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人性黑暗面]有人食咗發瘟豬產生畸變《香港殘響》

1001 回覆
96 Like 13 Dislike
2019-08-25 22:53:49
原本是有四個皮套的:父親一個、我一個、還有我的兩位外籍學生。

我的一雙八斬刀居然被人偷走了……

也罷,今後我就以父親的配刀戰鬥吧!

我提起有著紅色繩作記認的黑色皮套,拉開拉鍊,一雙有著金屬護手的尖頭單刀就在我眼前,窗外的陽光於銀色刀面上反射著。

刀齡超過五十年,但仍鋒利不減。

這是從我爺爺處承傳下來的八斬刀——積層鋼刀刃,鋼質護手。

其長度大概跟我前臂相約,45厘米,重720g,已開鋒。
2019-08-25 22:58:43


家明正在男更衣室門口,以一塊鏡子察看右手臂的傷勢,並且嘗試把插了進肉的黑色長指甲拔出來,痛得眉頭緊皺。

這種殭屍指甲……從遠處看真的很像是兩條幼金屬管。

「家明,你都係唔好拔出嚟好啲,」我看著這兩條會微微反光的指甲,「你而家係插中上臂大動脈,如果夾硬掹出嚟,十分鐘就會失血過多而死。」

「我……唔知我,會唔會已經受到感染……」家明一臉黯然,絕望的氣息。
2019-08-25 23:00:53


《上帝要懲罰人類,有時來一個荒年,有時來一次瘟疫或戰爭,有時產生一個道德家——錢鍾書》
2019-08-25 23:03:36
我哋26號  晚上9點繼續

有朋友喜歡科幻冒險故事?歡迎share
2019-08-25 23:08:53
補返張 美琪示意圖比大家

2019-08-26 05:26:57
加更
2019-08-26 05:43:35
Much Yeung?
2019-08-26 11:01:18
繼續示意圖

2019-08-26 11:06:07
每日一更已是極限@@

多謝支持
2019-08-26 11:12:09
咩係Much Yeung?
2019-08-26 12:25:55
2019-08-26 14:26:24
2019-08-26 15:04:31
2019-08-26 15:23:31
明白
2019-08-26 18:15:45
TOP
2019-08-26 18:28:01
top
2019-08-26 20:50:20
(7)

「傷口附近都無變黑、亦無異樣……」陳景走了過來,看了家明一眼,「應該、應該無事嘅……」

我凝重地說:「唔可以貿貿然拔出嚟,依種傷口我哋要搵醫生處理……」

陳景說:「嗯,我哋搵咗醫生先,然後先去商場超市睇下有冇食物。」

「話時話……家明,」我望向他腰間的工業級斧頭,「點解你把斧頭會變成咁……」

我把那柄斧頭抽出來——相當優質的鋼斧,約重600g。

詭異的是,鋼製的梯形刀片居然被齊口削走了二份之一……

「係要好鋒利嘅兵器加上極大嘅力量,先可以做到呢種效果……」我吞了口口水,「家明,你頭先一路上遇到咩怪物?」

「都係泥殭,同一兩隻黑甲……冇咩特別,」家明皺著眉頭回憶,「依把斧頭係我喺途中執嘅……我執嗰陣已經係咁樣……」

陳景點點頭,「喺附近有一個斷咗兩隻手嘅大叔,身上有大型爪痕……瞓咗喺一部私家車車頂上面,我地懷疑佢就係斧頭嘅主人……」
2019-08-26 20:51:17
「可能佢遇到一種體型相當大嘅殭……?」我沉思。

「呢度有幾支礦泉水……」美琪在角落處找出三瓶樽裝水,轉身,又提起一把朴刀,「呢把刀……睇嚟啱我用,夠長。」

「我把廚刀……頭先係美港貨倉個邊畀隻殭屍打甩咗,」站在遠處的美琪對我說,「宜家淨係得番把大鉸剪。」

美琪和家明都住在愉景新城,但不同座數。

我們三兄弟,遙看著她的美麗身影。

不自覺陷入回憶。

我們四個人,有多久沒這樣聚在一起呢?

三男一女。

美好的舊日回憶,在我腦海中掠過——小學秋季旅行、初中時一起到網吧玩CS、高中時在晨早第一堂互相借功課給對方「參考」、會考前夕長期佔領大河道M記……

我們三名男生,在初中時同時愛上王美琪這位可人兒。

除了外貌,美琪的性格也很好,很隨和。

她能夠受到班裡眾多男生喜愛,我想,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回想小六那年,其實以家明的小天才腦袋,他是絕對有資格入讀拔萃男書院的,但似乎為了她,他選擇跟大伙兒留在荃灣,入讀綠楊廖記。

而美琪最鍾情的,似乎亦是他。

溫習時在一起,放假時在一起,兼職時也在一起。

他們的關係,就是所謂的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最衰呢度好多頭盔防具都畀人偷走咗……」我拉起一個被撞倒的木櫃,「防具就淨返依一個,接住!」

我將一個紅黑色的散打腳靶拋給陳景。

「ok,可以當係盾牌。」他將厚實的腳靶綁在左前臂上,貼好魔術貼。

現在各人的裝備是——

我:雙手八斬刀,一雙手臂以塗黑了的週刊包好

妹妹:雙手依然是以週刊包好

陳景:左手腳靶盾牌,右手劍道竹刀

琪:朴刀,腰間有尖剪刀

家明:破損的斧頭(尖頭,方便攻擊腦部),鐵鎚(我給他的)
2019-08-26 21:01:31
一行五人,整裝待發。

「好,我地第一站先去千色匯高層睇下仲有無醫生開診或者合適嘅藥物……」

陳景對我說:「但係頭先我哋入黎個門口已經塞滿曬殭……我哋點走……」

「唔怕,卓明樓有三個出入口,一號樓梯唔行得,仲有二號同三號。」我從腰間拔出雙刀,準備行往二號樓梯時,卻發現……

那些怪物已經以怪異的步調從二號梯走了上來三樓!

目測超過十個!

「點解……樓下有鐵閘,佢哋點會上到嚟!?」我心中一寒,但很快就調整心態,「我地宜家有刀、有盾牌,我哋試下殺出去……」

「啊!!」我身後傳來美琪的尖叫聲。

我轉身,然後,我被眼前的畫面震懾住。

只見在走廊盡頭,三號梯那邊同樣有為數不少的泥殭正緩緩走近。

「吼!!!」
2019-08-26 21:02:32
美琪胡亂地對怪物揮動著鋒利的朴刀。

我們被包圍了。


「可惡……」我雙手緊握著刀柄,「我哋番入去,關埋門先!!」

我們一行五人回到拳館內,我拉動大鐵門把它關上。

「最衰個鎖頭被人破壞左,」我環顧四周,「附近又無野可以鎖住或者頂住道門。」

「都唔怕嘅……根據情報,依種泥殭嘅智力係近乎零,所以應該係唔識拉開門。」美琪在我身側輕聲地說。

我帶領大家走到更衣室內,把門虛掩上,留一條縫觀察外邊。

我看著這個狹窄的環境,盤算著……

——點算好……唯一嘅出口畀一堆怪物封住。

——呢度係三樓,或者試下打開窗爬落去?

——呢度有幾條拉筋用的布帶、大毛巾,夠唔夠長呢……會唔會爬爬下斷咗……

突然,美琪拍打我的手臂。

「噓。」

我回過神來,只見美琪緊張地指著門外面。
2019-08-26 21:10:18
我一看,驚佈莫名。

門口的大鐵門居然不斷晃動著——它們正在嘗試推動那道門!!

我心中一涼——點解、點解佢哋會識得推門?

數十秒,門已經被順利推開了……一隻穿骯髒西裝的男殭以不正常的姿態,用手肘內側不斷撞向金屬門柄。

門只打開一半,群屍洶湧而進!!

為首的獨眼女童殭仆倒,其後的泥殭爭先恐後的踏進來,把那女童殭踩得全身骨折……

十多隻……不,二十多隻……

踐踏著館內夕陽的餘光。

「吼……」模樣凶狠。

半跪在地的陳景深深吸了一口氣,面色蒼白的把更衣室門掩上,卻不敢大力關起來,只怕會引起聲響,引來眾怪物突襲。

「點算、點算,咁多……我哋唔會夠打架……」半跪在地的美琪瞪著一雙恐懼的大眼睛,「死梗啦……死梗啦……」
2019-08-26 21:13:47
在這昏暗的環境,她似是快要透不過氣來。

大夥兒都有點窒息的感覺。

恐慌的氣氛在這狹窄的室內蔓延著。

「點算、點算……佢哋遲早會發現我哋。」美琪前額的頭髮都被冷汗沾濕了,微震的右手緊握著腰間的朴刀。

「各位,我有一個想法……」

這時,陳景提出一個辦法。

——極沉重、極痛心的一個辦法。


《你盡力了,才有資格說自己運氣不好。》

支持的可以給個正皮,如不能,到以下兩條link比個喜歡、追稿我也可以

https://www.penana.com/story/51858/%E8%8D%83%E7%81%A3-%E6%9C%89%E4%BA%BA%E5%90%83%E4%BA%86%E7%98%9F%E7%96%AB%E8%B1%AC%E7%94%A2%E7%94%9F%E7%95%B8%E8%AE%8A-%E9%A6%99%E6%B8%AF%E6%AE%98%E9%9F%BF/issue/1

www.shikoto.com/articles/188830.html

幫幫手推上熱門 十分感謝大家!
2019-08-26 21:18:23
我哋明天 晚上9點繼續
2019-08-26 21:27:35
唔會諗住犧牲主角啩
2019-08-26 21:33:23

good page need push

#搶先看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