?公子是想要迷惑昭陽嗎?」昭陽還是死心不息地問著。

周公子靜靜地拋下幾個字:「不要再挑戰本公子的耐性。」便出去了。

周公子從沒有碰過如此難纏又死心眼的侍女,他有時候真的想殺了她。

只是,因為她的直率便殺了她嗎?

她雖然愚蠢,卻不是罪無可恕。

她不是懂得「知今」嗎?怎麼就沒有一點判斷能力?周公子暗忖。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