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得到無用超能力的廢物公主

1001 回覆
91 Like 16 Dislike
2020-04-26 22:03:34
樓主keep住出文啊要
2020-04-27 01:03:13
2020-04-27 09:09:28
昭陽安然渡過了幾天,這幾天,她與芳兒有個前所未有的真誠對話。

昭陽即將離開了,芳兒突然一種:今次一別,不知何時再見的感概。

想起從前種種,有開心、有難過、有憤怒的,但是原來都成了過眼雲煙。

芳兒從前一直活在矛盾裡,一面擔心昭陽加害自己,一面又和昭陽唇齒相依,所以不停想辦法令昭陽需要自己。

但是,昭陽不知就裡,每次的熱情都讓芳兒的戒心一點點被瓦解。

曾經的擔心,現在再沒有立足的理由。芳兒真誠地想把握最後時刻和昭陽相處。

「昭陽姐,你以後有什麼打算?」芳兒問。

「我打算做點細活賣錢。不知怎的,最近的女紅進步了許多,我想靠這雙手,餓不死的。」昭陽笑著說。

「明日一別,不知何日再見。」芳兒語帶感慨。

昭陽給芳兒一個真誠擁抱。

芳兒這時似乎想起什麼,笑著說:「我想你都餓了,先在涼亭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

芳兒說著,便一溜煙跑到廚房。

突然,廚房的牆上出現一個黑影,黑影愈來愈大、愈來愈大......

昭陽在臨別前,想再多看看周院一眼。她曾經在這裡試圖結束生命。如今,她在這裡重獲新生。

她慢慢的散步散到涼亭那裡,那個曾經被周公子灌下葡萄牛乳的地方。

她輕輕摸著那張桌子,細想在周院經歷過的一切。

這時,周公子一臉慵懶的走了過來。

「周公子。」昭陽向周公子行禮。

「都收拾好嗎?」

「收拾好了。」昭陽說。

周公子說完,轉身就走。

兩年主僕的情誼,就在這兩句話裡結束。昭陽想。

突然,周公子回頭,拋下一句話。

「本公子打點過了,周國裡,大概沒有人敢傷你分毫,只是別國細作,本公子可管不了。你要是有危難,就到附近的衙門求助就可。」

昭陽謝過周公子,暗忖:這個究竟是什麼人?怎麼連全國的衙門都聽他指揮?」

昭陽對周公子,由曾經的恨變成感激。她恨他離間她和芳兒,恨他對她的嚴苛,但是卻感激他,在她想自盡的時候救了她。

突然,一個門衛急急跑了過來。

門衛看了昭陽一眼,欲言又止。

「她不礙事的,照說。」

「周公子,芳兒......」

昭陽一聽見芳兒的名字,心知不妙,緊張地問:「芳兒在那裡?」

門衛直接把她們帶到一間房間。

雨凝在裡面替芳兒診治。芳兒像陶瓷娃娃一樣,平躺在床上,皮膚都變得像陶瓷般的白,鼻間有微弱的呼吸

「她怎麼了?」周公子問。

「那是一種奇毒。」雨凝喃喃地說,似乎沒直接回答周公子。

「解藥呢?」

「是陶籟國的毒,亦只有陶籟國的人能解。」雨凝說。

「那裡找到他們?」昭陽問。

「下月周院舉辦的宴會裡。只是他們這次下毒,想必不會這麼容易給解藥。」雨凝說。

下毒、宴會......昭陽似乎想到什麼。

「騙子!」昭陽一揚手想打周公子。

周公子一把抓住她的手,說:「本公子如果要強留你,用不著繞這麼大的圈!宴會已交還芸曦處理,不用你廢心。」

「我要辦宴會。我要逼他們拿出解藥!」昭陽說。
2020-04-27 09:10:38
你係邊個...!!
2020-04-27 09:41:45
大家好,希望大家繼續睇頭條新聞

https://youtu.be/5OegZOSJhKA

最新一集:大換班

記得CLS

Comment
Like
Subscribe



另外如有有回頭讀者,請比我一個正皮(如果你鍾意個故),等我知有回頭讀者,thanks舊post有80個正皮,新post 得50個,即係我無左30個舊讀者
2020-04-27 13:04:58
hehe你一定揾我唔到
2020-04-27 14:40:16
點解會叻到搵個婢女落毒
2020-04-27 15:04:18
劇唔劇透好呢
2020-04-27 23:55:06
你快啲寫埋去咪得
2020-04-28 00:51:00
Pushhhh
每晚最期待睇文
2020-04-28 20:30:35
盡量今晚/tmr出文
2020-04-29 00:56:04
周公子冷冷的看著昭陽,問:「你以為周院是什麼地方?你喜歡怎樣就怎樣?」

「公子無非想昭陽留下來吧!昭陽答應,從此不離開公子半步。公子有解藥自然好,若果沒有,昭陽也會用盡方法在番國使節身上取藥。」昭陽說。

「你打算怎樣取?」雨凝問。

「當然要佈局捉拿他們。若果不取出解藥,就是死路一條!」昭陽說。

周公子再也忍不住,一手抓住昭陽,反壓她在地上,說:「來人!把昭陽關起來,在宴會結束後才放她出來。那是和蕃國建交的機會,豈容一個侍女破壞。」

昭陽艱難地說:「如果,昭陽保證不影響蕃國與周國的邦交呢?可以讓昭陽盡力找解藥嗎?公子做這麼多,無非想昭陽留下,不是嗎?」

周公子漸漸鬆開手,說:「本公子可沒有閒到找來蕃國的毒來毒害自己侍女,芳兒既然在周院遇害,本公子亦不會坐視不理,只是這事,亦不用你操心。」

說完,周公子示意手下抓住昭陽。

昭陽看著周公子的眼神堅定,並不像說謊,可是
時間上又太巧合了。

而且,昭陽突然有種前所未有的感覺。

「公子,當昭陽求你,昭陽有種預感,只有昭陽才救得了芳兒,求你讓昭陽試試。」昭陽說。

「別打宴會的主意,其他的事,隨便你。」周公子大手一揮,讓所有手下都退下了。

雨凝還在照顧芳兒。昭陽看著芳兒,十分擔憂。

「雨凝,好好照顧芳兒。」周公子說完,轉身就走。

「公子......昭陽有一事想問。」昭陽跟上周公子。

「閉嘴。」周公子說,沒有讓昭陽問。

「公子......」昭陽還是不死心,她一定要問公子問得明白。

「再說我就要治罪了。」周公子不怒而威,說完他便快步走了,昭陽沒有追。

昭陽再次來到木兆府。

木兆夫人親自開門迎客。

昭陽有點驚訝,還是說明來意:「夫人,昭陽想一幅可以迷惑人的畫。」
2020-04-29 01:38:24
唔知昭陽會受咩折磨呢
2020-04-29 02:27:15
又搵木兆夫人
2020-04-29 02:43:42
2020-04-29 19:00:04
木兆夫人饒有玩味地看著昭陽,用著不懷好意的笑容看著昭陽:「你來找我,是想要解藥嗎?」

昭陽大驚,問:「你怎麼知道芳兒的事?」

木兆夫人皺了皺眉,問:「芳兒?你不是想解開自己身上的咒嗎?」

昭陽驚訝地問:「咒?什麼咒?」

木兆夫人瞇起眼睛,細細的觀察昭陽臉上的表情,只見昭陽臉上一面茫然和驚恐。

「這麼說,豹符的事,你一點都不知道?周公子沒有跟你說嗎?」木兆夫人。

昭陽忍不住追問:「什麼咒?什麼符?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你知道你自己身上有咒嗎?一年內不解咒,你就會被咒所反噬,喪失一切意志,猶如一個活死人。」

昭陽靜靜地說:「周公子未曾對我提起半句,而且早幾天還答應放走我......」

木兆夫人笑著說:「那個周公子平日那麼大義澟然,想不到不但不幫你解咒,還把你棄之敝履,還要裝著風度翩翩,還你自由。」

昭陽內心己經翻騰不已,經木兆夫人的點撥,她的心已經涼得不可再涼了。

木兆夫人輕輕拍昭陽的肩,安排了一間廂房給昭陽休息。

想不到那個曾下咒加害自己的木兆夫人,此時此刻竟然是這麼溫柔。

昭陽開始慢慢回想起同周公子相遇的種種。第一次的遇見,他棄她不顧,最後她落在洛陽手裡,留下痛苦的烙印。

昭陽又想起,他離間過她和芳兒的感情,任由她被其他侍女欺壓,逼她在柴房過了兩年的痛苦生活......

「如果,當初在水池,你不曾看我一眼。如果,當初你沒有救我,如果,我不曾投靠你......」昭陽喃喃自語著。

「如果你真的是 『重陽』,我等你。」她想起周公子對她說過的說話,那是昭陽第一次真正被看重。

「那個周公子平日那麼大義澟然,想不到不但不幫你解咒,還把你棄之敝履,還要裝著風度翩翩,還你自由。」木兆夫人的說話縈繞著昭陽。

這又是一個無眠的夜。昭陽深深地嘆氣。

木兆夫人在畫畫,畫的就是昭陽想要的畫。

「夫人,沒想到那個小子真奇怪。那天為了昭陽,不惜下跪,現在又棄她不顧。」站在一旁的小桃說。

「那個人,生性高傲,只是嘴巴總是不說真心話,什麼都憋得住。看得出,他挺在乎昭陽的。這個小丫頭,說不定可以幫助我們。」木兆夫人說。
2020-04-29 19:19:35
此時此刻,周公子在涼亭作畫,畫的是當日在昭陽面對畫的那幅。那條高傲的皎龍,盤踞著大石上,默默看著一池靜水。

「公子,更深露重。先喝點茶暖暖身子。」雨凝輕聲說。

「那丫頭,還沒回來嗎?」周公子問。

雨凝搖搖頭。

「這也難怪她。公子剛說放她走,芳兒便出意外,任誰都會懷疑是公子留人的技倆。」

周公子點點頭,繼續畫畫。

「公子既然當日願意為昭陽求木兆,為何明知昭陽身上有咒都同意放她走?」

「一個人要走,本公子強留又有何用?她既是本公子的侍女,本公子自然會替她解咒。只是尚有一年時間,倒不如放她走,以她性子,很快便會回來。她自己回頭,才有意思。」

雨凝點點頭,說:「公子所說的,雨凝未問前已知道。只是希望這番話公子可以和昭陽說,以譯去她的懷疑。」

雨凝說完,閉上眼,說:「我感到,木兆正在昭陽身上下另一個咒,幸得豹符殘餘的凝神,木兆才未得逞。昭陽遲遲未歸,公子想必心裡有數。萬事小心。」

周公子拿出那個寫著「重陽」的錦囊,失笑。

義父,為什麼我的貴人會是一個連自己都保護不了的蠢材?周公子暗忖。

心下有另一把聲音:你這麼在乎她,只因她是重陽嗎?

啪!

墨汁打翻了,濺在畫上。

周公子突然在燈籠取了點火,把畫紙的一角燃成灰,竟然看起來像一條黑錦鯉。

「但願那條鯉魚亦平安。」雨凝說。
2020-04-29 19:19:57
人類總是.....
2020-04-29 19:20:15
變態
2020-04-29 19:21:06
我係岡田螺
2020-04-30 00:28:54
今日好多文
2020-04-30 01:34:22

周公子呢個傲嬌男
2020-04-30 02:30:27
2020-04-30 09:12:51
突然紮醒,好不安,標哂冷汗,寫故算

- - - - - - -

昭陽就這樣靜靜地在房間待了一夜。

她想了很多,很多。

只是她現在的心情很難平復過來,彷彿從一開始就下了坑,然後對方想埋坑,坑口尚餘一抹黃土未埋的時候,她逃出來了。

來到虎口,然後老虎卻是和顏悅色地待她。然後,那看起來毛茸茸的皮毛,看上去竟然是那麼慈祥。

昭陽感覺自己「知今」的能力發揮不了。事實上,那種能力只能在她極冷靜的時候用。

這時,木兆進來了,端來了一個洗臉盤。

「你整夜沒睡嗎?」木兆假裝驚訝地問。

昭陽聲帶沙啞說:「沒有。」

「自從那件事發生後,你就沒一晚睡得安吧!」木兆說的話說到昭陽的心坎處。

不是那些無眠的晚上,她又怎樣覺察到柴房的乾花和那些令布料散發流光溢彩的染料?

不是那些無眠的晚上,她又如何在天還未亮的時候,已經開始洗衣服?

不是那些無眠的晚上,她又怎麼想到如何重新吸引周公子的注意?

「不瞞夫人,如影隨形。」昭陽說。

「如影隨形?」

「那段記憶,就像夢魘一樣,纏繞不息。我只能把自己弄得很忙很忙,沒有一絲喘息的空間,才......」昭陽話帶哽咽。

「那天晚上,同樣也是在這個房間,你的思緒回到從前。那次不一樣,我把你的魂魄困住,你不能逃去。」木兆淡淡說。

昭陽靜靜地聽她繼續說。

「大約一年時間,你的魂魄就會被過去的記憶反噬。豹符只不過令你暫時有一年的空間,想方法勝過那段記憶。」木兆夫人說,

昭陽還是沒有答話。木兆夫人繼續說,

「起初我是想毁了你。後來,我改變主意,想救你。」

「怎樣救?」

「我借用豹符的力量,賦予你一年時間。能夠勝過從前的記憶,你便重獲新生。反之,被反噬的靈魂和外面的軀殼可為我所用。這是當初你跟我簽下的條件。你想靠宴會找會自己的價值,代價就是你有可能失去自己最原來的價值,那就是你的魂魄。」

昭陽有點驚訝問:「怎樣勝過?」

木兆沒有回答她,反而問:「那幅迷惑人的畫,還要嗎?」

昭陽點點頭。

「我還是有條件的,要想迷惑人,先要被迷惑。從今開始,你會特別受一個人迷惑。不過如果你猜到那人是誰,事事防範,亦可免受迷惑。」

木兆夫人又在懷裡拿了一瓶藥,說:「這種藥,不管什麼毒都管用,服後有一個月保持清醒狀態。只是一個月後,若然還沒有解藥,毒效便會加倍,大多的人會突然返魂乏術。你可要注意使用。不過又真是奇怪,那雨凝,既是醫女,又是巫女,她要是肯用點點的靈力,想必定能幫到你的朋友。可惜呀!」

說完後,木兆拿出一幅畫,說:「這畫,配以簡單的舞姿,足以迷惑人。希望你如願以償。」

雨凝徹夜未眠,卻是一直守著昭陽。

「豹符的力量愈來愈弱。恐怕昭陽已經受了木兆迷惑。」
雨凝嘆氣。

她回想起當時,自己被火燒過後,鼻間尚存一息時,周公子義無反顧地用豹符救了她。

出奇地,豹符的凝神很喜歡雨凝,硬是要和雨凝連結。從那時開始,雨凝可以感受到有關豹符的一切,彼此就像連成一體一樣。

凡是被豹符碰觸之物,雨凝都能感受。

而且雨凝可隨意灌注自己的靈力入豹符,亦能隨意在豹符抽出靈力。

那天救昭陽的時候,因為不想豹符的凝神耗用得太快,雨凝便把自己靈力灌注了進去,豹符的凝神太低便會影響國運,雨凝可不想冒險。

雨凝嘆氣後,又去看了芳兒。芳兒經她照料後,情況好了些,只是依然醒不過來。

周公子亦來了看芳兒。

「她怎樣了?」

雨凝回答:「她體內的毒有去除部分記憶的效果,估計是芳兒不小心看到什麼。對方似乎不想置她於死地,只是一不小心,用的量多了。」

周公子問:「有生命危險嗎?」

「暫時沒有。等我的靈力恢復,給她灌點靈力,先保命,然後再想方法找解藥便可。」雨凝說。

「你什麼時候用了靈力?怎麼我不知道?」周公子緊張問。

豹符和她連結的事,只有雨凝知道。

雨凝不想周公子擔心,便撒謊說:「早些日子試著修練,所以消耗了點。」

雨凝剛說完,門外便傳來一障噪音。
2020-04-30 11:31:06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