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人性黑暗面]有人食咗發瘟豬產生畸變《香港殘響》

1001 回覆
96 Like 13 Dislike
2019-08-23 17:41:03
我抄名咋
2019-08-23 18:12:53
(4)

我拿起手機,開始在小學同學對話群內輸入:

我:三位,我想同你哋交代下,異變後,我屋企到底發生左咩事…

家明:阿存!你個死仔包終於肯留言,你知唔知我哋好擔心你!!

美琪:係囉,擔心死人!好彩之前陳景話你無事,我哋先放心d

我:嗯…我係無咩事。但我妹妹被殭屍咬到,只不過中途被我阻止左…佢暫時變得…有D特殊…我暫且叫佢做半殭。佢宜家臉色變得比常人白,間中有咬人衝動,所以我宜家繼續用口罩同繩封住佢個口…佢之前隻右手斷左,但後來逐漸生長返出嚟…

家明:咁爆……咁小喬佢宜家隻右手完全正常?

我:非常正常,仲大力過我。

美琪:…咁你父母呢?

陳景:咁你妹妹佢宜家食d咩?

我:最初,我餵佢食水果餅乾個d,佢完全無興趣…後來我發現佢靠瞓覺黎補充體力,但愈瞓愈多,最近已經係一日要瞓20小時……我有d擔心佢…中途我試過…割手餵血比佢,佢似乎飲左血之後精神左d……但我始終無辦法一直咁用刀割手放血

陳景:唔好再亂試啦,一陣你傷口受感染點算!我聽講宜家診所d藥物都變成天價、無價寶

我:我妹妹變得愈來愈無精神,我驚佢…會餓死…所以我決定係時候帶佢出去,尋求援助……我係度諗,或者依個世界會有方法,將依類半殭變回人類?

(一陣沉默)

我:依種半殭狀態,我視為一種病……同血液元素或病毒有關,所以我諗一啲醫學專家或者科學家會幫到佢。而我推測,亂世後,再無政府…依類專業人士必然會聚埋一齊,聯同其他人成立共和國或大本營之類……所以我要出去尋找
2019-08-23 18:25:16
陳景:之前係有傳香港北區有人成立了軍事共和國之類…但係就唔知確實位置係邊

我:而要有命行到去依種組織,就要集齊三樣野:武器、同伴、最新街道情報

美琪:同意

我:你地……願意成為我嘅戰鬥同伴嗎?

美琪:of course, 齊上齊落!

家明:願意

陳景:yes, I do!(大笑表情)

我:多謝大家。首先,我知道大家依一年幾都未出過門,我想知大家身邊有咩武器?
2019-08-23 18:26:13
美琪:尖剪刀,廚刀

家明:釘槍,廚刀

陳景:日本劍道竹刀,𠝹刀,廚刀

陳景:明,你支釘槍係咩款式?傳張相嚟睇下

家明傳出的相片,是一支紅色氣動釘槍。

陳景:POWERFUL牌氣動釘槍……氣動很好,方便攜帶出外,可惜係蚊釘,殺傷力幾乎係零……同我屋企嗰支一樣,你可以唔使帶出嚟

美琪:講起裝修嘢,陳景就變專家(like手勢)

我:我諗大家都無護具?

陳景:無

家明:無呀

我:嗯…明白

我:廚刀你哋最好選把尖頭的,方便從怪物的頭骨空位…即係眼窩處刺入大腦

陳景:是,根據情報,那些殭……插頭是未必會死,只有破壞大腦才會死去,那是唯一的弱點

我:家明同美琪你哋住得近,要互相保護

家明:我哋集合嘅時間?地點?

我:七日後,星期二,1500,我拳館樓下等

家明:大河道麥當勞隔籬?
2019-08-23 18:31:15
我:ys。選拳館係因為大家嘅裝備都唔足夠,我拳館有刀、有長槍、有頭盔護具…

我:我屋企把尖廚刀已經無左,餘下嘅刀太短,拳館嘅八斬刀長度合適,亦稱手,我一定要拎番。



家中糧食可以維持到一年半,是因為我一直沒有心情進食……所以一般只是維持一日一餐,甚至三日一餐。

是節省了糧食,但代價是流失了不少肌肉,現時體力亦較低。

選擇七天後才出外冒險,是因為我要花時間鍛鍊好我的肌肉、體能與武技。



七天後,客廳內,我與妹妹整裝待發。

踏上——血與鋼鐵的征途。

鬍子已剃,梳洗完畢,煥然一新。

我右手握著陳舊的鐵鎚,以詠春八斬刀的手法揮舞了幾下,風聲霍霍。

左手是平底鍋,一雙手臂以塗黑了的周刊包好,防止被咬(在群組裡看到的保命技巧,有點醜但應該有效,也親自替妹妹包上了)。

我最後一次打開背包做檢查:兩罐水果罐頭、一大包OREO巧克力夾心餅、繩子、萬用刀、大膠紙。

妹妹的背包則有一些糖果、廚房工具之類的東西。

我將平底鍋綁在腰帶上,右手緊握鐵鎚,懷著緊張的心情,打開大木門,再緩緩拉開銀色的鐵閘。

吱吱吱——因為連接位生鏽,鐵閘不斷發出難聽的金屬磨擦聲。

走廊的光管,因為電力不足而閃動著,形成了一種恐怖的氛圍。

地上有一灘乾涸的血液與不明的肉塊……是鄰居的……還是?

之前鄰居處傳來打鬥聲與慘叫聲,我也沒理會。

我深深吸一口氣,後退,又把鐵閘關上。

我再三檢查手上陳舊的鐵鎚——看鎚頭與柄子的部份是否連接穩妥。

我又想……不知道街外會否有不明的病毒……我戴上了跟妹妹同款的黑色硬口罩。

在這個瘋狂的世界裡冒險,任何一個小錯誤都足以致命。

沒警察、沒軍隊,我們只能自己救自己。
2019-08-23 18:32:55




我牽著妹妹的手,行過走廊,經過升降機。

——升降機,依種危險的東西,我先唔會用。

——萬一去到地面時有殭屍撲入黎,我哋將無處可逃。

——行樓梯係最安全嘅做法。

我蹬開防煙門,小心翼翼的探頭張望,看看上層下層會不會突然有怪物或瘋子撲過來。

沒有。

但很臭。

由六樓一直走到地面,每層的樓梯間都傳來陣陣血腥與腐屍的氣味。
2019-08-23 18:37:15
幸好有戴口罩,不然我可能早就嘔吐了。

在經過二樓時,有一堆人體殘肢在地上角落處……似是兩母子。

而妹妹看著,居然吞了吞口水,流露出一副想進食的樣子。

我連忙遮蔽她的眼睛,急急拖她走。

我一邊下樓梯,一邊嘆了口氣——我一定要盡快將妹妹變回常人。



離開荃灣花園平台,我們徑自往悅來酒店方向走去。

就在花槽處,我見到了一對中年夫婦的屍首——從高處墮下,多處嚴重骨折,因為歷盡風吹雨打而變形發臭……

都是我心中重要的人。

我瞪大了雙眼——這個畫面觸發了PTSD出現。

在異變後,我已經變得……不一樣。

我失去了部份人性。

縱使我當時還未察覺。


《殘響——有些事,雖然完結了,但仍會震撼著我們。》

(我哋24號 1700繼續 )

more正皮
2019-08-23 18:40:59
原來如此
2019-08-23 20:30:23
2019-08-23 20:59:38
2019-08-23 21:40:13
2019-08-24 02:05:46
push
2019-08-24 02:19:50
thanks
2019-08-24 02:37:48
Push
2019-08-24 02:45:30
巴打你個故有啲似鬼滅之刃加油
2019-08-24 02:46:45
講漏咗係個妹似
2019-08-24 07:38:44
你知道得太多了.jpg

#sowh
2019-08-24 07:50:46
推上熱門
2019-08-24 11:04:51
2019-08-24 11:20:02
TOP
2019-08-24 13:50:36
2019-08-24 14:03:17
…中國發現首宗非洲豬瘟疫情後,短短一年間疫情傳遍全國,並重創整個產業。中共農業農村部負責人上月初公開發布消息,指中國非洲豬瘟防控取得階段性成果,但全國各地不斷爆出疫情被瞞報的消息。

就在本月初,湖南常德市安鄉縣居民反映,該縣松滋河區段每天都有大量死豬漂浮,臭氣熏天,引發當地民眾的不滿。據紅網報導,從7月4日起到8月7日,安鄉縣畜牧水產事務中心共打撈起漂浮死豬290多頭。

在江蘇南通市如東縣豐利鎮環漁村,當地政府將35萬餘頭死豬草草地填埋,村民被死豬的腐屍臭味熏得忍無可忍,數百村民每天守在填埋死豬的現場,阻止送死豬的車輛進入。


糧票再臨! 多地豬肉限購 支那首認豬肉供應危機
https://lih.kg/1500588
- 分享自 LIHKG 討論區
2019-08-24 17:03:46
(5)

我想,當時我的瞳孔,應該是會因為異常的神經反應而急速放大著。

那對中年夫婦的身體因為受到猛烈撞擊,白森森的骨頭刺穿了他們的手臂、膝蓋皮膚……

我看著,整個人被眼前的血腥畫面震懾著,突然腿一軟,雙膝就跪了在地,我扯開口罩,張嘴就嘔。

我知道……我知道在他們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在冰窖裡的記憶全被翻了出來。

暈得天旋地轉,身體乏力,極度難受。

在往後的歲月裡,我才知道,其實這是創傷後遺症(PTSD)的反應。

我抬起頭看,有著靈動大眼睛的妹妹仍是用她那一貫呆萌的樣子看著我,似乎是不明白我為何會有這樣的情緒反應。

突然,妹妹視線向上移,她看著我身後的位置。

——依種味道……

——係殭屍!?

我聽到背後搧風的聲音,沒有細想,我舉起平底鍋就往身後擋!

碰!!

壯男殭屍的凶猛大手想拍碎我的頭骨,卻被我手持的平底鍋擋下了!

巨大的力量令鍋柄斷開,圓鍋飛脫開去,我右手虎口位被扯裂浴血。

Holy shit!!

為什麼要選這個時候!?

剛才受到那雙屍首的驚嚇,我的體力還未完全復原。

又碰的一聲響,我的額頭不知如何中招,我剛站起來,又被撞倒。

「吼!!!」

一身污泥的男殭屍對我吼叫著,又衝殺過來,我未能及時站起,只能在硬地上用盡全力用右腳蹬向對方。

那知這殭居然想抓起我的小腿咬噬,我及時變招,右腳急速下沉,趁對方視線向下望之際,我撿起鐵鎚就往對方頭骨處擊去!
2019-08-24 17:05:59
碰!碰!

我以腰馬發勁,在他左耳處連敲兩下!

只見這一臉呆笨相的殭,搖搖他的大頭,似乎剛才的一擊沒有對他造成什麼大傷害。

——頂……頭骨好硬,果然依種武器係唔可以有效擊殺依啲殭屍。

——到底要點先可以殺死依啲怪物……

——我雙手又唔爭氣係度抖震……

那殭又露出一口尖牙,以大得不尋常的右掌,對我進行急攻突擊!

我眼前一花,胸口又中了招,當我用鎚猛攻時,手腕一痛,鐵鎚脫手飛出。

手汗太多——頂,我應該預先用防滑膠帶綁好個木柄。

在這個瘋狂的世界裡冒險,任何一個小錯誤都足以致命。

在鎚跌進花槽時,我亦同時被對方踢倒在地。

我口裡冒出血的味道……那殭得勢不饒人,跪壓在我腰腹上,張口就咬。

我左腰處有一柄尖頭生果刀,正想拔出時,就被對方緊抓住雙手手腕。

糟了。

然後是一輪鬥力,我明顯處於下風。

在這生死存亡之際,我近距離看著對方那像有白內障的混濁眼珠,思緒如泉湧……

——點可以,行出門第一關就輸……

——小喬已經無左爸爸……

——長兄為父,妹妹唔可以無左我……

——為左妹妹,我,楊默存,一定要贏!!

面對殭屍的強大非人力量,我咬著牙死撐著。
2019-08-24 17:18:28
突然,靈機一觸,我冒險將自己的額頭撞向對方下巴!

碰!

在對方稍為鬆手間,我右手已探到刀柄之上——銀光一閃,對方的下巴被我削了一塊肉出來。

我再大喝一聲,把尖刀刺進了對方右眼球內!完整的,直沒至柄!

成功……破壞到這殭的大腦組織嗎?

仍未……

仍未死!

我再度變招,趁對方未再攻擊,迅速拔出腰間尖銳的金屬鑰匙,就往其另一隻眼球插去!

雙眼盡毀。

我成功破壞了這殭的視力,連忙爬向後,劇烈喘息。

然後閉上嘴,不出聲。

只見那男殭像隻四腳獸般俯伏在地,用鼻子在四處聞,雙眼流出鮮血與黃色體液,狀甚嚇人。

我不禁加快了呼吸。

那殭似是聽到了我呼吸聲,低吼一聲,就像一頭野豬暴衝過來!

這樣的驚人聲勢,以人類的雙手當然沒法應付。

我對牢其眼睛的黑色刀柄,全力一蹬。

嗞的一聲,生果刀插得更加深入,刀尖從殭的後腦穿出。

牠軟倒,身體在地上抽搐了幾下。

終於……

死了。

呼——

我呼出體內繃緊的空氣。

我人生第一次成功殺死一頭殭屍怪物,算是一個里程碑吧。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