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人性黑暗面]有人食咗發瘟豬產生畸變《香港殘響》

1001 回覆
96 Like 13 Dislike
2019-08-26 21:40:56
順手推埋


fb搜尋 water.lam 就可以找到

遲D會整IG PAGE
2019-08-26 22:17:33
係會有人犧牲...
2019-08-26 22:49:54
朴刀


腳靶

有簡體字 原諒我
2019-08-26 23:07:11
多謝大家支持廣東話創作

香港人加油!!
2019-08-26 23:52:12
2019-08-27 00:02:58
2019-08-27 02:41:53
2019-08-27 09:24:55
2019-08-27 10:42:53
2019-08-27 12:32:17
出文時間
2019-08-27 15:32:35
希望今晚可以準時出到
2019-08-27 15:59:56
Borrow Room

理勇武強身健體飲食入門:
香港人一定要贏
依家香港人要靠自己
人人都要有自衞隊身體質素
讀書明智 習武強身
運動練完哂30分鐘內記得食夠新鮮蛋白質
唔理你食奶粉 雞胸咩都好
食好佢 大家齊齊做gym強身
例如:
豆 菇 雞 牛 魚
蝦 羊 豬 西蘭花
首選 豆/蝦/魚
次選 菇/牛/羊
切記:炒過先好食 白烚營養走鬼哂
利申:健康教練
Herbalife 健康教練
唔係重點 重點係大家強身健體
全民皆兵
衝衝子走得快
哨兵Be Water
First aid 補給
全世界有能力保護自己同記者
有咩搵我幫手 免費教大家
香港需要你
有需 要TG 唔問名
同你Case Study
教你點飲食點運動
20%運動 80%營養
學完再善用Budget 搞好自己體能

長期戰爭 齊上齊落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2019-08-27 20:25:51
今日比較忙 未寫好 可能明天下午 先出到新一集
2019-08-27 20:35:32
樓主諗住犧牲邊位角色
2019-08-28 17:12:12
新一集會開估..

now校對中
2019-08-28 17:17:17
(8)

在這個扭曲了的世界……

「各位,我有一個想法…或者我哋……」陳景吞了一口口水,虛怯地看了家明一眼,視線又望向下方,「與其我哋攬住一齊死,倒不如搵一個人引開個班怪物……等我地可以係門口離開。」

我有點憤怒,「你宜家係咩意思?」

「我……咁宜家家明比啲殭屍指甲插左入血管…而佢本身又病左成個禮拜……」

「你點可以咁講!」我掀著他的衣領,「你宜家講咩野!要我哋犧牲兄弟呀!?」

「……」陳景皺著眉頭,沉重地望向下方,沒有反擊。

「我知呀……我知!你鍾意美琪,但係美琪鍾意家明嘛,咁佢死左,你就可以同美琪一齊啦?係唔係呀!?」我痛心,好友似乎被這個世界扭曲了。

「你…!」陳景也動怒了,他緊握住我的前臂。

劍跋扈張,一觸即發。
2019-08-28 17:22:34
突然,有一隻纖細的手搭在我繃緊的前臂上——是家明的手。

「唔緊要……陳景講得啱,我的確本身係低燒左六日……食左兩粒退燒藥都未見好返,再加上我而家隻手咁樣……」戴著眼鏡的家明一臉黯然,「冇辦法,睇黎……我係最好嘅人選。」

美琪開始抽抽泣泣地哭起來。

三男一女,沉默了。

在角落的妹妹則繼續呆坐。

「真係……冇其他辦法喇咩…」美琪雙目垂淚,掩著嘴說話,她不敢太大聲。

家明抬頭看著這個沒有窗戶的空間,「呢個係……唯一嘅辦法……可以救到你哋四個人。」

美琪悲痛地揪著他的衣領,額頭靠在心上人的肩膊,失控地飲泣著。

「你哋…要好好活著……」家明淚盈於睫,但沒有哭。

然後,他深深吸一口氣,推開了美琪,將腰間鐵鎚還給我,站了起來,打開了更衣室的門。

「幫我……照顧好美琪。」聲音變得沙啞的家明。
2019-08-28 17:34:35
2019-08-28 17:36:23
我們看著他的背影——由小學二年班開始,十九年好朋友的背影。

我們的友誼,是由一支橙味芬達開始的。

我們緩緩站了起來。

正當我還想說些什麼時,家明已經衝了出去。

只拿著一柄破斧頭。

陳景把悲痛的琪拉起身,「預備好。」

門外,廿多隻殭正在館內漫無目的遊走著。

家明走過去,掄起尖斧頭,就往最近的一隻殭的右眼插去——直入大腦。
2019-08-28 17:39:02
那位已畸變的中年西裝男,仰天怪叫一聲,倒地死去。

殭群開始像餓鬼般追擊家明!

家明向左行,繞過擂台,衝過去跟大門口相距最遠的角落,以斧敲擊高處那個有點生鏽的金屬風扇罩。

鏗鏗鏗鏗。

用連續的聲響,將最遠方的幾隻殭也引了過去。

「嚟啦!!」家明高聲叫嚷。

廿多隻嗜血的怪物分成兩批,繞過擂台,撲向他的方向!

家明以手中兵器頑抗,同時間,我焦急地牽著妹妹逃離,景與琪緊張地緊握兵器,跟隨。

我強忍住沒有叫嚷,沒有回首道別,一咬牙就衝到大門處。

「再見啦兄弟。」在把鐵門拉開時,我在心中說。
2019-08-28 17:41:13
然而,人生充滿著意外。

「妳做咩……喂!」

「唔好理我,你哋走!」

在我身後傳來這樣的對話聲音。

我回過頭……

只見滿臉淚痕的美琪……居然回頭走,手執一柄朴刀就衝了回去,毫無疑問,她想幫家明解圍。

或者說,一同犧牲。

「美琪……美琪你做咩!?」我感覺到有點天旋地轉。

我拔出了腰間的一柄八斬刀。

「唔好。」陳景卻阻止了想殺回去的我。

「點解……」

「我哋應該走……」陳景沉痛地說,「我哋唔好辜負佢哋!!」

家明的前臂被一隻泥殭咬了一下;美琪被兩隻殭撞倒在地。

看著眼前不遠處的殺戮畫面,我的心像被帶刺的鐵線絞動著。

家明的堅忍;美琪的不屈。
2019-08-28 17:43:14
「你仲有妹妹……你唔可以死喺呢度。」景緊抓住我的手臂。

我的兩位好朋友都被咬了……

沒了……

我難過得腦海一片空白,霎時之間聽不到任何聲音。

陳景似乎把我推了出去走廊。

……

……

直到陳景再三叫嚷。

「喂!幫手呀兄弟!!」

我才稍為回復過來。

景的竹刀與盾牌只能擊退它們,而不能殺死它們。

情急之下,景掏出一柄美工刀,他焦躁地把美工刀的刃推出,往一隻少年殭屍的頭上擲飛而去!

颼——

美工刀精準地刺到那殭屍的額頭上,卻因為頭骨太硬,而彈飛了開去。

「嗄!!」憤怒的少年殭屍撲前咬噬,景及時用盾牌擋住。
2019-08-28 17:47:21
鏘——

我以雙手拔出一雙八斬刀。

然後,我對身後的妹妹說:「阿妹,跟實我,阿哥暫時唔可以拖住妳。」

——保護妹妹,殺出去,找醫學專家救我妹妹。

目標再也清晰不過。

現在,我就要展示我最自豪的武技——詠春.八斬刀刀法。

這棟大廈的走廊頗窄,正好不過。

因為這套刀法原本就是設計在佛山市的古風窄巷中施展。

佛山市是葉問宗師的故鄉。

我們處身三樓,有三個出口可以離開,而現在三個出口都有殭在走動,但數量不多。

「景,二號樓梯只有三隻左右!我哋行呢邊落去!」我急促地說。

「好!」景一個左勾拳,用盾牌把一隻泥殭的牙齒打甩。
2019-08-28 17:49:28
在昏暗的走廊裏,我眼前有兩男一女的嗜血怪物,阻礙我前往樓梯口。

我大喝一聲,一個箭步衝前——右手刀利落刺進右邊殭的眼球,左手刃刺進左邊男殭的暴突眼球,在堅硬頭骨的空隙處割刺大腦!

同時拔刀,黑色的血液流出。

再一個箭步疾衝,我雙手刃對準敵頸橫向一抹,將走廊盡頭的那位女殭頭顱整個斬飛!!

整個動作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一個每天固定練習二十次的連斬動作,已成為身體神經反射動作,自然不需要細想。
2019-08-28 18:06:46


在我的帶領下,我們仨一路殺到出口——見到夕陽之光了。

我們在位於麥當勞旁邊的鐵閘出來。

「呼——」我與陳景都鬆了一口氣。

然後我們望向荃灣街市的方向,難得的,我們見到其他人類。

其他倖存者。

在荒涼的馬路上,他們正被三種不同種類的殭夾擊著,正陷入苦戰當中。


《有時候,扭曲了的不是世界,而是人心。》


支持的可以給個正皮 如不能,到以下兩條link比個喜歡、追稿我也可以

https://www.penana.com/story/51858/書面語版-香港殘響-有人吃了瘟疫豬產生畸變

www.shikoto.com/articles/188830.html

幫幫手推上熱門 十分感謝大家!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